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十年前的小粉红/自干五和现在的有什么不一样?!(80后粉红和90后粉红的异同)

21世纪转眼又过了一个十年,从2010年,到2020年,这十年间是中国改革开放后政府对公民自由管控变化最大的十年。
我来以我的印象,谈谈我对这十年来,网上小粉红,爱国贼,自干五的意识形态变化。

1、十年前,他们认为民主自由人权选举制都是积极的,褒义词,但是他们认为民主自由不能一蹴而就,而是要慢慢发展,中国在民主自由人权事业上进步了很多,未来,当人民素质,教育,认知有了质的提升,中国也会走向西方的民主自由模式。
现在,他们认为民主自由人权都是扯淡,不能当饭吃,是贬义词,如果中国实现了(无论是马上实现,还是未来慢慢实现)西方式的民主自由,中国就会陷入万劫不复。

2、十年前,他们认为世界的老大是美国,中国是个发展中国家,日本,欧洲,台湾,韩国,都比中国人富有,中国还要继续韬光养晦,好好发展,未来总有一天会成为发达国家。
现在,他们认为全世界只有一个国家比中国牛逼,就是美国,而且美国也马上要被中国超越了。什么日本,欧洲,韩国,台湾,都是被中国踩在脚底下跪舔中国的垃圾。

3、十年前,他们认为共产党的确有很多这样和那样的错误,甚至有些错误不可原谅,但是还是要给他们时间和机会,因为他们功过权衡后,还是觉得共产党会带领中国走向民族复兴。
现在,他们认为共产党没有错,文革?什么是文革?六四?什么是六四?

4、十年前,他们从心底热爱这个国家和共产党。
现在,他们除了热爱,还很恐惧。

5、十年前,他们在网上打火星文是为了追求非主流的个性。
现在,他们在网上打火星文,是为了不被封号删帖。

6、十年前,他们看到反贼,会交流,讲道理说服对方,最多对骂拉黑。
现在他们看到反贼,人肉,围攻,人身威胁,举报。

总结:十年时间,年轻人从蒙昧无知变成了暴戾狂热。十年前的年轻人,就像清末的人们一样,愚昧无知,但还有基本的善恶判断。现在的年轻人完全就是日本军国主义时期的极端狂热,是非不分,善恶不分。
十年前是蠢,现在是又蠢又坏又无耻。
111
分享 2020-03-29

66 个评论

中共食shi徒 新注册用户
感觉这几年都洗脑宣传还是非常有效果都,让那些没有经历过苏维埃铁拳都人都认可了社会主义,而且现在都自干五越来越年轻化了,开启民智都路途任重道远啊,看包子还有什么新套路
动武能力减弱了,以前砸日本车的劲儿如今只敢人肉别人信息放在微博上游街示众示众。各位反贼如果真是觉得未来会有大洪水又跑不了/不想跑。那就要强身健体,红卫兵敢到你家抄家,你就拿菜刀往他正脸上劈。若是在美国,有小粉红对你进行肉体攻击,请直接开枪,有美利坚合众国的法律保护你。既然大家要和共产党斗,就请放弃幻想,武装起来。
感觉这几年都洗脑宣传还是非常有效果都,让那些没有经历过苏维埃铁拳都人都认可了社会主义,而且现在都自干...

其实胡锦涛时代的末期,2011,2012那几年,中共如果不像现在这样限制言论自由的话,中共的危机就来了,习近平上台,加强洗脑,思想管控和言论自由收紧,反而是帮助中共躲过了那场茉莉花危机。
 从习近平上台之后  天天“战狼 ”“厉害我的国” “中国梦”这些 让他们以为自己是世界老大 欧美只是小弟 还有大量公知和维权律师被抓 言论进一步钳制 让墙内几乎看不见任何不一样的信息 还有现在的网上小粉红70%是机器人
我上次也发过一个贴,把小粉红和五毛,还有爱国贼放在一起评价确实不太清楚。

粉红是蠢,他们没有脑子,比如现在的大部分学生,乡镇人口
五毛是无耻,他们是拿钱办事,不办人事。比如网评员,上帝之鹰,高级点像胡锡进
爱国贼是坏,是借助粉红的蠢和墙造成的信息不对等,来跟在赵家人后面割粉红韭菜,收他们智商税,比如华为。

十年前粉红没现在粉红蠢。但是现在粉红数量增多了。而且更蠢了。
十年前五毛没有现在五毛多,工资也没现在高,现在粉红智障多了五毛烂饭好恰了。

至于爱国贼,这个没什么变化,就是安全系数降低了,毕竟大批斗时代挣钱风险高。

我这么说觉得更合理一点,单纯分析粉红,粉红都不知道铁拳是啥,还以为那是阿中哥给他们的奖励呢
已隐藏
十年前的粉红至少嘴没这么脏,说什么要讲一些道理反驳对方,很少直接就人身攻击,而现在只要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就能理直气壮肆无忌惮的口吐芬芳了
总的来说网络环境戾气比以前重多了,涉及政治都是忙着站队,很少有容许理性讨论的氛围了
十年前的粉红至少嘴没这么脏,说什么要讲一些道理反驳对方,很少直接就人身攻击,而现在只要站在道德制高点...

