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命令与征服——红色警戒》被举报一事谈墙内的信息污染《大陆游戏业媚赵史之二》

筆者上一篇文字『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912』剛PO出,旋即看到大陸同行聶俊公然跪舔《環球時報》假記者,著實令筆者費解。作為一枚白左民主小清新,筆者願意相信聶胖不是真心唱贊歌,而是在牆內時間生活太久,長期接受被大陸方面污染過的資訊,導致對『反送中』的認知產生偏差。當然,以大陸遊戲業在媚趙方面的光榮傳統,聶胖是真心實意給《環球時報》點贊也是不無可能。

資訊污染在牆內完全不是什麼新鮮事。網民的記憶本就只有七秒,有關部門掌握了刪貼、跨省、闢謠的權力以後,只需要有意或無意地釋放一些錯誤資訊,很多人的記憶就會被扭曲甚至顛倒。喬治·奧威爾在《一九八四》中有雲『Who controls the past controls the future. Who controls the present controls the past.』。而在《終極動員令——紅色警戒》的安裝過程中,Westwood 將此話戲仿為『He who controls the past commands the future, He who commands the future, conquers the past.』不仅巧妙地將 Command & Conquer 的標題給融入奧威爾的原話,也明確表示該遊戲充斥著政治隱喻。今天筆者就來談談『這款充斥政治隱喻的遊戲被大陸同行舉報一事』的資訊污染。

去年逛知乎的時候,筆者看到了這麼一個知乎帖子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90829020400/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4203061
    于智水 红警DIY论坛地图区版主

    给楼主补一张图。
    据说红色警戒没能在大陆发行,是因为没有厂商做代理。

    匿名用户

    国家应该没有正式封禁红色警戒系列。
    这是文化部办公厅在2004年发布的查处第一批游戏的通知,2004年以前文化部应该没有封禁游戏。


此『版主』提到的图片出自百度贴吧,原帖『警報!墙内链接tieba.baidu.com/g/3735225067』目前已无法查看,文字内容提取如下:
    智殺杜根
    2015-05-01 09:45
    我在北大法律信息網上做了檢索(北大的資料還是很全的,從80年代開始的法律、行政法規、部門規章和司法解釋什麼的都能查到),但是我發現,經過全文精確檢索,無論關鍵字設為“紅色警戒”、“紅色警報”、“紅警”亦或是“red alert”,都查不到一條與遊戲相關的法律條文或是行政規章(與之相對,搜“命令與征服”可以搜到焚化部當年封禁將軍的命令)!


此後這一說法在牆內開始流傳,以知乎為例,至少有这些: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90829020336/https://zhuanlan.zhihu.com/p/42691044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50714211901/http://www.zhihu.com/question/32135385

無論『智殺杜根』、『于智水』還是『匿名用戶』是有意或無意,客觀上都對《紅色警戒》被同行舉報一事實施了資訊污染,將內地同行和有關部門的責任撇得乾乾淨淨。對內地遊戲業早年發展稍有瞭解的人,應該都知曉案早已是業內公認的鐵案。然则時長日久,被一些資訊污染之後,受众很可能开始懷疑記憶的真實性。

『北外隱形人』aka『于翔』寫的《中國遊戲十年》系列文章中對此案是這樣記述的: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80918083445/http://www.yxwhl.com/archives/286.html
    有江湖传言,在当年前导拿下《命令与征服》时,新天地已经拿下了《红色警戒》,但前导害怕《红色警戒》同期上市而冲击《命令与征服》,于是便将其告到有关部门,《红色警戒》终于停摆。也许没有这个事情,《红色警戒》当年在中国可以上市,无数《红色警戒》玩家不用转入地下作业。但其时明眼人可以看出,如果当年《红色警戒》真的上市了,那只可能再给人一次口诛笔伐的机会。
——《中国游戏年代记》之1996
    当年在前导拿下《命令与征服》的时候,新天地早已经拿下了《红色警戒》的版权,当时前导由于怕自己的游戏卖不出去于是将《红色警戒》中的一些问题告到了新闻出版署,并在《大众软件》杂志上用了专门的六个页码来抨击《红色警戒》。《红色警戒》的下场可想而知,当然,《红警》自己的问题也的确不少,如果真的冒冒失失上了市,恐怕也只能给中国人再多一次愤怒的机会。
——《中国游戏十年怒》


此系列文章在中文互聯網上流傳已久,內地遊戲界大咖『雲風』對該系列文章有如下評價:
https://web.archive.org/web/20080506150844/https://blog.codingnow.com/2008/05/passed_days_5.html
    关于国内游戏圈早年的一些事情,有兴趣的朋友可以 google 一下“北外隐形人”写的“中国游戏年代记”。是我读过的最全面的一个记录。从叙事角度看,猜想这个“北外隐形人”是游戏媒体圈子里的人。对于制作圈子来说,有一点点距离。有些东西写的有点偏差,比如 99 年时庞鑫大学还没毕业,不可能结婚的 :) 。


