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越来越觉得部分葱友的"加速主义"是一种小人的怯懦行为

【写在前面,我不是反对加速主义,是觉得部分人实践的方式有问题。。。】


近几个月来,我看到很多葱友对加速主义的实操,就是不论三七二十一,只要看到墙内呼吁自由平等人权的言论,就跑过去盖上八千卖国贼等等帽子。我严重怀疑这样囫囵吞枣的行动有实际的加速作用。。。难道这,不是仅仅帮了小粉红大忙,却让发声的人更感到孤立无援吗?正确做法,难道不应该是感到非常高兴,并且加入他们壮大呼声吗?两种选项,你选择了所谓的加速主义,名义上是觉醒的骚操作,但偏偏是种没有危险不怕查水表但是实际作用堪疑的行动。我不得不合理怀疑你只是表面道貌岸然,为革命助一份力,而实际上只是个不敢直接发声的懦夫,不会也不敢,用正面正常的行为发声。





【以下是其它碎碎念,不是本贴讨论重点:

另外,现在在品葱,一种思路占据了上风,就是无论墙内社交媒体进行何种抗争抗议,到了品葱都会被冷嘲热讽,然后以一句"反正这些人明天又该干嘛干嘛去",草草盖棺定论,一种冷眼旁观,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姿态,甚至仿佛事不干己,不管事情发展到了哪一步都觉得 "没用,一群没救的韭菜罢了,不用报希望",一下子把所以在内网冒着危险发声的网友踩在脚底。不禁让我想起那些在网易云留言"不希望我喜欢的乐队火起来"的留言。我在想,他们是不是就和这些人一样,其实把"觉醒"当作自己的谈资,巴不得所有人都不觉醒,这样他们就可以一直俯视众生,笑嘲屁民了呢?

他们其实在另一个层面蒙起了眼睛,不愿看到墙内非品葱用户觉醒的声音。这些天来,我所看到的是各圈太太们努力发声,创造无数文字、漫画点拨大众,即使是心智尚未成熟的反论话语她们都不厌其烦的一一辩驳,当有人想用举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时,她们大声疾呼,别忘了真正的敌人是谁,斩杀恶龙不要自己也变成恶龙; 抵制肖战不是为了报复,而是让那些准红卫兵知道,滥用公权力是错误的是绝对行不通的,这些就是她们这些天所做的。是她们的耐心和努力,才让再一次事件如此声势浩大,影响深远,才有了把墙推倒tag的昙花一现。而这些,部分葱友没有看到也不想看到,他们只想继续嘲讽未开的民智,享受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优越感。。。我好奇,到底将来,是这些"觉醒"的葱友还是坚持发声墙内"韭菜",最后能推动的了,真正的变革?】


【有葱友觉得我是混粉圈的,实在是南辕北辙的判断错误,我真是哭笑不得。不过可能我昨天写这些之前刚刚复习了霸王别姬,所以语气怪怪的,有些激动和感性。作为一个语文倒数,请大家多担待,单纯抛个砖。】
84
分享 2020-03-06

73 个评论

不要把品葱看的高大上,就像大纪元,民运一样,都有自己的弱点和不足。

做好自己就行了,只有你自己不断打磨才是完整的。
加速主义就和民主一样,不是最好的方法,当却是最不坏的那个
加入他们壮大他们的呼声,这说起来很简单也很正确,但是在中国这个ai自动删帖的环境下,你根本做不到壮大呼声这一点,你只是在用你宝贵的时间和几乎没有成本的ai较劲。
举个例子就是呼吁大家游行示威,这说起来也很简单正确,但是在中国目前的环境下你做得到么?
最后反驳下你说的各圈大大努力发声,她们在发声没错,但是是因为铁拳砸到了他们的头上,真要说起来她们发射的赵弹一点不少,去年墨香铜臭被抓的时候他们可是一边倒的叫好(我对事件本身没看法,但是他们为赵弹欢呼我认为不对)这些所谓为自由发声的太太,看到赵弹砸到她不喜欢的人头上只会拍手称赞,指望她们让普通人觉醒那就是天方夜谭。
ps:想问问你从哪里看到她们疾呼别忘了真正的敌人是谁?我在微博知乎看到的只有对于肖战的落井下石,没看到有人敢去谈论公权力,比如说我身边的一个游戏群,他们看到反串黑反串肖战举报steam的时候都在讨论如何举报肖战,没有一个人敢谈论墙的存在,甚至为墙辩护,说墙是为了保护中国人不被外部势力洗脑。
在墻內發聲到底不安全,如果說一些反話引起理中客反感,還是比較可行的吧。
看了你第一段、习惯用“反问句”➕“所以”,基本就知道你是混过粉圈的,即便不是粉丝,估计也是喜欢在网上当“辩手”的~
这里这么久的交流氛围,作为新人应该考虑的是“为什么这些人会这么悲观、消极”,而不是因为看不惯某些观点就急于拿出微博上那套有如红卫兵小将式的喊话来试图引起共鸣!
想表达对这个态度的不认可,你应该更客观地逻辑分析,而不是玩饭圈那套、告诉大家“你们知道太太们多努力吗?”这些毫无意义的情况。
你说的那些“努力”,可能有太多反贼看过无数次、期待过无数次、最后也失望无数次了!
想证明有希望?引用葱油一句话:希望明年的这个时候,仍然能看到这些“太太”在如此努力吧!
楼主说得对。对于任何形式的反抗、觉醒萌芽,我们可以采用以下策略:
第一:冒充成员加大声势
第二:如果有五毛、粉红攻击此群体,可以反串用比五毛、粉红更无脑、反智的文字评论,但尽量比五毛、粉红理智、礼貌

