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墙外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我没有去过那高墙外的世界,一直看着、听着他人的描述,或歌颂民主自由,或批判圣母白左,或赞扬人文关怀,或指责发展倒退,从小到大,哪怕能通过那一根细细的网线,短暂地翻到那一边,但也还是没有一点真实感。我没有呼吸过那里的空气,没有与那里的人们打过交道,我不知道那里是否真是像你们所说的那样,我只知道的是,高墙里我没有得到足够的尊重。所以,那一边是什么样的啊?随便说说都好,想到啥就说说吧。
已邀请:
tony231 80后医生
谢邀


生活了差不多10年了,谈下“人”这一小方面,社会太大,我不敢谈。
实际上墙外,也不仅仅是一个感受,留学生,刚毕业找工作,获得绿卡(PR)获得身份
这四个,是完全不同的体验,分别说说(虽然有的阶段我没经历,但是我也看过身边一些人,不敢说能代表,但是起码作为一个参考)



首先,留学生,和刚毕业找工作这两类,我认为,是没有办法全面的叙述,墙外生活的
学生大多是18-25岁之间出来,15岁就出来的父母几乎都似乎外籍,不敢说一定非富即贵,但是也绝对是中共反人民邪政的受益者,他们虽然看的最清,但和你不可能有共鸣与借鉴价值。

18-25是人生除了婴儿阶段外,最无忧无虑的7年,墙内有个高考,墙外有个大学入学考试,之后大多数人的心情是放松的。但是他们的思想,大多还是被小部分污染的,所以很多人是真的自干五。
他们高中阶段经历的,是相对严格(除了国内个别素质教育学校,但是这些学校学生一样父母非富即贵,能看清中共邪恶面目,但是他们不具有普遍性,基本进入的都是美英TOP20/TOP5的学校,你也遇不上)的教育,而老师由于面对高考,会帮教育部洗脑,但是不会有太多功夫,所以我说只是小部分脑污染
但是为何,这部分人,会是自干五呢?很简单,因为他们见得少,经历少,一个人没有体会过失去,是不可能懂得珍惜的。
所以这部分人大多是自干五,但是据我观察,一般会在回国5年内
要不融入体制自甘堕落,要不重新出来,要不绝望许久(大部分)要不撑到35-45直接移民
而优点在于,他们实际上,这四个都是能认清中共问题的,所以我认为,留学生,实际上还是最重要的一股反共人民力量,因为只有你见过民主,见过人性,见过政府应该是什么样子,才能认清盗国集团的本质

他们比较容易宣传的,是国外学校,在种族制度的黑暗,不同肤色人种的奇葩,中餐的伟大,以及社会表层的差异。因为他们大多也只能接触到这个层面,富二代(家产5000w以上,北上广深1个亿以上)很少会参与这类讨论,他们主要关心的是车和娱乐活动,包括各类极限运动等等。
所以算是完全割裂开的2个世界,交集只可能是白穷美强钓或者富二代下探,科研领域可能有学术小牛惊鸿一瞥,但是总体交集不大。
当然,大众媒体上,只能看到一般屌丝群体(国内父母中产,非官和军家,家产100w-5000w这个级别)说的第一类


第二个就是刚毕业决定留下的这批人。这批人一般要不就是家里有背景,觉得混个几年经历甚至中层再回去,亦或者是家里觉得还是国外安全,就等等看再说(官家和商家孩子居多,打工中高层孩子这样选的很少,认识还是有差距)最后就是读书好,开始模糊的觉得中国不好,自己想留下,这类孩子不少是新疆西藏和广东等地的,一个是见识过中共的残暴统治,还有就是中共触角没那么容易触碰到的地方
这批人由于情况也比较多变,只能说,大部分,在国内媒体上,宣传国内好国外不好的,就是这类人。他们刚刚经历国外制度,不知道国内是啥样,但是国外找工作,搞身份,准备英语,租房换房(甚至买房)买车考驾照等等一系列事情,都给他们心情一个比较烦躁的可能。
所以你看国内论坛上,一般说国外不好的,就是这些人,大多毕业1-3年之内,各种国内好。集中于有中餐有同学有父母有大房子(?)身边都是国人等等。

当然,也有回去的,如果不进体制,大部分是悔的肠子都青了。同学是有,天天007,一个月能见一面?而且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爱好不同)见个2,3次一般也就没啥好聊的了,天天都加班,聊个屁啊,加班有啥见识?

中餐,回超一线吃几天还好,回1,2线老家,吃几顿妈妈做的,门口苍蝇馆,就开始怀念国外健康便宜的食物了,发现自己原来工资买点牛排都买不起,收入差距和汇率差距差不多,中餐原来也没那么好吃,天天吃原来也会腻,最美的中餐原来只是个幻想,还不如国外每天5点下班回家自己做的中西结合大餐好吃

大房子?可能有,但是就这么一套,想换?工作20年,挣出一个差价?我这边工作4年就可以买一个house,工作2周就可以交一年的房产税

身边都是国人?再也回不去可以帮助陌生人,也少有陌生人帮你的社会了,原来身边是国人,是这么XX的一件事。
更不要提入职,办理各类手续,被政府机关的人各种推诿造成的巨大冲击。各种封路,安检,“文明执法”(关键多少执法都是不必须的)导致的心情极度抑郁

