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的诗词和书法,究竟算什么水平?

沁园春雪是大陆人从小课本必学的诗词,当时觉得确实不错,很有豪迈感。黄秋生当年上台湾的综艺康熙来了,还用粤语朗诵过。证明了他的诗确实打动过不少人。

另外毛泽东的书法是不是也算可以的?本人不懂书法,有没有专业人员点评一下毛的诗词和书法究竟属于什么档次的?
Utopia1516 寻找干净的思考地
http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4/201004060138.shtml

刘梦溪:毛泽东怎样抄袭剽窃他人诗词?

这里只摘其一,其他的自己去原博客查看: 

毛泽东诗词有三种抄袭剽窃现象:“一是‘搅拌式’。将他人的话与自己的话搅拌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或者将他人的语序做些调整,便作为自己的诗句登场”;“二是‘掩耳盗铃式’。将别人的诗原原本本地抄下来,但在抄袭时稍做文字上的调整”;“三是‘老老实实式’。一字不差地将别人的话抄下来,不搅拌、不掩耳盗铃,也不注释”。 (博讯 boxun.com)


    
    一是“搅拌式”。将他人的话与自己的话搅拌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或者将他人的语序做些调整,便作为自己的诗句登场。具体有:
    
    将王建《宫词》中的“春风吹雨洒旗竿”剽袭为“热风吹雨洒江天”(《七律-登庐山》);
    
    将温庭筠《苏武庙》中的“空向秋波哭逝川”剽袭为“别梦依稀咒逝川”(《七律-到韶山》);
    
    将黄庭坚《鹊桥仙-席上赋七夕》中的“别泪作、人间晓雨”剽袭为“泪飞顿作倾盆雨”《蝶恋花-答李淑一》;
    
    将刘克庄《贺新郎》中的“问长缨、何时入手,缚将戎主?”剽袭为“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清平乐-六盘山》)。
    
    二是“掩耳盗铃式”。将别人的诗原原本本地抄下来,但在抄袭时稍做文字上的调整。具体有:
    
    将古童谣中的“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剽袭为“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水调歌头-游泳》);
    
    将幼卿《浪淘沙》中的“极目楚天空”剽袭为“极目楚天舒”(《水调歌头-游泳》);
    
    将李贺《致酒行》中的“雄鸡一声天下白”剽袭为“一唱雄鸡天下白”(《浣溪沙-和柳亚子先生》);
    
    将陆游《示儿》全诗“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剽袭为“人类而今上太空,但悲不见五洲同。愚公尽扫饕蚊日,公祭毋忘告马翁。”(《七绝-有感》)
    
    三是“老老实实式”。一字不差地将别人的话抄下来,不搅拌、不掩耳盗铃,也不注释。具体有:
    
    将李贺《金铜仙人辞汉歌》中的“天若有情天亦老”句原封不动抄入《七律解放军占领南京》中:“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将周希陶《重订增广》中的“莫道君行早”原封不动抄入《清平乐-会昌》中:“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
    
    将陶谷《五代乱离记》中的“记得当年草上飞”原封不动抄入《七律吊罗荣桓同志》:“记得当年草上飞,红军队里每相违。”
    
   
毛泽东的诗词跟现在的老干体比的话,那自然是好。但是跟同时代的其他诗人比,就很差。比如楼上很多人提到的汪精卫,他的诗就远比毛泽东的好得多。

下面列举几首汪精卫的诗,你自己感受一下。

《豁盦出示易水送别图中有予旧日题字并有榆生释戡两词家新作把览之余万感交集率题长句二首 其一》

酒市酣歌共慨慷,况兹挥手上河梁。

怀才盖聂身偏隐,授命于期目尚张。

落落死生原一瞬,悠悠成败亦何常。

渐离筑继荆卿剑,博浪椎兴人未亡。


《狱中杂感 其二》

煤山云树总凄然,荆棘铜驼几变迁。

行去已无干净土,忧来徒唤奈何天。

瞻乌不尽林宗恨,赋鵩知伤贾傅年。

一死心期殊未了,此头须向国门悬。


《辛亥三月二十九日广州之役,余在北京狱中,偶闻狱卒道一二,未能详也,诗以寄感 其一》

欲将诗思乱闲愁,却惹茫茫感不收。

九死形骸惭放浪,十年师友负绸缪。

残灯难续寒更梦,归雁空随欲断眸。

最是月明邻笛起,伶俜吟影淡于秋。


《晓烟 其二》

初阳如月逗轻寒,咫尺林原成远看。

记得江南烟雨里,小姑鬟影落春澜。


《海上》

银汉迢迢玉宇恢,夜深风露涤馀埃。

此心得似冰蟾洁,曾濯沧溟万里来。
AAPLTSLA 包子?
诗词造诣: 毛泽东出生在清末,成长在民国初期。以当时盛行的教育体系,毛泽东应该是接受过相对完善的传统文人教育,而且在那个时代,即使科举制度已经废除,但是他生活的周围还是会有大量的饱读诗书的儒士,至少比现在社会的比例高。浸染在这样的文化环境中,毛泽东即使没有出类拔萃也至少是耳濡目染。 后来,即使是他去北大看图书馆这段广被调侃的历史,他也能接触到李大钊陈独秀这种当时社会一流的文人,可谓往来不白丁。 不要小瞧这段经历,即使是现在,我们有几个人能近距离接触文化名匠呢?  估计也只能在签售会上握个手合个影吧。 除此之外,毛本身也是勤读善思之人,这点再怎么毛黑,也无法否认,他的阅读广度深度都至少在大多数普通人之上。 加上他多年戎马的军事生涯,以及最终“功成名就”(至少从个人人生角度来讲),他所具有的阅历不是一般诗人能够达到的。  这里讲的单纯是阅历,不是胸怀,不是人格,更不是道德,而是阅历。没有人会否认,阅历对于艺术创作的价值,即使是梵高,艺术界对其早期作品的赞叹也仅仅局限于绘画技法上的惊艳,但是梵高真正能够触动世人灵魂的作品集中在在他生命的中后期。总而言之,毛泽东的诗词有一定造诣,能够在某种程度上打动读者,这大概率是由于他远远超越于大多数人的阅历,有人评价毛泽东的诗歌是帝王诗,大抵也就是也是在这个层面上。 毛诗歌中的宏大叙事是装不出来的,毕竟他也算见多识广,无论是南征北战出生入死,还是尔虞我诈刀光剑影,再怎么也都是实实在在的经历,一个从小再温室里长大的小资产阶级诗人,是无论如何都脑补不出来的。所以说,毛的诗歌还是有一定水平的。 这点不得不佩服,现在的包子估计连打油诗都不会写吧,还有我们绝大多数的大学生,除了中文系的,有几个能脱口而出几个词牌?

