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中医药信徒:这是一份世界观地毯式降维打击

这是一篇对中医药起底比较全面的文章,对部分人士的三观能够造成较强的地毯式降维打击。

  本文涵盖了从古代中医的战绩与真实水平、中医经典古籍的水平、到中医的理论认知水平、诊断水平,到经络穴位的由来、中药的逻辑、青蒿素与废医验药、现代中医的发展、西方力量是否对中医进行过刻意打压、中医理论的擎天巨BUG、中医养生的逻辑、质疑中医所需的条件等等方面,共计11个点,请根据自己的三观修复速度,酌情挑选食用。


  1,高手在皇室吗?中国古代从秦始皇到末代溥仪期间生卒年份可考的300名皇帝里,摸到70岁的只有16人,这16个里面活到80岁的仅有5人(详见《帝王政治与健康-宋代皇帝疾病问题研究》),剔除非正常死亡的92人后,剩下的208人也是疾病缠身,平均寿命仅47.6岁。哪怕到了清朝,从顺治帝到道光帝的200多年里,六朝帝王后代们的平均寿命仅为18-26岁,幼儿夭折率21%-43%,两个数据都与野生猩猩差不多。他们可是享用最优秀的中医资源的权力中心啊。(当然,你仍可以辩解说是内乱,战争,近亲结婚,宫斗,真正的中医在深山老林里等等)



  2,高手在民间吗?根据对近代名绅家族族谱的调查,家族成员平均寿命、幼儿夭折率与野生猩猩都没有显著差别,与同时期欧洲人也无显著差别。(包括①广东中山李氏家族1365-1849,近500年的完备族谱(20岁起编入)。②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郭松义统计了清代135位民间绅士的子女死亡情况)



  在现代医学出现之前,所有传统医学对全人类的贡献都是微乎其微。东西方人不论是在放血的熬草药的拜神的喝符水的,公元前的平均寿命是20-30岁,1850年平均寿命才达到40岁。婴幼儿死亡率始终极高,而很多在今天可以相伴终身的慢性病或者只能在实验室里苟延残喘的病菌病毒,在过去都是满世界肆意收割人头的大BOSS。



  3,从古至今所有的瘟疫,中医一个都没有解决过。古代瘟疫频率十分密集,所到之处,往往“十室九空”,“人死无算”(详见《中国古代疫病流行年表》等)。随着时代进步,现代医学逐个搞定人类顽疾的同时,中医们也在逐页吃书,今天的中医主要躲在自愈类疾病或慢性疾病背后(慢性病程自带起伏,主观给人以好转的感觉)。随着现代医学发展,中医的立脚点还将进一步缩减,继续撕书吃书。



  小儿麻痹症(脊髓灰质炎),中医认为是肺热和脾热,肺主皮毛所以皮肉萎缩,脾主肌肉所以肌肉萎缩,历代中医解释不一(反正都是文学想象嘛)。今天有谁相信中医能搞定小儿麻痹症?

  维生素缺乏症,中药汤能补维生素不?

  染色体遗传病,中医整体论能搞定不?

  寄生虫病,中草药配伍能打虫不?

  被疯狗咬伤了,被铁器划伤了,能用中医抵御狂犬病破伤风不?

  急性阑尾炎,有没有送去找中医的?

  兔唇,今天我们知道孕妇需要补充一种东西叫做叶酸,有谁会找中医补叶酸吗?(孕妇生下兔唇的孩子是因为她吃了兔子。——李时珍)

  糖尿病(消渴症),今天我们知道要么是胰岛素不足了,要么是体细胞对胰岛素不敏感了。中医说:虚火内生,下焦生热,热则肾燥,肾燥则渴。所以说你是肾虚,肾精亏损,需要补肾。至于胰岛素...中医连胰岛都不知道,糖尿病在古代是绝症。

  妇人难产送命的事情今天是几乎绝迹了。中医的办法比较厉害,弓弦能把箭射出去,因此方子是:弓弦烧灰/钟馗画的左脚撕下烧灰,配水/配酒喝下去。(孙思邈,李时珍,杨起)。此外,把一条弓弦绑在孕妇左臂,绑足一百天,能转女为男(孙思邈)。弓弦方子们百花齐放,就不一一列举了。

  肺结核鼠疫麻疹天花等等真正的古代瘟疫大boss就更无需多言了,全是绝症,纯靠人口基数和地理分布硬撑。




  诸如此类可以一直列举下去,只要是在现代医学已经阐明机理的疾病面前,中医是没有任何市场的。什么东西一旦具体化了,马上就与什么“君臣佐使”、“性味归经”、“温热寒凉”、“我有个亲戚朋友被治好了”等等完全脱钩,就算是中医铁粉也不再信中医了。于是中医自己也只好背地里撕了古书咽下去,冰袋敷脸忽略这些事,酿酿呛呛着步步后退。(推荐用“书名+空格+笑话/错误’”了解一下《本草纲目》、《黄帝内经》等经典古籍,基本上都属于开心一笑系列丛书)



  为什么中医讲究辨症施治?无法辨病,当然只能辨症。可是在缺乏科学知识的情况下,就算症型分得再详细,就算你把发烧再细分到是否脸红、是否咳嗽、是否肚子疼等等几十个维度,最后得出的病因也还是什么脾胃失和、肝火、肺热、偶感风寒、阳虚阴虚湿气元气火气这类玩意儿,与背后真实的病因仍然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4、中医不仅对于疾病认知差,对人体结构功能的认知更是可怜。《黄帝内经》说心脏是想事情的,大脑是负责流眼泪鼻涕口水的,心肺胃肠是有记忆功能的,胆是做决断的,更别提“奇恒之腑“和“三焦”了。



  直到鸦片战争前,当时国内公认最博学的人士余正燮说,中国人肺有六叶,洋人四叶,中国人的心有七窍,洋人四窍,中国人的肝在左边,洋人在右边,中国人的睾丸两颗,洋人四颗。——别笑,近代睁眼看世界第一人林则徐也是这么认为的,林则徐还提出,洋人海上厉害但上了岸就废了因为他们的腿无法弯曲,建议诱敌上岸歼之。



  还有经络,其实拿最简单的三个悖论就可以否定有这么一个神秘的微观系统。①医生在做手术前,必须清楚的知道那里解剖结构,如果一刀下去误伤了重要的神经、血管,后果不堪设想。但是全世界任何主刀医生下刀前有没有需要了解经络的?经络穴位对于体表的按压针刺都会反应到脏腑去,为何对手术刀反而无动于衷呢?②人的下肢分布了六条重要的经脉,分属五脏六腑,但是缺失下肢的人比比皆是,下肢的经络全没了,但是这些人除了不能行走以外,生理功能却是正常的,经络相连的内脏器官为什么不会损坏/罢工?③任何器官移植手术有没有需要连接经络的?孤零零的新器官失去了与全身经络穴位的联系,人居然没事?



  事实上,中医的虚化是非常近代的事情。从战国《黄帝内经》直到清末,经络脏腑在古书的描述中一直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本来我国古代是有机会发展出解剖学的,可是后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让解剖了,于是历代中医只好拍脑门,越编越玄乎。清朝王清任历经42年写出《医林改错》,连他想弄懂人体构造都得不断去刑场看、去找荒野横尸看,他指出经络即是血管,但是没人搭理他。古人由于分不清动脉静脉淋巴神经这些人体“线路”而得出了错误的结果,这不丢人,可悲的是后人在面对近代解剖学的冲击时做出的选择。1922年,为了反击余云岫对中医的批评,文人恽铁樵发表《群经见智录》作为回应,替中医界把五脏六腑全部剥离了血肉实体,改为虚拟化、符号化。1924年再发表《伤寒论研究》,又把六经六气也都虚化了。余云岫批驳说这人已经魔怔了,可令人想不到的是,跟着魔怔的是整个中医界。从恽铁樵以后,中医界整体虚上加虚,连带着气血、六淫、痰饮等等,把中医里几乎一切结构概念都虚拟化了。今天什么情况大家都知道了,不再赘述。



  最后顺带提一下崇古爱好者们经常吹嘘的古代内科手术、开颅手术,快得了吧。稍微保持点客观心态都能问出几个关键问题:如何保证无菌操作?如何对抗术后感染?更别说连五脏六腑都闹不清楚,血型认知和输血技术也都没有,手术工具也缺乏,开完怎么一层层合上也不知道.....真给开膛破肚,全都得飞升太虚啊。我是曹操我也得剁了华佗。



  5、屠呦呦的成功是【废医验药】的最好证明,也是对中医药最沉重的耳光。



  屠呦呦收集了2000多个治疟古方:全,部,无,效!青蒿素的发现来自于晋代葛洪所著《肘后备急方》,这本书里写了其他20多条治疟疾的方子,包括:抱一只大公鸡然后大声喊叫、拿一个豆子切两半写上日月对着太阳把豆子吃下去、抓只蜘蛛配饭咽下去、头朝南边憋着气写一个鬼字等等,明显就是瞎编乱造,葛洪本人也只是个道士,并非什么名老中医。



  唯一能碰瓷青蒿素的方子里,青蒿(香蒿)是不含青蒿素的,青蒿素在黄花蒿里(臭蒿),而中医是几乎不用臭蒿入药的。退一步讲,就算葛洪用对了植物,可是青蒿素遇热易分解,并且几乎不溶于水,屠呦呦都是用乙醚低温萃取才得到的,而古方的描述是用水绞汁喝。



  ——显然,古人照方是不可能摄取到足量青蒿素从而治得了疟疾的,换句话讲,此方连葛洪自己也未考实过,纯属这位道士虚构。2000多条治疟古方里一共提及了多少种动植物?难道只要误打误撞到了就能算作是中医的功劳吗?