而网上的抱怨,也主要是集中于回国2年左右的这类人,他们经历了 不知道-爱国-恨国的过程后,初步的理解到了共产党的邪恶,但是他们大多已经回不去国外了,只能悔恨终身(如果不经历第二次文革的话,经历了可能也好,说不定几年就肉体解脱了)


第三类就是拿到PR的这类人,我身边这类人最多(也可能是一般人有了这个,就没人关心他是不是拿到身份了,这个每个国家政策不同,我就不细说了),大部分人都是满X住Y年这类(X>>Y)
身份嘛,90%,是:最低也是处级领导的家人,以及公司高层的家人,还有就是上市公司领导的家人,以及毕业坚持够X年的,这四类人。
这类人,除了公司高层家属以外,其余人已经全部知道了(不敢说认清,或者说,没人能完全认清这么大一个邪恶政权的全部面貌,皆为管中窥豹)中共的真面目,这类人是怀着矛盾之心看着中国

一方面部分人是靠邪恶政权压迫人民赚的得收益,现在回头看可能会有不忍或者不屑(取决于人品,家属一样一堆没民主之心的恶人)
另一方面,他们家属还在中国继续剥削人民,给中共政权卖命,又怕出事。(除非你是赵家人)

他们一方面享受着共产党剥削人民的利益,另一方面又担心赵家人把他们给收割(党和赵家人我觉得还是要分开讨论,否则没意义)他们尚且如此,任何一个想往上走的人,或者说和中共沾亲带故的人,都是这样,没法真正的做自己。而必须做两面人。

举个例子,比如我的一个好兄弟,10年前刚来的时候就是一起的,当时比较招摇,知道了是全国某超大型城市副职的亲戚,来我们这边,对我很好(那会我还在努力工作)我俩都是初来,我帮他很多忙(我语言还不错)
所以请我吃顿海鲜,花了合RMB大概6000左右,还给我打了个包。我后来知道原来他是走他XX的公款,送回国都能报销。
也就是说,我一方面,也成了浪费人民血汗钱的恶人,另一方面,我吃的的确挺爽。我当时已经开始认识到中共的邪恶了,但是我还是吃了这顿饭,我认为想到这些,不是矫情,而是真的你一边花着中共的黑钱,一边骂,显得很无耻。
后来我就再也没让他请过我吃饭了,都是有来有回。还带他去海外玩了一圈,基本上算是还清了。(花的自己工资)
加一点,这类人如果说反党救国,我觉得会划分为两派。纯粹看国内家属的屁股定。也许有个别体制内的,进步思想的,官职偏低的人,能做出义举,但是这个逆向淘汰,严格封锁,思想禁锢的政体下,大部分人应该都不是无辜的。我老爹也跟我说,别掺和这些事,斗不过他们。所以希望体制内反体制,是不可能的。必须是外部的,
而商人,作为被中共打压非常严重的一个团体,我觉得毫无疑问是可以吸纳进来的,尤其是看到目前白手套也纷纷逃不了被清算的噩运后(因为我社交圈问题,商人接触的几乎没有。这部分可能只是自己yy)



最后就是拿到身份了,这批人和上一批人的区别在于,明显不太关心中国了,以前的那几个当地华人热门网站,现在也都逐渐没落了。当然,这可能和自媒体/youtube的兴起有关,国内论坛实际上衰落的也和国外差不多
但是他们子女,严格来说,不会去怎么看中文论坛了,就跟中国人也没几个会去看ptt这些优质的繁体字论坛一样。虽然他们子女大多能说(还很多说不好的)但是绝大多数都不会写除了自己名以外的中文,也不愿意看,而且也不爱吃中餐
(这也另一个方面证明,中餐和基因习俗都没关系,纯粹是国内只有中餐能同时满足廉价和质量,毕竟是原产地,我个人平事都是做fushion这一类菜,不会去专门做中餐)
所以这类人,对于中国未来,实际上完全不关心,无论是中共真的习禁评完成邪恶工程,全国人民都在他眼皮底下天天歌功颂德跪地求饶,还是江政变成功,最后派另外一个听话的狗来压迫人民,他们都完全不关心。他们能做的只是网上帮忙喊几句中共邪恶,但是他们早已经是当地人几十年了,中国好不好可能也就是当个普通新闻。所以民运之类的找他们也没啥作用,完全就是老年人没事干跳秧歌出来骂骂共产党,实际上反党,站在人民这一面的决心,并不大


最后谈谈外国人
我认为,如果说国人的平均素质,是-100 to 80
国外可能就是-50 to 100,
重合度非常高,无非就死活下限略高,上限略高,实际上没那么邪乎。海外华人骗子也不少,所以我们基本上都是和当地人,还有起码认识了有一段时间的朋友,才敢交心。最靠谱的,永远是你学生时代的朋友(前提是好学校,靠谱学校,没钱的人很多是会变的)
外国人相对来说,愿意帮助别人,更开“放”,但是这个不是指 open sex这种,而是指,他起码愿意和你交流和沟通,虽然他心里不一定把你当朋友,但是国内不和你沟通的,一样心里不一定愿意把你当朋友,甚至还可能坑你
所以相对来说,还是国外的这类人,值得我们学习,起码你先愿意交流,沟通,帮助别人,再说论心,甚至没必要论心

