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香港/台灣朋友的] 一個大陸反賊對牆內人政治意識的見解

    因為這篇post主要受眾對象為香港人和臺灣人,所以決定以正體(繁體)中文形勢po出。
最近在品蔥看到大家對李文亮醫生的逝世討論的很火,其中不少針對李文亮醫生曾經在微博轉發撐警內容引起了許多爭議。我想就此對於牆內人的政治意識發表一些看法,本文會分為以下幾個部分:

    牆

    拋開中共對於每一個牆內中國人從小到大的思想意識形態教育與洗腦不談,牆對於每一個生活在牆內的中國人在對外認知上有著極其嚴密的遮罩作用。這導致了幾乎所有的中國人對外認知與世界大部分人產生了不小的差異。

    我認為目前國內至少存在著3堵牆。
    1. 狹義的牆:即指防火長城,Great Firewall of China (GFW)。
    2. 廣義的牆:指一切受到中共控制的大眾媒體及資訊/社交平臺。
    3. 更廣義的牆:指因牆內的長期洗腦,意識形態教育,劣質社會風俗等所產生的一切違背普世價值的心理屏障:包括反人文主義意識,社會叢林法則意識,互害思維,陰謀論思維,聖君情節,強權(人)崇拜,金錢至上論,大國沙文主義,大一統強迫症等,不一而足。

    傳統的牆內中國人要擺脫這3層牆,去接受外部真相是非常不容易的,因為只要你活著,目前這3堵牆都在無時無刻的一起發揮作用。而一旦喪失對抗牆的利器,所要面對的是被中共全面控制的資訊大海。而絕大多數中國人因為生活上的壓力,導致他們的政治意識淡薄,基本只關注娛樂及與工作,學習相關資訊,因此長期受到這個政權的愚弄。

    以本文作者為例,因很小就開始長期翻牆,因此在世界觀,價值觀方面沒有被中共過於扭曲,然而在香港反送中運動初期去年6月時,由於工作關係,在使用外網時基本只使用Google進行業務上的搜索,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沒有使用Twitter和YouTube, 這導致本人直到7月底才開始逐漸瞭解這場運動的真相。

    可見,即使長期使用外網,一旦不全關心政治內容,也很難瞭解政治事件的全貌,更何況那些連GFW都無法越過的普通中國人。他們所看到的全是國內官媒經過各種剪輯,遮蔽後所放出的選擇性報導內容。

    而即使是本文作者,在反送中運動的初期,也無法立即接受包括對於堵路,破壞中資設施等行為,而是經過了近一個月內長期觀看香港媒體直播,目睹到黑警破壞法制,惡性暴力對待抗爭者,各種抹黑污蔑後,才逐步改變對勇武派看法,轉而開始支持的。那麼那些長期受中共洗腦以及官媒抹黑式報導的普通中國人又如何能做出客觀的選擇呢?

https://i.imgur.com/GKCeN83.jpg

    傳播學理論與“烏合之眾”的從衆心理

    從受衆面來看,“大眾社會理論”在中國得到了完全的體現:生活在牆內的現代中國人由於中共對於社團組織的打壓,導致整體原子化和孤立化,這讓普通中國人面對現代大衆傳媒和壟斷型資訊平臺時顯得非常無力。而由於長期的集體意識教育,使得普通中國人對於個人自主獨立思考能力的缺乏。並且因爲生活壓力所迫,大部分中國人對政治不感興趣,在業餘生活中逃避到大眾傳媒提供的消遣或娛樂領域。

    從傳播效果過來看,由於在墻內所有的傳媒和資訊平臺都受中共控制,並充滿各類言論審查,因此“魔彈論”, “沉默的螺旋”以及“培養理論”這些效應在中國都相當的明顯:

     許多缺乏獨立思考能力的中國人在面對資訊過載時,為了避免在群體中被孤立,在認為自己屬於群體中的劣勢意見時,往往會選擇沉默。這進一步加深了墻內人對於港臺的偏見。

    而正由於大多數中國人缺乏獨立思考能力,缺乏個體意識,使得他們體現了很多勒龐筆下《烏合之衆》中的群體特性,包括:

    1.“群體只會幹兩種事——錦上添花或落井下石。”(為宣傳機構點贊轉發,對香港人台灣人充滿偏見)

    2. “人一到群體中,智商就嚴重降低,為了獲得認同,個體願意拋棄是非,用智商去換取那份讓人備感安全的歸屬感。”(在微博,微信中抱團取暖,不敢發表異見,這當然也和中國的強力言論審查有關)