僅靠『雲風』的評價,並不足以證明『北外隱形人』的記述毫無瑕疵。既然『北外隱形人』提到了《大衆軟件》這本雜誌,筆者按圖索驥,從那幾年的《大衆軟件》雜誌內找到了幾個當事人白紙黑字的記錄。

1998年,臺灣第三波軟體在香格里拉飯店舉行了『第三波軟體(北京)有限公司』的開幕慶典。《大衆軟件》1998年第6期(總第35期)專題綜述欄目也就此發表文章《浮出水面——第三波公司特訪》:
    本刊记者采访了第三波资讯股份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杜紫宸先生
    ……
    杜:……前年12月,《红色警戒》的宣传做的很好,第一天卖了一万多份,很多地方早上到下午就卖完,台北光华商场出现了屠杀式抢购,听说过屠杀式抢购么(大笑)?所以降价不可行,优秀的商业策划也许会是成功的方式。
    记:说起《红色警戒》,我很奇怪第三波为何放弃了Virgin在大陆的版权?
    杜:Virgin两年前进大陆时,我们的看法不一致,也找过我们。当时Virgin的产品是四五家做,后来集中到一两家,别家给了很大承诺,所以没再找我们,是我们自己的决定慢了,蛮可惜的。Virgin产品不错,听说他们可能和新天地合作。
    记:是啊,新天地签下Virgin的全线产品。光荣产品在台湾是你们代理的,那么它是否可能进入大陆呢?
    杜:哦,光荣的产品前些时间出了事情,如果不提那事儿,产品还是受欢迎的,品质很好。


『光榮的產品前些時間出了事情』無疑是指1996年所謂『光榮四君子』事件,此處略去不表。這段對話足以證明兩個事實:
壹、第三波與那些將徐瑛團團圍住的大陸代理商們一樣,有意在中國大陸代理《終極動員令——紅色警戒》;
貳、新天地確實在1997年簽下了 Virgin 全線產品「但是應該不包括前導已經拿下的《終極動員令》」在中國大陸的代理權。
——於是所謂『沒有廠商做代理』純屬無稽之談。筆者唯願說出這句話的人夜夜好夢,不要夢見自己被爭奪代理權的大陸代理商們團團圍住。

新天地拿下代理權之後,大陸玩家並沒有如期上演『屠殺式搶購』《紅色警戒》遊戲,反而在邊曉春投資創辦的《大衆軟件》1997年第4期看到了專文批駁該遊戲,分別是署名趙效民的《論〈紅色警戒〉》和署名趙曉濤的《眼明心亮》。趙效民、趙曉濤,再加上1999年舉報《三角洲特種部隊》的趙海濤,三個迫真趙家人的舉報熱情真的是不知道高到哪裡去啦!

如果故事在這個時候畫上句點,『用很大承諾』搶下代理權的新天地被趙彈橄欖,暗地捅刀的前導穩坐釣魚臺,那實在有點對不住 drama queen 遍地的大陸遊戲業。戲劇性的一幕發生在1998年——

「私貨警報」中國北京!中國北京!最大遊戲製作公司前導軟件倒閉了!王八蛋老闆邊曉春吃喝嫖賭欠下一千多個萬,帶著他的小姨子跑了。我們沒有辦法,跑去尚洋做《血獅》。原價都是一百多、二百多、三百多的《血獅》通通二十塊!一律二十塊!邊曉春王八蛋,你不是人,我們辛辛苦苦給你菊爆競爭對手大半年,你不發工資,你還我血汗錢 !還我血汗錢!

「正經敘事」1998年,前導軟體因資金鏈斷裂被迫裁撤遊戲研發部門,徹底退出大陸遊戲市場。新天地雖然遭遇《紅色警戒》的挫折,卻憑藉《古墓麗影》和《盟軍敢死隊》等優秀遊戲系列的代理權在大陸狠撈一筆。《大衆軟件》雜誌見風使舵,在1999年與新天地互動多媒體共同舉辦『中國蘿拉』真人模特的評選活動「詳見該雜誌1999年第2,3,9期」,更在2000年第8期推出專題企劃《新天地四日遊》,似乎將當年借助自身話語權張貼大字報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然則新天地的掌門人貌似不愿意留面子。

以下內容引自《大衆軟件》2000年第8期『總第73期』專題企劃欄目《新天地四日遊》
    第四日

    MISS70怎么没给我倒柠檬茶?

