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迎新系列】关于中国民主化转型的四种观点

目标读者:刚开始接触自由世界政治讨论,对政治理论几乎一无所知的新难民。

传统解放进程论
(插一句吐槽,“自由化”这个词,似乎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其实和“解放”是同一个词根,表达的是类似的意思。我个人喜欢在需要动词和名词时使用“解放”,在需要形容词时使用“自由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市场规则不断完善,政治也会逐渐解放,最终走向民主。东亚的民主国家,例如韩国、台湾、泰国,都走了这一条路线。所以很多人认为,中国同为东亚国家,文化相近,应该也会如此发展。

在经济方面,中国保持了自由化政策,逐步放松政府政党对市场的控制,也就是党国语言中的“深化改革”。这一层面,党国自己的喉舌也从未停止大肆赞美,不必赘述。
在政治方面,也有人认为,自由化的力量在增加,有利于推动民主化转型:
  • 公民意识萌芽,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权益。虽然很多人嘲笑所谓上访告状者,但是他们确实在维护自己的权利,形成了自下而上的压力,让政府不得不对民众诉求做出回应,负起责任。

  • 技术的发展使得舆论空间得到扩张,新闻自由有了一定的生存空间,行使议政和监督功能。

  • 自上而下的经济改革,事实上促成了集体决策制和法治的发展。

在习近平上台之前,这些都有很强的说服力,曾经是最主流的观点。此类观点的信奉者,构成了拥抱熊猫派的主体。

威权主义进化论
与传统解放进程支持者不同,另外一部分人,认为中共生命力顽强,其威权政府有很强的适应性和韧性,会灵活地适应经济制度的解放,保证中共对政权的掌控。这些人也列出三条论据。
  • 第一,威权式政党最大的困境在于权力继承问题,而中共已经克服了这一点,通过不断修改规则、权力集中,形成了一个比较稳定的权力交替流程。同时,中共重视教育背景和干实事的能力,愿意接受技术官僚,保证了人才供应,形成了精英政治的氛围。

  • 第二,新兴的社会精英中,知识分子和企业家通常是民主化的中坚力量,而中共成功对这两个团体实行了统战、收编。

  • 第三,马列主义已经破产,中共统治正当性本来已经不存在,但是中共充分利用了民族主义或国家主义情绪,为自己的统治正当性背书,而这一点对都市年轻人格外有效。

也就是说,这一观点的支持者认为,中国几乎没有民主化的可能性,中共很可能长久地统治中华大地。

暴毙论
学界少有人接受,而大众传媒则格外偏好这一观点。
此理论支持者认为,中共面对政治腐败、道德沦丧、经济压力,已经失去了统治正当性和统治能力,不堪一击,随时会因为重大政治或经济动荡而迅速垮台。

威权主义停滞论
此观点与威权主义进化论类似,认为中共绝不愿意主动放弃权力,并会灵活地适应时代变化,不断为自己的统治正当性寻求背书,拆解潜在的自由化力量。
不同之处在于,停滞论支持者认为,中共的统治虽然能够进化,但其统治力量并没有顽强的生命力。可以承认,中共非常善于打压反政权力量,但这不能与其统治能力强划等号。换句话说,中共擅长打击和破坏,但并不擅长维持社会运行。

威权主义统治的体系中,基层统治者(例如村官、县长、市长)享有极大的权力,不需要负责任。基层统治者人数众多,中共不可能自上而下地控制每一个人。这些人肆意掠夺,对社会有毁灭性的打击作用。我们近年看到的乱象,包括环境污染、贪污、黑社会保护伞,都是基层失控的临床症状。
所谓“上面的意思是好的,是下面的人念坏了经”,在中共看来,再正确不过。民主可以让民众监督基层统治者,法治可以用来约束基层统治者,中共不愿意采取最有效的约束方式,基层失控,咎由自取。

停滞论也与暴毙论不同,不认为中共大限已至,随时垮台。中共经验丰富,擅长镇压、控制、预防大规模、有组织的反抗运动;同时,经济发展的动量尚在:储蓄率高、对外贸易意愿高、人力流动性高(这里主要指进城务工、春运的现象)、鼓励创业……这些都可以对社会稳定起到正面效果。社会稳定的力量有很多,因此很难同时消失不见,更可能逐渐衰弱,维稳力量逐渐弱化。

我们也可以听到党国内部的声音,要求坚持深化改革。这不是作秀,而是党国知道,不能陷入停滞论描述的状态。

民主国家对华政策变化
在传统解放进程论信奉者占多数时,西方国家判定中国会民主化,融入世界,显然会积极与中国建立合作关系。
如果政策制定者持悲观态度,认为威权主义进化论有道理,中共的威权统治固若金汤,则会全面转向敌对关系。
停滞论在习近平上台后,越发受到认可。这一看法则为西方提供了第三种策略,“批判性合作”。这种合作方式,维持了以往在经济和政治领域的合作程度,不与中国彻底分裂;但与此同时,鼓励中国国内政治经济改革,则调整为最先考量的因素。
批判性合作,在几年前也许不容易解释,现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也就是说,经济合作不是要取消,但是要和普世价值捆绑起来:
想谈贸易,就不能镇压香港;
想要设公司,就要把内部知识产权改革拿出来;
小学生想吃糖,要先写作业。

我们作为自由化力量,今后的行动方针,要积极向国际发声,在民主国家采取批判性合作策略时,为其提供充足的题库。

参考资料:
维基百科:Liberalism
Pei, Minxin. "Is China’s transition trapped and what should the West do about it?." (2007). 
The End of Reform in China - Foreign Affairs

