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一则墙内的新冠肺炎消息:(流行于北京的病毒传染性可能暴增)

近期北京疫情因“新发地”相关多个聚集病例事件,出现疫情“小高峰”,受到全国关注。一方面是由于“新发地”在疫情爆发前10天,有超过百万人去过“新发地”,这些人群中,被感染的人员可能带来非常大的不确定风险。另外,不管是“物传人”还是“人传人”问题还尚不清楚,海鲜市场与百事厂区出现多人聚集性病例事件,引发公众对海鲜等冷冻食品、可乐、薯片等安全性的担忧。

北京市卫生健康委22日通报,21日0时至24时,北京市新增报告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9例、疑似病例2例、无症状感染者5例,6月11日以来,北京市累计报告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36例,在院236例,尚在观察的无症状感染者22例。并有天津、河北、浙江、辽宁、四川多地发现超过20例的北京关联病例,相关传播溯源工作难度上升。
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专家先后在6月14日和15日、17日,3次进入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采集了数百份样本,发现有不少阳性样本,这些阳性环境样本可以帮助研究者还原“案发现场”,锁定传染范围甚至传染源。专家倾向认为,“人传人”与“物传人”都可能发生,是物品或人将北京之外的新冠病毒带入了“新发地”。

6月18日晚间,中国疾控中心已通过“新型冠状病毒国家科技资源服务系统”正式发布2020年6月北京新发地新冠疫情及病毒基因组序列数据。主要包括北京市确诊病例基因组序列数据(NMDC60013902-01、NMDC60013903-02)以及环境样本基因组序列数据(NMDC60013903-03),这3个样本均采集于2020年6月11日,为近期北京爆发的病毒样本。同时中国疾控中心也向世界卫生组织及全球共享流感数据倡议组织(GISAID)提交了新冠疫情及病毒基因组序列数据,以全球共享数据。
比对此前数据发现,最近发布的北京爆发3组序列病毒样本均存在D614G突变,并落在同一个进化簇中,该进化簇中多为欧洲病例样本,与前期采样的3个输入型的病毒的基因序列很不一样,在全球冠状病毒的进化架构中,和这3个北京的新冠病毒序列最接近的为来自中国台湾、希腊和葡萄牙的新近发布的新冠序列。
具有D614G突变的毒株于2月初开始在欧洲传播,到5月成为世界范围内的主流毒株,在欧洲和北美占近70%的测序样本。在印度,巴西、伊朗等地均有发现。
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病毒学家Hyeryun Choe团队在预印本网站bioRxiv文章称发表最新研究表明,在整个欧洲和美国流行的 SARS-CoV-2变异体中的微小基因突变,有可能增加冠状病毒上刺突蛋白的数量,这将大大提高了该病毒感染力,其感染人细胞的能力提高9-10倍。
Hyeryun Choe团队比较了S蛋白与天冬氨酸(SD614)和甘氨酸(SG614)在残基614处的功能特性。他们观察到,用SG614伪逆转录病毒感染ACE2表达细胞的效率明显高于用SD614的逆转录病毒。


这种较大的感染力与S1脱落较少和S蛋白更多地融入伪病毒体有关。使用SARS-CoV-2 M、N、E和S蛋白产生的病毒样颗粒也得到了类似的结果。然而,SG614与ACE2的结合效率并不比SD614高,含有这些S蛋白的伪病毒被康复期血浆中和的效率相当。这些结果表明SG614比SD614更稳定,与流行病学数据一致,表明带有SG614的病毒传播效率更高。
需要指出的是,该研究是使用制造关键冠状病毒蛋白的无害病毒进行的,研究观察到的变化是否还能转化为现实世界中传播能力的提高,还需要进行更多的流行病学研究。
6月15日,纽约基因组研究中心Neville E. Sanjana团队基于伪病毒和人肺上皮细胞等细胞系,再次发现D614G变异让伪病毒感染细胞的能力提升2.4-7.7倍,其中感染人肝细胞(Huh7.5-ACE2)最为显著。

