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张文宏表示北京疫情可防可控?

https://twitter.com/shijianxingzou/status/1272330091125780481?s=19

新神诞生?https://i.imgur.com/1sRxL65.jpg
香港记者张XX采访张文宏:

    记者:张医生,你觉得北京最近爆发的疫情会怎样发展?
    张医生:可防可控。
    记者:中南海不会受到影响吗?
    张医生:当然啦。
    记者:那为什么这么早就下结论了,疫情有没有瞒报的可能呢?

   (张医生看向不远处的新闻发布会主持人赵立坚,赵立坚回了个白眼)

    记者:国外呢最近发表了一个报告说呢……呃……北京会透过一些渠道去影响、干预疫情信息的发布,你对这个看法有什么回应呢?
    张医生:没听到这个说法。
    记者:是彭培奥说的。
    张医生:彭培奥……你们媒体千万要注意啊,不要“见着风,是得雨”啊。接到这些消息,你媒体本身也要判断,明白这意思吗?假使这些完全……无中生有的东西,你再帮他说一遍,你等于…这个东西…你...你也有责任的。
    记者:张医生,现在你们就是说疫情可防可控呢,会不会给人感觉就是可能又要瞒报了、是不是上级的定调呢,张医生?
    张医生:没有……没任何(瞒报)的可能。都是按照卫建委的……按照疫情上报机制、按照传染病信息管理规范——去公布……
    记者:但是你们有没有可能……
    张医生:你一……刚才你问我啊,我可以回答你一句“无可奉告”,那你们又不高兴,那怎么办?
    记者:那张医生……
    张医生:我讲的意思不是上级已经定调可防可控。你问我北京的疫情会怎样发展,我当然说可防可控。我就明确给你告诉这一点。
    记者:张医生……
    张医生:我觉得你们啊,你们我感觉你们香港记者还要学习一个,你们需要学习一下习主席的'四个自信'。你们毕竟还 too young(太年轻),明白我的意思吧。我告诉你们我是身经百战了,见得多啦!啊,哪个级别的媒体我没见过?媒体他们——你…你们要知道,CCAV的记者,啊,我跟他们谈笑风生!!懂我的意思——识得唔识得啊?(懂不懂啊?)
    张医生:唉,我也给你们着急啊,真的。
    张医生:你们今日……我以为……遍地……你们有一个好,不管哪里出现疫情,你们比我们医生啊,知道得还快。但是呢,问的问题啊,都 too simple(太肤浅),啊,sometimes naïve!(有时很幼稚!)懂了没啊?
    记者:那张医生,你觉得……
    张医生:识得唔识得啊?

    (一片嘈杂声)

    记者:但是能不能说一下为甚么现在就能下结论说北京疫情可防可控呢?
    张医生:我很抱歉,我今天是作为一个医生,跟你们讲的。我不是新闻工作者,但是我见得太多了,我……我有这个必要啊告诉你们一点,医学的经验。

    张医生:我刚才呢……我刚才我很想啊,就是我每一次碰到你们我就讲,中国有一句话叫“祸出口出”。我就什么话也不说。就是最好的!但是我想我见到你们这样热情啊,一句话不说也不好。所以你刚才你一定要——如果你们报道上有偏差你们要负责的。我没有说要已经定调可防可控,没任何这个意思。但是你问……你一定要不得要问我…北京...疫情怎样发展。会不会爆发?那里可是北京,我们怎么能说疫情不是可防可控的呢?

    记者:但是如果说疫情有瞒报的可能性?
    张医生:对不对?
    张医生:欸,疫情上报也要按照上报的机制啊,对不对?要要……要要按照卫建委的……当然,我们医生的诊断也是很重要的。卫建委……卫建委是属于中央……国务院的组成部门啊。啊?我们相信中央是不会瞒报的!
    记者:但是呢……
    张医生:明白这个意思吧?

    张医生:你们啊,不要想……喜欢……这…欸弄个大新闻,说现在已经定调可防可控了,再把我批判一番。
    记者:不是,但是呢就是……
    张医生:你们啊,naïve!(幼稚!)
    记者:但是呢就是……

    保安人员:好好好OKOK……

    张医生:I'm angry!(我生气了!)我跟你讲,你们这样子啊,那不行的!