书法造诣:本人鲁钝不才,曾习过若干年书法。深知写字就是一个熟能生巧的东西。 那怕小时候写字写的再难看,写到四五十岁,也能自成一体。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认知审美能力也在增长,生活中几十年对文字间架结构的大量观察,会慢慢有意识的形成至少是符合基本书写规则的书写习惯,比如说连笔字,固定搭配词语之间的笔锋连接和远疏关系。可以总结来说,人到中年,写字大抵不会太难看。毛泽东也一样,他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不像现在人练毛笔字是为了修身养性,他们那代人自幼就以毛笔为书写工具。经过几十年的长期反复训练,字肯定不会差。  而且加上毛泽东的身份地位,他的字也被赋予了更多的附加值,被世人所崇拜欣赏,也不足为奇。就像乾隆爷在恭王府写的那个“福”字,被民间大众膜拜,也不单纯是因为艺术价值。乾隆的书法的确有造诣,但是绝对算不上大家,不然就是欧颜柳赵乾五大家了。

综上所述,毛泽东由于个人阅历,青年时期的生长环境,时代特点以及个人后天的努力(这点无法否认),他的诗歌和书法都有一定造诣,至少肯定是达到了一个传统中国文人的基本水准,甚至还要稍稍高辣么以丢丢。如果有人非要说是千古奇才,才疏学浅如我,反正是没看出来。

再次声明,以上评论,单纯是从我微薄可怜的那点文化储备出发,斗胆试着理性评价一下,绝非毛粉。求各位大人手下留情,望轻喷。
荣耀归于上帝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該跑的路程,我已經跑盡了;當守的信仰,我已經持守了。
书法一般,诗词上争议很多,有说毛剽窃的,有说水平不高的。以下文章,有些文章部分内容吹毛求疵,部分我比较认可。

更多可 google “毛泽东 诗词 抄袭”

从曹植到李白 盘点那些“抄袭”毛泽东诗词的古人
https://www.ntdtv.com/gb/2017/11/15/a1318440.html

摘录:
一位语文老师在课上讲毛诗词时,只因说:毛诗词中的“我欲因之梦寥廓”,是套用了唐朝诗人李白的诗“我欲因之梦吴越”,而被判以“反革命”罪,遭批斗关押。

小小青蛙似虎形,河边大树好遮荫。
明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
──清末湖北英山名士郑正鹄

独坐池塘如虎踞,绿荫树下养精神
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
──毛泽东《七绝咏蛙》约1910年秋

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
上有愁思妇,悲叹有余哀。
──曹植《七哀》

愁杀芳年友,悲叹有余哀
──毛泽东《五古挽易昌陶》1915年


毛泽东诗词的“庐山真面目”之六 毛泽东诗词中的抄袭现象  作者:陈峰
https://www.epochtimes.com/gb/17/11/19/n9864143.htm

摘录:

七、脏字入诗 玷污诗坛
《念奴娇‧鸟儿问答》:“还有吃的,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
《忆重庆谈判》:“重庆有官皆墨吏,延安无屎不黄金。”
《沁园春‧长沙》:“粪土当年万户侯。”
《七律‧冬云》:“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
《七律二首‧送瘟神》:“千村薜荔人遗矢。”(注:矢即屎。)
《清平乐‧赠张志坚》:“白昼梦呓,满嘴胡放屁。”(注:张志坚时任天津市委书记处书记)

1.
诗云:
天生一个神仙洞,无限风光在玉峰。
老绾专定神仙洞,劣儿只喜攀玉峰。
各取所需连床混,笑煞京都八旬翁。
——清‧临川山人旧黄色小说《花荫露》

暮色苍茫看劲松,
乱云飞渡仍从容。
天生一个仙人洞,
无限风光在险峰。
——七绝‧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

2.
男儿立志出乡关,学若不成死不还。埋骨何期坟墓地,人间到处有青山。
——宋‧月性和尚《题壁诗》
男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死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日本明治维新时期著名政治活动家西乡隆盛

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毛1910年《七绝‧赠父诗》


毛泽东诗词“神话”揭秘  作者:凡江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22572

摘录:
 求助于“万”字“造势”

毛在诗词写作中为了“造势”,特别喜欢用“大尺寸”的词语,其中数词“万”用得最多。在毛于文革前公开发表的三十多首诗词中,有“万”字的句子近二十句,几乎每两首诗词就有一个“万”字。可以说毛创造了用“万”字入诗的“吉尼斯纪录”。

例如:“万山红遍”、“万类霜天竞自由”、“粪土当年万户侯”、“万木霜天红烂漫”、“十万工农下吉安“、二十万军重入赣”、“百万工农齐踊跃”、 “唤起工农千百万”、“万水千山只等闲”、“屈指行程二万”、“飞起玉龙三百万”、“万马战犹酣”、“百万雄师过大江“、“万方乐奏有于阗”、“坐地日行 八万里”、“万户萧疏鬼唱歌”、“春风杨柳万千条”、“红霞万朵百重衣”、“万花纷谢一时稀”、“一万年太久”、“万丈长缨要把鲲鹏缚”。

“万里雪飘”、“万里长江横渡”、“寥廓江天万里霜”、“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玉宇澄清万里埃”。

还有“幸被东风吹万里”、“万里征途奋今朝”、“万里风焰照天烧”、“播下晨风万里”、“看东方火炬赤旗舞,万里红”、“鲲鹏展翅九万里”、“万里东风扫残云”。

这种用法,似乎让诗词很有气势,但用滥了,就显得大而空,千篇一律。反映了毛的词汇贫乏、才气不高。正如一位前辈作家所说的,第一个将女人比喻成鲜花的是天才,第二个这样比喻的是庸才,第三个便是蠢才。


转贴:毛泽东不懂诗词格律,毛主席诗词是集体创作?(原文发表在:中国政府注册网络论坛。原创作者:冯曼)
https://blog.dwnews.com/post-45713.html

摘录:
事实上,即使毛泽东生前公开发表的,见诸《毛泽东诗词》的作品,格律上的硬伤,也不少。不要说毛是伟人,不拘小节,苟如是,他完全可以取新摒旧,去写他最看不上的新诗。另外,以一个格律诗词作者的身份,我只想说一句,稍经训练,一字不苟的完全遵守诗词格律,实在是一种非常非常容易的事。所以不存在不拘小节的问题,因为无小节可拘,押韵合辙,是每一个格律诗词研习者最低级的本能,一种母语般天然的语感。如同一个土生武汉人,说梦话也不会吐出两南腔,道理就这么简单。

PS:附帖一首毛死后未经润色改动的“七律”,相信不少人都读过,懂格律的朋友,可以看看这首所谓的“七律”,格律知识入门了没有~

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业要商量。
祖龙魂死秦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
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
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

这首 “七律”,乃毛泽东太祖御制,用赐郭老沫若,不是让郭老新诗共赏疑义与析的,给后者十个豹子胆,也不敢妄评乱改了。毛泽东不懂格律的马脚,也就一览无遗了。
毛不唯于诗律不通,且不具备同时代文人应有的古文基本功,毛全集及轶作中,没有一篇正经过硬的古文。


墙内有一篇:
假作真时真亦假:毛泽东诗词真伪谈  来源: 人民网(北京)
http://history.book.163.com/10/0117/10/5T7M5K6T009243E2.html

摘录:
【智者龚育之的困惑】

1966年初,高层流传一首《水调歌头》:

