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跃进的时候就没有党内人士质疑吗?

亩产万斤,肥猪赛大象什么的....

那时老百姓就读率低,相信情有可原,可是党内读书人不少,这种消息怎么可能有人会信?
王匪沪宁 沉默的大多数
资料来源:墓碑

1959年11月,信阳地委书记马龙山派基层负责官员张福宏去搞包产到户试点,庐山会议之后,全国上下抓“小彭德怀”,马龙山为推卸责任说搞包产到户是右倾行为,张则说搞包产到户是马说搞的,结果张被轮番批斗,三天三夜毒打不给饭吃,活活饿死。

1959年9月,信阳地委书记开会讨论今年粮食产量,大家先报500亿斤(。。。)后来修正为72亿斤,仅张树番一人认为实际产量30多亿斤,最多不超过40亿。

信阳地区的实际产量是多少呢?当年发生旱灾,实际收益一说32亿,一说28亿。张坚持说法被路宪文认为是右倾,遭撤职查办,原本的征购任务按照72亿斤的标准被中央定为10亿斤,本地官员为完成超额征购任务,连搜带抢挣够了16.6亿斤,谁要是说没有粮食就是向党进攻,生产组发生乱斗、乱关、乱打现象,打死、打伤、扣粮、自杀者不计其数。

信阳仅存的粮食还不够全区半个月,最终导致大量饿死。经中央调查组查明,全区非正常死亡105万人,大部分饿死。

张树番回忆录:路宪文后对张说:“听说你对粮食产量有意见,为什么不找我谈谈呢?”

张气急败坏:“不是你当时说我反瞒产私分不够,反而拿了700万斤粮食去给农民吃吗?对我的批斗不是你安排的吗?我还找你谈什么?”

路无言以对,中央调查组的人说“行了,我们都知道了,给你平反,不要再说了。”

四川的反右倾为全国之巨。

两年所谓反右倾运动中,揪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官员六万多名,凡质疑粮食产量等均中招,批斗手法包括坐喷气式、毒打、跪砖头瓦片、脱光游街、剁手指、点天灯、扣饭等,非正常死亡无法计数。

有几个还敢说实话?
毛那时候搞超英赶美,底下人当然是拍马吹嘘了,而且上面去视察下面也全是表演,就和现在一样,中共因为一党专政黑箱政治,也无自由的媒体报道,各阶层之间是割裂的,真实信息是受阻的。
朝鲜战争真的是为了帮朝鲜吗?大跃进真的是为了赶英超美养出比大象还胖的猪吗?大鸣大放真的是为了让阿猫阿狗对衙门指手画脚吗?

苏联的集体化农庄改革是1928到1934年,而大跃进是在将近三十年之后的1958年开始,如果说是为了仿照苏联的话不可能看不到这么做的后果也就是乌克兰的饥荒。但是那个时候建国不到十年,有太多的闲杂人等需要被消灭了,地方的中央的,借着各种伟光正的名头搞人再正常不过了。

中共的很多政治运动只是为了排除异己稳固统治而已,和这些运动具体的内容是什么关系不大。
Magotan2020 观察 Communism is bound to die.
当然有,而且很多,农民一开始被逼把自家所有铁制器具上交,然后拿到放在稻田里的土坯炉子里炼,根本熔不化,田里庄稼也没人管,不准种田,只准去村里人民公社吃,一开始有饭,后来成粥,再后来成米汤,1960年旱灾来临,农民们没有任何粮食可吃,连明年的种子也吃了,然后只能开始吃树皮、观音土,饿殍遍地,但还是敢怒不敢言,张志新说真话了,批评老毛的做法,结果被关进监狱,天天挨饿挨打,最后神志不清,拿馒头蘸自己的例假血吃,最后去刑场路上防止她叫口号,直接割喉。毛真是畜生不如,惨无人道、灭绝人性、丧尽天良、荒淫无度,中共居然把这种人渣供起来让人瞻仰,邪恶程度可见。
广东农民 都來吃包子
大躍進放衛星,全黨都知道是假的。連毛本人都知道。回憶錄裡面描述,毛的秘書田家英問他:你本人也是種過地的,你怎麼會相信畝產萬斤這種話?毛回答是狡辯:連大科學家錢學森都說有可能啊。
毛其實是仿效趙高指鹿為馬的故事,用畝產萬斤的話題來測試群臣對他的忠心度。
他對提了一點意見的彭德懷放了話:反對大躍進就是反對三面紅旗,就是反黨。
這樣一來,誰說實話就是準備做反革命。在土共那個痞子堆裡面,基本生存的技能就是牆頭草。
其實毛心理很清楚彭德懷是個粗人,對他沒有什麼威脅。如果大家有興趣去找彭德懷的萬言書的原件看,上面99%都是在拍馬屁。只要百分之一的地方提了一點意見。毛要維護他是我黨真理化身的教宗身份,容不得別人對他有半點的懷疑。
大跃进是效仿苏联对中国进行社会主义集体农庄化改造的一部分,那时候政策部门基本掌控在黄俄匪谍派系手里面,🐱一是自己不懂,二是不敢和苏联闹翻,所以也就默许了。但这并不代表他支持或者不支持,对于马基雅维利主义者来说,一切都是动态的,什么最符合自己利益就支持什么。谁曾想苏联通过集体农庄完成了原始资本的积累,而桂枝通过大跃进造就了数千万白骨,再次充分说明了东亚的洼地属性,天花板低于黄俄的地板
Joshua 自由之地即祖国
毛出生于富农之家,即便农业知识贫乏,对一亩地能产出多少斤粮食还是有一个基本概念的吧,像亩产万斤这种一戳就破的谎言还能大行其道,只能说毛单纯在享受因为自己的英明决策让中国日益富强的成就感。

