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十年前的小粉红/自干五和现在的有什么不一样?!(80后粉红和90后粉红的异同)

21世纪转眼又过了一个十年,从2010年,到2020年,这十年间是中国改革开放后政府对公民自由管控变化最大的十年。
我来以我的印象,谈谈我对这十年来,网上小粉红,爱国贼,自干五的意识形态变化。

1、十年前,他们认为民主自由人权选举制都是积极的,褒义词,但是他们认为民主自由不能一蹴而就,而是要慢慢发展,中国在民主自由人权事业上进步了很多,未来,当人民素质,教育,认知有了质的提升,中国也会走向西方的民主自由模式。
现在,他们认为民主自由人权都是扯淡,不能当饭吃,是贬义词,如果中国实现了(无论是马上实现,还是未来慢慢实现)西方式的民主自由,中国就会陷入万劫不复。

2、十年前,他们认为世界的老大是美国,中国是个发展中国家,日本,欧洲,台湾,韩国,都比中国人富有,中国还要继续韬光养晦,好好发展,未来总有一天会成为发达国家。
现在,他们认为全世界只有一个国家比中国牛逼,就是美国,而且美国也马上要被中国超越了。什么日本,欧洲,韩国,台湾,都是被中国踩在脚底下跪舔中国的垃圾。

3、十年前,他们认为共产党的确有很多这样和那样的错误,甚至有些错误不可原谅,但是还是要给他们时间和机会,因为他们功过权衡后,还是觉得共产党会带领中国走向民族复兴。
现在,他们认为共产党没有错,文革?什么是文革?六四?什么是六四?

4、十年前,他们从心底热爱这个国家和共产党。
现在,他们除了热爱,还很恐惧。

5、十年前,他们在网上打火星文是为了追求非主流的个性。
现在,他们在网上打火星文,是为了不被封号删帖。

6、十年前,他们看到反贼,会交流,讲道理说服对方,最多对骂拉黑。
现在他们看到反贼,人肉,围攻,人身威胁,举报。

总结:十年时间,年轻人从蒙昧无知变成了暴戾狂热。十年前的年轻人,就像清末的人们一样,愚昧无知,但还有基本的善恶判断。现在的年轻人完全就是日本军国主义时期的极端狂热,是非不分,善恶不分。
十年前是蠢,现在是又蠢又坏又无耻。
123
分享 2020-03-29

66 个评论

         我是大陆人,不是反贼,也不是无脑吹中共的小粉红,但是从当下现实上来说我是90后拥护共产党统治的。欢迎探讨
         简单来说有几点原因。
         1.参政议政,要求民主的观念肯定是正确的。但从世界整体上看,要求社会上有足够比例的中产阶级做基础。挣扎在温饱线上的人是没有精力,也没有能力,更没有这个心气去想民主。民主、自由是解决不了吃不饱饭的问题的。民主在中东、拉美地区往往就等同于贿选,实质上是趋同于寡头独裁。
         中国在改革开放以前是全民贫穷,开放以后土共扶贫工作做的是很好的,但是世界上其余两党制民主国家鲜有成绩。
          2.民主、自由是宪法赋予人民的正当权利,但是民主形式为什么一定是两党呢?多党、两党、一党肯定是各有利弊的。取舍不同而已。
          两党、多党能提高人的政治参与,政治认同、幸福感,但是这些也是要有经济实力做保障。而且众所周知,众口难调。没有人能获得所有人的认同,两党制的政府肯定是有偏向性的,更多的是为选民服务。那些注定不会支持他的选民,或者说很难改变立场的选民,他是可以不去争取的。更重要的是两党制政府受制于任期,很难有中长期规划。而且由于轮流执政,资源浪费也是不可避免的。
         一党就是共产党这种类型的,权力比较集中,党的大的政策方针只要不出问题,国家发展潜力应该是比较大的,因为中国有资源、人口、土地优势,党资源大就能起到火车头的效应。我个人感觉中国的党和政府很像企业的职业经理人,大权在握,但是也需要向董事会(人民代表大会)负责。但是问题也很突出,政府权力大,就需要强监管,要不然各种问题层出不穷。另外党的方针如果出错,就会有灾难性的问题。
          但是从最近三十年的结果看,土共做的还蛮不错的。
          3. 有关言论自由,从大陆视角来看,所有的审核、墙、封锁都和新疆地区的暴恐冲突有关,我不知道你们怎么看待为了激化民间和政府冲突,打砸抢烧这种行为的。8964、香港问题也一样,要民主,抗议示威等同于可以随便打人、杀人,毁坏他人、公共财物吗?大陆是可以抗议示威的,失业率高的时候,P2P集资诈骗等等时候去政府抗议示威都是可以的,前提是要去公安局备案,警方要确保治安,不发生暴力冲突,一旦发生暴力冲突,那就不是抗议示威了。
          4. 大陆的国防、科技创新、经济、文化实力都很强,尽管有些关键科技还是被欧美卡着脖子,但是前途还是积极的。
          
         综上,在国家重视国防、教育、科技、文化,人才培养,扶贫,企业扶持,社会治安,就业、扫黑除恶、打击贪腐等等方面后,没有理由大动干戈改变政府。
         治大国,若烹小鲜,潜移默化还能行得通,大开大合肯定是没有好处的。
         马哲有一个观点,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刀耕火种的时候是不可能谈到民主的。中国有广大的农民,有些山区的人都没有通电通网。搞民主一人一票,固然是中产群体的胜利,但对这些人来说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另外西方民主的诞生,一个很大的基础是代议制,不同势力间的妥协。但是近些年,西方很少看到妥协了,对立太多,包括国内也一样,没有妥协的民主不是民主,只能是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暴政。所谓“皿煮”人士、小粉红都一样,没有妥协,只强调自己的诉求和立场,我都很难支持,必须要有让步和取舍,言论自由才是有意义的。否则大街上对着骂街,也算言论自由,但是这种自由有益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