都是一些很浅层得东西,深了我也没有能力control整个的内容,所以期待别人的回答把。

国外从来不是天堂
但是和中共比,国外相比之下,的确是天堂,尤其是你融入以后
mizuo live like a warrior
生活习惯变化会很大。。。在墙内我也曾经粉红过,典型的例子就是希望父母给我买这个买那个,希望朋友们围着我转,不想脚踏实地地学习、做事,认为机遇很多(靠关系)。
随便扯一点感想。

日本:
第一次坐飞机,从各种安检我都很紧张,因为怕出丑(仍然墙国心理),然后坐飞机,起飞时耳朵胀,看下面的景色,心里想着:我终于可以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到了成田机场下飞机,看到人来人往的人群、不同的肤色,忙碌的工作人员,好多人穿正装,空气没有什么改变,或者说当时根本激动地无暇考虑空气是否香甜。
一路交通路线到都内,我心里都很紧张,但是周围的同事都显得再正常不过。在地铁里,我连播音员的话都努力去听懂每一个词,日本交通空间很安静。
后来就是到了都内,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感官冲击因为之前在上海已经麻木了,唯一的不同就是到处都是日语,没有中文,接着就进公司,HR派人安置我们,带我去安置的住所,然后开始生活。

在日本生活的感受就是刚开始很好,什么都很好,有些东西会觉得好贵,但是品质让人从心里感到满足,到处都是刺激消费的手段,上班每天都很有干劲。人的素质很高,主要体现在尽可能避开碰撞,日本有一句话叫Ometenashi,这个词用中文我至今不知道怎么表达,大概就是高情商。第一个月我去了一家顾客那边提供咨询,去之前很紧张,会不会敬语不到位,会不会不专业之类的担心。实际过去了以后,当时是夏天,面谈室没有开空调,跟我会谈的人从头到尾不看我一眼,然后坐下来我的汗就从额头开始滴在纸上,这时候他就挥个手饰,然后前台就过来送上冰水,开上空调,还送了我一份汗巾。然后那个会谈前辈就说一句充满干劲的年轻人真是出色呀;依然不看我的眼睛。会谈的时候基本上一直是我在说话,他就看着其他地方,时不时快速眨眼,(日本人很多都没有直视他人眼睛的习惯,不礼貌)最后我说完了。他才开始说,上来就夸奖赞扬,然后提出问题,当然都是很直白的是他希望能否“通融”的,都是合理的要求就是可能需要适当付出更多人力,我答应了。然后他起身感谢,送我离开,说还需要观察和考虑。明明是个看上去很刚的大叔,但是却无时不刻地让我感觉他的性格很温很暖,是不是gay啊?实际上这是墙国才有的变态社会现象,对男派女,对女派男。(日本基本上所有这种商谈的事情都会这样,社会风气谨慎,认为这是对他人尊重,对自己负责,所以不可能当场决定的) 过了两天我就收到了合作通知,很高兴,后来我主动联系那位前辈电话感谢,他说没关系,加油! 后来我收到了很多他的转介绍客户,超暖,我甚至曾经爱慕上过他,他是120%直男,只是这是日本社会的正常现象,晚辈服从前辈,前辈照顾晚辈。

说一说负面的:到处都是刺激消费的陷阱,从墙国出来的很容易无法控制经济,什么都想买。
日本社会真的很瓶颈,因为许多制度说好听点完善,说难听点固死了,所以基本上机遇这种事只存在人与人之间,不存在政策上,即便政策做处改变但收益力度很局限,我想这可能也是日本人爱骂政府无能的原因之一,但人与人之间再多机遇也是很有限,早晚所有的机遇也都认识你了,这也是为什么日本人很注重信誉,一旦破了,圈子就这么大,后面马上有新人上位,如何谢罪都晚了,所以平时都要很小心踏实地做好每一件事。
圈子霸凌,其实我至今认为日本人也是把我当外国人看,无非说好听点就是不太支的外国人。所以这个现象我没有遇到但我听说很多,就是日本社会呢,人与人之间比较是普遍存在,但是跟中国的勾心斗角使坏又有点不同,日本人会通过这种比较而使自己进步,比如最常见的主妇们,部门社员,学校里,任何地方都有。
很多国人会说日本很好,可能不适合我,我现在已经派遣德国了,原因是对我来说无形的限制力很大,比如同事们都知道我是Gay也口头上说支持我,但是绝对不会主动提起关怀我这方面,因为他们还是觉得“太过了”。
如果你是一个有一定能力,性格不太张牙舞爪,踏实勤劳服从,顾家负责的“内向”男人,那你很适合来日本。