一味嘲讽墙民,鼓吹失败主义,散播失望情绪,其实是在帮中共统战维稳。


————

ps:
墙内人从小接受的教育是民族主义爱(党)国教育,就像传闻习近平在一张画着熊、鹰、等动物围绕大陆,代表所谓列强环伺中国的《时局图》前久伫不肯离去一样,被植入了一种受害者心态,潜意识就会想到所谓”报仇雪耻、民族复兴“这样的极权专制、集体主义主导的宏大叙事,零和博弈思维和历史因果仇恨感。

而不是现代平等非种族的原子个人式的面向未来的开放理解包容的心态。

于是这样教育下的人普遍会以国荣为荣以国耻为耻,诉求外部归因,外部解决,而没有任何对政府改变、改进、问责、参与的要求和意见,缺乏公民意识。

大多数人是随大势的,更处在信息茧房中,从小被洗脑,信息不对称,不用期望三言两语能让对方直接转变,那种情况极少,所以降低唤醒预期,同时注意方式方法。

————
喝茶+口袋罪入狱+镇压出头者制造恐惧心理+收买、留把柄、互纳投名状+统战+党组织建设毛细血管化+从小洗脑愚民教育+新闻出版管制+文化审查+网络防火墙+封号、控评、水军+官媒舆论引导+海外大外宣&布局大V+党控经济=暴力+谎言=中共党天下专制运营


ps:清醒的葱油始终要明白两点:

(1)墙内民意不是真的民意,因为没有【话语权】;封锁言论之下的民意是操纵下的民意,言论不自由的环境下民意是扭曲的。如果不是封号、控评、网军,舆论阵地早就被攻陷了。

专制体制对话语权的垄断将承受所有求真者永恒的批判和对抗。

(2)专制统治靠的是暴力+谎言,光有暴力是不够的。所以我们需要揭露它的欺骗和隐瞒,撕毁它虚伪的面具,让它暴露在阳光下,逼迫它露出獠牙。被欺骗的人们一旦看见它真实的面目,也就知道是非了,至少很难再与它为伍。暴力维稳机器也需要经济做支撑。要揭露其经济繁荣假象,吸血压榨事实,曝光背后掩藏的无数人道主义悲剧。

墙外人、清醒者,放弃唤醒、解救以至于仇视全体墙内人,正是中共希望看到的,正中了它统战的下怀。

所以希望清醒者们坚持【自保下渗透】,传播翻墙知识和软件,传播真相,揭露中共维稳手段。
争取【破局的契机】。
一旦起势后,希望大家根据自己的实际能力和情况支持:挤兑银行/加入上街抗议人群/车开上街塞车堵路阻碍警车/等等...Its our duty.
                            ------一个墙内人
只要看到墙内呼吁自由平等人权的言论,就跑过去盖上八千卖国贼等等帽子。我严重怀疑这样囫囵吞枣的行动有实际的加速作用。。。难道这,不是仅仅帮了小粉红大忙,却让发声的人更感到孤立无援吗?正确做法,难道不应该是感到非常高兴,并且加入他们壮大呼声吗?