我在微博上看到有人发个帖子,说肺炎肯定不是美国造的,下面一大堆粉红骂:尼玛死了,尼玛炸了
我个人觉得主要体现在如今的粉红中文能力远逊于当年的五毛。

反正如今遍地粉红,不同意上面观点的朋友可以随便加一个年轻人比较多的QQ群之类,算算现在的年轻粉红有多少个在十句话里面能少于五个表情包,再观察一下不带表情包的情况下他们的中文水准。
我的观察结果是,QQ群这种大多用来吹水的地方,粉红最大的问题是他们连纯聊天的“废话”都说不好。具体实例举出来就有点恶心人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非政治话题上尝试和粉红提出不同结论,相信试过之后都会同意我的结论。

如果说当年和五毛吹水还有点各持己见平等交流的意思,现在跟粉红交流只会让我感觉我给他们上语文和为人处世的补习班,而且因为是免费所以学生还不太乐意听......
我在微博上看到有人发个帖子,说肺炎肯定不是美国造的,下面一大堆粉红骂:尼玛死了,尼玛炸了

我在想这些粉红 被社会主义铁拳的时候 是不是还会认为也是美国的阴谋
十年前的粉红至少嘴没这么脏,说什么要讲一些道理反驳对方,很少直接就人身攻击,而现在只要站在道德制高点...

这说法客气了,其实不涉及政治话题他们嘴也是那么脏......这种批量出厂的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心态真不知道是如何养成的。
說實話,在十年前的小粉紅都是有人性的,我最印象深刻的一件事還是在08年的四川汶川大地震時貼吧裡還有粉紅開車去幫忙找在災區的自由派人士,並且很多人的態度都是雖然我們意見不同但是這是人命關天的大事我們也要盡量幫忙...也有自由派捐款捐物給在災區受災的粉紅,儘管那個粉紅之前也和他爭辯過...但是當年大家都有一個共識,那就是政治可以再談生命只有一次...現在回想起來就好像一戰時期的聖誕節停火一樣...同盟國和協約國的士兵都爬出戰壕互相交換禮物甚至一起玩耍...如今的粉紅和自由派已經都殺得你死我活了,不可能再回到當年的關係...
十年前自干五是少数派,没能力成群结队网暴不同意见的人,其他的方面自干五和粉红并没有什么不同

1 自由民主。你要说十年前自干五也追求自由民主就算了吧,现在污名化自由民主的那套理论就是老自干五们发明的,然后通过十年时间让这个国家绝大多数人都接受了他们的理论,一听民主自由就反感

2 十年前自干五就觉得中国是世界第二,当然同样,他们是少数派,当时绝大部分国人依然对先进的西方世界多有向往,对中国的认识也处于比较谦虚的阶段

3 自干五认为文革是错的,因为当时的社会主流对文革的定性是错误的,自干五作为少数派不敢随便洗地

客观讲,十年前的自干五和如今小粉红最大的区别就是当时他们是少数派,所以他们想要迫害其他网友几乎不可能。但是从思想上他们和如今粉红并无太大区别,如今粉红绝大部分理论都是当年自干五们发明的
十年前自干五是少数派,没能力成群结队网暴不同意见的人,其他的方面自干五和粉红并没有什么不同1 自由民...

你错了,十年前,我听到身边大部分的自干五都基本认可民主自由,但是认为民主自由不适合当时的中国,民主不是一蹴而就,就是当时自干五的核心思想。
现在的粉红我感觉更像恐怖分子
十年前自干五是少数派,没能力成群结队网暴不同意见的人,其他的方面自干五和粉红并没有什么不同1 自由民...

十年前的粉红今天可能就是“恨国党",方方、任志强、孙海英都符合当时的自干五标准。
自干五小粉红感觉都是十年间新出现的词。
所谓自干五是指“自带干粮的五毛”,当时这个群体是少数,大部分五毛是真真切切的网评员。小粉红在十年前好像统称爱国愤青吧。感觉本质都没怎么变化,只是数量增多了。一部分原本正常人变成了自干五小粉红,再加上当时的年轻人淡出网络,新一代网民洗脑洗得好,才有了今天墙内社交网络的情形。
首先,ccp掐断信息源头,让你只能听到他们杜撰的内容,故意制造认知失调;而人们面对认知失调通常是恐惧的,无助的,这个时候他(ccp)再说自己是救世主,大多数人都会盲从,甚至主动把脑子打开说,来,给我洗洗大脑吧。

然后,塑造一大堆无脑的人。心理学有个“达克效应,”简而言之就是 无知就会无畏。因为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才会“亩产万斤”。现在和那个时候其实没有本质区别。
这些无脑人会自动变为自干五,甚至跑到墙外传教。着实可怕。

