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业的绝望现状【转载+分析】

看到一篇讲中国媒体现状的好文,转载到这里,给大家看看。文章来自iYouPort。

简单总结一下,就是墙内的新闻媒体记者写手,已经100%变成了行尸走肉。中国的信息环境,已经劣化到了骇人的地步:越浅薄成绩越好,为经济利益公然扯谎,已经是行业的标准,写国际新闻的记者,连VPN都没有了。

我中英双语,一直都有一个体验,就是所有墙内的中文文章信息,质量是骇人的低。毫无中立,抄袭多,错误更多,时间落后。
经常有英文新闻段子,在西方先出现,过了几年又被墙内回收利用。
搜索中文的社会现象,问题,历史,基本看到的是一个重复十遍的复制黏贴低质量写手文章。
哪怕是分析中国的情况,认真愿意找的话,英文分析的质量也通常高于中文的。比如分析中共体制的,习近平的毛左理念的,西方专家也远比海外民运的更为中立严谨。
哪怕跟政治完全无关,国内的任何产品评测和西方的比起来,都跟笑话一样。墙内能出现b站知名自媒体人,公然收钱给垃圾游戏《大圣归来》赞赏的事情。这种事情,放在西方的游戏自媒体业,是闻所未闻的事情。就这样,还有粉丝给那个收钱自媒体辩解。

墙内连个游戏评论都不可信任,那更重要的信息,会受到多大的污染?因此,我的严肃信息摄取,99%都是来自英文的。

但我之前不了解,为什么中文信息的质量如此之低,读了这篇文章后,我总算知道了。在中共的全面思想钳制下,墙内媒体业的环境已经恶化到接近文革时期了。中国为什么骗子横行,骗局不灭,莆田杀人,就是因为媒体业的完全失灵,信息环境的极度污染。无底线无道德的人混的红火受羡慕,有抱负追求的人在落寞中堕落同化,自然不会有人去打假。中共的体制,就是世间至恶的培养杠,你们读读这篇文章,会有一种巨大的恶心和恐惧感。

最后,建议所有的品葱人学好英语。不光是反共有用,生活中的任何信息,随着中国信息条件的飞速恶化,和墙外的差距会越来越大。哪怕生个病,查个症状,英文信息的可靠性也要远高过国内的莆田系提供的信息。

下面是全文:
-------------------------------------------------------------------------
—— 第一个片段 —— 

“我们得先吃饭”。这句话在不到 10 分钟的交谈中,他说了六次。

一位从纸媒下岗的资深员工秉着为老同行们谋福利的炙热爱心,搞了一项约稿中介服务,在传媒群组里推荐大家加入。他的自荐语很模糊,只是“重新致富、共同发财”之类,这让我对他的生意产生了点兴趣。

私下交流时他告诉我,“我们主要写产业文章,为行业产业服务”,他说。就是软文吗?我问。

不一定,有人付钱写的那种可以算是,你叫它软文我也不反对,还有一种是行业观察与分析,可以说是独立创作的,“能确保你的观点自由”,他解释说,并希望我把曾经写过的类似题材文章发来看看。我发给他的是《苹果卖的究竟是什么》。

他读过后很不高兴:“不能这样批评啊,会惹上麻烦的,你知道,那些巨头的公关都很强,钱多后台硬,得罪不起的。中国公司和进入中国的外国公司都不能得罪,如果你还想混下去的话”。顺便警告我:记住,你只是个写字的,不要给自己找难受。

他告诉我,他希望帮助大家“转型”。纸媒正面临洗牌,你大概也听说过,最终能留下来的都是以政府机关部门为固定订户的报纸和杂志,其余的都会出局。虽然很多传统纸媒在利用最后的时间拼命讨好政府,希望能跻身被订阅的圈子,但很可能没用,“政府不会轻易信任的,媒体这么多,为啥一直以来就几家可以享受内参通道?那些理想主义者只是不敢承认现实”……“我们必需提前下手,不能等着饿死”,他说。

“如何能更好的二次、三次就业,这是关键问题。从事文字工作推荐这是我们的强项,不论是甲方乙方,或者自媒体,或者市场、品牌,我们这边都有大量需求”,他说,“大家都是干这个的,就不多解释了,你一定能懂。你写得再好也没用,如果没人推荐的话,你不可能凭自己的本事吃饭。这就是现实”

我有些不解,媒体的工作不是监督和曝光吗,“转型”的结果如果是逆转媒体原本的职能,究竟有多少人能迅速适应这种完全逆反的变化?

