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合村并居」事件真相:逼迁如黑社会,软硬兼施「做工作」长达16小时

中国数字时代
【404文库】南风窗|山东合村并居的真实情况
Posted by NMSLESE | 6月 21, 2020

CDT编辑注:原文已被删除

南风窗消息,近几个月,许多山东农民被突如其来的疫情和合村并居搞得五味杂陈。

所谓合村并居,就是拆除农民住房、合并原有村庄,建立新型农村社区,让农民集中住进楼房。

如果说疫情还只是一场天灾,人们还可以躲在温馨的家园迎来黎明,阴霾终会过去。那么,合村并居就像是一场人祸,它来势汹汹,不讲人情。它对农民的心理冲击,怕是会伴随终身。

甚至,对许多普普通通的农民来说,何时能适应新秩序,还是未知数。

拆除

刘彬的老家在山东莱芜刘家村,4月20日,这里公布了合村并居规划方案,镇里召开动员大会,刘家村在被拆除之列。

刘彬有点懵,消息来得太突然,他心里说不出的恐慌。他和乡亲们都担心,一旦村子被拆了,将来怎么生活?村干部带回来的消息是,村子是要拆的,但怎么个拆法,未来的小区建在哪里,住了小区怎么耕种,一切都未知。

刘彬胡思乱想了很多,他和父亲都是党员,他很清楚,他家得配合“大局”,会是第一批被拆的农户。拆迁补偿肯定不够置换楼房,这就意味着,经济条件本就不宽裕的他,现在就得准备一笔钱安顿父母。


山东省日照市东港区南湖镇弓山村新村

和刘彬相比,滨州的袁珍和她的袁家村乡亲们,甚至连发懵的机会都没有。

4月中旬,村里突然召开村民大会,镇领导宣布袁家村被纳入了合村并居范围,率先拆村。随即,一百多位乡镇干部组成的工作组开进袁家村,入户宣传动员。目的只有一个:让村民签字,同意拆房子。

这一变故实在太大,袁珍和大多数村民根本没有心理准备。她是土生土长的袁家村人,亲眼目睹袁家村从一个落后村庄变成了道路、广场、电力、网络、垃圾桶等一应俱全的“美丽乡村”。没想到,刚过上好日子,马上就面临变故。

关键是,当地政府在动员农民拆房子的同时,却无法向他们承诺何时何地建好新社区。

袁珍实在想不通,本能反应就是守护自己的家园。她们一家和村里23户人家一起,坚决不签字,成了当地政府的“眼中钉”。

菏泽的孙野和他的孙家庄乡亲们也正在经历煎熬。三月九日,疫情还没结束,镇政府就通过村里的大喇叭和宣传车日夜不停地动员群众签字拆房子,搞得在家上网课的学生都不得安宁。

孙家庄是镇里唯一在拆的村庄,政府既未出示任何文件,也未告知还建楼房的面积大小和价格如何,只是口头表达被拆房子的最高标准是每平米750元,但有20%的折旧。换言之,最高补偿标准是每平米600元。


网上公示的菏泽合村并居试点名单及补偿标准

村民大多都不同意,但党员和干部必须带头,当地政府动员有干部身份的亲戚上门做工作。软硬兼施下,全村260户中,已有60户签订了拆迁合同。

镇领导和拆迁组作风强势,派出所也时不时地将拍照“阻挠”拆迁的村民传唤问话。看样子,基层政府是不达目标誓不罢休的。孙野不知未来如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最糟心的或许是李尚一家。李尚所在的临沂李家村,从去年十月开始大规模拆迁。虽说拆迁的同时,安置楼房正在离村4公里处建设,但因不具备入住条件,且补偿标准极低,拆掉的平房无法置换一套楼房,李尚和村里的部分村民也成了“钉子户”。

从三月底开始,李尚留守家中的父母亲每天都要面对家中田地被挖、作物被损毁、断路断电、家门口被放鞭炮、房屋玻璃被砸碎等滋扰。

李尚的父母无法忍受,于6月11日投奔在其他城市工作的李尚。6月13日中午,在没有接到任何电话、短信告知的情况下,李尚家的房子终于被强拆了。

李尚觉得自己走投无路了。他报过警,写过上访信,打过市长热线,但都没用。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自我安慰,看看有关合村并居的相关讨论,了解一下政策。虽于事无补,却也只能认命。