你也可以说太子变成挂炉烤鸭后毛的精神状态出了严重的问题,既然没办法家天下,那这个国家是好是坏就无足轻重了。它就是要变着法折腾这个国家,然后亲眼看着这个国家的人民受苦受难却又要对它歌功颂德的丑态,借此取乐。
圣锹游侠 中共还活着,每个人都有责任
你应该问的是有没有人信。
就是傻子都不会信!
但是如果你说我不信,这是假的,那就是在打老毛的脸,也是在打所有谎报产量的官员的脸。那你就死定了。
老毛就是裸体皇帝,偏要炫耀自己的漂亮衣服。省级干部们,就是给他做衣服的裁缝。
你猜猜小男孩最后怎么样了。
这个就是名字 自由并不免费
你的简介里面不就有答案了,没有真理,只有立场,敢反对大跃进的通通被打成反党反社会主义了
亡共进行时 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打江山就是打人民。
毛泽东就是最大的真理,你不服早被人举报打成反革命,反毛主席了,你还质疑啥呢?你就是让理客中的智慧小粉红穿越去大跃进时代,他也不敢继续装理客中,只会伪装狂热的红卫兵了。
老胡的大哥_胡BB 大家好!我是胡的大哥,老胡舔的越嗨,我越高兴!!!
当然是没人敢唱反调,就连从美国回去的钱学森都从科学角度去验证亩产万斤理论存在可行性。钱学森当然知道在这个荒谬的年代是没办法唱反调的。
红色江山代代传 社会主义的接班人都得给老子死
56年的大鸣大放 和57年的反右 早把这些人 吓怕了,谁还敢发声?
愿意相信他想相信的东西,我记得当时还有一个报道,有人说是真的吗,于是就去现场验证,组织农民把别处的稻子挪到这个稻田来,那个来验证的人看了满满的稻子,把鸡蛋在稻子上面滚,结果鸡蛋都不掉下来,很满意,觉得是真实的,现场验收,亩产万斤,于是上报毛。
你看,这些人都去现场调研了,亲自验证了,毛听了亲信的报告,很开心。
质疑的人听到皇上都信了,如何敢说,说皇上是傻逼么。当然也有质疑的人,但是又没有weibo可以发,谁知道这些小人物说了什么。
oeirjsd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的
想知道为什么?呵呵,这个视频可以解答你想知道的一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GqSmHtJRTE
LiveLong 江山带有人才出,一代新匪换旧匪
因为事实没那么重要啊

对我有利益立场帮助的假消息我根本没兴趣反驳,反而很有兴趣传播,这点哪怕美国民主党共和党大战,双方阵营内的人都不知道出现多少次了

反贼和粉红都有,只是程度区别

哪怕著名的光荣革命,各种詹姆斯儿子不是他亲生的这种消息不也是传得起劲

大跃进死的倒霉的又不是党内当权派

反而某些当权派可能权势更稳固了,当然也有别的派系借机打击他迫使他不得不稍微搞一搞我匪的内部批评,但是这总是有限度的

现实政治第一要点是认同,也就是划分阵营、区分敌我,提出这种问题的人第一要点都没学好
不管文凭有多高、脾气有多爆,毛蜡肉动动手指就排除了舔苏派张闻天、战狼派彭德怀右倾机会主义路线反裆集团的干扰。
最后的吐火罗人 油和酒不可糟蹋。
之前听毛粉说:毛本身就质疑大跃进数据太高,好像还有证据
大跃进为什么北方死的人少,长江流域饿死那么多,那个时候有大量的上海孤儿被运到北方收养,23魔方基因论坛天天有那个时候遗弃的北方人到上海、苏南寻亲。
1957年就反右了,1958年还反右“补课”了,加上“插红旗,拔白旗”,还有谁敢说个“不”字。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观察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黨內的反對派(大嗚大放、反右)都被打倒了,定於一尊(毛澤東 習近平),誰敢質疑打倒誰

你今天也可以在公開場合或是網上質疑武漢肺炎或疫苗,看搞不搞你?