他笑了,“你以为在职的人就是在监督权力?别逗了,大家都是在吃饭,永远别惹那些能砸掉你饭碗的人,这事关你的生存问题。人有一万种活法儿,能让自己活得舒服的人,就是赢家”,他说,还特别强调了一遍:“我们只是在延续所有同行一直以来的生存哲学,是让它发挥更强的效用,让那些能掌握这套生存哲学的人享受到更多的回报。正义是什么?如果没有收入来源,一切都是扯淡”。

他顺便批评了“你们这些外国人”,他说“你们不懂中国国情,在中国想要活下去,你就必须放弃所谓的原则大义,你需要擅长投机取巧,既是技术也是艺术。我们这边也有些老媒体人比较矫情,总喜欢跟别人讲道理,呵呵,等他饿得抬不起头来的时候,看他还有什么力气讲道理……”,他说,“我们在做善事,为老同行服务,虽然老同行很可能最事儿逼。每年都有大批的毕业生,那些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孩子们非常听话,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招新人成本很低,但我们为什么没有那样做呢?还不是因为惦记老同行!”

他告诉我,在中国,光凭写字的本事是可以吃饭的,甚至有机会吃香喝辣,但前提是,“你得识时务、懂事儿、会做人,而不是只会做你自己”,“否则你会因为写字而饿死,甚至进监狱。只有这两个选项,你随便挑一个吧”

他奉劝我:“没事别在网上讨论社会问题,尤其是沾政治的话题,否则你肯定在中国找不到工作。你说的什么所有人都能看到。想招人的老板不会希望招来一个只会惹麻烦的员工”。

—— 第二个片段 ——

“我现在只想赶紧凑够买房的钱,娶个拿得出手的老婆,过上无忧无虑的下半生”,他说。

您现在的女朋友已经很不错了,又漂亮又有本事,我说。

“麻烦就在这儿了。正因为她自己太有本事,如果我的地位不能压过她的话,将来肯定会受气。她现在已经看不上我的工作了”,他说。

你们也算是官媒了吧,官媒都很有钱的,这个我懂。

“问题是她也在官媒啊,而且还是领导的红人,我不能仅仅追求和她平等,这样她不会尊重我。我需要进国社,不是薪水的问题,而是地位,我需要看到她在和朋友介绍我的时候那种溢于言表的兴奋”,他说。

兴奋?

“是啊,我在美国的同学也是她的熟人,现在就在国社,还是个小领导,她在给别人介绍我那同学的时候就是这种兴奋的表情。我跟她三年多了,三年,从来没享受过她这样的表情,就像换了辆宝马拍照上传朋友圈时的表情,就像那荣耀是她自己的。我要把这份荣誉拿出来,它应该属于我”。

我不觉得国社是荣耀,抱歉我说话比较直白。

“我也不觉得啊,可女朋友觉得是,社会上几乎所有你认识的人都觉得是,那就必需是。你的荣耀从哪儿来?就是从他们身上啊,他们的价值观决定了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自己早就不存在了。”

—— 第三个片段 ——

“我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是写作?还是特么的表演,表演给领导看吗?你看啊我在工作,结果呢,什么也发不出来”,他说,“这次一共三篇,被删掉了两篇,有谱的人几乎快没了”。

审查标准是模糊的,越模糊空间越窄,问题在于审查本身。它不应该存在。

“谁说不是呢?问题是这事越来越恶化,在以前,红线还算相对清楚一些,哪些能说哪些不能,基本大家心知肚明,现在可倒好,尼玛没人愿意担责任,整个就是个踢皮球运动。底下送上去的稿子周刊自己不敢批,送到新华社审,新华社也拿不准,再送去外交部审,外交部不理让新华社自己决定,然后新华社说周刊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前后一个多礼拜过去了,热点也特么过去了,直到现在稿子还在那儿搁着,没人敢拿主意!”