    今天,你的记者终于见到了新天地掌门人——钟氏二兄弟。在采访之前,MISS70向你的记者透露了一点小道消息,哥哥非常喜欢吃醋溜白菜这道名菜,弟弟喜欢玩QUAKE这部大作——听起来的确气质不凡。

    在总经理室,我见到了他们。二人都戴着眼镜,举止儒雅,风度翩然。

    你的记者:请介绍一下贵公司的整体风格。

    两兄弟:最大的风格就是年轻,有活力。全体员工的年龄均在30岁以下,行业里的游戏高手我们的员工可能就占了五分之一。工作关系健康、活泼,上下级之间通常直呼姓名。其次是大家都很敬业。

    你的记者:纵观几年来新天地的发展,似乎一直是比较顺利的。

    两兄弟:在外人眼里新天地是个幸运儿,其实不然,且不说创业的艰难,新天地也有过不少挫折,最大的两件憾事都和WESTWOOD有关。一个是《红色警报》(C&C:RED ALERT),一个是《命令与征服Ⅱ》(C&CⅡ)。
    当年国内一家大的厂商签约代理《命令与征服》(COMMAND & CONQUER)的时候,新天地已经拿下了《红色警报》(C&C:RED ALERT)在大陆的总代理!出于商业竞争的考虑,那家C&C的代理商采取了令人不齿的手段,将RED ALERT中的一些“戏言”夸大成为严重的政治问题,并且通报到国家出版部门和各种媒体。RED ALERT就这样胎死腹中。由于该游戏在各方面的表现力和平衡性都达到了一个不可企及的高度,以至在今天还有大批的簇拥者。如果当时没有这件事的发生,新天地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也许就不仅仅是今天这样了。


在此,筆者必須對《大衆軟件》雜誌的專業精神表示由衷的敬佩。換成如今的網路媒體,很可能鐘氏兄弟這段話就被掐頭去尾不刊發了——『通報到國家出版部門和各種媒體』裡的『各種媒體』,自然是包括《大衆軟件》的。

鐘氏兄弟口中『那家C&C的代理商』稍有常識的人都会看出是哪家;而彼時的『國家出版部門』全稱『中華人民共和國新聞出版署』,改名『中華人民共和國新聞出版總署』都是下個世紀的事。筆者對知乎匿名用戶跑去文化部查找正式公函的行為表示讚賞,但同時也向其對國務院組成部門及歷史沿革的無知表示遺憾——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從歷史沿革來講,版署管制游戲始於1996年的《電子出版物管理暫行規定》,彼時文化部還沒盯上這塊肉「彼時這點肉還不夠文化部塞牙縫吧?」,所以告狀必然也是找版署。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90901103930/https://mp.weixin.qq.com/s/ZPPLna_VHhzSYMQWZ6zleA

稍有常識的人也應該知道,當年《魔獸世界》的審批風波,正是源自文化部與版署的權力鬥爭。不知道這裏還有人記得回家吃飯的賈君鵬嗎?還有人記得性感玉米的《網癮戰爭》嗎?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330183356/https://kenengba.com/post/1876.html

題外話:筆者查閲維基百科時發現『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遊戲審查制度』條目連版署和文化部對電子游戲存在雙頭管理的悠久歷史完全無視,如果有維基百科的編輯者或管理員路過此處,不妨根據筆者此文及前文『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912』給出的有關資訊重新完善該條目。

知乎匿名居然去文化部找版署的正式公函,純屬貽笑大方。筆者確實想不到廿年以後,竟然真的有外賓去文化部查詢版署『可能存在過實際上極有可能根本不存在』的公函,還拿文化部的通知『闢謠』說版署從來沒封禁《紅色警戒》——這樣的謊言重複下去,沒准就像『1997金融海嘯是北京出手拯救了香港』一樣成爲『真理』。

稍有内地生活常識的人都應該能猜到,當鐘氏兄弟得知『有人在向版署打小報告說《紅色警戒》有政治問題』並在含趙量頗高的《大衆軟件》看見大字報之後,他們的第一反應絕對不會是『讓公司法務從法律中尋找相關條文,聯合知名律師和同業行會進行公開討論,建立遊戲分級制度,申請人大立法,依法審理《紅色警戒》是否應被劃定為反動遊戲不予引進』,而必定是『暗中追查是誰打小報告斷我財路』和『評估大陸玩家的民族情緒,以及其他同行嫉妒眼紅、聯名舉報的風險』,最終也唯有決定『為了保住公司性命只能犧牲大價錢拿下的《紅色警戒》代理權不再尋求引進』。

至於缺少查禁《紅色警戒》的法律文書這一論點,筆者也非常敬佩這種裝外賓的精神。對趙家人而言,在所謂『光榮四君子』事件被大陸公眾廣泛認可之後,只需放出『有人舉報貴公司遊戲存在意識形態問題』的口風出來,即可阻止當時任何一款電子遊戲正常上市。公文?法律?這麼大的事情,使一個眼色不就解決了?——這就是中國大陸遊戲業的常態,且絕不是新常態。《三角洲特種部隊》的事情也證明,哪怕只有趙海濤的指控,即便當局沒有『依法』宣判《三角洲特種部隊》為非法游戲,還專門請專家『闢謠』說游戲根本不存在辱華内容,已經『主動下架』的商家們仍然是不敢繼續販售該游戲的。究竟是要裝外賓到什麽程度,才會認爲中國大陸真的存在『法無禁止即許可』這樣的好事?