史太林上台後扳倒了托派,希特拉上台後封殺德國共產黨和社民黨
貌似这么多“葱友”没有几个人知道“庐山会议”的,个个答非所问,下笔千言,离题万里;
“葱友”们的历史知识貌似都不怎么丰富,夸夸其谈倒是很在行,不过说得越多,离题越远,简直是让人可发一笑。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真要有明白的人 在反右和土改的时候就明白了,能活到这时候早就学“聪明”了 和总路线一起摇摆了
Meltdown 反党->反国->反中->反华
王小波《积极的结论》:

我小的时候,有一段很特别的时期。有一天,我父亲对我姥姥说,一亩地里能打三十万斤粮食,而我的姥姥,一位农村来的老实老太太,跳着小脚叫了起来:“杀了俺俺也不信!”她还算了一本细账,说一亩地上堆三十万斤粮,大概平地有两尺厚的一层。当时我们家里的人都攻击我姥姥觉悟太低,不明事理。我当时只有六岁,但也得出了自己的结论:我姥姥是错误的。事隔三十年,回头一想,发现我姥姥还是明白事理的。亩产三十万斤粮食会造成特殊的困难:那么多的粮食谁也吃不了,只好堆在那里,以致地面以每十年七至八米的速度上升,这样的速度在地理上实在是骇人听闻;十几年后,平地上就会出现一些山峦,这样水田就会变成旱田,旱田则会变成坡地,更不要说长此以往,华北平原要变成喜马拉雅山了。

一个农村老太太都能明白的常识,匪共高层一大堆农村出身的泥腿子能不明白?但是既然党中央发话了,党员干部们就只能在党性和人性之间做选择了:不识时务选了人性的就统统变成了反党分子(譬如彭德怀)。
rabbitisme Freedom is not free
我在想,土改,肃反,反右扩大化,大跃进,文革,自然灾害。。。这一系列的整人运动搞下来,基本上有良知,敢说话,甚至有点想法,不同意见的人都被层层斗争整死了,逃得过一个逃不过下一个,这样剩下来的基本就是高呼万岁的了,所以其实我们这些人都是高呼万岁的后代,就算后面变异出一些有良知的人,那根据基因和家庭环境粉红,犬儒,利己主义也还是占了大多数。这么想想还真是绝望啊。
侥幸心理作怪,基层的老农种了几十年的地都知道大跃进的许多措施根本只会妨碍生产,但他们以为中央这么做一定有其道理,一定不会让最坏的事情发生,于是就无脑的照做了

同时也和执行者们推卸罪责还无担当有关,他们可能预期甚至已经看到这些荒谬政策的严重后果,但他们不想惹麻烦,他们只管撇清责任好好执行就行了,严重的后果不会波及他们,于是也无脑的执行下去

结果大饥荒一来全中国人都跟或挨饿,好一点的也得降低饮食水平,只有老毛为首的干部们还能接着吃肉,接着像喝水一样喝茅台

据说毛主席知道民间疾苦后痛定思痛,决心不吃肉改吃鱼虾,真是感天动地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不過爲什麽要質疑呢?
爲了真相?真相能吃嗎
爲了正義?正義能吃嗎
爲了民間不餓死人?餓死人又怎麽樣,自己又餓不到
看看這些謠言,心裏爽一下,不好嗎?
一群按照正常人生軌跡一輩子祇能當山賊的山賊,因爲機緣巧合和特殊的時代背景成了貴族,你以爲這些山賊還會有什麽貴族精神嗎?就是一群暴發戶,而窮人、貴族、山賊……各種人物裏,最危險的就是沒有節制又有能力還極度膨脹的暴發戶
吸瓶现在也在挑战这个地位,比如说西方国家筑墙,而它是特色国家里面几个翻墙上网抓捕的有名国家,说一套做一套,当这样的皇帝好不快活,地表最强权力最大,有资格挟持人质挟持资本市场流氓状态争霸地球
都在牛棚里关着
女儿插队陪大队书记睡觉换回城指标呢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永远找不到阵营,因为阵营里只有屁股,没有真理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6-07
  • 浏览: 11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