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孙杨判决前后的字里行间,看中国女性的现实处境(上)

近来水贴较多,颇有一些葱油认为此举拉低了桂葱的水平,有必要整点儿严肃的文字。丑话说前头:正文完全建立在【所有公开信息均为当事人亲自发出】这一假设之上,对几个当事人会作出大量包含个人偏见的诛心之论,实属一家之言,文字狱倾向明显,绝不掺杂半点理性中立客观成分。文中图片均包含大量文字,为便于阅读,俺都将图片在文后贴出。话题为体育相关,故放在文娱板块,如有不适还请其他管理员帮忙移动。

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鲁迅《狂人日记》


国际妇女节将至,就拿近期疯狂发酵(xiào)的孙杨一案宣判前后的所见所闻,谈谈中国女性的现实处境。

上半部分先说说至今为止都没有公开发声的两位当事女性,主检官杨冰柔女士和血检官林黄芬女士。因二人始终没有亲自发声,笔者只能从其他人的陈述中推断她们面临的处境。

俺们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闷声大发财】【见字如见人】,这话有许多个层面的含义:
一是字如其人。写字是否工整、字迹是否清晰,能够体现出本人是否有丰富的做题经验比较高的受教育程度;
二是文如其人。遣词造句是否通顺、前后文的论点和逻辑是否一致,也能体现出本人是否是一个优秀的做题家有丰富的社会经验。
虽然这话未必适用所有人,但这并不妨碍俺们习惯于从一个人的字迹、行文水平形成一个刻板印象,而且多数情况下这个印象和真人并没有太大的偏差。

书法这门功夫,需要大量的时间训练。在你国,有学历不等于有学识,但学历背后需要付出的大量训练时间,这就至少能确保这个人:
一、把汉字写成同样大小
二、一行字的〖重心〗基本保持直线
三、〖横〗和〖竖〗这两个构成方块字主体框架的笔划不会是弯折的,所谓〖横平竖直〗
以上三点是你国小学生初学写字时的入门要领,难度依次递进。

俺们直接对比孙杨亲自放出的证人武兵和队医巴震的手稿(图1、2、3),稍有常识的中国人即便不看正文,只要看到武兵歪歪斜斜的、每行字像波函数一样徐徐跳动的文字,对照巴震横平竖直的字迹,已经可以猜出前者受教育程度必定是远低于后者的。俺看到前者的字,第一反应是跟〖一师是个好学校〗半斤八两(这个图不贴了,自寻),武兵略胜一筹之处在于:他能做到每个字的大小一致。

俺多年前目睹过你国文化界围剿韩寒的盛况,顺路学习了一些土味笔迹鉴定姿势。韩寒笔迹真假这里暂且不论,当时论战过程中一个基本的假设是:所有笔迹中至少有一个是真迹。这里也不贴图了,直接说结论:高一辍学的韩寒,写出的字也远好于武兵。即使去掉韩寒经常动笔写文的buff,也足以旁证武兵应该是初中文化——这一点也将在后文有所论证。(按方舟子的观点,韩寒是个双手只会开车和换挡、根本不会写作文的初中生,那武兵这个字迫真小学生水平。小学生震怒。)

武兵手稿开头,【武兵】二字有明显的填涂,与文末签名的【武兵】及巴震供述最后签名确认的【武兵】体现出明显区别。一个人最熟悉、最擅长写的字是什么?当然是自己的姓名。连自己姓名都写歪需要填笔,客观反映出武兵书写过程中必定面临此生未曾遇到过的巨大压力。而正是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让他作证的文字材料中前后矛盾、错漏百出、语无伦次。

