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于得到了与我们德性匹配的蒸汽平台——大陆游戏业媚赵史

前不久蒸汽平臺正式宣佈了,對筆者來説這並不算是很重要的新聞。本是去年已經宣佈的事情,蒸汽平臺四個字僅是靴子落地的那一聲悶響。

很長一段時間筆者始終認爲「德匹下」是一句很惡毒的用語,這裏也曾有朋友表示過對「活該論」的不滿,因爲被鐵拳制裁的往往是蒙在鼓裏的無辜人等,按照普世價值應該同情他們。

但蒸汽平臺這件事上,筆者還是要説一句we all deserve it,因爲這個行業本來就建立在舉報和互相舉報,審查與互相審查之上,蒸汽平臺不正是這個行業最需要的東西麽?内地游戲業的原罪,不是盜版,不是武俠,不是免費,也不是抄襲,乃是媚趙——因爲媚趙,整個行業始終生活在自我審查與互相舉報之中,只有錢進的動力,沒有前進的可能。筆者僅根據個人記憶,試整理一小部内地游戲行業的媚趙史。

時光倒回1995年,彼時WESTWOOD尚未被EA收購,游戲發行權還在VIRGIN手裏。前導軟件邊曉春找到VIRGIN亚洲区員工徐瑛,拿下了《終極動員令》的大陸代理權,賺的盆滿鉢滿。1996年,WESTWOOD推出曠世之作《終極動員令——紅色警戒》,火遍全球。多年後的邊曉春回憶起當年國内代理商爭奪《紅色警報》的火熱情況: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90823043816/http://www.sohu.com/a/156377608_648730
在当时会议期间徐瑛被很多中国的代理商团团围住。但很可惜的是《命令与征服》的热潮在中国没有持续下去。事实上在1997年的时候徐瑛曾经飞到北京找过我洽谈,希望继续由前导代理《红色警戒》,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个游戏我不能做,也没法做。


「众所周知的原因」是一個避重就輕的説法。業内廣爲流傳的故事版本是這樣的: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80918083445/http://www.yxwhl.com/archives/286.html
在当年前导拿下《命令与征服》时,新天地早已经拿下了《红色警戒》的版权,当时前导由于怕自己的游戏卖不出去于是将《红色警戒》中的一些问题告到了新闻出版署,并在《大众软件》杂志上用了专门的六个页码来抨击《红色警戒》。《红色警戒》的下场可想而知。


在筆者記憶中,這應該是内地游戲行業首次通過意識形態召喚趙彈打擊同行競爭對手,是全行業媚趙的開山之作。

此例既開,後續各種事件紛至沓來。而事件的直接關係人前導軟件幾年後即宣告關門大吉,屬實德匹下。《大衆軟件》作爲官辦平媒,在後來的很多年内數次動用意識形態武器,專文批鬥了包括戰地風雲2在内的諸多非法游戲,《紅色警戒》在雜志上均「紅XXX」代替;2013年更毫無羞恥地刊文《1995-2013:命令与征服十八年的跌宕起伏》,卻對當年自己貼大字報批鬥游戲的行爲隻字不提。該雜志終於2016年壽終正寢,臨死前還搞了一出《大衆軟件》衆籌絕版收割最後一茬韭菜¥770,000,筆者實在是好生佩服。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70109093612/http://news.mydrivers.com/1/513/513302.htm

吊詭的是,近年來有貼吧和知乎看到一種説法,以查不到任何與紅警有關的正式法律文書為依據,企圖論證是老外自我審查之後決定不在中國大陸上市,而非有關部門禁止進入大陸市場。這種網絡流言與北外隱形人、杜紫宸以及新天地互動當事人白紙黑字留下的證詞相比可信度幾何,稍有常識的人都會看出。

同樣是1996年,發生了光榮四君子事件: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8F%90%E7%9D%A3%E4%B9%8B%E6%B1%BA%E6%96%B7III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8F%90%E7%9D%A3%E4%B9%8B%E6%B1%BA%E6%96%B7%E7%B3%BB%E5%88%97

1996年,光荣公司将游戏《提督的决断3》的部分美工内容寄到在中国的子公司-天津光荣公司,以便进行中文化的工作。被指派工作的四名职员──梁广明、高原、郭海京、祁巍因不满游戏内「充满军国主义和美化侵华战争」的内容而辞职,并把事件通知当地传媒。其中年龄最小的梁广明接受采访时提道:“这些让我们觉得挺别扭,就算太平洋战争主要是日美作战,但它毕竟关系到中国,同属于世界反法西斯的范畴,这些形象和它内容里的投降、失败、沦陷,让我们感情上不能接受。时间虽然过去了,但历史却忘不掉。”
事件经《天津青年报》在6月3日的报道《击退法西斯的幽灵》,以及《北京青年报》發表的《不良文化、遇抵津门》跟进报道后,引起中国政府的高度关注,并随即把此系列游戏定性为“反动游戏”,指该游戏把日本侵华正当化。而天津政府则立即采取行动,扣查天津光荣公司内所有与游戏有关的资料,并控告该公司违反电子出版物管理法,罚款479,000人民币。事后中国官方以胜利者自居,官方传媒更把四位告发的职员塑造成民族英雄,誉为“光荣四君子”。
该事件起因实则为双方发生劳务纠纷,调节未果后雇员方以军国主义内容为由将之诉诸报端。《游戏批评》对此四人的评语是“仅仅是为了加薪”。
7月17日,天津光荣《北京青年报》上刊登了“反省书”,并从此退出大陸游戏市场。这次事件除了令《提督之决断3》中文版流产外,更令该系列的发展方向发生了变化,例如四代并未包括任何中国城市,也未发布中文版本。
8月18日,《人民日报》出现了一篇名为《为了民族的尊严——记天津光荣软件有限公司四青年》的文章,对这四位员工的评价颇高,之后中央电视台和其他主流媒体也做了相关专题。