  两千年的中医历史下来,两千余个疟疾方子,没有一个有效。这难道不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就是中医真实水平的冰山一角。你可以与【西医治标中医治本】的说法联想一下,中医为什么从来没有急诊科、牙科、烧伤科、妇产科等等(说好的整体观黑箱论呢),为什么全都要缓慢起效+千人千方+不可重复?为什么总要先用西药压制症状再用中药深入调理治本?“本”是什么,这么多年来你感受到过吗,从几十年前喝中药到今天的长辈怎么还没调好“本”?中医的威胁恐吓为什么都是“等你老了就知道了”、“再过十年二十年你就知道了”?谁老了不会比年轻时体弱多病呢?欧美发达国家既不调理这气那气也不治本,咋没变得瘦小短命呢?说到科室,为啥现代医学分类这么细,而中医直接几本古书搞定全科?



  6,先别提药效,中医就连最基本的准确诊疗都做不到。试问,中医如果完全凭望闻问切,能准确诊断多少种疾病?能看出哪种维生素缺乏症?能看出结石,肿瘤?能看出乙肝梅毒HIV慢性粒细胞白血病?



  别忘了,作为中医安慰剂效应最强大的诊疗手段:把脉,这门经典骗术可是连怀孕这种产生了巨大生理变化的事情都诊不出来。微博上至今还挂着当年诊脉验孕挑战的50万人民币+一辆跑车,并且长期有效(现微博昵称:猩猩吸猩猩(原昵称为“盖得排行APP李铁”))。如果把脉只是基本功,全国中医医生、学子、传人有多少万人,就全都这么淡泊名利,放着当众打脸中医黑的机会与金钱跑车不要,任由别人这样怼中医?



  其实脉搏只是心跳频率、强度,这两个指标心电图里都有,并且左右手都一样,脖子,脚背,额头,摸得到浅表动脉的都一样,你要非说脉搏里就是能把出别的东西来,请关闭本文先检查检查自己的理智。无论如何,中医用手指把脉的敏感度能准确得过心电图?而现代医学至今都没有发现心电图与全身都存在着什么规律。



  中医之所以仅靠摁摁脉搏就知晓了你五脏六腑的情况,是因为古代中医以为脉搏是“气”在跳动,古人看到了尸体里空空的动脉管子,以为这里面是走气的,所以才有了把脉以及今后各种这气那气的说法。枝繁叶茂的玄学把脉体系就是构筑在这样的基础认知之上,不仅要三指扣脉、每根手指各有负责,还要区分左右手,再划分为几十种脉象,什么如盘中走珠、如雀啄、如波涛汹涌、如线等等,实则全是昧着良心胡扯。有兴趣可以查查复旦大学做过的一项研究:16名中医教授一起诊断,四诊结果各不相同。



  如何看待中医把脉,是对一个人看待事物是否独立客观思考的最入门级的检验,如果在逻辑道理已经如此清晰的事情上都无法转变观念,那么就更加不会质疑中医的其他部分了。很多人辩解时爱说什么“我邻居把脉被诊断对了”、“人家中医都有把脉课”、“人家国医都不否定把脉”、“人家xx中医药管理机构都承认把脉”、“那么多人看中医会是傻子?”,这都属于典型的放弃独立思考,把自己三观交由外界做决定的逻辑。这些人如果活在气功热的年代也会是气功坚信者,当气功热衰败时他们则会是最后一批苏醒者。



  7、现代中医,继承发展?呵呵。我只请看官们注意一个规律。



  ——今天不论是大学科班、民间传人、学徒,任何中医学习者,他们学习什么书籍?

  ——今天几派中医起争执了,以什么解释为准?

  ——每当祖师爷的理论和方子有破绽,归咎为什么原因?

  ——今天有没有中医比华佗扁鹊张仲景孙思邈李时珍强?有没有中医敢自称比他们强?

  ——今天的中草药包不包含古人没见过的外国动植物品种?都9102年了,还不扩容扩容?咖啡可乐巧克力等等近现代产物有没有温热寒凉和君臣佐使的属性,现代中医有没有把它们开发到中药方里去?

  ——今天的中医可否发表几个新穴位、新经络?可否修改某条经络、某个穴位?可否把阴阳五行发展到六行八行?可否把某个性寒的改为性热?

  ——今天的中医可否举一反三,往动物身上拓展,搞个“猫体脉象诊断学”、“牛体穴位分布图”?可否对猫儿狗儿进行号脉诊断,对牛羊儿进行中草药阴阳元气调理,对老虎狮子进行针灸拔罐去除湿气,帮海豚虎鲸坐月子不碰凉水.......(这都什么鬼),有没有中医宠物医院治一下寄生虫、细小病毒、猫狗藓?



  人们本能的就会感觉到,第一,中医那些东西只能人体有,放其他生物体身上压根就是扯,第二,后人改动理论根基、拓展疆域也是扯,后人只能去做不同的解读分析。第三,最强的是祖师爷,祖师爷永远正确。第四,以玄学为根基,是无法往上继续搭建玄学的。



  所以话就说回来了。在两千年后的今天,中医的权威依据依然只能在哪?理论高峰依然只能在哪?只能在千年前的古书里。



  ——这是体现出了中医的宗教性的最明显的一条特征。什么叫原教旨主义、什么叫崇古、什么叫祖先崇拜,在这里都体现得淋漓尽致。



  8、从来没有西方恶势力要暗地里投入资金在我国制造舆论风波摧毁中医。中医的日渐式微,纯粹是因为现代医学在大步前进,国民整体科学素养也在大步前进,而自己那些巫术咒语相形见拙。



  首先,熬草药、扎皮肤、放血、跳大神、做法、献祭等等全世界老祖宗都会,全世界老祖宗都会,全世界老祖宗都会(重要事情说三遍)。



  古希腊早就有“五行”观念(水/火/土/气/以太,相生相克互相转化),还有四体液平衡学说(血液、黏液、黄胆汁、黑胆汁),古印度医认为风、胆、痰是造成疾病的三因素(印医历史五六千年,是中医的三倍),古德医的大草药柜是木制的,分为一个个长方形小抽屉,存放着各种晒干的动植物等等,取用时称量配伍,做成药膏或者水煎服用……——有没有觉着突然很熟悉?



  印度医、墨西哥医、希腊医、顺势疗法、蔬菜疗法、天主圣水等等在欧美比中医要流行得多。中医在世界传统医学里只是普通一员,请不要井底之蛙+夜郎自大+迫害妄想症。



  其次,医学与自然科学一样,其认知成果往往是客观的、全人类共享的。存不存在德国碳原子,美国磁场力,英国电场力?为什么美国耗费n亿美金n年时间三期测试研制出来的特效药,总是刚上市不久就被印度仿制?因为人家任何现代药物都要先通过FDA,并且要上架就得公布所有成分、制法、毒副作用等等,唯一保护它的只有一个专利期,专利期内高价回本盈利,专利期过后属于全人类共同所有。只要肯耍流氓+足够的化工技术水平,谁、都、可、以、仿、制。

  这是对使用者负责、对医学进步负责、对全人类负责。(云南白药等等“绝密配方”以后另开篇幅diss)



  最后,好的技术往往是大家都抢着学抢着开门引进的,打压的目的何在?若脉搏如此包罗万象,为何世界上还没有推广承认把脉,为何心电图还没有成为最快捷通用的诊断方法?若中医药真如此神乎其技,西方恶势力的这一顿操作下来,故意不准任何中医药通过FDA上市、把中医药放在替代医学里边缘化之,结果就是为了让他们自己国人享用不到补气治本和妙手回春,强行把中医药锁死在中国境内只给中国人用,这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为了强迫我大华夏子孙们身强体健长命百岁????



  9、中医理论与客观世界之间存在着无法逾越的巨大断层。中医药的各个环节全是一个个孤岛,两两之间都填充着五彩斑斓的擎天巨BUG。



  比方说已知人的皮肤里有胶原蛋白,现在你想护肤。那么你是把胶原蛋白吃下去,还是敷脸上,还是往血管里打,还是往皮肤里注射?四种方式各不相同。——诸如此类也就是说,客观世界是非常复杂的,即使已经是非常明确的同一种东西,也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懂我意思吧。



  物质有其客观属性,人体也有其客观运作方式,这是不会以ABC大师的说法不同而转移的。现代人类的智商,航天器都飞出太阳系了,光刻机都做到几纳米精度了,小小的原子核都被轰出了各种渣渣,渣渣又被轰出更小的渣渣了,很多身体机理在细胞内的分子开关都被研究透了,而中医老祖宗们的东西,怎么就连个影儿都没发现呢?为什么上至原子弹和航天器,下至微观粒子和波粒二象性,再高科技的东西都是可理解可学习掌握的,而一碰到传统的东西,就要变成云里雾里,玄而又玄,无人参透,且还不接受检验,不需要证明,老祖宗就在山顶等着科学家呢?



  信中医药的从没想过一个问题,那就是从玄玄幻幻的中医理论,到看得见摸得着的中草药本身,再到熬出来一锅黑水的成分和性质,再到你喝下去能吸收的物质成分和性质和量,再到具体起什么作用和副作用,再到你体会到的感觉与它们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这一切在逻辑和实证上都是不连续的,两两之间是没有任何桥梁的,而是简单粗暴的划一串等号就过去了。愿意上点心的时候还会认真编一套自圆其说的理论给你,不乐意的时候直接一顿想象力就把你打发了,就像最近热议的步长集团脑心通胶囊,由于ABC这三种虫子会打洞所以吃下去就能够脑心通,就这样从第一步推导到第两万五千步,甚至直接把中药汤往你血管里打(中药注射液),而证明过程略,就问你服不服?在中医药的大千世界里这是孤例吗?这才是常态!