掌上千秋史,胸中百万兵。眼底六洲风雨,笔下有雷声。唤醒蜇龙飞起,扑灭魔炎魅火,挥剑斩长鲸。春满人间世,日照大旗红。

抒慷慨,写鏖战,记长征。天章云锦,织出革命之豪情。细检诗坛李杜,词苑苏辛佳什,未有此奇雄。携卷登山唱,流韵壮东风。

因词作大气磅礴,章法娴熟,智者如龚育之辈,虽对其词义不合毛之口吻而表示怀疑,然亦认为“写得有气派,艺术上也是高水准的”,“似也可信”。这年2月上旬,龚在武汉东湖向毛汇报“中央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提纲(即“二月提纲”)间隙,当面向毛求证。毛自然予以否定。后来,很快弄清此词作者乃山东大学教授高亨,作者曾以此词连同其学术著作奉寄毛泽东,毛复信称“高文典籍,我很爱读”——为免讹传,2月18日《人民日报》在第八版上刊登此词。尽管如此,“文革”初期此词竟冠以《读林彪〈人民战争胜利万岁〉有感》的标题,与陈明远的一些诗词一同以“未发表的毛主席诗词”流传。其实,在所有 “未发表的毛主席诗词”中,这首《水调歌头》是最易于辨识的,其最可靠的依据就是“不合毛的口吻”。但就因为“有气派”、“高水准”而使有很高文化素养的智者也会“似也可信”,这与其说是功力的欠缺,毋宁说是个人崇拜的荼毒。
不得不說多數人對近現代詩詞乃至詩詞的理解並不多,導致我忍不住注冊了個號。近現代詩詞并不是什麽低谷期,清詞中興一個高峰就是清末,況周頤20年代去世,結天水千年詞學的朱祖謀活到三十年代,陳洵42年去世,甚至我原來有次買到本詞集,作者在前清就和王鵬運有交往,一直活到60年代。和毛一個時代的人還有前清同光體諸家,鄭孝胥陳三立都是30年代末不在的,陳曾壽活到49年看著國民政府丟掉大陸。不僅毛排不上,你姨吹的汪主席在裏面也排不上號。
如何評價毛的詩詞,結論在於你是站在早已經成體系的傳統一邊還是站在某些魔怔人鼓吹的一套一邊。先說一波沁園春雪,任何一個對詞學有點認知的人都知道詠物詞不是這個樣子。周濟擧宋四家其中有王沂孫,後人對王有個評價是詠物詞的格調因爲他而上升。那王的詠物詞什麽樣子,姑且擧個人覺得最好的兩個。
天香·龍涎香
孤嶠蟠烟,層濤蛻月,驪宮夜采鉛水。訊遠槎風,夢深薇露,化作斷魂心字。紅瓷候火,還乍識、冰環玉指。一縷縈簾翠影,依稀海雲天氣。
幾回殢嬌半醉,翦春燈、夜寒花碎。更好故溪飛雪,小窗深閉。荀令如今頓老,總忘卻、樽前舊風味。謾惜餘薰,空篝素被。
齊天樂  蟬
一襟餘恨宮魂斷,年年翠陰庭樹。乍咽凉柯,還移暗葉,重把離愁深訴。西窗過雨。怪瑤佩流空,玉箏調柱。鏡暗妝殘,為誰嬌鬢尙如許。
銅仙鉛淚似洗,嘆攜盤去遠,難貯零露。病翼驚秋,枯形閲世,消得斜陽幾度。餘音更苦。甚獨抱清高,頓成凄楚。謾想薰風,柳絲千萬縷。
反觀沁園春雪,與其説是詠物,不如改題目叫沁園春看雪,何況整篇寫雪的就沒兩句話,下闕那堆東西和上闕也沒什麽聯係,對著黃河,爬上什麽山都會有類似想法,換個題目寫登山,把下闕複製過去也能用。
恰同學少年那個沁園春,就我個人觀感類似個用詞寫的學生周記,描寫一番景色之後最後來個感嘆段落做結尾(也可能是我詞學的周吳導致對其他的風格的過於偏見)。毛的憶秦娥,不少人吹噓氣象宏大云云,確實沒什麽毛病。不過如果多讀過幾家近代人的詞集,由於近代戰亂頗多有類似風格的也并不少,毛的這首也稱不上一枝獨秀。
毛的詩詞偶有好句,硬要挑一句的話個人會選茫茫九派流中國,沉沉一綫穿南北。至少我暫且沒有見過有誰寫過類似的,能發前人所未有。結果這句完了又一瞬拉跨,後面句子接不住這架勢。最後結尾實在是個莫名其妙的玩意,不多談。
總之,就我來看,以傳統角度論,假如毛生在宋代,他寫的東西流傳到今天的剩不下兩句,甚至可能就只會在什麽宋人筆記裏出現一句”某年余過黃鶴樓,壁閒有詞云茫茫九派流中國,沉沉一綫穿南北。惜餘篇不佳云云“
最後來個暴擊,同樣詞牌,同樣題材。一首王鵬運的,一首毛的。
念奴嬌·井岡山
參天萬木,千百里,飛上南天奇岳。故地重來何所見,多了樓臺亭閣。五井碑前,黃洋界上,車子飛如躍。江山如畫,古代曾云海綠。
彈指三十八年,人間變了,似天淵翻覆。猶記當時烽火裏,九死一生如昨。獨有豪情,天際懸明月,風雷磅礴。一聲雞唱,萬怪烟消雲落。
念奴嬌 登暘臺山絶頂望明陵
登臨縱目,對川原繡錯,如襟接袖。指點十三陵樹影,天壽低迷如阜。一霎滄桑,四山風雨,王氣消沈久。濤生金粟,老松疑作龍吼。
惟有沙草微茫,白狼終古,滾滾邊墻走。野老也知人世換,尙説山靈呵守。平楚蒼凉,亂雲合沓,欲酹無多酒。出山回望,夕陽猶戀高岫。
Hokkien 閩南人
袁世凱 和子希塾師遊園韻
老去詩篇手自刪,
興來扶病強登山。
一池花雨魚情樂,
滿院松風鶴夢閒。
玉宇新詞憶天上,
春盤鄉味採田間。
魏公北第奚堪比,
卻喜家園早放還。

汪精衛 春歸
幾日棠梨爛熳開,
春歸重對舊池臺。
情隨芳草連天去,
夢逐輕鷗拍水回。
飛絮便應窮碧落,
墜紅猶復絢蒼苔。
梓桐拱把淸陰好,
還記年時手自栽。

徐世昌 水竹村寫景
紅壓墻頭放石榴,
綠蒲溝滿接桑疇。
雞孵塒底方槐夏,
蠶老筐中正麥秋。
半水半山花外路,
宜晴宜雨竹間樓,
卜鄰數里梅溪近,
從古名賢此釣游。

鄭孝胥 庚午二月初九夜
屈指相從歲月長,
纔如一夢覺旋亡。
心頭常貯疑隨影,
遺照時看悟異鄉。
往事詎忘非往日,
餘生未盡祇餘傷。
殘宵獨語先歸者,
留閱人間更幾場。

你說毛澤東算什麼水平?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诗很差,格律不齐,有点打油诗。

毛的诗实际上流传不广,最出名大概有两首。
一个是七律长征中的第一句:“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这句说实话就是个大白话,没什么文学意境。出名也是因为文革时期《长征组歌》,把它用于歌词,才流传比较广的。

另外一个是《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第一句: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和最后一句: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这俩句比较出名。但是恐怕少有人能完整背诵。

所以基本上也就是偶尔有个好句子的水平,无法写一首完整的诗词

当然他的好句子用起来很方便,毕竟都是大白话,比如我在评论的时候就用过:
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