《紅色警戒》以冷戰為背景,《提督的决断3》以太平洋海戰為背景,兩個本身與大中華地區毫無關聯的游戲,均遭到同行召喚的趙彈襲擊。這個行業正是建立在媚趙的基礎之上,根本不可能建立起一套擺上臺面的游戲分級制度,全行業的常態是藉助内地的意識形態、民族主義、守舊思維,彼此間暗中遞刀、背後捅刀。

私以爲,1996年大約可以算作内地游戲行業的媚趙元年。

題外話:很多年以後,面對《三国志:汉末霸业》的青睐之光页面,光榮特庫摩會想起,他被中國員工舉報的那個遙遠的下午。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1124155416/http://games.sina.com.cn/t/n/2016-11-23/fxyasmv1629924.shtml

彼時 EA 還不叫美國藝電,而是有一個正經八百的電子藝界北京辦事處。同行的種種遭遇,讓業界公認愛錢的電子藝界如履薄冰:
https://archive.today/4IIKX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90823052609/https://games.qq.com/a/20120301/000330_6.htm

电子艺界北京在这方面的自我觉悟还是相当高的,他们以当时员工本身就具备的较高的素质和判断力,结合当前的形式,自己制定了内部审核标准,所以由他们自己决定发行的游戏基本都没有遇到太大的审查障碍。像牛蛙的《极道枭雄》(Sydicate,即暴力辛迪加)这类宣扬无政府主义和暴力黑暗题材在当时无异于是打了个相当猛的擦边球,当然,这样的擦边球实际上并不多见。

不过还是遇到了一些无厘头的例外:比如《地下城守护者》(Dungeon Keeper),是的你没看错,这款毫无理由被修改的游戏居然被修改了。事情是这样的:按正常流程,电子艺界拿到总部Demo后送交中图审批,如果通过的话,中国完全可以和全球同步上市,然而Demo中的CG片头动画有一个“斩首”片段,于是这款游戏直接被退了回来。电子艺界只好让牛蛙对CG动画进行重新剪辑制作,这样来回一折腾便耽误了整整一个月,不仅未能实现全球同步上市,给了盗版以可趁之机,玩过DK国外版本的玩家不用仔细看就会发现,中国版本的CG令人难以察觉地少了几秒钟。



饒是如此,EA還是沒有逃過同行們的境遇: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81204155712/https://www.yystv.cn/p/1566

1998年10月,《三角洲特种部队》在欧美上市,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了如潮好评。这款游戏在欧美是由开发商Novalogic自家发行的,但EA拿下了亚洲地区的发行权。电子艺界办事处接到这个差事自然如获至宝,“只”用了3个月就完成了引进和生产,于1999年2月在国内开始销售,售价149元。
1999年3月24日,北约开始对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发动空袭。袭击开始45天后的5月7日夜,5颗JDAM炸弹击中了中国驻该国大使馆,导致了3名中国记者死亡、1名使馆工作人员重伤的悲剧性事故。
1999年6月5日,北京的一位叫赵海涛的青年男性玩家向国内某IT媒体举报,在他玩《三角洲特种部队》时,在某战役某关卡中发现了一架带有中国空军“八·一”军徽的法国产“小羚羊”侦察直升机,和三角洲的其他多数任务一样,玩家此关的任务就是消灭所有敌人并安全撤离,这个“所有敌人”自然包括这架直升机。
6月6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就宣布介入调查,已通知“相关的责任单位”(电子艺界)上交一份说明报告,并将组织技术人员对该游戏界面与图像进行审查,得出结论后将作出相应的措施,并向社会公布结果。
北京市公安局有关人士也在媒体上表示,这种游戏违反了国家有关电脑安全规定,若证明是故意行为将按刑法处置。6月9日,北京某报刊文《美国反华游戏再次升级》。紧接着,当时的北京电视台《第七日》栏目也对本事件做了负面报导和评论。
一周后的6月12日,包括连邦软件、上海茂立、赛乐氏、8848网上超市等等当时全国最大的一批软件连锁销售组织和渠道同时“主动”宣布,将电子艺界正版游戏产品《三角洲特种部队》下架。他们是在从媒介获悉该游戏涉嫌有反华内容后主动做出这一决定的,希望以此响应全国性的“抵制热潮”。到13日,全国已经有超过600家软件专卖店将停止销售这款游戏,并做下架和就地封存处理。
6月21日,《中国国防报》又刊出《美国将“导弹”装进游戏软件“特种部队”对我发动文化战争》一文,直接抨击“美国通过电脑游戏将这些霸权主义的文化产品悄悄向中国渗透,妄图以此摧毁用导弹打不垮的目标。”
戏剧性的是,就在同一天,新闻出版署音像和电子出版管理司对《三角洲特种部队》的调查结果通过各大网络媒体公布了。专家审定会认为:从技术上分析,游戏中的标志不能认定为中国空军机徽。通过局部放大图可以看出,五角星中没有“八·一”字样;红色五角星两边的两条横杠的位置与我国空军军用飞机标志的位置不完全相同。
然而,这件事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三角洲特种部队》再也没有通过销售渠道重新上架。由于相关政府部门没有下发允许重新上架的通知文件,没有国内哪家软件店敢“私自”上架惹事儿。就这样,正版《三角洲特种部队》在大陆上市了不到4个月后,彻底从这个国家消失了。



