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IBM与纳粹

今日看到比尔盖茨宣部资助WHO(CHO)的新闻,在感慨儿时偶像崩塌的同时,也让我想起最近读到的IBM在二战时充当纳粹帮凶的旧闻。美国作家埃德温·布莱克曾出版专著《IBM与纳粹》,披露了IBM为纳粹的种族灭绝政策提供技术支持的内幕。这里引用下该书的简介: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纳粹德国对近600万犹太人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受害者首先被围捕并剥夺财产,然后被塞进一列列火车,这些火车的目的地将会永载史册:达豪、毛特豪森、布痕瓦尔德、贝尔根—贝尔森、奥斯维辛……

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需要对德国国内以及被占地区所有人的身份信息 进行登记归档,需要对劫掠的财产进行记录和分类,需要将被捕的犹太人根据性别、年龄、职业等特征进行分选,还需要对庞大的铁路运输系统进行复杂的调度。只有这样,纳粹的种族灭绝机器才能保持高效的运转。如果没有先进而完善的技术支持,这些活动将耗费掉纳粹德国巨大的人力和物力资源,甚至根本就无法完成。

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希特勒找到了他的合作伙伴:IBM。

通过查阅IBM的官方文件以及来自美国国家档案馆、德国联邦档案馆、荷兰国家档案馆等权威机构超过十个国家和语言的近2万页文献资料,《纽约时报》畅销书作家埃德温·布莱克完成了历史巨著《IBM和纳粹》。

在本书中,埃德温·布莱克讲述了在其董事长托马斯·J.沃森的领导下,IBM是如何与纳粹德国进行交易,向其出租自己的霍尔瑞斯穿孔卡系统并根据不同的使用需求为纳粹定制各类穿孔卡的。利用这种当时非常先进的自动化技术,纳粹进行了极为全面的人口普查,锁定了每一个未来需要“最终解决”的目标;通过给火车站和集中营配备霍尔瑞斯穿孔卡系统,纳粹能对其铁道系统中的每一辆列车进行灵活的调度,还能根据不同的要求对受害者进行分选,将有的人送往劳工营,将有的人送进毒气室。通过这些交易,纳粹德国的种族灭绝行动得以高效地进行;通过这些交易,IBM的海外分公司获得了巨额的利润,并将其源源不断地转移回美国。

对于在欧洲发生的一切,沃森和IBM心知肚明,沃森甚至因为与纳粹的积极合作获颁了其授予“外国友人”的德意志雄鹰勋章。迫于各方的压力,沃森采取了种种措施试图掩盖IBM与纳粹德国的合作,但在《IBM和纳粹》详实的文字和影像资料面前,这段不光彩的历史还是被无可辩驳地呈现在了读者的面前。


IBM的沃森直到二战前夕都毫不掩饰地站台第三帝国,为德国的法西斯政权毫无保留地提供各种服务。而第三帝国也“投桃报李”,不但授予他十字勋章,还允许他与希特勒共进晚餐,给予他超高规格待遇。
图:沃森与希特勒同桌共进晚餐(左一希特勒,左二沃森)
https://www.computerhistory.org/revolution/punched-cards/2/15/109

联想到近年来比尔盖茨的所作所为,只能感慨太阳底下无新鲜事。随手一搜:
2015年,Xitler访问西雅图,比尔盖茨邀请其出席家中私人晚宴。
同年,比尔盖茨参加博鳌论坛并与Xitler握手。
2017年,比尔盖茨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今年2月,Xitler写信感谢比尔盖茨“为中国抗疫做出的贡献”。
...

