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想象共黨的洗腦把人的思想扭曲成什麼樣

高三回家過年,中午一家人吃飯時聊到了武漢的肺炎。正在一起討論時,我說:這次日本派了很多口罩援助中國
我奶奶(輕蔑的說):怕是會動了手腳塗了毒藥什麽的來害中國人
我當時完全震驚了,完全沒想到我的家人會說出這麽沒腦子的話,儘管我知道爺爺奶奶都是體制內的,都是黨員,一直對共黨深信不疑。
當時我也沒經過大腦思考,就開始與他們辯論,日本從改革開放就開始援助中國,毛是如何說感謝日本人的,中共又是如何進行仇恨教育的,你是看抗日神劇
看傻了吧(說完我就知道我說錯話了)
爸爸就開始指責我不尊重長輩
奶奶就哭了起來,說我為了日本人罵了她,我們家這樣的家庭怎麽會出現這種人,還說她終身都是共產黨的信徒……
我聽完啞口無言,道了歉回了房間
爸爸連忙跟奶奶解釋,他還沒懂事,懂事晚


我的想法:我沒想到我的家人平日里一家人多麼和諧的家人會說出這麽無腦的話,簡直讓我不敢相信,這還有沒有普世價值?他們的老一輩的價值觀就是這樣的嗎?可我還是錯了,對,我不小心出口罵了她,為此我也很自責?是我的思想太偏激了嗎?
10
分享 2020-01-26

15 个评论

须知道你奶奶那一辈的人普遍对日本没有好感。正确的思想,但用了错误的方式。

至于那一句确实是不尊重人,明白你是一时冲口而出,我觉得诚心道歉就好。

老年人的思想,不是你几句话能改变。
这个还真怪你,你奶奶一生的信息渠道就只有中共喉舌,她脑子里的日本人就那样,不可能是你几句话就改变的,何必呢


明白了,的確是我太偏激了,唉
你奶奶那一辈都是受过严重洗脑欺骗的。
加上不会用网络,了解不到真相。你应该理解她。
而且给身边的亲人讲真相,从某个层面上说,是我们后辈的责任。
他们没觉醒,我们要努力!也一定要讲究方法,不要把他们推到对立面。
我倒想說你為什麼要跟他道歉,你根本沒做錯。
老人的錯誤思想應該被糾正,只憑輩份就預設正確就是孝道不合理之處。
真相大于亲情。
天理大于人心。

“她終身都是共產黨的信徒”
共产党都有“信徒”了,一个自称为无神论的政党,居然会有信徒,马列魔教的本质还不够明显么?
如果自己的亲人进了邪教魔教,是劝他们醒悟,还是唯唯诺诺的赞同?因为稍微说重一些话就道歉?
如果你什么都要听没读过几年书,被文革精神毒害的长辈,那你受过20多年的教育,到底还有何用?

当然,你讲话可以更有技巧,要论事不要论人,你确实有不妥当。反洗脑是一个见缝插针,逐渐破坏世界观的长期工程,不是说几句人就能醒悟的。
但原则上是一步都不能退的,你是对的,你的道理也是对的,你不能为你的道理而道歉,否则就说明你根本不坚信自己的道理。你自己都不信,如何能说服别人?你要道歉,只能说”我说重了“,而不能说你错了。

那些亲情大于真理的人,也是被传销团灭的家庭。中共的精神病毒,也是靠这种逻辑传播的,感情大于逻辑,叙事大于真相。因为所谓“亲情”的道德制高点,去服从中共的,可别忘了文革批斗父母是哪位魔头干的好事。

1980年前,耶稣作为一名以色列犹太人,传播他是救世主,上帝之子的教义。这在当时的犹太人看来,是极为叛逆,侮辱,伤人的教义。他也因此被犹太高官给钉死在十字架上。
但耶稣要求他的使徒去传教,他知道自己是真理,他知道这会造成家庭崩裂,但他依然这么教他的使徒的。