為清洗中文互聯網關於《紅色警戒》被同行舉報一案的資訊污染,筆者不得不作此文章以正視聽。筆者善意地揣測,此案中幾個排污口並非官方五毛,僅出於大陸遊戲業一種樸素的媚趙思維認定此事純屬西方資本家自己作死,與趙家人無關,還很外賓地去查找法規、公文替趙家開脫。大陸遊戲業者長年來一邊自稱第九藝術家,一邊從思維到行動上積極靠攏趙家推行的意識形態,終於導致所謂的『國產遊戲』路子越走越窄,技術固步自封,唯有相互『借鑒』聯手坑騙人命幣才最穩妥。『盜版』、『抄襲』、『粗製濫造』都是大陸游戲業的表象,『嘴裡是藝術,心裡是權術』才是大陸遊戲業的本質

聶俊有可能真的不知道一水之隔的香港發生了什麼,但他既已為製造資訊污染的假記者站了台,丟了一部分政治立場相左的粉絲,漲了一大波政治傾向粉紅或深紅的粉絲,那也只能繼續沿著向權術諂媚的路線走下去。筆者能預想到這條路的結局包括但不限於:
壹、視頻節目鑒賞某國外遊戲,對遊戲存在的反華內容沒有及時指出,被B站小學生舉報;
貳、視頻節目吹捧某國外遊戲,對國產遊戲不聞不問,被B站小學生舉報;
參、視頻節目吹捧某國產遊戲,但是吹不到點上,被B站小學生舉報;
肆、視頻節目鑒賞某國產遊戲,對遊戲存在的反華內容沒有及時指出,被B站小學生舉報;
伍、自己出品的遊戲,因缺少愛國元素或存在辱華內容或其他什麼奇奇怪怪的原因,被B站小學生舉報;
陸、……「筆者想像力受限,請各位自由發揮」

歡迎各位在人身安全無虞的前提下隨意搬運本文至網路任一處,唯需附加『原文來自新品蔥』即可。

文末附贈《大衆軟件》雜誌1997年第4期(總第21期)專題綜述欄目的兩篇『檄文』以饗讀者,借此一窺大陸遊戲業的媚趙傳統。這兩篇文章自發表至今,從未有見於互聯網上轉載;現《大衆軟件》既倒,全文 copy 應該不會給本站帶來 DMCA 之風險。
    论《红色警戒》
    作者:赵效民

    1996年11月下旬,万众瞩目的《红色警戒》率先在美国,紧接着在欧洲和亚洲部分地区发行。《红色警戒》依仗着Virgin(维真)公司强大的促销网络全面出击,为此Virgin与Westwood在首发式、广告等方面用尽苦心,声势十分浩大。与此同时,《红色警戒》其它语言版本的开发也快速展开,Virgin在台湾地区的代理第三波公司在其发行不久就立即开始《红色警戒》的汉化工作,此时的世界仿佛都重复着一个声音:《红色警戒》来了。

    但是,如果你真是一个玩家,你肯定发现了一个特殊的现象。那就是《红色警戒》发行了多日后,中国国内仍风平浪静,以前“跟踪”它的报刊杂志对它的热情一下子完全消失了,似乎出了什么事,从下面现象中你就能体会到这点:

    一是作为北京甚至全国GAME界支柱媒体的《大众软件》和《电子游戏软件》等杂志没有任何消息,好象是一次“集体失误”。

    二是Virgin进军中国已被大家所知,但其将在中国发行的游戏名单中没有RED ALERT的名字,是因为新吗?但TOMB RAIDER几乎与其同期发行,而SCREAMER 2只比它早一个月,难道是Virgin忘了?

