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民主国家,假设武汉肺炎已经发展到现在的程度,最优的做法是什么?

当然民主国家几乎不可能欺上瞒下让事态发展到这个地步。
但如果已经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比起中共的做法,更优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anonymousLiu 为中国人的自由而奋斗
大部分人没意识到中共对中国最大的摧残,就是原子化。原子化的个人是毫无力量的,才会万事都依靠政府。政府犯蠢,就社会总崩溃。

我接下来给大家展示一下,非原子化,有着各种自发民间组织,凝成一团的民主社会,有多么强大吧。

一个健康的民主国家,权力结构是自下而上的,会有很多很健康,非常有组织力的平民组织,典型就是当地教堂,哪怕政府无能为力的时候,也能随时组织起有行政能力和权威的地方组织。
肺炎这种东西,其实根本没那么可怕,有组织的平民完全可以控制。比如一个1000人的街道,会有一个每周两百人参加的教会。这两百个人,就可以组成行动核心。
1。宣传。200个人,挨家挨户去邻居家宣传。叫人缩在家里,没事少串门,去公共场合,一定要戴口罩。面对邻居的信息轰炸,再蠢的人也会知道严重,进而采取防护措施,大幅降低感染几率。
2.募捐。都是邻居,都知道谁家有钱谁家没钱,这种时候就要有钱家放血割肉,捐个几千上万的。有钱人常年住这里,100%不想家园变成浣熊市,当然也愿意掏钱。这个钱又会交给教会掌控,教会常年赢得了社区的信赖,避免了把钱交给陌生人,不信任的人的阻力。
3.分配资源。募捐的钱,集中在一个对当地极为了解的组织,可以极为高效地分配资源。教会知道哪家大概穷,哪家富,会把需要的食品和口罩,给他们发过去。这样穷人也不会因为缺乏资源犯罪,或者感染,给社区造成巨大的破坏。
4.互助。真有得病的,医院又爆满的情况下,也可以解决。本来病毒性肺炎就只能靠辅助性治疗解决,也就是喂饭喂水。一个社区的健康人,完全可以义务帮助得病的人。让得病的人存活率大大提高,大幅降低社区内的恐慌和绝望感,让运行效率大幅提高。
感染什么的有风险,但物资充足,又有一个护士医生指导一群志愿者的话,感染率不会比人满为患,气氛暴躁的医院高。本来大部分民主国家,大部分医疗都靠当地诊所的,所以已经有了一堆现成的,大家都熟悉新人的医生护士。
每个社区都这么做,大医院的患者数量就会巨幅减少,可以专门去接收重症患者,把轻症的交给民间。

大家看到这里,就会发现民主国家对瘟疫的抗性有多强。除了一战时因为战争,导致瘟疫爆发以外,西方多少年没有经历过大瘟疫了?所以健康的民主国家,先是根本就不会让瘟疫散发到这种程度,但就算发生了,也能非常高效的控制。

相反的,我们看看中共国,原子化人民的费拉表现。
1.宣传。政府垄断了所有媒体来源,反应极为迟钝,正确信息完全没能传导出去。民间早就有人判断出了瘟疫的威胁,但政府一个辟谣,就用错误替代了正确。社区除了政府,没有一个“大家都信任的信息来源“,所以政府一蠢,民众面对灾难,完全是盲人聋哑人。
2.募捐。捐给谁,你相信那个捐款机构么?中国的所有慈善机构,都必须和一个政府部门挂钩,真正想做慈善的人,早就放弃了,剩下的只有腐败的蛀虫。因此人民不信任慈善机构,自然不敢捐。然后这些慈善机构都是高高在上的,脱离社区的,谁知道捐的钱会不会用在自己最在乎的家园旁边?没了直接好处,人也不愿意捐大钱。
3.分配资源。原子化的人民,没有社区能提供的物资保障,只会想到一个办法:囤积!结果本来物资够的,几家要囤积,物资就不够了,逼得剩下的家庭也去囤积,最后社区资源分布高度不均。穷人得病多了,富人再多口罩也不会幸免于难。这同时还会导致物资紧缺的心态,进一步摧毁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配合。那些往医生脸上吐痰的,撕拉保护服的,就是个体面对完全原子化,极度脆弱下的崩溃。
4.互助。中共国人有多互助就不用说了,基本只有互害。结果就是人恐惧,紧张,哪怕一个小感冒,也要拼命往医院跑。结果反而被聚集在那里的真病人给感染了。医院爆满,这个前感冒,现在肺炎的病人,只能回到自己社区里,咳嗽不止,又感染一大堆人。医生被患者折磨,士气崩溃,效率低,注意力差,患者和医护人员感染率都会增加。患者被医生的紧张感染,进一步情绪恶化,负面循环。