马太福音10:34-36
”你们不要以为我来了,是要给地上带来和平;
我并没有带来和平,却带来刀剑,因为我来了是要叫人分裂:
人与父亲作对,
女儿与母亲作对,
媳妇与婆婆作对,
人的仇敌就是自己的家人。“

后来信基督的犹太人,几乎跟原来的犹太人没有了来往,到底有多少家庭因为耶稣崩裂,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但事后来看,只有传教的犹太人,才能救得了家人。耶稣十字架后的30年,70AD,耶路撒冷,犹太人最大的聚集地,就被罗马军团夷为平地,屠城,活的犹太人全部被卖做奴隶。
而此时的犹太基督徒,因为耶稣预言过耶稣撒冷会在他死后一代人之内被灭,早就逃得离耶路撒冷远远的,不把自己当犹太人,完全的切割自己身份。所以根本没受影响。
130AD,犹太人相信自己出了个可以武力推翻罗马帝国的救世主,掀起叛乱。然后被暴怒的罗马人屠杀百万人,从此逐出以色列,1800多年不得归。
而信基督的犹太人,则快乐地融入了罗马帝国的社会,在希腊,在罗马,成为了偶尔被迫害,但大部分时间平安无事的公民。基督徒后来人口飞速膨胀,不光是靠传教,更多是靠了基督徒生活幸福富裕,比异教徒多子多女的自然增长。

我给你讲这个故事,不是要你突然变成基督徒去传教,而是让你了解一个道理。真的想要帮助你的家人,就让他们知道真理真相。中国从18年修宪以来的灾难,已经开始加速了,到时候最倒霉的,就是把政府当神明救世主,毫无警惕之心的人。
你奶奶这辈,人年纪大了,想改变思想是很难的,但你父母还是有做工作的可能性的。但再次再差,你也不能因为他们,有一丝一毫的思想动摇,否则到时候你也会倒霉的。想象一下,如果你们家在武汉,你在病毒刚爆发的时候劝他们逃,你却反而被扭曲的"亲情“”尊敬长辈””相信政府“留了下来,到时候那些视频里的惨状,就会出现在你的人生之中。
你那句话也叫骂了人?
你奶奶说你“这样的人”才是骂人吧,她有把你当家里人亲孙子看吗?
你不应该为了你那句话后悔认错,嘴上道歉可以,但是心里要知道你没错
说真话不需要自责,可能你的态度一瞬间比较情绪化,况且你也为一时的情绪化道过歉了。但是你要知道你是为了正义和普世价值而辩护,这件事没有错,如果只是因为所谓辈分就就能成为传播自己真相的障碍,那么该羞愧的是他们
你非但沒做錯,更不應該道歉。

你「道歉」這件事才是錯的。
道歉做什么?你奶奶愚昧固然有外部因素没错,但那也没改变你奶奶说的话的确是傻话这个事实,你指出了事实并没有错误,何必道歉。

人不是老了就自然应该受尊重,受尊重的应该是这个人的行为素养所表现出来价值观,以及对其他人影响,这些都和年龄以及所谓辈分一点关系都没有。

而且,说出事实未必代表就一定要改变对方的想法,无论对方想法改不改变,说出真相都是正确和有意义的事。太多人都因为“没什么用”而不去做正确的事,这就是所谓的奴性的一种表现。

