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做了一把核酸检测,一肚子火,必须写文发泄

我爹是癌症病人,需要每月定期做化疗。
先前都是我妈陪着去医院,这次赶上我在家,因此由我去,正好也能让老太太休息一下。
而现在正在闹中共病毒,所有人都必须做了核酸检测、过关以后才可以出入病房。

国产试剂盒的准确率有多低,我就不吐槽了,大家比我更清楚。
我只是深深地怀疑这套程序设置在这里的用意到底是什么,究竟是为了排除隐患、确保安全,还是他妈的为了趁机割一波韭菜。毕竟这玩意是全额自费。

大早上到医院,排队做检测的人,队伍排得有多密、存在多大的隐患,我就不说了。有些人甚至连口罩都没戴。

好不容易到了检测窗口,每个医生的操作流程居然还不一样!
我运气还稍微好点,遇上的是一哥们。手法温柔、态度平和、语言还客气。棉签捅进我鼻子眼,一边等结果、一边又给我测喉咙。我难受,这哥们还安慰我道 “坚持一下就好”。然后将鼻子和喉咙里的棉签一起拔出。
我爹遇上的则是一妇女。手法野蛮不说,态度还恶劣。棉签捅进鼻子眼,可能都没等到棉签被润湿,就直接给拔了出来,然后再单独另测喉咙。一签子深喉下去,我爹直接就吐了,这娘们居然还埋怨我爹挣扎。不知道它的炮友们平常是不是用JB像这样捅它的喉咙,以至于它现在要用如此粗暴的手法报复天底下所有男人。

做完这个所谓的 “检测”,甚至都不需要等到结果出来,大家居然就可以直接回家了。
不知道如果我们真是感染者,在从医院回家的路上,又得传染多少人。
但是你必须做。只有做完,你将来才可以在病房出入。
问题是我爹的化疗一做就是一周吖。只在开始前的一天做这么一次检测,未来一周时间在家与医院之间自由地来回,就 “安全” 了么?你上午做完皮试,下午也不见得就能接受青霉素吧?何况这他妈还是中共病毒。

不知道这套程序设置在这里,到底有什么用。
难免让我想起二十年前的非典。我记得当时我所在的城市,警察们开着卡车满世界逮 “网吧”,却不去逮隐患更大的 “台球厅”。因为一盒台球的价格,远远比不上一台电脑嘛。警察们连夜扫荡,一点也没抱怨苦和累、甚至完全不考虑自己的安危——它们连最基本的口罩都没有准备。到了网吧,它们搬走了人家所有的电脑,却不对上网者采取任何措施,只是强迫大家按手印登记后,就放人走了。毕竟抢电脑是挣钱,白养一个人十天半月却得花钱,它们是很能算账的。不知道上网者里真若有哪个是非典的携带者,就这么被扔回社会,将传染多少人;不知道警察们在与感染者接触后,再满城乱跑,又会传染给多少人。警察们的恶劣嘴脸,我至今还记忆犹新,因为它们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电脑上,甚至拒绝出示搜查令与个人警号,以至于我他妈到现在都怀疑它们是民间的 “张献忠” 在冒充警察搞抢劫。它们在一处得了手,甚至都不休息一下,直接就开着卡车,兴高采烈奔着下一家去了……
这操作造成的安全隐患,与我们现在遇到的这个所谓的 “核酸检测” 有什么区别?
我他妈做完了这个,也没留在医院吖,我现在还在街上一边遛狗、一边用手机在品葱写文章呢。我现在万一出点什么事,过两天再去医院,谁能保证我就不会把整个病房所有人都给传染了?