  毒性和副作用也一样。不论现代科学指出多少马兜铃酸、关木通、重金属超标,中医界表示:君臣佐使,配伍减毒。可是,既没学过化学,也不知中药的详细成分、是否反应、反应效率,怎么得出来配伍可以抵消毒性的?光是一种草药就有多少种成分,几种草药一起熬又有多少种成分?仅凭一顿想象力,寒性的药多了加些热性的药,凉性的药多了加些温性的药,仅凭自己编出来的一套药物属性去负负得正,正负相抵,于是就减毒减害了,喵喵喵?兑洗澡水温呢吧?



  10、中医理论不属于高深莫测的“未知事物”,我们也并不需要“敬畏未知”。质疑中医更不需要什么医学专业出身或者熟读中医四大经典。



  首先,许多人往往会搬出“中医是一种哲学思维”、“要尊重未知事物”。——实则是在偷换概念,把迷信等同于未知了。



  未知是什么?是仅能做猜测和想象,除此之外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但迷信是什么?迷信也配划入未知?迷信明明是既不讲逻辑又不讲证据的“已知”,但又要求别人用对待未知的态度来敬畏自己。我可以说宇宙中心是一只意大利面条怪,水星的内圈还有一只茶壶在绕太阳飞,你要不要尊重我的说法?你可以说上帝存在,阴阳五行合理,我也可以说死后只有地狱没有上帝,阴阳应该九行十行,你要不要敬畏一下我这套未知理论?



  其次,许多人喜欢搬出“科学就知道一切吗”,“现代医学就治得好所有病吗”,“西医治不好时不找中医难道等死吗”——这都属于拿一种事物的完备性论证另一种事物的合理性,偷换概念。科学当然不知道一切,现代医学也治不好所有病,但并不代表跳大神就是对的,你就要去跳大神喝符水。



  最后,关于反对中医所需的资质。其实中医们质疑你没有读过古书、不是医学毕业,就像是算命大师质疑你没有读懂周易、不是统计学毕业一样,就像是神棍质疑你没有熟读神学著作、不是科学家出身一样————算命与统计学大数据分析无关,神学与科学无关,中医与医学无关。就算你真去读完再回头反对,这些教徒还会再给你一个回复:那是你没读懂,你没理解透。然而你理解透也没用,因为你不可能在中医理论内质疑得了中医,用圣经怎么可能得出上帝不存在?



  (需要明确的是,上百年来中医黑们的呼声从来都是亘古不变的那四个字,“废医验药”,即废其玄学理论,对药物用现代科学方法检验,取其精华,而从来都不是全盘否定。)



  11、或许你觉得,有病找西医,没病好歹可以中医养生嘛。那么我建议在使用前多了解下那些东西背后的来源依据,多问几个为什么。——其实就是形而上学的想象罢了,不外乎是外观上的颜色形状气味等等。



  例如枇杷补肺止咳因为像肺,枸杞补血补肾因为像肾并且红色,红枣补血因为红色,老虎很强壮凶猛所以虎骨酒虎鞭你懂的,穿山甲打洞所以通经络通乳,人参像人很神秘所以补,冬虫夏草能从虫子变成草很神秘所以补,核桃像脑就补脑,黑芝麻就让头发黑,牛奶就让皮肤白,蝙蝠晚上视力无敌但是不好意思老夫抓不到蝙蝠所以咱们就吃蝙蝠屎来补眼睛吧(夜明砂。古人不知道蝙蝠是用超声波,几百年来的屎全都白吃了...),燕子咳吐出来的精华凝结成窝所以燕窝润肺止咳,雄鹿嫩角充满生机而且形状那啥所以鹿茸补气壮阳,水煮驴皮既不含铁又缺乏必需氨基酸为啥还能补血,因为咱阿胶补的是“血气”,这已经不在人类语言理解范围内了…



  可是:①为啥不是黑芝麻让皮肤黑,牛奶让头发白,鹿茸让你头上长角,虎鞭让你一次三秒呢??②常见食物为啥就不涉及以形补形了呢,为啥不是吃米饭美白,吃烧腊长出翅膀,吃鱼获得水下呼吸技能,吃蔬菜学会光合作用?常见食物那么多,你早该吃成怪物了呀。



  因为:中医的以形补形是“量子态”的,说有就有,说没就没,说补哪就补哪,视需求而坍缩。



  编的时候纯靠想当然,编完再碰瓷科学就行。常见的养生论证过程是:经过分析发现含有什么氨基酸维生素皂苷多糖等等,而这些东西又能和某些效果擦上边,于是这就算做是被现代科学验证了。可大家却忘了平时随便吃个芥兰炒牛肉也含有更多维生素蛋白质糖类纤维素矿物质,每一项深究下去也都能算是增强免疫力、维持身体健康、促进伤口恢复、提升造人功能等等功效。



  中医的整套逻辑闭环其实就这么诗情画意简单暴力,自学成才全无压力,何必花那个冤枉钱,你每天都可以编50条。我起个头:博尔特多吃点猎豹,菲尔普斯多吃海豚,詹姆斯多吃跳蚤,泰森多吃袋鼠,国足坚决不准啃猪蹄,建议多吃在水族馆工作的海豹(吸收停球技术)。对于老百姓,最强补品当属医院里割下来的恶性肿瘤,它们能无限分裂疯狂生长,拿去泡药酒多么补气壮阳延年益寿啊(这么显而易见的大补药怎么就我想到了呢),其次就是水熊虫和灯塔水母了,它们是地球上生命力最强的生物,就是太小太少了,建议炼成丹丸服用。



  12、总结



  以上十一点是最浅显的,只需要逻辑和客观心态就行。



  (在文化艺术领域之外)所谓的传统文化,在脱离了盲目崇古的年纪以后发觉其实大都只是一些神神叨叨的东西罢了。



  生活在现代社会里,却把命交给一门讲求【说学逗唱】的传统文学,不亦膜乎?


http://forums.huaren.us/showtopic.aspx?topicid=2426271
102
分享 2019-06-16

144 个评论

“理论我不管,事实证明共产主义有效,委內瑞拉已经开始了大量社会实验,按马列主义循症开法。中国思想都出口了,[只是]人权不平等,国际市场份额极低。”
总有人要把中医和现代医学区分来,其实中医是完全能够被现代医学所吸收的,两者并不是非黑即白的,拿诺奖的只会是青蒿素,而不是青蒿,中国传统医学应该加快融入现代医学的步伐,去研究那些有用的汉方中到底是哪一些元素起了作用,并且像青蒿素一样提炼制药,而不是抱着几千年前的理论不放手,天天就只会把药材用来熬制,实在是暴殄天物。
如果说个例的话,对抗smallpox 的接种法,是有效的;当然,当时的人,也不知道其原理,但可以得出简单的因果关系,并加以运用。
我吱娜自古以来勃大精深的自慰药剂文化
whataboutism,选择性无视,划分敌我,百步笑五十步。
一长篇看下来,中医这套诡辩手法简直和社会主义诡辩一模一样。
不巧,家中有两位号称学习中医的亲戚,每次提吃药的建议我都很奇怪,比如肺癌(我奶奶)喝中药,也并没有治好呀,到最后扩散了,人没了。
我觉得唯一有效一点反而是外敷药物,比如清凉油,风油精,还有一些湿疹的外涂药剂,看似是有效,但是这难道真的不是和土著那种,外敷这个可以治疗我们这里的什么问题一样吗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如何评价朱践耳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760023
此人是精致的利已主义者。是一个典型的无产阶级费拉做题家。

他45年才加入中共,国共内战,他都在文工团,懂得狡猾地明哲保身。
选择亲共我认为一是他崇拜聂耳。二是他也有通过亲共,获得去苏联进修提高的机会。
无产阶级费拉做题家,试图通过体制获得留学机会在过去是非常正常的路径。

后来他的愿望成真,1955年公派去苏联。进入著名的莫斯科音乐学院,不过之后没几年就遇到了中苏关系恶化。他学了5年之后于1960年回国。虽然在苏联他躲过了大跃进,不过没有躲过大饥荒和文革。

回国后,这个费拉第一感受到中国原始社会主义的铁拳,他的创作几乎停止,在苏联他可以能写交响乐的,结果回国之后,只能写写小曲。《唱支山歌给党听》就是这期间创作的。

他认为,从1960年到1978年是十八年断层(包括前六年的迷途,中间十年的荒唐压抑,后两年的反思),不仅毁了他的“交响梦”,也使“革命梦”被扭曲和变质。


文革后,他进入上海交响乐团工作,重新开始创作。80年代相对自由的氛围,让他也重新创作出了一些作品。
比如他创作过一部缅怀张志新的交响乐:交响幻想曲《纪念为真理而献身的勇士》上海交响乐团 陈燮阳指挥

说明他心里很清楚中共是个什么货色。把子女送出国,但是自己留在中国赚大钱,也说明他是个很典型的骑墙派,与利己主义者。如同当年很多贪官一样,自己在国内赚钱,子女出国享福。反正我死后哪管中国洪水滔天的那种。

纵观他一生,他都是能躲就躲,从不让自己处于危险之中。偶尔有自由的环境,才敢于表达一些自己真实的想法,但是人生根本目标还是无产阶级费拉那种无脑赚钱,精致利己而已。

他幸运地在2017年去世,但是他的夫人和子女终究没有躲过社会主义的铁拳。我相信他若是活着,也一定会遭遇同样的下场。

有的时候,费拉们得想明白一点,当你永远选择那条看起来即容易,又光明的道路时,你得看看这条路是谁修的,若是修路的人来自于原始文明,那么你还是离这条路远一些。
其实不用长篇大论。

有效成分不明确,剂量不能精确控制,没有双盲测试。

以上还不够么?然而以落后生产力的面貌,中医依然是黄金产业。你看看传销每年都能赚多少钱。

再说下,很多人有个误区,实际上中医和西医,并不是“中”与“西”的对立,而是“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的关系。

