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政治正确”的历史根源 - 少数犹太马克思主义者如何颠覆西方和美国文化

原文:https://davidduke.com/how-a-handfull-of-marxist-jews-turned-western-and-us-culture-upside-down/



“政治正确”的历史根源

  作者:Raymon V. Raehn

今天的美国被一个外来的信仰,心态和价值体系所主导着,它被人叫做“政治正确”。「政治正确」企图把思想与行为的一致性强加于所有的美国人,因此它本质上是极权。它的根源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版本,后者企图剧烈颠覆传统文化,来创造一场社会革命。

社会革命有很长的历史,人类所知至少可追溯到Plato的The Republic(理想国)。而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才是启发Kar Marx在19世纪发展他的理论的原因。在20世纪,俄国在1917年Bolshevik革命的成功掀起了欧洲和美国的马克思势力对未来的期待,他们认为劳工主导的世界将要到来待。俄国,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共产主义国家,将引领革命的力量走向胜利。

欧洲的马克思革命力量紧握这个机遇。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果后,在德国,Berlin曾发生一场由Rosa Luxemburg发起的共产主义“Spartacist起义”(Spartacist uprising);Bela Kun在1919年建立了一个匈牙利共产党共和国。在当时,欧洲普遍忧虑于陷落于Bolshvism阵营。Trotsky红军在1919年侵略波兰,让这种迫近的毁灭感变的更加真实。

然而,1920年在Vistula战役中红军被波兰军队打败。Spartacist,Bavarian Soviet和Bela Kun政府都没能获得工人们的广泛支持,短暂持续后都被推翻了。这些事件让欧洲的马克思革命者们难堪。在马克思经济理论下,被压迫的工人们应该是社会革命的受益者,因为这会把他们放倒势力结构的顶层。当这些革命机遇被摆在他们面前时,然而,工人们没有做出反应。马克思主义者不认为他们的理论存在问题。他们认为问题在于工人。

一群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解决了这个困境,他们通过分析社会的「文化“超结构”」,而非马克思所做的只针对「经济子结构」。意大利马克思主义者Antonio Gramsci和匈牙利马克思主义者Georg Lukacs对这个新的「文化马克思主义」贡献最多。

Antonio Gramsci于1923-24年间在Moscow和Vienna给「共产国际」(Communist International)工作。他在后来被监禁于Mussolini的一个监狱里,在那里他写了著名的"监狱笔记“(Prison Notebooks)。在马克思主义者中,Gramsci最有名的理论是:以「文化霸权」来取得「阶级主导」。在他的观点中,只有在创造出新的”共产主义人类“后,任何政治革命才可能成功。这导致他们开始集中更多精力于教育和文化领域的知识分子上。Gramsci设想了进军社会各机构,包括政府,司法,军事,学校和媒体。他还得出结论:只要工人们还有基督徒的灵魂,他们就不会响应革命号召。

Georg Lukacs是一个富有的匈牙利银行家的儿子。Lukacs在开始他的政治生涯时是一个「共产国际」的特工。他的书「历史与阶级意识」(History and Class Consciousness)让他获得赞誉,成为继Kar Marx后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领导者。Lukacs相信,要想让马克思主义文化占主导,现有文化必须被摧毁。他说,”我看对社会进行「革命式」的摧毁是唯一的解决世纪「文化矛盾」的方案,“,还说,”要想实现世界范围的价值观颠倒,必须要先灭绝旧的价值观,并由革命家们建立新的价值观。“

当他在1919年成为匈牙利的Bolshevik Bela Kun帝国的文化部副政委时,Lukacs发起了后来被叫做”文化恐怖主义“(Cultural Terrosism)的行动。他在当时在匈牙利的学校里设立了一个极端的「性别教育课程」。匈牙利的儿童被教导:「自由恋爱」,「自由性爱」,中产家庭传统观念的落后性,单一婚姻的过时,宗教的不重要(剥夺了人们的所有乐趣)。女人也一样,被号召起来反对当时的性观念。Lukacs的”文化恐怖主义“运动,是后来进入美国校园的「政治正确」的前身。

在1923年,Lukacs和其他的马克思知识分子与「德国共产党」在德国Frankurt的Frankurt大学联合建立了「社会研究机构」(Institute of Social Research)。这个机构,后来被叫做「Frankurt派」(Frankurt School),以Moscow的Marx-Engels机构为原型。在1933年,纳粹在德国上台,「Frankfurt派」的成员逃离。多数人来到了美国。