這就是過去幾年香港焦土派的玩法,(選舉投親共派),把事情往死裡推,希冀置之死地而後生。如今香港焦土派的歷史使命已完結,因為香港終於全民覺醒了。但支那還遠著呢。召喚趙彈再錘一下似乎覺醒的人,把真反賊逼出來,不夠反/不敢反的也打痛。我覺得無可厚非。
在正常人的正常言论下面发表脑残粉红言论❌

在脑残粉红言论下面发表比他还脑残的言论⭕️
微博上有一个‘把墙推到’的热度。
我很讨厌有些人对武汉人湖北人的遭遇冷嘲热讽,说什么这些得病的人罪有应得,以前一定是小粉红之类的话。这是怯懦者为自己不敢出来发声而找到借口,类似于受害者有罪论。强奸案的发生一定是女生穿着暴露,夜晚出来不是好女孩之类的言论。被偷被抢是因为自己安全意识不强。被校园霸凌是因为性格孤僻不合群。所谓的加速主义难道就是躲在角落里看别人的笑话,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吗?那你们和你们所嘲笑的支那有什么区别?不是一样的残酷无情冷血吗?
我看这种所谓加速主义跟粉红没区别
你的观念有问题
如果可以正常反对
如果没有敏感词机制
如果言论自由平等
如果不发言不表态也安全
如果能听的了理性
那么谁还会去搞“加速主义”?
参考几年前的知乎,有人去弄无意义的加速主义吗?
正是因为做什么都不安全,做什么都有限制,现在就连沉默都是一种罪,所以请您回答我,我们还能选择做什么?
其实加速主义不是怯懦,而是绝望的表现,加速主义也就是破罐子破摔,墙内环境已经除了忠党爱国什么也发不出去了,已经走上不归路了,改良已经彻底失败了,那我们能做的也就只有加速主义了。
现实是,即使只是说两句真话都会被永封,甚至被抓走拘留。这样的环境里还能做什么呢?只能靠这些唯一的、不会被封杀的方式,污染环境来搞破坏了。

而且我觉得加速主义能做的也是有限的,再过不久可能就会演变成除了中共官方说什么都被封,加速也加不起来了,毕竟习近平是已经加到光速了。
大多数加速主义者,都是几年甚至几十年如一日,试图唤醒民众,结果发现连身边的朋友家人都无法唤醒,才粪而发出不爆发不如一起灭亡的悲愤之吼。
至少葱油已经敢于在平台上发出心声,已经比国内99%的伪赵强多了。 你叫我们懦夫,那请问你又做了什么呢?
综合您的意见。

我认为应该把握加速主义的分寸。

把握好这个分寸就可以。比如话语要文明,但是讽刺要到位。
思想的改变是缓慢的,而且过程中不断反复。但最后的关键不是他人的劝说,是自己的意识。

楼主这种急躁的看法是觉得说了就有用,而且有用方法只有一种,正当的态度也只有一种,那是把现实想简单了。
墙内?觉醒?那只是猪挨刀发出的哼哼声罢了 只要我党在台上一天 就没有改良的可能性 所以除了加速还能做什么? 墙内韭菜只有给他死还是反抗两种选择的时候才会醒悟
那么请问如果ao3不被墙你说的那些人又在哪里??难道不是墙掉更多的奶头乐产品才会产生更多的这类人么??

你理解错了加速主义,当然其实很多人也未必理解正确。

加速主义旨在要加速让帝国自我毁灭,灾难也是必然的。核心在于两点,第一点是在内加速桂枝的各种朝鲜化反人类行为,第二点是在外加速桂枝和世界的脱钩,加速全球对桂枝的反感厌恶。
由於本帖已產生對線現象與爭議言論。各位已來到爭議對線區,請開始你們的戰鬥!
那么请问如果ao3不被墙你说的那些人又在哪里??难道不是墙掉更多的奶头乐产品才会产生更多的这类人么?...

要說加速很多人理解得不好, 以為站隊粉紅就是加速
其實不是要站粉紅那邊, 還要站得更前, 更突顯出他們的荒謬
舉例
粉紅說反對永居? 加速要直接把非永居的都趕出去, 非永居就不會打炮對不對?
粉紅說要武統? 加速要把美日韓蒙都統過去, 台灣都能統了, 有什麼國家不能? 強大了我的國
粉紅說不要言論自由? 直接說把網路禁掉, 不到18歲不得上網
等等
加速主义就和民主一样,不是最好的方法,当却是最不坏的那个加入他们壮大他们的呼声,这说起来很简单也很正...


我觉得你说的那些和她们并不是同一批人。

你说看不到,但我看到的很多,首页上每天都有十几乃至几十条转发数千记的微博,她们都敢于直接讨论。也许是你关注的问题。
看了你第一段、习惯用“反问句”➕“所以”,基本就知道你是混过粉圈的,即便不是粉丝,估计也是喜欢在网上...


。。。我没有混过什么粉圈,我是语文不好。这些太太也不是我平时关注的,是因为这事闹太大别人转发到我首页的。你觉得这不是逻辑分析而是喊话我也没办法,可能我是比较多愁善感一点。。。另外我也不是要为什么太太发声,我又不认识她们,你可能根本没看懂,我的重点是,有些人自己不做事还嘲讽做事的人。另外提她们发声也是顺嘴说多了,我本来只是想讨论一下加速主义的。
要說加速很多人理解得不好, 以為站隊粉紅就是加速其實不是要站粉紅那邊, 還要站得更前, 更突顯出他們...