最后,用恐惧统治不服者。高压和铁锤政策下,岂有完卵?
十年前的粉红今天可能就是“恨国党",方方、任志强、孙海英都符合当时的自干五标准。

十年前的正常人大部分发言拿到今天都可以被批为恨国党,毕竟连之前那个大奔进故宫的红三媳妇10年前发在微博上说羡慕外国的高铁wifi都能被批恨国呢
2和6不同意。

特別是6,幾乎剛剛相反。
Segeln 新注册用户
大概是因为觉的中国崛起了变强了,就膨胀了,再加上这几年宣传工作做得不错,和饭圈流行文化的泛滥,然后就涌现出了一批趾高气昂的 “战狼”,挺可笑的。
10年前有,现在?都是拿钱的,我从来不相信我党有真正的信徒,76年之前还可能有迷惑,76年之后不存在了。89只是余波,那时候的主力都是刚毕业的大学老师,也只是书生意气。这40年也只是回光返照。
  小弟从经济角度谈一谈这个问题,2015年暑假股市崩盘后,共产党开始拉抬全国房价,全国各地基本都被炒作了翻倍,有些更猛的地方房价能从4000-5000炒作到1万5左右达到3倍这么夸张,面对虚假的经济泡沫,很多人觉得自己家一俩套房产的市场虚值什么事情不干就简单翻倍了,自己家拿来出租的房子租金也大涨,真的是狂的不知道自己姓什么,这点大家肯定可以感觉到(比如这几年直播平台那些小老板小中产们给主播们刷礼物真的是不手软),一部分年轻人因为自己家房子买的早,贷款少,现在翻倍了感觉自己赚发了,共产党真牛逼,但是也不排除这些人之中也有很多人觉得炒作这么夸张泡沫也是很大的,万一哪天崩盘了,自己就是做了个过山车的百万富翁梦而已,所以竭力维护共产党统治。
  但是中国还有大量2015年前房价泡沫不太大的时候都拿不出钱来买房的城乡小镇小县城小城市底层工薪家庭的年轻人,现在房价被炒作翻倍,他们更加买不起,最低3成首付都付不起(很多人接盘首付都是借的,很惨),正常来说,年轻人被逼的买不起房不能成家立业,肯定会痛骂当权者,但是在中国这样的社会却变成了“打不过就加入他们”,想着舔共来多捞一点钱(比如各种流量网红卖货)。
  所以综上所述,我从经济上来看,这五六年来,自干五小粉红变得这么多,一部分是早先的既得利益着因为虚假的经济泡沫而狂妄自大,一部分是因为下行的经济环境为了多赚钱不得不低头舔共。
我在微博上看到有人发个帖子,说肺炎肯定不是美国造的,下面一大堆粉红骂:尼玛死了,尼玛炸了

现在国内网站戾气横生,所有人都忙着站队,容不下理性讨论的空间了。再低级的喷子也可以借着爱国的旗号来为所欲为。
十年前的自干五经历了人生的起伏跌宕,终于开始有所感悟,但这个时候却被堵住了嘴,删了帖,封了号。
眼看自己的子女开始接触网络,被共青团,自媒体的鬼话哄得五迷三道,疯疯癫癫,变成他自己都讨厌的样子。
这说法客气了,其实不涉及政治话题他们嘴也是那么脏......这种批量出厂的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心态真不...
或许就是无知者的无谓吧,相当多的人是缺乏同理心的,别人的死活并没有他们的面子重要。
就是那种针不扎到他们身上不知道痛的人
感觉现在的小粉红饭圈化的严重,把ccp当作偶像在追。十年前的算是战狼型,饭圈型比较少。
五毛、自干五,是两种群体,五毛就是拿钱控制舆论的,自干五最起码会有点自己的判断。十年前的自干五是成长在一个中国积贫积弱、被人骑在头上拉屎撒尿的年代,看到中国一步步成长,所以才会去维护共产党的统治,而且相当多的人比如孔庆东是真信毛左那一套的,总体来说,属于温和左派。

现在的小粉红呢,就是单纯的号称极左的极端民族主义、大国沙文主义者。我其实对这个很差异,真正的极左一般都是要打到剥削、消除阶级的国际主义者,小粉红自己的身份认同是极左,但借着民族崛起的大义为996、251摇唇鼓舌,鼓吹中国霸凌其他小国“看到祖国这么流氓我就放心了”,实际上做的都是极右的事。
我在逼乎上就说过,小粉红未必爱国,对历史国际关系政治文化没有丝毫了解,跟复读机一样把政府灌输的那些宣传到处传播一字不改,这是爱国吗?不是,这不过是把饭圈恶臭带到了“爱国”里,这是年轻人缺乏精神信仰同时政府宣传趁虚而入的必然结果。
然而小粉红这种脑残粉崛起必然会导致中国政府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后果。在外网遇见政见不合上来就口吐芬芳,对中国国际形象是什么影响不言而喻。
我是00后,但是接触网络比较早,我记得十年前网络的风气怎么说,也还是相对自由的吧,不仅领导人的头能p到古惑仔身上,六四相关议题偶尔都能提,我加的qq群几乎都有人发雨后小故事(鬼知道到底是什么变态会在小学生群里发这种东西)。况且,就算是五毛,也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恶心吧?

