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後的世界之二】美元秩序與帝國的邊界

系列文前篇:美國、中國與新冷戰的開端

承襲上篇的思路,本篇會深入討論美國在二戰後建立的秩序如何影響了世界。以及在2020年之後美國在世界各地的戰略調整,如何重新劃定帝國的邊界。

大框架是:二戰後美元承載著美國的信用與秩序,建立了世界性的帝國。帝國根據其需要,在不同區域委派了秩序代理人。在中國放棄成為東亞秩序的代理人、決定另建自己的中華秩序之後,美國的地緣策略也隨之改變。

一、與美國秩序掛勾的美元

冷戰開始之後,無論是布雷頓森林體系,或者是其後的美元信用本位體系,美元的處於這個貨幣體系的核心。一開始美元的信用與黃金掛勾,但1960年代開始,美國的製造業不再向歐洲傾銷商品,布雷頓森林體系也就受到波及。其後又因為越戰的情勢惡化,美國債務大幅上升,直接導致了布雷頓森林體系的崩解,接著第一次石油危機,伊朗伊斯蘭革命。這一系列的餘波,都可以視為美國秩序的第一次收縮與重整。

由越戰後期開始,1970-1980年間,美國在季辛吉的主導下進行務實主義的外交政策,敏銳的查覺到了中蘇之間的矛盾,並在1980年代初期透過沃克衝擊-廣場協議,重新建立了不再向黃金挂勾、單純以美元信用為中心的,一直延續至今的美元本位體制。

作為失敗的對照組,蘇聯集團在1960年代開始在東南亞及中東的秩序擴張都收獲了一定的戰果。但在1970-1980年間一系列的外交及經濟失措,使得蘇聯秩序迅速透支。在此之上又疊加了中國的背叛、計劃經濟的逆流,最後華麗的在阿富汗戰爭和星戰計劃中,將蘇聯帝國拖進萬劫不復的深淵。

二、冷戰下的中東局勢

在這邊要深入談談中東,因為石油(=能源)的價格在冷戰後的政治、經濟局勢中扮演了無比重要的角色。
冷戰下的中東局勢其實是犬牙交錯而複雜,敵人與盟友不斷變化,冷戰的界線在中東並不明確。美國不變的盟友只有沙烏地阿拉伯,以色列與美國的關係其實頗令人玩味。

比方說第二次中東戰爭,亦即英、法、以出於蘇伊士運河的利益開戰時,艾森豪反對英法的擅自行動,聯合蘇聯來施壓停戰。但到了贖罪日戰爭時,出於地緣政治的平衡,尼克森不惜得罪所有盟友,也要救援以色列,最後引發了第一次石油危機。(沙烏地阿拉伯以及害怕禁運的西歐各國,都反對美國救援以色列,但美國不救援的結果就是以色列滅國,蘇聯勢力將在中東站穩腳跟。)

美國和沙烏地阿拉伯,明明是意識形態天差地遠的兩個國家,為什麼能維持盟友關係這麼久呢?甚至最近,沙烏地王儲MBS在土耳其肆無忌憚的殺人,美國總統都要出來為他緩頰。因為沙烏地控制了石油的價格,而美元的秩序維持,深深受到石油價格的影響--重點不只是美國自身的問題,而是美國那些不產能源、但在美元經濟圈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盟友。因此沙烏地就有了享有美國秩序保護的資格。

三、美國秩序的第二次透支

從第一段的歷史接續下去,美國在1970-1985年採取了一系列的戰略收縮與秩序重整,成功穩住腳跟。而蘇聯卻在一連串的打擊下崩解,留下了大片的秩序真空。冷戰後世界獨霸的局勢,讓美國的秩序掮客,也就是華爾街的金融家們,有了大展身手的空間。

美國的秩序掮客進行的其實是一種秩序倒賣的操作。以全球化理論作為汲取美國秩序的合法性,將秩序以高價賣給需要美元秩序的區域。在這個過程中,落後國家的人民貢獻低廉的勞力,但享有了比過去高的安全與秩序。而美國的秩序掮客與後進國家的政治寡頭,賺取了秩序價差。最終受到傷害的則是廣大的美國勞動者。

在全球化的大旗下與秩序掮客的鼓吹下,美國不斷透支國力輸出秩序。國內的基建與社會安全網、公衛體系廢馳、製造業外移。產業鏈的效率化與複雜化使得美國的利益與更多的國家有所牽涉,擴大了帝國的疆界。這些累積下來的問題終於在2020年算總帳,使得美國極需要再次進行戰略收縮與秩序重整。

