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粉蛆打脸必备·上】伪共邪党的谎言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4591 【对粉蛆打脸必备·下】所谓的“共和国卫士” - 新·品葱

声明:本文由本人编辑,在此宣布放弃一切我所拥有的知识产权。
----------------------------------------------------------------
特别提醒:立刻备份以免本文因不可抗力而消失后无法继续传播。
----------------------------------------------------------------
主要参考的政府方面资料来源是《共和国卫士英烈集》和《捍卫社会主义共和国》,以及《1989北京制止动乱平息反革命暴乱纪事》、《戒严一日》、《英雄的共和国卫士》、《铁军挺进天安门》、《在戒严的日子里》、《惊心动魄的56天》、《惊心动魄的71天:学潮·动乱·暴乱》、《特殊的考验》、《捍卫社会主义共和国》、《京都血火》等等伪共匪类在屠杀镇压之后的一两年里出版给自己洗白的宣传材料,这些书籍在九二南巡之后开始从民间强力收回销毁,只有在建成时间在南巡之前的一本大学和市级往上的公立图书馆才有可能被隐秘收藏着,并且严格控制借阅。

还有这些可以帮助大脑进行升级的地方:
--------------------------------
http://www.tiananmenmother.org/ 天安门母亲(归去来兮)

http://64wiki.com/info/pplist.php?cat=15 广场活碑> 人物志> 六四死难者

https://blog.boxun.com/hero/wurenhua/ 吴仁华六四文集

https://truth30.hrichina.org/chs/index.html “六四”三十周年

https://www.cna.com.tw/project/20190515-tiananmen30/index.html 六四30年 记忆与遗忘的斗争

http://tmc6425.blogspot.com/ 天安门母亲群体「六四」难属《探访纪实》(六四纪念馆)

http://www.tiananmenmother.org/index_files/Page480.htm 六四死难者名单

https://www.hrichina.org/chs 中国人权

http://www.tiananmenduizhi.com/天安门对峙

http://dodobook.com/index.php?id=books/zhongguogaigeniandaidezhengzhidouzheng/000
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杨继绳

https://sgp1.digitaloceanspaces.com/proletarian-library/books/08f4d905b9fdbf2b7a12d1482ea05b94.pdf 改革历程/赵紫阳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040 你可能不知道的一些六四的细节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093 64亲历者日记【上】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095 64亲历者日记【下

https://blog.boxun.com/hero/64/ 六四图片、资料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705/yanjiaqi99/4_1.shtml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九卷 六月腥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201906/350158.html 人民拼死阻击“人民军队”进军天安门

https://www.zhina.wiki/%E3%80%8A%E5%B0%81%E4%BB%8E%E5%BE%B7%E5%85%AD%E5%9B%9B%E6%97%A5%E8%AE%B0%E3%80%8B 《封从德六四日记》

http://jiacheng-laowu.com/June4th 八九六四

https://www.google.com/ 谷歌(使用繁体中文,关闭安全搜索,请)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关于在北京市部分地区实行戒严的命令

鉴于北京市已经发生了严重的动乱,破坏了社会安定,破坏了人民的正常生活和社会秩序,为了坚决制止动乱,维护北京市的社会安宁,保障公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保障公共财产不受侵犯,保障中央国家机关和北京市政府正常执行公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89条第16项的规定,国务院决定:自1989年5月20日10时起在北京市部分地区实行戒严,由北京市人民政府组织实施,并根据实际需要采取具体戒严措施。

国务院总理 李鹏

1989年5月20日
--------------------------------
北京市人民政府令

(第一号)根据李鹏总理签署的国务院关于在北京市部分地区戒严令,为迅速制止社会动乱,维护首都正常的工作、生产、教学、科研、社会生活秩序,北京市人民政府特发布此令:

一、自1989年5月20日10时起对东城区、西城区、崇文区、宣武区、石景山区、海淀区、丰台区、朝阳区实行戒严;

二、在戒严期间,严禁游行、请愿罢课、罢工和其他聚众妨害正常秩序的活动;

三、严禁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制造和散布谣言,进行串联、演讲,散发传单;煽动社会动乱;

四、严禁冲击党政军领导机关,严禁冲击广播、电视、通讯等重要单位,严禁破坏重要公共设施,严禁打、砸、抢、烧等一切破坏活动;

五、严禁骚扰各国驻华使馆和联合国驻京机构;

六、在戒严期间,发生上述应予禁止的活动,公安干警、武警部队和人民解放军执勤人员有权采取一切手段,强行处置。

以上各项,望全体市民遵照执行。

市长 陈希同

1989年5月20日
--------------------------------
(第二号)为了执行国务院关于在北京市部分地区戒严令,维护首都的正常秩序,北京市人民政府特发布此令:

一、外国人必须遵守北京市人民政府根据国务院李鹏总理签署的戒严令所发布的各项命令;

