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反对整体上同情上海疫情悲剧,暨我为什么坚定选择加速主义—中国人这时候想起要人权来了,你们凭什么

上海的悲剧现在正在时时上演。单独情景下看到视频里的人哭天喊地,焦急万分,我也会不由自主地揪心。可是,离开那些具体的镜头,我的心放佛就像一盆冷水从头浇下一样,彻底凉下来。

我不主张给作为整体的这个国家、这个民族以任何同情。

道理是这样的:因为他们大多数的苦难,都是通过自己嘴里喊的无数声万岁和伟大而自己招来的。电影《帝国的毁灭》里戈培尔在德国遍地焦土时说了一句话:德国人选择了元首,他们就要承担代价。
中国平日里,就有无数不公上演,无数弱者遭难,受害者的哭声不比这些悲剧事件里的人小。可是这个民族里的多数,面对这些不公和哀嚎时,底层人是麻木和庆幸,上层人是冷漠和嘲笑。这些在上海疫情中受苦受难的人,除了在人数和规模上更大、更集中之外,其实本质上和平日里在中国受到欺压、遭遇不公的弱者有什么区别呢?苦难、冷漠和无助本就是这个国家、这个社会、这个民族的常态,只是规模大小,集中程度高低罢了。

本来可能是会有人帮他们说话的。那些微博上的大v,那些在他们口中猪狗不如的公共知识分子,那些被抓起来、关起来的人权律师,像莫言、方方这种敢拿起笔写字,像贾樟柯、娄烨这种敢拿起镜头去拍东西的作家、导演,那些南方系报纸的记者们,那些为了自由不惜以命相扛的勇士,在这几年的中国成了什么?在全国上下大多数人眼里,这些可能会在如今这种困境里为他们说话、为他们争取的人,在没有发生这些苦难之前,在全中国大多数人眼里成了什么?公蜘蛛,牧羊犬,香蕉人,被美爹日爹强奸生下的野种,更多高贵称号我已经数不清了。在无数天天刷着抖音快手的上海年轻人眼里,有多少人支持割掉方方的舌头?

那么他们平日从未帮别人发声,支持公义,甚至连帮别人说话的勇士都被他们看做猪狗不如的恶棍,又凭什么轮到他们自己头上就想有得到别人的声援?

任何一个文明的国家和民族的进步,都是靠无数血和泪堆起来的,靠无数苦难和惨剧唤醒的。凭什么中国人就能躲得过?凭什么中国人天天给害人无数、杀人无数的独裁政权摇尾乞怜,对无数悲剧、不公置若罔闻、沾沾自喜,对邪恶又弱智的大独裁者奉若神明,然后灾难降临到他们自己头上的时候,他们却要获得真正文明、现代的国家里公民的对待?凭什么?

就凭这些受害者和他们的亲人们平时在看完新闻联播时喊共产党万岁喊的比纳粹党喊希特勒万岁喊的响?还是凭他们在看到欧美国家的议员们在议会里吵架、劳动者上街游行时,他们笑话外国人都是傻逼还是中国好时笑的欢?

凭什么?我只想问一句凭什么。凭什么对着独裁下跪乞食,对着不公庆幸、麻木,对着文明国家里的抗争和自由冷嘲热讽的民族,还要享受和人家国家一样的人道和公平?如果这种民族都能享受到公理和正义的照拂,都能获得人性和天理的庇佑,可以说是对无数文明国家里为了民主、自由、平等、博爱这些理念牺牲、流血、抗争的所有英雄莫大的侮辱和讽刺。

这个麻木和冷血的民族,这个大多数人都在靠山呼万岁和冷嘲热讽来苟且偷生的民族,又要怎么改变呢?不经历无数苦难,甚至于尸山血海,改的了吗?如果说改就能改,日本那两颗原子弹炸的就太冤了。


还在坚持对这个民族整体要有同情心的人,最后别忘了,去年三本变大专中游行的粉红的经典名言:请你删除油管上的视频,我们游行是为了一个公道,不是给你们机会让你们趁机抹黑党和祖国的!
64
分享 2022-04-09