是呀,这才是一开始品葱的加速主义。 我昨天也是看到品葱那个介绍ao3这事儿的贴主,说ta冲到 把墙推倒tag 里去骂那些人卖国贼。。。一着急才忍不住写了这篇
我觉得有能力+魄力的大可以直接冲塔推水晶,没能力的可以给有能力的做支援和加速主义,没毛病的,但是不鼓励仅加速主义。品葱也是小社会,社会上就是要分工合作的,香港青年也不全是勇武,不同的人各司其职罢了。

这贴挺有争议性啊,希望大家不管持什么样的观点都不要轻易放弃甚至退葱,碰撞产生了生命,也可以产生希望,只要各位的前提是为了品葱的大方向好。
反贼加速十年功,不及总师一分钟呐。大家也别吵了,无论想不想加速,总师都已安排得明明白白
大概是被大環境改變的,很多人不願意接受自己不同的觀念,即使是在品蔥上面講些別人不接受的觀念,甚至還會被蔥友噴或是嘲諷,既然這樣當然是只求自保閉嘴嘲諷囉。

反正別人倒霉,死全家或是買武漢超市一顆98元的白菜關我屁事,我還能趁機好好畫副地獄圖。
凡事也要讲究时机,时机未到盲目行动的勇敢只是无谓的牺牲。墙内目前能做的只能是偷偷加加速,让时机早点到来,当然如果时机成熟时你仍然躲在网上那确实是懦弱的小人了
事实上只有推到极左才能让人渴望往右。你以为鼓励支持粉红就是让他们觉醒,殊不知他们对声援的利用就是只为解决他们的民生的事,只要解决他们立刻就继续护旗手。
加速主义想做的是让粉红体会到被打压、被铁拳之后没有援助的痛苦,只有痛苦才能让人醒觉。譬如粉红屋子被拆,我宁愿加速,而不是帮助,因为其实求助也没用。每天都在发生强拆,这些申诉了有用么?这些还是纯粹的弱势群体呢,还不是叫嚣的粉红呢。
相反加速粉红到被喝茶被问话,他们才知道暴力机关的恐怖,而不是微博上什么👮‍♀️好帅、阿中哥哥好帅…
只有痛苦才能让粉红醒觉。
对于一般人,就不用加速了,体谅支持一下,让他明白到现实的残酷。事实上亦不可能能够维权,最大的作用就是让人醒觉。
發言上全力加速化
點讚時默默拉一把友軍
自古亦然
事实上只有推到极左才能让人渴望往右。你以为鼓励支持粉红就是让他们觉醒,殊不知他们对声援的利用就是只为...

極左和極右是沒多大區別的
納粹極端反共,但也沒讓人憧憬共黨,反而更加凸顯了共黨的邪惡,因爲這樣我們會說他們邪惡得猶如納粹
推到極左就等於推到了極右
所以至少在這個話題,矯枉過正是不可取的,必須要保持中道,要制衡
已隐藏
加速主义难道不就是啥也不做,然后发一句“加速主义”,甚至配合共党吗?
你第一段壯大粉蛆的想法我是有過的。如果是牆內的論壇,討論區,微博各式糞坑,我覺得是無妨的,反正左刪右刪,刪剩相近聲音的。
面對世界的社交媒體就等粉蛆翻牆自行出征就行。
有总比没有好,加速主义目前是应对政治产生虚无感的一剂良方。我认为大家正在执行的“加速主义”更像是通过刺激争议敏感内容,使得内部矛盾激化、外部公信力丧失、内外交困,从而达到加速历史进程的作用。尽管和尼克兰德提出的加速主义大相径庭,有没有用先不谈但至少这个加速能一定程度上抚平我们心中的不快。
从加速主义从本质来讲,对于墙内的加速应该专注于让审查和控制更加荒谬化,被审查和限制的内容越来越多,越来越干扰到岁静的生活。

呼吁自由平等人权的内容,虽然确实没必要加速,但你要说帮了粉红大忙却也算不上,因为这些东西在墙内本来就没什么存在空间了。

加速主义其实根本就不应该参与民间的那些根本无足轻重的口水战,你去声援或者反对自由平等人权的内容都和加速主义无关,因为这些玩意本来就在支共的审查线之内了。哪怕有诸如方方日记之类仅存的,你去跟着粉红海洋乱咬其实也无足轻重。你所应该注重的是,诸如墙掉steam,墙掉gitlab,让更多的网站被墙,让更多的游戏被封。