软硬兼施

袁珍讲述了一次被“做工作”的经历。

5月30日上午,政府工作人员再次来到袁珍家。前两次是用手敲门,但袁珍的老公不在家,只有她和两个孩子以及患心脏病的公公在家,袁珍害怕,就没开门。

第三次,工作人员开始用砖头砸门,两个孩子被吓得哭起来。被逼无奈,袁珍开了门,随即被六个干部组成的工作组带上了一辆面包车。

工作组很谨慎,一上车,袁珍的手机就被工作人员暂时保管了。因怕有人跟踪,面包车在国道上绕了一圈,才开到乡政府的一个社区办事处(并不是袁家村所在的社区)。

袁珍回忆,从上午十点到晚上两点,六个工作人员与她谈了16个小时。

工作组总是软硬兼施。一方面,他们给袁珍畅想了许多美好前景,说将来住社区了,有更大的广场跳舞,政府提供电商培训,她可以做生意。有位干部甚至许诺,袁珍虽然只是初中学历,但到时候可以考个中专,到乡政府上班。

另一方面,他们又说合村并居是国家政策,做“钉子户”会影响子女上大学、考公务员,还影响子女结婚。

袁珍说,她刚被带走的时候,家里打电话报警。派出所民警立马就找到了谈话的地方,并让袁珍签了一个出警回执,解释说这不是非法拘禁,而是做工作。

乡干部见这情形,立马表示:你看,派出所也听政府的,报警也没用。

乡干部说了很多,但袁珍眼皮子底下的诉求,他们却没一句确切的话。袁珍问新社区在哪里、什么时候建,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明年八月十五就搬新小区。袁珍反驳,隔壁水库搬迁村,村子被拆了两年了,村民还在流浪!

最终,袁珍还是没签字。到晚上快两点时,家里打电话给村支书,说如果袁珍出了问题,唯他是问。村支书无奈,只能和乡政府协调,工作组终于把袁珍送回了家。

实际上,面对工作组和拆迁队,刘彬、孙野、李尚都有和袁珍一样的无力感。政策话语如此强大,以至于人们不服从都不行。

比如,只要是党员和干部,乃至于干部的亲戚,必须服从“政策”。在地方政府看来,这些人本就应该是“讲大局”的,无论是否理解,都必须服从合村并居这一“政策”。渐渐的,那些不服从“政策”的,也就成了“对抗政府”的边缘人。

这个逻辑实在强大,在农村,每个家庭总会有一两个在“体制内”工作的亲戚朋友;哪怕没有,也还是和“体制”有关联。当体制内的亲戚朋友来当“说客”时,大家都很尴尬,但说服群众签订拆迁合同,是体制内人员的“工作”。有些地方甚至规定,什么时候完成这项特别的“工作”,就什么时候再回去上班。

对群众来说,心不甘、情不愿地让政府拆掉房子,实在窝火;但不接受吧,又像是给亲戚难堪,如果影响了别人的前程,罪过真是太大了。最终,无论结果如何,肯定是“亲戚不像亲戚,朋友不像朋友”。


农民被拆之后临时搭建的住房(图片由作者提供)

袁珍举了一个例子。袁家村有位村民,虽不是体制内的人,但也被政府“拿捏”地准准的。

这位村民在镇里开了一家工厂,因为不愿签合同,环保、安全、消防等各个执法部门不断上门检查,有一次还被强制停电停产了。这位村民被逼无奈,只好签字。

基层的工作力度越大,调动的社会资源越多,群众感受到的政策压力也就越大。从结果上看,很多村民签了拆迁合同,但有多少是真心拥护合村并居政策的呢?

哪怕刘彬这样有大局意识的人第一批签了字,也很难说他是心甘情愿的。至于别的村民,就更是软硬兼施下“逼签”的结果了。李尚的父母算是反抗到底,却还是逃脱不了强拆的结局。

补偿

平心而论,无论是出于本能的敬畏,还是出于无奈,大多数村民哪怕一百个不情愿,但其实已经为自己的家园预设了被拆的命运。只不过,他们需要评估的是:上楼后的生活还有尊严么?

