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良和杨虎城投靠土共的原因是什么?

张学良和杨虎城当年作为地方军阀头子,有钱有势,为什么要投靠泥腿子出生的土共,并且还冒着生命危险去绑架蒋介石,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老儿子”张学良
刘仲敬   

张学良属于那种事迹众所周知的人物,因此无需重复叙述。他的性格属于“老儿子”的类型,任性而脆弱。“老儿子”的意思是:一个家庭多年期望得子,却生了太多的女孩。在大家都已经绝望的时候,儿子突然降生了。他处在这样的环境内,不变成花花公子是非常困难的。他少年时代习惯了奉系势力节节上升的趋势,自己又在军事革新当中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因此视事太易,没有坚持长期计划的耐心,不能区分枝节的困难和方向的谬误。

东北易帜是他一生最大的错误,此后的一切错误都派生于此。张作霖在东北的地位主要依靠他的外交平衡术,因此奉军可以轻易入关,关内的势力却不能轻易出关。东北的特殊地位如果动摇,奉系的优势就不复存在了。东北军接受国民党的民族主义,自杀性质极为明显。张作霖和孙文结盟,就坚持搁置三民主义和反帝外交,表现了高度的审慎。苏联取代沙俄以后,东北亚的势力均衡体系已经摇摇欲坠。国民政府的势力一旦伸入东北,东北的缓冲区地位就全完了。在新的平衡实现以前,东北必定会沦为动荡的焦点。张学良指望将外交责任交给南京,无异于抱薪救火。

从势力均衡的角度看,九一八事变恢复了东北易帜前的平衡。张学良过度地倒向南京,结果使自己丧失了统治东北的资格,从此只能依靠蒋介石的善意了。这种格局非常类似亚努科维奇倒向俄罗斯,结果失去了统治乌克兰的资格。对于奉系自身,九一八将张学良继位造成的裂痕变成了鸿沟。张景惠一流旧派人士憎恶国民党超过憎恶日本,早在杨宇霆遇害后就离心离德,现在乘机投向日本一方,在“新京”新政权当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张学良本人领导的新派游士气质多于土豪,厌恶乡民的土鳖式忠诚,酷爱北平的花花世界,习惯了蒋介石拨给的统战津贴,早已不愿返回关外。他们相信蒋介石欠他们的,因为流亡是易帜的代价,他们理应永远占据国民政府的第二位。

然而在蒋介石嫡系和南方各派系的眼中,东北军根本就是北洋最保守的一派。他们支持领袖的统战收买政策,仅仅因为外交和地缘政治的需要。他们觉得现在东北军已经沦为仰人鼻息的客军,理应效法皈依三民主义的北洋残军,接受党国的革命史观,放弃特殊化的幻想。认知图景的冲突比单纯的利益冲突更难调和。蒋介石和张学良两人最初仍然很讲义气,但他们的部属产生了越来越多的摩擦。从马基雅维利主义的角度,蒋介石实际上可以而且应该迅速背信弃义,吞并张学良在关内的部队,但他自负英雄,不肯乘人之危。从马基雅维利主义的角度,张学良在九一八以前完全可以背叛蒋介石,在九一八以后就绝对不能再起贰心,但他也不是马基雅维利主义者。

“老儿子”始终好高骛远,觉得身边的土鳖不如远来的和尚,其实不是因为他对土鳖和和尚的理论有多少了解,而是因为熟悉和管束令人厌烦,陌生和新奇引人入胜。他一旦得到远来的和尚,又会像对待原先的土鳖伙伴一样,迅速由厌倦而背叛。他的政治操守和对待女人的忠诚差不多,原因也非常相似。他最容易牺牲忠诚的朋友,购买敌人的欢心,部分原因就是土鳖过于忠诚,无论他怎样反覆无常都会忠诚到底。他对真正冷酷无情的敌人,反倒流露出无计可施的纨绔子弟本色。他在老帅张作霖麾下,对国民党作战,却觉得三民主义比土鳖乡亲的《三国》式忠义更时髦,最后为了时髦诛杀父亲的老将,为原先的敌人出死力,不惜牺牲自己的根基。他一到蒋介石麾下,孙文思想就失去了原有的魔力。他像抛弃委身相许的女人一样,迅速转向更加神秘的猎物,开始跟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调情。墨索里尼坦白地告诉他,意大利人和所有欧洲人都对中国不感兴趣。于是,这个厌倦新玩具的孩子又转向斯大林。

