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李文亮逝世后,粉红对他污名化观点总结

李文亮医生的死换来了什么呢?对,除了缅怀和声讨政府之外,更有潮水一般的污名化解读。我实在气不过批斗会,想把这些观点拎出来,也谈谈我的理解。


一、诉诸完美

1.1、李文亮没有专业病毒研究资质,是眼科大夫

反驳:看见小偷,若我不是警察是否不可认定其偷窃的行为?我是否要具备刑侦专业资质才可以认定偷钱包的人是小偷。这个观点很荒谬,李医生是在医院知晓确诊疑似SARS的病例的,这是事实。
其背后反思就是,对“谣言”的严厉把控——只要不是官方专家的官方认证,皆为假。

1.2、他跟别人说的是SARS,不是新型冠状病毒。如果说的不完美,就是错!

反驳:当时并没几个人认定病毒名称,更不要说一个普通大夫能知晓这种病毒名称。持这种说法的人就是马后炮式的有罪推定。况且SARS就是“非典型性肺炎”的简称啊,新冠其实也是非典型性肺炎啊!
他们都是肺炎病毒变异,它们的RNA序列高度相似,能发现这点是相当了不起。他提醒微信群里的人时候并不是在一个学术语境下,且,把它描述为SARS简单直接,大家一看到就知道,这是种严重的病毒,不是很好吗?如果我看见山里有老虎,我就大喊“有老虎啊!别上山”就行了,我不需要纠结它是东北虎(Panthera tigris altaica)还是华南虎(Panthera tigris amoyensis),就能达到提醒公众的效果。
在一般人类交流语境中,一个不完美的实话也是实话,故政府以“谣言”劝诫是无道理的。

1.3、李不是第一人,张继先才是第一人

反驳:还是想用“既然不完美,那就是错”的观点混淆视听,李医生可以不是第一人,他是不是第一人有什么要紧呢?关键是他早早地发现问题,提醒别人。OK,如果我们今天在说李继先,一定又会有人跳出来说,不是李继先,而是张定宇。你还可以说不是张定宇,是那第一个得病的人啊,如果他没发现自己得病,医生能知道吗?这第一个重要吗?李本可以做出巨大贡献,却没有,其问题并不出在他是否是第一个上面,这并不能作为把他批的一文不值的借口。


二、否定贡献

2.1、李文亮没有“吹哨”,他只是提醒身边的人

详细说就是没宣扬,没广而告之,所以没贡献。

反驳:假定李医生是想广而告之,想提醒政府和单位,由于官媒没报,会立即被当成造谣分子,受到惩罚。所以他害怕承担这样的后果,只想让身边的人平安。现实是他的行为客观上可以吹响“哨子”,要是没有面临与政府的博弈本可以有更大的贡献,可惜没有。
如果污名者想说他没广而告之,就必须回答“为何会被当成造谣分子”这个问题。如果想要说他客观上已经广而告之,到达了“造谣”的范围了,就必须承认其“吹哨”的贡献。
就是“他造谣”和“他没贡献”两个观点是无法共存的。

2.2、作为医生没有上报组织

如果发现疫情应该上报组织,找官方机构曝光,所以不算功绩。

理解:这点我暂且认,应该报告组织。可是,组织,你们懂的,李医生根本没有上报的权限。你报了也没有用,并且,院领导貌似与其关系不好,恐怕会被穿小鞋,或者直接置之不理。我认为,如果李大夫想尽医生的责任,则可以上报单位,然后在微信群闭嘴。如果想尽一个公民的责任,在微信群公布没什么不妥。
我国一直在宣扬“见义勇为”,大骂小悦悦无人帮助,人性冷漠云云。现实告诉我们要“见义不为”,有事还是不要挺身而出,找警察,把程序做了,自己就不用担这么大责任了。

三、政府无罪

3.1、政府并未立案,关押,收监,无不妥

反驳:明显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无调查、无立案、无审判,就是“劝诫”,这个劝诫是个强制措施。拿这条理由说事的人明显在说:我虽然怀疑你有罪,但是我不确定,先罚你再说,先污你名再说。
明显就是一个“以法治国”的政府做的事,而不是“依法治国”。简而言之就是,我去嫖娼,你想抓我没门?我没给钱,没给钱就不算嫖咯!没给你弄进拘留所就不是迫害你咯?
其恶心的点在于:让人活着的时候背负骂名!