今天你让小粉红背两句诗词,他们基本上也只能背一背词,诗恐怕一首都背不出来。

毛词更出名一些,《沁园春雪》是教材必须要背诵的。
《沁园春 长沙》也被用于各种调侃,比如: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姆们姆们姆们。


总体上,我感觉毛的诗词,算一种“异类”。
不文不白,基本上都是政治宣传口号,以突出独裁者气势和想法为主。比起古代杰出诗人的忧国忧民,以民为本的胸怀差出去几个档次。
不要为了黑而黑,那样只会让人觉得品葱的反贼太肤浅,没文化。
秦桧,风评上人够坏了吧,但书法就很好,据说宋体就是在秦桧的字的基础上创造的。
一码归一码,按[诗言志]的标准看,老毛的诗词还是很好的,至少是中上的水准,可以进《唐诗三百首》那种,谈不上顶级。
风格大都类似黄巢的《不第后赋菊》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书法造诣,至少也是中上的水准。
年轻时的字,字形上很工整,功底还是很好的,只是骨多肉少,太刚。
后期慢慢有了肉,[刚]又从字形的扭曲上体现了出来,但好歹也是自成一家。
https://i.imgur.com/YPs2M9j.jpg
附图据说是老毛年轻时的字,不吹不黑,还是有造诣的。
沁园春是胡乔木写的,毛泽东是获得胡乔木陈伯达那些清华北大才子当秘书之后,才能写了像样的诗词。
中共秘书代写一直都是传统,毛泽东到习近平都不例外。
如果按照署名就是本人作品的话,
其实中共水平最高的是习近平,习近平会几十种各国语言,每访问一国,就会使用当国语言在当国主流报纸发布署名文章。习粉以后可以收集习近平发表的不同语言的文章,像毛粉那样吹嘘习近平的旷世奇才。
习近平以清华本科+清华博士身份,掌握的语言之多,冠绝中共,甚至冠绝亚洲,毛泽东那种土鳖中专生根本没法比。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搬运之前的一篇回答,不妨一看。

刘仲敬:毛是个不错的文艺青年。他当然不会写近体诗,但是近体诗本来也不是唯一的诗。照新文化运动主将写的那些白话诗,我们其实没有多少理由嘲笑毛的诗不合格律,或者是这儿的那儿的不好什么什么的。格律这个东西即使是在古代也不是评价诗歌的唯一标准。现在有很多人因为痛恨毛的缘故,对他的文学水准也大加贬斥。实际上尽管共产党人的文学作品大多是一团乱麻,但是相对而言,按照共产党的标准,毛的作品还是比较好的,他的有些地方比某些老干部体要好得多当然在真正的传统诗作作者当中,他是排不上名次的。放到王揖唐、汪兆铭、胡展堂这些人的作品面前,他根本算不上什么。
1。一般。
2。抄袭。
3。质量不稳定,有代笔嫌疑。
4。并非全无文学价值,但离列入课本的等级还差得远。
-----------------
我一般不回答问题,即使回答也尽量匿名。
这题我确实有一定把握才回答的。
以为大家不大关心,随便写两句,但草率的答案放在最上面,有点不合适。
《沁-雪》和《卜-梅》算是毛最著名的两首了。
2。卜-梅抄袭陆游严重,虽然毛自称【致敬】,但其用语用典过于通俗,全篇唯一足道就是一个【俏】字。
大家可以自行对比,陆词百倍于毛,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气象上既堆砌做作不知所云,还犯了典型的【八病】,其余不足论。
3。《沁-雪》则要好一些,但考察其创作历史,文字风格【山舞银蛇,原驰蜡象】与毛的风格存在差异,创作时期和发表时期更是相隔十年,有充足动机和机会,可以认为有御用文人参与润色。
余不足论,按1/4处理。
以下是網路盤點毛澤東詩詞抄襲的出處:

男兒立志出鄉關,學若不成死不還。

埋骨何期墳墓地,人間到處有青山。

──宋月性(和尚)《題壁詩》

男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死不還。

埋骨何須桑梓地,人生無處不青山。

──日本明治維新時期著名政治活動家西鄉隆盛

男兒立志出鄉關,學若無成不復還。

埋骨何期墳基地,人問到處有青山。

──西鄉隆盛同時代的日本和尚釋月性27歲離開家鄉時寫的,詩名《題壁》。

孩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誓不還。

埋骨何須桑梓地,人生無處不青山

──毛澤東《七絕贈父詩》1910年

獨坐池塘如虎踞,綠楊樹下養精神。

春來我不先開口,哪個虫兒敢作聲?

──唐人所作

獨坐池塘如虎踞,綠楊樹下養精神。

春來我不先開口,哪個虫兒敢作聲?

──明朝嘉靖年間浙江永嘉人張聰少年求學時所作。

小小青蛙似虎形,河邊大樹好遮蔭。

明春我不先開口,哪個虫兒敢作聲。

──清末湖北英山名士鄭正鵠

獨坐池塘如虎踞,綠蔭樹下養精神

春來我不先開口,哪個虫兒敢作聲

──毛澤東《七絕詠蛙》約1910年秋

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

上有愁思婦,悲嘆有餘哀。

──曹植《七哀》

愁殺芳年友,悲嘆有餘哀

──毛澤東《五古挽易昌陶》1915年

汀洲無浪復無煙,楚客相思益渺然。

漢口夕陽斜度鳥,洞庭秋水遠連天。

──劉長卿《自夏口至鸚鵡洲望岳陽寄元中丞》

昨夜江邊春水生,艨艟巨艦一毛輕。

向來枉費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

──宋朱熹《泛舟》

洞庭秋水漲連天,艨艟巨艦直指東

──毛澤東《七古送縱宇一郎東行》1918年春季

揮手自茲去,蕭蕭班馬鳴。

──唐李白《送友人》

揮手從此去,翳鳳更驂鸞。

──宋張孝祥《水調歌頭》

揮手從茲去

──毛澤東《賀新郎別友》1923年1月

傲殺人間萬戶侯

──元白樸《沉醉東風漁夫》

糞土當年萬戶侯

──毛澤東《沁園春長沙》1925年

嗚呼一歌兮歌已哀,悲風為我從天來

──唐杜甫《干元中寓居谷縣作歌七首》

國際悲歌歌一曲,狂飆為我從天落

──毛澤東《蝶戀花從汀州向長沙》1930年7月

雨後卻斜陽,杏花零落香

──唐溫庭筠《菩薩蠻》

雨後復斜陽,關山陣陣蒼

──毛澤東《菩薩蠻大柏地》1933年夏

幾年前,就有媒體分析說,毛澤東詩詞有三種抄襲剽竊現象:「一是『攪拌式』。將他人的話與自己的話攪拌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或者將他人的語序做些調整,便作為自己的詩句登場」;「二是『掩耳盜鈴式』。將別人的詩原原本本地抄下來,但在抄襲時稍做文字上的調整」;「三是『老老實實式』。一字不差地將別人的話抄下來,不攪拌、不掩耳盜鈴,也不註釋」。
你谮啊提厄 哦哟褐色,给扭曲后儿啊
听说有人要看伟大领袖的嘘法?那我就给你们贴一张
【不须放屁】1976年元旦,《人民日报》等各大报刊在头版刊发毛泽东的两首词,其一为《念奴娇·鸟儿问答》,作于1965年,后作修改,图为毛泽东手稿。“两报一刊”元旦社论称,发表这两首词“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和现实意义”。

https://pbs.twimg.com/media/DYxlo2eU8AAzQb-?format=jpg&name=orig
未定义字符串 ๑乛◡乛๑
書法不入流,沒什麼討論價值的水平

