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能力上戰場打仗是否代表沒有權利決定台灣的未來?

如題。

今天早上差點跟我爸爸吵起來,因為我不願意被中國「統一」。
我羅列出許多被中國「統一」的代價,我爸爸一言不發,最後問我敢不敢去打仗。
我不敢,我承認,我不知道要如何面對中國強大武力的侵略。
他就說:「妳是女生,不用上戰場才會說這些話。不敢去打仗憑什麼說不願意被統一?

我超、生、氣,不想跟他說話了。
平常控制這個決定那個,現在連我的想法都要管?
因為我是「女生」,所以我沒有資格決定台灣的未來?因為怕死就一定要忍耐侵略是不是。
我不知道怎麼反駁他(雖然我已經拒絕跟他說話了,氣到飆淚),但是又忍不住想自己敢不敢提槍上陣,站在最前線守衛國家,代價可能是自己的命。

想問問各位蔥友的想法......是我的覺悟還不夠嗎?是不是要等到我願意參軍,才代表我擁有反對中國侵略的權利?
是我的想法不對,還是我爸爸的想法有問題?
我就獨 五筒?核平?我就獨!
荒唐可笑,難道不上戰場的人,就不會承擔戰爭的後果了?哪怕是那些說開戰時就要逃跑的人,他們難道不是也要面臨失去家鄉的風險嗎?哪些說共軍一來就要投降的人,他們難道不是也會面臨失去公民自由和政治權利的風險嗎?

事實是,只要生活在這片土地至上的人,每一個人都有權利決定台灣是否接受統一——或者用我的話來說:「中國的侵略」,正因為它所影響的是我們每一個人將來的生活,而選擇自己未來的生活,是人與生俱來的權利,無人有權剝奪,即便是樓主的生父也是一樣

我了解,他們老一輩的觀念是什麼意思,他們的言下之意是說,我們既不願意接受侵略,又不想負起抵抗侵略的責任。不過這些老芋腐朽呆板的頭腦中能想到的負責方式也就只有上戰場犧牲性命而已,誰說對抗侵略只有一種方式?如我們品蔥的蔥友們,在公開平台發表反侵略的觀點、傳播真相,不也是對抗侵略的一種方式;投票給反侵略的政府不也是對抗侵略的一種方式;乃至戰爭打響,在海外替我國尋求外國支持,不也是對抗侵略的一種方式

畏懼死亡乃人之常情,何況是戰場那樣極端殘酷的環境,然而不上戰場不代表樓主就沒有發言權了,也不代表樓主就什麼也做不了了,我相信其實樓主已經為此做出許多,只是自己沒意識到而已

至於戰爭,不必擔憂,在台灣還是有願意冒著犧牲的風險保衛家園的人,至少我可以確信我和我的朋友們到時絕對不會缺席前線的舞台,因為我們知道這個世界上有遠比被子彈打碎腦袋、下半身被炮彈炸得支離破碎,甚至是皮膚被固態燃料黏著,在烈火中緩慢慘死還要更恐怖的東西——那就是看著自己和同胞被一個強權專制政府當做牲畜一樣的圈養在充滿謊言與人性之惡的國家

更重要的是,我知道台灣存在著許多堅信人性與普世價值的公民,我相信就算我犧牲了,包含樓主在內的同胞們絕對不會讓我的犧牲白費

所以自信的宣揚反對侵略的主張吧,讓我們聽到並讓我們看到,只要知道為誰而戰為何而戰,那就算在身體冰冷僵硬之際,我也會露出欣慰的微笑
來閒逛的台灣人 可能深度討論的缺乏,就是這時代社交平台的特色吧
以下我說的話只是單純的道理

如果你直接用來跟令尊吵架是沒有用的


分兩個層面來說

第一個層面是反駁他的論點

台灣義務役退伍後,預備武力36歲就除役了
除非令尊本人是職業軍人
不然依年紀
他自己也是他口中不能上戰場不能講話的一員
那他自己得依他自己的邏輯閉上嘴,
不然就是雙標

而以一個服過兵役台灣男性的角度,
我也可以在他的邏輯下這樣說
“我當過兵我反中國侵略,
誰威脅恐嚇要打台灣殺我家人,我就殺他全家
退一步就是親朋好友嬌妻愛子,
不敢出面反侵略就割掉別當男人,
當過兵又如何?
當過兵而不敢打仗就別提當過兵
不敢打仗的兵還不如我倒掉的廚餘,
廚餘還能養豬,
不敢打仗保家衛國的兵有任何作用?
講出來丟人嗎?
不敢反抗對家人武力恐嚇的男人就別端家長架子。

