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没有引入外来语的现代标准系统,汉语这个语言本身是不是就是与世隔绝的最大一堵墙?

來閒逛的台灣人 開始覺得有點無聊
其實民初的時候還滿多音譯外來語的

比如
現行用法    英文原文      民初音譯
電話         telephone    德律風
民主        democracy    德模克拉西等


以下直接引用1992年師大學報論文
台灣現行外來語的問題-姚榮松

https://telegra.ph/file/d3540b068aac2137aaa2f.png


後來主要的問題在於
多音節音譯的中文字多半難記

於是借用了許多日文翻譯字

https://telegra.ph/file/4fc7cc770f8fd58a6ce3b.png

如果只是借用日文翻譯字就算了
還稱不上什麼大問題


最大的問題在於借用日文外來語翻譯字後
再改用北京話發音念這些借來的日文外來語翻譯字
於是跟原本的英文原文完全切斷發音上的關聯
這些字就變成既非音譯也往往非嚴謹意譯的縫合怪了

到現在近百年過去了
要回頭規範外來語標準化
有點積重難返

無論中國或台灣都是一樣的狀況

個人認為
只能當成兩個系統吧

外來語翻譯標準化不管了
直接全面提升英語教育比較省事
ismynewmail [漢奸想當大漢奸] 极权压迫所有人, 反抗的间隙我还要尽情嘲弄它的一切. 苏联笑话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644
_ _ 所有語言都是隔絕之墻的觀點是我采用的, 選擇語言不但選擇了一套約定俗成的溝通工具使用規則, 也選擇了背後的人群, 例如古代失傳的語言已無日常使用價值, 只有學者或愛好者會去復活它.

_ _ 漢語簡單, 漢字複雜. 我們的墻非常高只有才華橫溢的人才會出於興趣或利益翻越過來. 從這點看來古代知識階層爲了壟斷知識傳承可説煞費苦心, 現在來看毫無一絲平等精神. 士大夫階層整體消失在我看來是他(她)們愚蠢的必然結果, 誰如他們一般行事, 結局也一樣這在世界範圍歷史上多次證明過.

_ _ 如今知識階層與普羅大衆的相處模式還算不錯, 雖然偶有無恥之徒利用知識不對等來詐騙別人, 但整體傳播知識的氛圍擠壓到反智主義非常邊緣化了. 人們會習慣性如反射般認爲自己學不會或沒好好學就是證明.