记得香港人在最初走向街头的时候也觉得没用,但依然去做对的事,他们赢得了世界的尊重。这就是区别。
这也是我非常痛恨中共的一个原因。搞言论管制,就压制了不同声音,压制不同声音就缺少讨论交流,缺少讨论交流就会叫人懒于思考以至于变蠢,变得缺乏常识。
这里常识就是说对于一些离谱的论调能感觉到疑点。
比如说“日本人援助的口罩都动了手脚”这种论调。日本做这种事是承担巨大的风险的,被发现的话会受到世界各国的指责以级事实上的制裁。同时这种直接害人的做法被发现的可能性很大。而日本做这种事情有什么收益吗?并没有收益。中国有人死亡对于日本来说是没有直接收益的。那日本作为一个国家,付出成本还顶着巨大风险做没有收益的事情,这种可能性有多大?从理论上来讲就可以排除这种事情的可能性了。那只剩下证据能说服我,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此事吗?也没有。所以我做出判断,不相信日本会在援助的口罩上动手脚。
中共管制了消息,但没有办法管制内心的思考。中共在抽离社会的思考环境,我们能做的就是把思考养成习惯,自已为自己创造思考的环境
就是再援助中国五百年公务船照样入侵尖阁,历史问题上照样挑衅,中国人就是喂不熟的狗
道歉做什麼+1
要是你為讓奶奶難過而道歉,這很好,但要是為了你說的話,既然你沒有發自內心愛老大哥就不要道歉了
只是反駁長輩就是不尊重長輩?長輩是神還是什麼的,不容反駁的嗎?
也不想想日本人工多貴,還要為了你本來放任不管都可能瘟疫死掉的中國人加班塗毒藥,你以為日本人加班真的拿得到加班費嗎?
有人说「真相大于亲情。天理大于人心」。但以这种下死定义的句子作为你行动准则,我觉得也不妥。

抛开你们的身份来看,你的观点是较为客观正确的。但是考虑到家庭关系,加上各自经历的时代和教育,你在这个情境下你的做法是不妥当的

坚持真理是一件好事。你在当时情境下想达成的目的是改变家里老年人的偏见思想,但对于老年人尤其是奶奶辈分的亲人来说,方式过于偏激,最终南辕北辙。

应该道歉吗?如果想维护家庭关系的话,应该。如果觉得真理更重要,就不必。看二者在你心中,哪个更重要吧。同时需要考虑到的是,达成「改变家里老年人偏见思想」这一目的,重要吗?不道歉的话,能达成目的吗?道歉的话,能达到「全体更好的愉悦感」吗?

如果是我,我会道歉。

但值得注意的是,你爸爸在这里扮演的角色。他是这个情境下,更应该思考和抉择行为的人。作为老一辈和新一辈的关系调和者,更是真理天平的重要砝码。

还是希望楼主的家庭和睦吧。过年不要因为这种事情搞得不开心啦~

---

补充:

发现楼主提到了普世价值。那么说一下我学校刚好在上的伦理学(Ethics)模型吧。

其实楼主现在陷入的困境也正是「文化相对论」(Cultural Relativism)和「普世价值」的困境。在家庭的场景下,我选择了「行为功利主义/情境功利主义」(Act Utilitarianism)来做一个分析。也是我本人比较认可的观点。但凡事没有绝对,仅供参考。情境功利主义强调的是「在此时此刻这个情境下,该怎么做才能促进全体快乐值。」而不是问若将此道德律推广到每个人身上会对全体快乐值造成什么影响。

「真相大于亲情。天理大于人心」则是「规则功利主义」(Rule Utilitarianism)。该理论认为,不仅必须根据最大功利原则来决定我们所采取的行为,而且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遵循一定的行为规则,才能实现功利最大化。即使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遵循普遍规则(例如「说真话」)会导致相对不好的结果,这一规则也是应当遵循的,因为这样做维护了道德规则,最终会给社会带来更大的好处。如果允许在某些特殊情况下背离道德规则,就会导致人们在对自己不利的情况下背离原则,进而导致社会道德的破坏。但需要注意这个规则制定时的合理性。也有批评学者认为实际是变化的,这种规则若不能紧跟变化会最终走向不合理。(例如汽车占用机车停等区)。

如果楼主感兴趣,可以深入研究看看。
 中国 任重道远,新老世代价值观,世界观和认知都不一样,就像这次 台湾大选表现出来 的新老 世代的矛盾。

年轻一代一般 比较崇尚自由民主人权法治讲证据讲逻辑。。
老一辈的 一般 比较崇尚权威被独裁思想残害又比较保守。。。

希望新一代的中国人 会让 中国 正在 走向民主自由法治重人权讲人道的国家!!!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所謂的自由,不是你可以做任何事,而是你可以不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