现在你们知道原子化是多么恐怖邪恶的事情了么?知道教会给人的帮助,又有多么巨大?
中共极为注意打压一切民间组织,消灭腐化教会,污染公益组织,攻击民间领袖(如地主),就是共匪的弱民之术。没了民间组织的人民,没有依靠,精神崩溃,反而会把唯一有能力帮忙的共匪政府当作神来崇拜,可谓是认贼作父。
所以中共不灭,中国人没有救,任何改良,资助,教育,援助,在共匪的污染下,都毫无意义。这种原子化灾难只会越来越多。我们品葱人能做的,只有传播真相,种下对中共仇恨的种子。中共覆灭,这种危机才不会再发生。
已隐藏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有一类民主国,像印度,人家就不吃这些乌七八糟的,穷但不会有这种破事。像美国这种,稍微有个风吹草动就所有媒体一哄而上了,不会给病毒任何机会。
Daredeer 观察 國民黨現在只要靜靜不作怪,就可以等民進黨自己爆炸。
民主國家人民為重,能用的資源官員死乞白賴也要求來。臺灣只有一個境外移入案例就一直在喊加入WHO就是這個道理。
疫情會公開透明,不在乎維穩,反正他們屁股下的那個位子從來沒穩過,公開有多嚴重才能體現政府做多少事,反應多即時,有能力的人這時反而能讓位置更穩固。看澳洲野火掉一輛直升機也在公開哀悼檢討就知道天災不可怕,可怕的是未知。
最重要的只有一點

民主國家 

絕不隱瞞病情

那怕只有一點苗頭

反對黨馬上就跳出來攻擊了

哪個執政黨敢隨便隱瞞呢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任何国家发展到这种情况,都很难收拾。

但不是任何国家,都能发展出这种情况。
很多人对民主国家有一种误解,觉得动员能力不如专制国家强,其实真的是想多了
中文打字機 電子計算機出現,才有中文打字。脫離秦始皇大一統,才有漢人世界的民主制度。
首先,民主國家不會讓傳染病這樣毫無防範的肆意擴散。比如美國剛出現一例,立刻就會發布記者會,向公眾通報情況。這樣大規模擴散,是人禍。

假如因為特殊原因造成傳染病流行,可以參看當年非典爆發後,採取的行動。最後只是局部爆發,沒有出現大規模流行,和中國完全兩樣。

這個問題有點像是假問題,如同你問加入美國出現共匪餓死4千萬人的局面後會怎樣?這樣的局面是中國特色好不?

至今世衛組織依然拒絕承認武漢肺炎為國際衛生緊急傳染病,換句話講,武漢肺炎爆發是中國特色,別國無法複製。
北美carl Pretend
封城 隔离 研究药物 输入物资 管制言论 处理尸体 划出消毒后的安全区 让没有感染的人把城市重新运转
成立总指挥中心,负责处理所有信息与资源分配,随时更新最新信息
所有确诊与疑似病例信息公开,告知民众如何作好卫生安全与自我防护
派卫生相关单位至感染区进行定时定点消毒
通知各医疗机构作好准备,并统计目前医疗物资,时时回报信息
通知相关单位稳定物价,并统计民生物资,随时补充民生必需品
提供专线与网路平台让民众了解最新信息,设立Q&A解决民众疑惑
提供专线与网路平台让民众主动告知各地方状况,并回覆民众疑问
美国目前的做法是:复工、反口罩、圣经、枪和骂中国。中国当然不是不能骂,但是好几个月了,习近平病毒已经变成川普瘟疫,后期转变只能怨自己。
現今中國的疫情
反而極權統治會能更有效率的處理
但!是!

顯然中共都把政體優勢用在控制輿論上了
包田所 中南海海贼王
锚定逻辑 提出一个更坏的新闻 比如美国死了多少人 还不如我们中国 自己洗不干净就抹黑别人就行
在民主國家疫情絕不會去到這地步 因一有新型病毒苗頭就會開始隔離患者跟患者接觸過的人