把粉红视为棋子,但加速主义要做的,显然不是棋子的工作,毕竟反贼人数和粉蛆海洋比起来太少了,你要做的是粉红还没发现还没做的工作或者是粉蛆还没有大规模投入的工作,并且试着让更多粉红去跟着做。
所謂加速,如果你給人的感覺跟小粉紅一樣,你就加速失敗了。
一定要比小粉紅還要極端,使人能發現小粉紅的荒謬之處。

比如小粉紅說:“大躍進餓死三千萬人是不得已的,一切都是為了完成工業化早期的原始積累,沒有大躍進發展了重工業體系,就沒有中國的後30年。”

“新疆勞改營,給他們培養職業技能,還解決了新疆的恐怖主義問題,大大改善了新疆治安,國家有什麼錯?”

加速就應該這麼加:

“大躍進餓死一億人也不算什麼,一切都是為了完成工業化早期的原始積累,沒有大躍進發展了重工業體系,就沒有中國的後30年,只要能完成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中國人全死光也沒什麼。”

“新疆勞改營,解決了新疆的恐怖主義問題,又給他們培養職業技能,這種好事應該在全國各省跟自治區鋪開,年齡18歲以上沒上班沒上學的待業青年,通通都給安排進去,絕對可以改善全國的治安。”


連小粉紅都覺得你很極端,這樣進入加速的基本門檻。

在知乎那樣的地方,很快的會有人發私信臭罵你,你進去看那些罵你的人所答的題,基本都是一些小粉紅。給你留言點讚的都是一些陰陽怪氣的反賊,不然就是“你號沒了”之類的。

過一陣子,你號真的沒了。

他們知道,他們都知道你在幹什麼。
近幾個月,品蔥用戶的確變多了,質量的變化自然也會增大起來,也不免當中有些小粉紅混進來,或者有狼奶沒有吐清的。以至於你會看到一些你覺得很奇怪的言論,甚至誤以為那就是加速的本質。這是一件好事,言論夠多元的時候,你才可以將整個視圖看得更清楚,而看得清楚了你才更容易找到自己的位置。

言論自由,不是為了爭論出一個答案,而是讓你在爭論中找到自己。

我說一下我對加速主義的看法。
現在國內很多人,基於信息的傳遞受阻受限,沒有得到或者拒絕得到他人受到不公平對待的資訊;或者一些人,就算收到這一類的資訊,但沒有關連到不公平對待會到自己身上的一種僥倖心態。
加速主義就是加快鐵拳雨露均霑的進度,讓更多人到達切身體會到的時候;如此一來,既可以打破情況一,也可以打破情況二。
加速主义本身就是个伪概念,讨论该不该支持该不该反对都是浪费时间

加不加速如果你我葱友真说了算的话那还了得,那不就是革命已经成功了吗

再说各位再怎么加速,能在小池塘里掀起多少波澜?葱友们顶着车头把车子向后推多少年,才能比得上阿包挂倒档一脚地板油下去?
范松忠 黑名单
近几个月来,我看到很多葱友对加速主义的实操,就是不论三七二十一,只要看到墙内呼吁自由平等人权的言论,就跑过去盖上八千卖国贼等等帽子。我严重怀疑这样囫囵吞枣的行动有实际的加速作用。。。难道这,不是仅仅帮了小粉红大忙,却让发声的人更感到孤立无援吗?正确做法,难道不应该是感到非常高兴,并且加入他们壮大呼声吗?两种选项,你选择了所谓的加速主义,名义上是觉醒的骚操作,但偏偏是种没有危险不怕查水表但是实际作用堪疑的行动。我不得不合理怀疑你只是表面道貌岸然,为革命助一份力,而实际上只是个不敢直接发声的懦夫,不会也不敢,用正面正常的行为发声。