山东农民的传统房屋由正房、偏房、院子和门楼围合而成。一般来说,如果有单独的院子,老人会独居一处;如果没有,老人就住儿子家的偏房,住一起,但分别开火。

年轻人大多住在钢筋混泥土的楼房。这些楼房或是结婚时所造,或是为改善居住环境重新翻盖的。房子比较新,宅基地面积也比较大。

但在合村并居政策下,村民被拆之后,居住质量不仅大大降低,还得倒贴十万左右才能住进楼房。


山东省菏泽市东明县长兴集乡竹林社区

以袁家村为例,政府并未请正规公司来评估,只是工作组自己做了一个简单的评估表,只列了正房、偏房、宅基地、青苗补偿等几项大类,每个大类有个总价。

其中,正方(北屋)按500-700元每平方米计算,偏方按200-300元每平方米计算,土胚房评估价格会更低;宅基地不算价格。

袁珍家的正房共163平米,每平米按713元计算,评估下来不到12万,把偏房和青苗补偿加上,再加上2万元的安置费,也才16万。

安置房面积一般有80、100、120、130平米不等,按自家正方面积的置换价为1100元/平米,不足部分按1800元/平米的价格置换。这就意味着,袁珍把自己房子拆了还换不了130平米的毛坯楼房。如果真要入住,还得再花大几万的装修费。

年轻人在乎的还只是一次性的购房补偿,老年人想得更多。只要搬进楼房,不仅耕作不方便,水、气、取暖等费用,一年怎么也得增加几千元生活成本。很多老人说,“冲个厕所也要花钱”。

还有一个巨大的现实问题无法解决,一旦搬进楼房,老年人和年轻人如何相处?这些问题,看似细小,却是诸多人伦悲剧的导火索。

那些见过所谓新型农村社区的农民都知道,搬进小区后,老年人普遍都得住车库。面上的说法都是腿脚不便,不好上楼。但内心的无奈是,如果和子女住在一起,一定会在狭小空间内激起无数家庭矛盾。为了维持家庭和谐,老年人只能忍痛住在“冬冷夏热”的车库里。

最让人不可接受的是,绝大多数地方推行合村并居都是“先拆后建”。小区八字还没一撇就动员群众拆房子的情况,比比皆是。

一个现实问题是,群众如何过渡?政府虽然会发放少量安置费,但根本不够生活。被拆农民只有三个选择:租房、投亲靠友和搭窝棚。


农民自己搭建的窝棚(图片由作者提供)

在有些地方,由于合村并居的速度太快,被拆农户想租房也租不到。尤其是老年人,哪怕是有房源,房东也不愿意租。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怕老年人在居住期间出事,既无法承担责任,也挺忌讳的。

而如果一两年都还无法回迁,投亲靠友也不是长久之计。再加上,农民即便被拆了房子,总还有庄稼和果园需要照料。于是,绝大多数被拆农户都选择在田间地头搭窝棚居住。一旦哪个地方推行合村并居,农民住窝棚的景象就会大面积出现。

预见

袁珍不明白,背着债务上楼,生活成本大幅度增加,种田的还种田,务工的还务工,这哪是好日子呢?大概率是,住进小区才发现,还是农村好。

其实,基层政府也没有底气。以至于,很多乡镇干部做群众工作时,说着说着自己都不信了。要么就像袁珍面对的一样,连哄带骗“逼签”;要么就像李尚面对的一样,连道理都不讲,干脆强拆。

对大多数基层政府而言,合村并居是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必须完成的任务。尽管最近山东省和一些地级市政府都宣称合村并组没有硬杠杠,不搞“齐步走、一刀切”,但各个乡镇在推行政策的过程中,无不是以贯彻上级政府的决策为依据,无不是以“压实责任”等工作方法强硬推行。


观察者网采访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教授谈城乡发展问题

比如,孙家村所在乡镇主要领导在合村并居动员会上就强调,此次合村并居时间紧、任务重,要加强组织领导,压紧压实责任;要严明纪律,严格督查问责。

然而,合村并居需要大量的资金,从何而来?早先的试点,都是选择条件比较好、地方财政比较殷实的地区开展。济宁市有一个十年前合村并点形成的“万人社区”,当地是济宁财政实力前三的乡镇,当年为搞试点,当地财政预算了1亿元建设新型社区;为满足群众实际需要,最终却花了3.2亿才建成。

