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民主国家限制专制势力的一些思考,兼谈"必要之恶"

一、背景
  民主的本意是限制政府的权力并充分保障普通人民的合法权利,然而目前却有被滥用的趋势。某些专制势力利用民主国家保障不同声音的民主制度搞破坏,比如伪造舆论,挑拨离间制造对立,辱骂,利用金钱扶植代理人等,而且只要对方敢反制,就马上污蔑对方打压不同声音,民主是假的,天下乌鸦一般黑等,逼迫对方纵容自己的行为,直到最后消灭对方的民主;而自己却以专制为理由光明正大地打压异见,民主国家几乎无法渗透,从而造成一种对民主国家不公平的局面。
二、对民主定义的讨论
  民主最经典的定义是保障不同声音,因为没有进一步描述如何保障,所以普遍的观点是无条件的保障。这是圣母的想法,是明显是错误的。还有一种观点就是只保障民主国家的声音,消灭一切不民主的力量,又称"防卫性民主"。这种观点最早是在德国产生的。当时希特勒就是利用民主制度上台,回头颠覆民主制度。之后德国人为了防止民主被颠覆而创造了这种定义。随着中国对外渗透的逐渐频繁,这种定义目前在台湾、澳大利亚等国家正在得到逐渐广泛的认同。我认为这也有问题,毕竟很多专制国家比如中国和朝鲜自称是民主国家,把限制不同意见解释为防止民主制度被颠覆。

  我认为民主的定义应该是在遵守某些规则的情况下限制异见。
三、对第二部分谈到的"规则"和必要之恶的讨论
  民主本来是应该绝对包容各种声音的,如果全世界都民主,那么绝对包容完全没问题,但问题是总有一些不民主的国家想利用民主搞破坏,如果绝对包容,当对方体量小,实力弱时尚不会很大的问题,而对方体量大,实力强时,就很容易被颠覆。因此,为了防止被颠覆,就不能绝对包容,而是必须对不民主的力量进行限制。不过既然是民主国家,就不能像专制国家那样任意打压,而是要遵守某些规则。我觉得规则有两点:
  1.必须保证限制措施尽可能地宽松。如果某种措施能有效防止被颠覆,就不应该采取更严厉的措施,否则就不符合民主"包容各种声音"的理念。
  2.必必须保证限制措施比对方的宽松。如果本国必须比对方采取更严厉的限制才能避免被对方颠覆,那么就说明导致本国有被颠覆的危险的主要原因在于自己,而不是对方。这时本国就应该反思到底什么地方做得不好,让人民讨厌。
 
  所谓"必要之恶"就是指做小坏事以防止大坏事的发生。我认为满足上述条件的限制措施可以称为必要之恶。
四、基于此规则的分析举例
  中国一直限制人民的自由以防止被欧美国家颠覆。1980年代是中国政治上最开放的时期,但只是相对开放,实际上仍然非常专制,结果1989年爆发学运,中共差点失去政权。我们可以把1980年代的限制看成是保证不被颠覆的最小限制,但即使是这种限制也远比欧美国家的严格。因此中国的限制措施不满足也无法满足规则2,中国不是民主国家。

  戒严时期的台湾一直限制人民的自由以防止被中国颠覆。那时台湾的限制措施满足规则2(台湾至少还有选举和地下反对派),但显然超出了限度,不满足规则1,因此戒严时的台湾不是民主国家。

  1950年代的美国搞了五六年麦卡锡主义以防止被苏联颠覆。那时只不过有一些人被怀疑是共产分子而已,被迫害致死的几乎没有,而且持续时间也很短,限制措施可以说是相当宽松,基本符合规则1,同时那时美国的限制措施比苏联的更宽松,符合规则2,因此美国是民主国家。
23
分享 2019-12-28