蒋介石以宽大慷慨自负,不杀降将、不毁承诺,在中国历代政治人物中也是罕见的。张作霖留下的顾命老臣大抵是民间粗俗儒学熏陶产生的江湖人物,集粗鲁、残酷和小团体的忠义于一身。这些人都把张学良当成任性的宝贝,一再容忍他的轻率,一再替他收拾残局。他身边的女人就更不用说了。他在这样的生活环境内,自然培养不出审慎和远见。斯大林则是完全不同的类型,极端谨慎和坚忍,从不忘记过去的冒犯。他的残酷不是为残酷而残酷,而是极端谨慎和缺乏安全感的产物,因为他冒不起宽恕旧仇人而遭到反噬的风险。他一向不会为了虚荣的损失而采取实质性行动,而且非常鄙视托洛茨基和布哈林这种爱慕虚荣的文人气质。虚荣损害钢铁般的坚强,而斯大林这个名字的意思就是钢铁。朱加什维利之所以给自己取这个名字,就是想要模仿这种性格。

张学良背叛蒋介石的动机主要是虚荣,觉得遭到蒋介石集团的怠慢,却提不出具体的、马基雅维利性质的政治要求。事实上,他去西北的安排是他自己选的。蒋介石和他的盟约是安排他做国民政府的副主席、行宪后的副总统,蒋介石并没有因东北沦陷而背盟。张学良因为某些后勤军官负责的鸡毛蒜皮不满,其实这些事情并不由蒋介石本人负责。这种行径就像娇纵的小孩哭闹,没有具体的要求,只是觉得大人对他不够注意。斯大林理解不了这种动机,只是简单把张学良当成张作霖和东北军的政治继承者。他没有忘记,张作霖是苏联和共产主义不共戴天的死敌,张学良本人又是中东路事件的主要制造者。这样的人居然突然提出加入共产党,未必没有叵测的居心。他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不能冒这种险。


斯大林生性多疑,不可能没有注意张学良同时跟国民党、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调情。从他的角度看,即使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是花花公子的反覆无常、百分之一的可能性是阴谋家拖苏联下水的妙计,他也要把百分之九十九的精力用来防范这百分之一的危险。资产阶级政治家可以多次失败和再起,但苏联政治家一次失败就是万劫不复。双方对风险的看法当然截然不同。斯大林知道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内都有一批人渴望引诱苏联和日本开战(至少李立三和蒋廷黼已经把这种意图公开化了),给自己减轻压力;而他的外交布局恰好是想诱使中日开战,给自己减轻压力。在这种情况下,他自然怀疑张学良的主动投靠乃是诱使他反日的阴谋。主谋是张学良自己、日本人、国民党还是中国共产党,对他并不重要。他为了小得多的怀疑,已经杀掉了许多忠实部下,怎么可能对张学良网开一面。

这时,张学良犯了另一个判断错误。他以为中国共产党就是苏联的忠实代理人,不会假传圣旨。然而,他缺乏知人论世的智慧。中国共产党当时正处在最绝望的时刻,张学良几乎就是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如果战争重启,他们可能不得不退往苏联。斯大林对失败的共产国际支部人员非常残酷,他们很可能像波兰共产党中央一样被斩尽杀绝。如果张学良倒戈,他们立刻就能打开局面,获得苏联和国民党的重视。如果他们将斯大林的拒绝告诉张学良,这个任性的孩子可能再次觉得感情受到伤害,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因此只能瞒着他,双方慢慢联络感情,至少可以拖延时间,从张学良手中得到一些军火和资金。拖延到最后的结局会怎样,他们自己也心中无数。他们没有料到,张学良这个孩子没有耐心,居然把共产党假传的斯大林意见当真,以为苏联会支持他们的西北联盟抗日,鲁莽地发动了西安事变。苏联、日本、国共两党都惊诧莫名,相互怀疑是不是对方的阴谋。今天我们发现这些资深的阴谋家偏偏在这件最重要的事情上完全无辜,充分证明历史没有什么必然性。