「Frankfurt派」的成员,对于他们认为「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崛起的背后起推进作用的,信仰,心态和价值观上展开很多研究。「Frankfurt派」的研究,把马克思主义分析和Freudian(弗洛伊德式,Sigmund Freud)精神分析结合,形成了后来的“批判理论”(Critical Theory)。「批判理论」本质上是对西方文化主要元素的毁灭性批判,包括对:基督教,资本主义,权力,家庭,父权制,阶级,道德,传统,性节制,忠诚,爱国,国家主义,传承,种族中心主义,常规和保守主义。这些批判反映在了「Frankfurt派」的作品中,如Erich Fromm的「逃离自由」(Escape from Freedom)和「耶稣的教条」(The Dogma of Christ),Wilhelm Reich的「法西斯的群体心理」(The Mass Psychology of Fascism),还有Theodor Adorno的「独裁者的性格」(The Authoritarian Personality)。

「独裁者的性格」出版于1950年,它对美国心理学家和社会科学家的影响很大。这本书基于一个基本观点:社会中存在的基督教,资本主义和父权家庭,产生的性格,易导致「种族偏见」和德国法西斯主义。「独裁者的性格」成为了一场反对任何偏见与歧视的国家运动的手册,它基于的理论是:如果这些恶不铲除,另一场「大屠杀」可能会在美国的土地上上演。这场运动提供了「政治正确」的基础。

「批判理论」中纳入了一些子理论,他们都是为了破坏现有文化的特定元素,子理论包括“目权主义理论”, “双性理论”,“性格理论”,“权威理论”,“家庭理论”,“性取向理论”,“种族理论”,“合法理论”,“文学理论”。付诸实践后,这些理论会被用来推翻主导的社会秩序,并带来基于「文化马克思主义」的社会革命。

为了实现它,「Frankfurt派」的「批判理论家」们意识到现有社会结构中的「传统信仰」必须要被破坏并替换。父权社会结构将被替换为母权;「男人与女人是不同的,扮演不同的角色」的观念将被替换为「双性」;「异性恋是正常」将被替换为「同性恋是正常」。

作为一个为否定白人,异性恋男性的内在价值的大计划,「Frankfurt派」的「批判理论家」们打开了Trotsky随从对种族和性别的敌视的大门。Leon Trotsky相信受压迫的黑人会成为在北美爆发共产革命时的先锋军。他指责那些歧视黑人的白人工人,并指导他们与黑人团结起来一起革命。Trotsky的想法在1960年代的反文化运动中被很多学生领袖采用,他们在运动中尝试抬高黑人革命者的领导地位。

学生革命也被Herbert Marcuse的思想所影响,他是「Frankurt派」的另一个成员。Marcuse布道“大拒绝”(Great Refusal),拒绝所有西方概念,主张性解放,女权主义和黑人运动的正当性。他的主要论文讲的是:大学生,贫民区的黑人,被边缘化的人,反社交的人,和第三世界(the Third World)可以在共产革命中取代父权主义。在他的书中,「一篇谈解放的短文」(An Essay on Liberation),Marcuse宣称他的目标是激进地重新解读价值观;放松禁忌,文化颠覆;「批判理论」;系统性地歪曲对于语言解读的语言学式反抗。对于种族冲突,Marcuse写到:白人男性是有罪的,黑人是最天然的反抗力量。

从「政治正确」的起源来看,Marcuse或许是「Frankfurt派」的最重要成员,因为他是1960年代发生的「反文化」运动的关键链条。他的动机很明确:“一个人可以正当地谈论文化革命,因为抗议是直接针对整个文化根基的,包括现在社会的道德观念……”。他的方法是把强大的,原始的「性」的力量从文明的制约中解放,这个信息在他的出版于1955年的书「爱神与文明」(Eros and Civilazation)中阐释。Marcuse成为了1960年代青春期性反抗的引领着之一;他自创了这句口号,“创造爱(做爱),而不是战争”(make love, not war)。在这一角色下,「Frankfurt派」所释放的链条式马克思主义影响已经完成:从1919年Lukacs在Bolshevik匈牙利政府任职文化部副政委,到1960年代美国学生烧国旗,占领大学办公室大楼。今天,很多这些大学是「政治正确」的堡垒,之前的极端学生成为了大学工作人员。

「政治正确」的最重要的贡献者之一是Betty Friedan。通过她的书「女性的神秘性」(The Feminine Mystique),Friedan成为了美国现代女权运动之母。Friedan不是「Frankfurt派」的成员,但她深受其影响。她的书提供了对「政治正确」研究的很好案例。