_ _ 是有對母父與我的溝通工具有偏好, 但理性提醒我注意到背後的知識, 作爲一個對自然知識熱忱追求的人, 目前顯然是英語更能滿足我, 雖然我也希望掌握更多的語言工具, 但天資有限, 語言技能的插槽上大多是 "機器語言" 不好也不壞吧, 但我對[英語技能(科技英語)]這個括號裏的後綴十分頭痛.
ccpuji 割袍裂,問誰未發聲?經年血海魘深重,韜光養晦殺九千。願為普世日下鬼,寒光一盛無垂憐。
這篇帖我個人認為有意思也有意義。學生時期接觸過日本女生,其英文詞詞彙就更貼近她的生活使用和語言習慣,源於大量的片假名和外來詞彙融合,並成功成為一個大的基礎類別。這種便利毫無疑問在交流不同文化這一目的上是有利的。很多中國網友喜歡嘲笑日本人的語言發音,卻沒有意識到別人說的可能壓根就是片假名,並且在學習英語的語言習慣上也優於中文母語者。我見過非常多的中文母語者對口音不自知也就罷了,說的英語即便沒有多少口音,也依然讓英文母語者費解。我曾經同朋友交流,說中文裡的外來音譯詞彙少,語言習慣差別巨大,不論在學習外語這件事上還是觀察其他人學習外語這件事情上都應該謙遜而好學,否則很難成為一個能做到獨自實現文化解讀的自由個人。
這對中國人來說顯然是壁壘。
自由与革命 去游行,为什么?这是我的责任
这个问题其实映射出来汉语本身作为士大夫文化载体的本质问题。
汉字作为象形文字主要表意不表音,先秦时代的汉语,一个字可能有好几个音的,这也是诗经楚辞许多文章现在读起来不押韵的主要原因,而且由于长时间作为士大夫文化的载体,导致传播过程中信息损失量特别严重。特别是技术文献,汉字天然难以接受外来词汇自身含义又难以表达,导致语意不清很多时候比英文原文都不容易读懂。
从日语韩语改革的角度来看,民国时代提倡的汉字拉丁化方向是正确的,许多人讨论什么传统文化传承,在个人看来那是历史专业学者的事和普通人没有关系,尽管出了很多问题,也没有见日本人韩国人回复汉字记录的。因此汉字改革实在是非常有必要,当年的白话文运动虎头蛇尾的工作还需要现在人继续进行下去。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外來語在中文圈,只要你不介意難看,直接說英文就好了
比方說我說比薩、披薩、匹薩、pizza,都可以
其實日語也有點亂,V音翻譯成ヴィ還是ビ,phone翻譯成ホン還是フォン,就因年代和說話的人的習慣會有所不同難以統一。symphony是翻譯成シンフォニー還是シンホニー,輸入法說都可以。要是追求準確,那引用原文是最好的
中文本来就是与世隔绝的环境里产生的语言 它不需要大量产生新词汇因为社会新事物非常少 因此中文基本的没有造字的功能 中国人至今还在用老祖宗的5000个字在应付现代人的生活方式 中文现代化日本人居功至伟 现代中文里绝大多数的翻译都是日本人完成的 中国人纯粹拿来主义了
中文很难拼音化因为同音字词太多太多 必须配合字形才能区分
音译是什么很高级的东西么?

是德律风好,还是电(tele)话(phone)好?

可口可乐,奔驰,音译意译双重翻译,不好吗?

这与英语accelerate galaxy这些不是异曲同工吗?
與世隔絕倒不會,而且漢字組成的意譯的東西多,對聰明小孩來說一下就學懂了,不太需要重新學一個詞的定義

不過倒是有可能認為所有東西自古以來都是中國就有的,造成莫名的自大
hummer 负典专用鬼画符
其实和翻译没有关系,而是你的社会里压根就没有这一概念存在,因此才产生各种问题
Hitsujishita 理性日子人
漢語其實有表音符號系統,就是注音符號。
不過,即使在台灣,雖然在流行文化中經常有用注音符號表音,但沒有普遍確立用注音符號來表記外來語的規則,大多數時候還是在用近音漢字。
本身也很討厭直接音譯外文,直接原文附上清楚明瞭,省去轉換一層語意,日文片假名我認為也是麻煩,和音譯外文轉成的漢字一樣,常常讓人混亂

其實重點在常用,當字彙普及化一定程度,即使音譯造成差異也能被理解,這就和文化如何傳遞有關,誠如樓主所說語言是活的,若被一套標準化流程規範,那它不就等於死了嗎,外文和漢字本就是不同語系,不可能完美轉化

文字一直在變化,就算錯了也能約定成俗,翻譯甚至因人而異,文化傳播和轉化不可能出現一套sop的
wce3f2xi wce3f2xi
汉语只是一门语言,当然跟英语,西班牙语不同,但也算世界一大流行语言啊。看youtube就知道了,汉语下的节目很多的。

隔阂的是墙好不好。这道墙,是阻止普通中文用户的一大阻碍。
山大长沙曾思佳 习近平肏普婷屁眼好像肏的普婷很不爽,猪头不行啊
没必要,我看英文圈讨论户籍都觉得不要说huji了直接复制粘贴【户籍】效果更好
我觉得在崇尚拍马屁的环境下,汉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如果用英语很难拍的起来,很多成语都带有拍马屁的成分,比如高风亮节,平时没什么人用,专用于拍领导马屁。
   不过我觉得中国人就像橡皮泥,被捏成什么样就能保持,如果能有民主思想的熏陶,也会能适应,台湾就是一个榜样
  