好了,掰扯半天有点跑偏了,俺回到武兵的原文来分析一下当时杨女士的处境。

武兵自称主检官杨女士是他【很久没见面】的【中学同学】,当然这是不确切的,他们应该是初中同学。上过高中的人,哪怕是韩寒这样高一都没念完的,也不至于主动自认【不会说英语】【看不懂那些英文】,这些话都体现出了武兵对英语有一种本能的厌恶感,这是初中生的一种共性:你国九年义务教育是到了初中以后才将英语视为主修课程——小学就开始学英语的外宾们请退散,俺这一代就是初中才开始学 Li Lei 和 Han Meimei 的,你在小学就会ABC,不代表武兵这样身份证以〖41〗开头的人从小也会ABC——恰好初中是青少年身体发育、叛逆心理最强的时期,这个时候突然在语文数学之外增加的英语课,对人性中的懒惰造成了极大挑战。人性的弱点造成了你国初中生们普遍对英语存在生理层面上的厌恶,这种厌恶感会伴随中考和高考的残酷淘汰之后稍微减少。客观上来说,在中考和高考的筛选过后得以升学的幸运儿们可以视为因英语占总分比重而获益的〖既得利益者〗,所以对英语的恶感略微减少主要源自在考英语这个事情上获益,而并不能从根本上消除这种恶感。

杨女士为什么要请武兵这个初中同学【开车接送她一下】?这就涉及到武兵的另一个不确切的表述【我只是一个建筑工人】。武兵绝对不是字面意义上的建筑工人,而是包工头,或者至少是小型工程队领头之类的人物。巴震的手稿说明了一个事实:杨女士【一行四人对孙杨进行尿检和血检,一位是开车司机属于无关人员,其余另外三位工作人员进入房间】,所以武兵当时的身份是DCA(Doping Control Assistant,简体中文媒体普遍翻译成尿检官,而非直译为检查助理,简中信息污染又一例)。武兵的手稿里先说【当天是被同学临时喊过去帮忙开车接送】【请我在当天晚上帮忙开车接送她一下】【晚上我去火车站接到杨女士】,看似他是开车的司机,但手稿最后一段出现了一个初中生级别的病句【我只是杨女士叫我临时帮忙开车接送她的司机】,展现出他的小学语文很可能是体育老师教的:
【我只是|杨女士|叫我临时帮忙开车|接送|她的司机】——她如果有司机,为什么还需要别人开车接送呢?老司机带新司机?您就是带带大司机?
【我只是|杨女士|叫我临时帮忙|开车接送她|的司机】——武兵如果是司机,那车上下来以后跟着孙杨进卫生间的第四个人是谁?是人格分裂,还是一人分饰两角?
——这句话不但本身有歧义,而且前后矛盾,完全符合你国媒体反复炒作的武兵是建筑工人实属低端人口之说,但俺要指出:武兵绝不是一般的建筑工人,而是一个〖拥有体面的私家车和私人司机〗的包工头。

你国媒体在去年开庭时,已经公开了杨女士任职于罗盖特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知乎会告诉你这是一家外资企业。杨女士作为一个外企白领,接到〖预约体育明星孙杨晚上做药检〗这个任务以后,面临着你国女性(许吉如除外,她有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安全感,晚上随便出门撸串从来不担心以色列的飞机砸她头上)每天都需要思考的处境:
一、她需要在晚上,前往地球上综合身体素质最强者之一且有过前科男性运动员家中采血和采尿,拿回去送检。
二、实施采血的必定是医护工作者。这事情显然护士比医生适合,而你国护士当中99.9999%是女性。
三、她和血检官都是女性,就必然需要一个值得信任的、能跟带明星一起进卫生间监视采尿进程且不被吓尿的男性充当DCA。
四、杨女士作为外企白领和主检官,格调不能丢,还负有保护样本的最高职责,哪怕自己有车会开,也不宜亲自驱车前往。
五、血检官林女士需要亲自操作采集血液样本,也不宜开车。
六、所以DCA必须是一个有车、有一定社会地位、见到带明星不会当场腿软的男性友人;而且最好有一部拿得上台面的好车,能够接送二位女士不失体面地来回。
七、这位充当DCA的男性友人还必须有一定能力应对冲突场面,在发生最坏结果的情况下,能够保证二位女士的人身安全。