    张医生:我今天算得罪了你们一下!
Kirito2022M 所謂支國,便是低配納粹,山寨蘇聯,魔改北韓。
有一說一,這倒是沒瞎說。
支共可以不管任何地方,不可能不盡全力管好北京。
換命嘛,醫療資源往北京集中,其他地方有疫情一概緩一緩,北京怎麼也不可能第一個死。
八十國聯軍還沒來,北京就死在病毒上,這種好事我等反賊還是夢裡樂呵樂呵就好。
Maru 求知
其实赵姥爷在北京,你说可防可控我倒是信的。就怕赵姥爷反应过度,这种时候就该展现体制的“优势”,“集中力量办大事”把全国的医疗资源都往北京调运,然后北京守住了北京周边全部开花,形成病毒包围北京的情况。然后大量周边感染者前往北京希望能得到救治,北京把人堵在外面之后人民暴乱企图冲击北京的封锁线,维尼一气之下从周边调来坦克碾压患者。
肉食者鄙 自由之花需用习近平和共产党的鲜血浇灌。
忽探子来报:“武汉肺炎自新发地起兵,用长竿挑着进口三文鱼,来中南海前大骂搦战。”
庆丰帝包曰:“谁敢去战?”
京兆尹菜齐背后转出丰台骁将周宇清曰:“小将愿往。”包喜,便著周宇清出马。即时报来:“周宇清与武汉肺炎战不三合,被肺炎斩了。”众大惊。太医院院使马晓伟曰:“吾有上将张文宏,可斩武汉肺炎。”
你葱药丸 ? 共要反,舔美犬更要反。
参考之前吉林和黑龙江的二次爆发,中共处理二次爆发已经有了一定经验,基本在3周内就控制住了。

这次爆发地点是在赵家人云集的京城,中共的专家必然严阵以待拱卫中南海。北京的医疗资源应该也顶得住。所以北京在两三个星期到一个月内控制住是可以期待的。

但问题就在于北京周边的地区,这些城市未必顶得住。已经有北京的关联病例出现了。这些地方一旦沦陷就是整个华北沦陷,到时候反噬过来北京也难自保。
革命児 喜欢吃Cos小熊维尼的八板神奈子做的庆丰包子
之后神奈子是不是又要说,牠一边在宁夏深情凝视诹访子冬眠醒来时钻出地面留下的天坑,一边“亲自部署、亲自指挥,多次召开会议、多次听取汇报、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及有关部门制定周密方案,组织各方力量开展防控”。
谢玉阳 那宪法就比天大嘛?
习主席溜了溜了,当然可防可控。

几天前人家就去宁夏了,离梁家河挺近的。
清风宝地 庆丰包子通商宽衣每天游泳一千米,岿然不动坚定不移人均总值八千万,老人粘养疯狂宇宙大海掀翻小池塘,金科绿玉一使气指头上三尺有神明,撸起袖子满脸喷粪十里山路不换肩,精细精肾冰棒外交今后都得拉清单,萨格尔王妄自尊大敢同毛尸争高下
有可能翻车,也有可能控制得住。北京的检测速度和强度还是比较靠谱的,而且大部分人都恐慌,会自发去检测,注意防护。翻车的话,可能就是人早就被感染了,有可能已经离开北京,或者住在京郊,每天上下班坐八通线转1号线地铁的人,还有无症状感染者因为没症状所以掉以轻心,还有那些爱遛弯的超级传播者,还有那些从新发地垃圾站捡丢掉的海鲜蔬菜的大妈大爷们。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不管誰說話,總之對比著看,按照最悲觀的路線走就好
本來鐘南山說吃點中藥就好,張文宏說口罩距離洗手都要做好,就听後者的
現在張說可防可控,別人說第二波要來了隨時可能失控,就听後者的
膽子小一點才不會死太慘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对于这样一个宁可把你饿死也要实施禁足的国家,可防可控真不是个笑话。尤其是武汉肺炎明显没点出鼠类传播,那就更容易了。
至于说禁足害死的人会不会比肺炎更多,那是不需要考虑的。
现在有经验了,北京这个疫情起不了浪花
东北都搞定了,北京还搞不定么。
蔡奇都要倒霉。
dignity a being worthy of human dignity
在失防失控之前自然都是可防可控。
可防可控也随时可以变成失防失控。
没什么不对的。唯物主义辩证法就是这么胡搅蛮缠。
習饅頭 包子离不开面呀

 萨格尔离不开王 疯狂宇宙离不开小池塘 习近平思想是不落的太阳
老年人喜欢终南山
年轻人不喜欢
所以特别安排了张文宏
已隐藏
就冲这句话,北京人(或者是北京周边的人)恐怕又要变成代价了,不知道他们还未来有没有“正确的集体记忆”。
另外,牲诞节快乐!
雨墨心言是歌蘿 最愛的遊戲被中共武漢肺炎毀了,只剩品蔥能讓我緩和憤怒吧
可防可控這詞我都看到PTSD了
才不要變成討論呢😒
聽說維尼今日大壽
这话都是套话,听个心里安慰。
当然可防可控了,任何事都可防可控
但是防不防得住,控不控的住呢
我看北京就是下一个武汉
庆丰自挂东南枝 自由就是能够回答“108×83”
其实这玩意,进方舱等死也是可防可控,有一说一学朝鲜给一枪毙了,也能控制下来...
 雖然可防可控這句話在年頭的武漢是個笑話

現在這個時間點在中國不能算是笑話

而且是在京城底下

這貨一開始說的話都算是很開明,換黨員下去

現在不知道有沒有被招安,但現在他吹的京城可防可控,的確是真實可信

天龍人之地都不可防可控?

你是搞笑嗎? 必要之時全關起來,而且只要沒人能靠近天神人的中南海的話,的確可防可控
一切以维稳为第一要务,都是党的咽喉,这种时候还是民间传的消息靠谱.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