德国:
德国我真的写不出太多,天气马马虎虎,我去的地方是巴伐利亚州的一个小地方,在慕尼黑下机。生活品质跟日本差别不太大,但是人差别很大,日本人很多都是大家理想的样子,德国则是五颜六色什么样的奇葩都有。
刚下飞机准备离开机场时进电梯,一个2米多的德国男性和女性在电梯里对我微笑,我也主动对他们微笑。第一感觉就是民主热情我来了!然后不是。走到前台询问的时候那个德国大妈跟我偷了他家小孩一样态度冷漠。来德国三个小时我就知道德国人严重分三六九等。这个很明显,着装,谈吐马上可以分辨。德国人愣头青到森么程度,看见亚洲人就认为你不是厨师就是护工,你不可能从事it工作更不可能是医生,这种人真的有,普遍是60岁以上的大爷大妈。很多人会觉得年轻人会好很多,然而不是,年轻人也分愣头青和非愣头青,有的年轻人脑容量真的让我质疑,有的年轻人则非常友爱。生活在德国我最大的感觉就是一群优雅的上流和农民挤在一个菜市场里。但这根本原因我觉得是德国人非常直接,不玩亚洲那套表面的,是什么说什么,不喜欢你也需在乎。这是跟许多其他国家相比一种截然不同的自由民主。很多德国男性都很nice,身材好,银白色的头发,银白色或跟海水一样蓝的瞳孔无处不散发着“优秀人种”的好人很多,也有披头散发对你语言威胁的臭胖墩。但是话说回来,谁在乎呢。我写不出太多德国的原因就在这里,毕竟我生活的是小地方,但是也并没有因为这是小地方而缺少什么,也许我家后就是山,但是大家进屋子一开电脑,做贸易,小作坊的出口都是面向世界各地。
我还没有去过东德,但是在东德不愉快的华人体验听说了很多。我有几个德国朋友,熟悉以后他们没有把我当过外国人,什么都关起门来使劲说,我们休息日就聚在一起,一起笑一起闹一起狂喝啤酒。很多人担心文化问题和一些笑点和八卦点get不到,这个真的不用担心,时间和环境会让你适应了理解。当我开始进入做梦都是德语的环境时,我就能get到很多以前不理解的点,因为已经融入了这个文化,不只是德语,英语也一样,因为我的生活环境也有许多英语环境,德国英语普及率也非常高。以前别人跟我说are you finished? no im english。的时候我会觉得所以呢?现在如果出现类似这种我会笑炸裂,笑到五官变形。这就是改变,自己是察觉不到的。另外我已经完全适应了狐臭。。。哈哈!我们一起去泡桑拿,回来开车路上整个车里都弥漫了一股狐臭。但习惯了真的没什么。
在日本和德国虽然我的生活没有太大的品质区别,但是在这里我有一种家的感觉。
我这两年的确想找一个德国男性接触相爱组建一个家,随着眼光高了难度也大了,很多人会说亚洲人被人看不起,其实在能力面前人种都是一样的,很多白人也是低学历或低能力只会干体力活,连ppt都不会做的白人,大有人在。我前任bf是奥地利人,他对我就是爱的死去活来但是他的一部分思想太保守我无法接受所以提出了分开,比如问我能否辞掉工作跟他去奥地利,只给我五秒钟考虑和回答。这种我有点受不了,我们分了一年多了他还每隔一段时间就发消息问我怎么怎么样,其实就是想复合。说这个只是想告诉不管男女,只要你是亚洲人,在任何事情前都不要自卑!!!相信自己,会有人爱你如生命!
生活上,人工费很贵,在墙内一有啥就下单找人过来这样那样。在德国我除了放假庆祝,自己是不可能去餐厅的,德国也有许多实惠的,炸鸡汉堡什么的很便宜,因为这种快餐就是流程,人工成分不深或不多。但我总不能天天吃这些吧,一些健康的富有高级感的食物肯定会贵一些。超市买东西感觉比上海便宜很多,肉蔬菜水果都在一个平均水平,不存在只有素菜没有肉会显得你很寒酸这种说法,最爽的就是冰淇淋可以抱一大桶按斤地放开了吃。其次会开始注意健康和身材,我现在特别在乎口腔健康和个人卫生等等问题,每一两个月必看牙医,确保自己张嘴别人闻到的是一股薄荷味。开始健身,在西方社会肥胖往往会让人往没有“社会地位”联想,当然这点在小地方会好很多,但是为了健康和美观还是会爱护自己的身材。东西坏了自己修,前段时间自己买了几个零件和木头做了个桌子,床也是自己做的,最开始很不可思议自己可以做到,现在习惯了,这可以省下许多钱。如果你是一个人生活,尤其是对年轻人来说,在墙内墙外区别可能仅限于政治言论自由。这也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心甘情愿的小粉红,因为只需要顾眼前,顾自己。但是随着你的年龄增长,收入,福利保障,成家等等,墙国根本非人待遇。这点德国好太多了。

最后最重要的一句,不要以为出来就无敌了,幸福了。能力是最重要的,这里没有大锅饭,没有能力和特点你在哪里都是混得一样的。现在出不来在墙内的,一定要保持学习知识和提高能力。否则你真的就只能一辈子在墙里做国外梦了。。。

