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成立一个基于匿名方式投票的网络民选政府?

      几年前,俺就在博客里讨论过,基于类Quora/知乎问答投票社区,由匿名公民选举成立一个线上民选政府的设想。
      本文较长,不喜看长文的读者可只看 ★前言 和 文章末尾的 ★ 释疑问答 即可。

★前言
      大陆的维权、异议、民主运动之所以失败。一大原因在于: 朝廷利用无所不在的监控,将抗争群体原子化,分而治之。
      只要你在现实中举行维权、异议、民主运动。轻则被拘留,生活处处受阻;重则心理,生理被折磨,牢狱之灾,家人连坐;终极肉体人身消灭,名誉上被搞臭,永世不得翻身。
      现实中,在大陆越维权,越搞民主运动,反贼越少,火种逐渐被扑灭。
      零八宪章的众多参与者,特别是刘晓波,俺非常敬佩。但不得不理性(甚至有点残酷)地说,这是一个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的运动。
      企图行改良主义,希冀反人类及杀戮无数者主动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无异与虎谋皮,痴人说梦。
因八九六四屠杀后,天朝丧失了最后一次和平民主转型的机会,朝廷背负血债太多,断无可能。
      海外华人的民主运动,虽则解决了大陆民主运动的Bug,致命之处在于脱离群众。只能自说自话,小打小闹,朝廷根本不放在眼里。
      匿名投票选举建立网络民选政府的设想,综合了大陆群众运动和海外民运的优劣,试图解决两者的缺点,取两者之长(诸多优点见下文)。
      紧密结合大陆反贼的同时,反贼不会被消灭,风险降低,可以令更多的沉默者有勇气参与。
      大部分沉默者可能没有勇气,上街举个民主的牌子,因为可能没出门半步就被拉清单。但在网上匿名投下,选举华人总统与议员的票,那是大大滴胆子都有。
      议会保持匿名运行的同时,在大陆无家人与利益的华人总统在海外,怎么蹦达都可以。毕竟如今在海外也有不少华人,公开为民主呐喊与彷徨。参与选举并作为线上版华人总统,海外参与活动,不致增加太多额外的风险。
    【紧密联系群众,农村包围城市】是毛腊肉留下的战略精髓,腊肉虽臭,策略还是不错滴。不过这里的"农村" 是线上匿名与海外线下活动结合,“城市”是大陆。
     其实质是【间接路线战略】的核心体现,俺等反贼当灵活用之。

俺把这部分内容抽出来,放在第2个帖子中: 《如何成立一个基于匿名方式投票的网络民选政府?(第二部分)

★ 释疑问答
      诸位肯定有诸多问题,俺先自问自答解答部分疑问。
      1.  问:  品葱注册实行匿名制,如何保证一人一票?
           答:  参考现实登记投票制 & 技术问题用技术解决。
      例
     <1>.  威望 大于N (如N = 1) 或点赞数 大于M (如 M = 5)的用户自动获投票权;
     <2>.  负威望及其他条件用户需自主登记,限时无管理员反对即获投票权。有管理员反对,用户可继续上诉至选举法庭,由选举法庭裁决。
     <3>.  五毛,网评员无投票权。
     <4>.  三无(无发言,无评论,无点赞)用户无投票权。
     <5>.  注册帐号时为大陆IP无投票权(品葱被GFW屏蔽,无法直连,为防网军设此规则,增加网军难度,耗费)。

      2.  问 :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817  帖子 @sicong 提到的匿名论坛的问题怎么解决?
           答: 很难彻底解决,俺提一下认为有效的方法。主要方法参考问答1; 难点在于:单用户故意养多个帐号获得多个有效投票权的问题。在考虑匿名性的情况下,用技术限制。
          <1>.  品葱用户的ip等不会对外公开,也不保存。但是,如果一个用户在限时(比如60分钟内)使用同一个ip 或其他相同的信息切换多个帐号, 则论坛认为其他号是小号,对其他号终身禁止有任何投票权。
          <2>.  如果是因为安全问题,要开小号,则帐号应该有选项: 放弃投票权。用户可选择放弃。
          <3>.  如果因为安全问题,开了小号,但获得了投票权,则认为该用户是故意获取投票权。被识别出来后,应标识该用户作弊,以让其他用户警惕该帐号投票行为,并作其他处罚。
      这个确实难把握。 并且很容易引起争议,以上3点仅供启发,并不一定按照如此实现,俺尚觉得上述3点还有漏洞。
      但是不是因为这个难实现,所以就不要投票捏? 俺觉得,大可不必因噎废食,先实现投票机制。按照问答1 中的方法就可以解决大部分作弊行为。待实现过程中,发现问题,再针对性解决。

