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救集中营的维吾尔?

如果你的兄弟姐妹被关押?你会如何让他们重获自由?
huma 维吾尔人
—————— 2019 年 11 月更新——————

感谢品葱祥瑞,我的父母于 2019 年 3 月 28 日回到了家中。
我的例子也确实证明站出来发声是有用的,也确实鼓励了更多人站出来

——————以下发布于 2019 年 3 月 24 日——————
感谢提问。

我的父母现在在集中营里面,我在 medium 写了一点,主要是关于我妈妈退休之前的工作。

我的朋友 Gene Bunin 正在维护一个收集集中营受害者信息的项目,叫做 shahit.biz

他认为,受害者的家人(比如我)站出来发声的效用,整体来说是正向的。虽然也有观察到积极发声反而导致家人状况变差的例子,但更多的是要么完全没用(比如到目前为止的我家),要么会换来家人被释放回家,甚至被允许拿回护照离开中国(目前主要是哈萨克人)。

Shahit 网站上已经有三千多份证词,超过一半是哈萨克人,这个比例与哈萨克族和维吾尔族在新疆的人口比例非常不相称。我想这主要是因为被拘禁在集中营的哈萨克人中,很多人有亲属在哈萨克斯坦,可以为他们发声,但维吾尔人有亲属在国外的比例就小很多。

我也是受到了他的鼓励,才会出来发帖子、接受采访,等等。

我其实不太知道这个中间的压力传递过程是怎样的,但就目前这件事情发展的情况看,以我掌握到的信息来说,我站出来发声是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我在这里做的所有事情所产生的压力,有一定的可能,会通过一个神秘的复杂的管道最终传递到我家那里,由一个吃饱了炒拉条子的集中营工作人员来决定,究竟是继续关押折磨我的父母,还是把他们放出来、让他们劝我收声。

对我来说,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我的故事有越多的人听到,越多的人同情我(以及其他所有集中营受害者),那么我父母从集中营生还并重获某种程度的自由的几率就越大。

所以我想,如果正在看的你也想帮上忙,你可以从这里开始,帮助传播我的、以及其他集中营受害者和他们家人的故事,传播你信任的媒体的报道,告诉别人新疆正在发生的事。

比如,你可以用我的故事说明新疆在发生的事不是官方宣称的「去极端化」「反恐」,因为就连最最「汉化」的维吾尔人也在被关进集中营

我的丈夫是汉族人,我家出了这些事情之后,跑前跑后给我提供钱、法律援助和人脉支持的朋友,大多也都是汉族人。我从来都相信我们面临的问题不是「汉-维吾尔」的问题,希望你也相信这一点。