即便如此,这个新型农村社区也还是有形无实,既没有实现乡村振兴,也无助于城镇化,更谈不上城乡融合发展。农民还是回村里种田,合在一起的两个村,虽共处一个社区,却还是有两个村级组织。连疫情防控,两个村的村干部也是各守大门的一边,各自管各自的村民。

面对种种质疑,6月17日,山东省政府新闻办召开新闻发布会,省自然资源厅厅长李琥介绍说,目前,农村社区建设还处在探索推进阶段,没有下指标派任务,没有大规模的大拆大建。

他还承诺,拆不拆、搬不搬、建不建,由农民群众说了算,村民同意率必须达到95%以上才能实施,不搞强迫命令“一刀切”,不能增加农民负担。

山东省委农办主任、省农业农村厅厅长李希信也在会上说,“我们将对基层的创新创造进行认真总结,对工作中产生的偏差和问题及时纠正,坚决把维护农民利益放在第一位,坚持因地制宜,把好事办好。”

我们希望,山东省能真正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心上,让合村并居政策走上正轨,在尊重农民意愿的前提下推进。

合村并居,千万不能成为一场瞎折腾。

(为保护采访对象,文中人物与村庄为化名。)
15
分享 2020-06-23

43 个评论

这“合村并居”的名字,我横竖看都像“集村并屯”。

共党天天吹嘘的什么基层控制力强的谎言早已不攻自破了。逼迫农民拆迁都得靠警察暴力,这基层大概也没什么不靠暴力能办成的事了。等着看多过几年行政成本能高到哪里去。某些喉舌一直说民主造成内耗有社会成本,我看跟已经上万亿的维稳经费比不过是毛毛雨罢了。
这个事情原因在于中国即将来临的人口老龄化,农村劳动力缺乏,为了避免粮食产量下降,必须要重新整理土地,改造成大片大片的可供机械化生产。中国农村碎片化的居住点就变成了障碍,政府不愿意出多少钱,就干脆强迫迁居,集中,还可以借机榨到骨髓里的油,若是影响到老年人的生活水平,他们寿命降低正好是减少了老龄化,一举多得。
要知道现在中国人已经达到一无所有的地步,遇上政府要收房收地,逼迁,是毫无反抗能力的,连上访的路子都堵死了。乖乖忍受吧,就像以前说的屈死不告状,穷死不借债。
试析伪满时期吉林地区的“归屯并户“和“集团部落”