四、冷戰後的中東局勢

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是2012年提出的,其實預示了美國的戰略重心要再次轉移到東亞。不過在談東亞之前,先來談談美國為什麼由中東撤退。

延續第二段的討論,美國的中東政策一向是環繞著沙烏地的需要而進行的。在冷戰末期、伊斯蘭革命及兩伊戰爭之後,美國在中東其實已是戰略守勢,只求不出大亂子就好。然而海灣戰爭爆發,美國被迫出兵保衛沙烏地,接著就大面積的引發泛阿拉伯主義者的敵視--想想實在諷刺,奧薩馬.賓.拉登正是因為海灣戰爭,沙烏地提供美國軍事基地,而與美國決裂的。

接著到了2001年,關鍵的911事件,一夕之間把泛阿拉伯主義提升到美國主要敵人的位置。布希政府原本將中國視為「戰略對手」的佈局,在911事件的衝擊之下迅速轉向,改為遵循柯林頓的政策--即將中國視為東亞潛在的秩序代理人來培養,並將美國的國力投注在清算泛阿拉伯主義上。

後來的歷史大家就比較清楚了。美國在無止境的反恐戰爭中反覆消耗,最後才赫然發現--伊斯蘭秩序是個與預想中完全不同的敵人。1990年代以後,美國秩序的內核誘因,即「更好的生活,更豐富的物質,更自由的人生」可以在世界各地輸出,卻完全無法撼動伊斯蘭教法基於精神層面建立的秩序。美國真正的敵人不是某個特定的中東政權,而是瓦哈比主義,而瓦哈比主義卻是沙烏地阿拉伯王室最重要的盟友,比美國還要重要。

來來回回折騰了快十多年,美國人終於認清現實:在中東繼續折騰是沒有意義的。與其試圖在中東輸出秩序,不如想辦法讓美元集團的秩序不要依賴於中東的石油,降低沙烏地阿拉伯在帝國秩序中的發言權

五、東亞的戰略誤算

這個論點想必大家早就聽到不想再聽了。美國原本計劃中的東亞秩序代理人,終究不滿足於區域代理人的位置,進而想要挑戰整個美元秩序。在習近平這個自封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者上臺之後,美國秩序的掮客和他們在中國的合作者,遭受了一連串的政治打擊。其根本原因是中華帝國的秩序與美國秩序是不相容的,但美國人基於錯誤的經驗判斷,曾經以為這兩種秩序是可統合的。

什麼樣錯誤的判斷呢?美國人誤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內核秩序判斷為孔夫子主義。而他們根據南韓與台灣的經驗,認為孔夫子主義與美國秩序並不相斥--這是事實。但遺憾的是美國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內核秩序並不是孔夫子主義,就算曾經有過一點點,也都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瓦解了。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核心,是Nazi--即民族社會主義與中華傳統帝國榮光的結合,至少習近平他明確是這樣想的。

六、2020後的帝國邊界

綜合了以上的局勢變化,美國需要在2020年之後再次進行一系列外交與經濟政策調整。而盟友的選擇基準是基於美國的利益來決定的。

第一、美國需要糧食與礦產,以及重要的工業生產要素--曾經石油是最重要的,由於IT革命與AI革命,現在半導體的地位也堪比石油。
第二、美國需要安全的戰略緩衝空間。
第三、美國需要在全面自動化時代到來前,準備過渡期的廉價勞動力--請注意這點,過渡期。過多的勞動人口反而會是全面自動化時代的負擔。而這段需要廉價勞動力的技術窗口,大約是十至十五年。

綜合以上需求,加拿大、墨西哥、日本、英國、紐西蘭、澳洲,以上這六個國家將是美國秩序核心的鐵桿盟友。美國會透過各自的雙邊談判而非過去的多邊模式,分別與這些盟友確立未來關係。

德國、荷蘭、南韓、台灣、越南、菲律賓、一部份的印度。基於地緣及製造產業鏈的理由,將是新秩序的外圈,即接受帝國秩序的保護,但需要支付比內圈六國更高的秩序成本。也因為美國的戰略利益需要,這些國家將不被美國允許騎牆。(至於為什麼是「一部份」的印度,是一個延伸的題目,要詳談需要一大篇文章)

