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对情绪化表达的一些想法

昨天看到fortable1999的文章《【建议】希望大家发言避免使用调侃性/贬低性的词汇,直接使用原词。》(https://pincong.rocks/article/79),觉得可以说点什么。

情绪化表达,我对它的定义是“在言论中主观地添加喜爱/憎恶的感情”。我曾经被情绪化表达困扰,因为我认为情绪化表达会阻碍我客观地评价一件事情,后来我逐渐可以比较坦然地面对情绪化言论。在此可以跟有同样困扰的朋友分享我的经历,希望有所帮助。

情绪是人的天性,人不可能做到完全无情绪。因此不会有有绝对的客观,只能尽量地减少主观的干扰。

我认为,情绪化不利于客观分析和判断。《教父》中,维托柯里昂曾经说:“不要憎恨你的敌人,这会影响你的判断力。”我深以为然。我另外认为:“不要钟爱你的同伴,这也会影响你的判断力。”

客观地分析和判断不是任何时候都必须的。人有时候需要情绪的本能。例如,分析和判断往往需要时间,当你躺在战壕里敌人端着刺刀冲上来,此时没有思考的时间,必须下意识地拔出刺刀保护自己,必须相信自己的荷尔蒙。

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要锻炼自己的分析和判断能力。接上一个例子,如果平时可以训练刺杀技能,多思考如何进攻和防守,并将它转化为下意识反应。那么在实战的时候,你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做出更合理的反应来保护自己。

情绪化表达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对情绪化表达的应对分两种思路:

1. 为了发泄的情绪化表达
每个人有自己的人生,有的人很需要发泄。想象一下,一个员工,上班遭受老板的训斥,遭受社会潜规则的不公,遭受客户的无理批评。家里上有老人无社保,下有小孩无学籍。对工作不满,对社会不满,对体制不满。下班后打开电脑翻墙,发现一个可以自由批评体制的网站——品葱。是我我就会狠狠地吐槽这个社会。
此处应该讲一个故事:希特勒很爱健康,不抽烟不喝酒,他也强烈限制士兵抽烟。而士兵们躲在战壕里,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唯一的慰藉就是趁着战事的间隙抽根烟,没人会在乎自己会不会老了得上肺癌。
我自认为是一个生活优越的人,我会对自己有更高标准的要求。生活优越的人有提出建议的责任,也有理解他人的责任。
想明白这些之后心会放宽许多。下一步可以学习如何放下和专注。

2. 为了煽动的情绪化表达
不排除有人通过煽动群众的热爱/仇恨来使自己获利。执政党和在野党都会。我认为,面对此类言论,最重要的不是分析这个人是否在煽动,而是避免精神污染。
避免精神污染大致等同于反洗脑。我没有被洗脑的经历。我认为,洗脑的基本方法是给你灌输大量信息,迫使你短时间做出判断,形成下意识的错误逻辑。根据这点,我主要培养自己信息处理能力。具体为,找一篇文章,慢下来,逐字逐句分析,寻找逻辑的缺陷;跟人慢速辩论,给足自己思考的时间;自己和自己的言论左右互搏。久而久之,遇到煽动性言论能有所警惕。

祝大家生活愉快。
24
分享 2019-03-09

10 个评论

语言对个人的思维会有反作用的,所以其实保持中性的用词其实是对保持清醒头脑有帮助。

当然,作为一场运动的发起者和最大受益者,当然好不介意搞昏别人的头脑让自己获利最大。
情绪化而非理性化正是中共愚民手段之一,当然全世界的政客也都在干这种事,只不过共产党做得最过分。
都翻出来了,你跟我讲什么理客中?
民众应该有也必然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而用魔鬼最怕的语言咒骂魔鬼就可以赋予人们免于恐惧的自由。
再者说,我们只不过是动动嘴皮子,魔鬼可是要我们的命!你不去谴责魔鬼,反倒责怪我们骂魔鬼骂的太狠了,这是什么道理?
朝代更迭,从来都是咒骂不绝,但每一个轮到刀悬于梁,却又都缄口不语。今朝骂同胞,明日骂列强,绝望了骂自己。“魔鬼”最害怕的是咒骂么?指出情绪化与当前悲惨处境就是在谴责么?
個人覺得,只要劃清界限,情緒化的時候意識到自己是情緒化,理性化的時候刻意排除一切情感,那就可以了
煽動性宣傳很喜歡用的伎倆就是混合理性和情緒,讓情緒化發言顯得像是理性發言
要認識到這點,珍愛生命遠離煽動,同時也要注意自己的發言不要像那樣了
看完很有感觸,一味發洩自己的情緒,指責謾罵和抱怨其實毫無意義,這樣的表達和粉紅受到愛國熱潮後的激情表達本質上沒有實際區別,同時每個人理性客觀的表達,能讓品蔥整體變得更好。
理性和客觀應是在品蔥進行討論的前提條件,試想如果人人都被情緒左右,那這裡與粉紅充斥的貼吧微博有什麼區別?適當發發牢騷是可取的,但一些謾罵和攻擊應當杜絕。別讓品蔥成為貼吧的倒影
我们人类进化出各种特性都各有它的作用,植物性,动物性(情绪),理性,神性(价值判断)

理性基于对时间顺序逻辑的重构能力,在猎杀动物性上有优势,但理性也有致命的地方就是没有情感会断子绝孙,在进化长河中,理客中是很LOW的东西(他们不如图灵机),属于缺乏灵性的运算能力有限的工具人。(极端理性主义-马克思主义)

很多时候工具人甚至不如动物,因为动物会偏执的繁衍,最终存活下来,但理性不会,他会算计,算到自己断子绝孙。我的价值判断, 理客中自以为清高,其实是一群有《致命自负》的傻逼。

一个人活着不仅仅是自己活着
理客中也许不服气  

请观察狼群,狗群,靠着情感情绪生存

请观察列宁主义国家,靠着理性主义生存

请观察自由世界国家,靠着神性生存


随着时间进化,狼群,狗群还在,自由世界也还在,而理性主义崇拜的列宁主义地区却断子绝孙了(列宁主义竟然立法限制离婚,理性人不结婚,这群傻逼注定断子绝孙,不是立法可以解决的)

当然我们身上也许有动物性(好色)也许有理性,也许有神性,但如果只有理性,注定是断子绝孙(基因断子绝孙,精神断子绝孙),万能图灵机一万年后也不会前进一步,因为他从不犯错,他注定断子绝孙,特别是精神子孙
只有白左那种不知所谓的东西才以「非情绪化」为傲。这是白左的「物质主义」世界观决定的,因为崇拜机器,把整个世界当成机器,以机器为评判价值的标准。

理性和情绪从来不冲突,只有仆与主的关系,情绪是主,理性是仆,前者是动力和方向,后者是条理化的行动之依据,然而人之所以为人,就体现在两者奇迹般的一种关系上:情绪虽然决定方向,但理性可以判断其正确与否,甚至能做出修正。虽然大多数人办不到调整情绪的方向,但那不是情绪的问题,是人的问题。责怪情绪,是逃避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像共产党的追随者总觉得「资本家欠了我」,「我没错,错的是世界」之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