作者 :  郝秀

  [摘 要]日伪统治者在东北实行保甲制度的过程中煞费苦心,采取了更加野蛮的措施,实行所谓“匪民分离工作”,即大搞归屯并户,制造无人区和“集团部落”,对抗日武装力量进行政治围困和经济封锁。
  [关键词]无人区;日伪;归屯并户;集团部落
  伪满的保甲制度,是中国历史上的封建专制统治与日本法西斯统治的混合体,是极端反动残暴的制度。一九三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伪满公布《暂行保甲法》。这个反动法令把保甲制、连坐法和自卫团三者结合起来,作为警察的辅助制度,严密监视中国人民。最为残酷的是“归屯并户”,建立“集团部落”,强迫农民离开自己的土地和家园,住进“集团部落”,制造人造的无人区,切断抗日武装与人民群众的联系。建立“集团部落”给中国人民带来无边的灾难,土地被夺,家园被毁、财物被夺、饥寒交迫,瘟疫流行,死亡极多。日伪的反动统治就是建立在中国人民的累累白骨之上的。
  归屯并户的全面推行,开始于一九三四年十二月三日伪民政部发布的《集团部落建设》文告。在这之前,一九三三年已经在伪间岛省延古、和龙、挥春三个县建立了八个集团部落,至一九三四年伪间岛省共建集团部落三十六个。一九三五电根据伪奉天省、安东省决定之《东边道复兴计划》,在辑安、兴京、清源、辉南、金川、柳河、东丰、宽甸、桓仁、通化、临江、抚松等地实行归屯并户。与此同时,伪吉林、滨江和三江各省也开始实行。到该年底,集团部落共达一千一百七十二个。一九三六年,因日伪当局拟定了《治安肃正三年计划》,加紧建立集团部落。这一年共建集团部落三千二百六十一个。一九三七年又建四千九百二十二个。到一九二八年共达一万二千五百六十五个。一九三九年底更增至―万三千四百五十一个。
  归屯并户和制造集团部落的过程,是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人民群众大施淫威,制造骇人听闻的法西期惨案的过程。他们强迫小村庄的人民离开世代居住的土地家园,迁到指定的部落之内。对原来的村庄一律实行烧光、杀光和枪光的三光政策。因此、归屯并户和制造无人区是同―过程。一九三四年至一九三六年,仅通化县即因归屯并户损失民房一万四千间,放弃耕地二十三万亩。一九三九年,日伪军实行大扫荡,白城、前郭、太平川各地人民均遭烧杀,当地有六干户被烧,形成一片荒凉的无人区。吉林黑龙江交界一带,六十万户民房全部被毁。同年,日伪军在热问、滨平、平宁、兴隆、青龙、皮源等地将十户甚至上百户的村庄全部烧毁。
  集团部落的规模和设施,各地情况不一。伪间岛省第一次和第二次建立的集团部落情况是,部落的纵横备为二百米左右,占地五至六的,四周围以土墙,高三米左右,厚一米左右。通化地区的集团部落,通常都是一百米见方或矩形,在外围挖土壕,土向内翻形成土墙。在土墙之内,有用四、五寸直径的原木设立的木栅,必要时还设有铁丝网。部落四周没有炮楼。北满的集团部落规模较大,炮楼也较大。伪热河省归屯并户搞得更为激烈。该省的集团部落,多筑以石墙,其上加设两道铁丝网。总的来说,集团部落避免多角形,以方形为原则,炮楼是必备的设施,间隔以―百公尺为标准。部落内外的通道非常少,原则上只设一部落的位置避开山区,尽量设在平原,并且根据三角战进行布局.各部落之间距离以徒步二小时内能够到达为限。
  每个集团部落容纳的群众为三、五十户,多者百余户。出入要挂号,种地也不准离部落太远,致使远处耕地大片撂荒。粮食不够吃,以树皮革根充饥的现象经常发生。住的房子更是破陋不堪,许多都是马架子和地官子。饥寒交迫,病死、冻死、饿死的人很多。据伪满警察部门调查,一九三六年“集团部落”传染病蔓延情况危“通化县的传染病思者数为一千一百三十二人,其中死亡一五三人;金川县为一千五百零八人,死亡一三七人;柳河县为四千三百八十五人,死亡三百零五人。传染病的蔓延地区并不止于上述各县。”政治上统治也很严酷,一般在部落中央都没有军警派出所和村公所,不仅监视百姓的一言一行,还百般勒索和刁难。整个吉林地区因归屯并户而受害的人达百万人。每个集团部落郡有它被日伪统治者烧杀抢掠的血迹斑斑的历史。
  归屯并户和建立“集团部落”对当地农民生活有着破坏性的影响。首先,日本侵略者对并入“集团部落”内的人民实行残暴的法西斯殖民统治,部落内设有拘留所,配备十人以上的武装警察,有的还驻有日本治安队、守备队。部落内实行严格的保甲连坐制度,组建伪自卫团。被赶入“集团部落”的居民受到严格监视和控制,毫无人身自由。其次,住房简陋,疾病蔓延,人口锐减。部落内的民房只有极个别是归屯并户前筑成的,迁往部落内的农民多数没有住房。部落内居民住房不是简陋狭小,四处透风,就是无处容身,遭受太阳暴晒、风吹雨淋之苦,因染病死亡者甚多。第三,建立“集团部落”造成耕地迅速减少,甚至大量荒芜,严重的缺粮造成群众饥饿而死,广大农民苦不堪言。第四,被赶入“集团部落”内的农民过着悲惨的生活,还要承担各种劳役和缴纳各种苛捐杂税。“集团部落”中的各项设施都是以部落居民的“义务劳动”进行的。部落内青壮年被迫编入自卫团或警备班,参加义务性的军事训练和各种劳役。
  参考文献:
  [1]《伪满洲国》迟子建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
  [2]《抗战时期的伪政权》费正著河南人民出版社1993年
  [3]《伪满洲国真相》何新吾著南京东北研究会1934年
  [4]《伪满洲国史》姜念东著吉林人民出版社1980年
论文来源:《黑龙江史志》 2014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m.xzbu.com/4/view-6329900.htm
恁包再列宁化构想及其乱象一瞥。恁包相信只要回头找神兽,就能自力更生,等到美国日本欧洲老的老死的死乱的乱,恁国自然获胜。然而现实非常骨感--恁包第一不知道集体农庄这事儿根本上是苏爹暴力机器输出搞出来的,而恁国现在这个暴力机器已经不行了;第二不知道自力更生的结果就是国民经济彻底破产,如果不是腊肉70年代找上美国帮助美国干苏联,雅州大陆已经灭绝了几亿人了。
沙东基本是走国最红最爱国最官僚的省份了,沙东还有女人不能上桌的陋习,全省全民考公考编,甚至全国各地都是山东来考的,没个官家关系都抬不起头,这种官僚主义跪舔权力到顶点的省份,官僚搞层层加码,快速出政绩,小粉红省最终被铁拳第一个暴捶也就不奇怪了。这个合村在广东就不可能搞下去。在其他省就算能搞也会遇到很多推行的困难。
看看CCP所选香港雇员的素质就知道大陆官员的天花板在哪里了
我觉得很好 请加大力度
已隐藏
同样面临老龄化和农业的崩溃,日本的做法就是开放市场,吃美国澳洲东南雅的农产品。恁国就反其道而行之,闭关自守准备苦难行军。结果自然是日本人继续吃得饱饱的,东雅大陆就洪水滔天了。
我都不知道土共的中底层官员再想什么,就不怕激起民变?踏马的你也得考虑实际情况,动不动一刀切,怎么不把你小🐔🐔给切了,一帮没脑子得畜牲。
还有这种事情,明显是侵犯人权得反人类行为,国外那些人权机构,天天揪着维吾尔人,西藏人和宗教人士不放,可中国真正的侵犯人权事件都是这些内陆反人类的土共官员干出的蠢事,怎么就没见到一个报道的,真是服了
我都不知道土共的中底层官员再想什么,就不怕激起民变?踏马的你也得考虑实际情况,动不动一刀切,怎么不把...

