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黑人牧師有關種族的演講

原文:https://www.facebook.com/2215342485444941/posts/2734774053501779/?d=n

【 反省 】

「黑人女性, 妳是什麼問題?!
竟然投票支持歐巴馬!?

你們是什麼問題呀?
你們到底有什麼問題?
你們所有的人到底是什麼問題? (嘶吼的口吻)

你們這些黑人瘋了嗎?
黑人,你們聽我說,
因為你現在不聽我說,或許我明天就被殺了,
他們可以殺了我, 但是讓我再次告訴你,
黑人不懂得如何思考,
我們必須看黑人的腦袋裡到底裝了些什麼!

黑人就算是個醫生,
黑人就算是個物理學家,
他還是沒概念!

你跟他說啊,你去和一個黑人聊聊看,
他不懂得這個世界嘛!
他從來就沒有建造過什麼!
黑人在美國做過最偉大的事情,都是白人幫忙的。
當他們在非洲的時候,他們什麼成就都沒有!!!

在非洲那個巨大的土地上,
他們沒有建造過一艘船,
在非洲的土地上,沒有一個偉大的建築,
在整個非洲都沒有!

非洲沒有一個偉大的城市,
在白人還沒有到達非洲,
還沒把非洲人變成奴隸之前,
非洲人沒有建造過任何東西!
沒有廢水處理系統,
沒有超過一層樓高的房子,
沒有一個房子是石頭做的,全部都是草做的。

黑人啊,你們做過最糟糕的事情就是支持曼德拉!
一個曾經是個好的國家,然而曼德拉掌權之後,
傳染病,愛滋病,犯罪率都瘋狂高漲!
人們互相殘殺,許多人生病死亡,
政府亂搞,許多人都逃離了,
因為黑人不懂得如何治理國家!」

(台下的觀眾回應: 阿門! 阿門!)

牧師繼續說:
「就是不懂啊!
而且我們必須承認這樣的事實,
我知道你聽了不舒服,
但是你必須承認: 我們有問題呀!
奈及利亞的小孩飽受饑荒,
我們有問題啊!(嘶吼)
你看看非洲的那些國家,我們有問題呀!

我們有問題,黑人不懂得這個世界啊!
你可以對我生氣,但是你無法證明我是錯的。
我說這些並不是因為我恨黑人,
我告訴你們,因為我愛你們,而且我說的是事實,
我認為我們解決這個問題唯一方法就是經由上帝,
告訴上帝: 我們有些問題呀!」

上面這篇是一個黑人牧師的演講,Manning 牧師他對黑人沉痛的反省, 他的演講在 YouTube 上動不動都是幾十萬個讚,許多人留言表示深感認同.

至於這個精華版(https://youtu.be/7bmzzO5NBn8) 的裡面的一些沉痛呼籲,
更加直接:

「這個可悲的黑人社區,
我看了我們這些黑人的數據,
我寧願死也不想當個黑人!
我才不想跟你一樣當個黑人,
我才不要跟你們當 “We”,
我寧願死! Death is welcome!
寧願死也不要當一個沒骨氣的黑人!
沒能力!  不照顧自己的小孩, 養不起自己的小孩,
你根本就沒骨氣!
你還不敢面對現實,
我寧願死!
來呀,幹掉我, 我會很高興.
但是只要我還活著,只要我還有力氣,
我就會繼續說教, 一直到你們這些黑人從神得到力量。
你最好殺了我,因為你如果沒辦法殺掉我,
我一定會讓你得到幫助!」

「黑人,是這個地球上最歧視別人的種族!
你如果看到一個黑人,無論男女,
他就是一個嚴重歧視者,
黑人最會種族歧視!

96% 的黑人投票給歐巴馬,因為黑人最種族歧視,
黑人投票給歐巴馬因為歐巴馬是黑人,
馬丁路德金恩博士說:
要根據人的內涵判斷一個人,
而不是用膚色判斷一個人!」

「以前因為種族歧視的緣故,
黑人只能坐在巴士的後面,
現在為了避免種族歧視,
黑人就可以得到公車司機的工作,
就可以坐在巴士的前面了。

你如果去郵局,就可以看到黑人在郵局裡工作,
為什麼黑人可以得到工作? 
因為要種族平等,所以就保障黑人有工作,
因為黑人沒能力當一個工程師,
所以就給黑人一些只要坐在那裡,
會呼吸就可以做的工作。」
Manning 牧師在台上激昂的說。

我認為不只是黑人,
每個人都應該聽 Manning 牧師的演講。
「反省」的最大敵人是「愛面子」。
所以只要中國還有小粉紅,
中國的未來就沒有希望。

想像一下,
如果有個人在台上像 Manning 牧師那樣
「反醒台灣人」,
台灣人會說「阿門」嗎?