詩詞,某個別句子還行,整體不行。不少句子還非常醜陋,什麼“山舞銀蛇,原馳蠟象”

至於什麼豪邁大氣,不值得一提,大部分就是獨夫志得意滿的夢囈罷了,這種東西我上我也行,我可能還多草幾個央視主持文工團
Ganondorf 塞尔达传说玩家
诗词这个东西有名人效应,人一出名,大家都会愿意去钻研你的诗词,受关注度高了,诗词的影响力也就大了。所以诗词的总体水平没有客观标准,尤其是不讲格律的古体诗,其实很好写,写多了总有一两首脍炙人口的。

但格律诗的难度非常之大,没有文化积淀根本写不好。毛的格律诗简直烂到家,处处都有问题,要么韵压错韵,要么对不上。最有名的 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和长征,也好意思叫七律,‘天翻地覆慨而慷’的慷是上声字,这种押韵方式是民国前小学水平。

书法不懂,不评价~反正我没见哪个写草书像毛这么写的。
毛贼就是剽窃大王加黄色诗词大王,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估计在描写江青吧,哈哈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刘仲敬先生曾经谈到他对此的观点,不妨一看。

刘仲敬:毛是个不错的文艺青年。他当然不会写近体诗,但是近体诗本来也不是唯一的诗。照新文化运动主将写的那些白话诗,我们其实没有多少理由嘲笑毛的诗不合格律,或者是这儿的那儿的不好什么什么的。格律这个东西即使是在古代也不是评价诗歌的唯一标准。现在有很多人因为痛恨毛的缘故,对他的文学水准也大加贬斥。实际上尽管共产党人的文学作品大多是一团乱麻,但是相对而言,按照共产党的标准,毛的作品还是比较好的,他的有些地方比某些老干部体要好得多。当然在真正的传统诗作作者当中,他是排不上名次的。放到王揖唐、汪兆铭、胡展堂这些人的作品面前,他根本算不上什么。
Kongepingvin Fædrelandets kærlighed er min berømmelse
诗词跟中国历代帝王比较,差不多是吴越王钱镠这个水平的。

书法的话评价标准比较主观,但是能让人一眼看出来是毛泽东书法也算有所成就了。在这个意义上来说毛新宇的书法成就不让乃祖。
海上生明月 ? 天涯共此时
书法不太懂,诗词的话有些还是可以的。我觉得他身上有一种类似曹操的那种枭雄气概,所以诗词有类似豪放的气概。当然,近代诗词本来就没什么大家,他也就是矮子里拔出的将军罢了!
victorau PhD candidate - Poli Sci/Econ 你葱已经废了
书法不懂 无法评价

诗词方面 毛的水平在他的那个时代算还可以 在古代诗词顶多算中游,但偶尔有一两篇超常水平发挥的。

举个例子 毛的「忆秦娥」个人认为是他写的最好的词 和李白的「忆秦娥」各有千秋
毛的成就并不突出,也就是秀才水平。
他这种层次的文人在民国有很多,如果他没有从政,今天不会有人可以拿他的诗词和书法说事儿的。
hkfool 從來職業無分貴賤,黑警POPO有委任證會捉賊唔會蒙面, 佢地係政權私人 ARMY 唔係警察, 終於有證人證明差佬輪姦。。。如果我提的问题和写的故事能够让一两个人重新思考片刻,我已经要感谢品葱...我需要冬眠了。
诗词不太懂,文学造诣和品行是分开看的。政治人物做诗词,好坏需要计算人头,一字多少颗人头落地?

沁园春雪,本身来说,有豪情,词句也都好,更多就不知道了。因为真正通古诗词的大家都不愿意评论。一般说来政治人物做文艺都必须骂,这是文学批判必须的,但是中国做不到。

做词造诣方面,更喜欢李后主:

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这是毛之前几百年的水准,更高些。这是听有文化的人说的:李煜这一首,文字,韵律都更好。然而意境仍然在「有我」之境...其实一首词几十个字就讲那么多意境、情操有必要吗?完全是因为古人纸默珍贵而已。因此文学上的成就自鲁讯那个时代起,引入了印刷术和报纸之后就应该是朝着中长篇白话文发展了,还是难有超过红楼梦、或者说超过太多的。而在毛时代,文人说句实话比摆弄文学水准强太多。毛这个婊子养的强奸了中文。
Don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毛的诗词经过了大量的修改,最好找原版看。
其中有的具有重大政治意义,比如《七律·有所思》,就是发动文革前酝酿出来的,非常恐怖。
KaMingChiu 姓趙名家明,住在獨家村,愛吃鷄蛋與羔羊。
詩詞凑合,書法換個人就是一坨。典型的中國名(神×)人“書法”。
诗词、书法,都称得上一声“还可以”。书法多少还有点特色。

另外,阿姨说老毛的诗不如汪总统,这个有点偏颇了。

汪总统的代表作,“不负少年头”那个,差不多算打油诗……
misswind miss wind
个人觉得还是不错的。

毛的文章诗词奔放自如,思维流畅。文章据说都是经过加工处理的,但是大体上还是流畅清晰。

毛的字同样,也是不受拘束,写得轻松随意。

毛的字和文都像是写意画,这个质地是在思维层面的。

可能按照技艺的标准,他谈不上大家,看你从哪个角度去看。

当然才学和人品是两回事,这人祸国殃民。他最大的两个问题,一是号召大量生孩子,多生了几亿的人口,二是文革导致教育断层,这两个,任何一个都是不可接受的,民族罪人。
风格就和他的字一样,极具个人色彩。文字白话,格律不通,但其情感充沛,立意高远,远超其同时代的人和大部分古人。
他的白话文是同时代共产党人里做的最好的,这也是胡适的观点。如果不喜欢看毛选里那些针对具体问题而写的琐碎文章,可以看几篇泛泛之论。最有意思的一篇是1966年给江青同志的信,全篇文字行云流水,感情点到为止却余音绕梁。
公正地说,胜过多数同时代文人,但是离官方吹捧的所谓大家的水平还差的很远。不需要了解多少理论,读一些优秀诗词自然能体会到这种差距。
不过他的诗有个特点,就是完全有种完全不受拘束的意气,就是这一点吸引了很多中国人。
毛詩確實不行,以前看上去霸氣,現在看就是裝逼,結合毛臘肉晚節不保家族衰落的事實看更傻逼。         裝逼本身就不符合文人的心境。
a1161aa 往后,哀悼的日子和值得哀悼的事情只多不少。 愿这片土地上的人,早一点迎来曙光,希望他们能撑住,最黑暗的时刻正在来临。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好听点叫霸气,难听点就是狂妄,把历来的祖辈朝代羞辱成这个样,小学就开始学这首诗了
诗词水平还可以,当然和古代大诗人比差远了

至于说书法,那就非常一般了,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他是“伟大主席”,他那书法根本没人会捧,换言之如果一个平头百姓把字写成他那样子,根本不可能有谁会吹嘘着叫书法
從小我就聽過毛澤東靠捉刀代筆,不知詳情如何
书法就一普通业余爱好者
诗词的问题在于 太糙了
乾隆明显比他强点
你看支国国内普遍怎么评价乾隆的诗词
淺茉 粉紅五毛戰螂都給我去死吧
诗词不错,书法不行

但感觉这人知识水平不行啊,诗词应该是有人代笔和抄的,参考维尼的废话连篇也不可能是他自己写的。
据说诗词有一部分是其他人代笔的?不了解

书法看多了还有点儿顺眼
初看觉得有点儿怪
饲养员 半导体行业女博士。
我觉得老毛要是做个游山玩水的豪迈派文人或许以后还能落下一个好名声.
写诗应该是业余高手水平, 但是没有治国的技能点.














