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复旦大学知和社(性别平权社团)爆出信息员?

涞源微博:

复旦大学知和社有信息员潜伏的事情我来确证一下(不是现任社员,不方便提供信息源)。
复旦大学知和社是一个性别平权社团(图一),可以从近期活动一览中窥见一斑(图二)。
有一个微信名为“Albert”的复旦大学学生在知和社社团群内发送了名为“知和社社团情况周报(三)”的word文件(图三)并迅速撤回(图四)。可以合情推断的情况有如下二条:1.该同学是在对上级进行汇报(举报)工作,却错误地把工作汇报内容发到了被观察/举报的对象“知和社”微信群内;2.这是一个有规划的系列性的潜伏性观察活动。
在被要求退群之后,该同学说“既然知道说的是可能被约谈的敏感内容,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谈”,并且倒打一耙认为群内的同学是“煽风点火”并且认为自己的“安全“,而非知和社的安全,会受到威胁(图五六)
鉴于微信实际上是实名操作,并且加入社团也需要备注年级与姓名,所以该同学的个人信息不需要任何“人肉”操作即可获得。可以,但没必要。


https://i.imgur.com/AyAmdiC.png
https://i.imgur.com/NvUTwZ8.png

https://i.imgur.com/DVJDMok.png


https://i.imgur.com/GC06GoX.png

https://i.imgur.com/9cSarEn.png

https://i.imgur.com/R7SloN1.png

大家如何看待学校派遣信息员进去社团群? 这种现象普遍吗还是只有敏感议题的社团? 这些信息员对接学校上级是什么人员 or 那一类老师?
派特务去搅混水,打棍子,抡棒子,搞的人心惶惶,这是老共自从夺取政权以来用的炉火纯青的手法。
1940年代,他们在国统区用职业学生煽动学运,“反内战反迫害”,拖国军的后腿;
1950年代,他们派特务用不痛不痒的“大鸣大放”鼓励真正对老共不满的人尖锐批评,引蛇出洞之后再收网;
1960年代,他们挑动群众斗群众,通过红卫兵武斗达到铲除异己的目的;
1980年代,他们派出密探混在群众里要么拿着相机狂拍“暴动骨干”,要么殴打军警煽动情绪,要么火烧车辆制造“暴徒打砸”;
现在,又来了这一出。
黑杰克 近期事务繁忙,少有时间上线,见谅。
当年东德只有1800万人口,如果把兼职的情报员计算在内,史塔西居然有200万特务。
自六四以来,共匪十分忌惮学生运动,大派特务潜伏其中也是很符合共匪作风的做法。
一語一円 Whenever you feel like criticizing any one, just remember that all the people in this world haven’t had the advantages that you’ve had.
应该只是敏感议题社团。普通社团据了解不存在类似情形。
RandomID_1 金科律玉何精甚,颐使气指慢宽衣。
证明同性恋里也有道德低下的。
用爱心说诚实话 ? PUA祖师爷 你们知道我是谁
有什么大不了的,台湾以前也有职业学生,这种事情白色恐怖时期台湾一样有

你们不追求民主自由,这种事情永远都不会停止,何必指责那个临时工呢?人家不过就是拿钱办事而已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