59 个评论

中国的民主自由发展,就是靠不断的加速完成的,加速的越狠,就离自由越近一分。

中国先是被英国加速,结果有那么一小部分人开始尝试去理解民主自由。可惜英国人太绅士,只想着经济利益,加速太慢,大清晃悠了几下却没啥卵事。

这时候日本人来了,狠狠的一脚油门下去,中国人才知道自己是傻子,可惜日本人只要了台湾就走了,如果当时日本多占几块地方,中国就能多几个民主的所在。

要说总加速师还得属慈禧老佛爷,上来就对全世界宣战,这才把满清加速下台,不然呢?可能我们现在还梳辫子呢

不过说老佛爷总加速师,咱们太祖高皇帝就不服了。人家一上来就先图三年再图十年,最后碾平兄都顶不住了,这才有改革开放。

请问,如果没有以上加速大业的开创者们,中国人自己可能实现民主自由吗?现在的中国人和一百年前的中国人,有本质的区别吗?

加速的越快,中国人才能觉醒,光靠中国人自己是醒不了的,铁拳不砸到全是岁月静好。

所以,你的目标到底是不是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

如果是,你就应该支持加速主义,历史证明,不加速中国永远实现不了民主

如果不是,你只是想吃饱饭能上床就可以了,那你随意,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
德国人选择了元首,他们就要承担代价。

毛腊肉二百斤是一人一票选上去的?中国人有过选择权?索要选择权的人是什么下场?

这种论调跟谴责猪圈里的猪不能直立行走跳出猪圈一样诡异,明明是人驯化猪,把猪关起来,围观者却骂猪不努力。指望猪干嘛。

好逸恶劳是人的天性,多数支人吸收信息只靠土共喂,而土共又有地球顶尖的洗脑能力。七十年极权统治不是盖的,一个洗脑从娃娃抓起、审查举报无处不在、新闻自由度世界倒数的洼地,有多少人能越过高墙独立思考,并将思考完整表达出来。小命不被和谐掉都算幸福一生了。

猪当然是被宰才会叫,支人当然是自身利益被侵犯才发声,平时根本了解不到、也懒得理解那么多,有异见也没环境提。一整个城被封,支人才有理由团结起来聚众造反。越来越多人醒悟总是好的。
让我想起一个事:

支人在生殖站说核弹之下无冤魂,本质上就是在完美自嘲,它们没想过自己就算不反抗,起码也不能去支持暴政和极权。

然而无情的事实就是,这些支人自己还在拥护支鳖。

初看上海那些被关在铁窗里的饥民,我在想,要是鳖匪拉拢一派打压一派,事情会变得如何?

但事情远超我的想象,在如此饥饿的情况下,大多数的支人还是“认错的顺民”。(不是全部就是了)

我说这个完全没有讽刺和调侃的意思,相反,这完全是很严肃的想法:它们现在甚至连拉拢一派打压一派都不需要做了,直接全自动羊群。

我说你肉体不反抗嘛,好歹是保存有生力量不做坦克人的悲剧,连精神都被驯化了我是没想到的。

当年腊卫兵上台好歹还知道腊是给它们好处的。

(斗斗斗本质就是腊给它们画的阶级迁跃的大饼)

德匹下这个词挺残忍,但我依然会用。

因为我对我之所以还在墙内,也是我当年的愚蠢造就了我的德匹下。
这只是我自我救赎的过程
楼主说的蛮对,我以前是非常同情支持中国人,觉得中国人deserve better的。毕竟文革之后三年就出现了民主墙,六四、十几年来无数人权斗士民权律师,都让我看到希望。也非常理解中国人“不反抗”因为维稳开支那么大,反抗多难啊,只会进局子。
后来我看到赫尔松居民一大堆顶着子弹抗议的视频……就……人家那反抗冒得不是丢工作社死被拘留,那可是当场被杀的风险……更不要提缅甸人已经被屠杀掉多少还在奋力抗争了。相比之下中国人也不会想付出这个代价对吧,国内实在还没到那个今亡亦死 举大计亦死的程度。

唉又看到一个老农耕地被盛气凌人的防疫人员吼的视频……可怜的老农除了勤劳也真的没有做错什么…说中国人deserve it或许有些残忍冷漠了,但学什么也救不了中国人
加速主义反映了一种“改变不了就毁掉它”的绝望心情,就好比心智不成熟的小孩子在觊觎别人的玩具时抱有的心态一样。这份绝望感很少源自亲身经历的血海深仇,大多数情况下源于“自身能力不足”的无奈。中共不会害怕能力不足的反贼(它会享受这种优越感),也不会害怕恐怖分子(某种程度上它欢迎恐怖分子,因为可以名正言顺地加强管控)。中共只会害怕比自己优秀的人和组织,所以干烂了香港,接下来轮到上海。