=======
後記:
對基督教不熟悉的朋友可能會誤會「經由上帝才能解決問題」這句話,
是不是自己都不用努力,相信神就會有神跡?
其實聖經裡面神的教導是人要努力勤奮的工作,只有自己誠實耕耘,上帝才會給予相對的收穫。 
所以當牧師說要依賴神的時候,意思是自己要辛苦的耕耘,不斷地祈禱,神才會祝福。
————
左人:He ain’t black!
16
分享 2021-03-25

7 个评论

“我們有些問題呀!(我有罪啊)
每个人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刻,就是救赎的开始。
和Pastor Manning讲的类似的话,我以前也说过,只在心里说,只对我自己。

实在是没兴趣对「中国人」讲这类话,因为没有意义了。

-------------------------------------
这也说明,只要换个合适地方,黑人还是有希望自救的。

但「中国人」真的没有。
幾十年前,美國曾經有大批的非裔美國人基督徒。這些黑人基督徒家庭和睦、社區秩序井然、就業率高、做人和善。然而,後來盤踞在學術界的左派對這些黑人基督教會實施了集中滲透,包括白人教師與神學院的黑人學生「談心」和集中輔導、派白人事工去黑人教會任職等。他們通過這個方法把黑人基督教會的家庭觀念和虔誠信仰都瓦解了。
有啊任不寐牧师就一直在不把自己摘开的前提下,狠狠的训斥中国人中国文化,一个好牧者必须要“骂”自己的种族,要以圣经来鞭笞他们。我们都是罪人,我们在世界之王撒旦的权柄下一同有罪,但是其他种族来对你这样说,不免会玻璃心,因此只能是自己种族出来。虽然我们一同有罪,但是在基督里也一同得赦免。
>> 和Pastor Manning讲的类似的话,我以前也说过,只在心里说,只对我自己。实在是没兴趣...


有啊任不寐牧师就一直在不把自己摘开的前提下,狠狠的训斥中国人中国文化,一个好牧者必须要“骂”自己的种族,要以圣经来鞭笞他们。我们都是罪人,我们在世界之王撒旦的权柄下一同有罪,但是其他种族来对你这样说,不免会玻璃心,因此只能是自己种族出来。虽然我们一同有罪,但是在基督里也一同得赦免。
重估一切价值 🤬不友善用户
新教,這種浮士德人"基督教"的完成形式,終究要回到那只有人與魔鬼存在的哥特情感中去。那被招來充法官的,不管叫"子孫"也好、"工藝成就"也好,總之再不會是什麼"上帝"了。

"神"這東西今後所能呆的地方,將是那些因著慣性不得不填上些什麼的地方、及一小撮雞毛蒜皮個體的自戀投射物(臨床意義上的)。

這哥特情感也是浮士德人的"基督教" -- 那是種在查理曼的企圖崩潰後("查理曼所完成的,正是查理馬特好容易才阻止的")始生長出來的東西(在此之前的浮士德人,和你吱現在的"基督徒"一樣,只是一群以"基督教"為文典的薩滿教徒) -- 嚮來所是的東西。


在根本上異質的假晶殼籠罩下感到自己的"罪惡",往往諷刺地是這些"皈依者"("皈依"如同"傳教",這些詞不曾也不可能達到它自我標榜的那種意義)的真正自我開始生長的徵兆,
例如鞭身遊行等便是浮士德人的(除權力意志外再無他物的)絕對自我面對麻葛式的"順從"(即"伊斯蘭",伊斯蘭與"新教"平行,是麻葛人類其精神的最終解放及完成形式)而深深感到自己的罪惡。

浮士德人景觀的假晶殼,即通常稱之為現代性的那種東西,根本上具有一種"遠"的特徵,
故而浮士德人景觀的末期景象是鋪天蓋地的"新聞"、"異地異聞";
與之恰巧相反的,以"近"為特徵的,古典人景觀的末期景象則是柱廊間鋪天蓋地的"箴言忠告"。

因浮士德人這種特定人類的"求遠",機械工藝被探究起來且成了所有在其假晶殼籠罩下的他種心靈"負罪"的最直接驅動。
一種心靈能不能自這"負罪"真正破殼生長起來,須交由"公正的時間"去裁斷;
只有一點,凡企圖用組裝起來的東西冒充生長出來的東西的,"公正的時間"必然會在場滑稽戲中安排他擔當的腳色。
台湾人应该会,大陆人可没底下的这群黑人表现的好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