这个……好像很夸张的样子。

“一点都不夸张,这就是我们的现实,我们的几乎全部生活。忙得要死要活,你却根本看不见稿子出版,我问领导怎么办?领导说,接着踢呗,再踢一轮儿,继续审”。

好可怕。我看过您的作品,很中肯的观点,观察比较全面,这样的稿子发不出来是非常可惜的。

“不止我,所有人都遭遇这样的事。我们现在就像是一场大型闹剧里的木偶,明知道是闹剧,但跑不掉,连嘲笑都不敢发出声音,还要被线牵着,被迫表演,被逼着把这场闹剧做得更大”。

我是说,您可以选择给海外媒体投稿。本着不糟践东西的原则,至少……

他笑了,“要么说你是老外么,你们外国人不懂中国规矩。你拿着中国媒体的薪水,去给外国媒体投稿,这叫吃饭砸锅。你也许可以说用匿名或者化名,但那有什么意义吗?不仅没人知道是你写的,并且万一有人知道了,你这边的饭碗就砸了,甚至今后都没可能再在中国找到下一个像样的饭碗。为了一篇稿子,不值得搭进去下半辈子。是吧?”

他沉默了。过了好久忽然说,“你知道有什么心理测试能判断一个人的忍耐力吗?”

—— 第四个片段 —— 

“要严打了你听说没?我刚看完那篇要管制 VPN 的报道,我的 SS 就上不去了。噩梦一样”,她问我。

不是一直在喊严打吗,今后只会更严。话说你们是做国际新闻的,单位应该给配 VPN 或其他翻墙工具才对啊,这不是基本工作需要吗?

“才不会,从来不给VPN,更没人敢问这事。他们不承认这是工作需要,虽然也不管大家是不是翻墙,如今选题卡得越来越紧了,与中国无关的一切话题都不让说,但问题在于,与中国有没有关系是领导说了算的,他们拍一个选题出来才不会在乎你是不是能翻墙查找相关资讯”。

大家互相帮忙吧,肯定有懂技术的同事。

“有是有,只能平时修电脑用,翻墙这种事大家都是你知我知,没人会谈论这个话题。你也不可能知道身边哪个人是领导的心腹,哪个是打小报告的积极分子。没错翻墙无罪、是工作需要,但那是平时,万一哪天你得罪了领导,却又不能就事论事地批评你,翻墙这种小辫子就派上用场了”。

这,活得也太惊心动魄了吧。

“谁说不是呢,不止我们单位,整个社会都是如此。人们其实什么都懂,心知肚明,但没人告诉你,没人肯和你交流那些你感兴趣的事,虽然他们都感兴趣。就整天这么大眼瞪小眼的,装模作样的混日子”。

为什么信任我呢?

“你是老外呗,哈哈,你不存在于能影响到我的任何一个利益链上”,她说。

—— 第五个片段 ——

“我真的很羡慕你们,能做到解构一个主题,如今这年头太不容易了”,他说。

他是从网络媒体转行到纸媒的,这一路径与绝大多数同行相反。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他的回答很令人惊讶:“为了能思考。网络媒体以浅薄为宗旨,以扯淡为原则,根本容不下任何思考。我们这种欧洲派是追求深度的,完全受不了那些胡说八道。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纸媒相对好一些吧,能把话题挖深一些?

“我曾经也是这么认为的。但现在终于明白了,我赶上的是网络媒体国家化,如今肤浅是中国所有媒体的生存之需,不管传统还是互联网,装傻都是基本功。也就是说,没多少人是真的傻,至少我周围是如此,大家只是不说,领导的要求永远第一位。当然,慢慢就变得真傻了,就像在井底呆上几年的青蛙会变成灰色”。

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挖得越深死得越快。想太多是个臭毛病,是致命的癌瘤,不仅会让领导发现你具有威胁性,开始琢磨怎么能让你变傻一点,并且还会引起周围同事的嫉妒,出风头在中国从来不是个好主意。”

领导喜欢浅薄的东西?