在「女性的神秘性」中,Friedan用了几乎一整章的篇幅来写Araham Maslow的「自我实现理论」。Maslow是一个社会心理学家,在他早年研究过「女性主导」和「性取向」。Maslow在Bandeis大学是Herbert Marcuse的一个朋友,并在1936年见过Erich Fromm。Fromm的「Frankurt派」意识形态给他留下很深印象。他写了一个文章,“独裁性格结构”(The Authoritarian Character Structure),出版于1944年,文章反映了「批判理论」中的性格理论。Maslow也被Wilhelm Reich的作品影响,后者是「Frankfurt派」性格理论的发起人。

要想了解「政治正确」历史根源 的重要性,首先我们要看清Betty Friedan对「性别角色」发起的革命的本质——一个由Karl Marx发起的社会革命过程的体现。Friedan的作品依赖于Abraham Maslow对「Frankurt派」意识形态的反思,是一个表现。其他的体现包括:Friedan对「性别角色」的革命,与Georg Lukacs对旧有价值观的灭绝并替换,与Herbert Marcus的重新解读价值观,相互对应。但是把父权社会转换为母权社会——也就是「性别反转」想要实现的——可以直接关联到Friedrich Engels的书「家庭,私产,国家的起源」(The Origin of the Family, Private Property, and the State)。出版于1884年,这本书流行化了一个现在被接受的女性信仰:针对被压迫的女性的歧视是「父权社会」的一个基本功能。「母权社会是解决父权社会问题的解决方案」的想法来自Marx出版于1845年的「日耳曼意识形态」(The German Ideology)中。在书中,Marx推进了这一想法:妻子和孩子是父权社会中男性的第一财产。「Frankfurt派」的母权理论(和它的类似的,双性理论)都出自于这些作品。

主张「政治正确」——或者说它的真实名称「文化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公众面前讲话时,会把他们的想法说的很诱人。他们会说,那只是因为他们对其他人感到很“敏感”。他们用一些词,比如“容忍”,“多元化”,质问“为什么我们不能好好相处?”

现实并非如此。「政治正确」根本不是“对其他人好些”,除非有人觉得gulag(古拉格,俄国关押政治犯的监狱)是好地方。「政治正确」是马克思主义,它们同样意味着:失去言论自由,思想控制,颠覆传统社会秩序,并最终,变成极权国家。如果有任何,「Frankurt派」所建立的「文化马克思主义」比摧毁了俄国的旧的「经济马克思主义」,更加让人感到恐怖的特点的话。只要,「经济马克思主义」没有抬高「性变态」,也没有尝试建立「母权社会」,正如「Frankfurt派」与其衍生意识形态所做的。

这篇短文展现了传统「马克思主义」与1960年代在美国爆发的“文化革命”的一个关键的联系。附录提供了“书写图表”,帮助追踪脉络,并提供对主要角色的更具体观察。当然,这场行动并没有停止于60年代;「Frankfurt派」的成果现在也还在伴随着我们,尤其是在教育领域。这个话题,与「Frankfurt派」思想对当今的影响,会是本书后面几章的内容。

译注:附录太长,未翻译。
11
分享 2020-11-09

15 个评论

文化马克思主义和政治马克思主义有关系吗?
solari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回复 Cyberspace
>>文化马克思主义和政治马克思主义有关系吗?


你所说的「政治马克思主义」是指最纯正的马克思主义吗?那应该就是苏共与毛时代的中共。即是文中所说「经济马克思主义」,剥夺私产,完全改变经济和社会结构。
solari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同一话题的视频资源:
在bitchute或youtube(不知道是否有)上搜索:
The Architects of Western Decline A Study on the Frankfurt School and Cultural Marxism
视频里讲了更多细节。

注:其实都是pol上发现的。
葛兰西,卢卡奇,马尔库塞。左壬耳熟能详的西方马克思主义者。你以为这群人已经很激进其实共产党阵营也嫌弃他们。每一本中国大陆介绍他们的书都会在序言中批判他们“放弃工农暴力革命和党的领导”,但这却给了他们更多的在西方大学活动的生命力。
solari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回复 习大伟人
>>葛兰西,卢卡奇,马尔库塞。左壬耳熟能详的西方马克思主义者。你以为这群人已经很激进其实共产党阵营也嫌弃...