所以我說不出來
炸号专家刘不胖 知乎微博 一亩三分地 都炸了。
随手翻翻武汉市政府网站,都是宝藏。
19号市常务会议,决定在菜市场建5G

http://www.wh.gov. cn/hbgovinfo/zwgk_8265/szfxxgkml/zfcwhy/202001/t20200120_303759.html
永不放弃 黑名单 翻墙大全 https://git.io/juyuange9、https://git.io/v9999、https://git.io/jww、https://git.io/urfos、https://git.io/css35、https://git.io/g
肯定是远离中共啊,到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声明与共产主义切割。
在全国范围电视台滚动播放英文版《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九评共产党》、《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止痛药 21世纪流浪汉
就全靠自觉啊。 不然得病的是自己,花钱看病的还是自己。 最多最大限度的保证一下就业,发发救济,呼吁志愿者帮帮忙。
民主国家也分发达不发达,美加澳这种发达且地广人稀的国家,本身人均医疗丰富,人口密度不高,不用兴师动众也基本能熬过去。贫穷的民主国家。。emmm

看看老美09年处理猪流感就知道了哇。反应非常迅速,数据公开透明,早早地释放CDC库存口罩发给民众。。

但是不会封城,也没建隔离区,感觉是尽人事知天命吧,在法规范围内竭尽全力,不给反对党留下把柄,剩下的赌国运了?

然后吃野味这种野蛮的事情也就中国人非洲人干得出来,所以传染源在其他国家几乎就不存在。
一個港青 支持香港獨立!(你要對我不友善,我只好退隱)
上醫醫未病,中醫醫欲病,下醫醫已病。

類似上句般。
雷锋的老公 反共反中反五毛
无法洗白自己的时候抹黑别人就是最好的办法,你干得不错
winnie得肺炎 XXXX, XXXX!
中共反人類,為自己的政權面子讓百萬人去死,甚至死的越多越利於鞏固政權
看看连百家号都能宣扬的民主国家做法吧,还是近三百年前的。(未查证描述是否确切,谨慎怀疑此文有动员民众的动机。)

https://history.ifeng.com/c/7tWlyUbPhoy

在医疗落后的年代,人类面对瘟疫时总会恐慌到失去理智,以致从局部扩散到更大范围。

类似惨剧在过去几百年中比比皆是,其中最大的一场悲剧发生在17世纪的欧洲,也就是史书中记载的「欧洲黑死病」和「世纪大瘟疫」。

但凡跟欧洲黑死病有关的文字记载,都离不开“老鼠、英国人和欧洲死亡2500万人”的字眼。

如果还原历史的话,也就是“一只病变的老鼠把病毒传染给英国人,英国人再把鼠疫传染给整个欧洲”。

据说最严重的时候,伦敦每周因黑死病而死的人,都在7000以上。

但奇怪的是,这场导致欧洲2500万人死亡的大灾难,虽然从伦敦开始扩散,但英国北部却安然无恙的没怎么被肆虐。

这一切与英国中部德比郡山谷中的「亚姆村」密切相关,甚至可以说是村民们把瘟疫挡在英国中北部的“大门”外。

亚姆村很小,居民们主要来自中世纪英格兰开采铅矿的矿工。

由于铅矿的储量足够供应南北所需,英格兰政府就把连接南北的交通补给点,设在了亚姆村。

那里成为英国南北商人的必经之路,村民们也得以受惠过上优越的生活。

然而,原本富足安宁的生活,被不速之客打破:

一名从伦敦出发的布料商人把瘟疫带到了亚姆村,与布料商人接触最多的裁缝一家四口,两天后发烧昏迷、皮肤溃烂死亡。

随着医生及探望者的离开,村民们也出现了高烧症状。

此时,从几百公里外的伦敦才传来黑死病的消息,为了躲避瘟疫,村民们决定往北撤离。

第一个提出反对的,是牧师威廉,他把村民们召集在教堂里商议:

如果往北撤离,肯定会把瘟疫带到北方;
如果留在村里,或许可以阻止瘟疫波及剩下的大半个英国。

经过简单的讨论,村民们做出了最痛苦的选择:

留下来,阻止瘟疫通过亚姆村蔓延至北方!

走的话未必能活,谁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感染瘟疫;
不走的话就会死,哪怕没感染的人也很容易被感染。

但我们愿意试试,因为善良需要传递下去,后人们要记住善良。

这段话被刻在亚姆村中央空地的纪念碑上,这段历史也被写入1950版的英国教科书中。

通过决议,宁死不走的村民们,先把通往北方的道路封锁,留下几个身强力壮的男子在路边阻止行人。

其余人将自己关在有水井的笼子或围墙里,确认感染者再将其移送到酒窖和地下室中,未感染或确认痊愈的人才能离开。

遗憾的是,进入酒窖和地下室的所有人都没能活着出来,在那个缺乏抗生素和医疗水平的年代,感染瘟疫的存活率可以忽略不计。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村民被确认染上黑死病,村子里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墓碑,到最后几乎整个村子都是。

