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迎新系列】“我觉得中国够民主了!”——如何衡量民主与独裁

目标读者:刚开始接触自由世界政治讨论,对政治理论几乎一无所知的新难民。

我们讨论如何推动中国民主化,不免看到小粉红一句话怼过来:“你说不民主就不民主?我觉得中国已经够民主了。”世界上有两百多个国家,哪些是民主的,哪些是独裁的,并非一句“我觉得”可以衡量。

抽象概念的量化
概念是抽象、飘渺的,我们无法直接测量它是长是段,是多是少。当我们提出理论假设时,需要找到具体的东西,与概念对应起来,作为观测指标。这个过程,叫作量化。(有些学者机器翻译入脑,硬要逐字对应,称之为“可操作化”,佶屈聱牙。)

“民主”,也是一个抽象的理论概念。在当代语境之下,这个概念的核心,在于统治者是全体人民,而非人民中的某一群人。讨论民主,自然也要先确定量化的标准。

以罗纳德·德沃金为代表,一些人认为,应当去衡量政治制度产生的结果,是否能够对社会所有成员一视同仁,平等地分配资源、机会、价值。这叫实质民主观
以罗伯特·达尔为代表,一些人认为,应当去衡量政治制度本身,是否能够以平等的方式分配政治权力,完成政治活动。这叫程序民主观
实质民主观与程序民主观,也对应了结果正义与程序正义两种价值取向。需要格外强调的是,这二者并非二元对立、非此即彼。将这二者对立起来的“辩论”,是【假两难困境】的逻辑谬误。

罗伯特·达尔在其理论体系中,也将程序民主观称为最小主义民主观。判断一个国家的政体是否民主,要看其政府结构的领导者,是否经由充分的竞争,才被选举上台。无论用哪个名字,这一套量化标准,有两个维度。
  • 竞争程度:也称论争程度。公民是否能够自由地组织、结社,相互辩论,辩论相互竞争,推动各自支持的政策和结果。
  • 包容程度:也称涵盖范围。以上政治活动,哪些人有资格,并且确实能够参与进来。

https://i.imgur.com/tB98IQy.png
达尔提出的两个维度,是很多学者、组织衡量政体民主程度的基石。许多民主量化体系,均是此两个维度的变体。

几个较为主流的量化体系
DD指数
也叫民主-独裁指数。在达尔坐标系里,民主与独裁是一道连续的光谱,没有一个绝对的分界。而DD指数对政体类型使用了二元划分。也就是说,在DD指数使用者看来,可以民主国家与民主国家相比,看看谁更民主、更不民主;也可以独裁国家与独裁国家相比,看看谁更独裁、更不独裁;但是民主和独裁泾渭分明,没有既不民主、也不独裁的,也没有既民主、又独裁的国家。
只有满足以下全部四个条件,才会被DD指数归类为民主国家。
1. 行政首脑通过选举产生;
2. 立法机构成员通过选举产生;
3. 选举过程中,有不止一个政党参与竞争;
4. 在选举规则没有发生改变的前提下,有过政党轮替、政权交替。

政体数据库第四版
该套量化体系,会为每个国家打出一个民主得分,一个独裁得分,都在[0,10]区间内浮动。民主得分减去独裁得分,就是这个国家的政体总分,[-10,+10]区间内浮动。
影响政体分数的因素,主要有五项细则。
1. 行政部门的人事任命,是否经过了足够的竞争;
2. 行政部门的人事任命,是否足够公开;
3. 任何公民参与政治活动,是否有法律法规对其形成限制和阻碍;
4. 任何公民参与政治活动,是否可以形成足够的竞争;
5. 行政部门的权力是否受到有效的限制。
具体评分表在此不赘述。可以看出,前四项细则,是对竞争程度、包容程度的扩展和细化。在此基础上,第五项细则,是整体数据库补充的独有标准。

自由之家指数
该组织使用两个量化指标:政治权利得分、公民权利得分。
政治权利得分,由10个问题决定。这些问题考量的内容,主要有三个方面:
1. 选举过程;
2. 政治多元化与参与程度;
3. 政府如何运行。
公民权利得分,由15个问题决定。这些问题考量的内容,主要有四个方面:
1. 言论、信仰的自由;
2. 结社、组织的自由;
3. 法治;
4. 个体独立性和个人权利;
自由之家衡量这两个量化指标,得分经过计算、转换,把国家分为三类:自由、部分自由、不自由。
自由之家的政治权利得分,基本对应着【竞争程度】这一维度;公民权利得分,基本对应着【包容程度】这一维度。
但是,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自由之家的量化体系,反映出的是【实质民主观】。
(顺便提一句,党国政府已在2019年12月2日宣布对自由之家实施制裁,也不知道拿什么制裁,怎么制裁。)