存在翻译上的不统一的问题,只要社会是开放的,这种困难还是可以克服的。
xiaotouming 在墙内0财产,0社保,0牵挂。
汉语语法体系跟其它语系不同,但是没有优劣之分。
音译是最简单粗暴的翻译法,好处是翻译的快,坏处是即使翻译了 大家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翻了约等于没翻。日文中外来语假名很多,引进是很容易,但是使用起来有一定困难。因为年纪大的人不懂新外来词的意思。最后为了方便沟通,还是要把外来语按字面意思翻译成日语。

外来语翻译一般分为,音译,意译,音意结合,这三种方法。音意结合译法我个人认为很有水平,而且可以达到规范外来语的作用。
许多外国品牌的中文名都翻译得很好。比如,永旺(永是aeon的音译,永旺的卡通形象是个狗,所以后面用 旺),佳能,舒肤佳。为什么翻译得好?因为真的有人在用心去翻译,翻译会影响品牌形象。其它普通词翻译得不好,很随便,因为其实很多时候没有专业的人去用心翻译,没有人认真对待,没有人去规范词汇。因为没有利益可得。
Gaolingchurch 新注册用户
汉语怎么会没有引进外来语,汉语很多词都是从日语来的,如人民 共和 主义等等。 语言不就是用来记录的吗?精确性差一些,但是可以用新词汇来补。对比二十年前,已经多了很多的词汇。
zzzzz11111 学术训练家
汉字在大众媒体系统中的外来语引入比率确实很低,更多的是翻译或者专业文字领域
西伯来人 姨曰:择洞而润之,空空如也。
古典汉语,作为书面语言,本来就是只有少数人才懂得。这是汉语和拼音语言相比的缺点。

白话汉语是和古典书面语不同的两种语言。

因此,现代中国人有个缺点,想当然的以为自己懂古典汉语,可以发表很多意见。

实际情况是:多数现代汉语的使用者,脑子被土共和马克思主义污染了。
reddit_suck 爱因斯坦:“支那人正因为他们的生育能力而受到无情的经济机器的严酷处罚。”
怎么又是你这个颐使气指的语言学教师爷?

现代汉语跟古代文言文根本不是一个东西。

现代汉语已经大幅度接受其他外语的熏陶了,有个专业术语叫“汉语欧化”,自己去研究一下。

反支也要按照基本法。我说屠支是必然结局是根据历史规律,你不能为了反支而反支,非在汉语上挑毛病。

如果用汉语就与世隔绝了,香港人、台湾人、新加坡人、马来西亚人、美国华人不都与世隔绝?哪个不比支那人信息畅通?

你拿日语举例说明你真的一知半解,难道日语假名翻译过来就是唯一的吗?就不会产生多种拼写方法?错一位就是其他东西了,还是需要规范。而且片假名连日本人自己都头大。

汉语音译虽然多,但是规范以后不就是一种了吗?只要你不是完全复制粘贴原文,就必然产生翻译错误。连英语单词都存在大量翻译错误,后来将错就错,一直用到现在。

所谓的现代系统更是一个笑话,到现在民族国家仍然是主流,世界语真没什么人学,英语反而是世界语。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语言,根本不存在什么标准,一大堆毛病,只取决于你想不想学。想学,就要接受它的一切缺点,无论对错。汉语就算是垃圾,舔共、舔支的洋人还不是认真在学吗?不把你给气死了?

就像你说的常凯申,你知道现在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开始用Jiang Jieshi来代替Chiang Kai-shek吗?所以美国人会不会觉得Jiang Jieshi和Chiang Kai-shek是两个人呢?这就是你说的先进的英语吗?信仰是不是崩塌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haista vittu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10-04
  • 浏览: 6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