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郑重推荐秦晖

秦晖老师我很早就听说过了,他和刘仲敬对中国历史的判断非常相近,两人都有非常强的学术背景和透彻的社会反思。但相比于刘仲敬而言,他都没有使用“学术黑话”,创造一些较为难以直接理解和广泛传播的词汇
秦晖的作品,无论是杂文还是专作,以出色写作技巧和开阔的视野兼之科班训练的严谨逻辑,因此非常具有可读性。而刘仲敬在可读性上因为太过於乐于使用“学术黑话”降低了其可供广泛传播或被人严谨对待的可读性,因此略有缺憾。
我觉得因为黑话原因对于阿姨不感兴趣的读者不妨读一下秦晖,阿姨的粉丝也可以学习下秦晖是如何写出可读性和思想内核双高的文章的。
秦晖老师对中国社会原子化认识相当之早,在这个基础上个人对他的判断介于当代中国的马克思、罗尔斯、布洛赫兼韦伯,当代中国学者中目前没有看到在雅俗共赏和深度兼而有之中与其相提并论的
可以先从博讯的秦晖杂文集开始看起,后面再看看他的三部著作《田园诗与狂想曲》《传统十论》《走出帝制》
https://blog.boxun.com/hero/qinhui/
在此我摘两个经典片段供大家欣赏


“国权不下县”之说通常不否认朝廷行使权力向农民“要钱要粮要命”,但极力强调那时的国家基本上“不管县以下的事”:不为“县以下”提供公共物品、进行福利保障、承担社会责任、履行服务义务。在他们的笔下,乡村救济靠宗族,秩序靠伦理,司法靠民间调解,治安靠乡绅,而乡绅似乎又是从草根族群的德望人缘中产生的长老,与国家官僚体制无关……总之是一切无烦于“国”,万事无求于官。然而这套说法最大的硬伤是在逻辑上完全混乱:就算上述描绘的确是实,这能说明什么呢?在一次讨论会上,一位学者大讲了一通国家对于乡里除了征收赋税差役外什么都不管,可见那时的朝廷多么开明、宽容、自由!听后笔者茫然道:您这是在褒奖传统吗?我怎么觉着像是诽谤“我大清”呢?您不是把朝廷说成强盗吧?因为常识告诉我们,凭强力抢了你的钱然后把你扔下“什么都不管”,完全不对你负任何责任,这就叫盗匪,而不叫“政府”!
《帝制时代的政府权力与责任:关于“大小政府”的中西传统比较问题》


所以我觉得,对产权的尊重其实从来就没有公私之分。世界上只有命令经济国家禁止私有制,从来也没有市场经济国家禁止公有制的。同样,世界上只有命令经济国家能够任意剥夺私人财产,从来也没有民主市场经济国家能够让权贵任意偷盗霸占公共资产的。我们的传媒曾报道过,欧洲某国部长仅因公务出访坐民航(不是专机或包机)舱位逾等,就被追究而辞职的事,如此严格的公共利益保护,在巩献田所谓的“苏俄民法传统”下能够设想吗?如果我们现在有人真正关心财产被侵犯的问题,包括公共资产被侵犯的问题,也包括私人资产被侵犯的问题,那么我们的产权保护,包括产权立法的工作就应该落实。而且它的原则就应该是平等保护各种财产。既坚决保护公众共有财产免遭不受公众制约的个人或小集团私自侵吞,也坚决保护私人财产免遭以公共利益为名的不受制约权力的侵犯。
其实关键不在于什么个人主义或集体主义或两者的折中,而在于严复讲的那句话,就是“群己权界”要分清。公共领域归公共领域,私人领域归私人领域,前者通行民主规则,后者通行自由规则,这个权界是一定要分清的。至于分的结果偏向于“大己小群”一些,还是“大群小己”一些,倒是次要问题。而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这两者弄成一锅粥,群己混淆、群己不分,甚至群己颠倒,“公权”任意侵犯私人领域,而公共领域又被个人、被小集团、被一些不受制约的人所把持。公共领域没有公共性,私人领域没有私人性,群域无民主,己域无自由,这是最大的问题。
权界可以游移 群己不能颠倒》