传统医学,草药学之类的替代医学,不止在中国出现过,欧美拉美到处都有。

不是对等,而是递进关系。
可以说,现代医学证伪了传统医学。
就像广义相对论,证伪了牛顿万有引力一样。
在台灣,一般人生病通常都不會找中醫(偶爾也會有比較不聰明的人被壞人欺騙,比如剛死掉的歌手賀ㄧ航若照西醫治療根本不可能死掉),絕大部分會找中醫協助的都是調理身體比較多。我認識的中醫師前陣子到國外旅遊的時候感染肺結核,回台灣也是找西醫治療。

中醫的歷史很漫長,歷史上存在荒謬的藥方不是理所當然的嗎?但這不代表受過專業訓練的現代合格中醫師會使用這些根本不可能適用,甚至荒唐的藥方。台灣人通常都對中醫師很尊重,我們或多或少都知道以前有許多糟糕的藥方,但很少有人會把久遠的,陳舊的歷史痕跡拿來批評當代的中醫專業。可能對大陸人而言這些糟糕的藥方還沒有成為過去?我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不暸解中醫在大陸的情況。但願不是為了反對而反對。

文中對把脈的嘲諷,我真心認為非常的無知。我確實親身經歷過中醫把脈的精準,但我想對於不相信的人而言,無論如何也是不會相信的。

這是一門很專業的學問,真正懂得人肯定是少數。批評的人有多少人是真正暸解?恐怕根本都不暸解吧?你可以不相信,但是你不應該不尊重它。更不應該否定別人受惠於中醫的親身經歷。
如果中医和其他民族的传统医学一样,作为“替代医学”存在,只要不阻碍现代医学,就没什么关系。自由的体现之一就是自己犯蠢犯错的权利,只要没有伤害别人,自己爱信什么信什么。如果只因为一件事不符合科学、不利于健康就要大讲消灭,那么禁烟令禁酒令甚至禁止熬夜令都将是合理的。

我自己小时候倒是看过几本中医书籍,结果最终对中医很是反感,去学了[个人信息敏感]。一个人迷信中医对我来说是个缺点,但是我觉得不应该因此就居高临下地认为信中医的人应该“被改造、被感化”。只要没拦着我自己用现代医学,就算是家人愿意信,也由他们去信。

你没有救世的权力,我也没有。
真正的中医信徒不多吧,很多人只是不反感中医而已。楼主的思路并未超出公众号的范围,在我看来这篇文章不过就是在给观众表演打稻草人。

想搞清楚现代的中医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以及中西医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看看医学院的课程表就清楚了。

北京中医药大学 国际学院的本科课程表
http://guoji.bucm.edu. cn/jyjx/bkjy2/zgkcjs/

主干课程介绍
中医课程:中医基础理论、中医诊断学、中药学、方剂学、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学;经络腧穴学、刺法学、灸法学、中医气功学、按摩推拿学、特色疗法、针灸治疗学;中医内科学、中医外科学、中医妇科学、中医儿科学、针灸学、中医急诊学、中医骨伤科学、中医皮科学、中医养生康复学等。

西医课程:正常人体解剖学、组织胚胎学、医学免疫学与微生物学、生物化学、生理学、病理学、药理学、诊断学基础、西医内科学等。

北京中医药大学研究生院课程表(太多自己去下来看)
http://yanjiusheng.bucm.edu. cn/jxpy/kcb/index.htm

简评一下:首先,现行医疗体系中的中医并非自成体系,基础的西医课程都是中医学生的必修课,也就是中医的从业者都是有西医基础的。其次我随便点开了某个学期的研究生课表,里面有统计学、动物实验、药物实验、也有中医发展史,也有气功、针灸、草药等中医课程。至少在我看来,正规医学院毕业的中医从业者都是有西医底子,有科学的思维体系的。

我觉得炒作这个话题没什么意思,一般反中医的文章大概最终都指向一种阴谋论:文章作者和读者比整个医疗体系高明,整个中医体系存在就是浪费钱或者养闲人的阴谋论。我不是医学专业的,但我认为这种思路未必太傲慢了。

其他学校的课表
广州中医药大学 第一临床医学院 本科课程表 http://dylc.gzucm.edu. cn/info/1099/4078.htm
其中
2017级中医学(5+3)第一学期课程表
中医基础理论、正常人体解剖学、基础化学、医学高等数学、中国传统文化、医古文、中国古代哲学、英语听说。

这仅仅是大一第一学期,从这些学生的课程看,我不觉得他们以后出来是在搞巫术。至少大概看了一下中医专业的培养课程,我觉得现在的中医是一门严谨的医学学科。
admin 公共账号
秀出你的医学学位再谈这个问题吧,我们这些外行说来说去的只是复读各种公众号的观点而已,感觉是在闹笑话。
已删除
讨论研究方法和讨论疗效是两回事。中医维护者的错误是把二者混为一谈。
已删除
少数方子有效,多数无效
死猫总会遇到死耗子,
中药让你吃这么多屎你忘啦。
伤寒杂病论里的基本有效。后来的医方越来越冗杂。
西医的研究方法也是瞎猫碰死耗子。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现在不管西医也好,中医也好,都远远无法满足人类对医疗的需求。世界上绝大部分病得不到有效的治疗。说的不好听的,西医、中医就是两堆垃圾,我们不过是在这两堆垃圾里面翻翻看能不能找到点有用的东西。
蛋蛋8964 已停用 观察
见仁见智的东西,没必要也不值得争什么。
里面有个错误,补充叶酸和预防兔唇没有关系,叶酸是预防新生儿的神经管缺损的。似乎这篇文章也不是专业医学的人写的
无语,你根本不懂。
同样自学中医,本人治好了
A亲戚的耳聋(从必须靠近耳朵大声说话才听得清到现在普通声量中距离说话能听得清,还是有点老人常有的聋)
B亲戚的心脏病和类风湿膝关节变形(心脏没再痛过,膝关节从需要服止痛药和绑绑带的重度疼痛到不吃药不做任何措施的轻微疼痛)
C亲戚的股骨头坏死(服药一段时间停药后又复发变疼了)
D亲戚的遗尿和胸痛(没复发)

A亲戚看过西医,耳聋是无药可治
B亲戚的心脏病看过各大医院,医院主要配中药,有效但没能根治,类风湿是只能手术
C亲戚的股骨头坏死看过各大医院和神棍,只能手术
D亲戚的遗尿和胸痛医院各种检查最后只配高血压的药,服用后副作用太强(头脑眩晕心跳加快)不得不停药

目前情况是
A:定期去医院看高血压等疾病(高血压西药只能控制不能根治,定期有用吗?)
B:心脏病的药停了,换人工关节的手术不去做了,定期服用降血压等药物(有用吗?)
C:本身预订人工股关节手术,虽然痛疼复发了但不去做了,药能止痛就吃药
D:没定期去医院也不服用西药,血压从仪器爆表测不出来下降到170

ps
说到本人的水平
能看懂各种中医名词的意思,但不会具体运用,也不得不懂,因为方子就是按照理论和症状写的,症状外行人也能分辨,但理论看不懂就不能辨证,不能辨证就无法配方子
配方子也没有什么加减化裁,就是生硬的公式照搬
对各种药材的药性查过知网有深入了解,一般方子里面有某种药材就知道应该有什么药效,毕竟药材的药理作用是有大量研究论文的
对于看什么中医书也有讲究,中医就是天才和庸人区别极大的世界,怎么区分天才和庸人,比较简单的方法是看寿命,不会续命的中医不是好中医
历朝历代编篡的医学合集也有问题,一堆天才编篡写书只要进来一个庸人老鼠屎就能毁了整本书
你上下嘴皮子一碰就事实证明了?
你研究过那你讲下什么原理?
我很少吃中药啦……一般只有外用药会敷那个东西,平常大多都是西药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失蹤人民共和國|了解真相,何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RSDL)」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8201

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失踪人民共和国》序(未删节版)

作者/腾彪

掌握权力的作恶者常常用一些轻描淡写的或者中立的命名来掩饰背后的残暴:“土地改革”、“文化大革命”,字面上完全看不出血腥屠杀的暴虐。“三年自然灾害”、“六四反革命暴乱”,则是无耻地篡改历史、颠倒黑白。“法制教育中心”,其实跟法制和教育没有一毛钱关系,那是遍布全国的任意关押和折磨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也是这样一个不痛不痒的名字。一位良心犯的妻子在丈夫被强迫失踪后心急如焚,但不久后听说转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以为是好消息;其实那比“刑事拘留”要可怕得多。这本《失踪人民共和国——来自中国强迫失踪体系的故事》讲述的就是“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背后那鲜为人知的真相。

从立法沿革上,“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在1997刑诉法第57条就有规定,作为监视居住制度的一种特殊形式,适用于无固定居所的犯罪嫌疑人。但在中国警察权力过大、司法制度弊端重重的情况下,这种规定被警察部门、尤其是国保、国安等特务系统所滥用,也就在所难免。中国最知名的民主人士、诺贝尔奖获得者刘晓波,因《08宪章》被捕之后,就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而且六个月期满继续关押。刘晓波显然不属于“无固定居所的犯罪嫌疑人”,而且监视居住应该与家人在一起生活,律师可以随时会见。但是在被监视居住的7个月期间,刘晓波却处在完全失踪的状态。后来据律师透露,刘晓波被监视居住的房间“没有窗户,只有卫生间里有一个小天窗,又不能放风,这7个月过得很压抑。”

刘晓波在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1年监禁,在被关押八年半之后被告知罹患肝癌,并于2017年7月13日在监禁中逝世,如果不是秘密关押场所和监狱的糟糕环境,他很有可能不得上这种病或者可以得到及时治疗。他的妻子刘霞也不时的被失踪,被软禁在家,在毫无任何法律依据和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断绝她与外界的联系。