不要被“国家”或“民族”的概念束缚住,它们都是政治家们为了各自的目的建构出来的概念。你如果深陷于这些语境中,妄图寻找某种身份认同,那么迟早有一天你会碰到使用其它概念划分人群的优越者,他们也会把你归为不可救药的那一半了。比如“白人/有色人种”、“精英/群氓”、“聪明人/蠢货”、“基因改造人/普通人”……
中国人永远不缺像楼主这样长篇大论吃人血馒头的。
社会理性和民主不可能通过仇恨来实现,是同理心和相互团结一起抗争才达成的。
所谓的加速主义没有任何建设意义,你以为习近平下台了,中国就民主了?民主是漫长的教育过程,开民智争取权利,不是你们这种人拍脑袋一想让别人来殖民就好了,思想不独立,行为就不会独立。
在上海各个小区看到了大家自法组织,照顾老小,上网抗争,而有些人恨不得这些思想的萌芽都死光光,只要有这样品行的人存在,哪怕中共倒台,上来的也是看别人不顺眼就要全部毁灭的人渣。
没有一个文明能通过自毁前进。有些人,到了民主国家,也只会看什么都百般不顺眼。别人没有政治积极性,你就恨不得别人去死?
一个国家是人组成的,如果投票时大部分人支持你痛恨的政党,你就觉得人权没有意义了?人权只是你的砝码?西藏香港新疆出事时同情,上海就是活该?为什么?因为上海支援了全国?照你的说法,难道达赖喇嘛那么多年求和平共存不是一种妥协?难道香港人回归时没有和中共妥协?难道新疆人听话被关不是一种妥协?指责受害者,你还不如做点实事,你做了什么?除了期待这些人都消失?
我看说的天花乱坠,不过是地域仇视套上了冠冕堂皇的加速主义。
民主政治是一种妥协,假如为了争胜负,连人性人权都放弃了,那你连人都不是,谈什么权利,不过就是绑架民众一意孤行的独裁者。
中国人吧,没脑子的总觉得自己被洗脑的狂热是对的,长点脑子又觉得举世皆浊我独清,你这种帖子,还不如关在上海照顾孤老的志愿者有人性,有理性。
每一个活生生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都有自己的选择,当你把一个又一个人,说成一个可以放弃的群体,你和让中国死一半的毛泽东没有区别,没有人性,只有输赢。
美国黑人争取人权,是团结了各方力量的,女权组织也在自己权利还式微的时候选择支持他们,其后才得到自己全部投票权,按照你的理论,黑人都做奴隶了,不如让当时哪怕现在都是白人精英社会都加速去死好了。
我在这个论坛,看到很多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搅浑水没有理性没有思考如同那种粉红出征的发帖,贬低物化女性,假如身在海外便以自己的精神反而洋洋自得,觉得自己精神上高人一等,实质上不过和中华民族几千年来自以为是的大老爷们没有两样,肩不能扛,手不能提,贬低女性,给别人扣上低等人”支”的名头显示自己精神上高人一等,从来不会去抗争什么,以侮辱同胞为乐,捧高踩低,指望着天降鸿运。
同情是不会同情的,
不过也不会像cltv那样魔怔到玩举报

记得以前何大妈说过,零几年国内还有ngo的时候帮助的一些维权人士,最后倒是容易出现那种反咬一口翻脸不认人的情况。。。。
一群贱民,哪怕之后因为经济崩溃切换成暴民模式,也对这个土地的未来没有任何帮助,不过是又一个轮回


