理性来探讨计算2020年死于武汉肺炎人数的方法

官方给出的武汉肺炎确诊,死亡人数都是非常不准的,这一点我们都明白,即使不考虑官方故意压低数字这个因素,依然是很不准,原因是有大量人员未确诊就死亡了,那这些人员自然没有被计入武汉肺炎的确诊和死亡人数。

下面说说我个人的计算方法,仅作为一个工科生自己的想法:

即可以采取类似于公认的计算三年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人数的方式来计算。
具体来说,等到几年以后,2020年的死亡人数和前后几年的死亡人数都有确切统计后,对比2020年的死亡人数以及前后几年的人数,来计算出多余的死亡人数,即非正常死亡人数,这个人数就是因这次肺炎疫情死亡的人数。但必须强调一下,这个数字并非2020年患武汉肺炎而死的人数,而是和这次肺炎疫情相关而死亡的人数,也就是说包括死于肺炎本身,死于因肺炎导致的医疗资源不足而患的其他疾病等等的人数,都包括进去。

但是这种计算方式有很多前提:

1:武汉肺炎仅仅在2019年和2020年出现,后面几年都不出现,就像非典那样子。倘若武汉肺炎像西班牙流感那样子持续几年,则这种计算方式就不适用了,需要改进计算方式为计算几年的死亡人数。
2:2020年必须没有其他与肺炎无关的造成大量人员死亡的灾难,仅有武汉肺炎这一大灾难,否则这种计算方式也不适用。
3:武汉肺炎死亡人数必须足够多。有葱友提出中国人口基数太大,这个计算方式很难成功。我稍微查了一下资料,发现国家统计局给出的2019年中国死亡人口是998万。武汉肺炎以及相关的事情迄今为止的死亡人数,从目前我们所了解的情况看,我推测数量级应该是以万计,那么这个人数相对于998万来说,还是非常小的,因此真正代入模型计算后,确实难以算出一个准确的结果,误差会很大。

总体来说我觉得1,2两个前提还是有很大概率满足的,但3则不然,很可能难以满足。

有关一些葱友提出的以近期武汉二氧化硫排放量来计算焚烧了多少具尸体,这个我觉得不可行,因为二氧化硫的排放可不仅仅是焚烧尸体,还有焚烧垃圾产生的,因为湖北各市封城这么多天,垃圾也无法像平时那样子得到合理处理,所以只能简单焚烧,以及这些城市使用的清洁剂很多也含有二氧化硫,而这些因素所排放的二氧化硫量很难以计算,那必然造成计算尸体数量会产生极大误差。

大家是否有什么好办法和想法,欢迎一起讨论。
7
分享 2020-02-13

41 个评论

從基本糧食消費量來計算呢?例如米麥馬鈴薯的生產量和交易量。

不過各地援助可能沒有精確的統計數字?

從基本糧食消費量來計算呢?例如米麥馬鈴薯的生產量和交易量。不過各地援助可能沒有精確的統計數字?



这个我没有考虑过,不过感觉是不是需要统计的数据太复杂了
我认为不会超过1万人,死亡率太低医疗水平正常的话才0.1%-0.2%

我认为不会超过1万人,死亡率太低医疗水平正常的话才0.1%-0.2%



目前来说,应该就超过一万了,但我说的是和武汉肺炎相关的死亡的都算,并非确诊肺炎后死亡人数
好巧,刚看完一个科普视频讲如何统计死亡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oEOB2SRmwg
最后武汉可能因肺炎死亡的就一万左右,对于一个1000w常住人口的城市来说生活用品等资源消耗影响几乎没有。我觉得要么就从焚烧尸体监测相关气体数值入手,这个是大家都能拿到 也是最方便直接的。要不就跳出来个殡仪馆负责人能说出他们一共烧了多少具再去估计整个武汉的水平。


🙏🙏🙏🙏🙏阿弥陀佛 逝者安息

目前来说,应该就超过一万了,但我说的是和武汉肺炎相关的死亡的都算,并非确诊肺炎后死亡人数


武汉的死亡人数不好统计,最后共匪的数据最多2000来人

好巧,刚看完一个科普视频讲如何统计死亡率😏



谢谢,我去看看

既然您自称工科学生,还想理性讨论,那何不读一读沈洪兵流行病学的第二章?