西方这些跨国资本家(也即川普说的Globalist)在出卖自由世界和本国民众的利益上可谓前科累累,毫不手软。现在看来,Google、Facebook等企业与其说是不作恶,倒不如说是欲卖身而不能。比如:
1. 谷歌的蜻蜓计划: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9C%BB%E8%9C%93%E8%A8%88%E7%95%AB
2. 扎克伯格前几年为了舔共都跑到天安门广场跑步吸霾了,可惜中共并不领情(这厮眼见卖身无望,最近又出来声称自己要捍卫自由民主,也是恶心)。
3. 苹果把iCloud搬到云上贵州,等同于把中国用户的所有隐私都交给中共(你跟FBI叫板的劲头呢)。这几天还迎合粉蛆玩爱国营销。
4. 至于微软、思科之流就更不必说了,早就和中共穿一条裤子了。

估计随着中美对抗加深,像比尔盖茨这种跨国资本家会越来越露骨。这从加速的角度讲倒未必坏事。不过,西方目前的体制确实比较难限制这帮全球主义资本家继续卖国舔中(毕竟美国政府没法像历害国一样说把你资产充公就充公了)。只能希望西方民众加速觉醒,保持警惕,认清这帮“大佬”的真面目。我们也可以帮忙多多宣传,多多加速。
44
分享 2020-04-18

27 个评论

关键是这几个企业舔共其实是被共产党耍了,这些企业在中国市场经营的并不好,远不如在其他国家市场的运营,类似的例子还有默多克新闻集团,在海外积极帮助中共媒体企业,还帮白区党搞内幕交易,结果压根就没正式进入过中国市场损失巨大
祖师爷马克思说了,共产主义者的目标是全世界
这帮卖国求荣的西方资本家与当年的IBM与纳粹合作一样,在与中共匪帮合作中赚足了金钱利益,已经欲罢不能了,将来推翻中共后这笔资助敌方的叛国罪一定会好好跟他们算清的。
在你用IE的時候,兒時偶像還沒倒塌嗎?

民主國家就是要靠民間的力量去免疫邪惡。Google的大腦或許喜歡蜻蜓,但除此之外Google全身上下每個細胞都討厭這個想法,所以大腦只好先想辦法瞞著那些細胞,只是最後還是穿幫了而已
暴雪也是同理,這是暴雪人沒Googler那麽激進,頂多在公司抗議一下而已,還不會辭職
再説樓主説了半天,其實也就幾個美國科技業者
我等不忘諾基亞官方開發翻墻瀏覽器的恩情
那他们怎么了?脑子坏了?

这些企业要的是华尔街对它们的预期,不要忘了华尔街也是蓝金黄的重灾区,华尔街评价一个企业除了现有业绩之外还强调业务的未来可拓展性和预期,进入中国市场正好是他们认可的最大利好预期而已
荷兰的资本家怎么砸了自己的国家

http://www.myzaker.com/article/5e0ed40a8e9f091e2a39bd9c/
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社会是深刻的。 列宁批判帝国主义是犀利的。微软是一个典型的资本主义垄断企业。 资本家追求利润最大化,不顾道德和正义。(我记得马克思好像有个名言,当利润达到30%时资本家造杀人武器毫无顾忌。) 大企业的这种腐败性正是导致资本主义社会腐败没落的根本原因。

比如谷歌的蜻蜓计划。 资本家在做坏事,而部分员工还有道德和正义感。 这一坏一好对比,正好时马克思列宁理论的现实背书。但资本家是给员工发工资的,所以他们比员工有更大的power, 道德正义摧毁力比也更强大。所幸是美国的国会出手了,没有让这个现代版的纳粹IBM合作没有发生。

认识这个世界!
关键是这几个企业舔共其实是被共产党耍了,这些企业在中国市场经营的并不好,远不如在其他国家市场的运营,...

有猜测邓文迪被中共招募为间谍,控制默多克。后来色诱英国首相布来尔失手。。。郭文贵也是对布莱尔下手的特工,当时郭还是国安的人的时候。
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社会是深刻的。 列宁批判帝国主义是犀利的。微软是一个典型的资本主义垄断企业。 资本...

本质还是这些贪婪的跨国企业都是少数人控制的寡头集团,可以违背多数人的利益而运作。
有猜测邓文迪被中共招募为间谍,控制默多克。后来色诱英国首相布来尔失手。。。郭文贵也是对布莱尔下手的特...

邓文迪本来就是间谍,本名邓文革,以她的资历去美国到耶鲁读书没有中共安排是不可能的
邓文迪本来就是间谍,本名邓文革,以她的资历去美国到耶鲁读书没有中共安排是不可能的


这好像有点牵强。 小邓18岁时刚改革开放,当小三上位一个来大陆的美国半老头,然后去美国的。

=========网上搜了一篇来以供娱乐==========
千军万马之中取上将首级易如探囊取物--天下第一女英雄 150
哈哈,看官,您因为我在说谁?常山赵子龙还是猛张飞? 