中国只有贱民和暴民,没有公民和国民。
历史上,波兰人为了东欧巨变后的富裕和文明,付出了在波立联邦灭亡后近两百年的苦难和牺牲才摆脱了沙皇帝俄和普鲁士的荼毒。韩国现在的民主化社会,也是由一次次运动的流血抗争才得来的。
支那人以为自己靠躺平,下跪,就能不付出任何努力和抗争的情况下,获得更优渥更舒适的社会环境,这就是井底下痴人说梦的小民思想罢了。
尊严和自由,必须要靠牺牲和流血,以斗争来争取,没有任何国家的历史能够摆脱这一点,跪下来祈祷,得到的只会是永无止境的奴役,永无止境的无望。
墙内岁静的大众和麻木的僵尸早晚会为自己的自私和软弱付出代价,像破灭的纳粹德国那样经历翻天覆地的血洗。这一次死得人不会更少,因为需要清算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我作为一个普通人,只希望自己能够为值得抗争的东西而以身赴死,我希望能死在斗争中,而不是等着屠刀降临猪圈。
上海的悲剧现在正在时时上演。单独情景下看到视频里的人哭天喊地,焦急万分,我也会不由自主地揪心。可是,离开那些具体的镜头,我的心放佛就像一盆冷水从头浇下一样,彻底凉下来。

完全也是我的心路历程。甚至因为看了视频而做噩梦,梦到自己也被关起来了。

两年前为武汉的同胞受难而流泪,到现在上海,心已经寒透了。
>>就算冲出去也还是要回家住,只要还在支共国就逃不掉清算、连坐,监控无处不在,各种码管到你寸步难行。推上...


上海一小半人,一千万人上街,全国军队都挡不住。

当然,枪打出头鸟,凭什么我上街?那么问题来了,凭什么别人为你出头?

这就是活该二字怎么写。
前天看到一個人說,上海2千5百萬人。百分之一的人缺糧也是餓死25萬人的人道災難。
那25萬人憑臨餓死,也不要他們反共,就是衝到街上,各自求生也比餓死好啊。
目前看到的狀況,敢反抗的,別說25萬,有2千5百人可能就不錯了。
他們的下場就是各種視頻中被抓捕被虐打。這些人還值得救一下。

而其他的人是準備餓死也只會上網求救嗎?缺糧的肯定不只百分之一。
自己不拚命,要陌生人為他們憑命,然後自己做武漢敲鑼女嗎?
>>毛腊肉二百斤是一人一票选上去的?中国人有过选择权?索要选择权的人是什么下场?这种论调跟谴责猪圈里的猪...


不說別的就說上海,網上求救的人為什麼自己不去衝共匪的封鎖線。不和同小區內的人一起抗爭。不就是自己不付代價,想別人幫他們送死?然後自己再感恩共匪。是的,中国人沒有選票。但他們不是選擇去抗爭,是多數選擇站在權勢的一方,到被權勢打壓就叫旁人為自己出頭,並且由旁人支持對抗共匪的代價。
>>就算冲出去也还是要回家住,只要还在支共国就逃不掉清算、连坐,监控无处不在,各种码管到你寸步难行。推上...


衝出去也不是一次過就能推翻共匪,但首先是保命。不餓死,不會缺醫療死。
共匪殺不光所有人,不衝就等著在這個大監獄餓死。
衝了大部份人都能活下去,最多關共天。不幸的少數會被重判,極少數可能被殺。
但一點風險也不肯承擔,光想著在網上叫苦。讓別人衝封鎖線後給自己送食物,送藥?
那的確不是正常人,這種生物死了活該。
中国人总爱说别的国家不好好防疫躺平了 难道不是中国人自己一代一代人躺平了才造成了当今的平行世界和每天上演的悲剧 老年人病死饿死确实可怜看着难受 但是他们年轻的时候选择了躺平 没有为自己和后代争取自由人权没有反抗 现在他们自己无脑相信的政府掐断了他们的活路让他们去死 这能赖谁 现在的年轻人也继承了同样的躺平传统 尤其是疫情开始之后 两年间中国人选择一步一步的交出更多的自由权力 表现出可笑的新冠恐惧症 变得越来越巨婴 面对着饥荒多数人也只肯抱怨只想跪求 一切如他们所愿
我親戚就在上海,雖然愚蠢到相信川普和郭文貴是救世主,也沒蠢到信共產黨。他關注維藏人權,致力於策反身邊歲靜,捐過錢和物資給海外慈善NGO,現在也被上海封在家裡動彈不得
我看平時不知道在哪裡幹什麼,每逢什麼時事在品蔥上喊幾句蜘蛛該死屠光支那的各位比他麻木多了
反正不管你们做什么,几个月之后又是“感恩共产党”
>>同理心有什么用,还能哭死董卓?