惭愧了,那我一定要去看看

最后武汉可能因肺炎死亡的就一万左右,对于一个1000w常住人口的城市来说生活用品等资源消耗影响几乎没...



这个问题我前面也分析了,焚烧尸体同时还焚烧了大量垃圾,无法统计相关气体具体量

武汉的死亡人数不好统计,最后共匪的数据最多2000来人



我估计也是,那种数据当然不能当作分析的依据
没记错的话,2020年有第七次人口普查。参考2019年预估人数进行计算,可能需要得到不同年龄段的死亡率然后看2019年不同年龄段人数估算2020年正常死亡率?
另外可以从各省GDP、人均GDP反推。
从各个不相关的文件找出现最多的来进行数据的修正。

可以看 墓碑 是怎么统计的。作者去自然灾害发生的县镇找县志。当然,对于城市而言更困难。

也可以进行抽样调查然后分析。需要我不具备的知识。

至于流行病学第二章,第九版(2018版)一共13页,全是术语的概念,没有用。

没记错的话,2020年有第七次人口普查。参考2019年预估人数进行计算,可能需要得到不同年龄段的死亡...



差不多的方法。但墓碑的方式不适用的,调查具体城市就太困难了,只能从国家数据入手了
有人推算出SARS到底死了多少人嗎?
只看其他國家死亡率都能知道大陸數據絕對不對勁,結果都過了快17年也還是那個數據啊。
官方数字乘100乘疫情天数的平方

有人推算出SARS到底死了多少人嗎?只看其他國家死亡率都能知道大陸數據絕對不對勁,結果都過了快17年...



SARS死亡人数太少了,人口基数那么大,基本无法计算
如果仅从死亡人数来讲,因为封城而导致的交通中断,医疗服务和物资紧缺等,可能造成的死亡更多。

但另外一方面也要看到,因为交通量骤减,人们窝在家里都不出外,发生意外身亡的概率大大减少了。平时打架斗殴,工伤意外,交通事故等,死的人都超过患病死亡,现在几乎都没了。

我有个同学的亲戚是外科医生,他说每年过年前后都有很多因为意外送进来的人,被鞭炮炸伤的,酒驾之后出车祸的,喝酒酒精中毒的,当然有些就死在事故或手术中了。现在一个都没有,清清静静。

如果仅从死亡人数来讲,因为封城而导致的交通中断,医疗服务和物资紧缺等,可能造成的死亡更多。但另外一方...



那目前也仅仅是封城的地方会这样子啊,封城的又不是很多

这个问题我前面也分析了,焚烧尸体同时还焚烧了大量垃圾,无法统计相关气体具体量


大量垃圾焚烧是正常的啊 你肺炎不肺炎都要烧产生 烧那么多垃圾

大量垃圾焚烧是正常的啊 你肺炎不肺炎都要烧产生 烧那么多垃圾



但是这次会有更多的垃圾被焚烧,因为没法正常处理

但是这次会有更多的垃圾被焚烧,因为没法正常处理


武汉剩下几百万人 就算估个每日垃圾也不难吧
首先,中国现在每年的死亡人数是1100万左右

其次,由于老龄化,所以每年的死亡人数会增加。

所以我觉得武汉只要不是死百万级的,应该从人口统计上是看不出任何迹象的。

武汉剩下几百万人 就算估个每日垃圾也不难吧



那有时大规模消毒喷的消毒剂也有二氧化硫 还是不好算

那有时大规模消毒喷的消毒剂也有二氧化硫 还是不好算


什么消毒剂会散发so2....都是散发cl

什么消毒剂会散发so2....都是散发cl



很多杀毒剂的成分中都有二氧化硫,不是只有氯
还是要按外国在武汉的侨民感染比例来计算,比如日本接回去的200多个侨民,有6个感染,可以推测出武汉市实际感染人数,再按国际专家给出的死亡率来推算。

国内的数据一概不信,只能用外国的数据来算~

还是要按外国在武汉的侨民感染比例来计算,比如日本接回去的200多个侨民,有6个感染,可以推测出武汉市...



