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点看法:在红色恐怖下如何以较小代价将口号付诸实施。

看到有人质疑品葱“质量低”,深度讨论高质量帖子过少,我就简单说说自己的想法。

其实通过讨论,我们大致可以确定一个事实:现在的局势用“除了大陆都在尽可能反共”来形容可能都并不夸张,但只要美国不实质性对中国动手,在1984式的控制下要从内部推动转型实在是非常困难。因此如果只靠国际推动,短时间内,匪党的统治仍然是崩而不溃。

转型困难的根本,倒还不一定真是匪党控制严密,许多人质疑科技再先进也不可能看住十三亿人,这也就更进一步否决了并非看管严密。我可以直接引用转发清算共党的那个帖子意见,根本原因是人性。这里的人性可以归纳为两大块:1,特权阶层对既得利益再多不嫌多,少一点就如同要命,因此不肯放权。(如果特权集团都是赵紫阳那种伟大的人,可能匪党真会内部推动改革)2,自由主义集团大部分不愿踏出将口号付诸实施的第一步,那就更别指望能推动转型了。原因并不复杂:要在内部推动转型下场是刘晓波那样估计都还算好的,一个和平奖在很多人看来可能更大程度上只是精神鼓励,更多的人恐怕就此失踪,连尸体都找不到。

摆出以上事实其实很想说明的问题就是人人都怕死,特权集团一旦放权害怕丢失政权后对自己清算,由于匪党早已作恶多端,从49年到现在整死的人和得罪的人加在一起如果都来找匪党寻仇,那匪党现在的一亿党员和家人加在一起抵命可能都不够,所以深知结果的他们怎么可能让中国转型?那还不是包子一个人死能解决问题的,所有人全家估计都会被赶尽杀绝。但不放权势必造成继续高压统治得罪更多的人,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反之,自由主义集团对匪党的管制颇为了解,虽然对民主的追求说得振振有词,实际上墙内被控制到连反共视频都无法做,这就极大限制了自由派能真正推动转型的余地,因为人人都怕死,看来看去,靠谱点的也只是如何跑路,以及如何苟活,先不说跑路对家境要求还不算低,一般人还不一定能实现,其次就算实现,也不过是让自己自由了(实际上也不自由,如果家人在墙内那么敢在墙外放开手脚反共的恐怕也是少数),但转型的目的是让13亿人自由,这其实也就是千古难题。

在这里,我们都必须明确一个事实:革命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是生命的代价。不管是暴力革命还是和平演变,就如同我的小说后期大纲想的那样,匪党在平行时空中倒台伴随着的一定是腥风血雨,遍地死人,大部分还是无辜者。这是以中国目前态势转型可能必须经历的代价。

很多人深知这一点,所以谁也不愿意去做英雄,都期待能有人做英雄后自己享受胜利的果实,我们何尝不都一样。

以上总结目的有两个,第一,简短摆出中国转型困难的根本原因应该是人性,第二,没事在品葱上发发牢骚或者跑路是人性的必然,这并不丢脸,并不属于墙内盛传的品葱就是废青聚集地。

回到题目:我等屁民做不了大事是害怕丢命,但如果今生能做的就只能是在本网发牢骚,可能很多人也不甘心。大部分人追求的可能是既保证人生安全同时又能在红色恐怖下对转型做出一份贡献。实际上,这也是现在的变革力量需要思考的一个关键性问题,未来如果真的转型,需要解决的也就是这个根本问题,这个问题如果13亿人都解决了,那么推翻独裁统治真的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跑路”本身可以算是上上策,但需要明白如果不甘心只是自己获得相对的自由,那么你需要在跑路成功后尽最大可能为推动转型奉献自己,比如我就已经计划如此。所以我建议想要跑路,有实力跑路的干脆带家人一起,这样你要干什么匪党也不能拿家人来开刀了,至于有人担心自此回不了国,我认为这无关痛痒,如果真的对墙内情有独钟,建议跑路后花个两三年时间周游全国,免得被禁止回国后心理不平衡。跑路是保证自己搞大事的安全铺垫,而并非单纯跑路,如果明白这一点,那么“跑路”本身就已经和“与转型奉献无关”切割开来了。我认为自然很多人就不会在本网站上还嘲笑跑路,甚至认为跑路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没有能力跑路怎么办?其实我想说的是,“没有能力跑路”可能有时候也只是借口,相对而言。首先英语这种东西边看边学一年也足够有所起色,否则证明你没在学,然后只要不是真的穷到家里揭不开锅,去办个护照全世界发达国家跑跑估计还是可行的,为什么不趁此机会发展一下海外关系,为今后可能实施的跑路降低一下平台呢,能不能是一回事,但做不做是另一回事,小学生都被教育过,不管能不能成功,试一试总是好的,否则那就只能在品葱上发泄发泄。