同理心当然不能哭死董卓,但能让王允在李傕郭汜面前不会那么狼狈。毁灭一样东西很简单,问题在于谁来重建?谁愿意和“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加速主义者组成共同体?
我只是不希望一刀切,这样和共产党没区别。给予清醒的人和不愿意同流合污的人和那些向往民主自由而无法肉翻的人仁慈,他们的出生不是他们选择的,他们没有必要受到同等的迫害。
其他的即使是被洗脑的那些,

确实不值得同情,农夫与蛇不是已经告诉大家,泛滥的同情会招来自身的破灭、不说把这些人全部扑杀,离得远点总不是件坏事。

还有确实元首是德国人选举选出来的,所以德国人要负责,但毛不是选举上位的。这个不是中国人的锅有一说一。
經過武漢人討伐方方日記作者、看到鄭州水災時,一群民眾把外國記者圍起來搶攝影機,還有什麼「不要給外國勢力遞刀子」這種話流行起來後,我就覺得這個民族被怎麼對待都是自業自得了。烏克蘭戰爭和美國日本可以說是有牆在阻擋真實消息,或是中國新聞洗腦太厲害等,武漢肺炎疫情、水災淹死人和各種事情都發生在他們身邊,這還能被蒙蔽,繼續吹捧或沉默,那不割他們割誰呢
>>能力足的,要不就是被招安现在正在大礼堂坐着呢

真正优秀的人是无法容忍自己效忠于一群酒囊饭袋的——除非他/她立志于从内部瓦解中共。

>>因为失去秩序的情况下,不平等就拉平了

完全正确。加速主义者的隐秘欲望使他们成为了共产党最佳的统战对象。
猫舌 🤬不友善用户 回复 JackBauer
已隐藏
这正是我们团结朋友的好时候,怎么能主动分化呢?
我声明我本人无比同情上海人的遭遇。
各位克制一下情绪,不要被网警煽动了。
中国人对西方人是一种怨恨,因为真正的正义之人看到中国这种国家都会想着怎么把中国政府赶跑然后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地方,这是中国底层人和西方人默认的契约: 我做你的血汗工厂,你帮我颜色革命救我于轮回。然而西方人没有那么急公好义,中国人自然认为他们违背了契约。这是潜藏在内层的社会逻辑
看到标题就是一个好。支内陆类人型生物平时笑话“皿煮滋油”(民主自由),被锤了也不懂凝聚力量反抗,等事态过去又是一副岁月静好。这种类人型生物群,不受难谁受难?
说的好!应该大封,多封,用核动力来封。封的贱民哭天抹泪,家破人亡才好。只是苦了里面的反贼了。
>>不說別的就說上海,網上求救的人為什麼自己不去衝共匪的封鎖線。不和同小區內的人一起抗爭。不就是自己不付...


就算冲出去也还是要回家住,只要还在支共国就逃不掉清算、连坐,监控无处不在,各种码管到你寸步难行。

推上有不少上海人聚众突破小区封锁的视频,然并卵,共匪屠支从不手软,上海已经军管了,九亭小区的暴动视频里有军警枪声。

支共的教育就是宣扬仇恨和社达,鼓励底层举报互害,这种环境注定出不了几个正常人,也很难做出实质抗争,但我觉得是教化的结果,归结于中国人基因不行就跟共匪站到一队了。
这是比较合适的同理心。如果有渠道,我倒是希望给上海灾胞帮帮忙。但是其实质是和广岛长崎的招核居民没有区别的。你没有向法西斯说不,那么法西斯就会驱你为奴。

所以,揪心的同时也知道这是蜘蛛自己招来的恶果。但是生活中要是见到饿肚子的蜘蛛,我照样帮他买饭吃。
好,
问题是上海那些被锤的人里也有反贼啊。
在这加速跟助纣为虐没区别啊。
你问他们为什么不反抗?何不食肉糜………  共产党是吃素的吗?怎么反抗啊?学杨佳进警察局吗?
>>上海的悲剧现在正在时时上演。单独情景下看到视频里的人哭天喊地,焦急万分,我也会不由自主地揪心。可是,...