昨天一群里有人转发外企撤资,我不过是说这下国内要迎来失业潮了,虽然有明白人说我说的有道理,但随之而来就是被群起而攻之,走资派这个词都用上了,把我好一顿批斗,还说要我发地址打我。

神奇的是,这些人还都是在墙外的留学生,我让他们举证反驳我,他们只会骂人还说我没读过书,肯定连国都出不起,对我的身份和背景是各种无厘头的意淫。。。明明口口声声自诩社会主义接班人,结果却看不起无产阶级群众?这群被称之为“粉红”的动物的思想我真的搞不懂。
woaibainiu 新注册用户
支那战狼有资格和日本昭和男儿比吗?

昭和男儿都是受过军事训练的,全民兵役,支那废青连子弹都没见过。动不动让人报地址,但我每次报了地址都没有五毛敢来我们家
woaibainiu 新注册用户 回复 csq202003
我是00后,但是接触网络比较早,我记得十年前网络的风气怎么说,也还是相对自由的吧,不仅领导人的头能p...

发地址?你就发看谁敢来打你?我他妈发了20多次地址,连五毛狗的影子都没有。支那人就是这样,你真跟他玩硬的,它们跑的比谁都快。你跟他们道歉示弱,它们才要得寸进尺
其实没区别,两代小粉红的思维都是和掌权者的思维一致的。只不过十年前是技术官僚占上风,对西方制度还可以有一定的认同,现在他们被习近平取代了。
范松忠 黑名单
差不多,十年前那种还可以,脑子里还是清楚,移民欧美是有本事的人,
十年后的今天出现了“澳洲籍中国人”的大妈“回国”喜剧。
         我是大陆人,不是反贼,也不是无脑吹中共的小粉红,但是从当下现实上来说我是90后拥护共产党统治的。欢迎探讨
         简单来说有几点原因。
         1.参政议政,要求民主的观念肯定是正确的。但从世界整体上看,要求社会上有足够比例的中产阶级做基础。挣扎在温饱线上的人是没有精力,也没有能力,更没有这个心气去想民主。民主、自由是解决不了吃不饱饭的问题的。民主在中东、拉美地区往往就等同于贿选,实质上是趋同于寡头独裁。
         中国在改革开放以前是全民贫穷,开放以后土共扶贫工作做的是很好的,但是世界上其余两党制民主国家鲜有成绩。
          2.民主、自由是宪法赋予人民的正当权利,但是民主形式为什么一定是两党呢?多党、两党、一党肯定是各有利弊的。取舍不同而已。
          两党、多党能提高人的政治参与,政治认同、幸福感,但是这些也是要有经济实力做保障。而且众所周知,众口难调。没有人能获得所有人的认同,两党制的政府肯定是有偏向性的,更多的是为选民服务。那些注定不会支持他的选民,或者说很难改变立场的选民,他是可以不去争取的。更重要的是两党制政府受制于任期,很难有中长期规划。而且由于轮流执政,资源浪费也是不可避免的。
         一党就是共产党这种类型的,权力比较集中,党的大的政策方针只要不出问题,国家发展潜力应该是比较大的,因为中国有资源、人口、土地优势,党资源大就能起到火车头的效应。我个人感觉中国的党和政府很像企业的职业经理人,大权在握,但是也需要向董事会(人民代表大会)负责。但是问题也很突出,政府权力大,就需要强监管,要不然各种问题层出不穷。另外党的方针如果出错,就会有灾难性的问题。
          但是从最近三十年的结果看,土共做的还蛮不错的。
          3. 有关言论自由,从大陆视角来看,所有的审核、墙、封锁都和新疆地区的暴恐冲突有关,我不知道你们怎么看待为了激化民间和政府冲突,打砸抢烧这种行为的。8964、香港问题也一样,要民主,抗议示威等同于可以随便打人、杀人,毁坏他人、公共财物吗?大陆是可以抗议示威的,失业率高的时候,P2P集资诈骗等等时候去政府抗议示威都是可以的,前提是要去公安局备案,警方要确保治安,不发生暴力冲突,一旦发生暴力冲突,那就不是抗议示威了。
          4. 大陆的国防、科技创新、经济、文化实力都很强,尽管有些关键科技还是被欧美卡着脖子,但是前途还是积极的。
          
         综上,在国家重视国防、教育、科技、文化,人才培养,扶贫,企业扶持,社会治安,就业、扫黑除恶、打击贪腐等等方面后,没有理由大动干戈改变政府。
         治大国,若烹小鲜,潜移默化还能行得通,大开大合肯定是没有好处的。
         马哲有一个观点,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刀耕火种的时候是不可能谈到民主的。中国有广大的农民,有些山区的人都没有通电通网。搞民主一人一票,固然是中产群体的胜利,但对这些人来说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另外西方民主的诞生,一个很大的基础是代议制,不同势力间的妥协。但是近些年,西方很少看到妥协了,对立太多,包括国内也一样,没有妥协的民主不是民主,只能是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暴政。所谓“皿煮”人士、小粉红都一样,没有妥协,只强调自己的诉求和立场,我都很难支持,必须要有让步和取舍,言论自由才是有意义的。否则大街上对着骂街,也算言论自由,但是这种自由有益吗
          