而我爹说,先前的几次化疗,都是我妈陪着,老两口已经做了好几次这个所谓的 “核酸检测” 了。
只是先前300块/人,现在变成了65块/人,还是一模一样的试剂盒、还是一模一样的程序、还是做完以后可以随意走动。

你妈的,一整天了,老子的鼻子眼到现在还不舒服,鼻涕就没停过。

--------------------------------------------------------------------------------------
更新一把,友情提示各位:
如果大家也需要去做这种所谓的检测,请千万别学我,而应该学我爹。
因为那些给人做检测的医生,绝不会是什么重量级人物,而往往都是些新入行的菜鸟。
它们在拿着棉签捅人时,根本就没有分寸,只会依据你是否难受,来判断棉签是否已经捅到了头。

我人老实、愿意去尊重和配合每一个陌生人,因此棉签刚一进我鼻子,我其实一直在忍,尽管那哥们的手法已经很温柔、很缓慢了,但这毕竟跟鼻子插管的感觉是一样的。估计我若不表现出难受,这哥们还会继续往更深的地方插、直到把我的鼻血都给整出来。
我爹则要相对 “鸡贼” 很多,全程都保持着一副被强奸的表情,以至于那傻缺娘们刚把棉签插进去、意思意思就拔出来了,所以我爹受的罪其实没我多。
这就跟少男少女尝试偷吃禁果是一样的——女方得知道喊疼,才容易吓着男方。否则作为屁都不懂的中学生,下手完全不知轻重,容易整出事来。
128
分享 2020-06-29

76 个评论

不知道如何安慰,点个赞吧。
中国人在自己人身上挣钱的想法的原则上下线都很惊人。这是全世界唯一一个过年过节希望也爱祝别人发财的国家!
深表同情,有時候我在想如果可以像那些被洗腦的粉蛆那樣沒心沒肺的活著反而是好事,要不你經常要看到那些不合理不道德的事情又無法改變,真TM難受😣
武汉核酸检测20万人,无一人发现,检测准确率为0
纯粹的敛财而已
韭菜不用来割,难道还要把菜养高高了挡住垃圾黨们高高在上的视线?认了就好
现在街道上戴口罩的人有四成都偷笑了。这群不戴口罩的真tm欠,看来死的人还不够多🤮🤮🤮
武汉核酸检测20万人,无一人发现,检测准确率为0纯粹的敛财而已


现在只希望它给我鼻子眼带来的副作用,明天能减轻一点。
因为我今天一整天都不想吃东西。
韭菜不用来割,难道还要把菜养高高了挡住垃圾黨们高高在上的视线?认了就好


我不会这样想问题。
即便我反抗不了,我也会抱怨,绝不会 “认了”。
否则我们还来品葱干什么呢?
现在街道上戴口罩的人有四成都偷笑了。这群不戴口罩的真tm欠,看来死的人还不够多🤮🤮🤮


这还算轻的。
我是天天不得不遛狗,否则这祖宗会给我屙一屋。在遛狗的过程中,我能看到街上某些行人不仅不戴口罩,还随地吐痰、大小便。
我家祖宗每次屙了东西,我都会打扫干净,免得被别人踩到,即便我当时没注意,祖宗甚至都还会拽绳子、提示我这个铲屎官打扫干净了才可以走;而这些随地吐痰、大小便的所谓的 “人”,我就没见过一个会处理的,我深深地认为它们的进化水平连狗都不如。
可怜的楼主,上帝保佑你。
...我要是告訴你台灣如果因公需要出國自費檢測報告,一次大約人民幣1500元(台幣6000-7000),你可能會覺得安慰一點。
也不知道当年一人400现在65支共收入不知多多少,能续多久……
范松忠 黑名单
同情您,虽然您没反抗,我觉得很……

但还是认真看完了您的故事,想通吧,也许您住在那个大城市,赶紧卖了房,走得越远越好。
...我要是告訴你台灣如果因公需要出國自費檢測報告,一次大約人民幣1500元(台幣6000-7000...


谢谢。
但以我的性格,我不愿从比自己更惨的人身上找安慰。
...我要是告訴你台灣如果因公需要出國自費檢測報告,一次大約人民幣1500元(台幣6000-7000...