虽然没有去看视频,但同感。
坐标上海,老师给我们开班会,一直在疯狂的暗示:“不要想着去改变,无脑感恩戴德就行了。”

现在才理解了一句话:“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希望和我一样的支人越来越多。
>>加速主义反映了一种“改变不了就毁掉它”的绝望心情,就好比心智不成熟的小孩子在觊觎别人的玩具时抱有的心...


难道葱友还能跑去上海替他们冲卡阿? 同理心有什么用,还能哭死董卓?扎波罗热换回的战俘接近2成是女兵,天助自助者。阿富汗男人去扒美军的飞机,那么你丫活该老婆孩子落在塔利班手里。
>>楼主说的蛮对,我以前是非常同情支持中国人,觉得中国人deserve better的。毕竟文革之后三年...


俄军在赫尔松镇压游行的时候用的是橡皮子弹。说明俄国占领当局想好了要如何镇压平民抗议的。
支持多死一些奴才,他们是共匪统治的基石。
>>信郭文贵至少现在没饿着吧,伊维菌素吃完应该也没阳吧,疫苗也没打,和品葱比还不够人生赢家么?

餓怎麼說呢,屯糧是屯了些,但都屯肉類,菜類都沒有。我之前說屯些罐頭啊乾糧啊什麼的,淘寶上買些日本防災食品可以放很久,他說『那種東西能吃啊』,本來就無肉不歡的人我也就懶得多說。現在沒淘寶可用了。小區發菜是有發,準確的說是買,很貴還沒得選,可能買回來就一袋馬鈴薯什麼的。上海人不吃馬鈴薯,頂多切成絲配菜吃。被味痴UK毒害了的我說這還是不夠餓,真的餓了馬鈴薯還能是主食呢
那位是支,是蠢。也的確比吃綠化帶的那些人要日子好過一些。但論麻木,不算那麼麻木
hermione377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我親戚就在上海,雖然愚蠢到相信川普和郭文貴是救世主,也沒蠢到信共產黨。他關注維藏人權,致力於策反身邊...

信郭文贵至少现在没饿着吧,伊维菌素吃完应该也没阳吧,疫苗也没打,和品葱比还不够人生赢家么?
赞同不值得同情。

但不同意加速主义。加速主义导致中共垮台后,还是同样一邦人,同样的价值观和思维模式,仍然建立不起文明社会。只会带来更多的苦难。
支那抱予任何同情,換來的就是留島不留人這種話
>>你以为毛腊肉和土共的成功是“强加在中国人头上”的?在当初有选择的时候,是哪国的知识分子们不顾一切冲向...


又在骂猪而无视养猪人。幼年中共打的是自由民主的旗号,信誓旦旦要消灭国家,实现没有剥削的共产主义社会,水深火热的屁民当然被唬得团团转,恰恰是爱国爱民的理想主义者才会被骗到延安。日本人还信过“大东亚共荣”呢,难道现存的全体日本人也是该灭种的贱畜?
>>毛腊肉二百斤是一人一票选上去的?中国人有过选择权?索要选择权的人是什么下场?这种论调跟谴责猪圈里的猪...
你以为毛腊肉和土共的成功是“强加在中国人头上”的?在当初有选择的时候,是哪国的知识分子们不顾一切冲向延安?又是哪国人自动武装包围苏联?今天一切的一切,都是选择的结果,因果循环而已。
bunstopat2022 新注册用户
同感
現實是就算上海原生1000萬人每個反共也不見得可以獲得自由
支那可以從各種賤畜地區分流低端人口進入上海沖來改變人口質素及結構
即使原生上海人自愛自重建立起良好民族信譽也是於事無補
事實上上海人反不反共倒是其次 那怕是法西斯也要獨立才能有機會解脫現狀
只跟文明人口來往斷絕與賤畜交流才是重要目標
什麼是賤畜地區 舉個例子可以看看支共起家時候的軍隊人口省籍
六四大屠殺的軍隊人口省籍 佔比愈多愈賤畜 如此類推
當然中國人對中國更熟悉可以自己舉一反三用各種事例去製作賤畜分佈概念圖去排斥分隔
glue20 🤬不友善用户
没有什么加速主义,只有更深的坑.
achenxincaowo 🤬不友善用户
已隐藏
其實古人一句話己經很好概括了這話題:「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有必要這樣爭論嗎。
>>上海一小半人,一千万人上街,全国军队都挡不住。当然,枪打出头鸟,凭什么我上街?那么问题来了,凭什么别...
主要还不够疼
老實説,大部分現在還能網上發聲的人連 言論自由 的定義都搞不懂,我更不指望他們知道人權是什麽

