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成功把记者变成了最轻最贱的职业

自由亚洲电台

至少48名记者被关押 中国夺世界之冠

2019-12-11
 


总部位于纽约的保护记者委员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11日公布最新调查报告,中国关押记者人数,今年是全球最多。曾在监狱中被关超过十年的前山东记者齐崇怀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他对这个消息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保护记者委员会公布图文并茂的讯息显示,2019年,全球至少有250位记者被关在狱中,中国则是世界之冠,也是4年来首次超过土耳其。


2019年,至少有48名中国记者被关押,比去年多1人。比如曾经在网上记录香港6月9日百万人大游行的广州独立记者黄雪琴。

保护记者委员会在新闻稿中指出,全球被关押的记者中,有98% 是因报道本国新闻时遭政府监禁。中国记者遭受牢狱之灾的人数,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加强政治与媒体严格管控下,稳步增长。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及新疆再教育营,这两大新闻事件更让中国的一些独立记者与退休媒体人士被控以“寻衅滋事”等罪名,遭牢狱之灾。

经历10年8个月的牢狱生活,去年2月才获释出狱的齐崇怀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对中国拿下这项黑记录世界冠军,并不惊讶,他对自己当年选择打黑揭弊仍然无悔。

齐崇怀:“我不意外,我就被关了10年。(在中国)做记者政治风险最大,但我不后悔,我很自豪、我非常的自豪。”

齐崇怀2007年报导山东菏泽当局为迎接时任总理温家宝视察,抓捕大量上访民众,受到当局的关注。后来,他因报导滕州市政府盖豪华大楼,遭到逮捕。

中国官方最早给他安置“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但他坚决不认罪,后来是以“敲诈勒索”、“职务侵占”等罪名将他关押入狱。原本被判刑4年的他,在狱中出于媒体人的本能,将监狱里的黑幕传给境外媒体报导,也因此,被加判刑期8年,后来合并执行入监10年8个月。他人生最宝贵的时光,在牢房里度过,出狱后没有稳定的工作,妻离子散。

他的人生经历,凸显做一位中国记者有多高风险。但是他仍希望在黑暗之中,后继有人持续点亮微光。

齐崇怀:“我觉得,还是应该要鼓励他们走进这个行业,这是个很神圣的职业,但是,现在年轻人都没有这种勇气了。中国政治生态也不好,现在是最黑暗的时刻。”

不只是中国,保护记者委员会指出,中东地区的维权主义、动荡和抗议也使得该地区被监禁的记者人数急剧增加。沙特阿拉伯和埃及在监禁记者人数排行榜上并列第三。

报告说,习近平、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沙特阿拉伯王储萨勒曼和埃及总统塞西,都没有放松批判性媒体管制的迹象。

李大同:中国新闻已死 年轻人别浪费生命

中国著名报人、《中国青年报》的《冰点》周刊创刊编辑李大同则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对中国新闻行业感到绝望,也不鼓励年轻人投入这个行业。

李大同:“现在不来最好,来了就是浪费生命,整个新闻媒体已经死掉了,中国的新闻已经死掉了,早就死了。在一个专制的环境里,要单独存在一个新闻自由的环境,是不可能的事儿。”

中国青年报的《冰点》周刊,在2005年底因刊出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袁伟时的文章《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导致《冰点》一度被中共中央宣传部停刊,李大同在2006年《冰点》复刊前夕遭免职。《冰点》停刊事件当时受海内外华文媒体关注。

土耳其今年至少47名记者遭关押

虽然土耳其遭关押的记者人数较去年减少,但保护记者委员会指出,这“不意味着土耳其媒体的情况有所改善”,相反地,人数减少反映出埃尔多安“成功压制独立报道”,例如关闭100多家新闻媒体。

保护记者委员会还引述美国官方的话,指控沙特阿拉伯王储萨勒曼是2018年《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卡舒吉(Jamal Khashoggi)遭谋杀的罪魁祸首。

记者被关、被杀害,中国同样也层出不穷。2011年,中国河南洛阳电视台记者李翔揭发地沟油事件后遭刺杀身亡。

西方有句俗话说:“新闻是历史的第一篇草稿”。要写中国历史的草稿,记者手中的这支笔,实在沉重。
11
分享 2019-12-11

18 个评论

這些是當之無愧的無槍戰士,可惜這個國家不配擁有這些勇敢的人。加速主義、借力打力才是能持久在這個惡性制度橫行的土地上作戰下去的方法。
客气了,记者成功做成了狗,而且还是随时能送去玉林的狗
没关系,等党国把记者这个职业整个消灭以后,就没有关押记者这回事了。
到了局面压不住的那一天,也就是记者已经在中国灭绝了很久以后,习近平迫切想知道社会上和身边到底有多少反贼,却得不到什么靠谱的数字。

“竟无一人是记者!!” 习近平咆哮道。
到了局面压不住的那一天,也就是记者已经在中国灭绝了很久以后,习近平迫切想知道社会上和身边到底有多少反...