9
分享 2019-02-09

19 个评论

支持品葱观点多元化。

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
说实话我觉得秦和刘真的很像,(除了阿姨的术语早期看了有点反感),散沙化导致抗税能力不足(缺乏武德)这个观点,论证论据真的太强了。
利维坦 Thinker 回复 令狐冲
社会原子化并不是刘仲敬的专利,只是很多人接触这个词恰好是通过刘仲敬而已。其实这个概念和分析从17世纪欧洲开始走出封建制度,资本主义崛起,就有充分的讨论了。原子化既是人类走出大家庭的温情,走向专制的泥潭的开始,也是重新订立社会契约的必要条件。这点我后面可能会写文章论述。

仅凭社会原子化来认为刘仲敬和秦晖先生观点一致是没有道理的。只是两者都使用了先前历史和社会学家的认知而已。刘思想内核的来自斯宾格勒的文明季候论就是秦不会认同的,“文化无优劣,制度有高下”,秦认为把社会的现实制度笼统化归进文化或文明中,认为哪个文明就是劣等了,要完了,或者现实的问题就是文化造成的,这不仅不是事实,也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做法。
利维坦 Thinker
秦晖先生的厉害之处在于他的理论构架非常严谨完备,事实判断富有逻辑还拥有田野调查的实证,这点(因为现代学术水平)甚至强过启蒙时代那些法国和德国的前辈。价值判断也从来以人的权利为本,从不因为客观认识到残酷的现实而有所动摇。

秦的问题在于他的解决方案是寄托在学术界的,期望学术界能有左右共同的底线,而推动上层改革。所谓“共同的底线”原本在现代国家是非常基本的要求,但是对于当下的中国还是过于理想化了,以至于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影响。
秦粉国内也不少,他本身演讲能力比刘高出几个层次。
另外秦和刘的观点不太一样,他不太赞同诸夏和大洪水,认为一是过于路径依赖,也就是没有诸夏就没有新中国。二是小共同体也不能保障自由,共同体都是损害个人自由的。

刘也承认这两个问题,他给出的解释是,起码推翻一个小共同体比大共同体更容易……
Pepperoni 已停用 回复 利维坦
点赞,因为看到“斯宾格勒”
利维坦 Thinker 回复 Pepperoni
那你应该也会喜欢我在这个问题下对于姨学的论述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503。另外,非常感谢分享最近被下架的张千帆的宪法学,希望能继续分享,我都会收藏来看的。
“文化无优劣,制度有高下”那一篇也是非常精彩的。不过我倒不觉得刘提到的属于文化特质(或者说国民性劣根性),那其实是被专制制度打压的普遍特征。更准确地说小共同体本来就弱的中国,再来一个大共同体无限大的极权制度,是一个现象一段历史而不是什么可以归结为文化劣等的规律。【原子化既是人类走出大家庭的温情,走向专制的泥潭的开始,也是重新订立社会契约的必要条件】这一段很多政治学者是这么表述的,但我亲身体验后才知道西方的自治传统一直没有丢失,依然保有很强的力量,我现在反而认为这些公民联合、市民联盟等结社传统的重要性可能比我最初接触的抽象的理念(如自由、选举)要重要。
利维坦 Thinker 回复 令狐冲
当然更重要,但是这些东西并不是在封建庄园时期存在的,而是在国际贸易开始蓬勃发展,城市和城市自由民开始出现后才出现的。这个过程一体两面的直接导致了封建社会的逐渐解体,农奴开始走出庄园,领主也不再依赖领地田税。历史上各国都在这个阶段开始面临一种,人际变得冷冰冰的,贪恋物质,精神堕落,然后不知道该怎么办的问题。然后也是在这个阶段涌现出大量的思想家。

