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年初三,香港武汉,抗争与病毒,2019-nCoV,

...香港有人做了GIS,就是把疫情标注在地图上,到26日晚情况显示:

病毒主力向南向东发展,以东南为主。
北京在武汉东北,但是也被攻入,应该是两城市的交通人流导致。

病毒的进攻方向说明病毒对温度、湿度有选择性,
因些随着气候变化,病毒可能改变进攻方向。
当然,都是沿人流最密集的交通线进展。

香港,粉岭,辉明邨当地住户和警方冲突,被拘捕11人。
原因是政府计划将这里用做武汉肺炎病人的隔离区域,
晚上,两幢楼被纵火,没有真得烧掉两座楼,
但是扑灭大火后现场也是一片狼藉。

旺角也有冲突,防暴赶去拘捕至少一人。

同时香港人希望拒绝湖北人入境,但是林郑坚持允许入境(入关)。
估计蓝营也要为此和林郑决裂了。抗争者鼓励医护职业罢工,
向政府提出条件:立即封关,五大诉求。

林郑就说抗争者不应该事事都激烈抗争。

林郑真是一名好干部,坚强有原则。

1月27日,庚子年初三早晨,中国官报:确诊2727例,死亡80例。
香港确诊 8 例,美国 5 例。

湖北省确诊 1423,其中包括武汉确诊的 698例。

病毒的源头并没有确认,如果按照下面这样传播:
动物 -> 人 -> 路人甲A -> B -> C -> D...

第一个环节动物到人,此时病毒需要变异,以便适应人体环境。

接着在每一次人传人时,病毒有可能变强,也有可能变弱。
如果病毒在传播中毒性变弱,几次之后就会变得无害了。
病毒传给一个人可以视为病毒完全一代繁殖,
毒性会一代一代的变化。

毒性代表它的致命能力,传染率就代表它的传染能力。

如果一个病人传染三个人,感染人数就按照 3 的指数变化:
1, 3, 9, 27 ...

据报道这一次病毒的传染倍数是大于3。

当一个病人携带的病毒可以传染 8 个人时,他就是超级传播者。

病毒就这样在社会中传播,直到它们失去传染能力,或者失去致命能力。

这是病毒进攻人类社会的方法,它们可以从任何一点开始进攻。
从防守的角度来说,科学与医疗技术貌似是多数中国人的思路,
其实,是社会结构的问题。病毒从任何一处开始进攻,
社会就要从这一处开始反应,资讯就要从这里传播出去,
应对方案需要从任何一个地方汇集回来,这是网络式的社会反应。
整个社会开始和病毒互动,然后政府、军队做为后援赶来。
简单的说,从社会的基层开始和病毒博弈。

相反,金字塔式的社会中,需要等待命令下达。
在得到指令之前资讯也不敢发出,普通人发出信息就可能被当做造谣拘留。
等到长长的命令链条传下命令时,病毒已经完成了繁殖和变异。

换句话说,在现代社会里资讯需要自由传播,向任何一个方向传播。
如果一个社会做不到让资讯自由流动,
病毒却是可以做到自由流动的。

再胡扯得远一点,言论自由不是什么民主异见者的幻觉,
或者阴谋政客谋求权力的手段。言论自由是社会生存的基础,
不仅是人类进化自然需要的,也是应对病毒进化必要的。

人们会说:下一次医院备齐药品和设备,
一旦发现病毒就极速反应,即刻消灭,还鬼扯什么社会结构!

这种反驳是很中共式的,至少忽视了两个情况:
1, 医院不可能覆盖住所有人,欧美也没有建立这样好的医疗系统。
2,病毒总是在变异,存积的药品和设备都杀不掉它们。

目前中国内地除了封城,也有交通管治,会减小人流,
也就减少了病毒流传的机会。包括上海也在截流入沪的人数。

在湖北省外围,有居民自发设置路障,
在各条公路上堆起土堆,垒上石块,把交通中断了。
有村民在村口挂出标语:带病回村,不肖子孙。
村民在路口站岗,在村口直接把返村的人劝退了。

有提前回到老家的人已经躲在家里了,
照片显示他们院子大门被从外面贴了封条,并且有大幅标语:
内有武汉返乡人员,请勿相互往来。

回顾武汉发生的事件次序:

    12月31日,国家卫健委专家去武汉
    1月 1日,武汉公安局抓捕8名造谣者
    1月 3日,武汉公布确诊44人,以后就没有更新
    1月10日,专家宣称武汉疫情「可防可控」
    1月20日,国家领导,习近平、李克强指示严防。
              医学专家钟南山说明病毒一定有「人传人」
    1月23日,武汉封城。湖北公布确诊444例。