酷吏激起民变,会更讨君主喜欢,比如新疆大火让领导先走的那位,撤职以后没多久又委以重任,还有天津大爆炸的官员,又去武汉任职。大一统政权讨厌的是官员和地方联合起来拒绝中央插手,鼓励的是吴芝圃这种,让河南饿死人,还不向中央报告,还要给中央上缴粮食指标的官员,这才真正是中央的左膀右臂,而不是那种顾及地方发展、让中央财政因此受到损害的爱民官员。
搶了農民的地,再賣地給農民,賺不少啊
麦子 黑名单 回复 宇宙真理国民 灰名单
胡温时代,这种事情早就屡见不鲜,那个时候,是根本发不出来

显然我是不认可的,虽然胡温时代对舆论监控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远远超过江泽民时代。典型的代表就是哈尔滨宝马车撞死人案件(03还是04记不住了),我在天涯论坛的主力账号都被封了。而02以前随便说--只要不谈轮子就没事,回帖里面甚至都可以说点江、李、朱的笑话。

胡温时代的舆论监控,仅仅针对大的论坛,小的不管的,那时候技术也没那么发达。而现在不同,即使再小的论坛,都会收到阿里(腾讯)云的警告,真的是秒封,刚发了不超过一分钟,站长就收到手机短信,给我看的。

所以,胡温时代是很容易发出的,那时候网警很少,也管不过来(有个大学同学是网警,他们部门10年扩大了十几倍,比房地产涨价海多)。
恁包再列宁化构想及其乱象一瞥。恁包相信只要回头找神兽,就能自力更生,等到美国日本欧洲老的老死的死乱的...

吼啊,赶快加大力度建成中下贫农游乐园,让广大的中小学生一边服务中下贫农老干部,一边撸起袖子加油干,中心贫农老干部从来不对16岁以上的小姑凉下手。
皇军是不会深入内地的啦,那个时候皇军估计在教桑嗨共和国小学生唱军舰进行曲~

不,山东可以算是沿海省份,最早的华勇营就是成立在威海,几百个英国教官(满洲八旗)指挥几万个华勇(汉军)
这篇文章昨天给我百度推送来着,微信好像也有类似的标题。品葱居然还慢了一天
这个事情原因在于中国即将来临的人口老龄化,农村劳动力缺乏,为了避免粮食产量下降,必须要重新整理土地,...