2011年的茉莉花镇压,当局大规模绑架、秘密关押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这种黑社会式的犯罪手段,同样是以“国家安全”为借口,并披上“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合法外衣。人权律师刘士辉(第二章)回忆说:“被特务指令打伤缝针、肋骨剧痛的我,连续五天五夜遭禁眠,所以想进看守所竟然成为我那个时候一厢情愿的奢望。”唐荆陵更是被禁止睡觉长达十天,最后直到他“浑身发抖、双手麻木、心脏感觉不好,生命出现严重危险时,警方才允许每天睡一至两小时。”异议作家野渡野渡曾被关押在广州民警培训中心九十六天,与本书中律师隋牧青(第十章)的关押地点一样,野渡 回忆道:“足足一个月没见过阳光。每天审讯二十二小时,一小时吃饭,一小时是睡觉,这样审到第七天,胃大出血,才停止了此方式。”

华泽编辑的《茉莉花在中國:鎮壓與迫害實錄》记录了47名活动人士的遭遇。我也是其中之一。我被绑架后,秘密关押70天,口头告知是“监视居住”,但从来没有一个人告诉我他们是什么名字,什么单位,什么职务,也没有给我看过工作证、搜查证或其他任何法律文书。我被打耳光、剥夺睡眠、固定姿势、每天24小时被强迫带手铐持续36天、威胁辱骂、强迫写认罪书,种种虐待,一言难尽。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立法上明确属于非羁押性的强制措施,但事实上,它不但成了法定羁押场所之外的审前羁押,而且因为不受看守所规则的束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成了比刑事拘留和逮捕更为严厉、更可怕的羁押措施。它大大地方便了警察、特务机构对被监禁者使用酷刑和施加非法压力,事实上“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的酷刑极为普遍和严重,而且被施以酷刑也难以取证。

当局大概从滥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实践中发现这是一种更方便、更有效的对付民主维权人士的手段,于是在2012年的刑诉法修改中将其扩大化,合法化。2013年施行的刑诉法第73条规定:“监视居住应当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住处执行;无固定住处的,可以再制定的居所执行。对于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在住处执行可能有碍侦查的,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批准,也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因此,警方可以任意决定将任何人指定监视居住,警方决定谁将被失踪。这就是目前“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法律依据,它是立法讨论过程中争议最大的条文之一,民间有人直接称之为“茉莉花条款”。它把茉莉花镇压期间的强迫失踪合法化,把臭名昭著的党内“双规”扩大化,把私设公堂、黑监狱合法化。

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不得在羁押场所、专门的办案场所执行”,但实际上都是在公安、安全、检察系统专门办案的“培训中心”、“预防基地”、“警示 教育基地”、“廉政教育基地”,或者是经过侦查机关进行安全改造过后的宾馆和招待所等。法律允许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不予通知家属以及不予律师会见,而在实践中,这些特殊情况已经成为常态,导致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事实上就意味着强迫失踪。“强迫失踪”,正是“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制度想要达到的效果。

我在2011年被关在三个不同的地方,因为每次转换关押地点都被戴上黑头套,无法知道自己所处位置,但释放后根据同时被关的其他维权者的综合信息,第二个地方应该是位于密云的某处武警培训中心;而第三个地方,根据我掌握的信息,可以完全确定是位于北京昌平十三陵镇的卧虎山庄。这些地方远离市中心,数十名看守轮班随时监控,外界完全无法知晓,对于亲人朋友来说,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完全失踪了,不知是死是活,这对家人来说是一种极大的精神折磨。

2011年的茉莉花镇压、2015年709大抓捕,维权人士经历的就是这种强迫失踪的恐怖。严重的例子如王全璋律师,在2015年8月被绑架后两年多直到我写下这段文字时,仍没有任何一丝消息,“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野蛮可见一斑,中共当局的残暴可见一斑。2010年中国政府拒绝加入联合国《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已经是不负责任;实践中针对民主人士、人权活动家、宗教人士的强迫失踪大量存在,公然践踏本国法律(有名的例子包括达赖喇嘛确认的班禅喇嘛从1995年5月17日起失踪至今、2009年新疆75事件后大量的维族人被强迫失踪等等);此后竟在刑事诉讼法中把强迫失踪合法化,可谓无耻之尤。

从立法条文和立法本意出发,“指定居所”只能作为监视场所而不能成为讯问场所和羁押场所,但实际上,这些地方不但成为专门的讯问场所,成为比监狱和看守所更严密的“超羁押场所”,更成为恐怖的酷刑中心。长时间剥夺睡眠、拳打脚踢、用电棍电击、长时间戴手铐脚镣、老虎凳、长时间坐吊吊椅、用烟熏眼睛、长时间固定姿势、扇耳光、不给食物和水、不让上厕所、长时间连续审讯、侮辱谩骂、暴力威胁、单独监禁、“包夹”……等等,都是在2011年“茉莉花镇压”和2015年“709大抓捕”中反反复复发生的。

已经披露出来的唐吉田、江天勇、李海、唐荆陵、野渡、谢阳、屠夫吴淦、李和平、李春富等人在失踪期间所受到的种种酷刑,有时候让人不忍卒读。让人尤其愤怒的是强迫喂药,包括李和平、李春富、谢燕益、李姝云、勾洪国在内的等许多709案当事人表示,在被关押期间被强迫服用不明药物,服药后出现程度不同的四肢无力、视力模糊等症状,部分709律师家属在一篇公开信中控诉到:“李春富律师、谢燕益律师、谢阳律师、李和平律师都折磨得和被抓前判若两人,四十几岁的年纪都象六十多岁的老人!李春富律师甚至精神受到严重刺激,意识恍惚,与人接触充满了恐惧!一个心理素质极好、身体健康的律师被折磨成这个样子!709被抓的人几乎全都被强迫服药,服药后肌肉酸痛,头晕目眩,意识不清……给健康人乱吃药,居心何在?”

曾因组织中国民主党而入狱八年的何德普,曾在2002年11月4日至2003年1月27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八十五天:“国保警察把我扒光了衣服按在一张木床上(木板上只有一层塑料布和一块白布单)对我说,按照国家监视居住的相关规定,我们能把你按在床上躺半年,没人知道。国保警察把我交给了他们的二十七名看守看管,他们四人一组,每两小时一换岗,四个看守站立在木床的两侧,各看管我的手腕和脚腕。看守的领导对我说,按照“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相关规定,被监视居住人的手腕和脚腕应在看管人员的视线之内,被监视人只准躺在床上,不准下床。……每天我都要遭受看守的谩骂、殴打,每天夜里都被四个看守各拉住我的手腕和脚腕,一起用力将我的身体拉成一个大字十几次。由于长时间一个固定姿势躺在木板床上不准动,肩部、背部、胯部与木板接触时间过长,其皮肤处都被硌破了,身下的白布单上留下了许多血迹。”

令人震惊的不仅仅是“暴行的残忍”,而且更是“暴行被实施时的轻率”。我从失去自由的那一瞬间,就立即能感受到。不由分说蒙头绑架、饭还没吃完就被夺走、随手的殴打、随口的威胁谩骂、随随便便地立下一个规矩,都让我痛苦万分。我整日被强迫面壁而坐,有一次一个看守竟然盯着我,不让我闭眼睛。暴政不仅仅体现在屠杀、恶法、腐败和大抓捕上,更体现在琐碎的细节中。本书大量的细节描写,生动地反映了中共政权的反人类面目。

直到现在,我们所知道的大部分关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信息都来自于家属的公开信,以及分散性的报道,本书是第一个以更完整的画面呈现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下所遭受的痛苦。

本书的作者之一江孝宇,一位NGO工作者,在第八章中写到:

胖子狞笑着说:“你要不配合就不给你吃的。现在开始就不给你饭吃。你要是继续不配合,连水也不给。”“我们可以让你消失好几年,你老婆孩子也根本找不到你。”“我们可以合法地一直把你关下去!”


另一位受害者陈志修律师(第四章)的遭遇:

“房间很冷,尽管他给了我一条毯子。我仍然不能抵制那种寒冷。我光着身子,一个守卫会进入我的房间,掀起毯子,检查我是否睡觉。他把我推开,打我的脸,……窗帘总是拉着遮住了阳光。 在关我的期间,他们只拉开一次透透气。”

“头三天我的审讯是连续的。……我没有任何休息或食物。 直到第三天他们才给我两个小馒头和一些蔬菜。 两个馒头的大小加在一起也没有我手掌大。我觉得我会失去意识。 由于缺乏食物和睡眠,我总是感到头晕,但我仍然必须接受审讯。如果我坐不稳,在椅子上晃,他们会发出可怕的声音来震醒我。”


另一个作者写到:

“有时我要求喝一瓶水。我会紧紧抓住瓶子在手里,盯着标签看。至少这样可以读到东西。”


我在被关押期间对此也很有体会。因为被剥夺通信、阅读、写作、看电视、听音乐、说话等一切接触人类信息的机会,我有意识地用回忆、自言自语、构思文学作品等方法不让自己疯掉。有一次偶然看到包裹食物的一角报纸,我都很兴奋,终于可以看到一些文字!后来他们给我播放洗脑的纪录片,我听到片中好听的配乐,喜悦之极。

无论是肉体的酷刑还是精神的虐待,都难以用语言来描述和传达。然而最令人痛苦的往往不是酷刑本身。对与被关在黑监狱的良心犯来说,有两件事是更大的折磨:

一个是被迫认罪。本书一个作者描述的认罪过程:

“整个认罪过程是有明确步骤的。首先,他们给了我一个他们已写好的草稿,并要求我手抄一遍。这让我觉得自己有点像小学生,抄整本书,好像那是你应该学习的东西一样。他们不仅让我浪费时间抄供词,当我们开始录音时,还有人站在相机背后,举着大白纸,上面有我要读出的内容。如果我说错了,他们会让我重复一遍。我的每一句话,我说话的速度,我的声音,措辞,一切都必须完全按照他们的需要。如果我说错了,我们会重新再来一次。总而言之,大概用了七个小时。”