1月份的前20天基本上就是用来打击谣言了。

1月27日,中共成立了
《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
国家总理李克强前往武汉。

控制疫情的方法是隔离,减少人传人的机会。
各地管制交通、减少人流。社会就一片片的停摆,
太阳仍然照亮同样的地方。多数人减少外出,
留在屋里等候疫情退潮。

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没有谣言就没有恐慌。
人们呼吁:不要转发任何一条未经官方证实的内容...
一律拘留。国有难,咱不能冲到一线,
但在大后方要遵纪守法不要给政府添乱。

就是说如果不做复读机就闭口,不然会死得比病毒还快。

在春运高峰前等待病毒消失,
在春运高峰后期待病毒离开。

回忆1960年的大饥荒,人们也是只相信亩产过万斤,其它的都是谣言。
直到饥饿来临时人们被禁止出来寻找粮食,大量人口饿死在自己家里。
可是农民能不知道自己地里出产多少斤吗?这不是糊弄自己吗?

与饥饿不同,病毒是传染的。

病毒爆发,中共依旧把自己当做整个社会的神经线,
其实只有暴力信号在这些神经线上传递,并没有其它资讯。

中共要把病毒和谣言一起镇压掉。
说了真话的人看到不许造谣的通知就像是见到了自己的通缉令。

每一次镇压都是对着社会内部的暴力,一轮一轮发作形成逆向淘汰。
解放后以革命的名义逆向淘汰,以政治运动的方法淘汰,
改革后以经济发展的名义淘汰,再以维稳的名义淘汰,
以后再以作梦的方法淘汰,病毒来了就以消灭病毒的方法淘汰,
以后喊着不忘初心的口号再来一次。

如果从时光隧道中看中国,就好像一个轮奸罪案现场。
每次认罪的方法就是再加一次轮奸。现场只有轮奸者和协助轮奸者。

全世界都已经开始把中共当做病毒,都在寻找防治方法。
只有中共不承认,仍然在寻找变异方向。

从2019年夏天起,鼠疫、猪瘟、冠状病毒,三次进攻中国,
中国三次给予一样的反应。未来会如何?

这不是预言,四千年前金字塔第一次出现就说了:
不提供食物,不提供住处,只提供镇压。它的脚下只有荒沙。
就算人们把它忘记,它也像永恒一般的存在着。

农民为什么会相信自己地里出产一万斤?
因为金字塔里的人连病毒都不如。

这是一个降低维度到一维空间的社会。

一维空间?太夸张了,傻子我一下就傻掉了,
再也做不出任何思维回路。

对了,一维空间里只有一维的存在,
除了这一维,其余的都是幻像。

金钱、生命、人性、等等都是幻觉。
唯一的存在是权力,权力就是暴力也是爱的力量,
其余都是幻像,包括智慧。

香港人持续的抗争从空间维度来说,是想保留自己的社会维度,
避免被一维空间拖入低维世界的命运。
让香港人保留自己的维度对中国人有利,
未来社会总是要向高维度进化的。
香港不仅是一个洗钱的地方,也不只是一个窗口,
可能会成为一个进化点。

如何从高维空间降低到一维空间?
从三维到一维是这样变化的:首先像是立体雕塑,
接着扁平化变为平面图画,然后彩色变为黑白,
然后黑白色度变为线条轮廓,最后多线条连接为单线条。

这一根线条好像是冠状病毒只有一根 RNA 遗传信息链条,
然后开始进攻人类社会。

现实世界至少是四维的,有一个时间维度。
从四维开始如何降维度?「1984」那本书提供了指南,
大致是这样的:因为我们改写了历史,所以我们创造了现实,
结果是我们已经掌握了未来。

这样,时间线就消失了。

人类的故事是多维的,但是在中国只有一条叙事链,
这一条RNA链可以变异,但是全部复制同一条叙事结构,
其它的都是谣言。

到下午,中国确诊人数2818,其中湖北1423,其中武汉698。
这些数字的出现有一个问题,确诊应该是在白天连续出现的,
可是中国的数字总是到夜里再向上跳一下。

武汉698,这就让人奇怪了,因为这个数字不值得继续封城。

另外,多份报道指传染率是 83%,就是说和一个病人相处足够时间,
有83%的机会传染。 83% 直接和698 冲突。

金泰研是来自虚拟空间的一个人,
她说判断中共数据时建立参照系的方法类似 Proxy Indicator。
就是用间接参照对照中共数据,如果两者完全矛盾,就说明中共在说谎。
此时说谎就是杀人,大量的杀人。

间接参照这个方法很简单,比如说一个人在大楼深处,不知道外面下雨,
人们骗他没有风雨。他出来的时候雨也停了,但是看到门口被水淹了,
又看到外面大树都被吹倒了。四处淹水、大树吹倒,这些就都是间接参照。
间接参照就直接的说明:大风大雨。