我的感觉:10年前的共识是中国需要改变,粉红是那种相信共产党可以自我修正的人。

现在的粉红就不说了
10年前:
草泥马,美帝汉奸卖国贼,越南外蒙西伯利亚是我们失去的领土,大蒙古天下第一,打倒小日本儿,抵制日货砸烂日货,偶尔游行示威打砸抢

10年后:
 nmsl,牧羊nt各种蛆,黑绿少民东快傻,女拳吊癌恨锅党,港独台独死公知,支持国漫支持华为,我大明天下无敌啊!偶尔翻墙出出征骂骂街
大部分90後甚至95後粉紅還是認可民主與自由的,他們不會認為這是貶義詞,相反他們希望這個國家在自由與民主方面做出相應的進步與改善,而00後甚至10後粉紅那就不好說了,畢竟95後還是享受過信息自由紅利的,大部分都有自由註冊過Twitter和Facebook還有ins,體驗過Google帶來的便捷,但是之後的可就真不好說了。
我是00后,但是接触网络比较早,我记得十年前网络的风气怎么说,也还是相对自由的吧,不仅领导人的头能p...

真就是一群精神資本家啊,老以為自己姓趙,無非就是韭菜還以為自己是鐮刀
         我是大陆人,不是反贼,也不是无脑吹中共的小粉红,但是从当下现实上来说我是90后拥护...

民主要中产多?现在的中国人是比30年前的台湾韩国人穷还是比200年前的美国中产少?

极权政府搞得好是发展比较快,但极权政府的的问题在于没有制衡,发展的快破坏更快。CCP这几十年发展的可以就能信它以后也可以?这都不是ccp能不能信任的问题,而是人能不能信任,权力大到一定层度连亲妈都不能信,儿子杀老子弟弟杀哥哥就为了夺个王位的有多少?那时的国王皇帝才多大点资源,现在随便一贪官多少资源?因为极权的诱惑力太大,法律,媒体又是家养宠物,所以官员为了上位各种手段都会用,这也导致了越到上层的人就越脏越毒越会装的概率越大,CCP官员的家属都是国际友人也能看出这种体制的未来他们自己都怕,只想尽可能多捞一笔出国养老,当然ccp会尽可能长的保持国家稳定经济发展,可一旦出问题各种心狠手辣,家属全在国外的狠人瞬间就会把国家变成地狱,为了经济发展快速就支持极权你确定理智吗?难道不该宁愿国家发展慢点也要政府有监管媒体有自由才安心吗?何况日本韩国台湾新加坡。。。当年发展期是哪个比中国慢了?
你错了,十年前,我听到身边大部分的自干五都基本认可民主自由,但是认为民主自由不适合当时的中国,民主不...
我认为民主不是一蹴而就 我的观点一直不变 我曾经是自干五 现在居然是反贼
十年前能上网有上网条件的人倾向于是文化水平比较高的人,讲理的人,那个年代学生基本不会长时间上网,长期上网基本也是打游戏,不会像现在一些学生成为粉红到处逼逼。现在基本上是个人就能上网,什么人都有。
已经是成规模的宗教了,就跟电影《浪潮》一样,规模越大越疯狂。
十年前能上网有上网条件的人倾向于是文化水平比较高的人,讲理的人,那个年代学生基本不会长时间上网,长期...

这可未必,CNNIC在2010年的报告里有一句话
网民学历结构呈低端化变动趋势。截至2010年6月,初中和小学以下学历网民分别占到整体网民的27.5%和9.2%,增速超过整体网民。大专及以上学历网民占比继续降低,下降至23.3%。

今年的比例在这帖有提及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24547
受过大学专科及以上教育的网民群体占比为19.5%。

可见带专以上文化水平的占比在这十年间的变化并不大。中文互联网当下的恶劣环境主要还是有赖于禁评时代强有力的言论管制,粉红自五遍地走,理性讨论全没有。
现在的小粉红/自干五在2010年的样子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01004021348/http://www.jinbushe.org/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01126113142/http://xinu.jinbushe.org/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527020437/http://www.wyzxwk.com/Article/zatan/2010/12/190634.html

显然现在这些小粉红/自干五除了数量胜于十年前,从理论发明、立场坚定性、词语创新性都是远远不如的。正如前面某位同志所言,现在这些东西离开表情包甚至都不会打字。
Cd9288 新注册用户
为么总是封我的号,我来这里是为了看观点的,我又没有做什么。真是冤枉的很啊!
80后粉红:吃不惯包子还是怀念蛤的好。。蛤蛤
不说不知道,原来我还当过自干五!不过我们那个年代好像是叫愤青的。。。😓
十年前粉华为的大多是技术男,今天粉华为的只是一群爱自拍的妹子,从来不知道谷歌套件长什么样,连翻墙都不会,被封贴删号只会阳台上敲锣
哪一方的战斗力更强可想而知。

至于五毛嘛,由他们来消耗维稳经费干这种人憎鬼厌只有反效果的事也是极好的。
过去的粉红你可以跟他讨论话题,现在的粉蛆一开口你就震惊:这他妈什么东西?
         我是大陆人,不是反贼,也不是无脑吹中共的小粉红,但是从当下现实上来说我是90后拥护...