那也比包子强.
疯狂习近平 Thinker 就碰你瓷了,怎样?
書法至少比他孫子強 詩詞都是帝王將相那一套 沒有一點現代文明的內涵
书法应该不怎么样。当然有自己的风格,我们普通人有自己的风格,最多其他人一眼看见就知道是你写的,仅此而已。但老毛不一样,他有一群专业拍马屁的御用文人,将他这种风格无限放大,吹的天花乱坠,通过洗脑,让很多中国人认为这种风格就是书法的最高境界。就像一把巧克力豆,有红色黄色白色绿色咖啡色糖衣的,其实本质都是一回事,但有人把黄色的挑出来,说这种是最顶级最好吃的限量加强版,一颗抵得上其他颜色10000颗,洗脑时间长了,你也就信了。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诗词的气势不错,有一代枭雄的样子。

书法看不懂,但说实话怀素的狂草咱也看不懂,只好的谦虚的说:欣赏不来
我上次看到有个家伙写到如何作词

首先名词要大,比如:什么乾坤,南北,鲲鹏,万里,千万,等等

然后动词要锰,比如,什么战,斗,吞,等等

然后,我就想起来,这不是就毛泽东吗
我觉得下面这首可以,青年时候的毛泽东写的。

五古·挽易昌陶(1915年5月)

去去思君深,思君君不来。
愁杀芳年友,悲叹有余哀。
衡阳雁声彻,湘滨春溜回。
感物念所欢,踯躅南城隈。
城隈草萋萋,涔泪侵双题。
采采余孤景,日落衡云西。
方期沆瀁游,零落匪所思。
永诀从今始,午夜惊鸣鸡。
鸣鸡一声唱,汗漫东皋上。
冉冉望君来,握手珠眶涨。
关山蹇骥足,飞飙拂灵帐。
我怀郁如焚,放歌倚列嶂。
列嶂青且茜,愿言试长剑。
东海有岛夷,北山尽仇怨。
荡涤谁氏子,安得辞浮贱。
子期竟早亡,牙琴从此绝。
琴绝最伤情,朱华春不荣。
后来有千日,谁与共平生?
望灵荐杯酒,惨淡看铭旌。
惆怅中何寄,江天水一泓。
一流词(即便不搞革命,毛也能算“民国词人”,并无太多疑问。)
二流诗(一般,其诗格律也不好,可能不如一般旧文人。)
三流字(不好,功底较差,也不练习。至于其“草书”,则常常结字不规范,甚至有错字出现,十分可笑。)
base64 习暴毙
https://i.imgur.com/w3faAib.png
你在反贼窝里问就不太可能得到客观的答案,,更何况大部分反贼也不懂这些
周孝正今天的节目刚聊完腊肉抄袭的事🐶                                                 
Croyance 虽千万人,吾往矣
肯定一个人不能方方面面都肯定(肯定美国的同时,美国的霸权主义也值得肯定嘛?),否定一个人也不能方方面面都否定。毛泽东很复杂,但也有很多可取之处。我首先推荐你略看一下《毛泽东选集》,你肯定可以发现此人对问题的分析能力,寻找解决之道的能力,以及执行力都超越常人。其次就是他的诗词,属于帝王诗词,其中的气质与文学思想不能仅凭几首水平一般的诗词进行否认。以下贴一首:



忆秦娥·娄山关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我觉得应该由比较权威客观的文学评论家来评价,最好是海外学者,尽可能的排除政治影响,负面的和正面的都是不可行的
陪你去看毛新宇 观察 https://thedonald.win
还有吃的,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

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

这个呀,就是得豪迈!
我死了 社民主义者/中间偏左/理性反姨/民国宪法派/事实胜于雄辩
根据他写过的《七律 答友人》,可以看出毛先生有较高的文学素养。但是作为政治家,他是残暴的。
毛的诗词水平恐怕在国民党的吴稚晖之下
当年公认的一流水平实际上是汪精卫
连一些大佬陳寅恪,錢鍾書兩人都称赞
称汪氏可躋於一代詩人之林
EPSON Allahu Akbar
毛泽东上的是旧学,今天的中国人学的是五四之后的新汉语。所以大家觉得能搞几句古诗的人都牛逼得不得了。真正有能力评价的可能只有跟毛同时代的那些上旧学的人吧。

就好比让我去评价一首德语诗好不好一样。
书法不怎么样,诗词水平高,白话文也强,党8古的始做蛹者,我还记得我的中学语文老师说的,毛文章结构精妙,逻辑相扣,却是一篇废话,既是废话,然而又不能删掉其中任何一个字
浩天世界 观察 光明不灭,浩天永存。
诗词还可以,朗朗上口,书法嘛,确实看不懂,自认为还没有我写的好看。
毛 - 人歪字歪。
蒋 - 字正为人至少比毛正。 

毛 - 赢在歪上,以日本为第三国玩三国拖垮了国民党。
蒋 - 输在中正二字上,居中为正而不能进退取舍自如。

结论: 叹字如其人。 
皇帝写的诗,太监敢说一个不好?
我觉得,除去捧的成分,没剩多少。
平心而论还行,但是题材狭隘,就是些成王败寇的东西,小粉红们也很容易背诵全文
他的这个书法吧 我看不出好来。。。王羲之那种一眼就有吸引力啊 颜柳那种规矩做模板的楷书都差得远
(我也看不出草书的好来)
这个诗词水平,自由度满满,风格明显结合传记看,都是直抒胸臆
脱离历史看,词不够规矩
PanzerVor 好好说话,装甲萌虎。Panzer vor!!!
过度自恋的人写不出好诗。过度风光的人写不出好诗。

毛泽东的诗修辞还行,可是意境不高。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毛泽东的书法在行家里面算业余,业余里面算行家。诗词水平不了解。
胡适点评:以毛的水平,是考不上北大的。
毛厉害的不是水平,而是身份。
大一统的开国皇帝,整个中华文明史也不超过两只手。
何况今朝的开国皇帝。
loveyou521 80后草根厂狗
饮罢长江水  又食武昌鱼。

