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观察:疫情期间家庭中的“威权”欲望

本文的内容来自我对疫情期间我家庭人际关系的微妙变化的观察,或许没有普遍意义。

我的家庭算是一个知识分子的中产之家,疫情发生前,家庭关系融洽和睦。

疫情发生后,我一位家人以“对防疫消息更灵通”为由要求掌管全家的安全事项,包括口罩的分配与消毒等等。

两周后,她称“疫情恶化”,要更加严防死守。于是全家人的一切行为,包括买菜、倒垃圾、理发,甚至去阳台晒太阳和朋友打电话都要由她批准。她还要求全家断绝邻里和亲友往来,不仅要求见面不理睬,甚至电话都不能多联络。一旦家人有违她的意愿,就会引起她的暴怒。

渐渐的,她对家里人的评价也改变了,完全以“听不听话”来形容家里人,脾气也变得古怪和易怒。更有趣的是,她似乎开始表现出对疫情的迷恋,不希望疫情结束。就这样,家庭关系愈发紧张。

我后来及时制止了她的这种行为,并把防疫安全的工作分配给全家人一起来完成,她也渐渐恢复正常了。

我意识到我经历了一个绝妙的政治样本:公共安全危机催生威权主义,而威权主义本能的为了把权力长期化而渴望灾难的延续。权力真的无处不在,在任何领域都应该妥善处理权力关系与结构,包括家庭。
6
分享 2020-04-13

9 个评论

疫情期间,在我家也是我主动要求以“对防疫消息更灵通”为由要求掌管全家的安全事项,包括口罩的分配与消毒等等。

我也是管控家里一切买菜的事,甚至包括物资储备量是多少,多久去一次超市等等。如果有出门哪怕只是去楼下,没戴口罩我也会严厉批评并要求自行隔离至少24小时。

结果呢,从上个月月中开始因为复工回去上班,我也就多少有些疲了,自己经常出去逛了(当然我个人都做了万全的防备,以及基本都是在室外不在室内)。每次买完东西回来消毒也都懒得自己大包大揽了,就都不做了睡大觉了。现在也就是自己的防疫措施全部做到位,但是家里的基本都因为我开始变懒而自动被分摊了。

我觉得我这个也可以算一个样本:有人也许真的天生就不贪恋权力哈哈
疫情期间,在我家也是我主动要求以“对防疫消息更灵通”为由要求掌管全家的安全事项,包括口罩的分配与消毒...

确实如此,你始终在科学防疫的理性阶段,做的很到位。但我那位家人就开始支配全家人与防疫无关的事了。
這………………不就是V for Vendetta的劇情麼,英國政府自己搞恐襲,嫁禍愛爾蘭共和軍,擴大政府的權力

說起來V for Vendetta只是cult film,和pulp fiction、event horizon、the mist、the fog差不多,不宜過高評價


古有云君主喜怒無常,天威難測,伴君如伴虎也
确实如此,你始终在科学防疫的理性阶段,做的很到位。但我那位家人就开始支配全家人与防疫无关的事了。

有点stanford prison的内味儿了。其实就是自身的权力欲望蔓延扩散,不受理性支配,就会不断地扩大到更多的领域,以及采取更多的暴力。

这就像企业团队里也有几种领导,有大包大揽、威权但是能力非常强的,也有能力也不错但是会很好的平衡团队关系、把责任和权力下放的,还有那些(例如很多老的事业单位里的老领导)连员工恋爱结婚生子、穿啥吃啥也要乱管一气的领导。system本身是一方面问题,能不能够限制权力,其实另一方面作为掌握权力的个人的主观意识层面,也很重要,但这一方面似乎就没有system更可控了
我也是這樣子,不過我是讓家人自行分析利弊 
疫情期間,我妹(護士)說什麼就是什麼,沒有第二個人有意見。
疫情期间,我是那个威权的角色,如果感觉老婆儿子的警惕性不够,我要发飙的,不过疫情基本结束后,生活基本恢复正常了,所以没什么的,一般是焦虑症比较严重的人在疫情期间容易扮演威权的角色
别看不起眼,这也可以算是中国的“封锁硬极限”之一。
海峰 新注册用户
隔离从我做起,做好防护工作,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共产独裁闹的欢,小心人民拉清单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15
  • 浏览: 2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