    3. “個人一旦成為群體的一員,他所作所為就不會再承擔責任,這時每個人都會暴露出自己不受到的約束的一面。群體追求和相信的從來不是什麼真相和理性,而是盲從、殘忍、偏執和狂熱,只知道簡單而極端的感情。”(小粉紅真實寫照)

    4. “群眾沒有真正渴求過真理,面對那些不合口味的證據,他們會充耳不聞…凡是能向他們提供幻覺的,都可以很容易地成為他們的主人;”(很難通過擺事實講道理讓一個自乾五覺醒)

    諸如此類,可謂淋漓盡致的展現了《烏合之衆》中的群體缺陷。

    囚徒困境,斯德哥爾摩綜合症與傳統文化教育

    實際上,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在中國國內也得到了充分體現。由於中共長期對中國人的奴役,一旦施以部分恩惠,產生一些政績,立即產生依賴感,開始為統治當局說好話。又如遭受巨大災難,不進行責問,儅救援過後,立即配合宣傳機構喪事喜辦等。這種對強權的崇拜和依賴在許多中國人有體現。
其次,絕大多數中國人都深陷囚徒困境。我接觸的人中,從20-30嵗左右的同齡人,到40-50嵗的前輩,再到60-70嵗的長輩中都有許多人認識到中共的各種惡行,卻因爲囚徒困境以及中共對群體自主意識的打壓而無法形成共識。而又由於宣傳機構及大衆媒體的誤導,最終在面對部分政治事件時選擇了錯誤的理解和行爲。

    我的一位長輩在現實生活中經常痛斥當局的官僚主義,鋪張浪費,隱瞞造假等現象,然而即使如此,在面對香港台灣也未必能做出完全理性的判斷,更何況涉世未深的年輕人。在傳統文化教育中,復興中華,實現漢唐再世,萬國來朝的意識一直深深刻印在每一個中國人的基因中。

    而中國人因爲長期得不到政治權利,也是造成他們政治意識淡薄的原因。

    尾聲

    可以說,以上這些因素綜合造成了李醫生在使用微博時下意識的去轉發撐警內容。

    當然,這不代表他沒有做錯。但是,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更何況,李醫生及其他7位被訓誡的“造謠者”的的確確在這次疫情中挽救了很多人的健康甚至生命。他的去世,被紀念,被警醒是完全應該的,正如同我們應該做的——去爭取自由的權利。

    最後,僅以此文希望港臺與大陸之間的民衆能夠彼此之間更多交流,更多的以同理心去思考。也希望本文能夠幫助港臺人士認識到中國墻內人的局限與困境。

本文参考
威尔伯·施拉姆、威廉·波特--《传播学概论》
古斯塔夫·勒庞——《乌合之众》
威尔伯·施拉姆——《大众传播学》
80
分享 2020-02-10

32 个评论

我跟中國人、台灣人、香港人和美國人都有過比較深度的接觸。中國人是唯一一類嘲諷獨立理性思考的人。在一定程度上說,中國人以順從威權為“明智”,以覺醒抗爭為“愚蠢可笑”。
说得很好
我现身说法 前年到去年香港抗争期间我在国内 当时我已经很大程度上思维不受这些影响了 但是因为在国内不方便一直翻墙还是一开始态度有所摇摆 如果不是直接认识有能信任的港人朋友恐怕意见要被裹挟
1-2 倒了, 3要一兩代人的時間去推倒, 或是等那些人自動消逝

參考柏森圍牆倒後的東德
我跟中國人、台灣人、香港人和美國人都有過比較深度的接觸。中國人是唯一一類嘲諷獨立理性思考的人。在一定...

确实如此
如果你要发言,要尝试认真讨论什么,必然受到嘲笑“真有想法”“别乱想了”
理解
正如香港老牌的泛民主派,一開始也不認同勇武派別的抗爭,甚至運動初期還有不少的“左膠”在示威人士當中
确实如此如果你要发言,要尝试认真讨论什么,必然受到嘲笑“真有想法”“别乱想了”

我印象最深的是當年我發的朋友圈被我的輔導員挂到班級群上。他在道理上說不過我,就直接說我是“自以為正確的小可愛”。我經歷過太多類似的事情。現在我已經不在國內的平台上發表任何和政治沾邊的東西了……
图片很形象。
我跟中國人、台灣人、香港人和美國人都有過比較深度的接觸。中國人是唯一一類嘲諷獨立理性思考的人。在一定...