远望佛山黑呼呼
上面细来下面粗
要是佛山倒过来
下面细来上面粗

各位请品品   上百年的历史了你们也能信?
话说博士厉不厉害?你们信他的话吗?能睁眼说瞎话?   当下世界的你们都不信。
不黑不吹   比不上乾隆 毕竟出身在那里   跟韩复渠同水平
呵呵哒12345 你的两心不会痛吗
义务教育水平时读一读还可以,等到高考完,好好读几册唐诗宋词,顿觉粗糙难咽
聽說毛的詩詞不少是找人代筆的, 不知是真是假?
麦克 必须要像战后犹太人清算纳粹那样拉那些恶心人的五毛粉红自媒体的清单,集体处决
“敢同而归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到底是不是他写的?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社会主义铁拳实例 - 武汉肺炎:还要多乖
https://i.imgur.com/is0Q3wl.jpg

https://i.imgur.com/22rZDmN.jpg

https://i.imgur.com/5lkeOmu.jpg

https://i.imgur.com/KqfLFJT.jpg
寒露II 复活的二代目
书法再好好的过宋高宗赵构吗,诗词再好好的过李后主吗?
毛泽东的诗词,向来被评价有帝王之气。我个人理解,就是内心世界非常强大。王立群老师曾在某个节目里解读过毛泽东的诗词,甚合我意,只是印象不深了,只能加上我的理解大概说说。
hamada 滨田花子
由於站的高度不同,人家有自己的氣魄。換了旁人如果這樣寫,恐怕會被別人笑話的吧。書法鄙人不懂,不好評論~
公民評論員 ? 公民評論員
看了这个帖子,准备也发一下10多年前的老作品,和葱葱们探讨一下
书法我不懂,诗还是不错的,不建议把他的诗跟古诗作对比,他算是仿古现代诗人,好像海子也比较喜欢他
晚风98512 ? 新葱一根
毛泽东的书法还是自成一体,很有魄力的,他诗词还是很大气的。
跟我念通商宽yi 庆丰大帝御用注音师
感情充沛,某些读起来是比较舒服的。但意境一般,有时候强行对仗很别扭。
毛泽东的书法水平讲实话还是可以的,至少书法有一定底子,也有一定的风格,伟人加成这点就不说了。不止毛泽东,很多CCP的第一代开国功臣里面,都有很多字写得好的。原因非常简单,在清朝末年和民国时期,很多人从小就是写毛笔字的,就和我们从小写中性笔、钢笔一样。CCP的老人里面不少都受过不错的教育,不完全是泥腿子,因此字写得好很正常,毕竟是从小操练的基本操作。

同样,国民党大员里面字写得好的也很多。对于汉文化比较重视的日本,政客的毛笔字也会练习,这也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相比之下,现代化之后不断脱离汉文化的越南和韩国就比较一般。不过讲实话,看看CCP的第二代官员,比如习大大等人,由于是解放前后出生,受教育有限,而且毛笔字这种也不练习,字写的不好非常正常。

讲实话,如果不是找人代写,毛笔字要练好,至少需要花费一年的功夫,天赋很高的,从零开始打下比较牢固的基础都需要苦练一个暑假的控笔,从篆书开始,然后隶书,然后魏碑、楷体等等,之后才能自由发挥。鉴于现代人从小基本不会花大量时间练书法,所以,我个人倾向于认为这种技能在大陆会慢慢失传。

所以我预测,领导们的真实书法水平会一代不如一代。毛泽东作为初代CCP大佬,写的绝对是相对不错的。
沁園春 雪,豪邁,大氣,絕對超越了當時嘅一眾文人。
KingSager 自由不死,暴政必亡
同时代二流水平,当然放在今天这个文艺凋零的时代里也称得上是一流了
jiuqiupeng 辞根散作九秋蓬
毛的字放到现在肯定算好的,放到他同时代人中间比那就哈哈哈哈了
逃出魔幻紀 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
不太懂,好像有點文彩,有點豪邁,但將『放屁』入詩,可能是千古第一人,被人恥笑。
cogni ? 熊宝宝
我赞同楼上一个人说的,不要为黑而黑,否则只会拉低大家档次
窝达令 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就事论事,还是可以的,至少他的书法是独树一帜的。
话又说回来,一天军事院校没读过,也不是出身政治门阀家族,可军事指挥能力和政治能力也算得上天纵奇才了。
当然,只是就事论事,他中后期犯的那些错误,该说还是要说。
作为土共的奠基人之一,也算得上伟人,其实不仅是他,往后的邓小平也去过法国留学,江泽民那可是民国时期实打实的大学生,胡锦涛是土共建国后,文革之前毕业的清华大学生。偏偏到了庆丰大帝这,初中肄业,治理国家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各种强权,各种战狼,各种不讲理,也踏马没谁了。
VIHA
比梁家河小博士强。。。呵呵
但平心而论,以前上学时学的毛诗词,觉得还是充满了自信与大气,气场强大。如果不要强行与政治挂钩,捧得过高,当然也是可以一读。
至于书法吗,本人只是练习过一些,个人不是很喜欢这种风格。
乾隆皇帝的批发诗了解一下?如果硬要比较的话比梁家河博士还是要高好几个华莱士。
蹦恰恰嘩啦啦 夜寂桐風緩、校舍舞步旋。
我大概總結了一下知乎詩詞圈內人的觀點。別看他們在知乎發言,其實有不少反賊,還有公然寫“可惜慶豐人時運在、妹娃獨立候黃昏”然後發到微信公眾號的衝塔人。國朝不少最厲害的詩詞人都寫過六四的事情。

先說毛的詩。很明顯不成樣子。

有句“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一千河到底是什麼?而且“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這尾聯非常不稱,就好像是硬湊出來的。同時代的詩詞大佬有的是,比如鄭海藏、陳三立、鄭珍,衹是上課沒學到。

毛的詞其中有幾首不錯的,如憶秦娥·婁山關,浪淘沙·北戴河。

問題就是大家熟悉的名篇(如那首沁園春)有很大問題。雪的下半篇直接不扣題,而且詠物詞把詠的物直接寫出來也不行(萬里飄)。感懷事物是沒問題的,但是全篇都得扣題。可以參考一下陳永正的《黃河壺口瀑布放歌》,雖然說到他經歷的動蕩,但還是繞著主題黃河來寫的。而且豪放詞並不是詞的本色,沒幾個人像這樣寫的。晚清民國的厲害詞人也很多,比如夏承燾,朱祖謀。
fel6111 蒙古国海军参谋
我也有亲人曾经在周恩来身边做事,也有很多学者朋友.
这些人不论是否讨厌毛泽东.都承认几点,
首先,毛泽东能力是绝对有的,不服不行.
其次,书法有一定功底.然而,对于草书狂草书法功底最多只占其价值的40%,更多的是这个人的名气.如果毛那些字是一个普通市民写出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再次,有一定的文笔,很多诗词都找过文学团队进行删改,甚至代笔.
Jarrow 新注册用户 中共舔狗
诗写得不错,
人杀得不少。
入靖国神社,
永不得安宁。
吳小勳 我愛臺灣
以自我為中心的暴君思想,當時因為毛而死了多少百姓,到國外去查一下便知道了,不要在大陸查,因為你查不到的
有这种:写的很好。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还有这种。。。不许放屁,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

有的写的很好,有的很烂。。。

不懂书法,不评论。
不要为了黑而黑。
毛泽东诗词、鲁迅文集,许多好词好句都可以拿到生活实际中使用。
任何时期的诗词都是一个时代的文化遗产。
明明123 新注册用户
糊弄中小学生还行
诗歌山寨版
书法野狐禅
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从“中国用9%耕地养活世界20%以上人口”的说法看党的宣传术
多年来一直是说“中国用7%耕地养活世界上20%以上人口”,这两年有改说“9%耕地”的,但两个说法差不多。已经吹了快20年了吧?