出国留学虽然需要家境的殷实,但也不是没有全额奖学金的学霸,高考成绩在很多地方也是认可的,努力尝试成为少数人是废青和实在人的根本区别,而不是自己找理由说“学霸都是少数人,所以我成不了”。

不管在墙内还是在墙外,其实可以做的也有很多。非暴力不合作在很多文章里都有提及,这里不多说。可以利用现有环境将自己能做的都做好,电脑达人可以尝试制作反共游戏,反共动画(不要说安全问题,安全问题上面已经说得够多了)瘫痪防火墙等方法,要走演艺界的可以导演反共电影,音乐达人弹几首宣传曲子,经济达人今后努力在经济危机和漏洞上寻找转型方式,医学界可以在有毒食品遍地的墙内寻找生存和健康饮食空间,等等,推动每个阶层最现实的走法是目前可以做的最高境界,将来如果发生重大事件,每个阶层长期酝酿的就会在关键时刻展现出来,达到一举推翻匪党的终极目的。

拿出实际行动有时也不是革命付出生命代价那么沉重的事情,希望我的一些想法能算是给了大家好的建议
19
分享 2019-12-07

12 个评论

以我的愚见,讲民主自由,粉红战狼绝对听不进,相反他们还天天黑美国而自喜。
唯一能与之沟通并引渡的是,民生主义。让他们把焦点从指点江山挥斥方遒转移到对社会弱势群体的关怀,把整天对美国的仇恨转移到过好自己的日子,多帮助社会,建立公民意识。这既是对民族主义毒瘤思想的洗礼,也是减少战狼的狂热。把他们单位嘴巴爱国转移到关心民生的爱国。虽然实际他们也不会转变多少,但起码他们不会战狼式咆哮嘲笑骂人,因为民生距离他们最近,而国际政治除了网上口嗨,一辈子与他们根本无关。利用民生主义可以让他们减少战狼式转发民族主义之类的信息。
我非常同意,既然墙内现在起来革命不现实,那就应该在日常生活中找到反抗的对策。
不要再说反共没好处了,如果你不信共匪,在肺炎来到之前就做好准备,现在被感染中招的几率就低很多了。保持清醒永远都是有用的。
还有我真的很希望这里的人不要把时间浪费在仇恨和发泄上……
我看未必  大规模的反抗并不是不可能  现在距离你发帖已经过去半年了  经此肺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对中共失望  而国际社会也会清算中共 中共挺不到六月 但一个新的中国建立至少需要十年 所以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找到彼此 如何将反抗者团结在一起 咱们的人数已经不少了 越来越多的人也已经觉醒了    至于出走海外确实安全但如果你还想实实在在的为反抗贡献点干货还是留下来更重要  至于在海外的人要想尽敢发先团结民运(我看海外民运分成三派  郭某(不明白他真实想法)  民运   独立人士) 然后对所在国政府发声要求制裁中共和提供支援  然后就是钱 这是最重要的 向宗教界发声展示在中共国可怜的虔诚信徒 之后尽可能的让海外阔佬捐钱 最后最重要的是把刀对准中共的海外官二代 富二代 一定要让他们把从人民手里榨干的钱要回来     其实我觉得有三部咱们就赢定了  1空投美金 2空投ak47 3空投美国教官     之后三个月挥师魔都
这次中共掩盖肺炎疫情,是革命的绝好机会。目前共党为所欲为,镇压国内所有的反抗运动,是因为全世界觉得事不关己。这次掩盖疫情,导致各国死伤惨重,各国尝到了中共镇压的滋味。如果不是各国放任红色恐怖,拒绝实行制裁,武汉病毒爆发的信息早就传出来了。

早期,我们可以扩大海外的舆论影响,尽一切可能游说各国议员、金融大佬、掌权家族等。多告诉他们中共试图渗透全世界的具体事件,让全世界的掌权者明白,红色恐怖就在他们身边。这次武汉病毒爆发,已经是对全世界进行生化袭击了,各国绝不会坐以待毙。