我说得是邓文迪女士,媒体业头号老大墨多克的老婆。

我这个人呢,是比较傲慢的,对各行各业一般有点才能的人不是很买账的。为何?因为这档次的人智力一般,其成功往往靠的是运气和经验。 运气嘛,不好说,天上掉馅饼砸着谁就是谁。比如中奖的一夜之间成了千万富翁,你会佩服嘛? 还有就是经验,比如你是木匠象耶稣父亲那样,干得时间长了又用心,自然能把活儿干得不错,比如摄影师、程序员、卖旧车的、医生,等等。 没啥好佩服的, 因为这档子人最多是人材。人材,和木材没太大区别,只要是天然而成的好料没被糟蹋当了柴禾生火,总能派上用场,所以《将进酒》这诗里就是劝您先喝一杯再说,“天生我才必有用”,金子终会闪光,玫瑰终会开放,急个啥子呢?。。。

我真正佩服的是天才。

天才,就是不靠运气不靠经验,不用学,天生就会,不但会而且精通,不但精通而且是全球数一数二的高手。这种人,无论您如何卖力如何好运气,终是望其项背你光了脚丫子也追不上的人。 这种人就是天才, 比如亚历山大、米开朗其罗、牛顿、比尔盖子和我儿子等等。 现在,本文所说的是中国女性之骄傲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邓文迪女士。 

点看全图

我衷心仰幕敬佩的邓文迪女士,祝她身体健康。(中国古语: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据网路大道和小道消息,邓文迪为广东人士,并是身材较高的广东女士。 当年在读高中还是技校时,也就十六、七八九大约鲜花怒放的花季年龄,遇到了一对美国夫妇在广东教英语。 不知如何,那位美国先生成小邓的英语教师。 在英语的教和学的过程中,小邓和那位美国先生通过语言和非语言的交流(比如目光啦啥的)产生了电光石火般的爱-情-。(注:我在敲“爱情”二字时是舒缓而凝重的。)

很快,这位美国先生为了和小邓永结秦晋之好休了他的那个感觉如左手摸右手的黄脸婆而登记结婚,并携带小邓到了世界上亿亿万万人向往的天堂世界---美国。 到了美国之后,过了一段大道小道消息都没有具体报道的生活之后,小邓和这美国先生离了婚,bye bye了您吧, 转而与一为美国帅哥同居,并对外称夫妻。 好学向上的小邓在婚姻同居生活同时,攻读本科学位并毕业拿到单身学位。 (注:美国单身学位就是“白娶啦”学位,相当中国本科,而硕士叫“麻丝特”,博士叫“刀客嘕”。) 当然,我差点忘了告诉您小邓也顺利地拿到了美国绿卡。

小邓毕业后在某电视台谋到个文职工作。 就像你我一样,在微软、IBM、福特等处某到个工程师位置。 但是,区别是你我从来没有想到征服比尔盖子或小福特啥的。 小邓当时想到没有,不得而知,反正她老板的老板的老板的老板的老板的老板的老板的老板的。。。。。。老板的是墨多克,全球排得上好的、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

美国凡是大点儿公司,比如比总裁副总裁是夫妻而部门经理是儿子媳妇啥的大点点儿的公司,内部都有电子邮件系统,大家,上到总裁下到你我都能在这个系统里发消息。呶,美国社会的开放透明就在这里体现了, 总经理会把信发给每一个员工,多么的亲切啊! 最近我还收到总裁亲自发给我的信说:“在连续亏损三年后我们公司形势前所未有的一片大好欣欣向荣,尽管预计今年还是不会赚钱但也不会亏了太多啦,为了保证明年能赚钱,现在决定今年不加工资。。。。。。”尽管同事告诉我说总裁才给自己加了五万,但我还是为总裁如此地亲切待我坦诚相见而痛哭流涕。