谢谢。
按照中共的逻辑,如果他怕你,他就会对你很礼貌。如果你怕他,而他又盯上你,你就死定了。

两年前,中共威胁欧美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如果欧美当时妥协了,现在就完了。中共的特点是吃硬不吃软,美国不反击,中共就骂美国是纸老虎。现在美国不是纸老虎,开打贸易战,中共再也不提市场经济了,从贸易战开始的全国上下一片打倒美国,到现在的装孙子,中共没有变,是美国变强硬了。美国一强硬,中共就怂了,再也不敢提美帝国主义了,开始宣传中美友好,一旦美国认真起来,搞中美友好,中共必定马上翻脸,宣传美国帝国主义死心不改。
泠鸢0412 自由职业
几年前在知乎上浏览过博主的回答,恍如隔世啊。每一个活生生的例子都使我惊醒新疆集中营的残酷。
敢去暗杀共匪高管在海外的儿女吗?不敢就只能认命。这个国家是红二代的,他们说了算
围魏救赵,台湾是阿喀琉斯之踵。
hiyoall ? 已停用
已隐藏
持续地曝光维族被共产党压迫的惨状,尤其要向伊斯兰世界曝光,虽然现在很多个伊斯兰势力都在装瞎,但一定要找到宣传的着力点,虽然我也没想好,大概有几条:
1、最好是能够得到伊斯兰宗教界和政界的认可,尤其是宗教界。我觉得伊斯兰世界就算是堕落一些,总归是能讲道理的,兄弟姐妹被迫害,你把证据摆他眼前,他不可能声明他不管。
2、要利用这件事培养伊斯兰对共产党的仇恨,攻击他们在海外的情人、孩子、资产,但伊斯兰有一点不好,总喜欢搞aoe伤害,别老搞炸弹,学学放冷枪、暗杀投毒什么的。
反正能想到的也就这么两条了,可能都不靠谱,总之就是曝光施压+武力报复施压,@湖玛Humar
的朋友建了一个受害者信息的数据库就很好,但不光要有数据库,还要让别人看见,否则那也只是个纪念意义。而且我觉得还应该建一个施害者的数据库,从预警小吏到陈全国,只要你们知道信息的就放进去,让尽可能多的人贡献信息,把这个数据库公布。维吾尔族可以说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啦,有些手段能用的就要用,不然以后也没必要了。
如何解救集中营的维吾尔=如何解救集中营的犹太人。内部个别良心者是杯水车薪,直到盟军攻破集中营。
tm5484 理想主义者
我觉得要救还是让西方舆论施压靠谱一些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无须思考解救在短期内也很难解救,今日的苦难就是明日的力量,新疆想要成为未来的以色列就要历经如此的苦难,维族人更应该思考的是,如何成为下一个犹太人?如何在苦难中坚守信念和仇恨并把它们化作力量?
親手結束中共統治,其餘別無選擇。

布丁布丁布丁
楼上各种求爷爷(台湾)告奶奶(美国),甚至八大姨(土耳其)都能算上,真是无语凝噎。
这些方法对新疆都是杯水车薪,当然聊胜于无只是对中共都是隔靴搔痒。真正的还是维族人自己想办法拿起武器跟中共干。当然机会也是微乎其微。
在中国无论个体还是民族都要随时做好被消失的准备。
zhengyi 反共并不能带来优越感和智商提升
主要要通过动员土耳其的力量 还有俄国的力量。才可以进行营救。
姨克思主义 ? 隔壁王阿姨
除非有左派敢用生命担保这些邪教徒不再进行种族灭绝,否则为什么要让卡勒菲身处危险之中。
邪教徒屠杀一名卡勒菲,地球上随机一百名左派自杀谢绝,这很公平吧。
若是穆斯林真如左派所说是温和的,给他们进行生命担保的风险是零。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大中国主义意识形态的方向所指,和共产党保命求生的目标完全相悖。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1191
事实上,要保住共产党本身的利益,是最好避免危险和出错的,最好永远当缩头乌龟。但那不行,那会被视为畏惧胆怯,不能够支撑这种梦想,身体力行这种意识形态的任何政权,都将被抛弃,并在大中国主义的车轮下碾碎。邓小平也只敢讲韬光养晦,江、胡两人乘着经济快舟,可以少说一点,但绝不能不说。经济变差时候的习近平就必须要讲强起来,更不要说习近平本人最受大中国主义影响。

和动员力可达95%的大中国主义比起来,毛主义,毛左理想的实际动员能力,连零头都不到。各位只要想一想,在汶川地震时,要帮助同胞的热情,让多少人毫不犹豫地行动起来,就能理解到这种意识形态在中国是有多么强大的力量。即便人人对共产党的救灾腐败失望,对这种意识形态塑造的理想也无损分毫。

时间往前一百多年,清朝也靠大中国主义多活了几十年,直到甲午海战。但就算甲午战败,大中国主义反而更加强化,十几年后便排除了已经成为障碍的满清帝国,迎来新的继承者民国,又落到蒋介石独裁政权身上,然后随着国民党退到台湾,由占领大陆的共产党领导人毛泽东继承。