反過來指責女人小孩沒當兵不能說話,
就是連群居哺乳類雄性護巢義務都做不到
該感到羞愧。

我就是反中國侵略
就算跪下,
成為共慘黨治下中國人就是沒人權沒生命保障,
我不願意讓孩子以後活在隨時被失蹤被懷念的環境,
所以誰要讓台灣被中國併吞,誰就是我的仇敵

抱歉這段補充可能攻擊到你父親,
但想想這是我的心聲不吐不快
如有冒犯請多見諒


=====
第二個層面是回答你的提問

反中國侵略不是決定台灣的未來
是保護自己的生命安危
你的生命權跟你的性別與職業無關
只要你是個自然人,
你的生命權就是理所當然的
你為了自身生命安危拒絕武力威脅就是理所當然的

要質疑你沒有武力就沒有權利
就好像說女人上街被強暴活該
或弱者走在路上被殺死活該般

是毫無邏輯與人性的說法

以上是我個人的看法:)
首先台海战争这种事情,台湾大概率是要进行总体战aka全民动员的。既然是全民动员,那么女性自然是动员的一部分。战争可不单是出一票军队扛枪开坦克开飞机开军舰互相打,真实的战争,决胜早在开打之前开始--情报,敌情监视,防渗透,物资准备,外交,等等,都是不可缺少的,以台湾目前的状态,我可以肯定很多女性已经在参与备战,更不要说台湾备战的大统领就是女性。而到了真开打的时候,后勤和社会的正常周转,要大幅度依赖女性的参与。而后勤补给,从古至今,都被无数次被证实是战胜的关键,远比出几个战斗英雄要重要得多。而这方面,我可以肯定,女性是要大量参与的。更不要说战时医护了。

其次就是,女人生育本身相当于男性打仗,人类社会的大部分群体有意规避女性上战场的主要原因是女性的损失,相对于男性,是对族群可持续性发展更加重大的打击,也就是说站在族群繁衍的角度上说,女性是比男性要珍贵的--因为家庭的核心和秘传心法,有赖于女性群体的稳定传承。应该说,不让女性避开战争的部落和文明最后应该都没落或者被同化了,放弃了大量女性上战场这个习惯。

综上所述,指责女性不能上战场,或者说对于保家卫国毫无用处,以此否定女性对于民族前途的决定权,是极端无知和狭隘的。
JackBauer 这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这个话题和反共没多大关系,而是个女权问题。令尊试图剥夺你的政治权利,你喷回去就是了。

给你个参考。美国直到上世纪50年代仍然没有“婚内强奸”(marital rape)这项罪名,女性在遭受丈夫家暴时无处伸冤。我们能指责1950年的美国人是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吗?显然不能,因为美国的法律一直尊重宗教和传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认为女性是丈夫(或父亲)的私有财产。强奸罪是侵犯他人私有财产,但婚内强奸却不是,亚当“拥有”夏娃,夏娃“从属于”亚当,亚当对夏娃行使的交配行为不需要征得对方的同意。

但美国的女人受够了,她们通过民主的方式掀起了女权运动的数波高潮,终于在60年代起使美国各州陆续通过了惩戒“婚内强奸”的法律。台湾在民主实践上虽然落后美国,但政治环境远远优于伊斯兰极端教义国家,你可以勇敢地对传统说不,无论这种传统是西方式的还是东方式的。
白田與尼王 自由和民主都少了一點,我們慢慢走,有一天大家的國家都可以正常化
一方面想說的被上面說完了,不如用另外的角度聊聊好了。

什麼樣地方的人,最怕死最不希望戰爭,那就是真正經歷過戰爭並且被蹂躪的地方,例如金門。
我們的父輩在那個年代當兵都當兩三年的吧,我僅僅是4個月兵,我就已然覺得當兵的日子宛如坐牢,在軍營的每一晚我都在思考如果不用當兵那那時的我可以做甚麼,那幾個月好像有開不完的子彈,每天都要去靶場。
那樣子混沌、脫離現實世界的生活很容易生成別樣的情緒,時長再長一些也可能會改變一些性格,尤其是當日子變苦或者不公義發生後。
說個黑色玩笑,我在軍中聽過不少人半開玩笑的說自己不只一次在打靶的時候想要將槍口轉過來。
我的意思是,您的父親想法是不對的,但我可以理解,怨懟失去的光陰還有不忿男性的必然兵役很容易形塑成性別的歧視。
為什麼說性別的歧視是因為這件事女性也會,經常能聽到婆婆媽媽們會說,不過幾個月兵而已、進去不就夏令營、男生就是要當兵才會成為男人等等。