中国共产党最初希望蒋介石去死,国民党彻底瓦解,最大限度地减轻他们的压力。但斯大林完全不是这么看问题的,他觉得蒋介石死亡的最大受益者显然是日本人,非常怀疑张学良是日本人的间谍。当然他高估了花花公子的马基雅维利能力,但人之常情都是以己度人。斯大林如果处在张学良的位置上,不会觉得玩弄马基雅维利主义外交有什么不对。何况,他始终认为张学良是张作霖的儿子。他对张作霖非常忌惮,直到高岗事件的时代仍然耿耿于怀。在他的理论中,张作霖的继承人肯定比孙文的继承人更反动,正如弗朗哥将军肯定比西班牙共和派更反动,尽管他们都是敌对势力。共产国际的纪律比国民党严格得多,中国共产党不得不为苏联的大局牺牲自己的小局。他们完全清楚,这样做就是害死了张学良。他们直到时过境迁几十年后,仍然对张学良心怀愧疚,一再送去最优厚的条件,但张学良从来没有宽恕他们,不给片言只句的回覆,坚决将他们从记忆中抹去。

张学良听到苏联宣布他是日本间谍,还以为可能是外交辞令,等到周恩来前来表态,就完全绝望了。他知道自己已经是一具政治僵尸,就完全不想活了,最后一次任性起来,照他一贯的作风,又是牺牲现在的盟友,投向现在的敌人,亲自将蒋介石送回南京。蒋介石宽恕他,因为两人其实是相互理解的,也因为蒋介石知道:张学良名义上是他的下属,事实上是他的盟友。如果黄埔军人私通敌国,肯定不会放过;但诸侯实际上就是一个准国家,翻云覆雨并不是异常现象,广州国民政府也是这样做的。

一个人无论年轻时多么荒唐,晚年总会丧失驱使他荒唐的各种欲望。张学良只是任性,不是弱智。退隐是一面镜子,照出了自己的形象:谁对他好,他就对谁坏;谁对他坏,他就对谁好。这样的人如果成功,世界上还有天理吗?老帅和他忠肝义胆的江湖好汉辛辛苦苦打下江山,让他坐享其成,得到了什么结果?他一再自己害自己,这并不要紧,但他也一再害死对他最好的人,还有什么脸面在这些人牺牲以后苟活下去?中国人不容易接受基督教,是因为相信人性本善,儒家的罪恶是一个具体的世俗概念,但他没有这方面的障碍,因为根据儒家的世俗标准,他已经是不忠不孝的罪人了。蒋介石皈依基督教,最初可能是向强大的西方示好,体贴虔诚的妻子;最后就变成修身养性的法宝,逆境中最可靠的依托。张学良最后皈依基督教,则无异于解脱,否则他无法面对自己。
武田 Nothing be everythings.
張屑良關外關內都不打仗,這麼屑的人有討論的必要嗎(惱
關於張屑良的境遇
軍隊
張屑良不敢打皇軍,一路跑跑跑,祖宗基業(迫真祖宗基業)丟完了,在關內糧餉全靠蔣政府供應。不聽蔣的自己跟東北軍就莫得活路(
經過蔣的改編,屑良的部曲已經被拆分了許多,屑良現在親信少的一批,想反都沒實力。
個人
屑良自己一路跑跑跑把部下拋棄已經被罵成狗了(參見張自忠將軍的生平。張將軍用生命證明了自己的赤誠,屑良自然也想從跑路🐶的形象中掙扎出來。
蔣給糧餉給軍權,屑良活脫脫客將一個。蔣之所以信任屑良願意去西安,有一部分雙方的情誼在裡面,面子上兩人很過得去。
屑良陷入人生的低谷期……背負罵名,眾叛親離,丟失東北。自然要搞事情。
形勢
日軍打倒北京旁邊了(誰乾的),共產黨戰鬥力強悍,基層控制力高,不容易打。(屑良:我連皇軍都不願意打,怎麼可能打共軍)蔣此時內憂外患,屑良於是就騙蔣入西安,聯合當地將領(龍套楊虎城)與共匪逼迫蔣放棄內戰,蔣不得不答應。最終屑良被誇為民族英雄(民族屑)
總結
張屑良一輩子打不過皇軍,打不過共產黨,三十萬東北軍顛沛流離。綁架義兄,吃內地糧不打仗。他有本事不打仗,有本事就別跑關內來。慫的一批還自尊得不行。實屬人間之屑(
已退葱的陈士杰 ? 天涯未远 江湖再见
张学良有一个隐秘的动机,那就是利用兵谏逼蒋抗日之后,他就可以在西北联合红军和西北军而割据,不仅洗刷不抗日的污名,而且可与蒋分庭抗礼。