你就是后浪吧,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现在开的都是倒车,参政议政能力都是一步步培养的,能力弱不代表你就能剥夺我的权利,只有一党的民主也配叫民主?很难想象你居然权力集中与民主这两种特质放到同一个机关上。至于墙,那是将一切不利的、辩证性的消息与思想隔离开的一个所谓的笼子罢了,你说的暴恐不过是其中一个作用罢了。至于暴力示威是因为你只看到了媒体给你看到的这些暴力示威,更多的理性示威与游行你根本没看到罢了,我感觉你甚至连港人的诉求是什么你都还没弄清楚。你这一段一段的引证话语在我眼里简直就是高中政治书上的摘抄与几个所谓权威官媒的社评引用罢了,我甚至怀疑你有没有真正深入去思考过这些东西。
one_d_100_mile 新注册用户
这些东西都是支那共匪审查之后的结果了。以前是将“民主自由”的言论全部删除,现在会将十年前的“自干五”的言论都全部删除
whymeHK 新注册用户
我七八年前还是小粉红
hjkmyrt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5、十年前,他们在网上打火星文是为了追求非主流的个性。

现在,他们在网上打火星文,是为了不被封号删帖。—-

这个还真的是😅,现在粉红的贴到处都有GJ 郭嘉 GD GWY,第一次看到时,我还琢磨了好久才看明白。 看着就觉得好讽刺
>>十年前自干五是少数派,没能力成群结队网暴不同意见的人,其他的方面自干五和粉红并没有什么不同1 自由民...


我的感觉和体会确实如这篇文章 所说的,而且总结得极其精准。那会儿我几个在 国内的朋友都是这种类型的自干五粉红,但是出国后都变成了反贼,毕竟十年前的这些自干五还是有 基本 善恶观的。那时候的粉红 和反贼是会 争论的,真吵起来至多也就拉黑,举报这种事还是比较少人干的。我 还记得 当年争论 的很多经典案例,包括 对哲学问题 的 争论,(比如有轨电车 难题,空地上的奶牛问题,还对64问题 争个高低,还有羊群选狼选狮子的问题 等等 。。),至少还是讲理的,
现在的自干五粉红,动不动nmsl,要是出国,大部分的人只会变成战狼粉红,少部分可能变成反贼。

十年前的自干五还是认可民主自由的,经常说 的一个 论调就是中国不应该现在就民主自由,等经济上来了,人民素质提高 了再民主自由。。
十年前,自干五也不会觉得中国是世界第二,而是中国现在 是发展中国家,虽然有缺点,但是在慢慢变好中,所以 要 拥护党。
十年前倒不经常谈文革,但是经常谈 六四,觉得 党和 国家不容易,柴玲是受外国势力蛊惑,自己 怕死却 鼓励别人去 送死。。。现在粉红五毛可能连柴玲柴静都分不清,当然,六四也基本没人敢谈起了。
>>你错了,十年前,我听到身边大部分的自干五都基本认可民主自由,但是认为民主自由不适合当时的中国,民主不...


抱有“民主不是一蹴而就”想法的“粉红”现在已经被现在的粉红们打成右派了。
  这个话题我来回答应该很合适,我从2005年开始上网关注时政,到现在已经15年了,也算是大陆互联网发展的一个见证者。本人80后老光棍

关于自干五的问题,最早起源应该是在2005左右,天涯论坛,不过自干五真正形成规模也是2010年以后了。以我经历看,在2006年以前中文互联网非常不错,因为当时的网友基本上都是有学识有教养的,在QQ群辩论的话题也很有深度,辩论双方输赢都礼貌,胜不骄败不馁,相互勉励。我在很长一段时间玩QQ群,不知天涯那边更热闹,后来才知道点。在这个时期网络风潮是民族主义为主,民族主义和现在很多人无脑爱党是两码事,很多人可以持民族主义立场又反领导,对党政的认识也相当清晰。这个时期网络审查等同于无,轮子工具在那时候最好用,简直是网络时代的黄金时期。彼时我还是个民族主义者,也见证了保钓事件,钓鱼岛问题刺激了中日关系,中方民族主义泛滥,中文网络遍地都是反日网站,规模最大的是爱国者同盟网,不过爱国者同盟网后来别封过一次,流量大损,很多人就跑到其他反日网站去了。我那时候被人拉去做了一个98918反日在线的版主,当时我申请了一个新的板块,本来就是贴贴历史文章什么的,觉得自己很爱国啊。但是后来我就对反动文章感兴趣了,广泛粘贴反动文章,那时候也没人管。后来网站撑不下去,就关了,关之前站长说大家这么辛苦给大家发钱,我一下愣了,原来这可以赚钱,那以前怎么不给大家发,现在撑不下去了就说发钱,这种被欺骗的感受刻骨铭心,后来我就不管我的板块,再后来网站也没了。同期一个朋友网站叫抵制网,平日关系不错,他们就拉我过去做版主,但那时候也没心思了。后来另一个版主朋友跟我说网站被站长卖给日本人了,3万块。这个朋友和我现在还有联系。在这之后,我就不做民族主义者,转而成了右派。再说一下爱国者同盟网,这个网站后来因为请愿南京到上海的动车不用日本技术什么的,被封杀,再后来虽然重开,但是流量已经没了,不知道现在还在不。