来自美国这些研究表明,这一新冠病毒变种与此前中国武汉发现的病毒不同(没有这种刺突蛋白突变),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新冠病毒能够在欧洲、北美和拉丁美洲更广泛地传播。但也有其他科学家警告称,要确定病毒差异是否影响爆发过程的因素,还需要进行大量研究。其他因素显然也影响了这一传播,包括封城时间、出行、社交方式和运气等。
6月20日,重庆医科大学黄爱龙教授团队在预印本网站Biorxiv发表研究称,新冠病毒刺突S蛋白D614G氨基酸残基的突变可显著增强病毒的感染能力,并且能够降低对个体恢复期血清的敏感性。
这项研究再次证实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等机构对出现在S蛋白中的D614G变异做了初步研究,发现新冠病毒S蛋白的D614G变异会提升新冠病毒感染细胞的能力。
文章指出,介导SARS-CoV-2进入宿主细胞的刺突蛋白是疫苗和治疗剂的主要靶标之一。因此,深入了解S蛋白的序列变异是了解SARS-CoV-2的感染和抗原性的关键。
黄爱龙教授团队观察到了S蛋白在614位的显性突变(天冬氨酸对甘氨酸,D614G突变)。使用基于伪病毒的分析,发现S-D614和S-G614蛋白假型病毒共享一个共同的受体,即人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CE2),该重组受体可以被重组ACE2与人IgG1融合的Fc区阻断。但是,S-D614和S-G614蛋白表现出功能差异。首先,S-G614蛋白可以更有效地被丝氨酸蛋白酶elastase-2裂解,其次,S-G614伪病毒感染的293T-ACE2细胞比S-D614伪病毒更有效。
文章指出,迫切需要确定这种称为D614G的突变会对从未有相关突变病毒中恢复的人们造成何种威胁。同样令人担忧的是,对于以前感染了较温和毒株且已经康复的患者,新毒株实际可能导致第二次感染,但尚无临床证据。他们的研究发现来自恢复期COVID-19患者的93%(38/41)血清可以中和S-D614和S-G614伪型病毒具有相当的效率,但约7%(3/41)的恢复期血清显示出对S-G614假病毒的中和活性降低。这些发现对SARS-CoV-2传播和免疫干预具有重要意义。

黄爱龙教授团队指出,鉴于SARS-CoV-2 RNA基因组的进化性质,可能需要进一步考虑抗体治疗和疫苗设计,以适应D614G和其他可能影响病毒免疫原性的突变。
今年4月份,IBM AI医疗团队在四月份的一项研究中警告称,D614G突变可能会降低针对该病毒刺突蛋白的疫苗计划有效性。5月,洛斯阿拉莫斯(Los Alamos)国家实验室的研究员贝特·科伯(Bette Korber)发表论文指出,欧洲和美国东海岸流行的是一种新型突变体病毒,其传播力更强。科学家开始将注意力集中在D614G突变上。另外塞尔维亚一项研究中得出类似的结论。
但综合多项研究来看,新冠病毒基因序列23403位点从A(腺嘌呤)突变成了G(鸟嘌呤)导致的D614G突变,相应的棘状蛋白的第614个氨基酸从D变成了G D614G突变使病毒的棘状蛋白增加4-5倍,并使这些蛋白更稳定、进而使病毒更容易侵入人体细胞,实验室环境下可达9倍效率,D614G突变在现实环境下对新冠病毒感染力的影响仍待研究。
北京疫情病毒突变属于D614G变异,并已有多地报告北京相关病例,诸如天津市疾控中心对天津第137例确诊病例呼吸道标本的新冠病毒全基因组高通量测序和序列分析,并由中国疾控中心复核,确认与北京新发地市场相关病例的病毒序列完全相同,属于L基因型欧洲家系分支I。
这可能给防疫带来困难。目前,北京市正加快储备和加强北京核酸检测的力量,以进一步扩大核酸检测范围,湖北、辽宁等多地也开始援助北京,以提升其检测能力,并有强化社区管控趋势。
(以上。
看起来完全不是“可控”啊,大家怎么看?)
3
分享 2020-06-24

41 个评论

最近三天的确诊病例主要都是和新发地没有明显关联的人了,其中包括正常生活的上班族、外卖小哥、超市员工等等。

而且我在我写了那篇吐槽核酸检测的帖子后发现,北京其实可能已经出现了因为人群聚集的混乱检查导致某些社区出现疫情再次爆发的态势了(如果研究一下海淀区永定路70号院相关的10几例病例,以及看过那里15-16日核酸检测的现场的话就会很容易得出这个结论)。