事变之后张向蒋提出的条件,不仅有停止剿共立即抗日,还有成立西北联军和西北抗日联合政府等政治要求。张学良所以提出这样的条款,是因为他在共产党人周恩来等秘密接触谈判中,周已表示要在西北建立以张学良的东北军为主、西北军和红军为辅的“三位一体”的西北联军,成立和南京中央政府分庭抗礼的“西北抗日联合政府”。

近年连中国大陆学者的研究都认定,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不是为了抗日,而是要建立以他为首的“西北联合政府”。这样他这个失去“东北王”地位的军阀,又可当上“西北王”。他的抗日是藉口,要当“西北王”才是目的。

据中国大陆新公布的史料,张学良在首次和周恩来密谈时,就给了“见面礼”两万大洋和20万法币,完全是按照土匪之间的规矩做的,显示张学良对共产党的性质根本缺乏了解,他把红军当成西北军一样的地方武装;而周恩来对张学良彬彬有礼,一口一个“张将军”地推崇,也使张学良产生红军和西北军都要推举他为“西北王”的幻想。

张学良当时已经看到回东北无望,因此联合红军和西北军建成“西北联军”,并成立以他为首的“西北抗日联合政府”,就可以得到苏联和斯大林的军事援助,而在西北割据和称王。当时东北军有近20万部队,西北军3万人,再加上经过长征剩下的2万红军,这支25万人的“西北联军”是蒋介石难以对付的。

因此纽约州罗彻斯特理工大学中国历史教授朱永德在提交给西安的“西安事变60周年研讨会”论文中就置疑说,“张学良事先真的仍准备一旦蒋答应终止内战一同抗日就会将蒋释放?从今日的资料来看,当时的计划是在组织西北联军,发动西北大联合,筹画西北抗日联合政府。”

但张学良即使有这样的认知局限和隐秘动机,如果没有另两个条件,西安事变也不会发生∶一个是他权倾一时。张学良从他的军阀父亲张作霖的所谓军事学校“讲武堂”一毕业,就被任命为旅长,那年他才19岁;而当年底就被晋升为陆军少将(全世界哪有这么个军事升级法的)。发动西安事变那年张学良才36岁,就已晋升为陆军一级上将,是除了蒋之外,全中国最高军事领袖。

另一个是他的东北人性格,在纽约见到张学良聚谈那次,他描述自己说,“东北人有优点,但毛病也很多,鲁莽,好冲动,捅娄子,我正是这种性格,而且人家让我捅一个娄子,我一定捅俩。”这样的知识水准,这麽大的军权,又加上这样的鲁莽性格,不出西安事变才怪了。