安慰個屁...台灣平常受感染風險非常低.如果有需要排查檢驗是國家出錢...出國是你自己的事.要出也是公司出..
台灣檢測是有準確度的...跟支那完全不一樣.他們只是要將歐洲退貨的爛東西換成錢而已.
核算试剂盒不卖出去了,效率越低,利润越高。
安慰個屁...台灣平常受感染風險非常低.如果有需要排查檢驗是國家出錢...出國是你自己的事.要出也是...


以我的性格,我也不愿从比自己更惨的人身上找安慰,否则我得多变态吖。
何况我很清楚台湾人根本不比我更惨,我更不需要意淫人家比我惨、然后来安慰自己,否则我就成阿Q了。
看片那些捅鼻子的都被捅出了鼻血,太恐怖
...我要是告訴你台灣如果因公需要出國自費檢測報告,一次大約人民幣1500元(台幣6000-7000...

问题是这个中国这个试剂根本就是假的。那不就纯割韭菜了
安慰個屁...台灣平常受感染風險非常低.如果有需要排查檢驗是國家出錢...出國是你自己的事.要出也是...


我媽的老闆說要因公出差的篩檢自己付無法報銷....還好不是她要出差,是她同事XD。看來該是打勞工局電話的時候了
不知道如何安慰,点个赞吧。

我他妈笑死了,哈哈哈哈哈
我媽的老闆說要因公出差的篩檢自己付無法報銷....還好不是她要出差,是她同事XD。看來該是打勞工局電...

所謂因公出差的因公就是基於公事.他所衍伸產生出的費用.自然由公司負擔.這是很合理的事.
正好借楼问一下:除中共国以外的正常国家的武汉肺炎检测是怎么做的?是抽血吗?好像没听说要戳鼻孔?
本来我是想借此谈命令执行的问题的,但楼主又提到迫真警察借机薅羊毛的事,那么如果这些毫无实际作用的事情其背后的本质都是各种薅羊毛割韭菜,那就不是单纯的命令执行的问题了…但我表示怀疑,土共如果只为了捞这点油水,而致使更多韭菜批量感染,这笔账真的划得来吗?还是他们已经得过且过到这种程度了?所以我还是觉得,类似事情都还是,不论最上头下何种愚不可及不顾实际的命令,一级一级传下去都不假思索地无条件执行导致的
本来我是想借此谈命令执行的问题的,但楼主又提到迫真警察借机薅羊毛的事,那么如果这些毫无实际作用的事情...


决策层的本意肯定不是为了捞油水,因为它们肯定看不起这点毛毛雨。
这个行为的背后,实际仍然还是为了 “维稳”——
万恶的大萌王朝,从一开始就对执法阶层极度苛刻。如果当皇帝的如此刻薄寡恩,不会有多少人愿意替这样的王朝卖命。到了后期,政权摇摇欲坠,皇帝不得不靠公务员来替自己维稳。但是皇帝的解决办法不是提升公务员待遇,而是对贪腐问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通过这个,变相地提升公务员待遇。

所以,中共的决策层虽然看不起这种小钱,但是基层的执法者看得起。
这点小恩小惠,是用来收买基层执法者的忠诚、或用来给它们发工资的(据说某省公安系统的工资已经开始打折了,不过这条消息未得到证实)。只有把这些基层执法者喂饱了,它们才会愿意干活。
以中华民族的尿性,不管决策层做出多么恶毒的决策,执行层必定超额完成任务。这一点,从历朝历代贫困地区从不会拖欠苛捐杂税就能看得出来,基层执法者一旦拿到了 “合法” 的尚方宝剑,它们一定会趁机乱砍一切令自己看不顺眼的目标。中国人手里一旦有了 “权力”,是绝不会把人当人的,因为它们自己都不是人。
不说远了,大跃进时期,全国都在 “放卫星”,地方官员报了多高的产量,政府就会收多少。基层执法者为了完成指标,收不上来就会强行去抢别人的口粮。然后万恶的湖南杂碎再把这些粮食拿去援助外国......
爱莫能助。不知道如果习大犬做核酸检测会怎么样
爱莫能助。不知道如果习大犬做核酸检测会怎么样