虽然已经宣传这么多年并且这说法近年来已经破绽百出,然而共产党依然津津乐道于此说法。这是为什么?就句子本身看来,不过是一句很简单的陈述句。就象说“蒙古在只有零米海岸线的情况下让国民吃上了海产”一样,明明白白的陈述,没有多少奥妙。因此重要的是这句话后面的宣传动机。党的动机不是想陈述简单事实,而是想借一个陈述句来造出一个中共政权政绩斐然,恩德浩荡的假象。为了要用一句话达成这样的效果,党的确是下了大工夫去设计这个宣传题材的。

1、字眼挑得特精。故意用“养活”这样一个含混不清的字眼。巧妙避开“消除了饥荒”或“人均获得多少热量,蛋白质”等具体明晰的指标。更是轻轻带过了三年“自然”灾害和其他饥荒时期大批饿死人的现象。如果你想认真,问道:啥叫“养活”呢?是不是“生下来就不会被饿死”的意思呀?那党就不高兴了。党不希望你钻牛角尖,只希望你往“好”的方向去理解。这“养活”的意思其实等同于“存活”,反正没饿死的都算“养活”了。估计党对这样的解释仍然不悦,但好像没有别的解释了。

2、借助中国人口众多来掩盖大饥荒饿死人的事实。毛泽东等推行恶政致使几千万中国人被饿死。在当年,这相当于从地球上抹去了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两国的总人口,当然是非常大的罪行。中共领导心里始终为这起史上最大的人为饥荒事件而惶恐,害怕终有一天要遭到清算。因此想利用这个宣传手法把人们的注意力转到没有被饿死的庞大人口数字上来,以便忘掉那几千万不幸的同胞。从下面的推算可以看到,在这个精心设计的宣传中,中国巨大的人口基数是如何有利于美化党的:

1960年代初期时中国人口约为6亿,为简单些,假设那时世界人口约26亿。观察一下饿死人中国人口所造成的影响:



饿死中国人口__存活中国人口__存活世界人口__中国“养活”世界人口的

0千万___________6.0亿___________26.0亿______________23.1%

3千万___________5.7亿___________25.7亿______________22.2%

5千万___________5.5亿___________25.5亿______________21.6%

8千万___________5.2亿___________25.2亿______________20.6%

1亿_____________5.0亿___________25.0亿______________20.0%

显然,即便饿死上亿人口,党仍可以保持“养活了世界上百分之二十以上的人口”这个说法的正确性。有了这样高妙的宣传技术,饿死一亿人口也照样响当当地伟大光荣正确,那饿死三五千万还能算回事吗?

3、故意避开有可比意义的指标,以免露出破绽。这句话明明说的是人均耕地面积的状况,却偏偏不用现成的,可以和其他国家相比的人均耕地面积统计指标。说穿了就是怕比较。当今世界的一个基本的事实是:地球上的耕地分布很不均匀,大量耕地集中在南北美和澳洲等人口相对少的地区。形成其余特别是亚非国家的地少人多的现象。中国的人均耕地面积情况相对而言并不太差。以中国周边国家为例,日本,韩国,越南,菲律宾等都比中国少:

国家____耕地(万公顷)___人口(万人)___人均耕地(公顷/人)___资料来源

日本:_____516.2_________12,557________0.0411______1996世界经济年鉴

菲律宾:___552.0__________6,860________0.0805______1996世界经济年鉴

越南:_____553.1__________8,110________0.0682______2002 CIA WFB

韩国:_____203.3__________4,445________0.0457______1995世界经济年鉴

中国:___13004.0________125,909________0.1033______2000中国统计年鉴

台湾的人均耕地面积更少,只有大陆的三分之一左右。还不用提新加坡这种耕地接近于零的国家了。如果这些国家当局有类似中宣部这样的吹牛机构的话,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中共彻底盖了。比如李光耀就可以说“在我的正确领导下,我国耕地的养活能力超过中国100倍以上”这类可能是百分百符合事实的话。

4、不要脸,贪历史之功为己有。“中国用少于10%耕地养活世界20%以上人口”,在乾隆爷时期甚至更早就存在了。可现在中共当局政府却砍断历史,专用这话来标榜自己的功绩,还用来证明自己统治下中国人权的进步。每次提起这话,当局总是别有用心地给这说法加一个引子:“新中国成立以来”,“在党和全国人民的努力之下”等等。好像中国在1949年以前人口很少,耕地很多。到了1949年突然生出了占世界20%以上的人口,耕地却突然只剩下不到10%似的。中共的最佳本事就是封住别人的口,删去历史,然后放心大胆胡吹胡擂。相比起来,过去朝代的中国统治者还比较厚道,人家只做不说,从没有花什么力气去宣传。而这中共政府也够可怜的,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竟贪前朝之功为己有,吃起百年前的老本来了。

5、为吹牛而使用假数字。为了使这个宣传有最大的效果,中国耕地面积算得越少越好。为此当局长期使用虚假的耕地面积数字。直到外国的卫星观测资料不断证明中共当局数字严重偏低后,才慢吞吞地开始修正。为推卸做假的责任,当局谎称各地方少报了耕地。但是稍熟悉中共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共中央在这问题上被下面欺骗的可能性非常小。中共历来重视粮食,而向农民征收粮食要以耕地面积为依据。为了能征收尽可能多的粮食,中共断不能容忍各级隐瞒耕地面积。而耕地并不是针头线脑的小东西,随便就能藏起来的。从土改、合作化、公社化、到承包责任制,中国耕地经历多次所有制的转换,现有耕地面积已经被反反复复丈量、核实、登记、造册过了。地方干部能瞒得住的部份应当非常少。而中共当局在此数字上的误差却非同小可:90年代里一直用9千多万公顷的数字,到2000年却跳到了1万3千多万公顷。

一个国家的耕地面积数字能长期保持着近30%的误差,让人觉得国家统计局是中宣部或者文化部喜剧司(如果有的话)的一个下属机构。外界对中共当局的统计数字频生疑问是很自然的现象。不知国家统计局发表的国土面积数字是不是也有类似的误差?如果四分之一以上的国土也能被“误差”掉的话,那么江总戏随便送出一两百万平方公里国土就不算什么严重问题了:送掉后让丁关根打个电话叫统计局向下修正一个“小误差”不就结了吗?

更有意思的是:即便国家统计局在2000年已经改了耕地面积数字,而宣传部门仍然舍不得原来那比较“辉煌”的说法。中国农业部等已经使用“占世界9%”或“不到世界10%”的新说法了,而光明日报中国网等直到中共十六大期间仍然坚持用“占世界7%”。可见“为了宣传决不在乎真假”已成根深蒂固的习惯了。只要能让党显得好看,再错再假的数字也要用。

共产党造假,劲头极大,魄力极大。影响力自然也极大。据历史记载,这影响力曾大到能让嚼树皮吞观音土的人们也念念不忘说“翻身不忘共产党,幸福全靠毛主席”的地步。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15
  • 浏览: 35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