目前看没有任何遏制传播的办法,除了个人提高防护和免疫力。这个和我在北京疫情刚开始的几天的判断是一样的,传播途径因为市场的吞吐量太大早就都不可控了。现在北京也不可能再全面封城像武汉那样(但是今天开始出京已经最大限度严管了),不可能停工停产,所以唯二可以期待的,就是民众自己提高防护意识,以及医疗资源不出现挤兑(这一波的毒性不大,按本地媒体的采访,北京这边已经把住院周期压缩了,很多轻症的估计最多一周就出院,尽量保证患者不长时间占用医疗资源)。

至于所谓失控,我觉得还是得看大家对于失控的定义是什么样吧。我觉得只要不出现医疗挤兑都不算失控,所以我个人认为北京的情况基本上不会严重到那种程度。
比对此前数据发现,最近发布的北京爆发3组序列病毒样本均存在D614G突变,并落在同一个进化簇中,该进化簇中多为欧洲病例样本,与前期采样的3个输入型的病毒的基因序列很不一样,在全球冠状病毒的进化架构中,和这3个北京的新冠病毒序列最接近的为来自中国台湾、希腊和葡萄牙的新近发布的新冠序列


北京疫情病毒突变属于D614G变异,并已有多地报告北京相关病例,诸如天津市疾控中心对天津第137例确诊病例呼吸道标本的新冠病毒全基因组高通量测序和序列分析,并由中国疾控中心复核,确认与北京新发地市场相关病例的病毒序列完全相同,属于L基因型欧洲家系分支I


我覺得,整篇的重點是這兩段吧。
雖然本來就是不可控,但這兩段把北京爆發的原因撇的一乾二淨。

前期採樣是輸入型。
來自台灣、希臘、葡萄牙發布的病毒序列。
最近北京疫情是D614G變異。
屬於L基因型歐洲家系分支I。

『所以如果不可控也絕對不是中國防疫不力,全都是因為其他國家輸入造成的浩劫。』我想這就是這篇文章的宗旨。
補充:就我個人來說,我實在很不喜歡這篇文章把台灣拖下水,因為那種敘述彷彿就在說台灣爆發疫情然後把病毒傳到中國一樣。
二次感染之说有一阵了,不过好像到现在都没有哪个拿出一个确认二次感染的病例来,虽然不排除这个可能,我目...


可是這的確是這篇文章裡面撇除甩鍋的文字後對一般群眾最有用的訊息了。
而且如果抗體水平下降快速甚至消失,那麼也不能排除二次感染的可能性。
我覺得即使感染後康復的患者也要有一定的防範意識。
我覺得,整篇的重點是這兩段吧。雖然本來就是不可控,但這兩段把北京爆發的原因撇的一乾二淨。前期採樣是輸...

毫无疑问墙内的文章都是甩锅的,但是我们也要从锅底的胡渣渣里找到点对我们有用的信息。
再者,这个锅本来就焊死在中国了,还不是中共送给世界的“惊喜”,现在不过是回赠,就看中共收不收得起这个大礼了。
是不是欧洲的并不重要,就算是南极来的都无所谓,应该看看政府是不是应对得当了,但是截止到目前,只能说应对措施毁誉参半,有点成效,可是又有很多无谓的风险与漏洞。
但是毕竟是赵家人的首都,党国的心脏(害,也可能真就不是。。。),总不至于放任自流如武汉,我们能做的就是强化个人防御静观其变。
巴比伦花园 灰名单 回复 风和日丽 新注册用户
不能确定北京是否大规模感染。美国确实感染了二百多万,死亡15万,只是一个事实

美国本来就防的烂,没什么好说的,只不过美国相对透明,中共究竟感染多少死多少人也不知道,墙内也不准讨论,拍个武汉殡仪馆排队还删来删去
范松忠 黑名单
我要做一次恶人了,请习肺炎精准瞄准习二二,朝阳群众、西城大爷等!
要变成疫都了吗🌝🌝
说实话这是正常思维,但是根据再下所知,很多人并不这么想,防范了个寂寞。观察路人会发现:1大部分人带了...


......對於這種情況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我可以直接說這題超綱(超出文章內容)放棄作答嗎......(沉痛)
大部分戴的一次性外科口罩里得有50%看着像不合格产品或者使用超过至少一次的无效的口罩。现在在淘宝上想...