(摘自曹长青《西安事变真相∶张学良是假英雄、假将军、假基督徒》一文〉
杨虎城是真共匪,真的想完全杀死蒋介石的,张学良吸毒过多被色目人周恩来和杨虎诚忽悠了。
西安事变抓捕蒋介石过程中,张学良杨虎城带兵凌晨2点攻进蒋介石寓所,乱枪齐发,杀光了蒋介石的近200名警卫团,就是冲着杀死蒋介石去的,杀了蒋介石寓所所有人之后,张学良才意识到可能把蒋介石也杀了,才清醒过来,于是一个个检查尸体,好在没有发现蒋介石,后来才在后山找到。唯一的解释是他吸毒吸出幻觉了,毕竟他是吸毒的惯犯,而共产党肯定给了他很多南泥湾的好货。
之后杨虎城和色目周还想杀死蒋介石,好在被张学良阻止,也因此蒋介石后来放了张学良一马。杨虎城出国又跑回来反蒋则被满门杀了。
UCCMaoist 观察 毛主席万岁!
有一个基本前提搞错,就是你匪只是个附随组织,真正能获得你国人尊重的是慈父斯大林领导的苏联。有苏联撑腰,军阀自然可以不怕常凯申。只是张学良等级太低不受慈父斯大林信任,所以连慈父斯大林早已与常凯申站在一起反日的情况都不知道,于是惨被苏联出卖并打为汉奸。
最后文革,还是把杨虎城的坟扒了。
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
张学良这个人我实在是不想提,我只能说一个字,艹,养大养肥中共就是张学良搞的.后期中共外援第一人.白瞎了手里的兵.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蒋介石一直在借中共之手消灭地方军阀,或者说是让军阀和中共互相消灭,张学良和杨虎城都在此列,这一点被中共看出来了,然后说服了张学良杨虎城(或许他们心里也早就有想法),和他们联手绝地求生。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部下思乡心切加上归顺中华民国的挫折感,张学良希望通过共产党搭上苏联以图复国大业。想法比较幼稚加上本人二杆子性格给共产党送了一份大礼。

历史记录张在和共产党接触时很在意苏联的意见,当知道苏联不支持时候立马反水送蒋介石回南京。
食屑海豹 他们给海豹只喂面包屑
首先,光头扶不上墙。跟着他走就是日复一日的消耗战,摆脱他或者架空他能提供更多选择,即使考虑翻车的危险。

其次,军阀是不完全符合现在常识的政治实体,比起同一个军队的不同部门更像是一种商业组织和独立国家的混合体,他们以做生意的眼光看待阵营的变化,如果有民族情节也是出于自己势力的利益和名誉。陈济棠和毛的代表一起做生意,一起办医院,战争是维护商业利益的手段之一。
准确的讲,张学良并没有投共.

老蒋要张学良剿共,借刀杀人,借共党之力削弱军阀,连拜把子的张学良也不能例外.
张学良背负'不抵抗将军'的骂名,兵力还在不断的被剿共所消耗,有心杀敌,无力回天,内心的煎熬可想而知.
老蒋是不地道的.
张学良为了确保蒋的安全,也为了证明自己的问心无愧,主动陪同老蒋上飞机离开西安,明知到了南京就成囚徒,也义无反顾.可以说是君子坦荡荡.
直到小蒋死后,张学良也没有为自己翻案.实际上只要他说一句当初是老蒋命令他不抵抗,是可以给自己洗刷清白的.但是他没有,因为如果那样做,就是欺负死人不会说话. 虽然他918没有抵抗很让人看不起,但是他能够在老蒋小蒋死后都不为自己翻案,这做法够爷们.
按照张学良晚年的说法,就是被周恩来给忽悠了
泯焓守恒 新注册用户
肯定是为了他东北军的地位了,当时东北军都被老蒋透支了,残部番号直接撤销,兔子急了会咬人,不如玩玩火哈哈哈哈哈哈,近代的政客,有几个是所谓的民族英雄?都是为了私欲罢了
wudi_314 ? 诚实过一生的小市民!
因为打不过啊。