      3.  问:   就假设按<1>实行吧,假如有用户攒威望,精心养小号,有多个有效帐号,怎么办?
          答 :   有小号不一定是为了故意获取投票权,可能是安全原因。这个不处理。
      如果是养小号并且获取到投票权,在没有其他用户识别出来下,那就是他的本事 XD,这是匿名性必须付出的代价;如果被用户识别出来,须对其严惩(即使身为管理员)。

      4.  问:    如何防止五毛,网军渗透获得提名、成为正式候选人乃至总统职位?
           答:   五毛,普通网军在智慧的葱油面前,应该很难过得了成为正式候选人这一关;
      对于高级自干五,高级隐藏五毛“专家”。即使在民主制度如此完善的美帝,不还有推崇社会主义的议员,舔共的议员,舔共的拜登,乃至奥巴马嘛。
      一个完善的民主制度本身,就是为了防止即使恶人、野心家窃取了国家权力,总统职位,也难于作恶。同时允许少数人发声,防止多数人的暴政。
     参考现有的民主制度,完善本选举制度,建立分权制衡...

      5.  问:    自干五有投票权吗?假设如胡锡进之流可以参与选举乃至竞选吗?
           答:    有。当然可以了。你要是衷心拥护中共,你想作为候选人参与竞选都可以,就看线上投票的公民支不支持你了。

      6.  问:    候选人竞选需要辩论,品葱这种类Quora/知乎的问答社区是不是特别适合?
           答:    是滴,简直是吼啊。在匿名制与安全性限制下,排除掉传统的电视辩论、平面媒体辩论外,这种问答社区氛围是非常适合滴。还可以制造加速主义话题,新闻热点。
      在"前所未有",大陆屁民连选票都没见过的情况下,大陆/华人竟然有【线上】总统竞选辩论,这应该是爆炸的新闻热点了吧。墙内粉红自干五也会大肆偷窥、眼馋、乃至被反洗脑一番。

      7.  问:    从安全性考虑,普通投票葱油只需要投一票,风险不大。但是,参与竞选的候选人必须是什么条件, 怎么保证安全,降低风险?
           答:
       <1>   如果是议员竞选(建议只在品葱数十万用户时才考虑议会),候选人不需要额外考虑,像平时一样做好匿名即可;
       <2>   如果是前面一两届总统候选人,不需要线下活动时,也不需作太多考虑;
       <3>   后续线上的总统选举成功后,影响越来越大,必然需要出席现实活动,与西方社会、政界交流沟通等。
      为此,必须要求: 参与选举的观点是反党追求民主的总统候选人必须身在海外,有海外身份,并且家人不在大陆,与大陆没有利益关联。后续选举观点反党,又人身或者有家人、利益在国内。不是傻,就是假反党,假民主人士。应通过制度设计防止此类人的两面三刀。
      线上版华人的总统选举,就是为未来大陆的民主选举提供经验,勿再重蹈袁世凯覆辙。郭文贵之流为此类。

      8.  问: 如果葱油们没有讨论出结果,没有付诸实践,是不是这个设想就搁浅了?
           答: 俺对此持谨慎的乐观主义。
      按照目前香港抗争的发展,五大诉求,朝廷不会答应余下的诉求,那是要了朝廷的老命滴。即使答应,也是假答应,假承诺。如此,香港市民想获得民主自由的终极诉求与朝廷想要彻底控制香港的欲望不可调和,终会再次爆发。即使这次被平息,下次会更惨烈。解决此矛盾的关键只能是推倒朝廷。
      另外,照品葱目前的社区氛围发展趋势、海内外华人对民主自由的渴望、对线上民主选举实践的萌芽尝试会一直滋生,成长。
      这可不是俺瞎说滴,有贴为证。
      葱油的一些帖子: 《从议会想到的,让我们把扮家家再往前推一步》 
                             《新品葱是否有可能开启问卷或投票功能?
                             《希望网站提供投票功能》 
                             《如果今天民主了,小粉红投票甚至暴力支持共产党怎么办?》 
      萌芽的种子一旦播下,岂会因一片森林的倒下而停止?更何惧风暴的肆虐而萎靡?
      新品葱没有去实践,也会有第三品葱,第四品葱,终有反贼愿意去尝试,去实践。第一粒种子,俺且在此播下。