二、在戒严期间,外国人不准介入中国公民违反戒严令的活动;

三、违反以上规定的,执勤人员有权采取一切手段,予以制止。

市长 陈希同

1989年5月20日
--------------------------------
(第三号)在戒严期间,对记者采访特作如下规定:

一、严禁中外记者利用采访,进行挑唆、煽动性宣传报道;

二、未经北京市人民政府批准,外国记者、港澳台记者不得进入机关、团体、学校、厂矿、企业、街道进行采访、拍照、录相等活动;

三、违反以上规定的,执勤人员有权予以制止。

市长 陈希同

1989年5月20日
--------------------------------

李鹏的戒严令是违宪的,根据1982年版的宪法,国务院有权力决定部分地区的戒严,但没有权力发布戒严,发布戒严令是国家主席的职权,发布戒严令应该是杨尚昆做而不是李鹏做。

李鹏的戒严令也是违法的,1982年版的《国务院组织法》第四条规定“国务院工作中的重大问题,必须经国务院常务会议或者国务院全体会议讨论决定”。可他根本就没有开国务院的集体会议通过即自行签署戒严令,自己就决定了。

而且李鹏的戒严令只是表示“北京市部分地区实行戒严,由北京市人民政府组织实施,并根据实际需要采取具体戒严措施”,他在戒严令里面根本没有点名哪几个地区实行戒严,反而让北京市政府去具体实施,这就是完全荒谬的。就好似,法律规定一个罪刑期为五至十年,法院判决五至十年,具体由监狱实施一样荒谬和可笑。

况且在八二宪法上,戒严是中央的事情,和陈希同这个地方官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戒严令完全就是笑话,国务院总理和北京市市长带头违法。

六四期间,全国人大常委胡绩伟曾经联署到了57个人大常委的签名,集体要求召开全国人大常委会来废除李鹏的违宪戒严令。而且当时彭冲等诸位副委员长也支持召开人大常委会,但邓小平却在人大召开紧急常委会之前就下令开枪杀人了。
----------------------------------------------------------------

陈希同在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上的镇压报告和全国人大通过镇压报告的决议经常被五毛/自肏五拿来说事儿。

https://i.imgur.com/cKxGNrW.png

但在5月底6月初,也就是六四30周年即将到来的时候,它们悄悄地404了。

https://i.ibb.co/V35WVvQ/2019a.jpg

https://i.ibb.co/vC9rqFy/2019b.jpg

看来伪共匪帮对六四非常心虚,所以尽量的不让人民找到任何关于六四的历史痕迹。

真的是谁控制了现在就控制了过去,控制了过去就控制了未来。不知道是哪位常委或他的幕僚指示的呢?

幸好还可以用网站时光机(Wayback Machine)这个境外势力的网页存档网站一窥究竟。

关于制止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情况报告_中国人大网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90518214147/http://www.npc.gov.cn/wxzl/gongbao/1989-06/30/content_1481155.htm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制止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的决议_中国人大网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10817122915/http://www.npc.gov.cn/wxzl/wxzl/2000-12/09/content_2285.htm

还有这个有关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历史文件的官方网页所有链接都已经被撤了,通通都是403。

中共中央文件选集八(1932)--经典著作--中国共产党新闻-人民网
https://archive.fo/http://cpc.people.com.cn/GB/64184/64186/66638/index.html
----------------------------------------------------------------

北京市市长陈希同他在1989年6月3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上做的报告里说:
“到5时半,清场任务全部完成。广场静坐的学生,包括最后被强制离开的,没有死一个人。”

国务院新闻发言人袁木1989年6月17日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记者汤姆·布罗考采访时表示:
“解放军进驻天安门广场是执行戒严任务,为了维护首都的秩序。在对天安门广场的清理中,没有发生任何的伤亡,没有打死一个人,解放军的军车也没有轧死一个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10zJQtaMoc 袁木接受美国电视记者采访 - YouTube

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俞晓菘1989年7月7日向香港中通社记者称:
“北京'六四'事件中被误伤死亡的群众,后事已作妥善安排。”
“对于确实属于误伤死亡的群众之家属,……抚恤金按每个死者家庭的不同情况核发,一般在一万至两万元人民币之间。对于死者的子女,政府则抚养至十八岁,并对死者家属的生活进行了妥善安排。 ”
“至今为止,死者家属还没有对后事处理不满意的。”
这报导在7月8日的香港文汇报上的“北京七日电”消息里,标题为“戒严之下坦然宣布误杀群众后事办妥,死者家属未称不满”

----------------------------------------------------------------
----------------------------------------------------------------

这完完全全只是掩盖卑鄙无耻的罪恶行径的胡说八道。

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丁子霖、航天部高级工程师张先玲和黄金平、徐珏、尤维洁等六四屠杀难属发起的天安门母亲组织经过二十几年的调查,至少已经知道三个人被射杀在天安门广场里面。他们是:
----------------------------------------------------------------
程仁兴(中弹在国旗杆下)