的确如此 独立思考在社会中会被嘲讽为清高 理客中 意志薄弱一点的人就会被gaslight
同意。特别是现在墙内对香港游行的反对和谩骂。

一点是,中共控制媒体,不允许墙内人知道人民游行的真正诉求。

第二点是,现在墙内人的思路已经是:游行=港独=反中国,根本没有辩论的空间。如果你提出不同意见,你就等于支持港独支持国家分裂。

最尴尬的是墙内人自以为自己是正确的,well informed,还要去墙外“出征”(扶额。。 但是九成九骂香港青年“废青”的人不知道返送中是什么。。
感謝樓主的文章,看來中國和港台真的非常不同,國家機器的力量和宏大敘事製成的囚籠讓中國人即使移民也不能覺醒。

我記得之前有一篇寫給香港人的簡介,還有一隻鹿兒寫的給台灣人的簡介,也許這三篇可以做一個合集置頂?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我一開始也因為不明白個中區別而有些不切實際的想法,這幾天也見到新來的港台蔥友有這樣的誤區,進而導致討論時候不得效率。
如果一個牆內居民逃出來
逃到自由世界
價值觀與眾人不同
他會在耳濡目染下改回來嗎?
感謝樓主的文章,看來中國和港台真的非常不同,國家機器的力量和宏大敘事製成的囚籠讓中國人即使移民也不能...


香港人不喜歡蔥友/大陸人
很多時是因為大統一思想
還有太多大陸人對香港抗爭者冷嘲熱諷而反感
不願意討論合作
香港人不喜歡蔥友/大陸人很多時是因為大統一思想還有太多大陸人對香港抗爭者冷嘲熱諷而反感不願意討論合作...

比起政治光譜,我更在意的是平等的交流態度。自上而下的猶如施捨一般的態度私以為才更令人不爽,比如整日呼喊「斷東江水」,又或者毫無人道精神的「留島不留人」,以及不尊重港台自身選擇的人。不過至少在品蔥,大家一定程度上和而不同。

我的離地想法是中國人不該做鍵盤戰士,也該上街反抗,但是看到潑墨女孩,湖南王美餘,709人權律師的下場,以及共產黨的連坐制度,我才發現他們發聲的代價並不能與港台相比。

#不過香港在柒婆的統治之下也差不多了。
#正police state
当时看到李医生撑港警的内容,就知道一定会被误读。很多人看中国的现状没有同理心,不知道“普通人”怎么样,这篇文章写出了心声。
我跟中國人、台灣人、香港人和美國人都有過比較深度的接觸。中國人是唯一一類嘲諷獨立理性思考的人。在一定...

小粉紅不等同大陸人,大陸人也不等同中國人。
我能理解中國人受長期洗腦,環境也在補強這洗腦的事實,
但我真的無法諒解或同意他們的反民主言論。
其實比較令我感到悲哀的是:
教育水準提升也改變不了他們。知識和出牆已經解救不了這個國家的人。
以前可以説服自己這個國家只有瘋子趙家,和一大票無知群眾,
現在是相對清醒中的趙家加一大票義和團瘋子。

以前反共,現在反中。
因為我實在沒空等他們醒來。
如果一個牆內居民逃出來逃到自由世界價值觀與眾人不同他會在耳濡目染下改回來嗎?


也许会,如果这些人在墙内形成的不同价值观仅仅是基于对身边环境或自身现状的不满而没有意识到普世价值的可贵之处的话,是很有可能会变回小粉红的。

这跟欧洲很多穆斯林移民群体有类似之处,很多人尝试融入当地社会但并没有认识到自由民主平等的意义,一旦融入过程中遇到阻碍,就很容易在原生社区内抱团,把原生文化当作安慰剂甚至对原生的文化/宗教更加虔诚,典型的代表就是德国荷兰第二代第三代大城市土耳其裔,他们政治光谱可能比原生国本土的一些地区更加保守。

整体在墙内喊 越出国越爱国的(这个国其实是指中共而不是中国)大部分都是这样的情况,我身边都有例子
其實牆內人偏粉紅是能理解的,如果不是香港人和台灣人生在香港和台灣,他們又怎能保證他們不會是厲害國的一員呢
其實牆內人偏粉紅是能理解的,如果不是香港人和台灣人生在香港和台灣,他們又怎能保證他們不會是厲害國的一...