之所以只有墓碑,是因为被感染的尸体只能集中深埋,留下墓碑是为了写几句话告诫活下去的人。

比如矿工莱德写给女儿的是:“亲爱的孩子,你见证了父母与村民们的伟大”;

医生写给回娘家的妻子:“原谅我不能给你更多的爱,因为他们需要我”;

牧师威廉写的是:“希望你们把善良传递下去”
……

亚姆村民的无私与勇敢,很快就感动了方圆百里的居民。

为了表达谢意,附近居民约定轮流送来食物与药品。

留守村民怕瘟疫传染给这些赶来帮助的人,只同意把物资放在村口围墙上,也就是如今竖立路牌的地方,曾经两米高的围墙,早已倒塌只剩半米墙根。

村民们自愿隔离400天后,瘟疫才随着感染者的死去而消失,德比郡政府随后派人前来确认。

据说连续十天的报纸都以“贤者之乡”为头版,内容是“全村只剩下70个人活着,其中33个是16岁以下的孩子,剩下的都是这些孩子的母亲和监护人”;

图片则是每一块都写着劝诫语句的墓碑。

令人揪心的是,这33个孩子被单独分别留在教堂的各个角落。

除了牧师每天送一次食物外,任何人都不能接近,也不允许孩子们相互有肢体接触。

对亲人的思念和长期的精神压抑,让这些孩子或多或少都患上精神疾病,其中一部分在郁郁寡欢中死去,或因为抑郁自杀。

十年后,英国国王查理二世,偶然听到一名仆女谈起父母的事迹,被感动得当场落泪,随即要求全国周知,并特赦亚姆村后代世袭免税。

至此,亚姆村的事迹才广为人知,在后续无数诗人画家的艺术作品中,亚姆村民一直被冠以“贤者善人”的代表。

而这些村民的后人,也一直在贯彻祖先的劝诫,不仅拒绝了国王的补偿,连几百年后的德比郡政府,无数次送钱送地都不要。

最近的一次就发生2019年初,他们拒绝的理由是:

“我们可以种植农作物、饲养牛羊维生,而且也住惯了这里的石头房子,还有很多人比我们更需要这些钱。”

所以,亚姆村被当英国北部居民当成圣地,有些新婚夫妇还会把婚礼放在这个曾经被瘟疫肆虐的地方举办。

虽说现在知道这段历史的人并不多,但知道的人都会特地赶来看一眼,也会追着村民们要买他们私人家的羊奶、蔬菜水果,为的就是表达一点心意,以及对善良的尊敬。
Raion 你好
封城這個舉動基本上是沒問題的
但是武漢現在還是一堆人不知道
戴口罩的重要性 防疫資訊落後
這樣只會增加病患的數量
更不用說那些整天往國外跑的
瘟疫公司玩家了 要封也沒封徹底
網路的控管倒是做到滿分
Ganondorf 塞尔达传说玩家
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解散议会,成立临时防疫委员会由总统或总理任命专业人员组成。委员会享有有总统在内政上的一切权力,包括征用土地设施和调动军队,可以说除了外交什么都能干。
hkfool 從來職業無分貴賤,黑警POPO有委任證會捉賊唔會蒙面, 佢地係政權私人 ARMY 唔係警察, 終於有證人證明差佬輪姦。。。如果我提的问题和写的故事能够让一两个人重新思考片刻,我已经要感谢品葱...我需要冬眠了。
民主国家中,人们有自由开始行动对付病毒,病人、图片、视频、各种资讯包括谣言满天飞,其中的谣言会被更多人证伪,各家各户就直接开始行动了,物资应该送哪里去,医护有没有崩溃,这些情况大家都知道。官员该做什么,军队要不要出来,人们也都知道。

看似乱成一团的社会却也是高效的社会。

简单的说,就是病毒从哪里进攻,社会就从哪里反击。

中国人总说民主无效率,病毒就来提供反例。

中共所谓集中力量做大事的方法论在病毒眼中根本就是「集中力量做大祸」,
最后是用控制人的方法控制病毒,妄图把病毒埋在三千坟头之下。
大多数国家不会发展到这一步,除了非洲极度落后的国家。有些国家烂则烂但也不会出这档子事。
民主國家地區,大概在發佈通知那一步就告訴大家了。

我反而不知道民主國家地區要如何走到這一步。

如果
如果大陸民主,去年十二月就開始告訴大家,然後防疫。
这个问题就像电车难题一样只存在于思想实验中。

实际上这次疫情来势凶险远胜于非典,除了病毒本身的原因,也因为03年的交通运载能力,城市吞吐量,人口迁移率远不如20年,乃至一旦错过最佳时机就彻底失控。然而正常的自然秩序是公平的,2020年科技树有和其基础设施相匹配的信息交换能力,智能手机已经普及到中国农村的最底层,与此同时你国却果断封锁了疫情。

极权国家的高效和低效分别作用在了两个相反方向,带来了致命的后果。完全是你国式的自业自得。
屋下有雨 膜包的日子不远了,坐等下一个上台的大撒币。
首先,隱瞞病情是主因對吧。

那位甚麼要隱瞞病情?