      9.  问: 假设就选出了一个野心家做总统,又建立了基金会,现在这位野心家欲利用总统职权,打算挪用基金会的钱中饱私囊,如何防止?
           答: 在制度设计上予以考虑。基金会参考如今非常成熟的开源软件基金会。两者暂不展开。

      10. 问:  用点赞代替投票不好吗? 为啥要再搞一个投票机制?
            答: 点赞与投票有很大的区别。
          <1>. 点赞是同一议题,可对多个人点赞。 而投票限制一人对同一议题只有一票,只能投一次;
          <2>. 投票采用匿名计票机制,任何用户不知道其他用户的投票意向,防止从众心理影响;
          <3>. 基于点赞与投票的行为,人的决策机制是不一样的;
     【大部分人】的点赞行为决策来自“系统1”,而投票行为的决策更多来自“系统2”。在博文《为什么独立思考这么难?——谈谈心理学的成因,并分享俺的经验》详细谈到了"系统1"与"系统2"的区别,感兴趣的读者去看看。
      系统1处理的问题比如:
            人脸识别、表情识别;
            看到某些动物(比如:蛇、蜘蛛、蜈蚣)并感到恐惧或厌恶;
            听到某首(你熟悉的)乐曲,立即想到名称;
            当你(熟练地)骑自行车或开车时,面对突然出现的障碍物,会立即作出反应;
            ......

      以下是“系统1” 无法做到而必须交给“系统2”的:
            复杂四则运算;
            逻辑推理;
            打游戏(尤其你不熟悉的游戏);
            面试时,回答主考官的问题(尤其是碰到刁钻的主考官);
            理解学术论文(尤其是深奥难懂的那种);
            ......
      简单来说,“系统1”趋向于无意识,而“系统2”趋向于需要深入思考作决策。为什么说大部分人的点赞行为决策来自“系统1”捏? 而投票行为的决策更多来自“系统2”?
      因为你可能看到某个议题的前几个回答觉得不错,顺手就点了赞,这里大部分人都是不经思考就做了决策。而如果你手中只有一次的投票,恐怕你会花上几天,看各位候选人的回答,再仔细考虑要把票投给谁。你应该不会考虑几天或者一上午,再把点赞给谁,尽管不排除有这样的用户,但极少。因为“系统2”具有严重的【惰性】。
      采用投票机制,是从物理上强制你尽量采用系统2进行决策。
      这里,俺不排除,【部分人】对于【部分】议题的点赞行为也是经过了深度思考。但你无法保证,对于同一个议题,大部分人都经过深度思考,再作出了点赞的行为。 投票就是这样一种机制: 暗示了这是一个严肃的议题,从外部条件的限制就让大部分人做出趋向于深度思考的决策。

     11.  问: 要是站务不同意开发投票功能,那不就没得搞了吗?
           答: 这个设想本来就是发出来给有志之士参考,不急在一时。新品葱搞不了,以后第三品葱,第四品葱很可能也会有人搞滴。有志于“非暴力革命”的同学们,需要“足够多的技巧、足够多的耐心、足够多的筹备”,胜算才会变大滴。

     12.  问: 这样与海外民运组织提倡的建立海外流亡政府有什么区别?
           答: <1>. 民主运动本身,必定是要紧密结合群众运动,充分代表民意才有壮大发展的希望。华人的民主运动更是如此。(“民运”提倡的)建立海外流亡政府,跟古代流寇占山为王,自封名号没啥多大区别。如今在海外,自封名号各种主席的民运人士和组织不少,在共匪眼里,大部分根本不屑一顾。谁要是愿意,海外搞几张椅子,作个chairman, 封个宇宙总统也是可以的。
       <2>. 海外建立线下复杂的流亡政府,人数众多,除了容易导致党同伐异外,经费资金来源也是一大问题。总不能期望哪个发善心的富豪自愿掏钱搞一个吧,这可是比风口上的猪会飞还要不现实。