你看过它测体温的视频么?
别人都是对着额头来一下,它却害怕别人趁机枪毙它,于是伸出手腕......
所以,如果医生能得到往它鼻子眼里捅棉签的机会,估计医生的背后还得站几个特务用枪指着医生的脑袋。否则医生随便一用力,它最轻也会昏过去。
都可以
其实我们也想这么说全都是形式主义,这个所谓的检测就是狗屁!
讓人如身歷其境的文章,看完後,鼻子癢癢的😅
谢谢。但以我的性格,我不愿从比自己更惨的人身上找安慰。

能说下大概检测流程吗?如果是楼主说的这种,就基本是假检测,割韭菜,如果是真的,价格可能还是在正常范围内的
能说下大概检测流程吗?如果是楼主说的这种,就基本是假检测,割韭菜,如果是真的,价格可能还是在正常范围...


我就是楼主。
检测倒是真检测,但有没有效果得另说,而且最关键的是这根本没有起到筛选的效果。
你可以看看我在其它几楼的回复,我对这种机制存在的真正理由进行过分析——这确实是割韭菜,不过不是决策层想要贪这钱,因为这钱对它们来说只是毛毛雨,这是在纵容基层执法者割韭菜、或替它们挣工资,收买了执法层的忠诚,才好保江山。
对楼主深表同情。

不过楼主说被捅得鼻子痛,说明好歹他们还认真取样了。我有好几个朋友做核酸都只是舌根沾了沾,一点感觉没有,这算哪门子取样……
还有那些迎接护士的形式主义更加恶心,像我老家,就两个护士去了武汉,回来时几十台车,交警封路的接送,这...
护士也不是什么好鸟,(粉红都算不上)都是胆大抱着侥幸心理的假积极分子,援助武汉的待遇就是回来可以第二年就可以参加考试考职称(一般是五年一考),而且关键的是升高级职称(副高以上)需要发表文章才可以参加考试,文章不好搞,但援助武汉就可以直接考试,简直美滋滋。
正好借楼问一下:除中共国以外的正常国家的武汉肺炎检测是怎么做的?是抽血吗?好像没听说要戳鼻孔?

也是戳鼻孔喔
他們有一種壓克力的設備,中間留個洞,洞的周圍用軟的塑膠片擋著,把這個設備放在被檢查者跟醫檢師中間,醫檢師的雙手戴手套,拿著棉籤從那個洞伸出去戳被檢查者的鼻孔
不過抽血應該也有吧,抽血記得是檢查有沒有抗體,但是有抗體就只是代表你感染過病毒,也不一定代表有傳染力或是有免疫力
鼻子估计要休息几天,多保重。

原来检测试剂是收费的。
上一次我一个同学,跟我说中国政府防疫工作全部都是免费的, 我当时惊呆了。
然后,我忍不住问: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结果我又被呛一句:跟你说,现在中国很好。
鼻子估计要休息几天,多保重。原来检测试剂是收费的。上一次我一个同学,跟我说中国政府防疫工作全部都是免...


谢谢哥们。

这肯定会收费。
至少得对 “汉族人(楚人)” 收费。因为以它们 “不捡钱包就算丢” 的贪便宜尿性,一旦免费测试,必定人山人海、所有人都会来踊跃 “公有” 一把。那么真正需要检测的人不但会被耽误检测,还容易导致比现在更大的隐患。虽然现在的隐患也不小,官方好歹还能挣点钱。
看看高速路上翻车的新闻,哪怕卡车里拉的是工业盐,周围的热心农民也会来哄抢。哪怕你劝它们,这玩意吃不得,它们甚至还会当你面塞一把在自己嘴里、吃给你看。
一个穷怕了的反人类民族,你别让它们轻易得到任何 “免费” 的机会,否则它们能把你吃到怀疑人生。
决策层的本意肯定不是为了捞油水,因为它们肯定看不起这点毛毛雨。这个行为的背后,实际仍然还是为了 “维...