為了維穩,維持自己的統治權。

否則隱瞞只會增加治療難度,受傷的還是自己。

當然對趙家人來說,只要自己沒得病都好說。

不是說民主就有用,只是民主的趙家人會內鬥,傷亡自然較少。
五毛越来愈多了。。。。。。把这篇文章顶起来                                                
民主不民主不會有很大的區別
本局遊戲難度為:
從未有人認真洗手
患者會乘坐公共交通四處旅行
醫生每週工作3天
給予患者擁抱
fei 新注册用户
>权力结构是自下而上的,会有很多很健康,非常有组织力的平民组织,

张家村和李家村刚刚械斗完,死了十几个
愤怒的小鸡 外星生物
在民主国家,疫情压根不会像现在这样严重,这个问题不成立
美国CDC每周报告流感死亡人数,去年总数3.4万人,前年6万多。只要有这个数字,人们自然知道该做什么。民主政府的职责之一就是及时公布实情,只要据实公布,就没有官员需要辞职,总统也不担责任,就这么简单。中国自古以来的官僚体制得多脆弱,才会让属自然的瘟疫影响了政权稳定。
中国民主工人党 专制不是社会主义,反资却拥共必是小粉红,翻墙还爱党定是五毛党。支持社会民主主义/民主自由,反党人士,居住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
公开信息,让病患自行隔离,然后派医生上门治疗
Group 小熊维尼可还行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日本已经有了病例,而且很多地方也举行了大型的集体活动,有扩散的风险。静观其变,或许日本的做法会值得我们思考
糖醋和里脊 平行世界
接着楼上说的

民主又不能负责治病

但民主的地方 政府说的话我们能相信  也敢相信

像天朝这种西朝鲜  政府说的话你能相信  还是敢相信?
前面的回答還是沒有回答到這個問題的前提:如果民主國家真的發展到這種地步應該如何處理?

但是,我能理解為什麼前面的回答沒有回答到這個問題。

因為我們無法想像有個國家會隱瞞事情到這個地步,因為民主國家就必會有在野黨或是立場不同的人們監督著政府,就算是中國一直嘲諷的格局小的臺灣媒體也會一同監督,再加上大部分的人民一起關心。
民主国家应该都不会出现这个问题吧
中国出现这个问题的源头还是下级政府权力过高,以及言论管制造成的媒体失能
所以民主国家应该在一开始就会有媒体介入起到监督职能,不至于到严重之后才开始执行封城等等极端决策
已删除
已删除
在英美這類第一世界民主國家通常由接收病人,確認為不尋常案例之後就會由醫院自行啟動隔離機制和立刻通報給公共衛生部門。公共衛生部門會立即開緊急會議,那怕是半夜總統/首相和相關官員都要起床去開會。翌日開記者會宣佈出現不尋常個案讓民眾提早購買物資準備防疫。
美国 新注册用户
中国确诊近10万人时美国确诊人数竟然才500万人,美国太厉害了!
Tianwangccp 新注册用户 大熊维尼
民主国家是不可能会有这种情况的。现在网络上流传的病例数据都是中共网军捏造的,实际上在这些国家根本没有这么多病例。楼主说这个话居心不良啊
undefine_out 看国内网站,我觉得我是个自由派,看pincong,我才发现我是个保守派
民主又不治病,这个和民主没有半毛钱关系。
有如果硬要扯到社会的话。有关系的就几个属性。1:是否有新闻自由。决定疫情是否被隐瞒
2:大政府模式还是小政府模式。小政府模式的不一定有能力控制疫情。更依赖于非政府组织。
3:经济发达程度。决定了本身医疗发展程度。

新闻自由,大小政府之别,经济发达程度都不一定和民主有关
祖国之光 灰名单
民主又不能负责治病。
民主国家对付传染病无非就是通报、隔离、封锁。
传染病是常态,比如在德国,每年春天流感爆发的时候,一个小城市的医院里隔离百十个流感患者都正常。
一年以后回来看这个贴子,
很多楼层脸被打的啪啪响。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1-19
  • 浏览: 29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