以上本人纯手打,不含政治成分,因为我在日本和德国都没有太多牵扯政治,生活很幸福也很忙碌。辛勤付出的劳动换来的是肉眼可见的成就和果实。墙国是无时不刻地把人牵扯政治,或者把人变成猪。
(编辑了一些细节于1st.may.2020)
大家都講的好深沉,我只好走日常風(?)
其實作為隔壁鄰居的日常生活看起來是差不多的,一樣有三餐要顧、學業要讀、工作要拚。
當然上網,除了極個別國家或公司屏蔽這邊IP之外,網路的世界到處可去,
三不五時腦海中冒出問號時可以自己尋求資訊,如果具有一定的其他語言能力的話就更方便了。
遇事不順能抱怨,這似乎是人類天性,大概每個地方都有人會抱怨;
民間交易行為遇挫能找消基會,再不然就投書媒體、PO網公審或告上民事庭;
刑事案件不說,開庭處理若不行也是會有人向媒體爆料上新聞的;
如果公部門的問題,也能走行政訴訟這條路;
人民的生活雖然有幸福指數這種能拿來參考的指標,但永遠不會是完美的,這世界就沒完美這操蛋的東西,當達到原先好的要求後,總還想要更好,
但我相信真的喪到極點怎麼都無法上岸的人還是少數(除非遇到再一次金融風暴這種整顆球一起跳樓的事),
遇到不同的問題能有不同的解決方式,再不也能用選票警告執政者順便安慰自己。
除非想不開去闖政府辦公室或官邸,或是做出法律條文規範的確切行為被捕,一般人倒是不用擔心被請去喝茶或減肥皂。
大概就是這樣~希望你跨過牆之後能看到更寬廣的天空。
不是說"開放"一定會帶來任何物質或非物質的收穫,但至少給出更多可能性。
远的也不用去,就去趟香港,花不了太多钱。

我认为最基本最基本的就是高墙外有人与人之间的尊重,大部分地方都能感受到,当然也有不好的,但是极个别。

人道,人权,真的是甜的。
你能做你想做的事,也可以拒绝你不想做的事
没亲自体会你永远想象不了,就仿佛盲人幻想彩色,除非亲自见过,否则也只能知道黑是什么颜色
这个问题问得有点令人心酸啊。
说一件我印象比较深的事,刚来的第一个学期末院里举办餐会,活动进入尾声的时候,院长出来作了一个例行讲话,大致内容就是介绍一下前一学年的工作情况和接下来一年的展望这类。
领导讲话这么一件简单的事为啥会让我印象深刻呢?
首先,这个讲话非常简短,做了啥以及要做啥几句话就讲清楚了,没有过多地占用大家的时间。其次呢,院长训话完毕以后大家原地解散,该干嘛就干嘛去了,完全没有鼓掌喝彩这个环节。
还记得当时的我就愣在那边有点无所适从,本来准备鼓掌的手举起来又放下了,一种说不清的陌生感。

现在我已经适应了这种直来直往的交流模式,再让我把掌声和时间献给完全不欣赏的人,恐怕又会感到很为难了吧。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抛开经济条件不谈,欧美日比中国最大的舒适点在于“守规矩”。
mortal 有時候看著對岸很奇怪,民主意味著人民比政府和黨重要,為甚麼中國人民要把自己的位子擺的如此卑微...
首先,我必須說牆外(但這邊主要是台灣的經驗,別國我不清楚)並非天堂,民主法治並非毫無缺點,所以不要盲目崇拜。

但我很滿意牆外:
人們彼此尊重(當然不是全部,但至少鼓勵)
允許各種聲音出現(這點最近有惡化)
重視道德(不已損人利己為榮,你敢做等著被撻伐)
重視禮貌(多說請、謝謝、對不起)
願意站在弱者那邊思考甚至有時候給予協助(社會福利、捐款)
法治(政府違法你可以拿這個去告政府)
參政權(簡單來說就是督政府的權利,讓政府要證明自己來支持人民支持,不過會延伸賄選的問題,但專制也有賄賂)
adt 並非「熬到頭」的縮寫
關於墻外的生活,我同意楊舒平的看法。
“我的眼镜上不再有雾,呼吸不再困难,也没有了压抑。每一口呼吸都是愉悦的。”
“我的话是有价值的。你的话也是有价值的。我们所有人的话都是有价值的。”
——馬里蘭大學,學生 楊舒平


演講視頻: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318cp6QxWY

同時,我很期待她的話被再一次斷章取義,讓粉蛆在武漢肺炎肆虐期間再次高潮。
dignity a being worthy of human dignity
至少是在美国,我第一次吃够了猪肉和海鲜,第一次见到别人对我纯粹的友善,第一次开始对陌生人微笑。
那是个把人当人看的世界。
Desperado 公开、透明是对一个政府最基本的要求
你坐在墙上,就像是电影《海上钢琴师》那样,外面是无尽的,但是墙里是一眼看得到头的。墙外是自由的,我们永远也看到不到所有的人,但是我们回头,我们都知道,墙里面那样的世界,不是我想要的。
提前说明,我的回复只代表我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小镇青年到了所谓发达国家的见识和立场。