也是,好一点的方法是改变一下策略,比如故意在一些没被墙的网站上“反华”,也就是反共。让中共去封,然后激起他们的愤怒。

随便骂卖国来加速,有一个方法的,就是暗中跟当事人说清楚,是为了加速,让对方知道,这样就没事了。
談一下我的看法吧,在國內呼籲自由和人權的的人,在此之前幾乎都是歲靜黨,如果他們深刻明白tg的邪惡,根本不會如此幼稚,說到底這些人對這個國家還是抱有期待的。
但是,中國還值得期待嗎?這是個大問題。從那些發聲之人的下場來看,從整個國家的超級大多數來看,從中國極少數精英的傾向來看,中國現在還是個沒有希望的國家。至少我看不到
活人拳漫畫《孫文的野望》
https://www.cup.com.hk/2020/02/17/wutjankyun-ep12/
https://i.imgur.com/OVyx6zH.jpghttps://i.imgur.com/Z3rtCCy.jpghttps://i.imgur.com/NhyJ55U.jpghttps://i.imgur.com/m3feHmj.jpghttps://i.imgur.com/cgYI1VM.jpghttps://i.imgur.com/xbH2jU0.jpg
sweatdog 新注册用户
我也觉得加速主义没有什么用处,在墙内这么多粉红发声不缺你一个,而且他们的发言已经足够令人反感。从修宪开始到现在,拥有思考能力的早就开始思考了,而不会思考的,至死也不会思考。
反而在墙外,在英文圈发言,让外国人能够认识到墙内反对派的存在反而更加有意义。
一开口就知道,老外宾了。本人因为支持自由平等民主法治,在墙内已经被干烂十个微博号、三个支忽号,甚至在国庆发了一句“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被腾讯封了七天。如果你觉得在派出所里也可以和网警讲法治的话,那确实没啥好加速的。
你不加速难道冲塔么?
如果15岁的我估计会冲塔,
等你老了真的就想过好日子,毕竟有家人,有顾虑。

加速一下也算对得起良心了
还反抗什么啊,我可不想因为英年早逝,我还要看到共产党身陷绝境的那一天呢,不如全员加速早点结束这种痛苦
小打小闹没有原则的加速都是无用功,还损害友军利益。损人不利己。
加速就加速核心,将事态推向不可解决的冲突上。
比如中美关系,中印关系,中台关系,香港问题。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麦克
“当事人”不一定是反贼的

那是啊,要了解清楚再说。
反共的人,不可能懦弱。

五毛黨軍師王陶陶已經認證加速主義是境外頂級人才的絕招。我相信王陶陶一定知道些什麼。
说的太对了,我也早想表达这个理儿,没能写出来。
就这,完全是阿Q的精神胜利法,赵老爷打阿Q左脸,阿Q把右脸送上去。美名“加速主义”。
我還以為會有人說起敲鑼女的事情
其实真的可以理解...
我肉身翻墙,跟父母出国,比较特殊的是我家练法轮功(不过身份没有通过庇护拿,详细情况这里就不说了)
我对本国人说共产党有多坏,他们都理解我。在国内的时候爸妈因为这个原因,明明是九十年代末很好的大学毕业的,只能东躲西藏。出国也是因缘际会,碰见企业里有机会,很难再复制了。

我十七八岁的时候,去过面对中国人的真相点,但是更多时候是面对这边的本国人。
我在对本国人说中共活摘器官,迫害民众,分化中国人来维持他们的统治的时候,大部分人都愿意在征签上面签字。在火车上跟别人谈起香港的事情,说中共派出暴徒去打压香港人民,他们也能够听进去。很多本国人不怎么关心其他国家的内政,但依然可以跟他们好好地沟通。虽然也遇到过素质低下的人对我评头论足,但大部分人是可以沟通的。给我印象很深的就是有过几个在我们身边拉横幅支持西藏独立的人,能让人感觉到总还是有人在关注人权,没有被中共的糖衣炮弹腐蚀掉。他们很积极地了解国内的情况,我很感激这些人给了我信心。
我那时候觉得,我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一个小时可以换来十几个签名,几十份发出去的传单,还有我不知道多少个加深了解了中共邪恶本质的人。

后来到了我十七八岁的时候,过了大概四五年,我才敢站出来面对中国人。
那是什么感觉呢...你看见一张张写着鄙视或者漠视,唯恐避之不及的脸走过去。发的东西很少人接,我想或许是我们的讲述方式应该改变吧,或许是方式不对。
我想要跟他们讲哲学,说起共产党演变到最后究竟成了什么样的怪物。讲历史讲数据讲事实,告诉他们中共光鲜的表象内已经烂到了根子上。
我面对着一张张防备的,甚至满怀恶意和嘲笑的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抑制我在这群人面前流泪的冲动已经用尽全力了。
我是不知道一些老年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方式很难被你们接受吗?其实我尝试过去改变,但是太难了...如果长篇大论或者说得太多,很少人会听。这都是他们经年累月下来的经验。年轻人哪来的那么多时间去真相点,又需要多少时间去做心理建设。我们要忙着考试,忙着工作,忙碌的事情太多太多,现在想起以前的那段时间恍若隔世。
那么我又得到了什么呢?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把报纸接过去,看也不看就撕成两半丢进垃圾桶。她用一种看着海外敌对势力,看着反党反社会分子的眼神远远地,防备地盯着我们。
其实还挺新奇的,没想到有一天我会成为别人眼里真实的海外敌对势力,哈哈。