随着经济水平提高,识字人口扩张,互联网在2006年以后就开始乱起来,皇汉和极左冒头,典型就是乌有之乡这个粪坑,乌有之乡以支持毛为主,把同期社会问题推给邓,对支持民主自由的网络则漫骂为主,张口闭口问候对方老母,上下指点生殖器,连篇累牍。反方则以毒攻毒,网络风气一日不如一日,毕竟当时经济发展迅速,所以支持民主自由这一派的人越来越多,左派虽然被压制但也不死,当时传闻乌有之乡后台是邓力群,与之对应的是老干部支持的炎黄春秋,不过炎黄春秋是杂志期刊,舆论阵地则在凯迪。那时候的凯迪论坛风头无两遍地都是反贼。伴随着网络繁荣,领导的网络审查水平终于不断提升,网评员,关键字,博客审查都成了显学。现在我都难以想起当时发生的各种事件,只记得那段时间民主派从崛起到繁荣,直到猖狂。其中很大部分就是那些有头有脸人物开始登上网络,网友看到各种大V,就聚拢在大V旗下,彼时也是网络舆论时代最自由时期,现在说的什么共青团官号,什么环球之类,在当时连地摊杂志的影响力都不如。我在2006以后变成了民主派,也就是右派,支持民主自由平等博爱什么的。其实彼时只知道自由民主好,却没有足够的知识和阅历去承载这个观点,再加上后来民主派的猖狂,到了任何事件都要挂靠民主自由,政府所说所做任何事都要批判,民主派也把自己的信用透支干净了。我记得在墨西哥爆发猪流感,中国这边立刻提高戒备等级,民主派嚷嚷美国都没当个事,共产党这边大惊小怪,痛骂一段时间后领导又把等级降低。没想到过段时间美国又提高了等级,民主派又开始骂领导说美国提高中国还在降低,但领导后来也没再提高戒备等级了。这种事非常多的,很多民主派网友,给自己贴上民主的标签后,脑子就交给了大V。这个时期其实是很乱的,一方面经济水平大幅提高各种建设广泛铺开,各阶层对政府有一种认可的态度,另一方面则是轰轰烈烈的建设,又搞出非常多血腥事件,尤其是血拆,我印象中头条的血腥拆迁几乎无日无之。我曾经给一个上海人叫杨师旦钉子户告状过,他房子被推了几年,我告状手法也简单,就是写了一篇网文投到轮子网,没过一个月,上海市政府帮他解决了问题,他告诉我上海政府补贴了他几套房子云云,没过多久就退群了,这让我很气馁,我当群友是朋友,他却担心我是否会问他要好处。在当时网络倒是很活跃,比较有名的是韩寒,现在恐怕00后的都不知道这些事,在当时韩寒被捧到年轻导师的地步,后来方韩一战,简直是网络狂欢,全网网友和大V广泛加入阵营,这种盛况怕是再也不会有了。不过我一直鄙视韩寒,因为他发的文章在我看来并不新鲜,都是些稍微思考一下就能想通的常识,再者我小时候有神童之名,但是在作文的时候无论写的多好,都无法突破阅历的瓶颈。而韩寒的文章却能轻松驾驭阅历以上的东西,这让我有本能的怀疑。其实这个当时也想得通,就是做政治生意而已,和之前站长卖网站一个路数。