民主人士、维权人士是为了捍卫人权、追求自由而走上这条光荣的荆棘路的。但是在巨大的压力——生不如死的酷刑、重刑的威胁、对家人的威胁——之下,一些人被迫认罪,而当局会拿着这些认罪视频到官方电视台上公开播放,以此来混淆视听、打击反抗者的士气、贬低形象、分化支持者,这大概是一个政治犯最难受的时刻。当局的这种企图并不是总能达到目的,但多多少少有其效果。不少人因此承受着被误解、被疏远的痛苦,不少人自觉羞愧而退出维权活动。

另一个是威胁和迫害家人。一般来说,在专制体制下选择成为一名民主人士或人权捍卫者,应该清楚从事这一事业的风险,并且对此有所准备。当喝茶、软禁、劳教、关押和酷刑都无法让我们屈服、无法让我们停止抗争的时候,为了达到最大的威慑目的,将种种痛苦施加到我们的亲人身上,就成为专制当局常常采用、熟练运用的一种手段了。在我的经验里,争取自由的公民们最难以平衡的,就是社会责任和家庭责任的冲突。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情况下,种种酷刑在持续,一切虐待都有可能,一切信息被剥夺,一丝希望都看不到,软硬兼施之下,威胁家人的做法往往能给被关押者施加最大的压力。很多妥协、屈服、沉默,甚至放弃,是在父母、配偶、孩子等家人遭到迫害威胁或者已经遭到迫害之后而不得已做出的选择。中共也自然清楚这一点。我在香港苹果日报上发表的《中共的政治株连》一文中有专门的列举和论述。

和臭名昭著的中共“双规”制度一样,“指定场所监视居住制度”也是一种“超羁押手段”,因为实践中的异化、并且严重侵犯人权,明显与现代法治文明背道而驰,法学界一直有人呼吁彻底废除之。饱受酷刑的民主人士何德普认为,“中国的监视居住制度是最残忍的酷刑制度之一。”但在一党专制体制之下,缺少司法独立、缺少反映民意的渠道,当局在“维稳”的名义之下明显加强对维权运动的镇压和对社会的严密控制,这种呼吁得不到任何回声。但本书的出版自然有其重要意义:揭露真相,记录苦难,见证罪恶,将是通往正义的道路上不可缺少的路标。


---

滕彪,人权律师,前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讲师,目前为纽约大学亚美法研究所做访问学者。他在北京联合创立了两个NGO——分别是2003年的公盟和2010年的北京兴善研究所。由于他活跃的人权工作,分别在2008年和2011年遭到中国秘密警察绑架和拘留。
古今内外都进行过对中医的临床实验,效果还是有的。
日本東洋医学会的网站
http://www.jsom.or.jp/medical/ebm/er/index.html
上百篇的临床论文,其中DB-RCT就是指双盲,有53篇
中医应该成为现代医学研究的对象,而不是现代医学研究的指导。科学的框架只有一个,能纳入这个框架的,只有现代医学。
好狠的一篇文章
中藥粉:漢奸的話我不聽,cnmn你不愛國,我國歷史五千年老祖宗智慧比你聰明,你個吃洋腸的,跪久了站不起來……省略五百萬字
这篇文章每一句都有错误,满屏歪理邪说。想谈中医还是回知乎吧。别污染这里,逛了两个月的品葱第一次被恶心...

https://i.imgur.com/okSB8aN.jpg
来来来,加油说服大家相信中医,这个水平的反对可不够
中医里面有个“中”字

已经变成了一种宗教信仰

无神论者能说服教徒相信上帝,天使,加百列不存在吗?
我就是做中药生意的(普通药店的上一级),我的意见就是生病请先去医院,有些病西医实在长时间看不好再找些有资历的中医(死马当活马医)。
很好的一篇,收藏起来
字数补丁字数补丁
桂枝巫医 笑死我了 
维基解密说习近平除了信中医,还信佛教神秘主意和气功,你们要不要也试试
这篇文章每一句都有错误,满屏歪理邪说。想谈中医还是回知乎吧。别污染这里,逛了两个月的品葱第一次被恶心...

这篇文章每一句都有错误,你却一点都反驳不出来,也开始用粉蛆的话术来怼人了,“太平洋又没加盖,你滚回知乎去吧”,你难道不知道来品葱的人都免疫这些毫无逻辑的语言吗?
心胸管記憶思想這算跨文化現象
不能把鍋甩到中醫上
不竟對情緒起反應的都是這些位置
信不信跟我有什么关系,而且我也没必要反对。想黑中医知乎不更合适吗,那里有人给协和临八的毕业生科普,有...

黑中医知乎更合适,这个观点我懒得反驳暂且接受,可我就要带节奏在品葱黑中医,你的要求我就不接受吖!
“这篇文章每一句都有错误,满屏歪理邪说。”可是你说的,不举证可不好哦
这是自由的论坛,为什么就不能在这里谈,有错误你倒是指出来啊
能反驳,但是真没必要,之前在知乎上花了大量精力长篇大论,换来的还是不尽的逻辑错误和诡辩技巧,所以自那...


中医没得洗,论专业性我们比你强多了。
要是說「中醫治療XX無效」我信,要是説「整個中醫就是謬論」就是另一回事了
至少我真的認識有人是骨頭有病,吃中藥調養多年後X光照了都好了的,本來西醫是説一定要開刀
我自己以前眼睛不好做理療,按穴位,定期做視力就會好,一停下來馬上急降
相信也有很多人有過「頭痛按穴位」「鼻塞按穴位」的嘗試,有沒有用各位自己試試看
暈車2顆仁丹馬上好,蚊叮蟲咬六神丸加醋隔天就消,難道你跟我說這都是安慰劑?
信不信跟我有什么关系,而且我也没必要反对。想黑中医知乎不更合适吗,那里有人给协和临八的毕业生科普,有...



国外只承认贵国的医学本科为“理学学士”,出国的话读不了临床做不了医生,只能做基础医学方面的研究。医学影像也不例外,只能去进实验室做研究工作,即便读到博士也没有资格做临床医生。
能反驳,但是真没必要,之前在知乎上花了大量精力长篇大论,换来的还是不尽的逻辑错误和诡辩技巧,所以自那...

你可以试试在这里反驳啊,让我们看看你的论点和论据,你也可以看看我们是不是利用逻辑错误和诡辩技巧来反驳你的,如果你在知乎和品葱都没法辩赢,你是不是需要反思下你坚持的东西是不是本身就有问题?不要和粉蛆一样,罔顾事实,只会无脑支持TG
另外你真确定这是自由的论坛?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d-110...

你看你这就犯了一个典型的逻辑错误,有人举报你=论坛就不自由,其他葱友当然有举报权,多次无效举报也是有惩罚的,我本人就是管理,且就是黑中医,因为你那句话我直接封禁你,那你可以用这个事实来举证品葱不自由,否则的话别人可以就你这句指证你涉嫌碰瓷
我是韭菜精
https://i.imgur.com/vTzHbIB.jpg
----------------------------
用上我的药
https://i.imgur.com/cGXDh0I.jpg
----------------------------
就像噶韭菜一样
https://i.imgur.com/4HOLgKt.jpg
--------------------------------
噶完一茬又长出一茬
https://i.imgur.com/tnkWLD7.jpg
真想分享给墙内的傻逼看看,我觉得对于中医只有学日本那样才有救,就是分析提炼出真正有用的成分,而不是中成药或者汤药(当然日本称这种为汉方的东西其实也完全是西药西医了)
人太依賴現代醫學了,免疫力越來越低
中国医院大量使用中药的原因是:安全、无效、利润高。

2018年光中药饮片市场收入就达2800亿元,这么好的聚宝盆党国当然全力开动国家机器去宣传利用啊!

除了把中医纳入现代医学科学范畴、废医验药,别无他策!
內容確實非常好,衹是我擔心這個對中醫信仰者並沒有效。信中醫的人多是邏輯思維能力差、缺乏基本科學常識。拿這些東西給他們講,如同給小學生講姨學,或者如同對牛彈琴。
“理论我不管,事实证明共产主义有效,委內瑞拉已经开始了大量社会实验,按马列主义循症开法。中国思想都出...

哪個事實證明共產主義有效了?
中醫的功效大概到西方家庭醫師的程度
大病還是要看西醫
中醫可以做輔助作用

至於中醫在現代的發展與科學的驗證
中國大陸和以外的地區都各有發展
這個可以自己去查

最後
中醫是一種古代醫學理論
不要混淆概念
和巫術混為一談
中国医院大量使用中药的原因是:安全、无效、利润高。2018年光中药饮片市场收入就达2800亿元,这么...

按你這個理論,政治學和經濟學也都應該廢掉,因為黨國在用他們牟利
內容確實非常好,衹是我擔心這個對中醫信仰者並沒有效。信中醫的人多是邏輯思維能力差、缺乏基本科學常識。...

所以不認同你的都是異端?
另外,樓主對於不同觀點的人就要進行地毯式打擊,我看還是黨性未除
中藥粉:漢奸的話我不聽,cnmn你不愛國,我國歷史五千年老祖宗智慧比你聰明,你個吃洋腸的,跪久了站不...
黨性未除,總喜歡代表別人
中共宣传中医是为了愚民以及收割屁民的信仰税。
习民 观察
屠呦呦收集了2000多个治疟古方:全,部,无,效!

这个有验证吗?我看的纪录片说的是500个民间配方,里面药材是有效果,但是效果不够强劲不能一次治好导致复发
1 且不论医术,假设宫廷中都是大医。医生只能给病人劝告,特别是伴君如伴虎,太医提出建议时更是谨慎。医生给了劝告,病人不听很少见吗?现代医生劝病人戒烟、不喝酒、早睡,有多少人遵从医嘱?皇帝的生活,物质充足,若是沉迷享乐,在没见到过患之前,又有多少医生能劝得动上位者?