現在的感想是,感謝上海給我們做了示範,不愧是全國信息和經濟最發達的地方(香港不包括在大陸裏),讓所有其他大小城市的人都知道,災難到自己頭上之前該做些什麽準備工作
還是那句話

你千萬不要對這個國家的人們抱有太高的同情,他們自身所承受的屈辱和苦難,多是他們應得的。
索多瑪被上帝毀滅如是,上海的人的選擇如是

我能做到的就是不落井下石,已經是最大的仁慈
事情是这样的。
我们要保障人权。
这个人权当然要保障正常人的人权。
同时呢、在保障了正常人的人权之后,支那人的人权很自然的也得到了保障,这个才是文明社会。

是、支那人什么都不做,白送给他文明自由。可能有人不爽,但这个其实无所谓的,清算掉该清算的,让沉默的大多数支那豚沾沾光无所谓的。
并不是说支那人就不配人权了。

现在的问题是,正常人和支那人都没有人权。并且在可见的未来大家一直都会没有人权。
现在不管你做什么,大家就是没有人权,今天帮了支那人吃饭,明天大家还是没有人权,甚至还会回头侵犯我好伙伴的人权。
那、没办法嘛、支那人就接受命运呗。

————
至于「德国人选择了元首,他们就要承担代价。」

支那人确实会、也正在承担代价,但是承不承担代价、和支那人到底配不配人权完全是两码事。
>>谢谢你表达感同身受朋友。若在墙内,劝备好资源和应急物品;若在墙外,祝生活顺心,身心安泰!


谢谢关心😁
我和我的老公正好在疫情前回了法国,然后看到武汉的情况,就放弃了国内的一切,在外面重新开始啦!
只是现在即使看到墙内的惨状,还是会做噩梦。我前两周倒是也劝墙内的朋友囤物质,尤其是上海的朋友,他们都说没事,我也没话说了。
你也是呀!
>>上海的悲剧现在正在时时上演。单独情景下看到视频里的人哭天喊地,焦急万分,我也会不由自主地揪心。可是,...


谢谢你表达感同身受朋友。若在墙内,劝备好资源和应急物品;若在墙外,祝生活顺心,身心安泰!
人道主义精神同情是应该的。但我也主张铁拳不要停,一停就找党妈要奶喝,大力锤,锤到绝望自然醒。
>>衝出去也不是一次過就能推翻共匪,但首先是保命。不餓死,不會缺醫療死。共匪殺不光所有人,不衝就等著在這...


属实离谱🤣我也不能理解被锁在家里还心系支那安危,发点物资就感恩戴德的生物,到底是要挨多少铁拳才能摆脱奴性。
首先恭喜楼主。

既然自己开始接受真实(不仅仅是看得到),那么就向真正脱离苦难迈出了真正的第一步。

不用去想什么「舍不得」、「不道德」之类的,那些只是乌合之众逃避真实的借口罢了。

真正走出来之后,你会发现原来自己一直沉在深深的沼泽里,还要天天孜孜不倦为沼泽找尽借口。
猫舌 🤬不友善用户 回复 JackBauer
已隐藏
轮到自己时呼天嚎地,武汉沦陷时他们说风凉话。就得这样一批一批的收拾这些不值得同情的家伙。
我完全同意。我对这些平日里支持纳粹政权,自私自利的利己主义者没有丝毫同情。支持加速,支持无限期封城。天天嚷嚷共匪万岁的粉蛆既然选择了服从那就要承担后果。自己饿死了,没准还觉得很光荣,自己为了祖国牺牲了呢。
>>加速主义反映了一种“改变不了就毁掉它”的绝望心情,就好比心智不成熟的小孩子在觊觎别人的玩具时抱有的心...


你算了吧,能力足的,要不就是被招安现在正在大礼堂坐着呢,要么就是手握各种绿卡跑路海外了,加速党干的就是暴力不合作运动,即使能力不足,如果能让足够多的韭菜同归于尽,一样能实现目标,因为失去秩序的情况下,不平等就拉平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