大概是2010年左右我跳到自干五群体是由两个原因,第一是民主派当时信口雌黄毫无下限,第二就是我内心恐慌起来,因为我一直认为网络上的自由不是大家争取而来,而是领导施舍和鞭长莫及,大家这么无节制的消耗言论自由的资源,恐怕会导致这微不足道的自由全部被拿走。自干五的大本营是在天涯论坛的国际观察,国观和杂谈是对着干的,所以当时在论坛看帖子吵架也是很有意思的事。包括后来的那年那兔漫画也是在天涯出了大名,与此同时观察者网,龙腾网,三泰虎这一类的自干五网站开始崭露头角,在舆论阵地和官方的强国论坛复兴论坛换防,并在之后慢慢做起来,其中观察者网做的最大,这个之后再讲。其实每一次转变阵营都是很痛苦的事,因为意味着否定自己以前的观点和立场,但我还是秉承追求真理追求客观的态度,做出了选择。关于自干五群体,自干五群体在很长一段时间是精英群体,没有毛左和民主派的无知极端,自干五的信条是有理有据,客观中立。我很喜欢这一点,我后来的考据能力也是在此时期练出来的。与很多人想象的不一样,自干五群体虽然是有理有据反驳民主派造谣胡扯,是领导的天然盟友,但不是奴才,很多人包括我在内,一方面会反驳民主派对政府的谣言,但另一方面也会反领导乱搞。有次我回家,因为家里门前的马路涵管被压扁,雨水排不出去,我父母各种请示领导都无下文,我在家赶上这事就开始写状子,从中央告到地方,到底是小官怕大官,一个星期不到政府就派人过来修理。有时候我也以此告诫那些自诩自干五的网友,你想象的中国和你所处的中国还有很大差距。其实自干五很像2006年以前的民族主义者,但是更多了理性。因为中国成功度过了2008年次贷危机,经济一枝独秀,反观各国还在泥沼,所以很多民主派网络纷纷投到自干五,政府的合法性源自于价值观,程序和政绩,前两者是废了,至少政绩还是慢慢得到大家认可,大概就是,虽然共产党你以前干尽缺德事,只要你好好发展,大家还是能接受。所以,自干五在2010年后又迅速崛起,同理,崛起的自干五群体也会走之前民主派的路,为了所谓辟谣,不惜花式洗地,在表达方式上,如果说过去民主派和乌有之乡还是蠢骂,那自干五群体的逐渐变质,就变得更加恶毒,对各种有损政府名声的事和人,一律报之以恶毒,杀人诛心莫过于此。自干五的蜕变大约在周带鱼横空出世之后,周带鱼前期应该也算是民族主义分子一类,他写的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还是很诚恳,自干五和民主派的掐架也是无时无刻,直到领导突然发文支持周小平,自干五群体一阵欢呼,终于得到领导认可了。从那时候开始,自干五群体变从精英群体走向了狗腿子群体,而周小平也借此机会进入体制成了周主席,洗脑发财,真是一门不错的爱国生意,也是风光了好些年。自干五群体的壮大还是有原因的,一方面是对民主派不满的网友加入,一方面是年轻一代识字网民的增加,还有比较重要的因素就是政府开始大力压制民主派,网络审查力度加强,再加上乌有之乡被解散,大量流量也进入自干五群体。这一切让我坐立不安,因为自干五群体又在重蹈民主派的覆辙,如果失衡,那自由也就不存在了,不过心里隐隐知道这一切是改变不了的。到了2014年后我受不了,于是在天涯国观发个帖子声称自己不做自干五,从此封号。

  2014后,我跳出来算是不左不右不是自干五,不站阵营,但也不中庸,网路吵架遇到左反左,遇到右反右,遇到自干五反自干五,认真说我骨子里仍然是坚持自由民主观念,但也懒得说了,对着民主派,你跟他说要理性,不要逼得领导狗急跳墙撕下脸皮,说的通么?跟左派说共产党过去造孽这么多,你还支持毛主义,真要回归你消受得起么?跟自干五说你要保持理性中立,不要自甘为奴,说的通么?以前觉得去做自干五也是平衡一下民主派,后来觉得可笑,我算个屁啊,领导想给你开放点,想给你收缩点,都是领导心意,你管得着么?未免太一厢情愿了。不过2014年以后我倒是重新捡回读书兴趣,开始自学经济学,没学之前还好,无知还能快乐,学了之后终于能慢慢看懂领导的政策。所以在2014年以后我就开始了算卦之路,大概就是一边观察一边结论,按照思想政治课的说法就是通过现象看本质,通过本质又推测现象,真是乐此不疲。刚开始只是对经济现象感兴趣,再后来就很深入理解经济和政治的关系,再后来就简单了,理顺了改革时代的逻辑。大概到了2018年左右,终于知道了这几十年的改革开放,也知道了归宿。对于未来我只是想活着,看着以前的QQ网友还在聊民主好专制好的话题真是半点兴趣都无。现在唯一的兴趣,大概就是下毛片看毛片,仅此而已,作为一个长达15年的网络老油条,也不知道从一开始慷慨爱国到现在咸湿无匹,是否也是一种讽刺?因为墙内各种审查,不堪其扰,我在2014后就习惯了天天看外网的习惯,顺便在youtube吵吵架,反正看帖子看视频也是玩,超级爱也是玩,所以顺手把自干五的祖师爷leemz2002灭了,不知道自甘为奴的自操五是否会看着格局趋势反省自己的未来,不过对这一切,我已经不关心了。
补充一下观察者网和自干五的问题,观察者网在2014中国经济开始变坏之后就改变风格,开始各种洗涤粉饰,而我因为反对过几次帖子也被永久封号,在之后观察者网就成了明目张胆的洗脑机器,伴随着观察者网的发展壮大,金灿荣,陈平,张维为这些神兽也活跃起来,真是一代版本一代神,政治生意赶得上风口都能发财,只要不要皮不要脸就行

题目说自干五对比,我就写得多了,十多年发生的事太多,实在记不起来,大家可以到维基百科上找找编年史看。
在这顺便赠送大家一个真理:在中国,千万别把自己当国家主人,或许你人都不是呢!
唯一的不同就是10年的公知被收编成现在的粉红了。10年前的粉红捞够跑到美国了做起两面人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