3.2、执行机构就应该无脑执行命令

传染病防治法规定,未经机构证实,就是谣言,他传播的时候,尚未经证实。谣言就要惩罚。

反驳:共党非常爱宣扬自己制度优势,行政效率有多高。它的行政效率高建立在上级一层一层命令的前提下,上级没有命令,你怎么做都是错,做对了也是错。一味死搬法条,是连执法机构都不会做的事。况且,我国恶法丛生也从未依法治国,显然这种说法就是拿别国的剑斩自己国的人。

[b]3.3、干部个人行为不要上升到国家和制度[/b]

反驳:累了,根烂了,砍掉树杈子有毛用。我退一步,你倒是砍树杈子啊!每次都是砍了之后又嫁接到树干的另外一侧!简单来说就是找替罪羊。这招很适合忽悠有正义感的年轻朋友。


四、社会影响和其他

4.1、神话李医生、捧杀李医生

他只是个好人,因为他是医务人员,所以他是天使,无他

理解:神话任何人,我都觉得恶心。可是贵党最擅长不就是造神吗?可神化的标准是什么呢?政治嘛,对于政治有利你就是孔圣人,对政治不利你就是孔老二。
神就是神,人就是人。但人会发出神性的光辉,是李医生原本可以不说,他本可以活着的,但他做出了抉择,决定让他冒着风险做一件好事。难道不值得敬佩吗?
网评员们否定他本可以达到的功绩,为什么是“本可以”,他不说,说了就会暴露他党的问题。他们这一派就是直接发好人卡,承认你动机好而已。
我感叹的是,他活着是个罪人,死了倒成了“天使”,成了“英雄”,共党造神安全的方法就是把他变成一个死人。那到底谁在造神,是老百姓在造神吗?老百姓有造神的能力吗?说白了还是共党害怕李医生的神性被其他势力利用,率先把他造成自己的神(或许不是)。其背后,是信仰之战。网评员要讲他是好人还是英雄,自己都很混乱。

这就是我自己大致总结了一下粉红的喷点,欢迎讨论和补充。然,他们是全无理性的蛆虫,无法讲理,所以我不会去对线。
14
分享 2020-02-08

14 个评论

不要碧蓮的網評員們,請讓小粉紅去武漢支援吧,不去就是假忠誠。
说得非常好,非常到位!!!强烈支持!!!点赞关注收藏转发!一键三连!我特别喜欢像楼主这样讲逻辑摆事实看证据说道理的葱友!!!
一般來說粉紅的大腦早就被解放軍醫院活摘了。它們衹會做「人體錄音機」,反复播放黨的觀點。
的确手法越来越粗糙 大概党国受过正规训练的心理战人员都受不了待遇跳槽了 留下济南一群零时工导致
我还见到不少一边要求哀悼李医生一边钦点要求上街游行乃至政府下台的义士们是“废青”和“反动分子”呢。还有弱智在高呼“谁想借此颜色革命我就革他的命!”,问题是你门都出不了还能革的了谁的命??
粉红抹黑除了在他们自己的同温层之外,一般都会第一时间被大批群众按在第上摩擦,享受中国特色的集体网暴。

让粉红在这事上跳跳不坏,更多人会因此反感维稳话术的。
说得非常好,非常到位!!!强烈支持!!!点赞关注收藏转发!一键三连!我特别喜欢像楼主这样讲逻辑摆事实...

还是葱友更有良知~
我贴一帖 B 乎上一个毛左的高见,反正我都惊呆了。

如何看待李文亮的离世以及社会舆论对之的反应?



这段回答会有争议,如果有异议请阅读完后回答文末的提问后评论、谩骂。


李文亮医生投身防疫工作并为此感染献出生命,值得每一个人尊重。

但是,媒体在社会舆论之中没有起到普及防疫知识的作用,也没有监督检讨防疫上报制度是否健全,反而马后炮式引导民粹,完全不负责任。

眼科医生李文亮根据得到的信息推断病毒是sars,并在群里提醒三位同为医生的同仁注意防止感染。这事本身无可厚非,但是这条信息传出散播开来,以至于最后被定性为「传谣」。

国家在防疫通报上有明确的流程,前线医务人员如若发现有人传人的「现象」或「可能性」需要通过规定方式上报。经过验证无误才可向公众发布。

在我看来,作为防疫工作者直接在自己的朋友圈或群组发布「可能性」,非常不专业,或者有失妥当。就好比身为辅警(眼科医生),发现一个犯罪嫌疑人,在没有经过审判的情况下,纠集一伙“义士”并告知他们这条消息。义士最终决定出手打死他(将信息传播出去),打对了,的确是英雄,打错了谁来背锅?