即便現在已經比較透明了、國軍更重視溝通管道還有管理問題了,依然存在著很多的困惑,我曾經也有看著街上的人們燈紅酒綠,困惑且不平的感到為什麼我要去當兵、要保護這些人。
但後來某一天回營的火車上我自然的讓座給一個阿嬤後阿嬤笑著跟我說謝多謝你阿兵哥。那是我身為台派第一次,突然如此認同中華民國的時刻,我是中華民國陸軍,這節火車上偶有吵鬧但祥和的眾生相即是我保護的對象,直至今日我都沒有改變這個想法。

男女的義務兵役問題、兵役時長問題都還有待討論,但我可以肯定男生當兵的幹意,應該要對到對面那隻維尼身上,是共方的窮兵黷武導致我們必須失去自由、被剃平頭和被女朋友兵變,很幹,所以維尼可以試試。

拉回來題目,我認為反對被侵略是任何人的權利,擊敗中共有n種方法,從軍只是其一。
叛逆的我待不慣軍中因此不從軍而只是服完義務役,並不影響我捍衛人們與這塊土地的決心,我們有一萬種方法讓世界看見台灣,與世界結交朋友,這也是一種戰鬥。

而我想給你戰鬥的一點小建議,就是包容令尊的焦慮與消極,不必強求改變他也不必跟他爭吵,真的嚥不下可以勇敢的告訴他:

“我也會害怕,但我不想要我的下一代像我們一樣必須為此害怕”

加油,我們一起戰鬥。
無敵芒果冰 麗媛什麼時候來小巨蛋開演唱會
以前義務役比較長 我當過一年多的兵

隨著阿扁慢慢改越改越短 加上之後英九的各種所謂改革
義務役下修到剩下四個月(蔡英文酸過英九:被前朝改到剩4個月)

未來義務役難免還是要隨“民意”變的越來越少

國防部倒是希望 募兵可以很順利 變成全志願役

那麼 令尊的意思 就會變成只有志願役有權力決定台灣的未來
(當然,現實中存在募兵困難還需要義務役臨時工)

所以他講這個話 明顯不符合過去現在和未來的大眾認知



-----------------



香港前幾年大規模社會運動的時候

我們公司副總是個女性 她十分討厭共產黨和中國 政治傾向是泛綠的

有次我們中午在吃飯 看新聞 她看到香港的高中學生被警察打 被抓 的畫面

痛斥反建制派不負責任 讓學生去以卵擊石

因為這時候 她的另一個社會身份出現了

她是個母親 她的小孩當時應該是國中生

如果她是香港人 她是絕對不會希望自己小孩去跟黑警搏鬥的

因為跟她蠻熟的 所以我知道那不代表她支持林鄭等那股親中政治人物他們的立場

這事我印象很深刻 你爸應該只是擔心你受傷害 被別人當槍使




-------------------




可是 如果人人都怕受傷害 人人都不願意把自己當槍使

對共匪的恐懼勝於憎惡 那麼他們便可以利用恐懼統治台灣了


到時候我們的後代就不得不問:

為什麼我們街上曾經被默許在違反道路交通管理條例邊緣試探的小販、兜售玉蘭花的老人家會被城管搶奪毆打

為何台北和高雄由於一場陳舊公寓的大火便開始驅逐低端人口

為何我們的富人不是表態緊跟共產黨然後移民美國要不就是破產和進監獄

為何所有利潤豐厚的產業都由共產黨的裙帶朋黨所把持

為何我們的知識分子不是在監獄就是在觀察者網和bilibili上販賣愚蠢的愛國課程

為何曾經看似愚蠢的多黨議事規則現在都顯得彌足珍貴

為何無人殺死獨裁者?