    为什么呢?当您看到它包装上那个醒目的前苏联国徽时,就应该感到有些不对头了。游戏的背景不必多说,就说说表面的现象吧。它大部分的过场画面都带有极强的褒贬色彩,说白了就是政治色彩。盟军的特种兵死了哀乐响亮动听,就象为烈士送行;苏联军官光秃秃的脑袋和凶悍的脸再加上粗野的行为,怎么看怎么象一个土匪头子。苏联战斗机向无辜的村民们疯狂扫射,惊慌的儿童丢下了心爱的玩具,这象不象纳粹行径?斯大林下令用核导弹让巴黎从地球上消失,这可比KANE下手还狠。总之,苏联红军给人的印象就象是一群屠夫、强盗和刽子手。现在你也该知道Virgin为什么不在中国发行《红色警戒》的原因了吧。

    如果你找一些玩家问他们喜欢哪个游戏公司出品的游戏,我相信大部分人会说Westwood。在早期,Westwood制作的《幽灵战士》、《魔眼杀机Ⅱ——隐月传奇》在PC GAME界引起了巨大反响,如果你的“游戏年龄”较长应该是有印象的。1992年Westwood离开了SSI加盟Virgin,之后名作不断,可以说款款都是精品。如新型冒险游戏《凯兰迪亚传奇》系列、即时战斗游戏的经典之作《沙丘魔堡Ⅱ》、让无数RPG迷倾倒的《大地传说》系列,而《命令与征服》更是将即时战斗游戏推向高峰。这些高水准的游戏为我们带来了许多欢乐与不眠之夜。

    但是这回,Westwood多少让我有些失望,我第一次在游戏中看到了Westwood将政治因素加到其中,从而大大影响了《红色警戒》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我想现在提起光荣公司你就会想到那个在中国闹得满城风雨的《提督之决断》,这不用我再多说什么。我所担心的就是如果Westwood按这条路走下去怎么办,这更让人放心不下。我想大部分玩家都会关注Westwood的发展和动向。

    不可否认,《红色警戒》确实是一款制作十分精良的游戏,然而敏感的政治因素将它给扼杀了。虽然现在有些报刊登出了有关《红色警戒》的攻略和介绍,但大部分的主流媒体都没有参与,这是一个好现象。这不禁让我回想起去年夏季那个《提督之决断》事件,四个热血青年共同抵制光荣公司“游戏历史”的做法。谁是最后的胜利者大家都已很清楚了。的确,电子游戏作为一种娱乐方式应该摆脱政治偏见去为玩家创造一个轻松的娱乐环境,如果让玩家在游戏中总接触那些现实中敏感的或难分是非的事物并对其有所定义,会让玩家感到很累。我们喜欢《沙丘魔堡》,因为那个世界是虚构的,无所谓好与坏,我们可以凭自己所好去选择;我们喜欢《魔兽争霸》,因为那是神话的世界,我们可以尽情去战斗,魔兽或人类随你便;我们喜欢《仙剑奇侠传》,因为那是一个善恶分明的世界,谁都认为逍遥公子是正义的化身;我们喜欢《刺杀希特勒》,因为有正义感的人不会喜欢希特勒,这里的正义是全人类所公认的。总之,我们喜欢那些不涉及到玩家的信仰、价值观和世界观的取向或在这些方面人类已达成共识的游戏。

    有人也许会说三国游戏怎么样,不也是将历史重现,让玩家去选择吗?问得好,但你会发现没有一款三国游戏刻意的去宣扬一方而贬低另一方,它们都不左右玩家的喜好,而且在历史上你又怎能肯定刘、曹、孙谁代表正义谁又代表邪恶?游戏也没有给你一个定义,这正是我们所需要的。《提督之决断》之所以被抵制就是因为游戏中有大量宣扬日军的画面,如果它在这方面处理得很公正或宣扬代表正义的盟军,我想结果就会好一些了(当然名字也得改改)。在这种类型的游戏中,除非人类已达成共识,否则我们最怕的就是游戏已经为你的选择下了定义,这就谈不上什么玩家自己的想象和发挥了。联想到《红色警戒》,前苏联与盟军开战的题材是完全可以的,然而我们要注意到,虽说是虚构的,但代表了两种对立的社会制度,也代表了两个对立的观点,这其中就隐藏了政治因素,如果开发公司在游戏中刻意的去褒贬其中的一方,其结果《红色警戒》恐怕就是最好的例子。我想以三国游戏的方式去处理《红色警戒》,它将在世界范围内获得空前巨大的成功。
    不可否认,《红色警戒》确实是一款制作十分精良的游戏,仅从娱乐的角度来说实在是非常难得的好游戏,如果能去掉其中不当的政治倾向,《红色警戒》绝对可以取代C&C在中国的地位。展望未来,我衷心的祝愿这种情况不再发生,让全世界所有的玩家,分享同一份快乐与喜悦。

    眼明心亮
    作者:赵晓涛

    随着电脑越来越多地进入家庭,的确便利了人们的工作。不仅如此,丰富多彩的电脑游戏也给我们带来了数不尽的欢乐。但是有利就有弊,一些内容别具政治倾向、低级趣味的游戏软件也开始出现。特别是近年盗版软件的猖獗,不少糟粕游戏在市场中泛滥成灾。这种情况也越来越多地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虽然近一段市场上的盗版软件比以前相对减少,但仍未斩草除根。