至於電子藝界收購 WESTWOOD、接手和販售 WESTWOOD 和 DICE 的各類非法反華游戲、關閉駐華辦事處全面撤離中國大陸,都是後話了。即使 EA 在2003年絲毫沒有在大陸販售《終極動員令:將軍》的打算,仍然逃不過《北京娱乐信报》等正義媒體的跨洋抓捕
https://archive.today/rKzpv

还好,最早给我提供线索的ea玩家,又给我提供了可以洗清自己的证据。大家到百度搜索引擎,都可以看到原来ea繁体中文官方网站的快照,那上面有的内容还保留着。



題外話:「客观批评、报道,有利于净化市场,加强监管」的《北京娱乐信报》也沒有活到2018年。

業界巨頭藝電都逃不過趙彈打擊,彼時尚未在游戲業站穩脚跟的微軟也沒能免俗。有一段時期,筆者在大陸相關媒體上看不到任何《帝國時代》的評述,後來才知道,該游戲因篡改歷史被列為反華游戲:
https://web.archive.org/web/20070624040956/https://www.china-week.com/info/02017.htm

在美国微软公司推出的即时战略游戏大作《帝国时代》(Age of Empire)中,日本不但也作为了古代伟大民族之一出现,而且在扮演大和民族通关之后大家又一次看到了日本武士攻城掠地之后火烧城池的'雄壮'镜头。微软是软件业界举足轻重的巨头,其游戏开发部虽成立不久但也堪称世界一流,加上整个集团的实力在全球的影响力是日本光荣公司所无法比拟的。实际的市场情况也证明了《帝国时代》在全球的销售量惊人,于是,所有这些满载着大和民族烧杀'壮举'的游戏软件分流到了世界各地的玩家们手中,历史就这样在游戏中被篡改。



同時期類似事件還有(via 《中國游戲十年怒》 by 北外隱形人 ):

1999 《解放军之怒》事件
起因:一名中学生通过报摊购买了一本台湾版的游戏杂志,在其中发现了刺耳的《解放军之怒》广告,并立刻找到了媒体,《北京青年报》学通社《中学时事报》等多家报纸进行了报道。
结果:大批盗版的《解放军之怒》被查抄。

2000 《暗黑破坏神 2》事件
起因:一名云南玩家在游戏中发现怪物竟然会说中文,在报告了云南当地的报纸后提出质疑,这是不是射向中华民族的一支利箭呢?
结果:经奥美鉴定,这些说中国话的并不是怪物,而是一些等待解救的人,他们会主动给游戏角色加血,并没有畸视中国的意思。



俗話説,殺人誅心。筆者云,舉報溯因。不是每個舉報人都像趙海濤(字面意義上的趙家人)一樣純粹因爲愛國情懷而舉報,邊曉春們才是檢舉揭發者當中的主流。媚趙僅是手段,獲利才是目的。怎奈邊曉春機關算盡,將《紅色警戒》打成反動游戲也沒能讓前導賣出更多的《終極動員令》或是自產自銷的、民族情感濃厚的、放到現下應該歸類爲「國風」的游戲產品,反而在做完《格萨尔王》之後整個公司一命嗚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讓你丫提前20年觸發敏感詞,德匹下),讓隨後趕來的吳剛、杨南征、裘新等人收割了一大片韭菜。

1997年,由于书籍《中国可以说不》热卖、中日钓鱼岛事件、光荣四君子事件等原因造成中国大陆内的民族情绪高涨,吳剛的尚洋电子在《大衆軟件》(呵,呵,呵,又是你丫)等媒體打出「做中國的C&C」的口號,給《血獅》做廣告。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90823045142/http://www.ourshow2003.com/news/news.asp?id=381