孩子 因為我們的武德不夠 又要活下來 那只能勉強自己接受豬狗一樣的待遇



14歲的加圖問老師為何無人殺死獨裁者。

撒爾佩東的回答如下:「孩子,他們怕他勝於恨他。」

加圖回答:「給我一把劍,讓我將國家從奴役之下解放出來。」
pmjt Don't Tread on Me - Granger Smith ♫ https://youtu.be/O-ouqol6m9g
从比较感性的角度说一下这个问题,楼主的问题让我想到了两部影视作品。一是美国电影《爱国者》,二是中国2005年拍的电视剧《玉碎》。

《爱国者》里的父亲是一名沙场宿将,出于对杀戮的忏悔和对战争残酷的充分认识,从一开始就不认同独立战争的理念——不仅在家里不认同,在议会征兵辩论时也不认同,而且因此和儿子产生了分歧。结果,他的大儿子私自报名参军,作战受伤被俘,二儿子被英军变态军官当面打死了。这位爹直接暴走,成为英军最恐怖的梦魇。

《玉碎》里的父亲是一名玉石商人,一生讲究“君子温润如玉不用强”。结果为了一件国宝玉器,和觊觎它的日本人发生对抗,最后家破人亡。而在他的三个女儿中,最小的女儿本来是对战争完全无感的,甚至违背父亲的意愿和一名日本翻译官谈恋爱,结果因为这件事精神直接崩溃,手刃了日本翻译(情节大概这样,年代久远记不大清了)。

提这两个作品,我是想说,亲情和政治有时候就是不相容的,like oil and water。不要和亲人争论政治问题也许是一个很好的折中智慧。真的。

作一个美好,最善意的猜测,男人平时嘴再硬,脸再臭,真等到强盗杀上门的时候,为了保护家人,也许他才是最先拿起枪的。

当他对家人说(注意:仅限是对家人)讨厌某些政治观点,甚至不惜发脾气不让反驳的时候,也许只是他早已看到这些政治问题避无可避,一定会伤害到家人的生命和幸福。当着家人,他无法用理性的办法去表达和思考,家人的脸和气息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当这个政治问题爆发的时候,这一切安宁可能都将永远失去。所以,他所谓的反对不是反对,而仅仅是“你不要再说了”而已。

不要低估了支共的邪恶和残暴。也不要低估了一个父亲想象未来家庭破碎的场景而会发生剧烈情绪变化。

希望上面的话能对楼主产生些许安慰。


补充:自卫和侵略在价值上是不可相提并论的。我可以对楼主的父亲抱最大善意进行揣测,因为所涉及的问题是台湾自卫。但此善意对于支共国的“打台湾你上吗”言论逻辑完全不适用(看了本楼里某毫无意义的长篇辩论,先打个预防针)。
eeexplor 共同體愛好者
又是这种人,马上把极端的情况放到所有人的基准上,不考虑每一个人的能力限制和不同,这是一个很典型的共产党话术。如果楼主是一个身障人士,不想被统一,但上不了战场,是不是就没有诉求政治权利,决定国家未来的权力了,楼主对国家的贡献难道就是nothing?。这种话术危险之处在于,无法界定其权责边界,容易滑向极权政治。如果只有上战场才有国家未来决定权,那就隐含着只有适龄且身体健全的男性才有选举权,那么纳税人呢?纳多少税才算数?战争中女性就没有贡献吗?一战后女性投票权的崛起,正是因为男人上战场,女人接替了工人的位置,生产炮弹和子弹。在凡尔登会战中,法军就消耗了超过200万发弹药,而当时20岁到45岁的法国男性基本都在东北前线,请问靠谁生产弹药,不还是女性吗?这种言论一看就不知道战时体制的印象范围,对了,按照这个标准,楼主父亲大概率也是没有决定权的,因为以前是在和平时期当兵,现在年龄大概率超过45岁了,教招不会招他去上战场,所以按照他的标准,他应该也没有台海战争后的公民权,战后地位和中国韭菜相同,看他还敢不敢说这种废话。
peace_world 烏雲密布的天空總會有陽光透出,願陽光普照
QQ我懂...因為我也曾經因為這議題跟我朋友討論過,剛好我們討論當下討論者都是女生。

身為台灣人,越到懂事時,越到國際局勢越來越緊迫時,總是不免俗會跟家人甚至家族討論到打仗議題,不知是我們家族的不幸還是幸運,因家族過去歷史原因,雖不是228受難者,但也相當痛恨國民黨甚或是集權,所以沒有人覺得應該投降,都認為能盡一份心力就出力。