这其实不是中国人的错,他们只是被中共无孔不入的宣传手段蒙蔽了,人天生倾向于相信第一手得到的信息。我对自己这么说。
难受吗?那当然是很难受的。如果不看我身上的法轮功学员的标签,我大概是会被大部分中国人说一看就是好学生,多才多艺,或者是乐于助人,性格温柔的年轻人一类的。一旦带上了这个标签,就变成了x教分子,恶意动摇社会分子,轮子,轮子,轮子。需要面对子女学校比我差不少的中年人的质疑,让我去好好学习,小小年纪少搞这种东西。还有人问我挣钱一个小时多少,净赔一个小时,哈哈。

那国内的勇于直言的反贼要面对什么呢?
赵弹打击?被周围的人用同样的态度对待?然后被同样的精致利己主义者上报党国表忠心?或许在国内的大学里面还能换点什么干部当当吧,我不知道。
一遍一遍又一遍,有些人永远叫不醒,有些人反手就把你卖掉。或许是这样的吧。
很多年没有回国了,但大环境的下滑连我也感觉到了。我只希望国内的反贼能够注意安全,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大家都想说真话,但在说真话就是错误,生在这里就是原罪的地方,在中共的统治下真的很难。如果加速主义更有用,不妨采用加速主义。
一个人只是飞蛾扑火,一千个人,一万个人,才会有力量。等到中共的经济崩溃的时候,我们会有无数个人站起来。曙光会到来的。
“当事人”不一定是反贼的

在座葱油哪个做当事人的时候敢公开承认自己是反贼?
除了替共产党叫好以外,正常的言论都会被删除和封禁。
  
  一,「只是表面道貌岸然,为革命助一份力,而实际上只是个不敢直接发声的懦夫……」

  答:加速主義是不得已之舉,如果在大陸敢作任何反抗行動,不用等上一天,馬上有人來你家抓走你。,你是希望更多的蔥友被消失被自殺嗎?人在大陸怎麼發聲?你打算表演徒手干解放軍嗎?

`````````````````````
  二,「就是无论墙内社交媒体进行何种抗争抗议,到了品葱都会被冷嘲热讽」。

  答:我不是常上品蔥,這個點就不太清楚了,但香港人的責任是上街,因為香港得到這種許可(我們上街不會被公安抓)。但大陸人的責任是喚醒更多的大陸人,讓他們得知真相。但嘲諷同路人並不是好主意(勇武也從來不嘲笑和理非),這個我認同樓主。

````````````````
  三,「他们只想继续嘲讽未开的民智,享受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优越感。」。

  答:蔥友不是想享受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快感。只是有時候,你明知道真相,可是你身邊的人要麼小粉紅,要麼不在乎,要麼只說「顧好你自己生活才是最重要」,要麼就說「你知道的一切都是假的」。這種情況下,我會說蔥友對身邊的大陸人失去耐心,也感到非常失望了。

   事實上,很多大陸人只在乎自己的生活,也就是有一口飯可以吃就甚麼都行了,甚至於沒飯吃也不敢反抗。就一群膽小懦弱的人吧,蔥友真正想做的,是喚醒有良知的人,只可惜這不是件易事,要是這麼容易激起人民的憤怒,CCP早倒了。
孙中山当年也玩加速主义,专门杀清朝的清官而不是贪官,因为他们认为贪官会让清朝更快速灭亡。
关键是要正确使用加速主义,关键在于加速中间派,而不是在已经粉红的领域火上浇油。

你需要使用粉蛆逻辑提出任何人都不可接受的观点,特别是涉及到某些具体人的切身利益时(众所周知,中国人根本不在乎大刀砍到别人脑壳上),这样才有用处。如果只是复读粉蛆言论,那么你就成为了粉蛆的一员。
不要光談現象,要看本質。

加速主義的目的是什麼?【中共滅亡,另立天地】
那目前來說,大部分在墻內發聲的人實際目的是什麼?【讓現在的中國往好的方向轉變】

實際上這是2個不同的陣營,把這兩邊視作戰友、同志是十分不合理的。二者只是暫時擁有相同的敵人而已,甚至對部分墻內發聲者來說,支共並不算是徹底的敵人,無論是講理或怒罵,說到底都不過是勸諫

然而,有無數的例子證明了,在一個尚未崩潰的獨裁國家,語言成為不了武器,軍隊才是。

對於普通人來說,在現今早已原子化的社會,一不能組織武裝反抗,二找不到外國勢力當靠山,加速主義確實是一個可行的辦法。
而在墻內社交媒體上發聲,十几年前的確有用,現在卻是純粹送死,對支共造成不了多大傷害,可以說這個方法就是過時的老掉牙,既無用又不智。

加速主義若是成真,最終會造成民生大幅後退,死者無數是必然的結果,絕不是什麼好辦法。但再怎麼說也比指望現在喚醒中國人要來得切實有效。

想憑這種自我犧牲來救中國人,還不如去學醫。    ——魯迅

當然,這是針對墻內,是根據現下的情況得出的結論。任何理論的適用與否都得考慮社會環境。若是人在國外,還是得像文昭先生那樣才對。
其实真的可以理解...我肉身翻墙,跟父母出国,比较特殊的是我家练法轮功(不过身份没有通过庇护拿,详细...