“他们不会这么说。比如我上次送去的稿子,被毙了。原因既不是选题,也不是观点,而是……几位审稿人都说看不懂!他们还把我教训了一顿,说我写得东西太学术,应该写老百姓能看懂的东西,要亲民!老百姓能看懂还珠格格,你找琼瑶去啊,雇我干嘛?”

哈哈,是审稿人水平太低了吧。

“是啊,他们自己看不懂就觉得读者看不懂。这是一贯的,不是我或某几个人的遭遇。这就是为什么你从外面看上去整个中文内容市场都是浅薄愚蠢的。因为不蠢的都死了”……

被迫装傻。

“每次开选题会都是,要么不做深度,要么做了就预感会被毙,要么就干脆约专家写篇稿子完事得了。但是如果只约稿不写,绩效又上不去。很尴尬。所以后来我跟另一个有谱的同事说,要不咱们就不做时政了好不,做点科技解解闷。”

专家写的他们不挑毛病?

“基本不挑,作者的名字、知名度就是正确性指标啊,但文章里也必需不能有犯忌的东西,当然,如今那些专家也写不出什么犯忌的东西了,都被折腾得非常老实了。就像我们这儿,原先有几位蛮有脑子的,如今全傻掉了,或者说装傻的本事炉火纯青了。一种潜移默化的退化”。

市场生态也是问题。就像冯小刚说的垃圾观众,垃圾作品获得了市场好评,点击量傲人,你就很难辩驳说深度是有价值的。

“说实话,我回国这些年写的东西加在一块的价值都不如我们当年在英国留学时宿舍里的一场侃大山,那是真的能思考的地方。我呆过的唯一能思考的地方。所以我说羡慕你们,至少你们还能不在乎市场,没有傻逼审查员盯着,能根据自己的知识见识去写自己想写的东西”。

我们现在只能做到写出来,嗯,你知道,我们没资金,没有贵刊那种颇具竞争力的稿酬。

“哈哈,我好像能平衡一点了。只是一点”,他说。

纸媒创新绝不能变成网媒的外挂。虽然互联网时代有时代标志性思维方式,保存水准和深度依旧是纸媒的责任。纸媒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变成奢侈品、藏品,将是高阶层人士享用的东西,你们更应该有这个意识。

“是啊,我现在只能偷着练笔,做贼一样”。

你觉得审查员所说的“亲民”,是不是来自习近平的主张,所谓“走转改”?和那个有关吗?

“别,你知道,我不能说这个。I cannot, dude, let’s get off the topic”.

—— 第六个片段 ——

“今天我们发了个手抄名单要求清除余毒共有两百多人……从薄到孙、从国级到地方、从大佬到小秘,全都在列。要求清理网上所有有关的字眼”。

当年苏联秘密警察首脑内政部长贝利亚被撤职并受到处决,关于他的一切资料、那些正面描述他的条目,全部被编纂百科全书的机构删除了,仿佛苏联的历史上不存在这个人。

“邪门事儿越来越多,前些日子每人给发了一份打印文档,你猜不到是什么。是 Steve Bannon 的讲话!还是中英双语的,要大家深刻学习班农同志的思想。还说不要看外国媒体胡说八道……”

这个,好像不合逻辑。

“遍地都是不合逻辑的事。以前开会只有党员参加,现在基本都是扩大会议,把非党员也全拉进来,一起学习……风向非常诡异,你只能感觉到诡异,不敢说也说不清为什么“。

”最近我们单位很红很专的那群人报的选题也越来越有意思了,脸书那事闹的 ,数据极权这种东西终于要名正言顺出现在党媒上了,真是太好笑了,让一帮为极权叫好的孩子做一个关于极权的选题,这是有多荒谬”。

想必也做不到数字极权的深度。

“肯定的。我们这儿多数选题都是内容为导向,思维还停留在几个世纪之前,有些甚至是十几个世纪之前,一点不夸张。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就事论事,未来几期依然就同一个选题就事论事,毫无新意。这种杂志是没人看的,可以白送你订外卖时垫桌子用,但我们必需这么做,否则就没饭吃。我们就是纳税人养着的宠物,纳税人被迫养的”。

听起来蛮清闲的。

“闲得快死了好吧。我现在60%的工作时间就是看外媒专栏,等下班。然后听着领导叨念,什么要进一步弘扬主旋律、要重点针对西方主流人群宣扬我们的价值观……我们的价值观就是闭着眼听领导的指挥,你好意思宣扬吗?”