我朋友有些長輩是深藍,挺到不知道自己在幹嘛的那種,聊到這議題他們爸媽總是很生氣,覺得戰場很危險,又是女生,能幫什麼忙?你能上戰場?統一就統一啊。

我朋友們就很生氣,每個人嗆爸媽的話都差不多,我們高中又不是沒打過靶,最差也可以當後勤,但如果要被統一,民主自由被剝奪,還可能全體送入集中營洗腦、毆打、性侵,這種人生太痛苦,不如被飛彈打死。

我們聊天討論的結論,是從結果推導,統一最差是被送進中共在台灣蓋的集中營,不統一最差是女生也要打仗導致殘廢又可能失敗,但至少嘗試過,而且我們不像香港無法對抗,我們有一定的掌控權。

就算你無法上戰場也沒關係,現在戰爭後勤也是很重要...而且說不定到生死存亡之際,就不會管害不害怕了,等到當下才知道妳敢不敢。
无心漫谈2 出埃及派
基本是这样的,全民战争带来的大众民主,看看古希腊雅典的民主就很明显:全体20岁以上的男性公民,不到一半的人口才具备参政的权利,而女性和奴隶则被排除在外。换言之是能打仗能流血的,之后又变成了有财产能交税的人也能投票,如上面评论所说,二战后欧美女权崛起就是因为女性进入兵工厂工作。总之你要不流血要不流汗。台湾的民主是美国秩序的输入,正如现在所有值得称道的民主国家一样是美国军事保护下的罗马秩序的产物,是美国军人鲜血工人汗水在韩战外溢的结果,所以台湾的主权不在你也不在你父亲,而是在五角大楼,在白宫。当然你不想受制于父亲也很简单——早日实现财富自由或者把他揍一顿看看谁才是家里老大😂

刘仲敬访谈001:现代意义上的公民投票在宪法史上是魏玛共和国开始的,十九世纪的自由主义宪法基本上都没有这一条。自由主义的宪法是极其强调财产权的,不主张把没有财产的普通人加入到投票中来。公民投票是大众民主对精英民主的一次重大胜利,它跟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全民动员有密切关系。其基本逻辑就是,以前的战争和以前的纳税都是有产阶级的事情,现在需要人民流血了,既然人民已经流了血,就不能让哪怕是最穷的人(只要流过血当过兵)排斥在政治之外。
于万物之中 82ADFB47E974B953FB85CD5426A42B54033FB33D57437ECE2F7A748B0E3AC24AD5435B037F7B0E0628C2E60ECDF604CBA807021658873F0B4DB3CDFA532F516E
“我是没有勇气上战场,但是我最起码敢对共产党说不;你连拒绝共产党的勇气也没有,到底是谁更怯懦?如果共产党要把台湾人关集中营,你觉得你可以逃过去吗?”

人都会为自己的怯懦找理由,当然任何人都是一样的,所以你应该直指问题的核心——是愿意当一个正常人,还是愿意当一个战利品。
abc100abc 多少億點擊量也點不斷脖子上的鎖鏈/ Російський корабель іди на хуй!
等真要打起來,你就綁好你爸不要讓他去做帶路黨你就盡責了。
再説愛國救國不是只有上戰場一條路,現在認知作戰這麽高强度,你拿出一點時間在網上積極發言表態,就是參加作戰。
愛國救國不問身份,你是女生不代表你沒有權力和義務,這種老思想不值一駁了。
扯遠一點說說劉喬安,藍營一直罵她是妓女,但是妓女爲何不能有救國之志!?歷史上捍衛自由和權利的名妓也有很多,拿身份職業當成道德綁架和污衊的工具,這種人才是最低賤的。
再説真有幾十萬解放軍全副武裝攻入台灣,你覺得他們會嚴守戰爭法做威武仁義之師?不燒殺奸淫劫掠?他們連自己的國民都不放過還想能放過“敵人”?到時候你和你家人能不抵抗?香港被中共的軟刀子切割了二十多年,尚有千萬志士奮鬥不息,台灣人不要太自貶。
記住,“幸福來源于自由,自由來源於勇敢。...人在保衛自己的生活方式的時候才是最勇敢的。”——修昔底德轉述伯里克利《在陣亡將士紀念日的演説》,公元前431年(中國春秋時期)。
一般不愿意和青春期的年轻人 不管是女生还是男生,讨论任何形而上的问题,对方情绪波动较大,一旦陷入宏大叙述便无法自拔。

isis招募年轻人,64年轻人在天安门广场打炮,越战后期美国年轻人爱与和平等等 都涉及到各种 看似巨大无比的话题 让人心潮澎湃,实则 仅仅是荷尔蒙分泌的作用。

回到题主这里,父亲就问了句 你怕死吗,就招致题主内心巨大震荡,心情剧烈起伏,一想到这种爱国和死亡的宏大叙述 便忍不住要痛哭着在雨里狂奔 寻找答案等等。我不想说什么宏大叙述。我只想说父亲也有为人父的苦衷。年轻人也需要荷尔蒙的发泄。

