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在台湾被喝茶的经历

为保护人身安全,部分情节有修改

背景:有学校的固定IP,在学校研究室的树莓派上架设了softether服务器当作公共节点和Tor中继节点

经过:今年二月假期后的平常的一天,在教室里接到学校教官室的电话,说台湾法务部调查局的人来学校找人,要我过去一趟。和老师请假后刚走到教学楼出口,学校的副校长和主任教官就在等我。跟他们走到校长室一旁的会议室,里面坐着五个人,都是一大早从新北调查局总部开车南下的官员。其中一人用LINE打电话给他的上司,说人已经「到案」了。五人都身着便服,见到之后进会议室的学校领导后出示了证件,大致有资讯科的和毒品科的。

五人中的其中一人拿出案卷袋,从中翻出一张「法务部调查局新北市调查处通知书」要我签收,说涉嫌毒品案件,要我去当地的调查处做笔录。

学校派了两人陪同,我跟学校的两人还有五名探员上了一辆没有任何警务特征的丰田商务车。此时已经早上九点半,经过一家便利店,探员给我还有两个陪同的学校人员各买了早饭和咖啡。大约十几分钟后车子开进当地的调查处大门内,下车后两人进入调查处大楼,三人带着我和两名学校人员进入报到处。门口的宪兵见六人都穿便服,说家属不可以进去。三人便出示证件,随后要求两名学校人员在报到处等候,只有当事人才能进去。

一人在前两人在后,进入大楼内的某层。除了厕所之外每个房间似乎都是讯问室,可以看到几个房间内都有一个中年人在接受问询,审讯的两人一人问话一人在电脑上打字,走道和讯问室都是摄像头和mic。

一样的讯问模式。问话的先问基本资料,再要求给手机号,常用email、telegram,问有没有使用Tor,VPN 等等。随后切入正题说有没有在暗网买过毒品。探员都使用LINE工作群和上司联系,笔录的电脑应该有和总部连线。上司似乎通过这些,给现场的探员下指令说接下来要问什么。

不巧口袋中的手机响了(iPhone),探员要求解锁,因为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不知道他们没有搜索票可以不给,所以乖乖给了。另一个探员从门后走进来,似乎是取证人员,他先进通讯录和通话记录,把每笔记录都用手机屏拍再传到LINE工作群给他们的上司看,再打来Tor,把刚进去只有首页的Tor拍给他们的上司,再找VPN的APP,把有学校IP的openvpn配置页面屏拍给他们的长官。但之后没有进行其他取证。

之后问说认不认识美国的Michael等人,有没有bitcoin账户,有没有收过包裹。否认后拿出一叠数位鉴识报告,上面注明从美国FBI得到情报指本人学校研究室的IP涉嫌买卖毒品,然后是毒品交易的IP记录,时间大概是2020年4月到2020年6月(已经远超过半年),其中注明了通讯的发起IP和出口IP(似乎是从ISP要的记录而不是学校),其中还写了IP只能精确到学校而不是学校中的哪一个人在使用。还记录了这个IP的其他通讯记录,连接Facebook的账户,user-agent信息,显示是ios 14点几还有galaxy note 10 mozilla,与本人使用的设备相符(说明Facebook很大方地提供政府个人信息)。


折腾到中午,给每个人发便当。之后继续问。


探员说手机里的openvpn也连接到那个IP上,可以证明IP是我本人所属,使用VPN的「目的为何」回答说只是平时要连回学校使用内网。然后说在设备上部署了softether VPN服务器当作公共节点和Tor中继节点。探员又「目的为何」,「意义为何」等等。又把本人在某银行的流水拿出来,问说这几笔记录是谁(基本是网购),交易目的为何。

问完把笔录印出来按手印,此时已经下午三点。之后也没有再到学校请喝茶,也没有要那个树莓派。

一个月后收到地检署刑事传票,检察官问的也差不多是关于softether VPN节点的目的之类的。

之后收到不起诉通知书。
2
分享 2021-05-02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