吴刚继续有针对性的投放广告,十二月份,尚洋在《大众软件》上做了一次类似于现在的前瞻的东西,整篇文章不到两三百字,一月份,尚洋在《大众软件》上刊登了一个黑白广告,二月和三月连续投放了两个封面,四月份又追投了两个彩版。此外没有在其他任何杂志上登过广告或文章。

“钱有限,广告费就那么多,与其分开来打广告,不如专门去打广告。用户会有辐射能力,一定要把一个杂志的用户搞透。当时玩家的心理状态很好,有很强的辐射能力。有传播效应,他觉得这东西好,他会和身边的人去说。”吴刚是这样解释他当时的想法的。

广告的效果正如他们所料,吴刚向我讲述了当时的一个细节:“那时候我女朋友的母亲在车站上听到一帮小孩在聊天,互相问最近在玩什么游戏,其中的一个小孩说最近在玩《命令与征服》,另外一个马上予以反驳:“《命令与征服》有什么玩的啊,《血狮》才好,满天飞直升飞机”。很明显,用户的期望已经被成功的煽动起来。



杨南征的金盘公司在1997年弄出了《鸦片战争》和《八一战鹰》。 裘新的西山居則在1998年上架了《抗日——地雷战》。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20419055909/http://game.21cn.com/pcgame/attention/2007/02/14/3118735.shtml

這些媚趙之作本身品質筆者實在懶得評價,稍有常識的人心裏有數。誅心而論,邊曉春還真不一定是那個舉報《紅色警報》的人,吳剛、楊南征、裘新這些直接獲益人嫌疑也不小。内地游戲業也完成了從行爲上媚趙到思維上媚趙的轉變,藉助愛國情懷販賣游戲蔚然成風。

1999年4月,《決戰朝鮮》上市。隨後發生了美帝國主義誤炸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事件,上市后连续三个月《決戰朝鮮》高居连邦销售排行榜的第一名,不到半年的时间内仅大陆市场就已经售出10万份。裘新說「当年《决战朝鲜》并没有挣到多少钱」顯然是爲了避開「發國難財」的嫌疑,但西山居「从此确定了开发以发扬爱国主义,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为主的游戏方针——在为大众创造欢乐的同时,用科技去表达我们的思想,去传播我们的文化」這一媚趙路綫並延續至今。
https://web.archive.org/web/20051212094712/http://games.sina.com.cn/o/n/2005-06-07/1200109181.shtml

好景不長,2000年5月9日,《光明日报》發表文章《电脑游戏,瞄准孩子的“电子海洛因”》,將游戲行業與毒販劃上等號。
https://web.archive.org/web/20020118053724/http://www.people.com.cn:80/GB/channel1/13/20000509/58873.html

6月12日,俗称“游戏禁令”的《关于开展电子游戏经营场所专项治理的意见》出臺,趙彈爆炸前稍微轉了個彎,把主機和主機游戲轟掉了。死裏逃生的游戲業人員紛紛拆掉第九藝術家的牌坊,向網路在綫游戲轉型。https://web.archive.org/web/20180429050405/http://www.chuapp.com:80/article/285241.html

好景仍然不長,2002年的藍極速事件發生。這一由未成年人實施的網吧縱火案一度引起教育界、法律界和信息产业界的廣汎討論,最後這些行業毫不意外地將責任統統推卸到網吧業和游戲業頭上。網吧關門整頓,游戲審批長期擱置——如果你去年這個時候逛知乎的話,會看到那裏不但有一些從業人員煞有介事地在討論什麽時候才有國產3A游戲的問題,還有更多人在關心著審批停止拿不到版號怎麽辦的問題;而討論後一個問題的人,似乎對2002年發生過的事情一無所知。

媚趙,并不能讓游戲業在趙家需要甩鍋的時候嵗月靜好。藍極速之後,「網癮」又成了游戲業背上的一口黑鍋。這一次,全行業開始了集體媚趙的大型文藝匯演,目標只有一個:把上綫以後長期占據業界霸主地位的魔獸世界往死裏整,藉此分一杯羹。张春良(吃张潇艺人血饅頭那位)、陶宏開、楊永信等藉著網癮治療的名義前仆後繼批判魔獸世界,資料片特別遲,巫妖王忘了開,代理權易主期間停服一個多月,重開之後又是文化部與新聞出版總署神仙打架卡審批……這背後到底有多少同行暗中遞刀、幸災樂禍,筆者不得而知;但如果有誰說根本不存在同行背後搞小動作的事情,筆者唯有一笑置之。看看停服期間競品的廣告,縂能讓筆者回味良久:
https://web.archive.org/web/20090616144150/http://ol.tgbus.com/news/csxw/200906/455055.shtml

“当世界关上大门,我们还有永恒”、“另一个世界等你改变”——盛大
“一个世界的门关闭了、一扇武侠的门打开了”、“世界弃你远去,江湖为你而生”——金山
“两个世界在交替”、“第九城市开启另一个世界”——九城