除了以上的國家之外,其他的國家都屬於帝國的邊疆。這中間會包含很多親美國家,但他們對美國的需求,遠大於美國對他們的需求。這些國家若是願意跟著美國混、需要美元秩序的,就視需求談價碼,想要當騎牆派的,也就隨他們去,記在帳上未來再算。


本系列第二篇就到此為止,勾革出了美國集團在新冷戰時代的大致面貌,與前篇一樣,有許多細節沒有詳細展開,可能以回覆的形式再談。
第三篇將提到中國集團與其秩序構成的原理,目前正在整理材料,希望能順利寫完。
27
分享 2020-04-15

20 个评论

请问为何外围的国家中欧洲国家只有德国和荷兰?与其相近产业或民族性相近的丹麦奥地利瑞典不能成为外围国家呢?
連續兩篇都沒提到俄國,所以想請問一下
俄國在美中衝突之間可能會扮演什麼角色?
请问为何外围的国家中欧洲国家只有德国和荷兰?与其相近产业或民族性相近的丹麦奥地利瑞典不能成为外围国家...


美國與哪些國家結盟,是由美國的自身利益決定的。
外圍國家與帝國邊疆的劃分,是由「美國需要他們的程度」決定。

丹麥、奧地利、瑞典,依存於德國大於美國。也就是說他們的選擇是由德國決定而非自身決定的。如果德國接受了美國代理人的位置,那麼美國的秩序將和現在一樣,透過德國的代理傳遞到這些國家。如果德國選擇了騎牆,那麼美國沒有非要將丹麥、奧地利、瑞典納入美國秩序的的理由。

而荷蘭有ASML,半導體產業鏈最關鍵的設備商,這將使美國必須將荷蘭納入外圍國家中。

*另一個對美國來說佔有重要地位的國家是愛爾蘭,其重要度大於丹麥但小於荷蘭。在正文中沒有提到,因為有些模糊空間
連續兩篇都沒提到俄國,所以想請問一下俄國在美中衝突之間可能會扮演什麼角色?


俄羅斯自身有十足十作為騎牆派的能力與動機,自然不會歸在美國的秩序之下。
楼主的两篇大作,是自2020开年以来,我在品葱看到的最有深度,最有营养的文章,期待第三部分。
很精彩!如果不嫌棄的話,也想請問樓主對以下國家的分析: 

1. 雖然石油重要度不如以往,但是沙烏地在最近展現其還是有十足的定價權,未來是否還能算是準盟友?
2. 以色列近十年來親美,其存在能夠阻止黎巴嫩,約旦,巴勒斯坦的國家主義,以及親蘇的敘利亞侵略,有助於維持中東的半穩態,是否能夠算是準盟友?
3. 東南亞製造鍊除了越南及菲律賓以外,印尼(或是部分印尼)也有較世俗化的伊斯蘭,也有很純樸善良的優質勞動力人口,是否未來能夠成為準盟友?
4. 泰國是在中南半島長期親美且位處半島中央,冷戰時期被圍繞在眾多被赤化的國家之中,是美國的東南亞橋頭堡。在越戰後也因此高度成長西方化,因此價值觀與西方國家很接近,是否能夠成為準盟友? 
5. 南韓在文在寅政權的勝利後,其反美勢力可能會進一步擴張,也可能對財團進行更進一步政治清算,未來是否可以保證在亞太在平衡維持美國準盟友角色?
賺個蔥幣,我來嘗試回答:
1. 沙地阿拉伯如無意外將會仍然是美國的盟友,俄羅斯趁美中對持階段不停擴大在中東的影響力,美國需要在中東保留一個/多個區域力量以備將來再度進駐。
相對地沙也需要美國的軍援,尤其是背後有中共手影的什葉派伊朗是死敵。

2. 以色列不只親美,跟俄羅斯雖然在敘利亞份屬不同陣營,但記憶中只有擦槍沒有走火。以猶太人在美國本土的經濟利益而言,以色列不可能倒美國人的戈,世界上除了以色列以外聚集最多猶太人的地方應該就是美國。

3. 東南亞製造鏈暫時有些短期解決不了的問題,就是物流跟一,二級的基本材料供應。在缺乏技術資金的情況,東南亞很難在多國鋪開像中國一樣的公路,實質上大型公路的維修保養費用也是驚人的。東南亞沒有完整的生產線,就算最終成品在該國完成,但原材料很可能還是需要在中國進口,零部件愈多的情況愈嚴重。另外印尼人也不見得是「優質的勞動人口」。