嗯,但问题是,这次京城的强制核酸检测长期来看于维稳怎么都是百害无一利罢,本就起不到实际作用的马后炮结果配的还是薛定谔试剂盒都不值一提了,那么造数据充样子?大可不必,韭菜对镰刀已然是无条件信任了,非搞这么一出,弄得当地韭菜怨声载道,还大大加剧感染风险,到头来爆发更严重,还得再投入更多资源和精力去填坑,结果最终越维越不稳,敢情搁这自我加速kana?…或许土共就是经得起这么个耗法?好,就算如此,我不信再来个五次十次它还经得起,大海又如何?没水了照样给你掀翻
嗯,但问题是,这次京城的强制核酸检测长期来看于维稳怎么都是百害无一利罢,本就起不到实际作用的马后炮结...


跟 “地摊经济” 是一样的道理。
“垃圾分类” 仅仅只是口号,因为国外是按材质属性来分类(废纸、废塑料、废金属、废玻璃等等),中国则是按物理属性来分类(干的,稀的)——这就等于是把排泄物拆成了 “固体大便” 与 “液体小便”,实际上根本没有真正起到 “分类” 的效果。但是口号既然提出来了,这就是 “政治正确”,谁敢不跟着走,谁就是被打倒的对象。
而 “地摊经济” 虽然同样只是在玩政治。但毕竟 “垃圾分类” 是纯花钱,而 “低碳经济” 好歹还有那么点利润——反正政府又没投入任何成本、躺着就能收税,而民间不仅承担了全部成本、还能帮着销存货。
所以,虽然这种无聊的 “核酸检测” 机制根本没起到排除安全隐患的作用,但能收点钱就是点钱、再用这笔钱来给基层执法者发工资——任何一个法西斯政权在陷入绝境之时,统统都是如此饮鸩止渴、狗急跳墙,从无例外。

后金都打进家里来了,皇帝居然还舍不得开内帑,而要逼着别人出钱。
皇帝尚且是这种态度,下级官员又能善良到哪儿去?它们凭什么就应该比皇帝更慷慨?
何况,从朱元璋时代开始,大萌王朝就一直在用养狗腿子的标准、养活帝国精英。国家一个月就只给官员发一、两万块钱工资,而现在官员如果突然捐出一、两个亿来助饷,钱是从哪儿来的?经得起查么?因此,如果官员真的捐足了经费,不仅容易让自己被逮到贪腐的把柄,还容易出卖同僚、最终导致自己被整个官僚集团孤立。
于是,这种钱,就只能被转嫁到 “权力” 的终端、整个帝国最没有 “权力” 的群体头上。让屁民们自己出钱,来让别人维自己的稳。
题外话:不要过多暴露个人信息哦,或者在发布之前有意识模糊一下细节。
聽到這件事很遺憾,樓主只能盡量戴口罩。和少出門了(當然要經濟允許)...
聽到這件事很遺憾,樓主只能盡量戴口罩。和少出門了(當然要經濟允許)...


感谢。
不过没有用的,未来一周我每天都得去医院照顾病人,顶多一边守着病人输液、一边抽空刷品葱。
我不得不出门吖。
而且还是去医院、一个在我看来比其它公共场合更危险的地方。
武汉核酸检测20万人,无一人发现,检测准确率为0纯粹的敛财而已

讲真,我一个朋友,前两天做的二测,十二小时不到就出结果了。他给我吐槽的时候,我俩都怀疑是不是真的做了检测,还是跳过实验室检测直接出报告了,毕竟他一测出结果的时间是这个的十几倍,而现在北京的检测量并不低
权贵们花了那么多钱做的试剂卖出去被退回来了,怎么办?让这帮韭菜买单啊。
辛苦了,兄弟!
核酸检测大部分政府补贴,要说敛财也是试剂公司赚钱。
病毒不到达一定浓度确实可能感染了也测不出来,没有什么试剂保证perfect precision/recall。
手法因人而异,在国内是这样在美国也是。检测了为了他人负责。
我也测过几次,在不严重的地区体验还是正常的。建议体谅一下医生护士,大家都是被现有政策剥削的人。
能说下大概检测流程吗?如果是楼主说的这种,就基本是假检测,割韭菜,如果是真的,价格可能还是在正常范围...