《魔獸世界》被國内同行們嫉妒、陷害尚且可以解釋爲同行出於民族主義和地方保護主義,不願意看到一款外國產品長期霸榜賺取高額利潤,那麽一向位居國產游戲鄙視鏈頂端、在當年除了自家另一產品《軒轅劍外傳:漢之雲》已沒有任何競品可言的《仙劍奇俠傳四》竟然也被菊爆至當場停產,著實讓筆者大開眼界。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41128160335/http://chanye.07073.com/guonei/976695.html

《仙剑奇侠传4》发售时曾遭匿名举报,导致寰宇之星被处罚,并勒令停产,以至于《仙剑奇侠传4》销量惨淡和《轩辕剑外传汉之云》简体版的推迟发售,寰宇之星破产倒闭。姚壮宪本人也在贴吧内出面证明,承认当时寰宇宣布“因工厂生产问题”而无法补货,事实是遭到举报而被有关单位勒令光盘停产无法再补货。



可以説,游戲業媚趙已經到了不爲什麽也要媚趙的程度,這真是一個充斥著理想主義、徹底脫離了低級趣味的行業。到2018年,内地游戲業終於喜迎有史以來最純粹的一次趙彈攻擊
http://archive.today/AI46R

“就是《使命召唤9》,游戏内容模拟二战场面,里面有一个关卡是轰炸天安门。”执法人员说,该款外国人研发的游戏,已被文化部明令禁止。



稍有常識的《使命召喚》系列玩家都會質疑這張圖怎麽和他們玩到的游戲不一樣:
https://archive.today/i9T4S

小编和大家一样心存疑惑,于是将图片谷歌了一下,结果发现类似度100%的图片只有一张,而这张图片居然是咱们中国玩家率先在今年2月初公布在互联网上的(公布于煎蛋网2012年2月1日所著文章《老照片:二战航拍》的评论之中)



筆者確定也曾在煎蛋網看到過這張圖,只是萬沒想到幾年以後一張煎蛋網評論區的惡搞圖還能另有他用。也就是説,他們已經可以使用歷代《使命召喚》裏根本不存在的「PS圖」作爲證據,指控一款從第四代以後再也沒有考慮販售給内地玩家的游戲「反華」。而且隨手Google一下使命召喚+天安門,你會發現一些海外中文媒體也不經查證直接照搬了這一套説辭,僅為證明大陸當局神經過於敏感,連電子游戲都不放過。這些完全無中生有的東西,你再幫他説一遍,你等於……汙染了繁體中文信息吧?

這時候再談什麽媚趙已經沒有意義了。你媚或不媚,趙就在那裏,反正你這個行業自古以來就熱愛互相檢舉,每個廠商早已經被你的同行、被你的員工、被你的玩家們整理好幾百GB的黑材料,隨時能遞上去,然後就是關服、關門、關人。

Valve 肯定知道從2014年開始 Steam 就出現了多次莫名被墻的狀況,但 Gabe 永遠也寫不出一個計算 Steam 哪天會撞在墻上的算法。騰訊 Wegame 上綫以後,負責人非常大方地表示: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70420210904/http://www.vgtime.com/topic/545819.jhtml

Steam 出现的任何问题,包括访问缓慢和支付困难等等,都与腾讯无关。



騰訊的表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兩個月之後 Steam 再次毫無緣由被墻。這時候,我們已經無師自通替墻辯護,光速完成自我審查並互相舉報:
http://archive.today/3C6gv

喜加1是Steam玩家常用的玩笑话,但在后面加了某个字母后意义便截然不同,开始与政治产生了关联。这并不是Steam上唯一一个与政治相关的小组,但该小组近期曾获得Steam首页的鉴赏家推荐、曝光。这一推荐位目前也已经被撤销。

经玩家实验、观察,如果点击这一鉴赏家小组的链接,Steam商店会出现短时间的无法连接问题,影响到其他玩家的正常访问。在得知这一情况后,大量玩家都跑到该小组留言区发表对反对意见,同时进行举报。



對 Steam 而言,這時只剩下兩個選項,「入華」,或者「被辱華」。如果允許玩家創造内容,Steam 每天都可能被舉報到有關部門打成辱華/色情/暴力游戲平臺,被内地徹底屏蔽,接著還會被外交部發言人義正詞嚴地問候「你有孩子嗎?如果你有孩子,你應該能理解作為家長對 Steam 傳播有害信息的關切」。如果不允許玩家創造内容,恐怕 Gabe 會被美國記者 24 小時不間斷問候全家老小。

兩個月之後,Steam 再次收穫來自中國的問候: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A9%95%E8%AB%96%E8%BD%9F%E7%82%B8

9月底,《绝地求生》的Steam版遭到大量评论轰炸,负评主要来自中国玩家。10月,《坎巴拉太空计划》在Steam上遭到大量中国玩家的负评。



巧合的是,這時 Steam 刊文決定移除惡意差評 https://steamcommunity.com/games/593110/announcements/detail/1448326897426987372

花錢刷差評在 Steam 其實不是新鮮事,早些時候《无尽传奇》《战锤:全面战争》《足球经理2017》都被「主持正義要求廠商兌現中文化承諾」的中文 Steam 用戶刷過差評。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1119021417/https://news.mydrivers.com/1/508/508325.htm