    时下有一些游戏,都是描写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间的斗争。像比较有代表性的《红色警报》,其内容竟为苏联社会主义阵营的扩张与欧美资本主义所谓“正义”的还击。游戏中还对苏联领导人斯大林以及一些军事家们,在政治上、军事上甚至私生活上进行了不同程度的丑化。这种游戏的用意是极为恶劣的。三国之类的历史题材的游戏,近几年是越来越多了。但是,不忠于历史,甚至改写历史的游戏也不少。可怕的是一些别有用心的游戏制做商把游戏与政治结合在一起。像两年前的《提督之决断Ⅱ》,曾经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提督之决断Ⅱ》是描写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太平洋战争。在该游戏中存在着大量军国主义思想和战争罪犯的图片。不仅如此,该游戏还对侵略战争进行美化,这极大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除此以外,还有一些游戏内容充满低级趣味和恐怖血腥,但一些盗版厂商为了牟取暴利进行违法销售,使一部分未成年人深陷其中不可自拔。对于这种游戏,从全社会范围内都应当给与严打。可是有不少盗版厂商为了赚钱而不问游戏内容,大肆进行盗版、贩卖活动,从中牟取暴利,却毒害了不少青少年,这无疑也给广大玩家敲响了警钟。玩家们一定要提高警惕,对于这些游戏一定要实行坚决有力的打击,与反动势力斗争到底。对于这种不良游戏我们大家都应该有责任、有义务地进行抵制,我想,这也是作为一名中国玩家的骨气。

    中国市场的游戏业这几年起步很快,无论是TV GAME还是PC GAME都方兴未艾。随着国外的大公司如EA、Virgin进入中国市场,1997年中国电脑游戏业的竞争将会空前的激烈。中国刚刚起步的电脑游戏业能否站住脚,关键就要看今年了。令人欣慰的是,中国已经拥有了一批技术力量雄厚,勇于创新的电脑软件公司,例如尚洋、前导、金盘等等。这些新一代的电脑软件公司如雨后春笋般的涌现出来,为中国的电脑游戏行业的发展输送了新鲜的血液。在《大众软件》等贴近娱乐的宣传媒体的配合下,中国的游戏市场正朝着健康、丰富、廉价的方向发展。

    总之,现在市场上的游戏已经趋于规范化,绝大多数的游戏软件都是健康向上的。正版游戏市场严格的审查制度可以保护消费者,特别是青少年消费者的权益。内容反动、色情的游戏绝对不会出现在正版软件中。各位家长同志完全不必为自己的孩子玩正版游戏而担心。坚决抵制盗版,才能鼓励方兴未艾的正版市场。各位朋友加强对自己的驾御能力,发挥游戏的休闲作用,度过健康向上的业余生活。
35
分享 2019-08-30

30 个评论

感谢分享
借贴问个题外话,哪里可以查墙内各媒体(包括但不限于报纸、杂志等)的内容存档?
知网超星维普了解下?(风险自担
墙内“教育网”可以用这些,墙外呢?
另外风险这个东西,能蹭别人电脑就蹭别人电脑是坠吼的
先爬回墙内,再爬回教育网。
聶胖的事我也超級費解和傷心,我關注他的節目就是因為深度的解讀和思考,然而涉及到政治時,這些特質都消散的無影無踪
具体人群具体分析,对于游戏业,真心和强迫对半分吧
就怕知网里的档案有一天也突然变成了“洁本”,所以感觉还是墙外的保准些。
谢谢分享。觉得楼主可以开个专栏了
我觀察了一下聶俊的訂閱人數,發了假記者照片之後也就從114K跌到113K,最近又差不多回到114K了,可見影響還真的不大……
C&C愛好者的好消息!EA公佈《終極動員令》重製典藏版將在 2020 年 6 月 5 日發行,包含完整的《泰伯倫黎明》與《紅色警戒》遊戲、全三款資料片(《重回殺戮戰場》、《危機任務》和《絕地逢生》)、完全翻新的音樂與圖像、介面優化和各種額外功能與優化。Steam 預購價 ¥140。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1213210/Command__Conquer_Remastered_Collection

期望這個『内容反動』、『醜化蘇聯領導人史達林』的游戲不會又一次『被』下架。
以前大众软件谈到红色警戒还只能红XXX呢
C&C愛好者的好消息!EA公佈將在 2020 年 6 月 5 日發行,包含完整的《泰伯倫黎明》與《紅...