现在习近平要继承毛泽东,大中国主义肯定起了两方面的重要作用,一是影响习近平个人,二是共产党在文革之后,共产主义白日梦的现实效果已经消失,只能靠经济赢取人心。意识形态又是必须品,所以大中国主义成为共产党合法性在精神层面的唯一的立足点。

不过,大中国主义不等同于共产党极权的存活可能性。共产党和大中国主义,两者的目标不一致,方向经常相反。目前,在共产党表现出可以推进大中国主义的情况下,它可以继续保持执政。但这方面假装是不行的,必须行动。因为共产党的真正噩梦,就是这种意识形态的认同者普遍将共产党视为“一雪民族耻辱”的障碍。

就像满清皇庭一旦无法满足大中国主义(甲午战败),很快就被推翻一样,共产党一旦出现同类的失误,比如一场惨败的海战,那么就算美国来救结果也会一样。偏偏这一用耻辱为基调的意识形态,是由共产党自己辛辛苦苦几十年如一日,动用全部的洗脑设施和制度才培养起来的。不可能放弃,因为这是任何力量统治当今中国的必要前提。

那些怀疑意识形态的真实威力的人,不妨回忆自己读书时的岁月,特别是那些一看爱国字眼就萌生的激动,一听到关于中国的坏话就怒上心头的真实情感。对人的效果不需要我来向谁证明,就像各位不需要任何人来证明自己能说汉语。

日本、德国都因为惨败而放弃这种大帝国民族主义。法国则是屡败屡战,二战后又重新开始,冷战之后又稍缓,如今马克宏又再度开始“强大的法国”,所以北约必须脑死。

俄罗斯在苏联完蛋后,只放弃了极短的时间又重拾这种大帝国民族主义。中国如何,只有待时间揭示后续的发展。
本页档案备份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90417070911/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2895
推荐两个伊斯兰与皇漢的网站!反共前线、九五皇汉,我也是汉民族主义者!各民族应当团结起来分裂肢体中共暴政!
但某些傻逼觉得民族主义者就是爱匪国的,或许他们认为我们热爱的是伪概念中华民族吧!
这个应该向穆斯林国家呼吁啊,让他们想办法解救啊,
数十个穆斯林国家,10多亿穆斯林,难道竟无一个是男人?
一个个默不作声
反而跟我们这些卡非勒求助?
说实在的。无解。其实质和维吾尔这个民族无关,而是和穆斯林有关和宗教有关。本来,一个国家内存在多个民族及多种宗教是很正常的事,甚至多种肤色的人群也是正常的事。但,有了穆斯林,这一切都不正常了。
为什么?
因为:1,穆斯林决不世俗化,真主为至大,大于国家大于民族大于除了真主外的一切;2,对真主的虔诚,言行及法律法规以古兰经教义为准。
以上两点,无语,无救。

且,可以完全肯定:维吾尔的汉化已经进行且至少可以期望50年,除非中共倒台。对基督教的打压明面上已经进行。对回族的打压已经暗中开始。有例:本人生活区中,一年前常有穆斯林在礼拜日的群聚祷告,声音如蜂群。近大半年内,不闻。年前也常有黑衣蒙面露眼穆斯林女于街上,现在也不见。
这些且只是开始,以我观点,还应该继续打压,直至他们的教义发生改变处世发生改变,一句话:世俗化。非世俗化的穆斯林只如癌症细胞。

真是悲观,是吧。要不,还有一种选择:独立出去。反正,其实,他们的骨子里就只有独立,这才是真实。若我是主席,同意。但有要求:全中国的穆斯林也必需同去。要断就彻底的断根。
没法,无解啊。肉体消灭,可他们是人啊;建教育营,可他们有神啊。

补:有友,单位的党支部书记,穆斯林。我问:若只能二选一,如何?他说:当然是真主。也是此友,我问:你女儿生活在中国可以读书上学恋爱结婚(一夫一妻),若进了虔诚国,你能让她接受或许可以读书上学但不能自由恋爱结婚同时要接受多妻的局面吗?他说:没有选择。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4-25
  • 浏览: 11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