如果說 Steam 對惡意差評進行過濾還是平等對待(畢竟以前也不是只有中文用戶在 Steam 惡意刷差評),那接連發生騰訊推出競品、全站被墻以及隨之而來的中文差評轟炸等事件,很難不讓 Valve 重新評估未來的風險以及對策。再接著今年2月發生了《還願》遭舉報之後被刷差評、波及《返校》,Steam 再次宣佈修訂用戶評測
https://steamcommunity.com/games/593110/announcements/detail/1808664240333155775

這時 Steam 應該很清楚,真正要做的是趕緊正式推出蒸汽平臺。修訂用戶評測不可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一個賣游戲的,不但要審查玩家創造的内容,還要審查廠商創造的内容,這麽高的運營成本,倒不如承包給完美來得舒坦安逸。

王妙一在去年 Steam 宣佈與完美合作的時候就説過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90823043559/https://mwegame.qq.com/mainpage/detail?storyid=0_20180612074053_wFZJtvSbK

「旧版的 Steam 在 Steam 中国版正式运营后是会被墙掉的,这个也是明显符合商业逻辑的」



可見内地從業者們已經形成了極高的自覺度,邏輯自洽,神經緊綳。
我們不需要游戲分級。
我們互相監(檢)督(舉)。
我們熱愛蒸汽平臺。
60
分享 2019-08-24

41 个评论

说到乳化游戏我第一个想到的是国区被下架的钢铁雄心4……
了解,尽管不玩电脑游戏多年了。近年来玩破解xbox不受赵弹打击哈。
1代就已被归为非法电脑游戏,正文偷懒没写 https://web.archive.org/web/20040805214042/https://news.sina.com.cn/c/2004-05-28/18382655978s.shtml
感谢科普
後記:
趙,分精趙與真趙,媚趙也有向精趙獻媚(迎合戰狼式意識形態)和向真趙獻媚(利用權力打擊異己)的區別,本文主要討論的是後者。當然,兩者往往是合為一體的:梁广明很清楚工作内容是太平洋戰爭,根本沒有中華上國的份,這並不妨礙他在接受真趙媒體采訪時精趙地聲稱雇主「美化侵略,有辱先烈」;真趙查處《虎膽雄心》的理由,也完全符合他們給精趙們灌輸的「歷史不容歪曲」、「領土不容分裂」等思維方式。

如果以向精趙獻媚為標準,内地游戲業的媚趙史還能前溯一段時間。稍有常識的玩家應該都記得《GAME集中營》(又一提前20年觸發敏感詞的,贊嘆)那一篇《烏鴉 烏鴉 叫》。作者是這樣描述文章起因的:
「以上文字起因于一位武汉大学玩友的来信。他在信中痛责《GAME集中营》辜负了众多玩友的期望。他悲愤地写道:“你们写的攻略好是好,但那是日本的游戏!你们登的彩页美是美,但那是日本的广告!究竟哪一天我们能在贵刊上见到中国人自己制作的游戏!我从十岁等到二十岁,还会等第二个十年,第三个十年吗?”」

武漢大學的玩友是否畢業後進入體制内成爲真趙,筆者暫且蒙在鼓裏。但這位彼時的天之驕子信中遣詞,屬實精趙。集中營裏的編輯閱畢來信,精趙屬性亦隨之爆錶,洋洋灑灑三千字,從產業技術,到社會經濟,到輿論觀念多方面痛陳國產游戲發展不起來的原因。文章仿佛指出了很多方面的弊病,卻對癥結的根源隻字不提,試舉例:

「待新星做大,则大动干戈,以侵权诉诸法律。此日人一贯做法也。借汝之手以成事,灭汝之首以收利。其谋划不可不谓老到,其用心不可不谓狠毒。为避开知识产权纠纷,小霸王和新星相继转向学习机,当有难言之苦。」
——日人狠毒,盜版有理。I'm Chinese!

「那么这从游戏迷手中赚取的80——100亿人民币哪儿去了呢?我们可以很负责地告诉大家,几乎没有一分钱用于研制中国自己的电子游戏节目」
——日本人下狠手懲治盜版,有罪;盜版商賺錢不做國產游戲,也有罪。邏輯滿分。

「在日本世嘉《超级街霸》l0900日元,约合人民币900多元(税除外),盗版卡仅280元。《超级忍》日本每盘6800日元、约合人民币600多元,盗版卡仅100元左右。消费者因盗版货和市场恶性竞争而受益匪浅,盗版商也因低成本而有薄利可图。而水货的低价格,严重阻碍国内软件业的发展。」
——消费者受益匪浅,盗版商有利可图,水貨阻礙發展。唯物辯證法滿分。