男,遇难年龄25岁,武汉华中师院外语系英语专业毕业,中国人民大学苏联东欧研究所87级双学位毕业生,家庭所在地湖北省咸宁市通山县,家中次子。母亲金亚喜,是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现已去世。

遇难情况:
程仁兴是六四镇压中第一位被确知死于天安门广场的罹难者,他是在1989年6月3日下午听到北京市委要求市民和学生晚上不要出门的传达后骑车赶赴天安门广场的。他于6月4日凌晨在天安门广场国旗杆下中开花子弹,打中腹部大动脉,肚子上有一个小手指大的枪口,背部有一小碗口大的洞,被他的老乡抬到北京人民医院时就已因流血过多死亡,未能及时抢救。

直到6月12日,他的班主任和同学才在北京医院找到他干缩蜷曲的尸体。医院的死亡报告为“非正常死亡”。

程仁兴是当年全县唯一一个在北京读书的。他的父母在通山县深山务农,终年劳作,供他读书。程父到北京处理儿子后事,将其骨灰带回,葬在家后的山上。

程仁兴有一个未婚妻甘朝晖,是他导师的孙女,北京交通大学学生。导师看上他的才华,决定把他的孙女嫁给他,两人商量等他毕业后就准备结婚。没承想,已经毕业分配到广州,只是还没有离开学校的他,在六四事件中被罪恶的子弹无声地夺走了年轻的生命,无奈地逝去。

程仁兴遇难时,他的未婚妻已经怀孕,骨灰带回老家安葬时,未婚妻也在场,程仁兴的墓碑上也刻着她的名字。在那之后,未婚妻便与程家失去联络,再也没有来过,亦不知道她有没有把孩子生下来。这件事成了程仁兴母亲心中的遗憾,直到她去世时,她都记挂着她的二儿子英年早逝,没有子嗣。

http://tmc6425.blogspot.hk/2014/04/blog-post_9159.html 遇难者:程仁兴
--------------------------------
戴金平(中弹在毛主席纪念堂)

男,遇难年龄27岁,湖北省仙桃市沔城镇洲岭村人,1984年湖北农业大学毕业,1986年考入北京农业大学园林系读硕士研究生。父戴从德,母朱镜蓉,都是农民,母亲是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

遇难情况:
1989年6月3日夜晚,骑车离开学校前往天安门广场,晚11点左右,在毛主席纪念堂附近遇到戒严部队开枪,胸部中了三弹,被市民用三轮车送到友谊医院,抢救十几分钟后死亡。老师同学于6月10日左右在友谊医院太平间找到他的遗体,校方给了2000元安葬费。

“他是打在胸部,送到友谊医院时还活着,医院里一个教授给他做的手术,手术台上他还和医生用英语对过话。他的研究生带着两个学生一起走到戒严部队戒严的地方,被子弹击中。 ”

戴金平出身于贫苦农民之家,是家中长子。为人好学上进,是村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

戴金平母亲得知他遇难后极度悲伤,当场昏过去,躺在床上整整瘫了两年不能走路,后患有多种疾病,常年服药,已丧失劳动能力。父亲1998年在武汉汉正街一信托贸易公司打工期间被歹徒无辜打死。

弟弟戴金海在他哥哥死后不到半年得了精神分裂症,1995年完全丧失劳动能力。二儿媳王灯英,只能做些家务活,另有子女各一,家庭经济困难。

http://www.64wiki.com/info/content.php?pid=1096 广场活碑> 人物志> 戴金平
--------------------------------
李浩成(中弹在广场东南角)

男,遇难年龄20岁,家庭所在地天津市武清县,天津师范大学中文系汉文学专业87级本科生,团支部书记。母亲刘建兰、哥哥李浩泉均为天安门母亲成员,母亲现已去世。

遇难情况:
学运期间,李浩成随其学校师生前往北京声援。6月4日凌晨,戒严部队进入天安门广场时,李正在广场东南角拍摄现场照片,遭到戒严部队士兵的射击,连中两弹,其中一弹射中肝部,随即由民众送往同仁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

7日医院根据学生证号通知了天津师大,校方及死者亲属认领其遗体后就地于八宝山火化,火化后骨灰由其大哥带回武清县南骨灰堂保存。校方给予李亲属2000元人民币作为补偿,同时销毁了李的学生档案。

李浩成出身于贫苦的农民家庭,是家中最聪明的孩子。上高中时父亲病故,为减轻家里经济负担,放弃考北大的志愿,由学校保送去天津师大读师范。李浩成遇难的消息隐瞒了他母亲一年多,其母得知真相后,伤心过度,落下了严重的眼疾。

https://truth30.hrichina.org/chs/li_haocheng.html 李浩成 | “六四”三十周年 |
--------------------------------