说真的,墙外的氛围,在墙里面就算看许多书、电影和电视剧,做许多想象,也是感受不来的。
墙里的人想要去感受墙外,就好像五百年前的人去想象五百年后的生活,好像在稻田耕种了一辈子作物的人去想象都市生活,或者是反过来。
两年前我也是一味地想象着外面的自由,真的有机会出来窥视一下,却发现即使身体到了这里,而心灵却已经被禁锢地太久,即使呼吸着自由也觉得那自由离自己很远。
最让人震撼的,是他们的丰富。当出版和言论无所限制时,诞生出来的思想和艺术让人沉醉震惊,但那之后,是无尽的羡慕和嫉妒。想骂脏话的那种嫉妒,觉得自己对不起老祖宗的那种嫉妒。
最让人心痛的,是他们的宽容和平等。我在的地方,普通国民收入差距不大,无论是在工厂或是写字间,大多数人都可以活得体面,对得起自己的付出。大多数人是友好的,也会有没有素质的人,但只要自己努力了,付出了,也会有证明价值的机会,收获到别人的尊重,也知道了真正的自尊自信是什么。
在国内看电视剧的时候,觉得那是遥不可及的电视剧,出来看到了他们的自然和社会环境,发现电视剧大部分都是真实生活。就好像我们的电视剧里三姑六婆的日常一样。
(另外还有就是看到了各种group活动、志愿活动,感受到了国际化的氛围🤷‍♀️就不赘述了)
希望有一天我们的国家也能阳光普照。
我自小在英國讀書,大概可以從生活上的細節找到些中國大陸沒有的東西
我以前在中學的時候,有一門必修科叫Personal & Social Health, Citizenship & Economic Education(PSCEE),基本上都是讀些性知識、情緒管理、職業生涯導向、個人財務管理和公民知識。
在公民知識那一部份,起初會由人權那一部份開始教,老師會教你甚麼是言論自由、新聞自由、集會自由等,考試時會給你看一則有關人權問題的新聞,然後你要回答論述題,例如:「X國的政府在處理這個問題時應該如何避免侵犯人權?」答案的立場不影響分數,但內容的邏輯必須要完整和清晰。
之後會學一些很基本的法律知識,例如無罪推論、司法機關結構、基本法律權利,暑假之前學校還收到政府的資助帶學生到倫敦參觀英國的最高法院和跟幾個退休的法官/現職的大律師分組傾談法律問題。
課程中還有一個單元是關於民主、教了有關選民資格、選舉中的程序,那一課還有學校地區的議員現身解說了議員的工作和選舉工程,還分組討論了英國現行選舉制度的瑕疵。

在課堂以外,由於校內有不少其他國藉的學生,所以學校還有模擬聯合國,甚麼國籍都能參加,香港、台灣和未立國的庫爾德族人也能代表自己的地區,不受真正的聯合國規定限制參加模擬聯合國。參加了的學生在暑假時可以獲得免費去日內瓦的聯合國辦公室參觀的資格。

學校基本上相當鼓勵學生參與公共事務和政治,所以有不少校友都選擇了從政。在我考了GCSE後的暑假時還有一個聯校的公共政策比賽,每個隊伍都要共同寫一份政策建議,然後向幾位現任的議員匯報。

在這個社會中,沒有人會特地告訴你甚麼事不可以做,一切合法的事都可以做,但社會上還有一堆不明文規定,每個人都是靠自律知道有甚麼事可以做/說或做/說了會引人側目。你穿睡衣出外的話不會有個大屏幕把你的個人資料顯示出來,但街上的人都會用看到瘋子的眼神看着你,所以自律和顧及他人感受是生活在公民社會中最重要的特質。
Kampforliberty 坐标Gallifrey,心系银河系
我在一个圣母白左风很严重的一流民主小国,严重到什么程度呢?我觉得该国大部分民众被左派政府洗脑了,左派的宣传教育做得很成功,可能不亚于ccp。以至于即使他们大部分民众受到了良好的教育,还是对政府的话坚信不疑。哪个国家我就不点名了,但是我说说好过ccp的地方吧。

在这里我感受到的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可以想像市中心方圆步行一刻钟内有好几片大森林吗,(如果在国内早被铲除建成各类住宅楼了)要小时才能走完的森林。森林里面有兔子,小鹿,麋鹿,狐狸(见过前面两种)。很久以前,我小的时候还在国内,我家住在一楼的院子,有一只好漂亮的鸟儿飞过,又大身上又有各色的羽毛,转瞬间即飞走了,第二天,听到邻里攀谈,谁谁家把那只鸟捉住了,为自家人赏心悦目。国人看到美好的事物是侵略抢夺,为一己私欲而占有,外国圣母的想法是它们和大家一样,是这颗星球上的原住民,我们没有权利也没有理由将其占为己有,让鸟儿在一片蓝天下自由的飞翔,也为其他的人带来那瞬间飞过的一抹亮色。