大部分人都不懂如何仔细筛选口罩,(害,我也是被逼出来的),打个广告: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0572(我写的呼吸防护入门科普)
现在柏林墙内的口罩情况无力吐槽,的确不缺口罩。六毛钱一只的来源不明、用途不明的透气口罩随处可以买到。低于成本价平价购买为饵 ,钓大量的老百姓学习仓鼠囤积图便宜,有没有作用有待商榷。
两块五两层医用口罩,作为临时产品标注保质期不超过三个月,质量你仔细品。 
标准的制式三层口罩,抱歉,位置偏远三月底之后我就没见过。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永居条例》折射出共产党和民运的共同尴尬处境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1191
因为这些民运清一色左派,他们年轻时就是因为受到白左的教育(民运津津乐道的,所谓风气自由的八十年代,所谓胡赵黄金年代),才有了追求民主自由的念头。加上他们如今在白左支配价值观的自由世界谋生,不可能去反白左几乎要统一地球的多元文化旗号,连想到去做这种事都不行,不要说讲出口了。

民运面对的尴尬和共产党是一样的,既要依赖大中国主义作为立足点,又不能用大中国主义真的去做排斥多元文化的动员,因为排斥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也就是和亲近中国,喜爱社会主义的大批白左翻脸。

实际上就是不能用大中国主义去做任何有实际政治意义的事。所以人人看到共产党天天拿大中国主义演戏,或者任何问题都打民族主义牌,好争取愚众的支持声浪,但绝不会真去统一台湾。民运人则开口闭口人权、自由、民主,更多时候,这方面的黄左比白左还要激进。

反共爱中的几乎所有群体,和共产党一样心里明白,自己的生命线在于西方资源,民运还需要明确的政治支持,断了就会挂,所以他们必须坚持把中和共分开,日常话语和文宣中强调共害了中,强调共灭了中的文化,或是共洗脑支配了中,并用这些教育青年一代。而且说来说去,始终就只有这些。只有谨守学者本份,不去掺合的极少数,倒是能讲点儿谁都不爱听,也谁都不能真正帮得了的实话。

绝大部分民运,还有中国共产党,尽管敌对,其实乘坐的是同一条命运之舟。因为西方文明真正的底线需要,是安全、价值与战略上方便的棋子。一旦不再有战略需要,或者战略转向,不要说棋子,连可能挡路的自家智囊也没什么再留的必要。比如川普上台后的大批拥抱熊猫派智库,说客,咨询公司。既然布鲁金斯学会没用,可以立即来个当危会,来个project2049。

真心信仰大中国主义的粉韭与红韭,反倒是没有这些麻烦,它们绝对没有这种意识形态和现实需要的混乱冲突。他们相信,中国只靠自己,中国至高无上。就算从黄左那里没学到作为西方白左思维源头的较真精神,起码学到了蔑视一切的自傲。

先不说是否有行动力存在,《永居条例》在微博上爆炸,起码证明了心口如一不但是粉韭与红韭,还是占中国人绝大多数的老中青三代愚众的真正优点。他们都膜拜中国这面旗帜,绝不想任何非我族类来捣乱。

现在组成中国的中国人,就是这些渗透所有领域的愚众,还有与他们完全不对盘的共产党和反共者两派。剩下少数是逃避现实的所谓中产,所谓文化与经济精英,比共产党都不占人数优势。他们将来也不可能左右得了中国的变化,只能被左右。如果继续在中国岁静,下场又能和拥抱熊猫派或是恋中的美国企业类似,那真是要感谢祖坟冒烟了。
难道北京的疫情真的是反习派搞出来用来搅乱局势的?感觉现在中国的形势越发的诡异了。

其实吧,没什么诡异的也。
在病毒面前人类本来就不堪一击,城市生态更是如此,大城市看似繁荣实则脆弱不堪,这个放在世界上任何一座城市都适用,中国不知从哪感染了病毒,然后打包送给全世界,现在不过是病毒换了个马甲又回家了而已,防呗,治呗,还能怎么样是不是。。。。
关键看政府的应对措施,若是少点形式多注重实际效果的话不至于失控,虽然鄙视中共,但是死神一视同仁,真的失控了谁也跑不了的。
北京那么多人 核酸检测怎么也来不及
提供两个选项给友邦仅供参考
①使用准确率30%的快筛
②抽签枪毙
据我所知很早就提出了二次感染的可能,这或许不是首次出现类似的风险,我印象中武汉时期就提到过,抗体持续...


