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宣申纪兰死亡

https://m.renminbao.com/rmb/article_images/2019/03/09/190309lianghui02.jpg
来源:新京报


6月28日,“政事儿”从山西省平顺县新闻办获悉,申纪兰因病逝世,享年91岁。


申纪兰的生前好友、山西大寨村党总支书记郭凤莲也向“政事儿”证实了这一消息。郭凤莲说,我一个星期前才去看望了申大姐,当时她已病的很重,但已没办法医治。她安安静静地走了,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大姐,我也很悲痛。


推动“男女同工同酬”


申纪兰出生于1929年12月,山西平顺人。1953年,《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劳动就是解放,斗争才有地位》的文章,讲述了当年,申纪兰在平顺县西沟村推动男女同工同酬的故事。


1951年,西沟村成立了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21岁的申纪兰当选为副社长,发动妇女参加生产劳动,但遇到了一个难题:干同样的活儿,女社员得到的工分比男社员少。


申纪兰接受新京报专访时曾回忆,“那时候男女不平等,在农社里干活挣工分,两个妇女还不顶一个男人。这样不行啊,妇女也要好好干”,申纪兰提议,男社员干什么,女社员也干什么,妇女们和男社员开展劳动竞赛,比撒肥、比间苗、比锄苗,经过多次争取,女社员终于能够干一样的活儿得一样的工分,西沟村在全国率先实现了男女同工同酬。


申纪兰当时没有意识到,西沟村妇女取得的这场“胜利”,在新中国农村发展史上有着划时代的意义。由于提倡“男女同工同酬”的巨大影响力,1954年,25岁的申纪兰当选为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出席了1954年9月召开的第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这次大会上,男女同工同酬正式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当人大代表,就要代表人民的利益,代表人民说话,代表人民办事”


申纪兰一直珍藏着一张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山西代表团的四位女代表的合影,照片从左到右,分别是刘胡兰的母亲胡文秀、歌唱家郭兰英、代表李辉,最右边是申纪兰。


“第一次来开会是坐着毛驴出发的”,她曾对新京报记者说,“从平顺县西沟村走一段到长治,倒一段汽车,再走一段到太原,再倒车,要倒四五次车。原来出县没有路,只有羊肠小道,差点四天还到不了北京呢”;“第一次开的人代会,在中南海的礼堂里。投票是把纸发到手里头,那时我真正的感觉是人民当家作主了!”


1954年开始,申纪兰连任了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从当年辫子上扎着蝴蝶结的青年,到皱纹爬满额头的九旬老人,她见证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诞生与成长,因此被称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常青树”“活化石”。


“我是个农民代表,每天生活在农村,知道农民想甚、盼甚”,申纪兰说,“人民代表大会让人民有了说话的权利。当人大代表,就要代表人民的利益,代表人民说话,代表人民办事”。


66年代表生涯,她提出的建议和议案涵盖“三农”、教育、交通、水利建设等各领域,有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也有涉及群众利益的小事,山区交通建设、耕地保护、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农村干部选举、贫困地区旅游开发等,不断得到采纳。有网友总结说,引黄入晋、太旧高速、山西老工业基地改造、长治到北京的列车、赤壁电站、青苗公路、长平高速等等,都是在申纪兰和其他人大代表的提议下实现的。


就在今年5月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她建议将农村水电自供区尽快并入国家电网,对自供区的农网进行升级改造,满足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和农村经济社会发展要求。


“不是西沟离不开我,是我离不开西沟”


1973年3月,中共山西省委决定,任命申纪兰为山西省妇联主任。从1973年到1983年,申纪兰当了10年省妇联主任。


担任省妇联主任之后,申纪兰向组织提出了“六不”约定——不转户口,不定级别,不领工资,不要住房,不调动工作关系,不脱离农村。所以当了10年厅级干部后,她仍每月只领取50元的补贴,没给自己和子女办过任何私事。


1984年冬天,从省妇联主任卸任后,申纪兰回到了西沟村,开始为西沟“找项目”,带着几名村干部一路南下考察,之后办起了平顺县第一个村办企业。村民们回忆,改革开放40年,西沟村的变化翻天覆地,两万亩荒山披上绿装,干石山变成了“花果山”,乱石滩变成了“米粮川”,关停村办污染企业建起香菇大棚,引进光伏发电和服饰床品,发展红色乡村休闲旅游……这些都是申纪兰带领乡亲们干起来的。


让村民们印象更为深刻的是,申纪兰虽然担任一些村办企业的董事长,企业的一些产品也打着申纪兰的商标,但是申纪兰既无股份,也不领工资,没从村办企业中拿一分钱。


申纪兰说,“不是西沟离不开我,是我离不开西沟,离不开劳动。我的根在农村,我只是一名农民”。


自我定位为妇女代表、农民代表的申纪兰,曾荣获“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脱贫攻坚‘奋进奖’”“改革先锋”等称号。2018年12月18日,党中央、国务院授予申纪兰同志改革先锋称号,颁授改革先锋奖章。2019年9月1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主席令,授予申纪兰“共和国勋章”。


申纪兰是从电视上得知被授予“共和国勋章”的,“党和人民给了我这么高的荣誉,我自己做得太少了,我自己非常感动,也很激动”,她说,“我虽然年龄大了,但还能做一些事情,党需要我,我就要一直干下去,听党话、跟党走,是我一辈子的承诺。”
8
分享 2020-06-28