张学良从东北一路跑到西北,这日子可不好过。

一方面被全国人民唾骂,不抵抗就逃跑的名声是甩不掉了。

另一方面杨虎城作为西北军阀,突然被塞了张学良这么一大堆外来人抢地盘,不可能没有矛盾。

但是最关键的,是东北军对红军作战连续失败。

东北军来到西北,碰上的是刚结束长征的红军,按说这个时候红军实力虚弱,正是少帅建功立业的机会。

结果呢?从1935年11月,东北军109师被红军全歼开始,3个月时间张学良带到西北的20万东北军被歼灭了10万人,这仗简直没法打。

但老蒋不仅没给张学良提供支援,反而借机取消了几个东北军的番号,趁机削掉张学良这个过气军阀的意图已经昭然若揭。

东北军上下对此已经忍无可忍,就算张学良本人继续忠实于老蒋,其他人发动兵变也是迟早的事,否则这10万人就只能在红军和老蒋的夹击下灰飞烟灭了。

应该说张学良最后处理得不错。

如果不兵变,没多久就会被部下搞掉。如果带兵去抗日,恐怕就是第二个刘湘。如果兵变后最终跟了土共,十有八九挺不过文革。

最后这货活到一百多岁,跟赵四小姐厮守一生,我都怀疑他是不是穿越过去的了。
蛋蛋8964 观察 已停用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两个SB而已,能有什么目的,就像包子开倒车一样,难道真的是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吗?
他们这类玩意,不需要分析,他们没有脑子也没有逻辑思维,所以没有什么因果关系,单纯的在犯SB。
張學良也很後悔,還好他逝世了,不然看到土共這個樣子就更難過了
因为张学良是没能力没眼光又愚蠢的人,所以才会做出一系列荒谬的决定,祸害了国家,祸害了人民。从中东路闲的没事去招俄国人,九一八不抵抗逃跑了,到西安绑架国家元首,都是匪夷所思的操作,你东北军那么多人,又不想打日本抗外敌,又不想剿匪,那养你这么一支军队干嘛?别扯什么蒋用他军阀剿匪这些歪理,你真认真剿匪就算军队打没了也对他没什么影响,阎锡山不也被带到台湾善终了。张做的这些事就是中国的罪人。
张学良绝壁是被忽悠了,晚年没脸回大陆。

共产党忽悠人一绝,当年忽悠多少女学生去延安被日
一个是没长醒,一个是喝麻了,很简单!
二十字二十字
ON1984 新注册用户
推荐一个节目  老沈一说

过山车上的1936
风箱里的张学良 
想不通的西安事变
[url=https://v.youku.com/v_show/id_XMTU3NzgxNjEyOA==.html?spm=a2hbt.13141534.1_2.d_1_4&s=8df9d6311b3d11e6bdbb][/url]
一共三期 
张学良是个大坑货这个事不是从西安事变开始的,他不入关,坑的最多只是他自己,一入关就不仅仅坑了满洲的父老乡亲,也坑了蒋介石。斯大林怀疑他是有理由的,本来满洲作为苏日之间的缓冲被他主动放弃,又跑去西北煽风点火,实在是有破坏苏蒋密约的嫌疑。没有西安事变,也就没有淞沪会战,没有偷袭珍珠港,没有美军参战,没有日本被核平,没有韩战,没有156个大项目,没有越战,没有中苏反目,没有苏联解体。间接地他拖了中华民国、日本、美国、苏联四个大国下水,使得其中三个灭国,数亿人口灭绝,后代流落四方,靠烧烤、喊麦、直播维持生计。本来他只要好好的呆在满洲,什么也不做,苏、日、中都会供着他,满洲人会像今天的瑞士一样富足,吃香的喝辣的,广大中国费拉求一张去满洲的签证而不可得,贪官的小姨子源源不断地带着赃款去满洲购房置地。
jkyh7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白左,中美高等教育残次品,全球主义者,潘石屹教友(支田耶变种),信奉跑路学
一切的错误在于伍豪妄自尊大,以为苏联会支持中共的裂土封侯,没想到斯大林坚决要求老蒋抗日,牺牲中共在所不惜。伍豪以为反蒋抗日的口号能得到苏联支持,可没想到苏联内部也完成了代际转换,斯大林的本土派(一国社会主义)已经扫平了共产国际的派系,1936年的苏联已经不是世界革命的发动机和火车头了。所以30年代初的苏联还愿意支持中华苏维埃的裂土封侯的行动,1936年的苏联已经要求中共服从老蒋了。