正所谓他只想保护家人,而你不跟他在一个频道上。你正经历这种情感丰富的阶段,只希望大家都多点理解和包容。

年轻人如果愿意,可以把自己当作一颗子弹打出去。将来回头看 可能后悔 也可能不后悔。
a45298 熱愛自由的人們,就該互相照顧。
說實話,我也因為這個議題跟朋友起爭執過。

他是鐵桿的台獨派,常常抒發他的觀念給朋友聽,某天我好奇問他「現在戰雲密布情勢危急,如國家有難時候,你那時是否願意上戰場捍衛民主自由?」聽完問題後他猶豫了,支支吾吾的說他有家庭要照顧;我又問了一句「你既然希望台灣獨立,又不願意用自己的生命去捍衛,這不是自相矛盾嗎?」他當場就惱怒了起來。

權利是靠自己爭取來的,而不是靠別人施捨,如果台灣人自己都不願意承擔失去生命的風險來捍衛自己國家,又那來的底氣去要求別的國家幫忙?我誠心希望生活在台灣這片土地上的人們,都能逐漸明白這道理。
不是你愿不愿意去打仗的问题,而是你的父亲他不愿意去打仗,所以他的女儿要被统一,统一后要积极向组织汇报父亲的言行,有反革命言论要及时举报。搞不清情况的是你父亲。
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即使沒有走到最前線,每個堅持下去的人都不可或缺。
對我來說,如果哪天共軍登島,我願意想辦法搞一把槍跟他們打游擊戰。

我不希望自己的後代生活在赤化的台灣
亡共进行时 来生不再为墙国人。
https://upload.cc/i1/2021/11/13/5AcZ9M.jpeg


很多葱油都说得很清楚了,我不重复了,我只贴一张图,转发给你老爸看看吧。这个举报自己的上司,原国安小官反而被抓捕了,国安小官的女儿她和她老公韩国人正在新加坡避难,她老公韩国人呼吁国际帮助他们解救自己的岳父。

墙国上海国安局长,随便说出话的就是法,别说你们台湾人没有任何政治权利,就连女儿也要被中共解放军,小粉红们全部强奸。不反抗可以,要想清楚后果。2019年,香港反送中游行已经给你们台湾人示范过一次了,港警强奸港女也是经常发生的。
咸鱼之体 灰名单
当兵参加战争又不是一定要去前线,一支军队里很多人都说二三线后方人员。参考1943年人力枯竭的苏联女兵主要为飞行员 后方运输人员 治安队 防空兵,这些都不是一线作战人员一般来说碰不到敌军。就算不当兵你可以选择进兵工厂,要知道二战后欧美女权崛起就是因为女性进入兵工厂工作。
台灣是有一批人,是不管被侵略後失去自由有甚麼嚴重後果的(自己子女有可能被中國直接處死,對一般人來說應該算是很嚴重了吧?),中國來他們就是要跪下去,因為我家裡就兩個(茶)

你父親的話和我父母說的話很像,不過更嚴重一點的是,我曾是個軍人(已退役),年紀是十年內開戰我八成會被叫回去戰場上的那種。所以他們的話改成了:

「你要為了那種政府上戰場去死嗎?憨oo(我名字)!」

他們還覺得這是為我好哩!只要投降我就不用去戰場出生入死了。想想要為這種人上戰場我還真有點不甘願,幸好我還有其他關係親密的人。

p.s.女性也可以參軍的,步槍平均才重3.5公斤,加上裝備也大概不超過5公斤,沒有女性不能當兵這回事啦。
Colonel_Rabbit Colonel_Rabbit
不上戰場有沒有權利,我覺得有
躲在熒幕後面敲鍵盤肯定是沒有啦XD