网络上有不少照片显示武汉医院的排队人群,在传染率83%的情况下,
一间医院已经会超过 698。

另一个间接参照是:美俄日韩法澳都在撤侨。如果武汉698,
这些国家太不懂得维持友邦面子了。

再一个参照就是中共在抓造谣,如果是武汉698,
直接让记者进去报道就是解决谣言的最好方法,何必全国抓人。

此时有分析说,武汉疫情比中共报道严重100倍,这就有可信度了。
中共说的话,相信 1% 都会死人的。

只有确诊病人可以享受免费医治,
这就是说目前中国只为2818人无偿治疗,
其余人得不到无偿治疗。目前医疗资源紧张的情况下,
不少人更是得不到治疗。

澳门发现有6例。

台湾则增加一例。台湾政府要求从湖北返回台湾的居民自我隔离14天,
有一位从武汉返回的台湾商人违反禁令,去到歌舞厅4个小时,接触80人,
令得正在休假的高雄市长韩国喻立刻返工,亲自坐镇高雄防疫。
违反禁令的人将被强制隔离,并且罚款。

在日本,一旦确认指定传染病,也会被强制住院。

香港,抗争者推动医护界在年初五罢工,1月29日罢工。

抗争者疯掉了,
当病毒就要攻入香港的时候要医护界罢工。

可是医护界开始行动,
香港医护工会入会人数急增,
新入会职员排着队交纳会费。
下午的时候总人数达到八千人,占行业总人数一成。
到晚上一定是要过万了。

罢工=黑心,现在罢工是不顾死活了。

人们的理由是:医护一直在救人,
现在迫使政府屈服才可以救最多人。

但是病毒不管你想救多少,只管传染给所有能够传染的人,
最后还是医护人员进入危险传染病房。

这样,连登仔发现自己怎样说还是要把医护人员推去险境,
脑筋急转弯之后,人们说「请不要再讲:我支持医护罢工」
以后试着说:「我们一起罢工!」

「一齐罢!」,「要罢一起罢!」

于是开始推黄店和其它工会加入罢工。
又一次大罢工开始组织,以前从未成功过。

香港要再次被撕裂,抗争者和林郑都要神经分裂。

有人说:中共一定会拿香港的医护资源去分流对抗病毒,
过十年又要说中央帮助香港打败病毒。不要再听政府的,
我们自己行动对付病毒。又说:呢個好可能真係最后机会。
湖北全省已经成功被罢工,齐上齐落。

到2000左右,香港宣布将禁止湖北居民入境。

蒙古关闭了和中国相连的口岸。

有报道说武汉封城前20日起,有500万人离开武汉。
原来武汉并非只有1100万人口,武汉有户籍人口990万,
流动人口500万。每天往返武汉的人流中,有六、七成在湖北省内,
其余则去到省外。

在封城前20日里,从武汉机场出发的旅客中,有六万人去了北京,
有五万人去了上海、广州、成都等地。

仅从数字上看就是恐怖的人流。
而此时武汉政府公布这些数字令人联想,有经验的人士就猜测:
是不是上面要把武汉官员丢一些出来问斩了?

国内有多支医疗队已经到武汉增援,
但是上海的医疗队传出求救消息:没有饭吃。



......endmark means 就到这里吧。

中国和香港的故事暂时记录到这里,遗漏太多,误解可能更多,
后来的事件,傻子还没有看到。记录也随时会中断...


如果你竟然看到了这里,
还请手下留情,不告密、不迫害,多谢。
8
分享 2020-01-27

4 个评论

樓主這篇濃縮了理性與感性的長篇結晶同時兼具了寫實、批判與詩性,讓我讀來煞為過癮,更不禁感嘆中共式的極權專制除了通過看得見的手張牙舞爪地將愈來愈多的權力和資源如同黑洞般高度吸收集中在人數愈來愈少的統治階層手中,還癱瘓了社會本應該自然而然無處不在的看不見之手——自發有機地組織動員以互助,監督、規範和糾正公權力。中共對於人類社會的影響猶如癌症和AIDS的雙鬼拍門。
好文!!
最近各省各自封城,嚴查別省人員的流入,有點各省獨立的意思了🐶
好文章啊 感谢博主贡献!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從來職業無分貴賤,黑警POPO有委任證會捉賊唔會蒙面, 佢地係政權私人 ARMY 唔係警察, 終於有證人證明差佬輪姦。。。如果我提的问题和写的故事能够让一两个人重新思考片刻,我已经要感谢品葱...我需要冬眠了。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1-29
  • 浏览: 1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