苏维埃竟无一人是男儿
狗东西们毁了媒体这个行业,还大言不惭说新闻自由……早死了!中国再无真闻
到了局面压不住的那一天,也就是记者已经在中国灭绝了很久以后,习近平迫切想知道社会上和身边到底有多少反...

“竟无一人是律师!!” 习近平在审判自己的法庭上咆哮道。
“公民,他们都去开了您前几年主办的世界律师大会。。。。”
现在的中国,只有通稿复印机和文娱狗仔,没有调查记者和财经记者。
三聚氰胺、地沟油等事件消灭了一批调查记者,15年股灾又消灭了一批专业财经记者,剩下的鬼晓得是些什么玩意儿?
有时候,还是很同情在大陆学习新闻传播学的同学的。
“竟无一人是律师!!” 习近平咆哮道。“主席,他们都去开了您主办的世界律师大会。。。。”
古今中外历史上,竟然有如此荒唐无耻的政权;没有司法自由,办世界律师大会;没有信息传播自由,办世界互联网大会。
我曾认识些学新闻的大学生,后来他们都转专业了
现在只有党的喉舌,没有以笔为枪的战士。
苏联的真理报没有消息,消息报没有真理,中国则是人民日报日人民,国家干部干国家
我曾认识些学新闻的大学生,后来他们都转专业了

一些新闻传播理论还是挺有意思的,但要做职业记者,还是要多实习经验,真正做了记者就会发现,什么实事求是、关怀弱者的原则都是扯淡。
记者和律师大概是当代中国最悲催的白领职业了。
中國也成功把醫生變成了最賤的職業。
一般小醫生的地位在中國之低,之不受尊重,是世界所未見過的。
到了局面压不住的那一天,也就是记者已经在中国灭绝了很久以后,习近平迫切想知道社会上和身边到底有多少反...

典型的周厲王困境,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必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
现代社会最基本的两个职业:记者,律师,在这里都没了
09年有了微博,各类所谓的互联网新媒体已经井喷了,那时在大学新闻院校里,很多老师为了突显媒体的新和新闻的快,都是脱教材给学生讲近期发生的具体网络新闻案例,而不怎么配套讲价值判断,很多只是图个新鲜,并没有对互联网媒体的发展有一个清晰的判断。每天都在变,真的不知道能变成什么样。

后面新媒体发展太快,网民力量太强大,党发现局面有点控制不了了,就开始疯狂管控。
根据党对我国媒体性质的定义:党的喉舌,新闻院校里开始兴起了一门新课:公共关系,学习怎么打公关战,有点和网民干架的意思。
把网民打压住,把网络新媒体搞垮后,党转换了策略,又接着开了一门新课,叫舆情管理,刊印舆情观察类校内杂志,并给舆情类的研究拨很多研究经费,学生们都跟老师去做舆情监测分析类的课题了,因有有钱可领。

各大网络媒体在招聘时,多喜欢招有企业公共关系及舆情方面有研究的学生。

你问为什么不多招些自己有采写能力的记者呢?
因为网媒大部分新闻都是从传统媒体处买的,自己只要请几个会排版的标题党实习生就好了,不用自己真的去做调查写新闻,时间上来不及,网页上需要大量的内容填充,买最省事,还便宜。

为什么传统媒体会和网媒合作呢?
因为互联网新啊,代表先进生产力洋气啊。能上网看的新闻,才不要去看报纸上又臭又长的深度报道,太累,还是网络好。所以后面死了很大一部分纸媒,能活的基本都是赔钱的党媒了,而党媒类单位在裁员,很难有新岗位,学了新闻的学生只能去互联网做企业公关或者转行了。

互联网媒体生态圈在互相厮杀,死了一半,剩下的被党招了安,全都歌功颂德了,记者这行就凉了。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互联网的兴起,可以让所有人有机会扮演记者这角色,等于把记者的一部分功能分给了网民,谁都有机会搞大新闻,记者这个工种,专业性基本上全无。
就像以前会开车的人少,车也少,就有专门的司机这个工种,后来会开车的人多了,谁都能给别人做个代驾,司机的职业性就低了很多。

媒体业一直在喊寒冬来了,以前觉得是因为经济问题,不知道互联网怎么赚钱,觉得钱可能会越来越难赚了,没想到是因为政治问题。
当年在二战时期兴起的广播,是帮助战胜法西斯的重器之一,新闻史会永远记得This is London节目,真的很给新闻人长脸。现在可好。

以后新闻史一定会对日人民报进行鞭尸的!
国内有的记者自己也贱,写的东西是人看的吗?舔裆的屁眼都跟吃了蜜一样,就算大环境不好,为了恰饭就一定要那么恶心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哦哟褐色,给扭曲后儿啊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1-03
  • 浏览: 5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