台湾的《中国时报》特派员记者徐宗懋也是在从天安门广场撤走时中枪受伤的。

http://www.57hk.org/YeShiView2.asp?SzDtId=453 香港五七学社
----------------------------------------------------------------

许多六四受难者死于国际禁用的俗称“炸子”的开花子弹。这可能是专门生产的达姆弹,也可能是有戒严部队的军人六月初在封闭军营里隔离洗脑下听信了有同袍被暴徒杀害的宣传,出于报复心理而自行改造的。这由北京军医蒋彦永大夫证实。

https://blog.boxun.com/hero/64/60451.jpg 60451.jpg (1024×684)
--------------------------------
蒋彦永,男,1932年10月4日出生于杭州的金融世家,祖父蒋抑卮曾留学日本,是当年中国第一家以民族资本为主的商业银行——浙江兴业银行的创办人,父亲继承祖业,成了银行家。

1949年进入燕京大学医学系,1952年加入燕大医学系并入的北京协和医学院学习,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7年毕业后分配到解放军总医院工作,1967年12月文革期间遭下放到青海军马场劳改直至1971年10月。

1972年重返中国人民解放军301医院,1980年代出任外科部主任,擅长腹膜后巨大肿瘤手术,曾为高官和平民动手术治疗癌症,以其精湛医术与拒收红包赢得“清廉医生”美誉。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中国持不同政见者,曾在1989年6月抢救六四事件受伤者,因不赞同中共对学生的镇压,被迫在1993年退休,多年来一直以不同方式致信中共领导人,要求为六四正名。

2003年时任北京市市长孟学农和卫生部部长张文康掩盖SARS疫情,张文康4月3日公开称北京市只有12例非典,死亡3例。中国的非典已得到有效控制”,蒋彦永得悉言论后在翌日把掌握到的真实情况告诉给央视国际频道与凤凰卫视无果,四天后华尔街日报与时代周刊得悉后主动找到蒋,蒋透过接受访问从而把国内疫情公开,因而引发舆论之重视,中国政府公开了SARS防治工作的情况;同月世界卫生组织专家来华调查疫情,病例数字与蒋彦永掌握的基本相似,引起中共中央政治局高层重视,促进全面公布病例数字,并同时免去张文康与孟学农职务。

2015年3月,蒋彦永在接受香港有线电视访问时,揭露了解放军在原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主政任内腐败内幕。他称解放军总后勤部掌控军医院普遍勾结周永康所掌控的中共中央政法委及公安、检察院、法院违法擅自移植、买卖死囚器官,包括解放军301总医院都派车至刑场拉死囚争抢活鲜器官。有时甚至犯人一枪未被打死即被拉回医院手术台活摘器官移植给患者,手法惨无人道。

六四事件在2019年满30周年,独立记者高瑜4月8日在推特透露:“88岁的老军医在自己工作60多年的医院继续被严加看管,连夫人华医生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华医生因腿疾严重,无法到医院看望蒋彦永,也没办法联络蒋彦永。”

高瑜披露,蒋彦永当天被批准到301医院接受专家会诊,当他走出万寿路朱格庄26号干部休养所大门时,却受到岗哨的阻拦和推搡,不让他出大门。家里的两部军线座机也均被掐线,使蒋彦永很愤慨,指控解放军的做法是违反宪法,他要退出这支名不副实的军队。

4月16日传出蒋彦永因为呼吸科疾病“被住院”,被送到他工作逾60年的解放军301总医院病房严加看管,就连其夫人华仲尉医生也对他的联络方法和他住院后接受检查的情况一无所知。外界目前仍然无法了解到蒋彦永的近况。
----------------------------------------------------------------

1989年6月4日清晨6点15分左右,一队学生撤离天安门广场,由南从六部口东边的新华北街拐上西长安街转上长安街。当他们走到六部口,离新华门只有50米的地方,突然有三辆坦克从广场冲来发射氯气弹,黄色的有毒烟雾弥漫在空气中,许多学生试图翻过路边的栅栏逃避坦克的追碾。

清晨6点20分左右,三辆坦克扬长而去,毒气散去,目击者们迅速上前抢救伤员,坦克碾压后的一些遇难学生身体已变成肉酱,马路边到处布满学生尸体和自行车残骸,有十一人当场死亡。

清晨6点25分左右,两个人试图帮靠在栅栏上的一位大学生方政包扎被碾断的双腿。

https://blog.boxun.com/hero/64/52_1.shtml 六四图片、资料:6月4日(血腥恐怖内容)

被坦克碾断双腿的北京体育学院学生方政:
--------------------------------
方政,男,1966年10月14日出生于安徽省合肥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体育学院,八九民运的参与者。

1989年6月4日清晨,方政与撤退的天安门广场学生沿西长安街撤走时为救一个学妹,被坦克碾断双腿。

“把她往前一推,自己迫于坦克的压迫感,时间非常短,我就倒到地上,然后就感觉好像一个人被挤压的感觉,我那时还有点意识,压到了。拖在地下,我整个人咚咚咚颠簸,震动,然后,咚,掉下来了。”

“我的上半身被夹在坦克两条履带中间,两腿不幸被坦克碾压,履带上的链条绞着我的腿及裤子,将我拖出了很长一段路,我奋力挣脱出来滚到了路边......”