哈哈,反美意识形态。

“你知道贸易战最热那几天我们这儿的党员们有多兴奋吗?他们和他们的领导一样,巴不得打起来呢,这样对操纵国民主义更有利,他们拟的文章标题跟毛左网站几乎看不出区别了,糊了满脸的鸡血……可悲的是那群非党员也跟着糊鸡血,贸易战对中国人权的好处是什么?会有多大影响呢?毛儿影响都没有,除了让那些民族主义者的肾上腺素爆一下表”。

我以为你不会说这些。

“我不知道。遍地都是坑的时候你反而不怎么害怕了,早晚都会栽进去,爱谁谁吧,这就是我现在的样子。以前我们单位搞的自我批评仅仅限于口头,现在要落实到笔下,每个人都要写,要定时上交,要检讨自己今天有没有不忠于党的心思……万一今后搞运动了呢,这些东西就是铁证啊,自己证明自己有罪!……很有压力,一个人要是不写,其他人都写了,那这个人就亚历山大了,你懂的。非常可怕。我已经想换工作了”。

可以考虑外媒。

“没戏。你以为外媒就自由了?今天我们在组织听习的讲话,我偷着刷推,结果发现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等大牌媒体的驻华记者也在看习的讲话!哈哈哈,他们就是通过央视的习讲话了解中国的吗?这是有多傻!……他们一点用都没有,对中国老百姓来说,他们只是把中国当成了选题,就像我们单位把美国当成选题那样,没任何区别。这些外媒什么都解决不了,恐怕对解决问题也没什么兴趣。北京在坐享封闭的红利,而老百姓拿外媒当神仙,拿我们当傻逼。将来要是民主了?我们可能会被……你说,会吗?”

我不知道。
88
分享 2019-11-10

49 个评论

hiyoall 已停用 ?
已隐藏
我不会像你这么乐观。
文中第五段提到过的记者,在英国留过学的,估计是90后。但他说了,所有不蠢的人,最后都会学会装傻。
而在我看来,装傻装久了,会变成真傻,二十年都做傀儡,到时候肯定会忘了怎么写好报道了。

第二段也讲了一个媒体人的堕落。媒体人不是神仙,要吃饭花钱,要娶妻买房,想要赚钱,必须出卖自己灵魂。而这种出卖灵魂的事情,做了几遍,就永远停不下来了。这种人永远会是毫无良心的记者。就算记者一人不需要钱,他父母呢?女朋友呢?是整个社会价值观逼得人堕落。

而且中国一代人里,已经不存在“舆论开放的那一天”了。庆丰帝至少还要干十年以上,从上台以来,只有收紧没有放松的。指望媒体业复兴,那是下代人的事情了。
所以中国有句老话,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在中国这种环境下,搞文字工作的“知识分子”就是得说假话。就是当年老毛文革的时候,理工科搞军工也是吃香的,搞文字工作的知识分子斗的最凶。。。要么就跟葱友学,移民海外,想怎么骂中共怎么骂中共。
话是这么说,文革前那些回国的华人科学家,全都是学数理化的,下场如何悲惨,不必多说。
相反的,像是金庸这种学文的,就知道呆在香港不挪窝。
我当时还在QQ的时候,有群友就发了十年前和十年后,关于警察反恐的报道(就是大概今年七八月的那场反恐演习)。

十年前,写那篇反恐新闻报道的人,还公开批评了警察不应该拿讨工资的农民工做演习对象(不知道这篇新闻报道还有没有了)
十年后,同样是警察拿拿农民工做演习对象,已经没有批评的声音了,全是无脑赞扬,毫无新意