「我们举个事例说明:一是去年某中央权威报刊载文称电子游戏为毒害青少年的“鸦片”。这家权威报纸打头,其他各类报纸积极跟进是可以想见的了。……我们可以很负责地告诉“偶然”读到这篇文章的家长,(就象我们很认真负责地编这本杂志一样)我们认识的许多玩友(投稿的、直接认识的)都是中国第一流的尖子学生……我们编辑中有几位就是研究生和名牌大学毕业的。希望有一天能刊登他们的感想。」
——險些把癥結的根源(趙彈打擊)説漏了,筆鋒迅速轉向,跟各位家長嘮嘮嗑兒。

「此非一般公司可以单独负担,必待主管部门的统一规划,统筹安排,政策上给予优惠。同时要求企业界通力合作,当然也需要有志于献身游戏业的玩友们的参与。」
——精趙就算了,還對真趙指指點點,「要求企業通力合作」堪稱精趙究極奧義。

集中營向精趙獻媚後不久慘遭真趙橄欖,不得不易名改姓,實屬德匹下。至於真趙橄欖集中營事件背後有沒有同行遞刀,筆者繼續蒙在鼓裏。
介意我问一下,"我们"是指谁吗?包括我吗?
中国玩家都太蛆了
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似乎难逃被代表的命运。被代表投票,被代表支持,被代表愤怒,最惨的是,被代表“爱国”
mask
精品文章,可惜墙内不能转发以正视听。另外要说一下,这两年还有个试图借用的赵弹大丑闻,就是企鹅的萎给慕代理怪物劣人这事,这件事的起因实际是因为企鹅送审版本和萎给慕发售版本不同,被紧急叫停下架。结果被企鹅工作人员花大价钱让各个公众号暗示是被网易和SBEAM玩家举报造成的,结果后面被真赵直接公布了法律文件,算是赵弹未成。
感谢题主分享,行业内幕竟如此骇人听闻,这套体制下逆淘汰无处不在。
感謝提醒。該事件確實值得一書,沒寫入正文實屬敗筆。

此事發生的時間點比較有意思,一是發生在 Valve 正式宣佈與完美合作之後不久,内地 Steam 用戶開始擔憂全球首家綫上蒸汽平臺上綫已進入倒計時;二是發生於 WeGame 搶在 Steam 之前兩天販售《怪物獵人 世界》,騰訊收穫迫真口碑逆轉還沒到一禮拜,即遭趙彈橄欖。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80813120313/http://www.yystv.cn/p/3752

騰訊明知自己被趙彈橄欖的真正原因,卻迅速作出反應,利用自家把持微信公衆號這一優勢,引導輿論把黑鍋往吃瓜看戲的 Steam 用戶和網易丁磊身上潑。丁磊尚且可以代表網易發聲否認指控,又有誰能代表 Steam 用戶把這口黑鍋甩掉呢?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80816013921/http://news.17173.com/content/08132018/185830093.shtml

注意騰訊公告的用詞是「大量舉報」,已然業界霸主的騰訊被「大量同行」舉報雖非不可能,但「大量同行」手上拿不出《怪物獵人 世界》相同級別的競品,缺少作案動機;「大量舉報」一詞無疑是在將禍水引向「同作品不同平臺的玩家群體」,借此甩鍋。業界知名自媒體「游研社」也采用「一旦玩家群体开始互相举报,那将是最坏的结果」這種春秋筆法,有意或無意地把黑鍋甩向 Steam 或主機玩家。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80818125330/http://www.yystv.cn/p/3768

事情在一個月以後大致上已经冷卻,這時候方才有玩家通過政府信息公開的渠道,拿到了趙家的正式答復。筆者在此對這位玩家的勇氣和堅持表示敬意,他/她親自證明了大陸玩家互相舉報的説法在「這次事件」上并不成立,實屬騰訊自己被趙家尋事員定點削除。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80912230250/http://www.duowan.com/news/400585619289.html