我觉得外国侨民比例来计算,会因为样本太小而导致误差过大

这个问题我前面也分析了,焚烧尸体同时还焚烧了大量垃圾,无法统计相关气体具体量


在冠状病毒感染前的正常日子里,垃圾也会被焚烧。「机翻见谅」

在冠状病毒感染前的正常日子里,垃圾也会被焚烧。「机翻见谅」



是的,会被焚烧,但是由于肺炎导致的紊乱,肯定是有大量更多的垃圾无法得到处理所以只能焚烧的,这一部分多出来的很难量化

是的,会被焚烧,但是由于肺炎导致的紊乱,肯定是有大量更多的垃圾无法得到处理所以只能焚烧的,这一部分多...



我不这么认为。在冠状病毒爆发期间,生产的工业和日常生活垃圾少得多,只有医疗垃圾生产得更多。而且,大部分的垃圾都被掩埋,而不是焚烧。「机翻见谅」

我不这么认为。在冠状病毒爆发期间,生产的工业和日常生活垃圾少得多,只有医疗垃圾生产得更多。而且,大部...



即使如此,还有大量的消毒剂,里面也是含有二氧化硫的,释放到空气中,也是导致二氧化硫含量超标。

很多杀毒剂的成分中都有二氧化硫,不是只有氯



哪种广泛使用的消毒剂含有二氧化硫?请给我一个名字,我找不到一个用来抗病毒的。

哪种广泛使用的消毒剂含有二氧化硫?请给我一个名字,我找不到一个用来抗病毒的。



我对于这个品牌没有具体研究,但是二氧化硫的用途确实是可以做消毒剂,而且你查是有很多二氧化硫消毒剂的

我对于这个品牌没有具体研究,但是二氧化硫的用途确实是可以做消毒剂,而且你查是有很多二氧化硫消毒剂的



「机翻见谅」
不需要这个牌子,只要说出哪种就行了。

据我所知,在用于抗冠状病毒的消毒剂中,包括醇类、含氯族(如84)、过氧化物家族(如二氧化氯),均不含二氧化硫。这几种是当前广泛使用的,可以从以下地址得到证明:
http://www.gov.cn/zhengce/zhengceku/2020-02/04/content_5474520.htm

你声称自己是一个工程背景的人,并愿意理性地讨论,而你的所有陈述都只是简单的假设,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或证据,即使在别人指出你的错误之后。这不是一个有工程背景的人所做的。

一般来说,我不喜欢阴谋论,而你的行为迫使我考虑你的动机。
感染者恐不会低于100K,死亡率实在不好猜,猜也没意义。

「机翻见谅」不需要这个牌子,只要说出哪种就行了。据我所知,在用于抗冠状病毒的消毒剂中,包括醇类、含氯...



https://www.1688.com/huo/detail-575791190116.html?spm=a262i4.9164788.zhaohuo-list-offerlist.25.2cff28ffDW34K3

二氧化硫确实可以用于杀菌消毒和抗氧化。

此外,我又仔细考虑了一下,一般消毒剂中是含氯的,您的链接也证明了那些消毒剂含氯量很高,而氯和硫的光谱是极其接近的,所以卫星识别误判断氯为硫,也许是有这个因素。
我其实很怀疑“空气污染是因为喷洒消毒液”这种说法
氯气和其各种氧化物的毒性可是非常高的,一战时候的绿色毒烟就有很大成分是氯气。二氧化硫/氧化氮相比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抽烟的时候早超标n倍了 通常也就引发点chronic disease,罕见抽烟的时候暴毙的)。对我这种说法有疑虑的葱油可以自行查询各国空气质量标准
消毒液的浓度不该能够被空气质量检测器pick up
搞错的话见谅

我其实很怀疑“空气污染是因为喷洒消毒液”这种说法氯气和其各种氧化物的毒性可是非常高的,一战时候的绿色...



我是近期查阅资料才注意到的,硫和氯的光谱是很接近的,因此有可能出现卫星误判吧
有办法接触户籍资料就很准确,政府不可能保留鬼户口吧?

有办法接触户籍资料就很准确,政府不可能保留鬼户口吧?



有道理,但是我是没有办法和能力接触到这些的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