31 个评论

是啊。像南韓、波蘭那樣就很好。願意遵守民主遊戲規則的派系合法參政。共產黨這種尋求上台後建立獨裁的組織則依法禁止。
一背景:对提出问题的背景是“   民主国家几乎无法渗透,从而造成一种对民主国家不公平的局面。” 这一点非常认可。
二 民主的定义:
民主的定义是多数人决策。 而共和的定义是多数人决策但不损害少数人的利益。
题主的标题讨论的是民主,而在关键的关于民主的定义环节,换成了“保障不同的声音”,这是一个关于自由的概念了。 即新闻自由与个人言论自由的的问题。题主讨论的问题,应该是民主国家与言论自由关系问题。
三 关于规则
核心词是“保障不同的声音”,对这句话,要厘清基本含义。
保障: 是谁保障谁,即政府保障的对向是民众。如果对象不是民众,而是一个其他国家政权,这个保障肯定是不存在的。
不同:不同指的是内容不同,还是发声的主体不同。显然,民主国家保障的发声主体是民众。而不是任何主体。 这就是为什么对大陆的官媒实行了代理人登记制度。即这种主体和普通民众是不同的。
声音: 即包括谁的声音和声音的内容。
厘清这些概念以后,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推特、FB,等,对一些账号进行了大规模的封禁。
因此,民主国家中,对于“保障不同的声音”这个概念是清晰的。
民主国家,保护言论自由有明确的制度、概念、定义、法律、案例、措施。专制国家利用民主国家对言论自由的保护来进行巅峰活动,与这种保障言论自由的制度无关。至于担心利用这种制度被颠覆,而需要改变,那也绝对不会。
四 第四个问题用博主提到的规则判断民主国家,还举出了例子。觉得有点牵强,博主的那规则是“限制措施尽可能的宽松”,限制、宽松?这是矛盾的。
台湾戒烟事情不是民主国家,而是不是民主国家根本就不是用对言论自由的限制多少来界定的。
美国从建国开始就是公认的民主国家,在越战期间,对《华盛顿邮报》进行了严厉打压,差一点,报纸就关门破产。 【有部电影专门讲述了这段故事】

总结:博主提出了个好问题。让我多写了一点。
我个人建议你考一下司法考试再说法理性的东西。
没有立法,对粉红的出道与起底几乎没有实际笋丝。
如果某種措施可以有效防止被顛覆………………?
你要如何證明更加溫柔的措施就能有效?
部分人肯定會說這還不夠,我們需要更強硬的措施。如果他們的聲音比較大,那可能真的會變成那樣
比方說奧地利禁蒙面法,據說美國有個州還禁止戴上連帽外套的帽子
在我們看來這完全是不必要的措施,就算在中國這樣不民主不自由的國家,我們也能每天戴口罩上街,原因可以只是怕冷,而在奧地利卻不行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外宣九层妖塔

https://i.imgur.com/mH67SYC.png
是啊。像南韓、波蘭那樣就很好。願意遵守民主遊戲規則的派系合法參政。共產黨這種尋求上台後建立獨裁的組織...

像日本就好,日本有日本共產黨,我覺得如果選舉上去,讓日共執政,也沒問題,都是在民主框架下的,就沒事。
ZetaFC 观察
没有用的。禁止言论自由永远都是不对的。西方世界的应对方法只能是以自己的民主自由舆论和中共的独裁专制舆论在媒体里竞争并最终压制它。

如果政府不得不禁止中共的宣传来阻止它,那说明西方民众已经变成待割的韭菜了。
好文,收👍
民主國家需要建立民主防衛機制,民主國家不應該放任共匪滲透顛覆,應該兼顧自由民主與防止共匪利用自由民主在自由世界復辟極權統治。
粉红天天忽视事物本身性质拿边角掩盖主要特征模糊焦点。有些人比共匪还坏表现在,共匪和美国都认为自卫还击是正当不犯法。某些粉红无脑居然要讨论杀了人是不是坏事。
上面我只是举例子,请不要对号入座。

回到原标题,到底这个标题必要的恶起得对不对。
法律程序上对恶的必要惩治,能不能叫恶。
对危害公共大部分人的必要手段,难道不应该武力保卫。
这个保卫只是法律道德上到底该有个什么度,有没有事后检验合法武力性,打击面是否危害个人安全权利各种问题而已。