我也不知道耶,不過這的確是這篇文章裡面對群眾來說最有用的訊息吧。
如果把甩鍋的內容去掉,就算談什麼學術性的話題,對一般群眾來說也用不到。

O型血啊......如果抗性真的能強一點的話,那麼我以前有好感的朋友應該是安全的吧。
那個人記得在中國工作,雖然很久沒有聯絡了,不過之前武漢封城快一個月的時候,在FB看到那個人說自己隔離快一個月,也不知道現在是不是還在中國。
二次感染之说有一阵了,不过好像到现在都没有哪个拿出一个确认二次感染的病例来,虽然不排除这个可能,我目...

说的就是这个,其实距离第一批感染者也不过半年左右,若是抗体衰减真如悲观预测的话二次感染近期可能就快出现了,最迟不超过年底,可是,二次感染并不好判断,也许是没有根除呢?
难道北京的疫情真的是反习派搞出来用来搅乱局势的?感觉现在中国的形势越发的诡异了。
毫无疑问墙内的文章都是甩锅的,但是我们也要从锅底的胡渣渣里找到点对我们有用的信息。...


文章指出,迫切需要确定这种称为D614G的突变会对从未有相关突变病毒中恢复的人们造成何种威胁。同样令人担忧的是,对于以前感染了较温和毒株且已经康复的患者,新毒株实际可能导致第二次感染,但尚无临床证据。他们的研究发现来自恢复期COVID-19患者的93%(38/41)血清可以中和S-D614和S-G614伪型病毒具有相当的效率,但约7%(3/41)的恢复期血清显示出对S-G614假病毒的中和活性降低。这些发现对SARS-CoV-2传播和免疫干预具有重要意义。


這篇文章最有用的訊息就是這個吧,新毒株可能導致第二次感染,所以即使是之前遭感染然後康復的患者,體內的抗體也不見得有效,所以即使之前感染的患者也不代表自己是安全的。
這篇文章最有用的訊息就是這個吧,新毒株可能導致第二次感染,所以即使是之前遭感染然後康復的患者,體內的...

据我所知很早就提出了二次感染的可能,这或许不是首次出现类似的风险,我印象中武汉时期就提到过,抗体持续时间短,二次感染风险高,且病毒难根除。
另外,据说O型血抗性要强一些,不知真假。
最近三天的确诊病例主要都是和新发地没有明显关联的人了,其中包括正常生活的上班族、外卖小哥、超市员工等...

你看看检测的那个阵势就看得出来,简直就是大型交叉感染现场,认识的人理也有人在单位检测过,在下深感担忧。
至于失控,我觉得不会出现武汉级别的,因为武汉之所以那样,一个很关键的原因是医疗资源初期捉襟见肘,而北京的医疗资源相对充足,补给也相对宽裕,医疗挤兑大概率不会出现,即便出现强度大概也在可接受范围内。
还有一点,赵家人不会放任首都爆炸的。
這篇文章最有用的訊息就是這個吧,新毒株可能導致第二次感染,所以即使是之前遭感染然後康復的患者,體內的...

二次感染之说有一阵了,不过好像到现在都没有哪个国家拿出一个确认二次感染的病例来,虽然不排除这个可能,我目前还是存疑
比较让我担心的是另外的文章里说过部分康复者的抗体水平下降很快甚至消失
俺台灣連群聚都沒有欸!這碰瓷的也太牽強了


......唉。
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寧靜)
除了碰瓷也有改寫閱讀者印象的目的吧,雖然有扯到希臘和葡萄牙,但最終還是在汙名化台灣,試圖塑造台灣爆發疫情然後把病毒傳到中國的印象。
我是這樣想的啦。(寧靜)
俺台灣連群聚都沒有欸!這碰瓷的也太牽強了

呵,党国什么都能拿来碰瓷。。。。碰瓷蝙蝠,外国人,穿山甲,鲑鱼,虾,冻肉,案板,三文鱼,军运会,医生,我不知道还有什么不能碰瓷的,真是万物皆是锅,万物皆“别有用心”啊。
明顯早有爆發,但一直壓住不讓報
说的就是这个,其实距离第一批感染者也不过半年左右,若是抗体衰减真如悲观预测的话二次感染近期可能就快出...

好像只是部分衰减比较快吧
另外也说疫苗诱发的抗体很可能会时间比较长,所以在疫苗出来后应该还是稳,之前的话还是不要掉以轻心
可是這的確是這篇文章裡面撇除甩鍋的文字後對一般群眾最有用的訊息了。而且如果抗體水平下降快速甚至消失,...