      13.  问: 那你的意思就是反对海外民运组织提倡的建立海外流亡政府的设想咯?
            答 : 俺不反对。但如 回答11 所说,难度太大,不易成功,收效甚微,远离群众。
      正如香港抗争者所言,从来都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真要是有志之士有决心甚至真建立了海外民主流亡政府,不搞党同伐异、小圈子、谋权钱,俺也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尽微薄之力。

      14.  问: 香港“反送中”抗争,全靠“Be water”, "无大台"的策略得以顽强坚持到现在。 俺们建立一个网络民选政府,在海外还有一个民选总统,可能还有几个机构人员在活动,是不是不太适合? 
            答: 两者的抗争现实与困境完全不同,切不可生搬硬套。 展开讲很长,仅简述几点。
         <1>.    香港的“反送中”抗争策略如此,是因为吸取了14年“占中”运动失败的教训。况且香港社会拥有大陆所没有的(至少还有部分,尽管也快消失了的)新闻,言论,集会自由及运动经验;公民有浓厚的民主与自由价值观熏陶;政府监控没有至大陆如此疯狂的地步,自然可以在线下以肉身进行“Be water”、“无大台”的运动策略。
         <2>.   大陆现况如何,想必各位反贼明了。 哥们别看只想出门撸个串,警察看你不爽就拉清单。
         <3>.   每个反贼线上匿名,网络民主选举总统及议会,恰好就是“Be water”的体现,似水无形,藏于市井,可奈我何?
     身在海外的民选总统及少量的机构和人员,恰好发挥“大台”的优势,集中宣传打击敌人。即使总统“大台”被朝廷攻破,既然是公民投票选上来,那就让他滚下去。换一个上来,把机构人员重组一下,又是生机勃勃,朝廷又奈我何?

★ 后记
      香港的废青这么拼命,大陆的反贼亟待努力。俺最后以《双城记》的开场白与各位志士同仁,反贼废青共勉: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这是智慧的年代,也是愚蠢的年代;
        这是信仰的时期,也是怀疑的时期;
        这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失望的冬天。
        大伙儿面前应有尽有,大伙儿面前一无所有;
        大伙儿正在直登天堂;大伙儿正在直落地狱。

欢迎阅读:
    《为什么独立思考这么难?——谈谈心理学的成因,并分享俺的经验
    《“对抗专制、捍卫自由”的 N 种技术力量
    《谈革命系列
30
分享 2019-11-19

48 个评论

???这个是本尊?
明显是cosplay啦,以前旧品葱就有个特意模仿的cosplay
挺好的,大家都来cosplay,就有千千万万个编程随想了,不但保护了他本人,还传播了一种思想(跑题了似乎……
感觉先要制定线上版模拟宪法
有自己的想法,为什么要冒葱别人?
建议品葱管理员参考
一定要实行「规则代码化」
凡是讨论出来决定的规则,通通都要代码化
     答葱油们的疑惑:
1.  注意俺的头像,与随想的头像是不同的。俺故意用繁体作为名称。
2.  随想的文风非常有特点,为了防止社工,俺也是为了防止社工。比如,随想在【原创】博文中非常喜欢用“朝廷”这个词,而从来不用“共匪”这个词(对,一次也没有用过)。
3.  华人若有千千万万个随想,当更有希望矣。
@編程隨想 之前有人 @妙禅师傅 还要要设计一套民主系统