价格有90块钱的,有180块钱的,还有更贵的。 帝都的三甲医院服务不如泰国的公立医院,价格是泰国私立医院的两倍以上,还是算了医保报销后的价格,泰国私立医院是针对外国人的价格。
不要钱的,六七天才给出个结果,没用了啊,还是无法出帝都。
小汤山医院专门检测的,便宜,就是环境太二,面积那么大,排队做的不太好,感觉院里后面在施工建方舱医院???保密呢,不可以随便在里面拍照,小汤山镇放了好多未经审批禁止无人机的告示,那地方大疆本来就飞不了啊,其他品牌不知道,放这么多这告示…… 医院里不让拍照,保安好多,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嘻嘻!
讲真,我一个朋友,前两天做的二测,十二小时不到就出结果了。他给我吐槽的时候,我俩都怀疑是不是真的做了...

北京那个商场痛哭的女人,先后做了五次核酸检测,前四次都是阴性
病毒已经分布均匀,美国的感染率就是全世界的感染率,各国公布感染率的差异主要是测试过程和试剂造成的。美国试剂五分钟出结果,路边免费测试,所以感染人数最高。
鼻子估计要休息几天,多保重。原来检测试剂是收费的。上一次我一个同学,跟我说中国政府防疫工作全部都是免...

确实有社区组织的免费检测,不过一个星期不给你结果,估计只有阳性的才会找你,都是阴性就不理你了,一个多星期后,小程序才更新出来,还出啥帝都啊,过期了。
您这同学说的“全免费”,如果包括北京核酸检测,那等于封城,哈哈
核酸检测大部分政府补贴,要说敛财也是试剂公司赚钱。病毒不到达一定浓度确实可能感染了也测不出来,没有什...


看看我在楼上某条回复里的解读。
从整体上看,医生护士确实也是 “被现有政策剥削的人”,因为它们也是无权无势的韭菜。但现在它们是被政策当枪、维别人之稳的人。

当权者看不起这点毛毛雨小钱,这笔钱是政府搜刮来给帝国底层的执法者们发工资的。
它们如果真的在乎的是瘟疫,就不会在流程上留下这么多安全隐患。

我很体谅真正的医生护士,但我体谅的是有医术、有医德的人;而不是那些仅仅在身份上是医生护士,实际上只是在充当专制政府之爪牙的打工仔。
北京那个商场痛哭的女人,先后做了五次核酸检测,前四次都是阴性病毒已经分布均匀,美国的感染率就是全世界...


国民的整体素质、教育程度不一样。这种事也只有美国做得出来。

看看墙里边,高速路上翻了辆货车、商品散得满地都是,周边热心群众闻讯后,一定会迅速赶来 “公有” 一把。哪怕你车上拉的是根本不能吃的工业盐,淳朴的村民也会当场抓一把塞在自己嘴里,证明给你看这东西能吃。对不要钱的东西,这个 “不捡钱包就算丢” 的民族之反应速度不会比蝗虫更低。

所以,如果在这样的环境也搞 “路边免费测试”,相信大环境瞬间就会变得比现在还要乱、安全隐患更大。不管有病没病,所有人都会抱着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的心态来扎堆。那么大量的资源被浪费后,实际上真正需要做检测的人根本就得不到及时的检测。
甚至,还可能出现一些人反复占着茅坑不拉屎,攒下检测资源后,转手高价卖给更弱、却不知情的人。