难民迎新系列:
中文世界政治立场颜色一览
左-右政治光谱及中共对其畸化
微博爱国党盛行,我们无需痛恨,更无需绝望——自下而上的民主转型与临界点模型
四中全会要开了,党内改革派能否有所作为?——自上而下的民主转型
24
分享 2019-11-23

13 个评论

我觉得应该是四种同时进行,单靠一种是不够的。
都是要应验的,,,
原谅我一看到“暴毙论”就笑出了声
暴毙论其实是可能的最好途径,相当于斩首行动,斩首过后其余部件还可以用。
后现代社会无革命,几百个荷枪实弹的武警就能轻松镇压上万名民众屡见不鲜,美帝已经发声不打算推翻赵家,如果赵家不遵守规则,大不了脱钩。台湾主流是维持现状,更不打算反攻大陆。香港自己都自身难保。赵家当权派更不可能主动放弃既得利益。体制内的反对派目前又没有足够的资本和专制派摊牌,除非日后爆发继承人危机,反对派借经济下行为借口上位,否则目前哪里有转型的希望。

新加坡模式需要赵家自主有宪政法治意识,赵家当权派没有这个意识。

台湾南韩模式需要巨大的外来力量干预推动,主要是美国,这个目前美国只能做到脱钩,做不到对赵家变革作出决定性关键作用。

苏联及东欧诸国模式要求军队保持中立,八九证明了赵家军没有中立的意识,赵家不倒就不会自立门户。

比较有可能的是越南模式,但目前体制内的反对派没有摊牌的资本也没有摊牌的时机,但🐷由于没有信任的接班人,如果立储不得民望,一旦驾崩,反对派就有经济下行为借口夺权,继而推翻🐷的一套,在保留赵家这个壳的前提下,实现内核转型。
看你的文章,让人耳目一新,总结很全面,观点也很明确,层次清晰。最后的结论,也很清晰,甚至提出了理论上应该研究和贡献的方向。这很可贵。
 讨论最后结论,批判性合作。
  这将是一厢情愿的。
  我们需要认识到,中西冲突是什么,有哪些,可否融合。如果根本不可能同时存在,而又有对外对内的征服欲望,那就难以调和了。 
  批判性接触,只是果冻钉墙上的延续,也是西方社会目前政策的基本观点。但这对中国民众是不道德的。实际上,西方如果不作为,则是对人类文明的规则的背叛。
  当然,中国的事情还是靠中国人自己,不是要他们搭救,但西方政客们不能是邪恶的帮凶。

看你的文章,让人耳目一新,总结很全面,观点也很明确,层次清晰。最后的结论,也很清晰,甚至提出了理论上...


多谢谬赞,这篇文章基本上是将参考资料中的综述文章翻译、科普化一遍,是教科书式的拾人牙慧:)
值得注意的是,总结出这四类观点的综述,发表于2007年,彼时党国还在“闷声发大财”,舆论上对民主转型很乐观。十多年前,学界和智库就已经认识到党国不可能主动转型,呼吁民主国家不要无条件拥抱熊猫。

看你的文章,让人耳目一新,总结很全面,观点也很明确,层次清晰。最后的结论,也很清晰,甚至提出了理论上...



楼主的文章大部分是对裴敏欣那篇文章的翻译提炼,刚好楼主在隔壁友站就你这个疑问跟人有过比较认真的[讨论](https://2049bbs.xyz/t/2309), 可以参考以下。

楼主的文章大部分是对裴敏欣那篇文章的翻译提炼,刚好楼主在隔壁友站就你这个疑问跟人有过比较认真的[讨论...


谢谢 那边我去看过了。
无论停滞还是进化,但人们都没有预计到是倒退。07年时,还是进化论为主流。现在学界面临的问题是,为什么会出现现在的这种演绎。
裴敏欣的理据是“不愿放弃权力”,但当时已经出现分散权力的趋势。
我写组织的理论研究,就是尝试用组织的本质来解释演绎的异变,后面的部分有写组织进化演绎是一个混沌的过程。
这种逆向演绎,在重庆事件已经表现出来,但当时以为高层还是能控制的了的。最后还是失控了。这也让人们对组织内演绎过程有了新的认识。

谢谢 那边我去看过了。无论停滞还是进化,但人们都没有预计到是倒退。07年时,还是进化论为主流。现在学...



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事出反常必然有特别重要但又不为大众所知的因素在作怪。顺便赞一下你在别处说的那句自己看到学术问题就像酒鬼看到酒,生动形象。希望多来我们的酒馆坐坐。

另外,想问一下你写这些内容的含金量很高,为什么写成博文而不是再加把劲写成书或论文呢?或者本身就是从你写的书摘过来的?
用组织理论分析隔靴搔痒,中共统治的根本在于“持枪执政”,镇压、控制能力是其政治生存的关键。基层崩溃对独裁政权影响很小,因为去组织化的基层不可能威胁政权。

用组织理论分析隔靴搔痒,中共统治的根本在于“持枪执政”,镇压、控制能力是其政治生存的关键。基层崩溃对...


本文提到了“基层失控”这个概念,因此在此说明一下,你说的基层和文中说的基层似乎并不是同一个意思。文中的基层,指的是统治集团内部的基层,即低阶官员。你说到去组织化的基层,指的大概是非统治集团的公民,被统治者。关于民众去组织化有助于统治集团维护权利的部分,我十分同意。
我个人还是觉得不存在任何民主的可能性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