吼啊
看到有C&C1有单机遭遇战模式
以前大众软件谈到红色警戒还只能红XXX呢

這件趣事筆者在前一篇文章中已有談及,故本文沒有贅述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912

更有意思的是:1996年,這本雜志借趙家人之口,義正言辭批判《紅色警戒》『醜化蘇聯領導人史達林』;2013年,這本雜志原地361°大轉身,推出紀念專題《1995-2013:命令与征服十八年的跌宕起伏》,對《紅色警戒》和史達林的評價迫真撥亂反正。https://web.archive.org/web/20190106081151/http://games.sina.com. cn/zl/duanpian/2014-02-08/134356-p2.shtml

角色的服装制作也更为考究,专业演员的表演可圈可点,尤其是Eugene Dynarski扮演的斯大林,不但形象上与真人相近,更刻画了角色是如何从威严慢慢步入疯狂的。
C&C在中国的普及程度远远达不到红警。
虽然红警的确被禁了,但是当时任何一个网吧如果没有红警是不可能有人去的,可以说红警是一代人的回忆。

当时也没有人买正版的游戏吧,哈
C&C在中国的普及程度远远达不到红警。虽然红警的确被禁了,但是当时任何一个网吧如果没有红警是不可能有...

1996年中國大陸家庭中擁有個人電腦的比率,筆者不去查什麽正規數據,盲猜一個0.001%應該不會有太大的誤差。這部分家庭當中願意掏錢購買正版《終極動員令》(前導軟件代理,售價¥160,必須注意是1996年的人民幣)的消費者顯然更少,說幾乎沒有倒也不爲過。

BTW,那年頭盜版游戲光盤就能賣二三十塊錢一張,對這部分家中有電腦的家庭來説也不見得比正版便宜多少。正是這些生活水平處於中國大陸人群最頂層的消費者和《終極動員令》養活了前導,直至《薩格爾王》,不對,《格薩爾王》做完以後關門歇業。
1996年中國大陸家庭中擁有個人電腦的比率,筆者不去查什麽正規數據,盲猜一個0.001%應該不會有太...


盗版光盘不是25,25是VCD,电脑盗版光盘初始价格为10~15元,后来8元,后来5块也有,而且一张光盘可以无数人,红警是硬盘版的。

大多数人都要去网吧玩,因为家里没有办法对站。
《大众软件》曾经是我非常喜欢的杂志社,也是当时晶合后院的常客。那会儿曾经通过读攻略来假装自己在玩游戏,应该算的上第一代“云玩家”吧。感谢葱油的资料整理。

编辑部里的几个老编辑应该算是为情怀做一件不是很赚钱的事业,相比现在的游戏主播而言。红警是一代玩家的回忆,但说实话C&C玩过的人的确不多。不幸的是,禁了红警,留给玩家的只有血狮。厂商们一个个打着“国产游戏”,“民族产业”的旗号割韭菜。中国游戏可以说是从那会儿开始就已经落后世界一个身位了。后来的好游戏都是从韩国日本美国代理的游戏,留给玩家的国产游戏只有船新版本的智障页游了,可叹可悲。
我问一下楼主,那个苯酚是不是你小号
范松忠 黑名单
紅色警戒4:一帶一路

新增人物:王尤里、慶豐帝
價格:王尤里價格高於慶豐帝

女間諜:夢碗粥
5G塔偷各國軍隊信息。
《終極動員令》的粉絲們,


自我們宣布重製典藏版以來,社群最在意的一個問題是遊戲是否會提供模組支援。過去二十年中,《終極動員令》社群提供了許多不可思議的計畫,我們知道這對重製典藏版非常重要。現在是時候來回答一下關於模組支援的問題了,不過首先,我們將向社群公布一個非常特殊的驚喜。


今天,我們很驕傲地宣布,除了重製典藏版的發行,Electronic Arts 還會推出 TiberianDawn.dll 和 RedAlert.dll 及其相應的原始碼,並使用 GPL 版本 3.0 授權。對於 Electronic Arts、《終極動員令》社群和整個遊戲界來說,這是個非常重要的一刻,我們會是第一個使用 GPL 授權發佈原始碼的大型即時戰略遊戲。值得一提的是,本次計畫是透過和社群議會成員與 EA 團隊共同合作才能夠達成。在與社群議會討論後,我們決定使用 GPL 授權來確保模組能夠與 CnCNet 和 Open RA 等項目相容。我們的目標是以能夠幫助社群的方式發佈原始碼,而且我們希望這會幫助社群在未來的幾年內推出許多驚人的社群計畫。


所以,重製典藏版會有什麼樣的模組支援?除了包含全新的地圖編輯器,這些開源 DLL 應該會幫助用戶設計地圖、創造自訂單位、替換美術、改變遊戲邏輯和編輯數據。社群議會已經在測試原始碼並在我們的 Discord 中嘗試一些有趣的實驗。不過,為了展示我們軟體的性能,Petroglyph 甚至打造了一些全新的模組單位供來玩。因此,我們想出了一個有趣的問題:「如果 Nod 兄弟會奪取了長毛象坦克會怎麼樣?」嗯,我猜他們會用巨大的砲彈取代砲塔,然後把武器改成戰術性核彈!因此,核彈坦克就此誕生了。你現在能夠在遊戲中透過模組遊玩此單位(如上方的截圖所示),而且我們希望在遊戲發行時,用它當作教學範例。