其实早在1935年,王明在莫斯科发出的八一宣言,就是“联蒋抗日”,既不是反蒋抗日,也不是逼蒋抗日。

到了77事变之后,日本军全面入侵华北之后,毛泽东采取的策略是遥尊莫斯科和南京(重庆),采取有限抗日的策略,才保护了中共。周恩来和王明两人奉斯大林手谕为圣旨,王明也提出了“一切经过统一战线”,遭到毛的当头一棒:“一切经过统一战线,是不是一切都要经过蒋介石和阎锡山啊?”

总结: 王明是个苏联的忠臣,牺牲掉整个中共讨斯大林的欢心他也愿意,殊不知中共灭亡了,王明如同榨干的橘子,也只能送古拉格了。

周恩来是个苏联的奸臣,妄自揣测圣意冒险捉蒋,事后又把张杨两位非中共人士给卖了。当然斯大林是看在眼里的,于是77事变后,周只能和王明一起去搞联蒋尊蒋的工作了。在武汉长江局的工作中,还发生了张国焘叛逃的丑闻,这一切,联同周常年驻守武汉重庆而未能及时回延安老巢巩固自己派系,导致了延安整风,张闻天被边缘化,红太阳的升起。周常年压毛一头,却因为延安整风,永久性的失去了和毛争夺中共最高领导权的机会。

毛是个不服苏联王化的叛臣/军阀,因为和莫斯科系统先天的隔阂,在加上毛当时不会俄语,对于奉莫斯科圣旨的中共主流是非常不满的,他在西安事变中完全是被蒙在鼓里,事后很幸运,莫斯科派的人一错再错,毛毕竟是有天命加成了,他本人毫无国际大局观,但是国际大局是向他有利的一面发展。苏联要牺牲中共,他不听从苏联,于是保卫了中共。
其实我对民国史不熟.
只知道张学良是大家眼中的败家子.

再联系现在小粉红的思想就懂为何投共(够败家,容易被忽悠)
看来各位对当时的历史还真是不那么熟
不过,苏联援蒋抗日是来真的
基本算是尽其所能
死了200多飞行员在中国
张学良也有情报部门。知道共匪是苏俄的儿子,恰巧,不久之前在和苏俄对抗中输了一仗。这厮实质上就是一个投机分子,狡兔三窟的那种投机!总而言之,只要他张家有枪杆子,有奴役东北人的枪杆子,就是这厮的行动方针。
至于杨虎城,他只听命于张学良。这也是人心之恶的报应。说白了他就是想傍大款,祈求张家能赐予它去奴役西安人。
这两个人不能算投靠中共吧,那时候军阀倒戈叛乱都很正常,只能说这两个人目光短浅,犯的错间接造成了十多年后的中国无法承受的损失。
军阀混战的年代,最后只能剩下一个人,其他人都得死,流亡也是死,等着被暗杀。最后都是最狠的那个笑到最后。第二狠的蒋介石短暂赢过。张学良这种只是跳梁小丑,传说有可能是谋杀自己父亲上位的,之前都轮不到他接班
octupus ? 匿名环境的赞美和荣誉对我而言一文不值。除非你们不说话,就别指望我不能免费从各位那里获得可能有的那么点讨论价值。我不需要赞美和讨好任何人。面对面时,沉默代表最大的蔑视。匿名下,沉默只能表示不反对
有些话不想说……东北这块地方还是有点小小的问题 可能是风水原因吧    呵呵
职业反动家 职业反动家
杨虎城本来就是共狗 
张学良  是 政治智商不足以为自己在利用别人 实际上是被人利用  丛引国民党入关外  镇压他爹的基本盘时就已经注定了他的结局
说明东北人张学良和杨虎城是真抗日,不怕流血牺牲,不惜个人的荣华富贵

南人蒋介石以及南共都是懦夫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23
  • 浏览: 19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