2019年的最后一天,当地教堂举办辞旧迎新晚宴,每个信徒和非信徒都可以来,可以自由选择带些自己国家/文化的食物。大部分人都带了各式的食物,不会做饭的人会烘培,带了烘培的点心,既不会做饭也不会烘培,买了水果和饮料,每个人都想着贡献着自己的那一份,不去平白无故的占他人的好处。去拿食物的时候,我注意到即使是很受欢迎的菜,每个人在拿的时候只会拿一点点,因为要考虑到所有人,不贪婪不自私。相反,中国大妈旅行团到泰国自助餐争先恐后的抢龙虾的场面又是多么似曾相识呢?永无止境的贪婪,永远都不够,即使吃不完,也要往自己盘子里挠,生怕吃了亏。贪婪是七宗罪之一。
海伦 观察
在美生活了十几年,与国内相比,有一个印象深刻的地方是官员的作风。共产党干部是一直让我觉得很恶心的一个群体(也是我最初反贼思想的起源),而美国的官员比较亲民和务实,演讲能力和个人魅力都比较强,当然他们如果干得不好会被媒体民众骂得狗血淋头也给我很深的印象。我日常生活中和官府打交道不多,但是当年申请绿卡到了最后一步的时候因为急着买回国机票我就联系了本州两个senator和本地的congressman的办公室让他们帮忙去催移民局。他们真的都很负责地相继联系我,并且帮我去催,过了不到一个月我就拿到了绿卡。
我在国外读的本科,一读完就回国,根本不回头,妥妥的自干五和小粉红。
回国两三年,被社会毒打后,粉红变反贼,现在又出来了,终于找到了归宿。所以有时候我身边的留学生朋友要回国,我会劝,但也劝不住,劝多了还一身腥,只有被毒打后才会后悔。
Mandoza1336 一個便當不夠,可以吃兩個啊。
其實這種事情是很看個人經驗的,人們很容易將自己的經驗和刻板印象結合,然後產生許多先入為主的想法。

舉個例子,我去年從奧地利租車,進捷克的時候,因為我違規停車被當地警察罰款2000台幣(大概250人民幣)。若不是後來美好的經驗,我可能會在心中對捷克留下非常不好的印象。

而許多從牆內出來的人也是如此,如果你打從一開始便對牆外有不切實際的幻想,那麼事實恐怕是會讓你失望的。

但我必須說件事情,牆外的大部分國家,人與人之間都有著最基本的信任和尊重,沒有那種戰狼跟拼死拼活的氣氛,這是和牆內很不一樣的地方。
经略 主权在民,国为民用
最根本的區別只有簡簡單單的四個字:

天下為公


西方現代文明是建立在公民權利的基礎之上,兲朝是建立在共匪替換了八旗的基礎之上。
其他種種現象,莫不由此演化開來。
肩扛200斤女人 十公里越野不换肩
反墙看过几部国外的vintage(历史)爱情动作片,发现人家欧美70年代的生活都让人叹为观止,豪车豪宅游艇私人飞机加美女以及各种绅士化的精神文明,差距五十年以上。
Acca0429 中共去死
牆外的世界:
最大的差別就是講什麼都行,罵總統罵部長做的爛都不會有人刪帖或是警察上門,也可以自由畫圖乳政府領導。心胸寬大的還會互糗對方,心胸不寬大的也不會有什麼後果,他無緣無故動你你可以告他。
當然在網路上威脅要殺某人,讓別人感到生命受到威脅屬於犯罪行為。一切依法行事。

可以在網路上跟別國的人討論別國事務。

收到不公平待遇可以去申訴,不然就是上媒體爆料。不過生活還是得過錢還是得賺,如果對政治冷漠的人可能沒什麼感覺。
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有了投票权,这对于一个有政治理想的人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称帝为人民服务 钥匙可以有。那么 接下来请务必拿出逃离肖申克的决心。The Shawshank Redemption
我就講個比較搞笑的,牆外的世界,電腦連某個網站突然404了,你第一個要做的是看網路線是不是掉了,HUB的燈是不是熄了,都沒有,連其它網站看看是不是正常,也不正常的話就打去網路公司客服抱怨去了。

在牆內,我相信你的反應可能跟牆外的人不太一樣,如果你突然連不上的網站又有點敏感的話更是如此。

現在疫情的關係,如果哪天中國又開放來台灣自由行了,來台灣走走吧,自由的空氣搭個飛機來台灣就能感受
范松忠 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彭佩奥、彭斯、班农等等、都是我干爹!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让习澳塞斯库和王培尔来太平洋、大西洋加我实名制微信,我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绝不“落叶归根”!
随便说说,哪里都有问题,你的墙外也有治安问题,比如枪支、贩毒,有可能比你的传销国更危险,那我不否认。

但高墙外的人更有爱心,几乎没人碰瓷的,遇到问题比较容易求助,我说的是所有国家几乎都不会那么互相提防像你的高墙国。

仅仅因为好莱坞电影里,可以炸掉白宫,而你的墙国连虚构一个领导人都不允许,我就无法认同你的墙国了,请见谅。
公民評論 个人油管频道,欢迎围观、指导!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hLOmp0AXhXhv3qGhkvTFHQ/videos
贴主,很简单,疫情结束后,找个恰当的时间,去东南亚国家自由行半个月一个月。你就能体验出来了

为什么推荐东南亚?第一离大陆近容易去,第二消费不高承担得起,
第三不是世界最好地区是很普通还偏下游的地区,如果你觉得这些地方都比大陆好,
那么大陆和先进地区的差别可想而知

另外,比较时不能只看硬件,更应该留意软环境,毕竟,硬件要具体能为人带来实质的有效服务才有作用。
大冷天时,你冷得直哆嗦,身边只有一床破棉被,一堆金子
你是选择盖破棉被?还是选择盖金子?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自己读书了解,更直观的办法是自己去交流。