方政失去双腿后,中共当局要求他否认被坦克碾压,但被他拒绝了。

方政在失去双腿后仍然从事自己热爱的体育活动。1992年他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残疾人运动会赢得男子标枪及铁饼冠军。1994年,他作为中国全国冠军,原来准备参加在北京举行的远东及南太平洋残疾人运动会,但是因为他残疾的原因是六四事件,中国政府拒绝让他参加。

2009年方政被营救到海外,来到美国旧金山申请政治避难,后成为美国公民,现任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和“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筹备组的召集人和发言人。

方政的父亲2012年来美探亲,以后父子两人就再未见过面。

2019年2月3日,本来仅患有糖尿病的方政父亲在安徽老家合肥突然去世,时年80岁。行动不便的方政急着回家与父亲告别,但由于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4日和5日都不办公,他一直等到6号才在家人的陪伴下从东湾赶到旧金山,花费一整天的时间为自己和两个女儿办理签证申请手续。方政有三个女儿,持中国护照的妻子2016年带一个女儿去了一次中国,这次方政是为自己和另外两个女儿申请中国签证。

方政7日上午回到领事馆缴纳了495美元的加急办理费用,取回了签证。大约三个小时后,领事馆电话通知说,他和女儿的签证都被取消了。打电话的人没有透露自己的姓名,也不解释签证取消的理由。

为了核实起见,方政以后多次致电领事馆,都无人接听。他12日又在朋友的陪伴下坐轮椅前往领事馆,问讯处的接待人员经过核实,确认他们的签证都被取消,但依然不提供取消的理由。方要求面见领馆负责签证申请的官员,可保安让他们离开。

方政前往旧金山领馆之前就被朋友告知“估计不会签,别抱太大希望,”所以拿到签证时感到很幸运,没想到好景不长。

由于无法确定方政是否能够回国,方政在合肥的母亲和姐妹就把父亲的遗体火化了,并将骨灰留在殡仪馆。母亲说,等选好墓地,还是希望和方政这个唯一的儿子一道为父亲下葬。

https://www.voachinese.com/a/china-denies-visa-to-dissident-fang-zheng-20190221/4799357.html
中国吊销民运人士方政及其女儿的签证

https://www.twreporter.org/a/tiananmen-june-fourth-incident-30-soldier-and-protest-student-reconciliation
枪口两端的六四记忆——当解放军与受难者在台湾相遇
----------------------------------------------------------------
天安门母亲到目前为止总共找到了202名六四死难者,在这当中死于六部口和死于坦克碾压的共有10位。

他们是:
----------------------------------------------------------------
谢京锁

男,1968年2月19日出生,遇难年龄21岁,家庭所在地北京市,北京联合大学轻工业学院自动化专业二年级学生。父谢建国,铁道部建厂局工人,母刘梅花,父母均已退休,还有四个姐姐。

遇难情况:
1989年6月3日下午,谢京锁去接他的四姐回家,后携照相机外出,彻夜未归。6月4日早上家人到各医院寻找,均未找到。6月7日上午,学校通知家人到市急救中心认领尸体,得知其6月4日已遇难。其死亡通知书写明是“心脏骤停”。

谢京锁身上有六处伤,胸前背后都有大面积的血印,不清楚是枪伤还是棍棒打伤,左胸中弹,生殖器部位被子弹打烂。

直到今天谢京锁姐姐们都没有让父母知道这个可怕的死亡结果,不忍心让他们受到精神上的更大痛苦。

据在急救中心的一位司机说,谢京锁可能是3日夜晚在西单六部口中弹,被民众送到市急救中心,之后抢救无效死亡。

其骨灰现存放在北京福田公墓。谢京锁的母亲刘梅花,姐姐谢京花、谢京荣是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

https://truth30.hrichina.org/chs/xie_jingsuo.html 谢京锁 | “六四”三十周年 |
--------------------------------
王培文

男,遇难年龄21岁,家庭所在地陕西咸阳市,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青年工作系86级学生。父王继喜,陕西咸阳彩色显像管厂供销科工程师。

遇难情况:
1989年6月4日清晨6点多钟,王培文举着学校旗帜走在从天安门广场撤出的学生队伍头排,队伍在六部口东边的新华北街拐上西长安街,行进在北边的自行车道上。三辆从天安门广场方向开过来的坦克一边发射有毒的瓦斯弹,一边朝人群高速行驶过来,当场有11名学生惨死于坦克之下,王培文也在其中,尸体被碾碎。