4. 泰國不清楚,但我瞎猜他們更像和平主義者。

5. 韓國人也不是傻的,多次的社會事件裡面表明了南韓人民是討厭中國的,文在寅沒錯很大慨率是中共推上去的,但可幸是南韓人有選票,南韓的財閥背後形成不可能沒有人民的默許的,事實上他們更像被綁在同一條船上,我認為共產主義在南韓沒有太多的發展空間。
很好的文章和討論串,謝謝大家的分享,期待第三篇
請問紐西蘭在美國戰略布局的重要性是什麼? 又不像澳洲有礦又不像加拿大的AI技術 地理位置也不重要.
還是因為是五眼聯盟?
全文关于秩序输出的地方和宏观视角下的很多看法不够准确,很多事要以金融视角来看才能看明白。
其他不多评论,只说第一部分存在的问题:

布雷顿森林体系的主导者、同时也主导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前财政部二号人物怀特,主笔联合国框架的外交特别助理希斯,是被确认的苏联间谍,在“维诺那计划”破译的数千条苏联电报被证实。

事实上,一战和二战就是因为金本位制的缺陷造成的,可以理解为资本主义初期版本的bug,一战二战冷战数次版本迭代,直到马歇尔计划及后续“里根-沃尔克节点”,世界秩序才真正从金本位逻辑的缺陷中跳出来,美元转轨为信用货币。

金本位被扫进历史垃圾堆,信用货币意味着资本自由流动、汇率自由浮动、外储基本无用。
并且,从金本位迭代到信用货币,算得上是人类进入工业文明社会以来最大的进步之一。

实际上马克思的思想历程也是建立在金本位缺陷上的,马克思很敏锐的察觉到了资本主义初期金本位货币制带来的死亡天花板,但他开出了错误的药方。
其实假以时日,以他的功力,发现价值符号金融复用的秘密其实不是不可能,但他终究没能把那句“共产主义的幽灵”,改成“金本位的幽灵”在欧洲游荡。

说白了,金本位限制了现代金融业的发展,因为其实质仍然是以物易物,把整个资本主义的工业生产框架钉死在零和博弈上,而工业革命后资本主义初期的跨市场套利趋势又让重商主义社会极为亲睐金本位。所以如果没有金本位制这一阶段版本的bug,马克思的理论是很难成体系并被以革命的形式付诸实践的。

最后,还是那句话,只有金本位货币存在霸权,而信用货币有且只有信用。
美元从来没有乞求或强行要求哪国货币与其挂钩,各国货币与美元挂钩的根本原因是美元信用的强势。

推荐看看PBOC孙司长的文章:
《信用货币制度下的货币创造和银行运行》
《货币创造的逻辑形成和历史演进——对传统货币理论的批判》
全文关于秩序输出的地方和宏观视角下的很多看法不够准确,很多事要以金融视角来看才能看明白。布雷顿森林体...


金本位本身就是有問題的制度,你應該仔細再看我的一遍文章。正是布雷頓森林體信下「美元與黃金掛勾」,導致美元無法維持掛勾時,其信用受到衝擊,結果造成第一次美元秩序的收縮。

其實美元信用根本不需要與黃金掛勾,美元信用只要向航母(武力)和元老院(制度)掛勾就好。
沃克衝擊→廣場協議很好的修正了原本的錯誤,所以讓美元秩序重新恢復活力,並引領了冷戰後的全球化時代。

信用貨幣當然存在霸權…
任何帝國的秩序展現,最明顯就在於其官方鑄幣的跨領域流通。
遠在人類開始使用紙幣之前就是如此。
Thatmarvin 新注册用户
请问楼主,第三篇什么时候更新,
三戰來臨 新注册用户 回复 PulicatLagoon
挪威的地位如何呢?

試幫樓主解釋
歐洲地位必然站在外圍,因為歐盟作為第二大聯合體是美國秩序的挑戰
歐盟無論學術上及經濟領域上都跟美國有極大重疊,但政治及軍事上跟美國背道而馳。重疊意味是競爭對手或敵人,背道而馳根本是作對。

不難看見,當美國進行放棄中東戰略時,同時向歐盟施壓,要求歐盟自身擴軍至3%GDP的軍費,支撐北約軍事實力
所以在不久將來,美國會大幅減少中東及歐盟地區明面軍事實力,轉移資源去東亞地區。而歐盟會被逼提升軍力,提高軍費支出,令財政壓力雪上加霜。

美國很大可能組成美洲經濟聯盟,加拿大,墨西哥是舊盟友,而南美洲很有潛力成為新的經濟地區。
不太理解前五点怎么推导出六的结论的,感觉并没有关系啊。。。
全文关于秩序输出的地方和宏观视角下的很多看法不够准确,很多事要以金融视角来看才能看明白。布雷顿森林体...