再列宁化呗,集体农庄。然而红色机器太拉胯,最终只能是张献忠来养老了。
保甲制回归这个事情我记得至少七八年前就有人说过了。

共产极权下的居委会制度一点不比保甲制松散啊。。。。
俺老胡看來,這個所謂的“合村並居”和當年侵華日軍在東北“偽滿洲國”時期和華北地區推行的集家並村的措施...

共产党撰写的县志里那一个个「伪」字让人看了十分不适。
越南共和国也搞过「战略村」,马来西亚也搞过「新村」,概念类似,实际执行也大同小异。本质都是防范共产党渗透。
俺老胡看來,這個所謂的“合村並居”和當年侵華日軍在東北“偽滿洲國”時期和華北地區推行的集家並村的措施並無二致。是中共的“親日奸細派別”的當代侵華與蠶食的典型表徵。

                          老家綏中(78)偽滿的「野蠻拆遷」—「集家並村」(集團部落)

《綏中縣誌》載「(1943年2月)是月,偽縣公署實行」集家並村「政策,把散居西北各村的居民強制集中在少數」人圈「里,妄圖切斷抗日的共產黨八路軍與人民的聯繫,來配合去年十二月日本發動的太平洋戰爭。

「集家並村」也叫「團部落」是日本侵華戰爭中的暴行之一。為斷絕東北抗日聯軍的後勤補給,將抗聯根據地與村民隔絕開,日軍設計出「集團部落」,強制將中國村民遷移至其中,定量供給村民糧食,並設置嚴密的封鎖線。

1942年起,日寇為阻止八路軍進入,強行把很多自然村子的人集中到一個村子裡居住。這種集聚而居的村子被稱之為「部落」。這種部落一般選在離日偽軍警駐地較近的大村落而建,部落四周築上高牆。部落內實行十家為牌,保甲連坐,發放「良民證」等一系列殘酷的法西斯統治,人進人出均須經日偽軍警或其組建指使的「自衛團」、「勤勞奉公隊」等嚴格盤查控制。對於這種部落,群眾恨之,稱其為「人圈」,民間亦稱其為「圍子」。東起綏中,西至豐寧壩頭的形成了一個千里「無人區」。同時,劃出「無住禁作」地帶,砸上木樁,不准人進入,如發現有人進入就開槍射擊,打死勿論。

1943年(偽康德10年),綏中北部西岔溝、石咀子、小東溝、白楊溝、龍潭溝、平台子、西邊、木鍬溝、廣峪店、龍屯、楊樹溝、簸萁溝一帶被日偽劃為 」集家並村「的範圍。

偽平台村村長戴錫九、西岔溝警察分所張姜濟民找到屯長賈國恩、部落長於恩波召集村民開會:要求除地少的村民遷往北票外,其餘的村民都集中遷往西岔溝「土圍子「。土圍子外面的房子一律拆除。

四月份,調集了三百多人,一百輛大車開始在西岔溝西邊建土圍子(日本人稱「集團部落「。

土圍子有東西兩門,高大圍牆四角設有炮台,每邊還有六到八個瞭望台,位子內部劃分七道街,五口之家給五間房地方,長27米,三口之家給17米。

圍子內部組成自衛團,在東西兩門日夜站崗,青壯年組成侍候班、防火班、擔架班不斷訓練。

土圍子建好後要求搬家,有搬的慢的那些警察直接上房刨房頂,一時間雞犬不寧,怨聲載道,一次性拆除了八十餘戶二百多間房子,老百姓損失幾萬元,原來說的拆房補償到日本投降時也沒得到。