王培文不幸遇难后,其家人出于恐惧和迫于政治压力,将悲伤深埋在心里,一直不敢与外界联络。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丁子霖曾经按照友人提供的通讯位址给其家人写过一封信,也曾经向他们转交过来自海外中国留学生的人道捐款,但始终没有收到对方的回信。以后丁子霖又曾经做过许多努力,但始终没有结果。

https://truth30.hrichina.org/chs/wang_peiwen.html 王培文 | “六四”三十周年 |
--------------------------------
董晓军

男,遇难年龄20岁,家庭所在地江苏盐城市,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青年工作系86级学生。父董翔,江苏省盐城市郊区南洋镇新民学校校长,母高秀华,同校教师,现病休在家。董晓军为独子,另有两个姐妹。

遇难情况:
1989年6月4日清晨,在六部口附近,董晓军走在从天安门广场撤出的学生队伍的尾部,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被从后面开来的坦克压死,尸体被碾得血肉模糊,不成形状。

董晓军遗体火化后,其父母将骨灰抱回江苏老家,掩埋在自己住家门前小溪对面的岸边。

https://truth30.hrichina.org/chs/dong_xiaojun.html 董晓军 | “六四”三十周年 |
----------------------------------------------------------------
林仁富

男,遇难年龄30岁,家庭所在地福建莆田市,北京科技大学材料系应届博士毕业生。已婚,生前已联系好同年10月赴日本深造。父林景培,退休工人,母潘木治,家庭妇女。另有3兄1姐,其中2兄为林仁国、林仁民。

遇难情况:
1989年6月3日晚,他和另一位研究生同学王宽宝一起骑车去了天安门广场。4日凌晨,当戒严部队命令学生撤除广场时,两人遂推着自行车沿西长安街向六部口走去,然后他被坦克碾死。

林在他的同龄人中本来是个幸运儿,林家众多子女中他是唯一进入高等学府的,他是林家的骄傲和希望,却在倾刻之间化成了灰烬。

http://64wiki.com/info/content.php?pid=924 广场活碑> 人物志> 林仁富
----------------------------------------------------------------
田道民

男,遇难时22岁,家庭所在地湖北石首市,北京科技大学管理系85级学生。父田维炎,母黄定英,家在农村,有兄弟姐妹8人,唯有他一人上了大学。

遇难情况:
1989年6月4日清晨,田道民做完毕业论文后去六部口,被毒瓦斯熏倒在地,随后被开过来的坦克碾掉了左边的半个脸,其中一只眼睛完全被碾掉。当时被送往北京市急救中心,但已无法救治,当即死亡。

田的父母都是农民,家境贫寒,他是这个家庭的唯一希望。田死后其家属把他的骨灰从北京抱回家乡石首市高陵镇栗林嘴村安葬,父母至今一提起死去的儿子仍痛苦万分。其同班同学相约每人每年给其父母寄10元钱作补贴。

http://tmc6425.blogspot.com/2014/04/blog-post_5359.html 遇难者:田道民
--------------------------------
里慧泉

男,遇难时约35岁,家庭所在地北京市,中国冶金报记者。母王文霞,妻张影,在中国海洋贸易总公司工作,现在香港,有一子。

遇难情况:
1989年6月4日凌晨,在六部口路南遇难,6月11日于邮电医院发现遗体,为无头尸。

http://www.64wiki.com/info/content.php?pid=935 广场活碑> 人物志> 里慧泉
--------------------------------
张XX(亲属不愿公开)

男,遇难时19岁,家庭所在地河南省某农村,北京商学院企业管理专业88级本科生。

遇难情况:
1989年6月4日清晨,自天安门广场撤离至六部口,额头曾被棒击,咽喉中弹,送北京市急救中心抢救无效身亡。

http://64wiki.com/info/content.php?pid=951 广场活碑> 人物志> 编号0077
--------------------------------
龚纪芳

女,遇难时19岁,家庭所在地内蒙包头市,北京商学院企业管理专业88级本科生。父龚炎胜,1988年从内蒙达拉特旗电厂退休,母孙燕生,中医医生,因女儿遇难受刺激而神经失常,现有好转。哥哥龚纪文,心外科医生。

遇难情况:
1989年6月4日清晨,龚纪芳随学生队伍自天安门撤至六部口,遇坦克施放毒瓦斯,左胳膊中弹倒地,又因毒瓦斯造成昏迷,送往北京市急救中心,抢救无效身亡。死因主要是由毒瓦斯造成肺部糜烂。家人将她的骨灰撒入黄河。

六四前龚纪芳父亲正在北京出差,考虑到当时的情况,妻子要求他将女儿带回家,但是他没有这样做,后来女儿遭此厄运,致使妻子埋怨,以致险些离婚。

http://tmc6425.blogspot.com/2014/04/blog-post_844.html 遇难者:龚纪芳
--------------------------------
许建平

男,遇难时19岁,家庭所在地不明,北京某大学学生。(亲属不愿公开)