现在,法律行动是最重要的,从法律层面改变游戏规则。将中共的红色恐怖认定为犯罪行为,并且是适用域外管辖权的这一类犯罪。只要有一国认定中共是恐怖组织,击杀恐怖分子首领就是合法的、能拿到赏金的。共党内部一些人也会开始动摇,没必要为了领导背这么大的包袱,还不如拿点证据向联军投诚,换自己安全。
一個地方民主發展如何 絕對最重要是人民的公民質素及民主認識
就中國大陸而言 就算中共倒台都難以短時間內實行民主制度
但同樣正因為中國人道德低下唯物主義無信仰理念
他們很容易就對所有人反叛 包括共產黨本身 不會出現像蘇聯那種公民投票求老大哥留下來的情況
阿姨的大洪水阿忠哥哥其實是個從現實環境客觀推測的結果 基本上極大機率會在之後發生
難以想像共產黨會自行放權改革的未來
那还有什么低成本,就是我之前说的消极抵抗,不去复工,不去消费(尽可能),能出国旅游的都跑,我当年拿起一千三就跑,今天你们拿不起一万块就跑么?
Jeco 新注册用户
凝视深渊,深渊也将报以凝视。
面对这样一个无赖流氓的对手,任何试图以文明的方式来战胜之的企图都会落空。
这算个断言,我相信而已。
墙内最有效的大概也就法轮功了,我不怎么喜欢这种病毒性的传播手段,人民币上印反共标语,贴电线杆,晚上散传单。但是对普通老百姓来说,大概也就这样了。
老共的经济发展是在给专制掘墓,克林顿们也是这么想的,但是这种掘墓是指的产生足够的中产阶级,目前中国大陆的贫富差距之大,底层并不能脱离低级需求的挣扎,这种掘墓尚不存在事实。
快手这种乡镇文化聚集地并不是文化堕落的表现,相反,这只是贫富分化的一个结果。
我还是挺悲观的,我觉得老共的命数未尽,中国的知识分子还没站起来产生影响力。
自由派在没有群众基础的时候提前发动是以卵击石,等到共产党把人民得罪光或人民再也生存不下去的时候,自由派可以领导街头革命,反正这些年被颜色革命推倒的独裁政权也不算少。具体详见《丁酉秘籍——街头革命方法论》。
 现在这种环境你主动搞什么都不现实,这种事情啊,现在确实是只能顺守,不能逆取的。
  目前自由派唯一的利器加速主义都是被动拥抱的,毕竟加速这块儿,自由派的力量连饭圈母人十分之一都不到,更别提站在浪尖上煽风点火了。
  不过也不能什么都不做,不管什么情况下,我们都要逐步扩大自由派阵营,这个是最重要的,ccp起家的时候,就是把党建放在第一位,高强度嗯拉人头,对于ccp的成功之处,我们还是有选择性学习的必要的。不过具体怎么做,就看各位是如何传道了。
  这种事情嘛,有一份力那便出一份力,与其被动接受14e-1,默默等到加速到顶点直接爆炸,不如在此之前使自由派+1,用最小的代价赢得我们的目标。
墙内的反对派当然要进行地下活动,保存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消灭敌人。暴露自己就又减少了一份反对的力量。
教会周围的民众翻墙,刚开始时不要给他们看太刺激神经的信息,慢慢引导,只要是智商正常的人,慢慢都会转变思想,这需要一个过程的。国内民众被洗脑教育了十几年、几十年,想要一下子就能改变他们的思想就太心急了。这个思想转变的过程可能需要一、两年甚至更长,看个人的领悟能力。
我本人在墙内就自己认识到了共产党的欺骗性,阅读马恩著作都能领悟出来。当然,翻墙后认识就更深刻了。
共产党就是一群信仰暴力和杀戮的恐怖分子,他们是通过暴力和杀戮来获取和维护他们的独裁统治和政权的,推翻他们的正确途经,就行通过唤醒国内民众和团结国际民主国家力量的方式,通过普及民主宪政革命思想+武装力量威慑的方式,实现中国的民主宪政。思想革命+武装革命 ,却一不可。
啦啦啦123 新注册用户
最小代价,就是腹诽了,自己想一想就好了,连打字的代价都不需要。

PS:闰土,30万美刀真金白银反共,被文贵骗,被品葱群嘲。题主,就要征集最小代价反共的手段。越来越萎。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沉默的大多数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2-15
  • 浏览: 7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