大家都是在粪坑长大的,肯定领教过,有些人是真做得出这种事的。

所以,我的判断:这个政府以高价给人做测试,绝不是真正为了 “确保安全”,因为仅从我文中所描述的情况已经能看出它根本不安全;但这确实也不是为了敛财,因为掌权者看不起这点小钱。
之所以这么搞,主要还是为了维稳。执行这种完全没起到 “防疫” 效果的过场,是为了让帝国中、低层的执法者能得到好处。得喂饱了这些家伙,它们才愿意替帝国卖命。

说得简单点——即从屁民身上搜刮利益,养活整天用枪顶着屁民脑袋的家伙。
这个政权没少干过这种事,胡乱把人给枪毙了,还敢去找 “罪犯” 家属索要子弹钱。
共产社会的医院是啥?禽兽驻留的地方,吸血的地方,特别是落后的城市
好,加速的好,徹底實現垃圾別丟我家叫我清就好。
这帖子里瞎扯的人真多,美国没有路边检测更不可能5分钟出结果,检测点怎么可能在路边都有专门testing site的,得自己查才知道哪能检测,也不是所有人都随便去,医生判断需要才去,出结果时间几小时到几周不等,具体多久能拿到也得听你的个人医生的
在美国待过吗就随口放p,为了自己爽宣泄情绪拉低品葱回帖质量
Railgun20001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深圳大学快速检测试剂盒研制完成,1.5小时实现筛查诊断
https://www.thepaper. cn/newsDetail_forward_5821668
形式主义, 国人通病。

 
LavieQian 新注册用户
嚴格立法
選擇性執法
個性化服務
多元化體驗
小同志你還有甚麼不滿意?
我只是深深地怀疑这套程序设置在这里的用意到底是什么,究竟是为了排除隐患、确保安全,还是他妈的为了趁机割一波韭菜。毕竟这玩意是全额自费。



用意就是为了空手套白狼,因为政府能从提供检测试剂盒、检测设备、以及检测医院那儿拿到不少回扣,说不定很多生产检测试剂盒与检测设备的公司就是政府的老娘舅的小叔子家开的
>>武汉核酸检测20万人,无一人发现,检测准确率为0纯粹的敛财而已


这次香港检测178万人,阳性率0.002%
>>谢谢。但以我的性格,我不愿从比自己更惨的人身上找安慰。

別理他,根本懶覺比雞腿。樓主你是去醫院,基本需求。他那個是個人因公,講難聽點,如果是工作需要,公司會出。個人想去高風險地方需要自費,天經地義好嗎...
CCP 贡产裆 宫有制
镰刀在左边, 你还不贡产? 自愿。
斧头在右边, 你还敢多嘴? 禁评。

十几亿, 只有镰刀斧头落到自己身上才。。。
 
希望楼主全家平安。      
能怎么办,家里老爷子生病了,还正摊上匪冠时期,核算检测那能坑的钱往死里坑,赶上那时候了要是没品葱这地方连宣泄一下的机会都被墙了,老爷子挺好的,有病不拖难受就说,老伴还在呢也是挺好,要是工作之余多看看二老吧,化疗是真的难受,要是老爷子有孙的话也多让小辈去看看吧,我小时候爷爷做过手术之后要背我我也没想过这是最后一次背。世道无情人有情,葱油们都尽量好好生活吧。
>> 护士也不是什么好鸟,(粉红都算不上)都是胆大抱着侥幸心理的假积极分子,援助武汉的待遇就是回来可...

层主这种心态实在恶心,当初病毒传播机制不明致死率不明有无后遗症不明,敢在一二月疫情不明物资不足时去武汉一线救治患者,就算是为了升迁镀金也是勇士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意外搜到,发现签名被改。本站站长再一次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永远只配被称作是一条中国人,或许其嘴上反共,行为上却比共还共。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02
  • 浏览: 21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