话说到这里俺觉着已经很明显了:杨女士将一个接触你国体育界带明星的机会作为交换条件,邀请武兵同行,送顺水人情的同时,获得某种程度上的自我保护;武兵作为包工头,不但出了车,还出了司机,借着他此生可能是仅有的一条〖在上海某大型外企工作的初中女同学〗的关系,得以【近距离清晰地见到孙杨】。长期与社会主义无产工人阶级打交道——熟悉你国工地的葱油应该明白〖打交道〗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的武兵【感到非常兴奋】,也证明了他不是亲自开车,而是叫来自己的专职司机,自己则临时充当了DCA。其实从武兵能认出孙杨开着【一辆路虎】也可以看出,他绝不是字面意义上的【建筑工人】——在你国工地搬过砖的葱油也应该很清楚这一点。还弄不清楚情况的外宾们,推荐去三和人才市场进修一年。

纵使杨女士为了保护她和林护士的安全,也为保住〖春节聚会上很久没见面、近年来终于混出名堂的初中同学〗的人脉而千算万算,终究算不到一次公司业务最后竟发展成对簿公堂的局面。她的处境甚至倒霉到了连〖穿短裙执行公务〗都被各路简体中文媒体反复强调成〖穿超短裙〗大书特书,而这在当下的你国是每个女性都有可能面对的窘境。

据俺分析,最出杨女士意料之外,但也最情理之中的事,就是武兵迫于各方面压力将她彻底出卖。意料之外,是武兵已是三十而立,多少有点社会经验和地位,即使想脱身,也完全可以置身事外,不至于为了只有一面之缘、风评亦不佳的你国带体育明星而出卖一个〖可能长期提供社会上层人脉关系〗的初中同学。情理之中,则是杨女士忽视了武兵的无产阶级本质,这个本质是不会因为有钱有车就瞬间改变的。

注意武兵手稿中有一句话【发现和她一起来的还有一名女生】,当他用【女生】这个词的时候,他在想什么呢?巴震的手稿给出了一个很好的对比。这位受过高等教育的体制内技术官僚,很清楚文明社会将严肃对待白纸黑字的文字材料,所以他在书面材料中很客气地称呼【Bingrou Yang女士】【林黄芬女士】。并不是说用【女士】就是上等人,用【女生】这个词的人就一定是下等人,而是当俺看到武兵这个人主动招认【手机有转向孙杨的趋势】(他小学语文老师为他改病句要折寿许多年,主谓宾一团糟)的时候,俺就能凭常识判断这个人是对社会规则并不了解、也毫不在乎的那种流氓无产者,明知要面见带人物要出车出司机,但毫不讲究的穿着(短袖短裤凉鞋)和行为举止(不停拍照,孙杨进了卫生间还在拍)已经充分体现这一点,用【女生】两个字称呼林护士更加证明了他的无产阶级属性。这类人所谓的【女生】其实是【一人一个女学生】的【女生】,当他们用【女生】来称呼一个年轻女性的时候,内里的潜台词很难用文雅的汉字来具体描述。读者们可以仔细观察自己朋友圈里跟武兵同样属性的人,特别是他们用【女生】来描述刚认识的年轻女性的时候,其面部表情会出卖内心的真实想法。同样没什么文化的孙杨在微博发〖檄文〗(图4)时,也特意使用【杨XX】来表达与此类似的情绪。

像武兵这样的无产阶级,收买他的成本(换言之,让他出卖朋友的代价)其实是很低的。杨女士一个电话说今晚带你去见带明星,他的车和司机就任杨女士使唤,而只需要某个体育系统的科级领导跟他打个招呼,威胁说他你要不作证替孙杨开脱以后别想接活儿,他就立即著书立说将杨女士彻底出卖,而且他并不在乎多卖几次:听证会前后新华社反复叫嚷着〖孙杨关键证人愿意作证却被放鸽子〗,这些页面至今还没有被404。武兵那个语焉不详的字条上书〖你们不是让我在15号之前作证吗?怎么还没联系我?〗,俺觉着吧,稍有常识的人看到一份黑纸白字亲自写就的、自相矛盾的、错漏百出的手稿,反复强调【很多事情我都没有参与,也不知道】【我工作很忙,不会说英语】【我不希望参加你们的庭审或会议】【提交了这份说明之后不想再做过多的回应】,还会联系他吗?