现在的大陆媒体已经全是复读机了,朝廷说什么,就报道什么,一切跟着朝廷意思走就对了。
实在要补版面的,也只能从社区小事下手了

还有关于我个人方面:学英语是不可能的,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的。我宁可多看点其他立场的墙外中文媒体,也不看墙内中共喉舌。
hiyoall 已停用 ? 回复 anonymousLiu
已隐藏
那些早期回国的科学家在政治上太幼稚,对共产党缺乏基本的认识,在中国就老老实实闷声发大财,不要乱说话乱站队。现在很多的人拿了外国护照再回大陆赚钱,情况不对肯定第一时间跑路。
一个连真相、事实都不登的报纸比厕所纸都不如,还要强迫十几亿人去看这样的垃圾。这些媒体人确实不是实际的作恶者,他们是被作恶者。
央视的主持人都开始往网红发展了,还有骂街式的外交团队,已经无可救药了
媒体人也有梦想,只不过被体制挽杀了……对此,目前我们无能为力,只希望有人始终还能遵从内心的底线,也希望能有言论自由百家争鸣那一刻
挺真实的,但也不新鲜。
新闻工作者被限制是一方面,
但更令人担心的是不少有两把刷子的,还真都去了中宣部。
想指望 笔杆子能发挥功效,先得能有枪杆子捍卫他们。
中宣部都是饭桶,那种体制下怎么可能会有人才?无需畏惧。
中国洗脑,靠的是墙+删帖+五毛军团,不是中宣部的文案。没了暴力垄断的帮助,中宣部有多弱,看看中国的大外宣就知道了,一年形象比一年差。
哈哈,我理解你说的。
但他们抓的就是意识形态,不用负责文章写的或宣传的多漂亮。
说白了,他们宁愿在那用废了,也不给你用。
确实,国外也是比较青睐把数理化学好的人,学理科的永远比学文科的好肉翻。
当年自投罗网的文青也不是没有啊,譬如老舍。
中国都是什么头部主播,什么转化率,什么日活月活。我不是说美国没有KPI,恰恰相反,这些都是美国传过来的玩意。问题是言论管制下,这些东西全都变味,强者越来越强。
问:中国混的最好的媒体是什么媒体?
答:大纪元,明镜新闻网,郭媒体,文昭
墙内人就看着这些垃圾媒体信息生活工作炒股自娱自乐,甚至不知道自己被自己的媒体要赚钱而鼓吹的民族主义蛊惑,无端端跟异族人干起来了,还说是别人先动手的
你接替懦夫斯基来当品葱第一管理员吧?
918和卢沟桥不就这么来的
国内绝大部分的评测都是吃肠的,但是也有个别的。汽车评测的38号,摩托评测的小丙等等。剩下的都是那些拿钱念公关稿,报参数的。国外就一定刚好么?不见得,我看台湾,日本等等的评测,不知道是不是水平的问题,也大多是报参数。也不知道是不是拿钱了。
这是技术性的媒体,又不触犯红线。你卖个车,习肯定不关心你。中国低智的是社会民主政治方面的媒体。
即使不设计红线的产业也都是各种的垃圾。各种的充值评测都有人捧臭脚,媒体整体都烂了。
你说的“等待舆论放开的那一天”正是我悲观的原因。曾经我也觉得中国思想比较自由了,没想到几年就倒回去了。下次舆论放开了,你怎么确定不会再很快倒回去?大陆有的是清醒的人,但是自由都是靠施舍,有点压力立刻退回去,开始等待。
hiyoall 已停用 ? 回复 bushiwumao
已隐藏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外宣九层妖塔

https://i.imgur.com/mH67SYC.png
不最近有一个香港人自媒体很强最新开得叫王剑建议你们看看
墙内什么货没有假,假新闻的成本更低利率更大,只是老兄你不在体制内
墙国垃圾媒体经常扯淡“X媒:……”、“据X媒报道”。利用外宣忽悠傻子,或者甩锅给别国媒体来表达煽动
国内绝大部分的评测都是吃肠的,但是也有个别的。汽车评测的38号,摩托评测的小丙等等。剩下的都是那些拿...

小丙为了能在大陆混口饭吃也早就没底线了,称呼台湾为湾湾
小丙为了能在大陆混口饭吃也早就没底线了,称呼台湾为湾湾


是啊,为了混口饭吃,这么低三下四的。但是起码内容还是自己真实测的,不是那些念公关稿的,还是值得一看的。
DiaoGe668SC 新注册用户 回复 jjjjww
墙内什么货没有假,假新闻的成本更低利率更大,只是老兄你不在体制内

中国媒体只能有一种声音!那就是歌颂共产党或者间接歌颂。
学习强国有后门德国网络安全公司Cure53在分析“学习强国”APP后发现,该应用程序存在一种“后门”...