病,除了伤寒(感冒),很多时候是日积月累积累出来的,需要良好的生活习惯,心态和医术,而不是单纯靠医生,医生不是神。

2 以前也有看过说现代寿命在变长,而我所知道的恰好相反,这个统计到底是不是在古代的计算上加入了因为战乱和缺乏粮食之类现代不存在的因素的过世者。医疗仪器拉长的时间也可能是原因之一。

3 汉朝瘟疫,张仲景书「伤寒杂病论」。

感冒发烧解决的速度非常快,我自己试过才说的。

维生素缺乏症,病的名字症状也许不同,但是中药自然有营养在内,不是被中医用了维生素就不见了。
染色体遗传病,不知道,不过请不要把中医当成神明。
寄生虫病,确实有这些药方(不鼓励伤害它们)。
被疯狗咬伤了,被铁器划伤了,记得好像是灸法,没了解过相应的部分,但是中医有外敷药物,中医外科据说失传了。
急性阑尾炎,现代人根本不知道可以去找中医的,可以针灸,记得是足三里附近的位置,详细部分请翻书。
“唇裂與顎裂係肇因於面部組織在產前的發展未能成功接合,這是一種先天性障碍。在大部分病例中,成因尚不明確[sup][1][/sup];”唇顎裂在维基百科。

中医按症状判断人体内部的情况,然后进行治疗。首先,先有着人体运行理论,通过外在反映的症状推断内部的情况,就如黑箱测试,判断病症的起因,然后解决。

4 非常有趣的是很多人都以中国没解剖尸体或者汉朝解剖尸体却没发现经络,来证明中医不知道人体内部的实况,然而中医描述的五行是性质,古代总有战乱,总有人死亡、曝尸荒野、碎尸(还有动物的尸体),甚至官方刑罚,以古代的条件,难道那么多年古代人看到肝脏在右边后又拒绝承认,还是他们原本表达的就是性质?举例的博学者可是中医?我没找到他有对中医有多少的研究的记录。

遥控器的按钮被拔了,与其按钮功能相连的遥控器为什么还能继续做工,不会损坏/罢工?

5 无语,不能离开剂量谈药性。不知道她怎么验证,然后说出无效的实验流程,无法多说。

中医为什么从来没有急诊科、牙科、烧伤科、妇产科等等,古代他们不医谁来医?古代人都等痊愈?是现代人都不去找中医看这些问题。

6 中医不是负责预言的,不知道未来有维生素缺乏症、乙肝梅毒HIV慢性粒细胞白血病这些名词,用的自然是原本的判断方式。看过医案说能判断结石,有的从疼痛的部位,或者胆经的一个压痛点判断。肿瘤我不清楚,但是据说古代有记载到这种病况。

人体互相关联,一边的问题会影响到其他地方,甚至有特定特征表现在外。全息律。

把脉我不清楚,只是看过和体验过,因为没打算帮人把脉所以没自学,不多说。但是好像是在感觉里面的跳动(快,慢,浮,沉,有力,无力之类)。

7 经方。对草药,自然会依他们的逻辑进行实验和判断药性。本来就有人用中药和穴道治疗动物,同样的理论直接依情况套过去。古人以内视的方式归纳总结得到生理运作模式,需要同样有修到内视的能力的人才能自己主观的印证,然后才能做出改进,不然只能靠医师的经验来改进。

8 是的,说不定还是印度传来的。所以又承认他们有效了?轮到印度、西方的传统疗法才能有效?

草药无法申请专利,听说是被美国归类到保健品范围。
 
9 中药注射液是中国现代特色发明,据说还有什么给针灸的针加上电之类的做法,好像叫中医现代化。

不能离开剂量谈毒性。药物是治病的,有需要的症状就用相应的那个药材,混合,那时没法测成分,但是有自己的理论去判断,不信我也没方法。

10 11 坚持不信的怎么说也没多少用,只有实际效果才能证明,然而你要找到会治疗的人愿意配合,为你证明。

我是从中立的好感度自己试了很久才慢慢升到信任的,所以文章真的说服不了我。同理,而作者除非体验到无法诋毁的效果和通过理论的治疗的效果,才有可能改变观点。
我不知道真伪,也不知道你们相不相信,反正我自己是不可能看中医的
存在者09 🤬不友善用户
被疯狗咬伤了,被铁器划伤了,能用中医抵御狂犬病破伤风不?

别的我不知道,这个被疯狗咬伤,人因此得了狂犬症,按照中医的理路其实是这样:疯狗是脑子坏了(发疯了么),那么既然你被其所伤,就要用狗的脑子来医治。狂犬症的医治也确实是从疯狗脑组织培养提取的疫苗。另一个思路就是有被疯狗咬了还不受感染的,于是又从这些动物血清里提取抗体。这也符合中医的思路。

中医真正的价值并不在具体事例层面,而是在体,也就是寻找解决问题的方向上。
已隐藏
别把中医政治化和迷信化,不想在这里反驳中医黑的理论,如果说中医是瞎猫逮到死耗子,那有时西医真的连个死耗子都逮不到,我只想说黑中医的人你是未得到西医让你绝望的疾病和未遇上真知的中医,多说无益…
[quote][/quote]
醫巫不分家,你可以看看歷史,生病了就找祭祀醫這種情況廷續了很長時間
在科學之中,連決定論都能打破
沒有什麼是不能信的
但相信的前題是驗證出中醫的存在基礎
五行/經絡之類的
否則這只是一套沒有根基的理論
一如煉金術演化為化學一樣
這是哲學到科學的演化
有效成分不明确,剂量不能精确控制,没有双盲测试。
双盲测试,是基本的科学方法。毒副作用都没有的中成药品,谁敢吃
这篇sb文章怎么又被顶上来了
有人说要有理反驳我就随便举一个例子

“肺结核鼠疫麻疹天花等等真正的古代瘟疫大boss就更无需多言了,全是绝症,纯靠人口基数和地理分布硬撑。”

这句话是文中的一个观点


a.
我就详细说说天花

清朝的康熙帝就得过天花,他被选中为皇帝的原因有一部分是因为他得过天花被生存了下来

他儿子雍正皇帝编篡过一本书叫做“庭训格言”,记录他老子康熙帝曾经说过的话

https://zh.wikisource.org/zh-hans/%E5%BA%AD%E8%A8%93%E6%A0%BC%E8%A8%80_(%E5%9B%9B%E5%BA%AB%E5%85%A8%E6%9B%B8%E6%9C%AC)


训曰国初人多畏出痘至朕得种痘方诸子女及尔等子女皆以种痘得无恙今边外四十九旗及喀尔喀诸藩俱命种痘凡所种皆得善愈尝记初种时年老人尚以为怪朕坚意为之遂全此千万人之生者岂偶然耶

意思就是满人害怕天花(清朝早期入关时不怕汉人最怕天花,因为满人对天花没有免疫力,可以参考印第安人因天花灭绝,当时民间虽然流行种痘术,但汉人反清,不肯给满人医治,这情况直到清中期才好转),康熙帝是靠的种痘术才得以保全自己子女性命

而这个种痘术是明清时期大规模流行的防止天花的方法,乾隆帝曾经主持官修的一本中医书籍叫做“医宗金鉴”
里面就详细记载了种痘术,简单来说就是人逗法,具体可以参考其中的“幼科种痘心法要旨”篇幅

“尝为种痘之法,有谓取痘粒之浆而种之者,有谓服痘儿之衣而种之者,有谓以痘痂屑干吹入鼻中种之,谓之旱苖者,有谓以痘痂屑湿纳入鼻孔种之,谓之水苖者,然即四者而较之,水苗为上,旱苖次之,痘衣多不应验,痘浆太涉残忍,故古法独用水苗,盖取其和平隐当也,近世始用旱苗,法虽快捷方式,微觉迅烈,若痘衣痘浆之说,则断不可从,夫水苗之所以善者,以其势甚和平,不疾不徐,渐次而入,既种之后,小儿无受伤之处,胎毒有渐发之机,百发百中,捷于影响,尽善尽美,可法可传,为种痘之最优者,其次,则旱苖虽烈,犹与水苗之法相近,儿体壮盛犹或可施,至若痘痂之何以为顺,选苗之何以善藏,天时之何以得正,种期之何以为吉,调摄之何以合宜,禁忌之何以如法,形气之何以可称,与痘衣痘浆之弊”


这个种痘术,在17世纪传到了日本,日本有一个中医叫做“緒方春朔”,他参考“医宗金鉴”改良了种痘术,
至于这个种痘术的成功几率是多少,緒方春朔在其著作“種痘必順辨”里写到“余ガ試ル処ノ者、既ニ千数ニ及ブトモ、未ダ一児ヲ損セズ”

https://rmda.kulib.kyoto-u.ac.jp/libraries/uv-wrapper/uv.php?archive=metadata_manifest&id=RB00003025#?c=0&m=0&s=0&cv=38&xywh=-206%2C-1%2C6027%2C3744

p39
翻成中文就是“我治愈了2200幼儿,至今还没有幼儿死亡”

顺便再说一下牛痘,牛痘最早来源是印度传统医学(非中医,用针感染的,也是人痘法的一种),然后传到土耳其,被当时土耳其的英国公使带回英国
然后英国全国推广,但这个印度版人痘法,死亡率也不低,在5%,于是爱德华·詹纳改良成了牛痘法,把死亡率降低到2%以下
至于为什么英国版牛痘法能压倒中国版人痘法
一是因为中国版人痘法还要讲究辨证之类的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方法,操作复杂
二是因为中国版人痘法成功率要看医生水平的,像是上面说的緒方春朔就是无一死亡,但有些死亡率可能偏高
而英国版牛痘法操作简单无脑,死亡率2%以下固定不变
(上面的内容都可以在知网查到)


b.
另外肺结核之类的不是不治之症,这个病古代叫做痨瘵,是有治疗方法和成功案例的,但成功率不好说(前期好救,后期难救,具体治疗手段不像种痘术那样大规模流传过,碰到普通中医就是一个死),现代虽然法子都传开了,但没人会闲得蛋疼在现代用中医治疗肺结核,古籍和论文都没记载过成功率