這種集團部落建設在偽滿洲國早就實行了,綏中算是推行比較晚的。
共产极权下的居委会制度一点不比保甲制松散啊。。。。

然而现在基层列宁机器生锈了,所以要重新搞保甲。而且就像楼上大佬们说的,农村即将开始老龄化,小农经济继续维系下去的话全国都要饿肚子。所以把农民的地没收了,然后搞集体农庄提高产量。同时割一波韭菜迫使农民花光一切上楼。
這不就是全面小康的國策么?你們怎麼又不高興了,比當年朱元璋同志在山西把百姓一個一個像牲口一樣拴住遷徙到各地的做法文明多了。
谁是谁的谁 新注册用户
为什么要强推合村并居?从经济层面上讲,国内过剩的基建产能需要渠道释放,对外大搞一带一路,输出过剩产能,对内就是修高铁,合村并居。一方面消化基建产能,保就业保产业,一方面又逼着农民消费买房,拉动内需。反正就是割韭菜了。
所以我不相信中共的同时也不信那些人权机构,你只能相信你自己,以及你身边愿意和你一起争夺利益的同伴

新疆西藏是中华帝国的殖民地,进行的是文化灭绝种族灭绝,维藏也愿意出国发声,这些被打击的农民有几个敢出国发声?国外记者联系他,他就说反对外国势力干预我国内政。现在这情况也算求仁得仁
胡温时代,这种事情早就屡见不鲜,那个时候,是根本发不出来

不科学啊,胡温时代倒是可以批评政府的。。
xmrxa 回复 谁是谁的谁 新注册用户
>>为什么要强推合村并居?从经济层面上讲,国内过剩的基建产能需要渠道释放,对外大搞一带一路,输出过剩产能...

14亿沉默的韭菜
不,山东可以算是沿海省份,最早的华勇营就是成立在威海,几百个英国教官(满洲八旗)指挥几万个华勇(汉军...

威海军好像拢共只有几千人有正规军战斗力,虽然...几千人就能教各路清军做人了。
我都不知道土共的中底层官员再想什么,就不怕激起民变?踏马的你也得考虑实际情况,动不动一刀切,怎么不把...

所以我不相信中共的同时也不信那些人权机构,你只能相信你自己,以及你身边愿意和你一起争夺利益的同伴
错了,垬狗连黑社会都不如,黑社会还有一定的行事准则。它们就相当于地痞流氓小混混,你跟它们真得除了用拳头没法说话。
满口谎言,也没有民众信任他们了,真是不要脸的独裁者
习近平在拼命折腾,迟早把民众都害死
如果能让这些零星的烂事串联起来呈现在大众的面前,也许大部分人的态度就会有所转变了吧,但如何与强大的宣传机器对抗,的确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
不,山东可以算是沿海省份,最早的华勇营就是成立在威海,几百个英国教官(满洲八旗)指挥几万个华勇(汉军...

当年长门陆奥率领联合舰队50多艘大小舰船访问青岛,青岛全城店铺八折三天。
胡温时代,这种事情早就屡见不鲜,那个时候,是根本发不出来
我记得前段时间防火墙内对各村并居是一片骂声。现在的民意就这么不值钱吗?
👴在推特被封之前,看到过一位高人说在中国下跪就能解决问题,在美国暴乱都不一定能解决问题。建议村民中的粉红下跪试试。
最后一个班的皇军登陆鲁地,看到了一群两眼迷惘,穿着条纹监狱服的桂枝的小花苗(日版兄弟连)

皇军是不会深入内地的啦,那个时候皇军估计在教桑嗨共和国小学生唱军舰进行曲~
恁包再列宁化构想及其乱象一瞥。恁包相信只要回头找神兽,就能自力更生,等到美国日本欧洲老的老死的死乱的...

最后一个班的皇军登陆鲁地,看到了一群两眼迷惘,穿着条纹监狱服的桂枝的小花苗(日版兄弟连)
这篇文章的南风窗原链接内容被删了,但是微博上的头条新闻、搜狐、观察者网、凤凰网甚至一些喉舌都在转发,...

宣传口是改开干部控制的,虽然现在势力已经大不如前,不过还是有很多人。再列宁化是恁包主导的,改开干部是极端反对的。
这篇文章的南风窗原链接内容被删了,但是微博上的头条新闻、搜狐、观察者网、凤凰网甚至一些喉舌都在转发,有些还是昨天早上发的,已经超过24小时了,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转发原链接的打不开了,但是有些重新复制下来自己发布成文章了,现在还没被和谐。
屠宰之前当然需要集中。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

发起人

但纽各色,给扭曲后儿啊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26
  • 浏览: 10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