说实话这是正常思维,但是根据再下所知,很多人并不这么想,防范了个寂寞。
观察路人会发现:
1大部分人带了口罩,少部分还没带。
2戴口罩的大部分带了一次性或外科口罩,少数带不知品牌的疑似防护口罩,更少量的带了3m等大品牌的防护口罩。
3无论带什么口罩,戴口罩的人中规范佩戴(表面观察)的可能不到一半。
4规范佩戴外科口罩和防护口罩的人中同时注重规范洗消与物品隔离的为更少数。
如何?看起来乐观,但是禁不住细品,你细品,会发现这状况还真艹蛋。
说实话这是正常思维,但是根据再下所知,很多人并不这么想,防范了个寂寞。观察路人会发现:1大部分人带了...

大部分戴的一次性外科口罩里得有50%看着像不合格产品或者使用超过至少一次的无效的口罩。现在在淘宝上想买个合格产品感觉得精挑细选好半天。
说实话主要是大部分人都已经懈怠了,再想紧张起来很难。连我有时购物回家的东西也不会一个个的把包装袋或食品表面都消毒透彻,大部分时候也就是喷个酒精就完事了。但我发现我这样的人可能都算是比较谨慎的少数了
那我的消毒严格程度可能算是异类了hhhhhhh,基本上我执行了完全的物理隔离策略,而且消毒也是酒精84季铵盐来苏水搭配使用,,,,最大限度的封堵自家漏洞。。。
那我的消毒严格程度可能算是异类了hhhhhhh,基本上我执行了完全的物理隔离策略,而且消毒也是酒精8...

我自己的话还是觉得再怎么也是防不胜防,不如勇敢面对,增强免疫力,让病毒即便降临也侵扰不到自己

像这次好多运动员不都感染了吗(今天报道连德约科维奇也确诊了),但是运动员们基本都是无症状或者最多像鲁加尼那样失去味觉。所以身体强健还是第一位的
还有个选项,集体免疫(原地等死)

本将军认为不妥,没有大规模行动会凸显政府无能
所以肯定会大规模折腾
毕竟支那有体制优势,把小事熬成大事,再集中力量折腾解决大事(或者解决人)的体制优势
风和日丽 新注册用户 回复 pincong123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如何看待岁静?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427739
岁静在任何朝代都存在。

比如民国的鸳鸯蝴蝶派。
民国那真是大变局的年代了,你追求民主,呼吁民主,社会氛围比今天的轻松得多得多。
那样都尚且有人追求岁静,何况今天呢,(岁静一词的来源,就是张爱玲的:现世安稳,岁月静好。而张爱玲长期被认为是鸳鸯蝴蝶派的代表)。

很多文化决定论者,或者反中国文化者,都认为岁静是中国人自私无情,对于他人苦难无动于衷的表现。

也就是他们理解的岁静,有另一个表现:其他人死活我不管。

这一点上,其实亲中或反中是有极大区别的。
在亲中的人解读中,岁静并不是他人死活我不想管,而是我管不了。
岁静的含义是:暴力之下,我只能保全自己。
===============================

但是,无论是哪种解读,无论是亲中还是反中,都认为:打破岁静,才能启动社会转型。
他们都认为,没有岁静,天下大乱。

只不过,一个认为天下大乱是好事,大乱才能产生变化。另一个认为,天下大乱就是叙利亚,民不聊生,最后还是王朝循环。

我认为,

岁静只是一小部分城市中产的思想,在中国绝大部分地区的人是更加野蛮的丛林法则。他们追求利益是毫不留情,并且不惜性命的。
岁静你无论怎么解读,都有一个前提就是保全自己。

但是真正的丛林法则中,自身的生命是必要的赌注。因为一个毫无资产的人,生命是唯一可以拿出的筹码。
这使得革命者,必然不会是城市出身的人,而是更有野蛮气息的穷苦之人。
北京其实可能已经出现了因为人群聚集的混乱检查导致某些社区出现疫情再次爆发的态势了

这确实是这样的。考虑到不能透露信息,我不能说太多,不过某上周早期检测队伍拥挤混乱的小区,因为显而易见的后果,现在防疫措施已经武汉化了
不懂土共怎麼不和台灣一樣管控口罩。台灣現在廠商部分賣國家,部分自己賣,可以多賺。
一般人還是兩星期10片的量,憑健保卡購買。
這樣人人都能有合格口罩,根據官方,感染率少了8成。
總之,距離口罩勤洗手,健康的作息,營養要顧好。
稳健之类的牌子的可以用还,,,n95的话现在霍尼韦尔开始有货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