对危害公共的安全行为居然不出相应有效防止遏制措施。把这些可以论证合法的手段比作恶,这才是最恶劣的说辞。

你共匪都知道自卫不犯法。
我们可以把1980年代的限制看成是保证不被颠覆的最小限制,但即使是这种限制也远比欧美国家的严格。
重点不是可不可以行必要之恶,而是有没有一个制度可以防止必要之恶吞噬民主自由。
就好像是,虽然罗斯福因为二战而做了三届总统,任内也扩张了总统权力,但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依然保证了后续的总统,不能突破两届任期的限制,避免总统的权力过度扩展。
gfd53 新注册用户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国人记忆力测试表

https://telegra.ph/file/0d3e2a2e7e4a1136472a4.jpg
可惜你球今日没有哪个政体试图重建类似罗马城邦式的民主。其实搞个附带意识形态审查制度的差别公民权就是很好的方式。然而西方世界的文明发展就是公民权的不断下方,要回退很困难。
进步主义最大问题其实在于,它实质上无法让整个世界和它一起进步,如果它只让它自己给进步了,实际上是在弱化自身。
美帝就有一个很简单的反制策略:
宪法第一修正案对吧,言论自由对吧,你天天喊共产主义万岁,安拉胡阿克巴我也不能治你对吧。
好,我们有外国代理人登记法,你拿中共毛子沙特的钱,就要到美国国务院这里来登记,下次你再吹牛逼,我们就拿出你的登记册出来,告诉美国人民,这家伙是个外国雇的五毛。

浑水摸鱼的要点是外来颠覆势力,本土土生土长的势力不会很容易当外国势力的自干五,而且就算自干五,也是“性近而道远”,美国的社民主义者会喜欢北欧国家,但是不会牺牲自己向斯堪的纳维亚输血。有人欣赏社民,有人欣赏新保,有人喜欢libertarian, 有人喜欢极左,这刚好就是博弈制衡的一个天然场地。

外国干涉,通过砸钱,当然可以破坏平衡,解决之道不是禁,而是暴露,暴露美共领苏联钱,美国伊斯兰协会领沙特钱,华侨公会领中共钱,这就毁掉了他们冒充“爱国的美国人”的假面。

有人问,如果很多美国人看到了外国五毛还执意要挺他们呢?

美国人如果不爱国到了这个程度,要美利坚合众国干嘛?把星条旗扫进历史垃圾堆。
>>美帝就有一个很简单的反制策略:宪法第一修正案对吧,言论自由对吧,你天天喊共产主义万岁,安拉胡阿克巴我...


美国今日的冲突和分裂,实际上就是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的冲突。右翼相信美国是个特殊的国家,我们是天命之国,我们应该把美国的价值观推广向全世界。左翼相信包容嘛,平等嘛,大家都一样嘛,北极熊是死是活比美国和美国的天命更重要嘛,他们没法理解你球很多人的脑子其实和猿猴没太大差距。第一次冷战过于轻易的胜利对美国其实真不是好事。
>>美国今日的冲突和分裂,实际上就是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的冲突。右翼相信美国是个特殊的国家,我们是天命之国...


从川普来说,美国的天命并不是灯塔普照世界。而是谁愿意花钱来买我们的友谊,我们就和他们合作。
这问题提的很好,民主需要有对自身的防护,不能允许反对民主的人借助这个宽松的环境趁机吃碗面饭碗底。
像某些厚脸皮的小人,从来不允许某国大陆的民众访问美国的VOA中文网,英国的BBC中文网,台湾的中央社、三民自和香港的黄媒,但是自己却心安理得的在这些地区开办CGTN、凤凰卫视等电视台,或者以资金让中国时报变红,只许自己骂人家的声音传递给别人却不许人家骂自己的声音进来,双标厚脸皮也是没底线了。其实不要说这些,在某国大陆,别说骂某党,你不骂某党你也根本开不了民营的报纸和电视台
这就好比棋牌室,老板自然是欢迎每一个顾客的,但是某人每次都想赢,只要赢不了就开始砸麻将桌和棋盘不让别人玩,这种人还不得轰出去啊?自己都不尊重人家的自由,但是要人家尊重你百分之百的自由?合着你就得让人家当圣人,哪怕差百分之一都不行,自己却心安理得的当婊子?
kill_ccp 黑名单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已隐藏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kill_ccp 黑名单
>>现在的日共,就是个社会民主党而已。(当然,历史上曾经和中共苏共是一样的)