目前现在品葱还是属于元老院体系
是我,我改名了
这篇文章已经收藏,正在仔细思考

更早的一个回答本来还想仔细说「金融革命」
结果写文越写越长(现在还再写)
个人认为网络政府需要资金来源才能维持下去
金融是通过网络最来钱也最能收拾共匪的方式
打算过段时间整理好再发个文好了
文章很有意思,哈哈哈,确实可以尝试搞搞。:)
太彻头彻尾了吧
论品葱如何在能强悍抵御五毛粉红的破坏,渗透的同时,由元老院制度向民主化过度
民主制度,論壇電視台,類似的想法都很好,但是需要資金來支撐,不然很難做下去
编程随想似乎并没有在官方网站上写明这是不是ta本人呢。
不过按照现今情况,是不是ta本人也已经没有关系了,毕竟编程随想就像是V和Zero一样的匿名性标志,或者说,ta代表的是一种精神。
看起來挺不錯,真的搞起來的話可以讓品蔥不只是海外知乎,就看有沒有大佬們想嘗試
如果要办论坛电视台肯定是最烧钱的
已删除
我覺得不行,我結論是真正想對抗中共只能用更極端的方式
完全不能讓親共派有地方站
就算沒投票權,網評員一樣能當搞屎棍,以數量把聲音覆蓋,把群體搞垮
這是我認為的香港兩登與台灣PTT的區別
香港像兩登其實已經不是反共,而是反中情緒是很極端,非常種族主義的
PTT就這點雖然也差不多,但差別在於親共派有說話立場
而兩登是完全沒有,一說出來就屌你老母
PTT五毛能不斷洗別人是覺青,但兩登你不太可能看到廢青二字
你敢說你就是五毛、BLOCK,然後永久狙擊
兩登只會對支持民主、反共的大陸人表達出善意
而PTT會出現政治歸政治,不要帶到其他領域等言論
結果是兩登雖然充斥種族主義言論,但五毛只能用滲透的方式,以謠言、分化等行為去完成任務,雖然現在也有被侵蝕的跡像,但速度慢很多,成效很低,在運動持續好幾個月的情況下還能維持一段時間
而PTT則幾乎完全成了五毛巢穴,沒甚麼大事發生就已經廢了一大半,隨便一個版都能看到幾十個海外IP在說些弱智言論
台灣就是在完全民意基礎下,都能搞成這樣,何況是勢單力薄的大陸人,這種機制過於理想
在完全排斥親共立場後,選以甚麼方式進行運動,這種做法比較現實
需要禁止這類可能誤導網友的模仿名人行為
高仿编程随想,感觉这样不太好。。。
想法美好,但提出的需求本身就互相矛盾了。

投票权意味着身份识别。否则人工智能机器人大军会教您明白什么叫一人一亿票。

另,若匿名,A地区的人就可以“代表B地区”行使治理权了,为了防止这种情况,您这个先进系统,还得加上一定程度的身份识别,,,其他我不列举了。


总之:匿名和一人一票是冲突的,和住民自决更是严重冲突。

题主未能模仿到编程随想一丝一毫的智慧,这很遗憾。
请注意看说明,俺没有说举行选举【一定】要开办论坛电视台,俺说的是:当形成【组织化】并且【有能力】(包括有资金和人力),这是非常远的事情,不是现在必须考虑的。
这位网友,您好,俺非常惊讶于您怎么会得出如此骇人的想法。

1. 假设您是海外华人,在民主社会的薰陶竟然没有让您有民主社会的言论自由、人权价值观。照您的论调,是不是如果推特上有网友模仿川普的姓名,也要禁止呢?
假如有人在中国,跟习近平同名同姓是不是也要把他投入监狱呢?有人在本论坛模仿习近平,温家宝,江泽民...等等,是不是也要禁止一下?
毕竟照您的说法,这可是模仿名人行为啊。
2. 在民主社会,想必您也知道,民主社会生活的原则之一:法无禁止即可行。
3. 如果您是从中国大陆出来的,俺不奇怪,毕竟大多数人不管出来多久,骨子里还是带着中共的暴政思维。
4. 不要反对恶魔,让自己也逐渐沦为了恶魔。您这与朝廷对待维吾尔人的方法有什么区别呢?
朝廷的思维:虽然你现在没有违法,但因为你是维吾尔人,将来总是要犯罪的,所以先把你送进集中营,好好教育一下。
你的思维: 虽然你现在没有误导网友,但你将来总是要误导网友的,需要禁止一下。
5. 俺已经作了非常明显的区别,不要把别人想得那么弱智。
6. 如果你是随想的老读者,应该清楚,随想不会在其他论坛出现的。肯定也会有网友告诉随想,去询问随想的。我觉得您还是放下心来。
您好,针对您的说法,俺简单举一个策略: 例如,注册半年之后,必须有发言或评论,有威望,被点赞到一定程度,才有投票权,请仔细考虑会发生什么。其他葱油也思考一下会发生什么,假如你是网军。候选人可以从管理员中挑选...等等。
照您的说法,如果在品葱,有效用户中反贼占大多数的情况下,都无法进行选举。试想,那未来中国,就是无法举行民主选举了,因为大家没有资格呵。
强烈支持这位朋友。实施论坛民主化管理,以至于进行民主选举,也是我本人的一个一直以来的构想。这位朋友比我想得更多更细致,有可操作的步骤。楼上的诸位冷气军师,如果有更好的方案可以提出,但只泼人冷水却又没有建设性方案,恐怕只能贻笑大方。