我用的手机和笔记本电脑无一例外用医用胶布将麦克风和摄像头粘得严严实实,另外一个手机打电话。
媒体就是biao子,西方也这么认为。没有大众的动力,那是比biao子还不如,白嫖。有理想?你可以转行,也可以不合作。
 能理解,说真话就会受到威胁,不仅是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

有时候,在这样的环境下,你只能继续装傻好好赚钱,不要有大动作。

反正我已经选择沉默了,努力赚钱努力养家,将来让自己的后代移民,摆脱魔鬼CCP的爪牙。
中国自己民主演变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就像二战时的昭和日本怎么民主演变?墙内高压环境加自己人的围攻加媒体这个宣传通道被控制,怎么演变?大清晚期和民国时的现状都没这样恶劣吧,大清是一个将死的病人,民国中央不像现在这么权利大,真对现在中国政治一点信心没有了,开不了花大可等着种子积蓄力量爆发,可连种子都铲除了还在旁边强行种草,你觉得会长出什么?中国人只要能有一口饭吃别人的死活又有何干?更何况敢发声替他们争取利益的人都蒸发了,几百个日本士兵可以屠杀几十万中国人,刀子到自己头上了都不敢做声,10后,20后只会越来越奴,中国唯一的改革机会就是自上而下来一次,除非有个毛泽东手段闻一多头脑华盛顿胸怀的人上位,中国才可能改变吧,可这样一堆利益既得者里有多大可能会出现这样一位伟人....不,是圣人天才呢?
 墙内媒体工作者要遵守的第一条规则就是“不要踩红线(共产党的利益)”。在这样的媒体环境下,会衍生出“不要踩黄线(大公司的利益)”、”不要踩绿线(党还没让你去抹黑的名人)”等等。如此以往,国内的媒体还能说什么真话?还有些想写的,也会自我审查,通通绕过背后所有深层次的制度问题,把文章写得尽量浅显,搞得这些问题好像都是个体制造的。写楼市的不写地方政府的责任,把罪名都安在地产商头上;写医疗的不写背后的财政问题,出了问题都是怪医生怪患者;写教育的不写社会主义体制洗脑教育的问题,不停地把矛头指向老师、家长、问题学生。
墙内的媒体工作者是党的喉舌,不是老百姓的喉舌,也不是社会的监督者。
当一个国家的媒体工作者、教师、医生都败坏了,这个国家真的没有救了。
媒体姓党,就没有看的必要了,反正负面消息也不会有多少,偶尔放出来几个典型and遮不住了的,刺激一下人们神经,让人们不要变成傻子要不然怎么为赵家人干活呢。
媒体里的这些帮凶,将来也会是遗臭万年的
难怪中国媒体充斥谎言、标题党、煽动、以及效忠。中国媒体根本不能看。
甚至这些媒体现如今也越来越被大陆内部的人所抵制和辱骂
以前在墙内做过娱乐,新闻之类的写手。总结一下吧,就是各种的按套路完全没有任何任何的创新,懂了套路了你就可以量产文章了,然后就可以领狗粮。我当时写文章一天最少出5,6个500字左右的,一般都是9-15个,这么一想质量能好到哪里去??
然后就是没有任何的营养,标题度眼球(标题文字都有供我们这群小编挑选的库了,类似于:震惊了!大逆不道!没王法!),之后第一段抓你眼球,开门见山已经是用烂了的格式。正文说的全是一些没有意义,没有营养的东西不是什么道理,也不是什么理论,而是一些高潮语,甚至有的时候碰上了一些涉及政治的(别多想,就是骂老美的文章)还可以自己编一点骂老美的进去,无中生有?
然后就是娱乐类的,这个我写的最多。不知道台湾那块或者是美国的娱乐新闻怎么样,我本人也没有看过多少,但是我就按照我的感想来说吧。其实格式和上面的新闻类的一样度眼的标题,开门见山的第一段,毕竟写的都是没有营养的文章,根儿就在这儿了。之后扯一堆明星的八卦,没有也要编一些,不太离谱就行。有的时候也会给某位给钱了的明星写一些文章让他热度涨一下。
真的,这样的文章写多了,你整个人的脑袋都会”空“的,就像是行尸走肉,没有意识,没有创新,没有道理,完全按套出牌。毕竟也都是一天量产两百斤,还要什么质量?
是的,学好英文,不被洗脑的最好的方法就是看其它语言的新闻。品葱讨论过很多为什么肉身出国还是粉红,而外交部华姐的推特英文发言全是语病,因为他们基本不看英文读物,要么基本看不懂要么跟不上人家的思维逻辑。中文世界被污染得喘不过气了,只看中文迟早慢性中毒而亡。为了自己,为了未来,学好英文!
那些早期回国的科学家在政治上太幼稚,对共产党缺乏基本的认识,在中国就老老实实闷声发大财,不要乱说话乱...
理科人往往对人性和政治思考很浅,所以容易上当。现在国内粉红群体高度重合的工业党也是一样
中国自己民主演变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就像二战时的昭和日本怎么民主演变?墙内高压环境加自己人的围攻加媒...