都2021年了誰說女生不能當兵?
郝小公子 荷統大將軍
很簡單,你繳了稅,稅拿去買了飛彈、養了國軍,當然有資格要求政府保護你想保護的價值。
你雖不敢上戰場,但戰時可以動員你去修機場、運物資、造子彈。現代戰爭中每個人都能作為戰爭機器的一顆螺絲釘。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我就這一句話,但我相信這足夠嗆翻你爸這種人(如果他有點歷史常識的話)
敦克爾克撤退時出船的那些人當年一定都沒上戰場打仗,不然他們也不會出船協助撤退了
reserve4future 老熊孩子了
不要怕打仗,无论能不能上战场都不要怕。
恐惧只会助长某些人的嚣张气焰。
雙加不好的鴨語者 doubleplusungood duckspeaker
即使說中國,中國歷史也有巾幗不讓鬚眉的秦良玉,近代中日戰爭,正規軍沒有女兵,但在游擊隊也有女兵的記錄。

女生,是能夠上戰場。而另一方面,上戰場是有危險,正常人沒有資格要求別人面對。
但是,不統一有海峽的保護。但被統一,那就失去了海峽的保護。香港人面對的抗爭,那面對的風險,絕對比海峽上戰爭大。
如果没有纳税人交的钱或者将来如果战争爆发可能会有的捐款,武器军火能从天上掉下来?
军人不用吃饭休息啦,后勤在战时经济下可以各种意义上都完全没有成本啦?
需要人力物力的地方绝不仅仅是狭义上的前线,楼主这种情况,你父亲不过是仗着自己长辈的身份找个理由堵上你的嘴不想听到让自己不高兴的内容吧(是的,我多少有根据自己的经验在推断)?
建设性的建议楼上各位给很多了,我就不在这里秀我的摆烂心态了XDDD
给你擦擦眼泪~
howard044 到處看看
笑了
信不信如果你說我願意上戰場
你老杯又會扯其他廢話
反正道不同不相為謀
我能給的最好建議就是別跟你爸聊這些話題

總之別想太多,尤其是拿性別差異跟自己過不去,這很沒有意思
況且這年頭也不是只有拿槍上戰場才叫保衛國家
每個人都有可以為自己國家貢獻的事情,只要不是當第五縱隊就好
newbie66 新·品葱
戰爭不會因為你是女性而不影響你的生活
你所認識的人,認為理所當然的事,熟悉的景物也全都沒有特權迴避,
看看阿富汗婦女或是車城黑寡婦,
戒慎恐懼,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待之

也不用說服其他人什麼,你想要怎麼面對你自己決定好就好
林肯 當你找到了自己想要守護笑容的那刻,你將無法繼續歲靜,並注定要邁向生命中的高光時刻,你已經找到戰鬥的理由,為要扭轉這個被惡者掌控的世界。
誰說打仗要再軍事戰場的,外交戰場、經濟戰場、宣傳戰場、網路戰場,那個不是戰場!
badistuta6 大胸维尼
抗争不一定要上战场,但一定不能放弃抗争,武装抗争跟非暴力不合作都能达到效果。中共真的占领台湾必然要进行思想同化,灌输大中华跟统一思想,别以为不上战场就没事了,思想的战场你不进行抗争,你的下一代就会被洗脑洗残到这么把自己当中国人。
那麽那批槍都拿不動的死廢老更沒資格決定台灣的未來啊
品蒜人 🤬不友善用户
刘大哥讲话理太偏
谁说女子享清闲
男子打仗在边关
女子纺织在家园
白天去种地
夜晚来纺棉
不分昼夜辛勤把活干
将士们才能有这吃和穿
恁要不相信啊
请往那身上看
咱们的鞋和袜,还有衣和衫
千针万线可都是她们裢啊~~~~~
有许多女英雄,也把功劳建,
为国杀敌是代代出英贤,
这女子们哪一点不如儿男

——常香玉《花木兰·刘大哥讲话理太偏》
楼上诸人还活在梦中,妄想靠非武力手段打败中共是不可能的
闭门深山 古典自由主义温和派,学习中
我觉得令尊不是你标题的意思,可以举个极端的例子,共军杀来了,刀架在你脖子上,要不统一要不死,你可能选择死,但是如果让你爸选择统一还是你死,他肯定选择统一。
毛澤東有性病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第二篇:「毛陰莖包皮過長,平時又不清洗,成為滴蟲攜帶者。許多女孩子與毛有特殊關係,沒有一個不受到傳染。我勸毛局部清洗乾淨,他說:『沒有這個必要,可以在她們身上清洗。』」
歐,有人想當「中國人」我不會阻止

有人逼我當「中國人」那我就殺了他

「中國人」逼我當中國人?