有所谓民主来自于中产阶级的说法,是很有道理的,但是这里的“中产阶级”指的不是今天的小资,而是城市自由民。
利维坦 Thinker 回复 令狐冲
把社会制度和现实一股脑塞进“文明”中就是一种文化决定论,不管语言上是“文明”也好,“文化”也好,“国民性”也好,“种族特征”也好。
所以斯宾格勒的理论并没有被后来的历史学所接纳。
之前看过几本 《罗马史》。那么你觉得罗马共和时代的自耕农和文艺复兴后城市自由民有显著差别吗?我感觉公民权利和义务,生存状态等都很相像啊。唯一的区别可能是自由民不掌握土地,因此在社会关系上和他人会更紧密?
利维坦 Thinker 回复 令狐冲
显著区别是欧洲近代的城市自由民,他们进城以后就进了工场或者工厂工作。这使得他们对于公共生活有着更紧密的连结,也更有共同利益。

不过就算如此,假使比较一个更类似的群体,罗马在城邦时期的城民,包括商人、手工业者、建筑业者,一般服务业者,拥有较多田地的地主,和因为种植高价值经济作物而有能力住在罗马城的自耕农,我个人并不觉得他们和近代的城市自由民有质的不同。他们所形成的公共领域可以覆盖政权统治体系的核心区域,因此他们所构成的力量,可以保证他们对于这个政权的所有权。因此共和国的前中期,古典民主制度看起来牢不可破。

但是共和国后期,随着国家对外征服,统治区域有了更多的被征服人群,他们有的在被征服部族的统治下,缴纳贡赋,有的被束缚在土地上,缴纳税收,更有的变成奴隶,缴纳一切。军团可以从被征服者和被征服地区那里而不是公民授权那里获得足够的物资金钱(典型就是靠自己的钱养军团的凯撒),帝国时期甚至可以直接用军事机构来统治大部分被征服土地,这就使得城邦那种程度的自由力量和公共领域变得无比弱小了。

近代的大航海、资本主义(尤其是印刷资本主义)和工业革命,是一个公共领域形成,广化和深化的过程。而罗马的扩张,则是公共领域逐渐被淹没的过程。导致了两者不同的命运。
这个和我看完结论是基本一样的,赞,总结的真的不错。
这我到真不觉得,只不过秦相对阿姨有更大一点的舞台罢了,毕竟阿姨已经接近是反动学术头目了。
不过秦确实比阿姨更努力一点脚踏实地一点,阿姨感觉有点天才横溢者的通病,自己做的事情开心就好。
秦也被学术界称为当代自由主义旗帜行人物,只是民众不太了解吧。普通民众中肯定阿姨名气更大一些。
另外阿姨也挺脚踏实地的,只是秦比阿姨大了21岁,几乎就是两代人,学术积累和思考沉淀完全不在一层次。
秦晖作为著名台面上的学者在墙内应该影响力更大,但是阿姨在墙外应该影响力更大,港台独派和沪民党的活动一直在扩大阿姨的影响。
但是,阿姨很多天才横溢的天赋没有被很好的利用起来啊!无疑阿姨是个天才的演说者和传道者,纵横捭阖于历史之间的视角与带来的头脑风暴无人能及。但是首先,他需要改改自己的口音,把语速放慢点,最好也略微减少点黑话,那既是他的魅力也是传播的缺点,最好弄得更让人容易理解点。试想一下,如果阿姨演讲的内容换一个人来说。比如江峰这类或者刘屏这类有着较强播音能力的人,效果会好得多。还有就是,诸夏相关的频道都太简陋太草台班子的。
已删除
他目前的微信公众号是 秦川雁塔 。
如果高华教授没有病逝,我倒是挺仰慕他的,他和秦晖教授还有沈志华教授在香港做的共和国史,洋洋洒洒逻辑清晰,实在是太好了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