扯远了, 小邓姑娘当时收受到了他们总裁办公室发出的一封信,说他们,那个十多万人的公司,要在某某大酒店开年度高级管理人员(也就那么几十个VP)和董事酒会商讨公司美好的未来战略。。。。当然,小邓姑娘做为十多万职工的一员没有被邀请参加,否则的话墨多克要申请借用北京鸟巢开这个酒会了,十多万人咧,可不是!? 但是小邓姑娘那是那种蹲着茅坑不拉S、混日子磨洋工的美国洋人啊,小邓姑娘是社会主义新中国培养的新一代,对公司充满了主人翁精神。 这么大的事,关系到公司何去何从的未来方向的大事,我怎么可以不关心呢?小邓决定参加这个酒会,据说当晚小邓刻意打扮了一下,充满主人翁精神地进入了酒店,而且很顺利地进入了。

点看全图

小邓姑娘当时可能是这身打扮。

花开两头各表一枝。 墨多克何许人也? 也是奇人,白手起家,和他的老婆俩人硬是从无到有成了世界媒体大王。 英雄不论出处,刘邦朱元璋出身那里好过!? 墨多克处于世界的顶峰这点是毫无疑问的。 这种牛人,一生披肝沥胆历经坎坷,有一种令人望而生畏的威严感。 据说在那个酒会上,墨多克在一个角落里默默地喝闷酒,那些VP和董事们都对他畏惧三分离他远远的。。。。。。。这时,我们华女人的骄傲,华男人崇拜的偶像,小邓姑娘出现了,并来到了这个不可一世的媒体帝王面前。。。。

点看全图

当时具体情况如何网路大道小道消息都没有报道,反正当天晚上的酒会,他们俩单独谈了两个小时,电光石火在一个近八十的老头和二十多的小邓姑娘之间再次发生。 之后,老墨硬是力排众议踹了与他同甘共苦几十年的黄脸婆和小邓姑娘走上了婚姻的圣殿! 并且,老墨硬是从睾丸里弄出了精子通过人工受精让小邓怀孕生两个洋娃娃!  小邓在赢得老墨的同时也赢得了老墨的帝国, 现在小邓姑娘是墨氏帝国的老板, 原来她老板的老板的老板的。。。。老板。

这就是千军万马之中取上将首级。 只有天才才能做到的事情,你服也得服,不服也得服,反正是不服不行。 

小邓从来不到大陆来掼浪头,非常低调,只是她最近和另一位和洋人如火如荼地搞着纯洁美丽爱情的章子仪合作搞电影公司, 看到大陆媒体有文章对小邓褒奖有加,特地写下此文来表达我心中的敬佩之意。
这好像有点牵强。 小邓18岁时刚改革开放,当小三上位一个来大陆的美国半老头,然后去美国的。

这里面没有国安部门安排是不可能的,她的出身要去美国基本只有国安招募后带任务这种可能


在2013年,默多克与邓文迪两人离婚后,默多克认为前妻是个北京的告密者。沃尔夫写道“他们在离婚后,默多克多次告诉那些肯听得进去的人说,文迪是个中共间谍,从结婚那天开始(到离婚那天)就是。”

同年,澳大利亚亿万富翁帕尔默(Clive Palmer)在接受9号电视网访问时,就曾公开指称:“默多克的妻子邓文迪是中共间谍。”

帕尔默说:“她已经秘密监视默多克多年了,还把钱送回中共情报当局。我告诉你一个事实,她是在中共南部接受训练的。邓文迪就是一个中共间谍,这是为什么默多克要跟她分手。”

泛华网曾爆料称,邓文迪是中共军队总政治部联络部宣传局的头号间谍,她传奇性地成为全球媒体大亨的妻子,更是总政治部在中共建政以来最傲人的成绩。

报导引述“北京内幕人士”来自中共军队总参谋部的消息指称,总政治部内部当时处在大地震状态,以因应头号间谍突如其来的离婚冲击。

报导还说,邓文迪在1986年大学一年级时,就被总政联络部广州分局吸收,该单位有意将她培植为香港间谍。

邓文迪因凭著过人手腕,在极短时间内取得美国绿卡,而获当局重视,决定予以培养。

据透露,香港主权移交中国之际,中共控制香港媒体的任务由总政负责,在总政特务运作下,在美国耶鲁大学商学院攻读企管硕士的邓文迪,1996年在飞机上“意外”结识在默多克新闻集团内担任要职的人物,经他安排,成为香港卫星电视Star TV的实习生。