那我就把眼前所有中國人都殺了
台湾人当然有资格决定台湾的未来,不愿意上战场也完全是个人选择,值得尊重。但是如果整个台湾都并没有多少人愿意上战场,总以为有什么别的国家会帮你抵抗侵略者,那么这个未来可能就不是很现实了。我不清楚实际情况,但是这个论坛上的台湾人感觉不切实际的挺多。
AlanW spacex粉丝
是否上战场并不代表你有没有权力,而代表你有没有能力。
台湾因为马英九而耽误的窗口期仅仅只有四五年,共匪攻台的时机也就只有四五年,而美国已经决定自己出钱来填上这一部分缺口了,所以技术层面上台湾是不会失败的。
但是台湾人自己是很有可能投降的,也就是士气与组织结构有问题。
台湾必须要建立民族,积极排华,最后还要大规模组织教会一般的共同社区以及民兵组织。
不然共匪这个坎过了,还会有新的坎的。
vhgjkilo 新注册用户
当然有权力,只是没有能力罢了
任何人都有反抗欺凌的权力,只是没有能力的话,仍然会被欺凌
所以其实也没什么实际作用,嘴上爽一爽罢了
专业团队在台湾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那個傻缺父親,如果真和共匪軍要短兵相接的話,就已經是臺灣登陸戰了,最大問題是登陸戰前的導彈戰,臺灣軍部如果沒有做好導彈防禦,又或者未將導彈盡射,對共匪沿海軍事基地沒有造成任何損失,根本打不痛大陸共匪政府的話,那真的就是臺灣的末日了。
Kittydogg 我们历来的政策,就是联合魔鬼去击败眼前最大的敌人。对亚洲大陆的任何变化,除非得到现实的商业利益,否则我们仅予以强烈谴责和口头支援。
首先言论自由,你有权利说你任何想说的话,当然也要承担相应后果,比如说错话被人谴责打骂。

其次,不管你有没有能力上战场,决定台湾未来的,是位于华盛顿的美国政府、白宫与国会。嘿嘿~当然,如果台湾人的战斗力能像以色列打阿拉伯国家那样,那自然另说。

另外,为什么女生不能上战场?台湾不是也有女兵吗?还是你自己没有勇气去参军?

那你爸爸又是什么立场?愿意被武力征服?还是维持现状?应该是后者吧,面对庞大的武力压力,大部分国家都是像芬兰对苏联那样,表面应和维持脸面,尽量不招惹对方为主。

另外,你用了统一这个词,就已经是被中国潜移默化,输送了被武力征服的观念,好像统一只能大国吃小国。其实小国也可以统一大国,在历史上蒙古人后金人只动用十万军队就征服中国,有现成的例子,并非不可能。

我个人倒是支持中国被台湾统一,毕竟战争大多是由独裁国家挑起的。如果台湾人有心出兵逐鹿中原,征服汉地十三省统一中国,终有一天等中国内乱时会成功,想想到时会有多少帅哥任你挑啊,哈哈。
作为外人,我的看法是(也不仅仅针对台湾)):
当然有权力,但权重要受限
确实考虑目前台湾的现状,
受过专业军事训练,生育并养育多个子女,半导体精英人才,原住民等等好像确实有理由享有更多政治表达权重,但现实制度层面除了原住民有立法院专门保留席位外,对其他的好像没有制度层面保障,当然也很难去设计这种制度。
至于能不能上战场和抗共的关系
可以让台湾主流媒体在舆论层面去引导,在选民中树立一种观念,受过专业军事训练的男性和生育多个子女的女性是更值得信任的国民,让这部分人更容易当选,这样台湾的政党就会更加积极去提名这种人去竞选,提高他们的政治表达权重。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不敢上战场和不愿意被统一好像不矛盾,令尊逻辑不太懂…………

不过这种逻辑也比较常见就是了,墙内小粉红叫嚣打台湾,反贼也常问:你上不上战场?
当然不是,残疾人没法当兵上战场,难道就不能决定台湾的未来了?
不过话说回来,我个人觉得台湾女性也应该实行义务役,为什么男生要保家卫国女生就不要?难不成女性有先天的劣势?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重新註冊的帳號......如果看到相同的頭像,可能是我在品蔥殘留的屍體。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1-14
  • 浏览: 6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