关于方法论的碎碎念
量化体系不胜枚举,各有不同,可以有对比、评估,不一定有高下优劣之分。一般来说,对量化体系进行评估,可以有很多角度,包括概念化过程、有效程度、可靠程度、可重复性。对于我们这些非学术化的讨论、闲聊来说,后三者不必深入,把闲聊折腾到与论文一样无聊。然而,理解【概念化过程】,依旧很重要,可以避免大部分鸡同鸭讲、逻辑谬误的情况。
概念化过程的意思是,对于某一个抽象的概念,选择哪种基本的解读方式。例如前述的实质民主观vs程序民主观;将民主与独裁看作连续光谱,还是二元对立。
这些解读方式,都是有道理的,没有对错之分。选择哪一种解读,更多取决于我们要讨论的具体问题。
举个例子,如果我们想讨论政体类型如何影响某些事物,使用实质民主观就会很麻烦。再具体一些,假设我们用收入平等的程度衡量民主,就无法讨论政体对收入平等有什么影响,否则就成了循环论证。

不要你觉得,也不要我觉得。民主与否,有很多主流衡量方式供君选择。不论采取哪种解读方式、使用哪个量化标准,党国都是独裁。

参考材料:
民主原則規範性困境之解決——透過論辯倫理學建構基進審議民主的嘗試
Principles of Comparative Politics
Democracy-Dictatorship Measure
Polity IV
Freedom House 
2019年12月2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http://web.archive.org/web/20191202200505/https://www.fmprc.gov. cn/web/fyrbt_673021/t1720844.shtml

难民迎新系列:
中文世界政治立场颜色一览
左-右政治光谱及中共对其畸化
微博爱国党盛行,我们无需痛恨,更无需绝望——自下而上的民主转型与临界点模型
四中全会要开了,党内改革派能否有所作为?——自上而下的民主转型
关于中国民主化转型的四种观点
中国人不适合民主吗?——文化与政治制度
55
分享 2020-04-12

24 个评论

"不论采取哪种解读方式、使用哪个量化标准,党国都是独裁。"哈哈哈哈哈
好文,有学习价值
我覺得比較麻煩的是,有時很難跟長期處於非民主政體環境的人,去解釋這之間的差距有多大。沒有實際生活經驗,那就是全憑感覺與想像。或者說,只能自己跟過去的自己比。而抓住並且放大某一處的缺陷與疏失,又是非常容易(況且大概還不只一處)。另外也覺得,那些御用學者,有些並不是那麼好直接駁倒。

但其實就是需要整體性的去看。
中国一直宣称自己是民主国家,其是否有自己的成文的量化体系?
印象里没有见到过类似概念。
民主是一场足球赛,你可以支持这队,也可以支持那队。你可以享受胜利的喜悦,也需要承受失败的痛苦,但无论如何你最关心裁判是否公正。赢的没必要嘚瑟,输的没必要气馁,因为你知道还会有下一场。
独裁是一场样板戏。无论好看与否,你作为观众都不关心剧情,因为你已经看到想吐,你既知道开头也猜到了结局。看这场戏你唯一的期待是,哪个角色可以念错一句台词,可以让你哄笑几秒,让你感觉到你不是一个接受指令的机器人。
有時很難跟長期處於非民主政體環境的人,去解釋這之間的差距有多大。沒有實際生活經驗,那就是全憑感覺與想像。

本站的一些角色扮演,很容易被认出来,被认出来的人还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另外也覺得,那些御用學者,有些並不是那麼好直接駁倒。

党国别的不行,思想控制水平,确实是很高的。
如果看政策研究室的论文和报告,御用学者的真实水平和眼光不一定很高,但是没有学术道德。正常人讨论,会有一些预设的共识和常识。御用学者却在学术讨论的语境下,也可以说瞎话而脸不红心不跳。偏偏他们又有基本的逻辑能力和学术基础,可以让他们识别出讨论的共识,准确攻击,把【讨论】拉回到对【讨论前提】的讨论,层层下来,原本的交流彻底被打乱。乱拳打死老师傅,水平不需要高,脸皮够厚就好。
但其實就是需要整體性的去看。

百闻不如一见,直观的感受远比纸上谈兵生动有力。让更多人亲身体验民主政体环境,哪怕是深度旅行几个星期,也会人心思变。
难怪台湾自由行取消,最近又一波收缴护照运动。
中国一直宣称自己是民主国家,其是否有自己的成文的量化体系?印象里没有见到过类似概念。

对政体进行量化评估,显然要非政府组织或个人来做,才能避免“球员当裁判”的情况。党国对非政府组织和个人的打压,众所周知。
《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http://www.gov. cn/2005-10/19/content_79553.htm)大约是仅有的相关物品,还是国务院钦笔。
至于学术界的讨论和评估,墙内是没有的,政治学的师生,政审当然要更严格啦。墙外有很多,都是“反华势力”、“种族主义者”。
赢的没必要嘚瑟,输的没必要气馁