再来说一下古代皇帝为什么早死,简单来说2个字“纵欲”,想象一下有个宅男,他身边有2位数的范冰冰级别的美女任君采撷,每天都射精,这次数可能是3次可能是5次或者10次
这个过程持续了n年,这个人身体能不虚弱吗?别跟我说射精不影响身体健康,短时间是看不出来,但长时间以年为单位每天射个几次你看谁受得了

这在中医里叫做虚损病,症状类似“类艾滋病”,就是检查不出艾滋病毒,但免疫力低下很容易因为并发症翘辫子


最后再说一下一个中医案例改变历史进程的

壬寅宫变
十六名宫女和两名妃嫔意图杀死明世宗嘉靖皇帝的一次失败事件,嘉靖皇帝休克被中医治好的

明史 卷二百九十九 列傳第一百八十七 方伎
https://zh.wikisource.org/zh/%E6%98%8E%E5%8F%B2/%E5%8D%B7299
又有许绅者,京师人。嘉靖初,供事御药房,受知于世宗,累迁太医院使,历加工部尚书,领院事。二十年,宫婢杨金英等谋逆,以帛缢帝,气已绝。绅急调峻药下之,辰时下药,未时忽作声,去紫血数升,遂能言,又数剂而愈。帝德绅,加太子太保、礼部尚书,赐赍甚厚。未几,绅得疾,曰:“吾不起矣。曩者宫变,吾自分不效必杀身,因此惊悸,非药石所能疗也。”已而果卒,赐谥恭僖,官其一子,恤典有加。明世,医者官最显,止绅一人。
这篇文章每一句都有错误,满屏歪理邪说。想谈中医还是回知乎吧。别污染这里,逛了两个月的品葱第一次被恶心...

品葱尊重言论自由。知乎上黑中医会被审查删帖,这篇文章无法发出。中医由于习近平的支持已经意识形态化
在台灣,一般人生病通常都不會找中醫(偶爾也會有比較不聰明的人被壞人欺騙,比如剛死掉的歌手賀ㄧ航若照西...

2017.10.21三甲医院网
台湾长庚医院10月19日发布一项研究成果,研究团队分析台湾98名肝癌患者基因,发现近八成与马兜铃酸有关,推测病人可能曾经使用含马兜铃酸中草药,导致基因突变。
这篇顶上来才知道原来葱油中也那么多信中医……
中医理论我不管,事实证明汉方药有效,日本韩国已经开始了大量临床(双盲)实验,按西医诊断循症开药。中国...

我想知道大概哪些国家有哪些?
大量的费医验药💊不是没做过,49年以后,周似乎领导国家相关机构搞过,结果的确是中药不容乐观!https://mp.weixin.qq.com/s/KgOZO3IVLSgQMO0OTeqL5A
此外那本医林改错好歹还是跑去看了死人尸体而写的,如果可以顺着这个思路下去,本来也是实事求是,可惜过去身体发肤的观念不再让人多去研究解剖了(我相信至少中医会纠正他们原有的心肝脾肺肾),而现在这本书已经是本胡说八道的书了吧!
什么,汉药是经验医学,是祖先牺牲生命发现的,有很多有效的草药方剂。临床实验是正规的双盲,按的是西医的...

现在还有人信中药注射液的 不会是脑瘫吧
你给你血管打一针试试?
  2,高手在民间吗?根据对近代名绅家族族谱的调查,家族成员平均寿命、幼儿夭折率与野生猩猩都没有显著差别,与同时期欧洲人也无显著差别。(包括①广东中山李氏家族1365-1849,近500年的完备族谱(20岁起编入)。②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郭松义统计了清代135位民间绅士的子女死亡情况)

======================================================

珠三角是沖積平原,1365年中山成陸沒都很難說,說不定還泡在海水裏
现在还有人信中药注射液的 不会是脑瘫吧你给你血管打一针试试?

好吧,算我错了
中医和巫术是差不多的,心诚则灵。
不巧,家中有两位号称学习中医的亲戚,每次提吃药的建议我都很奇怪,比如肺癌(我奶奶)喝中药,也并没有治...

清凉油风油精靠的是薄荷醇(冰片)这个也是靠现代技术提取的
中医不应该叫中医,应该叫中国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既所谓的“西医”)相对

我的想法和你类似,(现代+古代)*(中方+西方)*医学,在时间和地域上分类,可以分出四个类别。
个人并不是中药的信徒,中药只要无害,做个安慰剂也未尝不可,所以只相信科学临床试验的证据,不吹不黑。就拿现在的人工智能来说吧。中医药就相当于用5千年数据训练出来的人工智能模型,中医师就是通过阅读医书来下载模型,在根据实际情况训练不断改进的。现在的人工智能是个黑匣子,但并不是没有用。
写得太好了,看得酣畅淋漓
说经络的那个,我个人按摩过经络亲测有效,并不是按了哪个经络哪个内脏才好,这篇文章偷换概念和矫枉过正的概念极多.
中医理论并不都是伪科学,而有很多是等待科学证实的超科学和理论.
这里面"没有下肢的人,内脏功能依旧运行"就是典型的偷换概念,下肢又不是内脏,血液和经络的运行都是起到辅助效果,如果没有了下肢,固然不会干涉内脏的功能,但是整个人体的气血运行都会受阻不通畅,久而久之一定会对该残疾人造成不可逆的影响最终影响到寿命.
并且现代医学已经证实每个人脑内都有一副完整的人体地图,且人体会产生肉眼的不可见光,没有了身体的一部分,光是依旧会存在的,可是如果实际上人体的一部分缺失了,对整个人体运行的损害可想而知.现代科学也已经证实人体有两幅地图,每一个穴位和神经都能对精神起到一定的效果,人体整体是一个循环,缺一不可,
最后说一句,真正的科学和科学思维从来就不是用来做片面攻击和批判的工具.
维基解密说习近平除了信中医,还信佛教神秘主意和气功,你们要不要也试试

听说中南坑很多人信奉藏传密宗,修炼的时候需要采阴补气。
个人并不是中药的信徒,中药只要无害,做个安慰剂也未尝不可,所以只相信科学临床试验的证据,不吹不黑。就...

安慰剂就要有安慰剂的样,白糖淀粉。
我是韭菜精----------------------------用上我的药------------...

雄粪山!!!!
z这个文章出处是哪???
已隐藏
中医理论我不管,事实证明汉方药有效,日本韩国已经开始了大量临床(双盲)实验,按西医诊断循症开药。中国...

這個網站反中醫就是政治正確
這個網站反中醫就是政治正確

也不能这么说,只能说这边多数发声的用户对中医抱有不信任的心态。
不需要因为某些神棍的假药方就全盘否定,中医在国内可能不怎样,但在外国是值得尊重的。日本韩国使用汉方也很普遍。现在国外的大学也有开中医专业。有些国家甚至打算把中医纳入全民医保的范围内。中医有它的擅长的地方当然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最好的情况应该是中西医互补,香港一些医院提供中西医结合治疗癌症,效果比纯西医好。这些都是油管可以找到的信息。

当然有些人就只认西医我觉得很正常也很尊重,就像宗教信仰一样,这是个人选择非政治立场大家没必要互喷吧?不然我们跟文革的红卫兵没区别了,所有老中国的东西都得反,他们对老中医摧残,对中国历史文物的破坏,难道我们现在要做一样的事情吗?

话说回来我党似乎最近提倡中医辅助治疗抗病毒,思路似乎不错,但是这需要很高水平中医师对每个病人对症下药,现在的医院人力资源感觉没能力做到,所以挺担心。

当然中医要吐槽的地方很多,草药监管不好,糟糕的制药过程使草药效果大打折扣而且有害物质超标(国内),很多江湖骗子借中医之名敛财,把行业名声搞臭,以前有本事的医师很多不愿意分享,或者只传后代不传外人,所以就算好医术也得不到广泛实践证实。

其实我们要的是有效的医疗手段,不管中西。现代人用西医的严谨态度去学中医,希望在保留中医holistic health精髓的同时结合西医仪器的精准检查,医学能够再上一个新的台阶。
在台灣,一般人生病通常都不會找中醫(偶爾也會有比較不聰明的人被壞人欺騙,比如剛死掉的歌手賀ㄧ航若照西...

说得好啊,为什么要减分?
同意前面答主的观点,中西医并非水火不容,传统医学应作为备选方案。
医学毕竟还是一门实用为先的学科。既然中医有如此大的受众,而又并非是强迫、忽悠出来的,那就说明中医的治疗并非完全无效。
古代医生鱼龙混杂,不靠谱的方子固然很多。为了服众,现代中医应该想办法挑选行之有效的疗法,制定行业标准,以便服务现代医药产业。
对于医学,窃以为应有这样的共识:一种疗法是好是坏,不取决于它源自何地何时,而取决于他是否能服务于人。退一步说,哪怕传统疗法真的是花架子,也未必不能为人所用。按摩起源于各国传统医学,咖啡最早是胃药。更何况,针灸、火罐等疗法的效果已经得到实证了。全盘否定某个医学流派,恐是一叶障目。
同意前面答主的观点,中西医并非水火不容,传统医学应作为备选方案。医学毕竟还是一门实用为先的学科。既然...

品蔥佚名某君嘗言,今日漢醫之哲學基礎蕩盡,在下以此為至可憂。現在多只是漢劑式西醫,生搬硬套,漢洋俱失,漢醫學日益衰亡。
楼主无需激动。基本上连这种不科学狗屁不通的无法自圆其说的所谓医学都信的人,关键时刻都把命给了中医,救回来也对社会发展没啥用。就由得他们继续信中医,把西医资源留给值得活下去的人。

比如习翠平,他就是中医粉,就是吃中药吃成这样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