遇难情况:
1989年6月4日,脸部被子弹击中,坦克又从他身上压过,当场致死身亡。

http://64wiki.com/info/content.php?pid=995 广场活碑> 人物志> 许建平
----------------------------------------------------------------
殷顺清

男,遇难时30岁,家庭所在地北京市,北京房修一公司工人。妻白丽霞,房修公司第一分公司中纺里房管段工人,有一女,当时两岁。

遇难情况:
1989年6月3日晚7点多,骑自行车离家,10点多有人看见他在电报大楼附近,夜间,有人说在六部口看见他头部中弹,立即死亡,至今未找到尸体。

http://64wiki.com/info/content.php?pid=1058 广场活碑> 人物志> 殷顺清
----------------------------------------------------------------

中国政法大学青年教师吴仁华在天安门广场亲眼目睹了人民解放军戒严部队清场后,跟随学生队伍开始从六部口东边的新华北街拐上西长安街撤离时,亲身经历了在中南海南墙外的这一场屠杀。

https://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82226 吴仁华:六部口坦克追轧学生撤退队伍事件

https://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48346 六四血腥清场内幕――吴仁华的历史见证

之后他返回学校,他一进校门,就看见了在教学楼前的课桌上,五具遗体一字摆开,鲜血淋漓,课桌上是血,地上也是血,一汪一汪的血。是一名北京个体户司机从六部口现场把这五具遗体运送到中国政法大学的。

其中一具遗体连着一辆自行车,车把从死者后背刺入,从前胸透出;还有一具遗体头上还扎着红布条,半边身体已经不成形状。

吴仁华走到遗体前跪了下来,抑制不住放声痛哭。他心里反复念叨着一句话:“永不遗忘,永不遗忘,永不遗忘......”

从那一刻开始,他发誓要竭尽全力记录 “六四” 事件,记录下每一名受害者的名字和苦难,同时记录下每一个参与屠杀的人。这件事,他已经坚持了整整30年。

https://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905210125.aspx
六四研究独行30年吴仁华:这不是我要的人生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48250358
六四30周年:天安门大屠杀记录者――吴仁华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indepth-48511836 吴仁华:追踪 “六四屠杀” 永不遗忘
--------------------------------
吴仁华,男,1956年9月12日生,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人,1974年高中毕业后便随即下乡插队,担任小学和初中民办教师,在1976年11月至1978年2月期间任职于公安边防部队平阳县大队。

1977年考入北京大学古典文献专业,1978年2月至1982年2月就读后获文学学士学位。在身为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硕士研究生期间,他曾在中华书局编辑部哲学编辑室任职编辑。1989年,已取得文学硕士学位的吴仁华在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古籍整理研究所任助理研究员。

1989年八九民运,他与学生们一起在天安门广场留守,期间担任特别纠察队员。6月4日,他亲历同伴被坦克压死的场景。

六四事件后,为了死难者,为了营救狱中的好友王军涛,为了向国际社会说明真相,吴仁华放弃安逸的大学教职生活,舍弃个人大好前程,在1990年春节后远离家乡、远离祖国,在2月底或3月初一个摄氏7度的夜晚,冒死游泳逃到珠海彼岸的澳门,在黄雀行动救援人员安排下坐渔船偷渡香港。

1990年7月5日,吴仁华流亡到美国,当月获美国政治庇护,定居洛杉矶,1991年5月至2005年7月,吴仁华担任由旅居海外的中国新闻工作者创办的中文报纸《新闻自由导报》总编辑。

作为一位曾经接受7年专业训练的历史文献学者,尤其亲身经历了六四事件,吴仁华认为有义务和责任为六四留下一份可靠的历史纪录。他多年来利用考据学、目录学的专业知识,在中国政府流出的仅有资料中追查涉事官兵、死伤者、被捕入狱者的名单。

现长居台湾,2018年,吴仁华在东吴大学和中正大学开设“六四事件真相研究”课程,当中有对六四事件不了解的中国大陆学生参与。吴仁华说,陆生即使在台湾,也还是有心理恐惧,尽管事先说好不要录听课者和提问者,但陆生还是不敢提问,亦有陆生指有所谓“职业学生”负责监控或打小报告。

艰辛的流亡生活没有磨灭吴仁华的意志,“对此,我永不言悔”。但是,他始终舍弃不了亲情,最痛心的是30年来未能对寡母侍奉尽孝,甚至连见一面都做不到。

2012年11月,吴仁华使用美国护照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入境许可,看望阔别已久的亲人。其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安部门的人告知他“以后不会再有入境机会”。