赢了选举,便认为体制优越;输了选举,便认为这个体制不民主,有漏洞;这两种心态,都是典型的利用【实质民主观】进行循环论证:选举的结果不正确(正确),所以政体不是(是)民主的。因为政体不是(是)民主的,所以选举的结果不正确(正确)。
从这个角度看,尊重选举结果,也是展现自己基本逻辑能力的时刻。Trump初上台时的那一波#NotMyPresident热潮,简直蠢到没眼看,给右派媒体送弹药。
看这场戏你唯一的期待是,哪个角色可以念错一句台词,可以让你哄笑几秒,让你感觉到你不是一个接受指令的机器人。

:(
对政体进行量化评估,显然要非政府组织或个人来做,才能避免“球员当裁判”的情况。党国对非政府组织和个人...

仅有的资料竟然也是十五年前的产物...
--------------
对政体本身进行量化评估的或许只有这一本《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但是“民主政治建设类”的资料倒是不少。
刚才查资料的时候查到了这一句话:
“人权”一词出现次数最多是在 2005 年,当然在其他年份上也属于重点内容,突出的是人权事业发展,中国政府多次就人权问题做出发言。

有必要去找下中国05年大事记之类的资料了。
太陽三觀測站 品葱娘创作者 回复 懦夫斯基
[quote][/quote]

共識確實是重要的,很多粉蛆論調一眼看去會有種很蒙,十分荒謬但又不知從何反駁的感覺。現在看來大概還是和基本共識的錯位有關。
舉例來說,倘若對方從根本上否認個人的價值,那和對方進行類似一刀切式封城是否合乎人道之類的爭論便毫無意義——對方完全就不承認人道,就算把那些我們稱之為真相的東西全拍它臉上它也會梗著脖子說這是必要的犧牲。沒有這種共同的底線就沒有討論的基礎,而這種底線顯然不是費點口舌就能學到的。
其實由此也可以判斷出究竟哪些粉紅還可以勸一勸而哪些粉紅絕不可救,基本道德認知還到位的,只要讓對方了解下中共幹過的缺德事那應該是不愁對方不被策反了。
已隐藏
赢了选举,便认为体制优越;输了选举,便认为这个体制不民主,有漏洞;

输的一方,总是盯着裁判一两个误判,但是无视竞技方面的长短,是不成熟的表现。
心态成熟需要年月积累,一个国家的话语权让十几二十的愣头青骑劫,这个国家走在毁灭之路上面。
至于样板戏,这样想会开心些。民主社会总还是有机会看,独裁社会只可以看亲自己的一派了(左看左,右看右。)。
“言论自由,国民党统治下是多少的问题,共产党统治下是有无的问题。”
樓主的文章屬於政治學常識,可是很多中國人從小到大學習的政治課講述都是違反政治學常識的黨國思想,所以很多中國人無法運用政治學常識衡量中國社會的政治環境。
不以民主为民主的民主都是独裁
我觉得中国够民主了?

问问:怎么把现有中国过热的民主指数降下来?太多了确实是不好。像房价一样,大家都觉得高。
無知的人最幸福。
無知從而不需要比較的人最幸福,
單純的幸福
只是不能持久
知道自己所在地区的人大代表是谁,和他交流过自己的诉求么
然而

“你说了辣么多!不就是想说明美国比中国好吗?! 你个美分!汉奸!”

“你现在吃的不好吗?巴拉巴拉,美国黑命贵,巴拉巴拉,你上街就被枪杀,巴拉巴拉,特朗普的种种SB行径,巴拉巴拉,民主哪里好?”

甚至还能有“民主不好,可是中国比美国民主”的这种爆炸逻辑荡漾出来。

牜牜。
我期望的是可以实现到一人一票的这个过程,和这个过程能带来的延续与传承,可不是什么形式上的结果。 那些所谓政客,民主学者,眼中的庞然大物,化入精神思想的巨型奴隶,丑陋无比的贪婪怪物,残缺不堪,却连绵不断的被人们歌颂,即便如蝼蚁被无情踩死在脚下,死的越多,越惨,颂声就越大,可悲,可泣。


中共组织到底是什么货色,根本不需要民主非民主的标准去衡量。

任何国民即便无法改变国体,但是任何一位国民都能在法律和行政行为中平等的选择与表达自己期望的国体,这样的国才会在历史发展中留下自己的价值。
中共这个体制就是逆淘汰的,所以只有这种人渣才能够受ccp赏识。但凡有一点点良知的,都不会走这条路。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虽不周于今之人兮,愿依彭咸之遗则。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12
  • 浏览: 12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