不過吃瓜群衆可能已經忘了,即使沒有尋事員來尋釁滋事,騰訊早在2017年就已經學會主動削除 WeGame 販售的游戲 THIS WAR OF MINE。蒸汽平臺,學習一個,請。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71207094058/https://www.gamersky.com/news/201712/986546.shtml
閣下可以理解爲薩米爾欽筆下的「我們」。是否對號入座,完全取決於閣下:)
魅趙是大陸游戲業長年公開的行爲,嚴格來説不算内幕。筆者多數文字純粹搬運原文,引述的所有信息均來自公開報道,包括但不限於白紙黑字的印刷文本和互聯網公開資料。寫作此文概因多年來中文游戲媒介對這一類事件缺少統一記述,反倒是熱衷於將游戲業的各種弊病總結出七宗罪八大癥結九大難題十個未解之謎等等等等,與老中醫把脈問診無異。
好文好文,如果能在微信转载就好了。
桂枝游戏玩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愿的时候可是真的很多真的花钱的桂枝玩家抗议的哦,装傻装外宾是没用的,就是德匹下,简体中文用户活该没有游戏玩。
拳迟但到。
如能確保轉載后不致引發轉載者的人身安全問題,筆者不介意此文被轉載至網路任何一處。唯轉載時保留「原文出自新品蔥」即可。
《還願》一事無疑顯著推進了蒸汽平臺正式落地,簡中用戶實屬求仁得仁。筆者曾為桂枝游戲玩家之一,眼見趙海濤等所謂的愛國游戲玩家年復一年引導趙彈打擊游戲佳作卻無能爲力,深感記錄歷史的必要,故成此文。
cccp1 回复 Benzene
把一些词语改一改就可以给相关媒体投稿了,质量很高的一篇文章
蛋蛋很疼 已停用
可悲啊,墙内无一处净土
總結得真好,雄文收藏了
好文,有理有据,层层剖析,还网罗了不少我以前都不知道的韭菜国特色游戏界黑料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现在看来这些事都是理所当然的了,大清国情在此,不媚赵就活不下去,忙捞钱捞钱忙,谁管什么创新。大多数墙里人知道的应该是wow和寰宇的事。大众软件印象中还是比较叛逆的,讽刺过火箭升天,还谈过second life的事件,举报这些事以前都不知道。
最后还愿不是因为乳包的方式太低级吗?你跑品葱来说维尼司马,说不定我们还能成为朋友。打着恐怖游戏的幌子传播私货,是我我也退货。比如说最近玩过的某个恐怖解密游戏,本来应该是紧张和思考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个傻鸟玩家指桑骂槐的说什么美国警察随便杀人,你不恶心么,我恶心,我走行吧(摊手)。它会不会让小粉红高潮是一回事,它恶不恶心人是一回事,还愿是自找的,洗它实在没什么意思。
此文提及《還願》一事的重點是由此引起的一系列負反饋:游戲被迫下架、赤燭公開認罪之後 ,Steam 再次調整用戶評價,客觀上加速了蒸汽平臺的落地。閣下認爲筆者有替「私貨」游戲「洗」的話,筆者無言以對。
自從某位大二學生把第九藝術的名頭安排在電子游戲頭上以後,大陸游戲業者紛紛自我標榜為迫真藝術家。這個媚趙起家的行業特別熱衷於以藝術家的眼光來自我審視,將媚趙視爲理所應當甚至堂而皇之擺上臺面,仿佛搞出媚趙的迫真藝術品就可以趕日超美。
好吧,我只是觉得您举例的其他游戏和还愿有本质上的不同,其他游戏是被乳化的。
這個名號本來是過去小眾玩家吹一下自己愛好的家用機遊戲的吧,國產網遊手游有吹過這個嗎
「早在1997年,时为大二学生、半职业撰稿人的吴冠军为1997年6月号的《新潮电子》供稿《第九艺术》一文,这篇文章最早提出电子游戏是第九艺术的概念,也是中文互联网“第九艺术”指电子游戏这一共识的滥觞。」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70509114712/https://www.chuapp.com/article/281795.html
大众软件曾经批判过红色警戒?哪一期?我从创刊买的(因为那会PC很火爆)没有任何印象了
而且大众软件的风格也从来不左,起码截至到我出国前都没问题,我也从来没有因为看这个对赵家人有任何看法
如果tony老哥手裏還有雜志的話,不妨翻閲一下1997年第四期。
筆者深感有必要就此事單獨另開一貼
我发给国内的家人了,一会让他们翻阅一下,并深表感谢。之前家里95-06年都存着(如果家里人没卖的话)看来以后有机会还是要多翻阅,毕竟价值观和20年前已经完全不同了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B5%82%E6%A5%B5%E5%8B%95%E5%93%A1%E4%BB%A4%EF%BC%9A%E7%B4%85%E8%89%B2%E8%AD%A6%E6%88%92#cite_note-5

mingstar.net/bbs/thread-26712-1-1.html
已经查到了,的确是有,看来是当时小记错了。抱歉
列宁主义深入人心
Gears 5 已停止了在中国区的销售预售,看下评论中大多是对微软不满,有人说共匪才是主因被群体围攻。让我想起了中国举报Gears 4下架的时候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tony231 大众软件在03年批评过将军(可能也有RA1)是狭隘的冷战思维

07年左右中国少年报批评过将军,其中一个论据说USA基础步兵的数据比CHN的基础步兵数据好,是看不起中国人(因为某些原因,并没有提到红卫兵这个词)
我认为还愿这个游戏本身就是包着恐怖皮的反共游戏
这种故意先特别包装后再给人吃自己观点的方法颇有争议
容易让人有被欺骗的感觉
不是,还愿到底有什么问题?什么欺骗不欺骗的,又不是挂羊头卖狗肉,但它不就是在里面包含了意识形态内容吗,这有什么,不然要怎样,要人家在封皮写明白游戏里有骂习近平强国人请别买这样吗。赤烛这个工作室做的作品一向有社会指涉,因为台湾是个言论自由创作自由的社会,谁知道到了强国就变成欺骗消费者了呵呵。
哈哈,paradox其实不在意中国市场,反正我早就买了元帅版,鸦片大法好,减少15%的消费品。
真搞笑,谁说游戏不能有政治立场,只怕只有墙国人才会听见政治就怕。
没关系,我们可以玩盗版哈哈哈哈!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不可以吃的一个东西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