关于这个具体方案,我觉得可以改进的点是,由于我们目前能够活动的只是网上论坛,所以能够有效实施管理的恐怕也只有网上论坛这一片天地。至于牵涉到现实中的政治以及决策,建议先放一放,因为这些现实问题,在没有真正掌握施政权,得到绝大多数国民认可的时候恐怕也只是自说自话,不具备合法性。实际上香港人已经有做过网络群组进行全民议政会的尝试,这样的议政会作为民意调查,可以有一定参考价值,但无法在现实中获得足够的合法性。

我认为可以分几个阶段。第一阶段也是可以做到的是,对于品葱这样的网络论坛进行民主化管理尝试,设立民主选举,政策制定和监督机制。这样的民主实践如果能够良好运作,那么可以培养用户的民主素质,这种素质是可以在现实中同样适用的。

关于我对论坛民主化管理的一些构想,可见:

因近期对管理员投诉急速增长,建议限制普通管理员权限,撤销目前所有超管并实行选举制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7866
当您必须依赖“管理员”来维持这个系统时,这个系统已经远离了您的初衷。仅就原始需求而言,这个设计事实上已经失败。

在线社交媒体的构造,通常有两种思路:一种是中心化设计,例如网站、论坛、频道、群,特点是由站方和管理员制定规则;另一种是去中心化设计,例如推特、长毛象Mastodon、Diaspora*,特点是每个用户自行决定看谁的内容。

投票显然是中心化行为,因为只有一个“权威举办方”。在去中心的世界里,人人皆可发起投票,人人皆可参与别人的投票——也就是说,无人能强迫其他人把自己当成唯一权威。
可以折衷一下,发起投票在有一定威望的情况下就可以,比如说RFC。管理员负责日常管理,可以进行选举产生,站方负责技术功能开发,这样不用改太多目前的论坛运作架构。
强烈支持这位朋友。实施论坛民主化管理,以至于进行民主选举,也是我本人的一个一直以来的构想。这位朋友比...

是滴,在这方面确实需要多一点暖气军师,因为空调开得太大了,冷气从来不缺乏XD.
1.共匪到目前为止尚无倒台的明显迹象,我们即使选出来一个完美的政府,共匪也有足够的能力肉体毁灭。
 
2.一群太监无论什么制度他们照样会选一个皇帝出来;品葱的人数对14亿人口几乎微不足道。

3.政治就是赤裸裸的斗争,既想无风险又想有收获是不可能的。

4.作为一项技术研究试验非常好,匿名可以让人更直观的认识到人性的恶。
你这点控制手段在网军和羊毛党眼里连小儿科都谈不上。
这将是品葱对人类的贡献,也是一个新的未有人尝试的路线。
n民主游戏?政府是干活的,不是几个人选一下就出来的。不拿工资?工资谁出?
先去了解一下普通人生活的辛苦,做几天义工吧。
范松忠 黑名单
IP你知道吗?在我居住国由于网络非常自由,你随便去任何一个手机店都可以拿着展示的手机去注册,还有,自己可以买10张SIM卡?注册N多帐号,一点都不是问题。所以这一点没办法的。还可以借你朋友的手机、电脑,还可以去任何咖啡店,肯德基、麦当劳,都能随便上网。

要不先从品葱和连登比较有名的,威望高的成员开始,也就是把这些优点威望的作为“国会议员”形式,不过这样不能实现真普选。这样也就是功能组别,哈哈哈。

网络政府嘛,也不必,网络区块连政府就好,去中心化的,没有说领袖遇到麻烦了,大家要帮忙,而一般屁民就得不到重视这种。

其次还有一个就是,既然大家,我们内心深处都不承认习杂种政权了,那就和无政府主义者成为了一体。无论世界上哪里的无政府主义者,不都是我们的“手足”吗?