59 个评论

终于,她现在跟党走了,完成了自己的承诺
好人不长命,恶人活到91岁。
申紀蘭是工具人而已,中共媒體想把它塑造成一個“聽話”的形象,當有人把申紀蘭偶像拜的時候,中共的陰謀就達成了。申紀蘭的死對中共并多少損失,中共會繼續物色新的工具人,衹要利益到位很多人會去的。
91歲... 我想問牠身上有幾成器官是牠本人的??
怎么机器人也会死? 搞不懂
申纪兰人长得那么丑,真是形象地代表了她的那个党。
老太太原本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举同意手。家里的企业也是孩子弄的,我相信孩子也不怎么给老太太花,老太太在物质上也没啥追求。所以举了这么多年手,也没觉得自己是东西。结果维尼给她发了一个国家勋章,下面的人就开始过度消耗老太太了,这些国家勋章除了她谁还是站着进大会堂的?老袁真才实学不掺和。
所以苦了老太太了。最后老太太是被996给累死的。应该是共和国最大年龄的过劳死了吧。
没什么好庆祝的吧,死了一条狗,再养一条。
🤹🤸🎉🎊🧨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讯 北京消息:中共的举手机器、中国人民的公敌申纪兰,六月二十八日在北京病死。
“不同意的请举手”
“没有没有没有”
刚还听了黑人抬棺的音乐 哈哈哈 太应景了
這罪人需要在地獄嘅最深處審判。
她死的太早了,她没有活到共产党倒台的那一天,那个时候晋兰民族独立建国(她是山西人),那时候看她是怎么痛骂共产党来准备在新的政权里继续当举手机器的
李春城 新注册用户
在阎王殿得到了毛泽东同志的亲切会见
恭喜!估计这老贼要进八宝山了。等几十年后变天了,这个八宝山必须指名道姓地扒坟,把里面所有的骨灰挖出来堆到毛腊肉身上!
有的人活着 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 手还在举着
[quote][/quote]
綠野仙蹤電影裏的一首歌。
主角的屋被龍捲風捲到Oz後,屋壓死了壞女巫,所以一班小矮人為壞女巫死亡而唱歌慶祝
申纪兰是一个好公务员,至少她为地方做了不少实事,不过让她去人民代表大会就是个败笔了,把她当成了吉祥物和花瓶一样的存在,只会投赞成票,关键是投的赞成票很多都是自相矛盾的。
好人不长命,恶人活到91岁。

她顶多顶多作威作福91年,等待她的是永远的刑罚。如果地狱的日子只有100万年,那地狱还不是那么糟糕,但是那里没有时间,惩罚是永远有开始没有结束。
也够可怜的,一把年纪了还得把头发染黑,得了胃癌还硬撑着去两会,一辈子的傀儡
如果民主化不审核节目,申纪兰是黑色喜剧片的良好题材
当年老妖婆还只是个积极向上的三好青年,推动是男女同酬是因为当年刚当上代表,可能是真心干点实事,后面权力享受久了,自然就迂腐了,变成了老妖婆
这种恶人不是蠢,是坏,盲猜她家里人早就都跑到国外了

祝贺申纪兰同志进入地狱,荣获双手全天候举起特别服务。
李鹏也活蛮久的
那只为党举手的爪子记得一定要留下来,做成博物馆展品。
🙋机活了91岁,过早地离开了我们。
贴个讣告,省的有人又在说假新闻只盼烧个表决器,黄泉下天天按同意通过,做鬼死也足!只盼申老坟前有屏幕,...

现在的新闻逻辑总是奇怪,说病的很重但无法医治,可正常的逻辑应当是病的很重却可医治,或病的不重但却死了,这标题算是怎么回事呢?
这个和好人坏人没关系,因为根本没有神能惩罚坏人,只有公正的法律才能惩罚坏人。
优秀的无产主义革命者,
 
全国人大代表,

申纪兰,

她的死亡,

代表了14亿中国人民的心声!

                                             此致
                                             敬礼
“不同意的请举手”“没有没有没有”

自从习近平连任,投票机器已无用,没有用就没有必要留着了
支持,这举手机器终于死了
主持人:下面表决,国家主席连任限制取消……(不同意的请举手)
话刚说一半,一只老手已经悠悠地举了起来
不错,我想立刻搞串鞭炮放一下。

祸国殃民的匪类什么时候死都不算晚。
為何此女在牆內風評也這麼差?
举手机器,不仅是老百姓嘲笑她,连体制内的人也讨厌她,我记得有个高官就怼过她,说文革你举手赞成,平反文革你也举手赞成,什么你都举手赞成之类的。
[quote] [/quote]
罗格·多恩·烈海王
[quote] [/quote]
罗 格 多 恩
这张嘴脸,让人恶心,而又极形象地代表着中共,彻底让人打翻胃底,想忘记都不能,遗臭万年
麦克 回复 Deatholder 黑名单
死了?
我赞成👍
终于,她现在跟党走了,完成了自己的承诺

什么时候能带走党,申大妈在地狱里孤单,没有投票器了,紧急召唤党妈!
这只手留给习近平同志帮尼哥黑鬼谭德赛撸黑鸡巴用
判官:“判,将此妇打入十八层地狱,同意的请举手”片刻后“全票通过~”
终于,她现在跟党走了,完成了自己的承诺

阴曹地府多了一个投票机器:坚决拥护秦广王!
好人不长命,恶人活到91岁。

真实,因为既得利益者有钱养生啊
畜生东西。居然活到91。
但是是个好事。
去地府给她亲爹腊肉举手去吧,“同意滴举手!”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