事實上香港和台灣也有很多被中共洗腦成功的,
本人14歲就到北京上學,還住在共黨家裡,不過還是無法洗腦成功,關鍵是獨立思考
langenfrance 新注册用户
地域黑没必要,矛头对准中国人更没有必要,我是中国人,在海外生活十几年了,爱国 但不爱d,好在高压之下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了,见多了推和you管下面大家的谩骂,你葱相见恨晚
只有一句話 很認真地說............
沒義務與了解你家家務事去同情與理解....
義務嗎? 道義嗎? 為何呢?

14億人 隨邊5個百分點人口與政府對幹都能贏得尊重.....
尊重跟理解同情前提是....你們跪著沒人站起來???????
我作为土生土长的大陆人为大家提供一个不一样的视角吧。希望大家能理性看待。

在大陆居住的城市居民大多居住在小区,小区根据住户数量有大有小,而毗邻的小区会统一归基层社区组织管辖。说是管辖,其实一个基层社区组织才十个人不到,大多还是领着低薪的临时工,工作积极性也不高,因此这类工作大多是个人能力有待提高的中年女性。Sorry I can't find a proper term here, but you get the idea.

言归正传。我们小区有两区多户,七千多人,属于本市、本省比较大的一个示范小区。因为社区、上一届业委会争夺权力,导致上一个物业公司在两年多来始终没能签订一个合法的合同。可以说名不正言不顺吧,但即便这样,他们还是为居民服务了两年,期间一直在和社区、前业委会交涉。但三方一直没能协调好利益,终于物业公司熬不住了,在去年十月撤了场。

撤场之后,整个小区陷入了一片混乱。夜间出行的路灯因为断电而全灭,各个小区入口都没有保安值守,大白天还发生了偷盗名贵树木的事件,公共卫生也没有人打扫。

也是在那时候,我和我们小区的一些人实在看不下去了,自发开始联络邻里,一起商量如何进行民主选举,推进业委会的换届。中间的过程比较复杂,也牵涉到和之前社区某些工作人员(适逢其人退休)的利益问题,但基本上,整个换届在比较和平的过程中完成了。我们作为住户,和新换届的社区领导人也保持比较理性、温和,并且也有各自立场的关系。

最终的结果是,我们有了自己的新业委会,社区也和我们至今保持着良好的关系,邻里之间打破了之前原子化的状态,甚至催生了一些民间公益组织。在这个两千多户的小区,我们之前从来没有过微信群,这次也按照居住的楼栋建立了不少微信群。至少在我个人看来,目前大家某些观念,可能真的发生了动摇。

很多居住在大陆的人确实会有一种“过日子”的心态,对于涉及到公共利益的事情不会太关心,总觉得会有“能人”去做,我只管下山摘桃子。但这次物业撤场的事,确实也实实在在影响到他们切身利益了,才有一些人会觉醒,主动去做一些关系到邻里福祉的事。我想这样的公共行为可能对港台那边来说,可能比较正常,但对大陆居民来说,生活在这里的人来说,大陆葱油应该知道这有多困难。

我个人觉得这次疫情是一个非常类似的情形,因为它确实伤害到很多人了,很多人已经有不满了。

But there is always a big but. 在比较了台湾的宁静革命、野百合运动、新加坡建国历史后,我觉得华人是可以在和平中完成民主化的进程。这个过程可能比较曲折,但至少不用掀起整个社会的腥风血雨、人人互斗的残酷内耗。不过这里确实需要一些必要的因素:

1. 处于社会底层的人民,我们应该保持基本的理性。
保持立场,追求是非对错很重要,但这并不能为暴力言行正名,甚至对不同团体的仇恨会产生更多的仇恨,最终导致完全的对立。就像我们知道之前社区是为了瓜分利益,但为了将来双方共同的稳定(事实上,他们也不可能搬走),我们作为居民没有清算到个人,但依然在必要的时候,摆明立场,在一些规则的设置上,明确告知为了防止未来发生这样的事,我们也会警惕你们。对方也表示理解,并不需要发生很激烈的冲突。

2. 人民之间需要联结,不能被原子化。
原子化是共产主义国家导致的社交状态。必须承认,政权非常害怕产生不受控制的民间组织,它会以各种各样的手段阻止人们发生联结。但这样做的结果,许多基层工作是没办法完成的,就如我们这次换届。因为小区居民原子化所导致的小区群体事件在大陆也是越来越多了,基层社区根本无法承担这样的职能,like I said, a bunch of, you know。至少我个人认为,因为现实因素,大陆居民必然会打破原子化的状态的。