万分赞同。中国和俄国是全世界唯二的,既不存在原生的现代政治传统,又没有因为战争而被统治、改造的大国了。从德国、日本这两个国家一遍又一遍的复辟并走向军国化的历史来看,大的农业社会底色的国家靠原生文化滋生现代政治基础实在是不怎么现实的事情
其实墙内媒体不负责,胡乱抄袭,添油加醋等问题,以及最重要的性质——党的喉舌,是从来都是如此的。这不仅是媒体这一个行业的特征,而是中国人不负责任爱说谎的劣根性、以及各行各业法制规范缺失的一个缩影。

只不过当年舆论环境较松,求证比现在来的更容易,所以问题一直被忽略而已。现在中国人的劣根性搭配上中共严厉的言论把控、以及对民族主义的煽动,终于产生了让人不堪入目的效果,天作之合
牆內的所有媒體建議都別看了。
浮誇 造假 抄襲 外宣 錯誤知識。
就算是牆外只要是簡體字的 95%以上是外宣。
呵呵,虽然中国媒体超过一半,甚至八九成都是垃圾,而且这和言论自由无关,不客气的说,台湾(香港不了解,不懂粤语,很少看)虽然有言论自由,但是媒体的垃圾信息也很多。

对了,我预计到要挨踩,没办法,爱说实话。
JulyRain 新注册用户
看任何媒体报导都要带脑子。国内人的逻辑很幼稚, 觉得民主国家也有不实报道,不比中国好。你是真的理解民主么?

民主国家当然有不实报道, 持不同政见的媒体,对同一件事的报道可能完全不一样,甚至彼此攻击, 有无心的也有有意的。 但是正因为如此,才让民众能够了解事情的不同方面, 媒体battle的越厉害, 信息就越透明,黑幕就越难被掩盖。

民主国家国民要习惯critical thinking,从纷繁的信息中, 辨别求证,形成自己的见解和世界观。个人的理解能力不同, 信息接触的全面性不同, 都可能影响自己的结论。但是从大样本来说,最后几亿人的投票, 会比独裁政府自说自话替人民做的决定要靠谱。

中国人似乎觉得民主国家的媒体从业者都应该是圣人, 都应该没有错误, 没有偏见, 才能对得起民主国家的称谓。这是对民主的误解。 每个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偏见和倾向性, 但是一个允许言论自由的国家, 允许几亿人都能发出各自的声音, 经过辩论思考求证纠错,就会凝聚成主流看法,而不是寄希望于某个个人, 某个节目,某个电视台提供上帝视角, 提供绝对正确的观点。 

所以国内所说的乱, 正是民主的本质, 就是乱中求同, 如同流水,激扬碰撞, 洗涤污垢, 而不是集权国家的一言堂, 腐水一潭,藏污纳垢。
>> 问:中国混的最好的媒体是什么媒体?答:大纪元,明镜新闻网,郭媒体,文昭


明镜是大外宣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