邓文迪最后成为该台管理高层中唯一的中共女性。

报导质疑,一名耶鲁MBA学生有必要远渡重洋到香港当实习生吗?一名实习生会有能力购买头等舱机票吗?总之,邓文迪的经历不同凡响,“实在比好莱坞间谍大片还精彩。”

2012年在默多克因“世界新闻报”窃听丑闻前往英国国会作证时遇袭,邓文迪出手护夫的矫健身手,便已引发她可能是中共特务的揣测。

当时,邓文迪在听证会上,一巴掌盖向突然袭击丈夫的一名英国男子。事后,六四天安门前学运领袖之一的刘刚,曾撰文质疑邓文迪是训练有素的军人。

当时,英国杂志《周刊》也曾报导,默多克受到威胁时,他的妻子邓文迪迅雷不及掩耳的防卫,令英国情报圈里很多人接受外界的普遍说法,指邓文迪是中共秘密特工。

《悉尼先驱晨报》曾披露,邓文迪与中共特务头子、江派二号人物前中共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关系密切。

曾庆红1999年访问澳洲时,被带到拉克兰•默多克的豪宅,邓文迪紧随左右为曾庆红作向导和翻译。为安排曾庆红吃海鲜,悉尼一家最高档的餐馆停业一天,使曾庆红在悉尼歌剧院和海港大桥的傍晚美景下,品尝当地的著名海产青边鲍鱼。

《华尔街日报》报导称,邓文迪于1988年到美国,后来,在新闻集团位于香港的星空卫视获得一份工作,她在这里“遇见”传媒大亨默多克。在与默多克结婚后,邓文迪帮助新闻集团在中共安排了一些交易,并与江泽民等高层政治人物会面。

报导说,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邓文迪与默多克没离婚之前,她与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有暧昧关系。FBI当时表示,有理由对邓文迪保持注意,但FBI没有仔细调查她。
你所說的一切企業 無論是ibm還是微軟,目的都只是賺錢。

當習近平鎖國導致外資賺不了錢時,微軟臉書華爾街反水反得會比誰都快
有本书讲华尔街与布尔什维克革命的关系,当初华尔街资本家就资助过布党。
中共有资格跟纳粹比吗?他们有必要舔这口屎吗
好像几家大公司就亚马逊和国内科技类新闻比较少,我对亚马逊还是还有好感的。
IBM福特默沙东都是老卖国贼了
IBM福特默沙东都是老卖国贼了

等一下,福特怎麽了?
我印象中的福特是二戰超級工廠的最大貢獻者,不只是沒賣國甚至還在救國啊
等一下,福特怎麽了?我印象中的福特是二戰超級工廠的最大貢獻者,不只是沒賣國甚至還在救國啊

传说中,亨利·福特一世曾在阿道夫·希特勒从政初期资助他。可以确定的事实,1938年福特汽车在德国建造工厂为德国陆军提供卡车,同年7月亨利·福特一世被授予鹰大十字勋章,他是第一个受此勋的外国人
左派有一句话说的对,资本家会卖出吊死自己的绳子,中国的未来还是要靠我们去奋斗的,大公司关注重点还是钱,挣够钱了才会考虑一下社会责任之类的东西
传说中,亨利·福特一世曾在阿道夫·希特勒从政初期资助他。可以确定的事实,1938年福特汽车在德国建造...

好吧
我還想二世Edsel為了超級工廠都失去治療機會了,再說他賣國也太過份了
後期的一世是很糟糕,有的說法甚至認為他後期有病(失智症早期之類)
为追求利润,资本家是乐意与任何独裁政权勾肩搭背的
有多少跨国企业在中国设立血汗工厂,从中国对工人运动的镇压中受益

然后这边再补充一个例子
「欧洲公司正在中国的“露天监狱”发大财」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190822/xinjiang-business/?changeLang=zh-hans
但最后的结果就是新闻集团并没有进入中国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