黄金平均每年2%的增长率本身就是对货币信用的一个绝佳的保障。美元与黄金挂钩就是在告诉人们美金不会被灌水灌得很厉害。即使美国保持航母和元老院,如果美金不能维持其价值的话,就不能拥有货币“保存价值”的这一基本功能。

如果把通胀也看做一种税的话, 那么金本位相对于信用货币就对政府收税的能力造成了很大的障碍。这才是为什么金本位在一战的时候出了大问题,因为当时政府在战时想要征收更多的税收。在信用货币体系下可以央行印刷货币,以通胀来搜刮民众财富,金本位下就不可以。所以这不能说是金本位的问题吧,应该是政策的问题。一战之前如果各国就是信用货币的话,一战开打之后就会有更多的本土通胀这个新的问题。

我看了你第一个文章,实际上他想说的是不是金本位“钱庄”里没有Fractional-reserve banking, 所以不能创造货币,所以你得出金本位是“零和博弈”。事实上我觉得金本位也可以有FRB? 没有Lender of Last Resort的那种。不过一战的时候英国也向美国借了好几个亿,这个Lender of Last Resort也很像吧。

另外你对Free banking有没有什么看法。
非常感謝@FallenLucifer的回答,關於泰國在上一次冷戰中的角色我想進一步作補充。

在冷戰中東南亞最著名的事件想必就是越南戰爭。越南問題主要源自於1946-1960共產黨與東南亞民族主義同構,由越共領導跟前殖民國法國的越南獨立/人民革命戰爭(The First Indochina War),在法國輸了以後簽訂日內瓦協定分裂南北越。此時美國因於杜魯門主義意圖抑止共產黨在東南亞的擴張,一反其長久以來支持殖民地獨立的態度與法國合作,成立了東南亞版的北約:東南亞條約組織(SEATO)。其中雖然叫做東南亞協約,實際上的東南亞國家只有兩個:泰國以及菲律賓,而SEATO的總部正是在泰國數百年來的首都曼谷。在爾後的越戰之中,泰國東部就是作為南越盟軍的軍事基地,持續對北越進行轟炸行動。

由此我們可見,基本上在美國對東南亞於冷戰前期的國策而言,是認定泰國為東南半島的戰略高地,亦即與泰國同盟便有機會可以攻取其他共產國家,反之也可守住戰略高地不被赤化。我想原因是因為歷史上泰國國土形狀完整,政府職能相對完備沒有淪為殖民地,且位居中南半島中央是戰略要地。儘管在越戰之中證明得到泰國並代表能夠攻取越南,SEATO也被認為是一個失敗的條約組織,但不一定會根本性的改變美國對泰國在東南亞戰略地位的看法。
针对5 如果共产主义还能再南韩复产 那么.....80年的光州事件就是个笑话 韩国人自己争取来的民主 又有美国的扶持 在亚洲的边际地区成为了世界发达国家之一 从软硬实力都是能拿出来打的 这下好 要逆流 可能性不大 或者说没有 因为至少40岁以上的韩国人是亲欧美/日的(亲美是绝对主流)所以如果真的需要选票的话 这些人应该会站出来

还有就是 民主的可怕之处在于 在这个体制下成长起来的人 不会惧怕国家机器的极端运用 需要的时候 个个都战斗力爆表 参展泰国这种建立在军政基础上的民主 人民都能那么刚......

所以 ccp也好 习包子也好 是真的怕宪政 毕竟 反思潮一出现 大量的archives被公布 怕是流血都解决不了问题的
本来想回上面那位的 没想到楼主亲自操到了 哈哈哈 好的好的 基本也是我想说的
觉得作者有点太依赖既成事实来解释美国国家政策,比如2020川普上台,我看世界各国反应 包括澳洲 中国 日本等,可以确认这绝对是个意外事件。随着而来的,川普退出很多世界组织和贸易组织,采用双边协定来贸易,不是美国2020政策转向的标志,而是意外事件。而奥巴马 希拉里 拜登等人对美国政策的看法。才是美国政治家的看法。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