杨女士被初中同窗出卖,林女士无辜卷入漩涡中心。两位女性在执行公务之前不得不前思后想,做好各种安全考量;又不同程度地因为执行过程中发声的争议,连工作中身着「短裙」都被污为含有性暗示的「超短裙」,被一群蛆虫在中文互联网上反复诋毁、羞辱;中文媒体也从未给她们发声自辩的机会——这就是每个中国女性每天不得不面对的现状。

从武兵和巴震的字里行间,都可以清晰地看出中国女性随时都可能被这个社会所吞噬。唯一值得欣慰的事情是:一再出卖朋友的武兵,得到了与他德性相匹配的下场——被他的〖新朋友〗孙杨和巴震彻底出卖。

Update:CAS仲裁书已出。WADA指控杨、林二位女士因受到孙杨方面的威胁而不敢出庭作证。孙杨方对此予以否认,但承认杨明女士确实接触过杨、林二位女士。关于杨明女士,俺将在下篇文章中探讨。
Separately, in response to WADA’s assertions (as set out in his Appeal Brief), the Athlete denied that he was responsible for any threats of  intimidation against witnesses in this procedure. The  Athlete, however, confirmed  that his  mother (Ms  Ming  Yang) had approached the BCA and the DCA in order to “gather information about the case and seek assistance from them”, but that she never sought to intimidate and/or threaten them.



墙裂推荐阅读CAS仲裁书原文,远离中文媒体的二手信息污染 https://www.tas-cas.org/fileadmin/user_upload/CAS_Award_6148_website.pdf


图1
https://i.imgur.com/6IDte8T.jpg
图2
https://i.imgur.com/9emK9bP.jpg
图3
https://telegra.ph/file/e9f3761fcfb977ace9c98.png
图4
https://i.imgur.com/6A6TY6b.jpg
30
分享 2020-03-04

19 个评论

看来彼国当体育明星还是很不错的,至少我这样的人,随便找个学渣写的说明估计连闲鱼的客服都糊弄不了没法完成到手刀大业

但你是孙杨就可以把这样一张失格厕纸重拳出击到WADA的脸上,哦我是说,就可以让你的脑残粉以为你重拳出击了WADA
看来彼国当体育明星还是很不错的,至少我这样的人,随便找个学渣写的说明估计连闲鱼的客服都糊弄不了没法完...

对比武兵和巴震的手稿,俺觉着智力正常的律师肯定会选择请巴震出庭作证,而恨不能把武兵扔进游泳池里让他闭嘴。俺倒是很佩服编撰《孙杨案关键证人:我已准备好作证 但被“放了鸽子”》这个通稿的新华社记者,这位记者不但从武兵自相矛盾的汉语表述中提取出残存的有利信息,还翻译成英文通稿,出口转内销,让孙杨的脑残粉以为孙杨重拳出击。

强烈要求瑞士联邦最高法院传唤武兵出庭作证
包工头都是合格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马基雅维利主义者的一大特性就是不会尊重妇女儿童老弱病残。
包工头都是合格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马基雅维利主义者的一大特性就是不会尊重妇女儿童老弱病残。

中文互联网目前似乎还没人注意到这位〖建筑工人〗有车、有司机还能认出路虎,可见真正有工地搬砖经验的人在网民之中极少极少。据俺有限的人参经验,称其为〖包工头〗而非〖地方黑恶势力〗已是儒雅随和的表述了,在工地混过的应该非常清楚这类人是靠什么镇住工地的,真正开车的〖建筑工人〗,他开的车也不可能入外企女白领的法眼。
中文互联网目前似乎还没人注意到这位【建筑工人】有车、有司机还能认出路虎,可见真正有工地搬砖经验的人在...

其实我黑暗地怀疑一下下:这个武兵有可能是孙杨一伙。
其实我黑暗地怀疑一下下:这个武兵有可能是孙杨一伙。

这已经无所谓了,反正能卖的不能卖的都卖了,他早晚去玫瑰园找孙家拉清单的。不是俺地域歧视,只是俺非常熟悉身份证以41开头的【建筑工人】……
从笔迹切入,老哥这分析这角度我喜欢。另外已经有人发现这个武兵可能在作伪证,他可能有检测资格,也不是第一次参与兴奋剂检验了。
从笔迹切入,老哥这分析这角度我喜欢。另外已经有人发现这个武兵可能在作伪证,他可能有检测资格,也不是第...