是希特勒拯救了欧洲,短暂地。
习大伟人 回复 solari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是希特勒拯救了欧洲,短暂地。

也不能这么说毕竟纳粹是眼前威胁,但确实是他们把纳粹发明成为“极右派”和把苏联、社会主义包装为“这不是真真正正的社会主义理想,只是斯大林背叛理想,念歪了经而已。”
政治正確滲透到自由世界各個方面,真是太惡心了,傳統的劇作品都要硬用一個黑人做主角,這對黑人自己的文化作品提升有什麼屁用呢?又搞爛文化市場。黑人應該自己創造自己的作品。
正义法西斯就完事了
稍微读点 不说哲学 就逻辑学 都能看出欧美社会的‘’多元化‘’自抽脸是多可笑
丑国保守派右派白人男子都被当狗纳粹一样赶到4chan这种网站上 而rediit的主流版块说点稍微出格的就跟宣扬地平论一样被踩到地底也是不可思议 对付稍微出格的公众人士更是大搞文革
9打1 1打9 本质都没变 都是霸凌 都挺1984
网上冲浪这么久 只能说这已经不是简单的矫枉过正了

最近的女权+黑人更是厉害 好好的艺术 政治臭味是愈来愈浓了ho  新出电影电视剧女性那是一个比一个MAN(让我们来数数有多少个黑人光头女大汉
我不歧视 里面的男性不论黑黄白都挺帅气都挺好看 女性那是一个个都跟变性失败一样
翻译翻译 什么叫女权?噢 把自己整得跟男人一样就是女权了啊 这不还是黑漂白脸 白晒黑脸 黄整白脸那一套奇行种吗?

搞得都不知道我是伪娘还是你是伪娘了 美学污染不可忍


顺便引用下4chan老哥的名言:女人们就继续做 头发剪短 剃光 搞得一脸筋肉 头发五颜六色跟个毒蟾蜍一样  你看最后哪一个男人会上你 老子宁愿去上正常打扮的伪娘都不搭理你



赛博朋克女主真他妈丑
赛博朋克女主真他妈丑
赛博朋克女主真他妈丑

本萌妹只想在游戏里做个好看的女人这都不行吗???
歧视!!
一针见血,所谓共产主义能成功的关键就是摧毁旧的文化从而建立更邪恶的文化
annoymouse 黑名单
希特勒和马克思一伙的。

中国刚走出共产浩劫就要纳粹化?将人们的生命视为儿戏。
女权主义、黑命贵、lgbtq贵,是马克思主义的新形式。

普及一个冷知识:
马克思向来把自由当作第一诉求。
妳把頭像改了,如果被封怪自己吧,別怪沒警告過妳
http://transformativestudies.org/wp-content/uploads/Joan-Braune.pdf

如這篇論文所述,類似論述高估了法蘭克福學派的影響力。批判理論跟其他學派的關係亦十分薄弱,甚至敵視馬克思主義。「Critical Theory has tended to be wary of or even hostile towards Marxism」。一些左派學生還會不斷打擾法蘭克福學派講師的課,致使警方上門。
及後世上沒有一門叫「文化马克思主义」的事物,女性主義學者並非研究馬克思主義。
此外把性解放潮流歸究於一門學派,還不如把之歸究於《金賽報告》這些研究。
>> 如這篇論文所述,類似論述高估了法蘭克福學派的影響力。批判理論跟其他學派的關係亦十分薄弱,甚至敵...


全是天杀的William S Lind这个老智库搞出来制造恐慌骗经费的,在他80,90年代开始写文章之前文化马克思这概念约等于不存在……然后Lind还是个君主制爱好者+教权分子,认为马克思主义追溯到启蒙运动之间所有内容都是路西法传给凡人的。

說實話,我已經不能容忍當代學術長篇累牘地介紹與觀點和論述毫無(明顯)意義的背景以及無事例的名詞堆砌。

馬教也好,左教也好,最關鍵的問題幾句就能描述清楚:

多元主義的核心應該是,用多元主義來承認多元,而不是用多元主義來為自己所處的某一社群辯護(並擴大為獵巫),常見謬誤就是當今交流中的:我喜歡,你憑什麼噴這東西不好不對?嚴重錯誤,多元主義是要你承認別人可以有異見,異行;而不是高舉多元主義大旗打倒一切我不同意其觀點的人。

一旦你決定下場為你自己的立場辯護,你就必須明白,搬出任何多元主義加入自己的語句中都是多餘的行為,因為辯護就是要說服對方,你不能一邊“多元主義”取消別人說服你的權利,一邊單邊地“說服”(讀作強制)別人。

這種左右橫跳的雙重標準充斥當今所有一切事務中的辯論,一個典型的就是PrageU那個著名的討Utube檄文視頻:你們不可以同時佔有平台的發佈豁免權利和出版方的審查權利

簡而言之,自由陷入了全面危機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solari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10
  • 浏览: 2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