我喜欢尼泊尔共产党,正常的编入现政府,一起竞选,有什么不好,太右了又要出问题了,原教旨主义,太平天国2.0,如果强迫“有神论”。
kill_ccp 黑名单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已隐藏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kill_ccp 黑名单
>>其实日共有时还会谴责中共的暴行,就像西方白左也看不惯中共迫害人权一样。


所以我特反感那些油管中文反共自媒体,总是马克思恶魔恶魔的,真有病。排名前10的,不用点名,只有文昭、陈破空不这样,其他都是,令人恶心。我才不会上当陪他们恢复传统,走回中世纪。
kill_ccp 黑名单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已隐藏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kill_ccp 黑名单
>>怎么说呢,日共也是改造过的,如果按照当年斯大林毛泽东那一套肯定也是恶魔。别忘了日本的赤军一点不逊文革...

看上去我有点像维稳的了,我当然希望骂死共产党,这样让中共赶紧完蛋。
可,往长远来看,如果中共结束后成了东伊朗,被那些“反共中文自媒体”那帮人掌握政权了,那么,离回到“地心说”不远了。

小胡年代,你说文革还会回来,有人信吗?习匪登台后,今年,大家信了吧?

如果那些整天“传统传统”的人掌权了,那就得回到中世纪了。不得说任何对神不敬的话。这话我撂在这里,那帮人不可靠。虽然目前我也在看他们的节目,也在支持他们反中共。

为了一个长远的,不光是中华,我在乎整个世界的和平和自由繁荣,必须要脑子清楚。
kill_ccp 黑名单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已隐藏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kill_ccp 黑名单
>>是的,你说的很对。不过我认为「传统」没有必要可以恢复,也没有必要刻意抛弃。在中共灭亡之后,中华传统和...


嗯,统一和分裂之前我说了很多遍,我只是不想出现边检和边境摩擦,我恨边界。分裂后,变成白俄和俄罗斯这样,多好,无边检、无限居住工作。

海南禁止回辉,听说了。

当前第一是消灭习匪,没错!
kill_ccp 黑名单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已隐藏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kill_ccp 黑名单
>>我真的理解不了,中共这短短一两个月为什么会如此疯狂?香港国安法刚捅完,跑去搞内蒙古,搞完内蒙古搞朝鲜...


本来,中共是有理智的,也就是一个非常狡猾的坏人,你可以这么理解,人家坏,但不傻。

习匪控制了中共之后,按照绑架14亿人的说法,我倒可以替中共鸣不平一下,其实是习匪先绑架了中共,利用中共这么强大的工具再胁迫14亿人,这样比较完善。

习匪的智商是负数,虽然说的比较夸张,它真的不想小胡、蛤蟆等,人家只是坏,而习匪确实疯狂宇宙。
kill_ccp 黑名单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已隐藏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kill_ccp 黑名单
>>如果说 尊敬的习总书记近平先生 对我比胡温唯一的好处,那就是假如现在是胡温执政,我今年甚至去年很可能...


是么,我当时也想过,几个月,十几年前了,还真的不是为了想往上爬,贪污等等。

当时学校不读了之后,家里人养着我,我觉得没事干,如果能到村、居委会找个盖章的工作,我想也蛮好。所以确实有想过。不过因为我从没加入过团员,所以说不到25岁不能直接入党。

再之后,我越来越反感汉迷信,我就离开中共国了。一直到现在又过了十几年。

对,庆丰登基前我逃出来的,说实话,当时说是为了逃避中共,还不贴切,应该是逃避中国。那时候汉文化对我的迫害老深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