随着岁月的流逝,吴仁华对守寡多年辛苦抚养五个子女成人的母亲的愧疚之情日益深重。他知道,当年自己不告而别,远走异国他乡之举,对母亲的打击和伤害有多么大。他一直在内心对母亲呐喊:“我苦难的母亲啊,您能原谅我这个不孝的儿子吗?”
----------------------------------------------------------------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四十多个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 鲁迅《记念刘和珍君》
----------------------------------------------------------------
老人永远不能够杀光年轻人,但它还是在继续杀死他们。── 这话是我说的
----------------------------------------------------------------
未完待续
44
分享 2019-09-01

24 个评论

我本来还想写得更长一点,多写几个名字,可是实在是写不下去了。不仅仅是字数限制不够写,还因为这些东西实在是太让人痛心了,我总算是体会到了一点点吴仁华老先生在搜集资料编写时的那种心情。
真是天道不公,长夜难明啊!
@一只鹿兒 @民主信仰者 @陈士杰 @利维坦 @支那五毛网评员
@橘希实香 @由比滨结衣 @荣誉非国民 @小二8964 @疯狂习近平
@庆丰大帝 @小钙 @天安门上挂维尼 @小汪酱 @逆流而上的鱼
@鹿晗拳交习近平 @懦夫斯基 @白頭翁 @令狐冲 @紀念國父孫中山
@组组组组 @红冬里的青鱼 @带带大师兄 @第三新索多玛 @鸡鸡
@陈美丽 @蛋蛋很疼 @时代革命 @粉包老实人 @笔墨写春秋8964
@热爱大撒币 @江泽民 @晚上就看得见 @台湾研究 @还是小学生
@为什么呢 @马拉糕 @巴巴罗萨 @古立特鸭蛋超人 @陈纳德
@人间道哪里找 @币圈奇葩8964 @自由党人 @妙禅师傅
@admin @anonymousLiu @ThinkTank64 @irisWang @tony231
@chobe @winkcat @Gogh9836 @killreddragon @electron8964
@Tashkent @rtgzddgh @FreedomAsia @kelsey @Pracseeuvn
@guibuhai @freedomisours @pc6650 @molecular @Benzene
你们就将就着看吧,如果可以的话请帮忙把它的分类改成正确的。
太长了,请分成几段连载。不要at这么多人。
PS:我也很仰慕吴仁华先生。
不太了解,你这文章不是之前发过了吗? 之前怎么删掉變重复发文。
而且管理员很多次对你说过不要一次at这么多人了吧....
好文,做精品了
这个非常有用,谢谢!
建议建立个电子档案馆 记录这些,将来这些都是杀人案,要起诉的
admin Free HK
为便于检索,建议你自己给这个系列取一个简短而又有辨识度的名字。
类似的话题有【小学博士系列】【品葱搬运工】等系列

http://archivecaslytosk.onion/2sfB7
https://archive.li/2sfB7
收藏了,我们都要尽自己一份力留下这些档案,将来有一天中国成立了新的民选政府,这会是建立英烈博物馆和追责凶手的重要材料
这是重写的,比以前的长了二倍。
除了这些老调重弹, 有站在当时国际局势, 当时经济形势,当时人民的思想意识方面认真分析过事情的发生,发展,10年回看, 30年后回看么? 懂不懂好心办坏事? 在东亚土地上 自私 从来都是不上台面的。 诸子百家 的杨子 是什么人,有去了解过没?
蛋蛋很疼 已停用 回复 赵修业
好文章,支持一下。我好奇的点是你怎么能同时@如此多人,是有快捷键吗。。。。。
可否把字数限制提高一点?不用很多,从20000字改到22000字就够用了。
感谢,尤其是那句“天道不公,长夜难明”反映了国内统治阶级的腐朽和反动
@admin 这几天是把一个id的发言间隔从30s改成了90s了吗?太长了!原来的半分钟就很正好的。
我这几天都没有发过文章只修改过,可是我刚才想要发表新文章时却被拒绝?
收藏了 以后就给那些支蛆看看
看了一半,看不下去了,心里很堵,你说这些杀人犯,他为什么能善终呢?
@admin @一只鹿兒 @小二8964 @巴巴罗萨 @懦夫斯基 @electron8964 @小汪酱 @ikuyui
我这几天都只修改过文章,没有发表过,可是我昨天到现在想要发表新文章时却一直被拒绝,提示我“你今天发布的文章已经达到上限”。求助!紧急!
蛋蛋很疼 已停用 回复 赵修业
好像确实是有上线的,你可以明天在发表。或者修改现有的文章。
下篇也写完了
他们会说,这些都是境外反动势力瞎编的,子虚乌有,诽谤中共,狡辩不下去了,又说,一切都是为了维护共国的繁荣团结稳定,干得好干得对。这种我都是见过的,这些蛆虫,被人洗脑,还自我洗脑,然后想方设法把别人也洗脑。但是真正有头脑能思考的人,是不会为其所动的,反而会笑它们的无知愚蠢和奴性。
现在顶一下吧
要发新文了
当时就没有一支部队想到要冲入中南海清君侧吗?真是驯化了两千多年的牲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