這倒確實,在加速主義的後期,若不及時改變道路,結果很大可能會和支共同歸於盡。
加速主义本身就是个伪概念,讨论该不该支持该不该反对都是浪费时间加不加速如果你我葱友真说了算的话那还了...

实际上即使阿包他们做事也是会参考(不是顺应)民意的,如果加速主义能给他们虚假的民义反馈,那么对于刺激阿包的加速也是有利的(让他们觉得自己的策略是有效的,就能更自信更大胆地进一步走向极端)
那么请问如果ao3不被墙你说的那些人又在哪里??难道不是墙掉更多的奶头乐产品才会产生更多的这类人么?...

加速主义没有问题,但是题主说的那种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的人也大有人在,每次看到这种言论就有点泄气
我觉得加速主义的精髓就是所有人继续吹捧他,星宿老仙,法力无边。所有使劲吹捧他的人,包括王沪宁,可能都是加速主义的葱油
之前发了篇隐晦嘲讽加速主义的文章被移到了水区。
加速主义偶尔调侃嘲讽一下可以,如果真当饭吃认为这是民主自由到来的前兆,那无疑是犬儒+阿Q,认为经济大衰退或社会动荡后民主自由就水到渠成是痴人说梦,温水煮青蛙的人虽然会有失误,但不会把水温加高到立即煮死或逼狂大部分青蛙的程度,北朝鲜民生比国内艰苦的多,到现在体制仍是铁板一块即是明证!
能推动民主自由的必然是能实干的,意志坚定的,能影响更多人的,社会责任意识强的理想主义者等,而不是一群只会喝倒彩的吃瓜群众,就算希望国外力量干预,那也要他们让看到国内民主自由力量的觉醒,而不是一味的去批斗哪国政要为经济利益亲共。比如郭文贵虽然有各种污点,但至少他敢公开站出来跟中共叫板,这就比躲在幕后的人强无数倍了,郝海东就更不用说了。如果香港国安法没有多少港人发声反对,美英也不会吃饱了撑的去和中共对抗。
有些人认为他觉醒是骄傲的资本,我觉得这还不够,国内贪官也很多知道民主自由的好处,却依然维系这个体制的运作。
加速主义变成今天这样是可以预见的。

必须认识到,使用中文的大多数人群是大陆人,按比例来说,支持大陆当前政策的大陆人也占大多数,对于自己政治系统和政策的研究,他们除了掌握第一手的资料以外,还拥有人数优势。所以用中文很难辩赢。如果社会主义制度真得如此不堪,也不会存在一个70年的苏联了,甚至在70年代有机会翻盘美国。

群众没有领先的理论和纲领支持,你让他们如何辩得赢墙内的这帮学者,更何况社会主义本来就是在研究资本主义之后提出的理想社会模型,他们太清楚自由社会存在什么问题了,而大家却很难发现一个理想模型实践后存在的问题。

如果联合国承认中华民国,会有几个台湾人放弃宪法给予的名字天天和别人争辩我是台湾人?反智很多时候可以舒缓压力,只要人还在,就有斗争下去的本钱。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革命任重而道远
之前发了篇隐晦嘲讽加速主义的文章被移到了水区。加速主义偶尔调侃嘲讽一下可以,如果真当饭吃认为这是民主...

朝鲜是背后有中国输血加上韩国白左一直妥协,它也只不过叫得凶美国懒得理它,它要真的能威胁到美国你再看看?
朝鲜是背后有中国输血加上韩国白左一直妥协,它也只不过叫得凶美国懒得理它,它要真的能威胁到美国你再看看...

我说的是朝鲜民众生存环境比中国还恶劣的多,有大规模起来反抗吗?你跟我扯外部环境,你指望中共武力去挑衅欧美然后被反攻后倒台?但他们并没蠢到这地步
所以你觉得应该行动起来对吗!支持你
犬儒主义不是精神解脱之道。
不加速主义,中共分清敌我直接一锅端从此天下太平。。。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逛品葱就像回家一样~ 里面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喔唷——超喜欢品葱der!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17
  • 浏览: 13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