用汉语问外国怎么样,相当于青蛙在井底问海怎么样。
在墙外对于同一件事的评价你起码有选择相信的自由。就好比病毒的来源,我可以选择相信实验室意外泄漏。而在墙内你只能相信来自海鲜市场,来自吃野味,来自美国,来自意大利
说说欧美吧,直观感觉就是天很蓝,海很蓝,草坪多,自然环境好,人长的五颜六色的,个子普遍比较高,路上没有中国那样密密麻麻的人,人普遍很友善,陌生人也会打招呼或者微笑下,没有国内那种漠不关心的感觉。

和欧美人打交道能感觉到尊重,正面,鼓励,关心,不会有谩骂嘲讽上纲上线那种国内亲人之间都经常能见到的消极情绪。

饮食的和语言不同,欧美和日韩都是喝冰水,有些人会不习惯,有些人适应的很好
Embraer195 习奥赛斯库
墙外生活十多年。人呐,在一个社会里要获得尊重,获得平等和公平,是要有独立的司法体系来保护的。不管墙内如何宣传洗脑,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在这里尽管你是少数族裔,你会感觉到尊重和公平。做事不需要托关系,不需要求人,不需要点头哈腰,溜须拍马。看不惯的人和事你可以说,可以去改变它。你不会感到害怕,你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因为你是一个人。
太多了,我说不完,也说不清楚。这是需要从实际生活中去感受的,这需要一种政治智慧。
坦克俠 翻墻還愛黨,定是狗娘養
地鐵、火車站沒有安檢,爽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個問題其實很現實
當政治鐵拳到身上的時候,在民主世界你可以找各種的發聲管道、盡情發聲與進行合理的申訴
還會有免費的司法資源幫助你與惡霸政府打官司,反過來在牆內就你懂得
當鐵拳還沒到來時,真的是感覺不到差別的
比較具體的就武漢肺炎的武漢政府滿報,說不會人傳人等,那個家屬已經告武漢政府最後的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或者一些強拆事件,當然牆外的世界也是有強拆的,不過最大的差別就是有管道發聲、有資源的幫助
不會像牆內那樣被刁難被特定人士訪問、找維權律師還不一定管用
沒差太多吧 甚至你還會覺得外面怎麼有點落後 生活也沒中國方便 基礎建設不大也不新 可能出來會更愛國吧
用爱心说诚实话 PUA祖师爷 你们知道我是谁
事实上,墙里面和墙外面,最大的差别不是生活方式,也不是生活水平,墙外面的世界很大,很大,但是你能看见的,仍然只有两个眼睛的视野,能理解的,仍然只有你能理解的东西

墙外面和墙里面,最大的区别,不是政治制度,而是我们的心,很多有名的人,当年生活的环境水平和言论自由,还比不上今天的共产党中国,可是他们仍然有自由,自由不是靠环境提供的,自由是来自内心深处的力量,而这些东西,你们从来不知道

在你们的世界,没有尊重,只有人吃人,在你们的世界只有仇恨,没有爱,所以中国才有几千万基督徒,他们离开你们的世界,在地上建立天国,他们一无所有,但是他们彼此相爱,也彼此关怀,他们的身体在监狱一样的中国,但是他们的心却是自由的

而那些离开大陆,却抱着共产党洗脑的那批人,就是身体脱离了大陆,也一样没有自由,只有彼此背叛和嫉妒。好像六四那一批人一样,一无是处,一无所成

如果你想要尊重,你应该去找教会,如果你想要知道墙外面是什么,你也应该去教会,教会不是天堂,教会是神的家,你可以在那里知道,墙外面到底是什么
在某些人眼里,世界上只有中国和外国两个国家。并且这个“外国”只有发达国家,广大的的第三世界国家都不存在。
上面的人说的差异好大,仿佛墙内就要窒息而死。

去台湾住过几个月,去过欧洲东南亚美国日本,其实没感觉到什么差异
也没呼吸到什么自由甜美的空气有什么不一致
因为短期的生活或者不是本地人你无法体会到吧
除了一些习惯不同,支付方式不一样
海外一样有骗子小偷,也有善良的人,也有虚伪的人。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是如此

生活习惯和文化差异其实还是挺大的。在美国的机场,排队安检,我算了下时间飞机可能要来不及了,但是安检很慢很慢,我看到旁边有一个机场的安保,我从队伍里出来询问我的飞机要飞了是否能够提供帮助,那个安保明显就是认为我要找事情,只回应我,你想干什么,并不回答我的问题。于是我从队伍里出来(逆行队伍),队伍里面好多乘客都在看着我,庆幸这个安保没有把我按在地上,我跑到另外一个安检口(差了大概20多米),人少很多,很快就结束了安检,最后一刻赶上了飞机。我当时对于这个安保其实有意见,因为你在亚洲的机场都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有问题会帮忙解决,而不是凶神恶煞就差掏枪了。但是后来觉得这个安保可能觉得他的工作就是维持秩序找出有问题的人,其他的不管他事。

其实很多人出了国之后反而会觉得中国其实还凑合,这就是为什么有很多海外粉红的缘故,特别是一些有关系的二代,在国内你享受到的便利在国外是没有的。而且在国内除了政治的自由,其他方面是很自由,有时候太自由了。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23
  • 浏览: 17923
  • 关注: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