除了模組支援,我希望保持公開性並為大家非常想要的一項功能做些說明,這就是區域網路遊戲。今年初,我們本打算在最終的發行版遊戲中包含區域網路遊戲,不過很遺憾,此功能無法及時完成。很遺憾,區域網路遊戲是受新冠狀病毒疫情影響最嚴重的一項功能,我們在保持社交距離時,很難開發/測試「區域網路」功能。我們知道這項功能非常重要,它能夠提供線上遊戲遊玩模組的空間,或是在線上系統關閉時當作備用系統。無法完成此功能,我們也感到很失望,但是我們會持續將此功能當作我們的優先事項。


至於探索用戶內容,我們希望善用 PC 平台來簡化這個程序。對於 Steam 玩家,我們將使用 Steam 工坊來分享地圖與模組。玩家可以直接在 Steam 中的遊戲社群中訂閱地圖與模組,或使用遊戲內選單來瀏覽/下載內容。Origin 玩家能夠使用相同的遊戲內程序來下載地圖,但是必須手動在遊戲外將模組安裝至相應的資料夾。在兩種版本中,你都可以在遊戲內前往選項/模組欄中啟動模組。我們正在為啟動視窗準備更多關於上傳內容與用戶生產內容程序的資料。


整體而言,我們等不及想看見社群將會在未來幾個月中創造什麼樣的內容。我們預計重製典藏版中會出現許多驚人的內容,許多當前的社群計畫將會使用此原始碼進行更新,或許這個 GPL 原始碼還會帶來許多新的即時戰略計畫。最後,我們想要強調,我們正在全力為遊戲發行修復錯誤並準備這些用戶生產內容,但是我們相信,大家開始創造並分享內容時肯定會發現一些問題。請記得在遊戲發行時持續分享你的體驗,並告訴我們如何為你改善這些工具。


三週後,我們非常期待在戰場上看見大家,屆時,我們希望大家都能保持身體健康、安全。感謝大家的支持與回應。


謝謝,


Jim Vessella


Jimtern

https://www .ea.com/zh-tw/games/command-and-conquer/command-and-conquer-remastered/news/remaster-update-modding
葱友发现没有, 光盘产业进入蓝光时代后,中共国完全在这行业消失了,盗版也没了,正版也没有。
蓝光标准没中国什么事情。别说云存储,实体盘还是有存在价值的。

蓝光基本是索尼的天下,我接触的蓝光全是PS4专用盘,电影都是死贵,买不起,不值得。 

华为不是牛逼么? 蓝光存储来一来呀。
想起当年玩Command and Conquer: Generals了,一开始就是天安门被核袭击,没过多久就玩不到了XD。
想起当年玩Command and Conquer: Generals了,一开始就是天安门被核袭击,没...

愚以为,CnC: Generals 作为首个被赵家人以官方文件形式点名狙杀的电子游戏,评价会随着历史的进程逐步升高,封为神作是迟早之事。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529040337/http://pkulaw. cn/fulltext_form.aspx?Gid=67243&Db=chl&EncodingName=big5
https://i.imgur.com/X2SL3J1.jpg
刘志永 新注册用户 回复 Benzene
愚以为,CnC: Generals 作为首个被赵家人以官方文件形式点名狙杀的电子游戏,评价会随着历史...

这游戏本身就很神,抛开少数引擎限制之外领先业界至少五年的
葱友发现没有, 光盘产业进入蓝光时代后,中共国完全在这行业消失了,盗版也没了,正版也没有。蓝光标准没...

有CNBD这个中国特供蓝光格式,本来预计11-13年全面普及,但是被网络流媒体服务直接按死了
小粉红和精苏一直宣扬红色警戒是一部黑苏的游戏,在B站这种说法一抓一大把,曾经有些人也反驳过他们最后都被精苏和小粉红用网络暴力制服了。
>> 想起当年玩Command and Conquer: Generals了,一开始就是天安门被核袭...


美国电影可以拍美国灭亡,中共国连个含沙射影都不行,太自信了。
说的我也想玩了。共匪禁什么,我他妈偏要玩什么。

昨天禁了歌曲《皇后大道东》,我就循环听了好几遍;
今天封外网,我就7*24保持自由世界的网络连接;
明天要是宣布打游戏违法,我就要一口气下几百个游戏玩。
结婚生育买车买房?就不买!
还玩杀人游戏?我时代的好青年要学雷锋在城里拣屎,要么学我下乡扛麦子。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不可以吃的一个东西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3-12
  • 浏览: 17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