现实中,我们需要的是人人一本难民证,这样可以用于存款开户、旅游工作等等。
這種想法無疑是癡人說夢。
想讓老共放棄政權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打贏他,不僅僅侷限於武力手段。
中共是典型的欺軟怕硬,特別是習近平政權。
也就川普這樣非傳統形態的美國總統能對他產生實質威脅。
搞這種網路公投就和前不久出現的網路共和國一樣,是一種玩票性質的行爲藝術。
現在這個時代,政府與公民力量對比太懸殊。照搬歷史經驗是行不通了。
不如就利用習氏的剛愎自用,讓他自己把他的敵人團結在一起,然後再等關鍵時刻出來推他一把,大事就成了。
连名字都不敢报,还谈什么理想,什么改革,

你想改变中国就要有抛头颅,洒热血。
選舉要的是公開公平公正
網絡和電腦基本上對大部份人來講就是黑箱作業
總不可能要大部份人懂編程(軟件)和電腦工程(硬件)

我連品蔥管理員是誰也不知道
你叫我信任這里?
娛樂性質的投票尚可
影響現實的就算了吧
南方Lollo 新注册用户
對不起,可能是我有點愚昧,請各位見諒。本人不是五毛,且並不反對這種嘗試,但是我有些問題。

這個所謂網上政府它有實際權力嗎?
如果一個政府並沒有實際權力和領土,那這個政府是如何運作的呢?
那如果這個政府真的成立了,那這個政府的意義在何處?
議員以及總統的行政能力分別為什麼?

我對這些事情有點不解,請各位包容。
我以为是要在网络上成立匿名政府,在人人上网的时代就算粉红不知道也会被ccp无意中报道,可以让更多人知道品葱
又有壬提议搞品葱政府罕品葱议会力
令我不禁有端联想之前事哪些壬一直在提议搞这个
匿名,和 确保一人一票,是矛盾的,无法调和,无法实现。
爱沙尼亚
个人身份信息 一个人的所有社会生活 都上区块链
立法、投票、教育、司法、医疗、银行、税务、治安等,都通过数字方式连接到一个平台上,连接全国,也让全民接入。
每个公民从出生领取身份id,就在区块链上有自己对应的信息。
申请贷款时金融机构可以链上查询你的金融信息,
看病的时候医疗机构可以查询你的病历。
政府的业务,除了结婚不能链上办理,其他都可以在线办。
这也就意味着你的全部信息,全都在区块链上有数据可查
看起来是不是和数字集权很像?

但是爱沙尼亚是在欧盟范围内,受史上最严隐私法案GDPR监管的。
说白了所有公民把所有信息交给了政府,政府保证不会侵犯隐私,并且监控个人生活。
怎么承诺做到这一点并让所有公民相信,
才能再谈其他的。

这样可以线上匿名,匿名的保证就是你用你的线上唯一身份ID去投票,
但是技术上保证政府没有权限调取查询你的ID。
就可以做到形式上的匿名,但是不是本质上绝对的匿名。
本质上的匿名无法应用到投票,因为你甚至都不知道这个投票者有没有公民权,
有没有成年,
是不是其他人开的小号。。。。

如果真的本质上绝对匿名,那么其他国家可以通过开一堆虚假的有投票权的身份,来左右一个政府的选举结果。
网络不是法外之地,但是墙外是
基本上走網路是不行了,資安漏洞太多,駭客也太多,網路投票一定會被串改內容,這對於有心人士絕對不是什麼大問題,反之投票結果只會影發更多問題
不如找個無人的荒島或荒地 直接成立一個微國家
只要聚集一小撮人 就可以引起新聞政治事件  當然 這有人身安全問題
可以參考懿德公國
没有任何意义。政府的权力来自于大家遵守规则,一旦全匿名,尤其是网络,那黑客将主宰一切。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9-10
  • 浏览: 9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