开篇已点明,正文完全建立在【所有公开信息均为当事人亲自发出】这一假设之上。关键在于即使这样的假设,孙杨方提供的证据依然是自相矛盾、错漏百出,而受害最深的却是正常执行公务的中国女性。

CAS的仲裁书已公布,更多猛料正在持续发酵(xiào) https://www.tas-cas.org/fileadmin/user_upload/CAS_Award_6148_website.pdf
开篇已点明,正文完全建立在【所有公开信息均为当事人亲自发出】这一假设之上。关键在于即使这样的假设,孙...

这俩女人基本相当于义和团杀的中国籍教民。所谓治不了洋人还治不了你。
中国的女性说难听点活着还不如死了

所以俺日常呼吁各位葱油对女性葱油多多宽容,对女性话题下一些稍微激进的表达予以理解。李文亮医生被训诫的时候至少还有付雪洁医生在背后支持他,杨女士所代表的职业女性则是每天都在孙杨、巴震、武兵这些人之中周旋,林护士所代表的体制内女性也许此刻正在抵抗新冠病毒的最前线替葱油们挡枪……
所以俺日常呼吁各位葱油对女性葱油多多宽容,对女性话题下一些稍微激进的表达予以理解。李文亮医生被训诫的...

懂了,阿支出来的女孩子不仅需要疼,还需要加倍的疼,女性主义话题加码尊重
过度解读
武兵本来就不是杨冰柔随便拉过去充数的,他本来就当过DCA
根据孙杨曝光的资料,武兵是某个大型建筑集团的正式员工,不是临时工,这已经排除了他是包工头和民工的可能性。以他的年龄身份,他可能是某个项目的项目经理,受孙杨胁迫做伪证,自称是建筑工人
过度解读武兵本来就不是杨冰柔随便拉过去充数的,他本来就当过DCA根据孙杨曝光的资料,武兵是某个大型建...

手稿背后的【武兵】和现实中的〖武兵〗到底是否同一个肉身,并不重要。孙杨早在2019年就已经将【武兵】字迹歪斜、逻辑混乱、一团浆糊的【手稿】交给宣传机器,新华社以此为据,带头向当事女性猛泼脏水。
对你国女性而言,身居金字塔顶层、随时可以迫害他人的孙杨见面次数极少(但不得不防)。巴震这样的体制内技术官僚,也不会是你国多数女性日常接触的对象。【武兵】的手稿所体现出的,是你国女性最常需要面对的一类人:他可以是DCA,也可以是初中同学,也可以是正式工,也可以是临时工,也可以是民工,也可以是项目经理……
【武兵】再次被孙杨出卖,实属德匹下。
所以俺日常呼吁各位葱油对女性葱油多多宽容,对女性话题下一些稍微激进的表达予以理解。李文亮医生被训诫的...

倒不用特别对待,有个正常的礼貌尊重就行了。
但品葱只要是女性话题,下面也会穿插几条仇恨言论或酸言酸语,好像别人杀了他妈抢了他爸给他当了后妈一样,比如这里还有个酸的。
连国内女性社会环境下总体仍然受打压的基本事实都不承认。
好像对于女性基本的礼貌和尊重都像是给了女性特权这种思维,大概就是你口中的又一个“武兵”啦。
不过我还在品葱混的主要原因就是,品葱关于女性话题,主流还是支持居多,看点赞数是这样。所以底下一些垃圾言论倒也不会特别重要。
懂了,阿支出来的女孩子不仅需要疼,还需要加倍的疼,女性主义话题加码尊重

怎么,阿支出来的都是你女儿?你是什么支?
包工头都是合格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马基雅维利主义者的一大特性就是不会尊重妇女儿童老弱病残。

马基雅维利主义者在聚光灯下的时候,会比所有人更虔诚的尊重妇女儿童老弱病残
所以俺日常呼吁各位葱油对女性葱油多多宽容,对女性话题下一些稍微激进的表达予以理解。李文亮医生被训诫的...

我就很反感女权主义,但是想想中国女性低下的地位就懒得怼他们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