3. 上层需要一个相对明智的领袖。
这个因素真的很重要,自下而上的运动听起来波澜壮阔,但这个过程是触及一部分既得利益者的蛋糕的。一个没有上层配合的革命,必然会导致对立。我们在换届时,安保、执法、移交公章等等流程,都得到了新到任的社区负责人的配合。在台湾的宁静革命等一系列社会事件中,在新加坡建国的过程中,他们的幸运也是在于能有一位个人素质相对出色,接受过精英教育,也有必要的政治智慧和手腕的领袖,李登辉和李光耀。他们虽然谈不上完人,甚至他们配合革命者,或是被迫建国,也可能是不得已而为之,但在时代的十字路口,他们做出了一系列理智的选择,这些选择改变了整个事件的走向。就像野百合和八九六四,时间只差一年,但结果天差地别。

4. 整个社会有追求民主自由的愿望,言论氛围整体温和。
可能这是最难的一点,因为这需要打破几千年来大家“过日子”的心态。在我们小区之前三方互斗的两年中,大多数居民是麻木不仁、漠不关心的,他们的态度(现如今也有)是只要不伤害到我的利益,随便你们去吵。所以第四点从本质上说,是扭转民众的一些观念。观念扭转了,大家保持理性克制,才能有温和讨论公共事务的土壤,不至于立场不同,就大打出手(此处没有讽刺台湾立委),更不会被别有用心的权力狂人利用,借机上位(我们小区有这样的人,不过故事略复杂,不提了)。


目前我们的小区已经签了新的物业,暂时来说,一切顺利。我们这些曾经参与换届的人,也没有就此甩手不管,那些选上去的的人,都是我们身边的邻居。我也时刻提醒身边的人,关于小区的事,不是靠一小部分人就能顺利推进的,是需要大家都关心的。这个关心不是在键盘后打字,是需要实实在在出谋划策,跑腿干活的,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种公民教育吧。但这样的公民教育,就像我说的,是中共无法避免的,因为现状如此,他们的基层无法承担这种职能。
如果一個牆內居民逃出來逃到自由世界價值觀與眾人不同他會在耳濡目染下改回來嗎?


不容易,除非一件件活生生血淋淋顛覆他三觀的現實出現在他眼前,並切身的影響到他,這樣才有機會清醒,像中國的留學生在國外也是吸著自由空氣,但是反送中期間去損毀連儂牆的粉紅還是很多。

人格的形塑從小即養成,長大後要改變很困難,需要長時間的戒斷他去接收牆內的訊息,再培養他獨立思考的能力,才有機會。
TLDR
https://na.cx/i/MFQKj4b.png
墙的可怕在于,它隔离的不仅仅是政治观念,而是所有的观念,然后从观念到行为,行为到语言,再到生活方式,一切都在被异化,而且自己毫无知觉。举例一:我有个很好的朋友,政治理念上,他是墙内比较少的先进者,用葱语来说,天生的反贼一个。偶尔一次,在国外见面,我们一起吃饭,两人面对面,隔着50CM的桌子,他旁若无人大声喧哗,用喊的方式,跟我交谈。我那个尴尬啊,恨不得自己可以隐身。。。举例二:有个欧洲朋友,在国内学中文,她每次看见媒体上说“这种行为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就会笑得喘不过气来,然后问大家,为什么中国人的感情这么容易受到伤害,这也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情啊。。。。但是周围没有一个人在笑,大家会像看大猩猩一样看着这个奇怪的“老外”,想不通她有什么想不通的。
认同“復興中華,實現漢唐再世,萬國來朝的意識一直深深刻印在每一個中國人的基因中。”类似的,“大一统”也是一种深深印在心中的追求。
cccccc123 新注册用户
身为墙内的一个80末的父亲,我的小孩在二年级学校被要求背诵赞美党的课文,还要写赞美党的作文真是荒唐至极,其实我们这些做父母的都知道他们在给小孩洗脑,可是我们也没有办法。想把小孩送出墙,求助墙外的同胞给指条路。我走不了一定也要把我的后代送出墙。
我發現你的論述方式非常有條理和重點
不太像是一般....中國人寫的論述文章


一般中國人寫的論述文章:長篇大論,沒有架構,論點會分散在好幾個段落中,喜歡引經據典
新國家新共和 新注册用户
在墻內要傳遞正確的信息太難了,更難的是組織,這是目前無法跨越的技術問題
墻内的人由於大環境和信息的原因,認知不正確尚可理解。
香港本地的小粉紅自乾五才真是毒瘤,人格問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自由,民主,法治,宪政,人权缺一不可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22
  • 浏览: 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