说是传谣不是以内容论,是以程序正义性来说的,不然以后遇到未知疾病,防疫一线都会乱说话,轻者小病大说,重者影响整个防疫规划,引起社会恐慌。按程序正义来说,确实是众多造谣者中的一类,我们不能纯粹马后炮式神化这种行为。不然以后的防疫工作中去谈「可能性」的只会更多。说中的概率比六合彩高,可以当英雄,说错了社会承担后果。

我们都知道海南前些天因为有人善意提醒「如果封岛了,海南可能会粮食短缺,大家提前买点」,最后引发的大米哄抢。

如果疫情真的严重下去,一年、两年后粮食真的出现短缺,我们应不应该认为说这话的人预言了「粮食安全危机」?

我们应不应该因为传言者从事物流或超市工作而指责执法部门忽视「专业人士」的建议将其定性传谣?




武汉八义士现在怎么样了?

请先问“那八名是不是义士?”


眼科医生李文亮因在微信群里说这次的病毒其实是sars具有传染性而被定性为传谣,在疫情爆发后引起大众不满。

国家在防疫通报上有明确的流程,前线医务人员如若发现有人传人的现象可通过规定方式上报。只有经过验证才可向公众发布。直接在自己的朋友圈或群组发布“可能性”的方式是非常不专业缺乏职业道德的。就好比你发现一个犯罪嫌疑人,没有选择报警,也没有让他经过审判,直接纠集一伙“义士”打死他,打对了,你们的确是英雄,打错了谁来背锅???

说他们传谣不是以内容论,是以程序正义性来说的,不然以后遇到未知疾病医生都会乱套乱说话,轻者小病大说,重者影响整个防疫规划,引起社会恐慌。按程序正义来说,他们只是众多造谣者中的一类,不能按结果判断他们的对错。不然以后的防疫工作是个人都会跳出来说个“可能性”,或做一番预测。说中的概率比六合彩高,说错了社会承担后果。

鉴于有不少有不同看法的评论者,我这里想向异议者提出两个问题,请按真实想法回答:


问题一

在疫情爆发后,海南超市工作人员在微信群提醒「如果未来封岛,粮食会危机,多屯点粮食」,之后引发了大米哄抢。超市工作人员同样是根据职业经验做出的判断,同样是善意的,同样没有号召大家传播。最后他被定性为传谣了。

如果这次疫情继续发展,一年、两年,最终确实导致部分区域粮食供给出现问题,我们是否要马后炮式的为当初提醒「粮食危机」的超市工作人员正名呢?


问题二

身为眼科医生的李文亮提示大家这次可能是sars,具有传染性。我们在事后看到确实有传染性,愤怒政府当初没有重视眼科医生的提醒。其实在疫情爆发前,网上也有风传「这次病毒是艾滋变异可以人传人」,同样也提到传染性,我们现在是否应该把那个英雄也找大加赞赏呢?


总结

大家少一点马后炮式的指导工作吧,认为当初应该重视这个重视那个。把时间点放在当初「专家组正在验证传染性,政府在焦急等待最后的结果,医疗前线医生疯传病毒其实是SARS」,你会怎样去做?





如何看待李文亮等8名医生?

那八个是英雄吗?国家在防疫通报上有明确的流程,医务人员如若发现有人传人的现象可通过规定方式上报。只有经过验证才可向公众发布。直接在自己的朋友圈或群组发布“可能性”的方式是非常不专业缺乏职业道德的。就好比你发现一个犯罪嫌疑人,没有选择报警,也没有让他经过审判,直接纠集一伙“义士”打死他,打对了,你们的确是英雄,打错了谁来背锅???



说他们传谣不是以内容论,是以程序正义性来说的,不然以后遇到未知疾病医生都会乱套乱说话,轻者小病大说,重者影响整个防疫规划。嚼舌头谁不会?未经验证先把病情往严重去散布,说错不用背锅,没准说中了,还能当英雄。谁都会做。








处于对其人的保护,我就不挂他了,不过按照问题在逼乎检索很容易定位
我还见到不少一边要求哀悼李医生一边钦点要求上街游行乃至政府下台的义士们是“废青”和“反动分子”呢。还...

还是那套扣帽子的招数,一点意见不能有,有意见就给你扣帽子。有些朋友受不了这种谩骂就直接说“我就是废青”如何如何,哎
你和他们讲的并无冲突。
从他们角度出发,讲头上高帽过誉无问题。可是,传说中有资质准确公开积极高效的后续工作哪去了?死亡是悲哀的,夸赞你我他这些矮人堆中的大个子也是悲哀的。高帽自他头上摘下那刻起就变成了待扣的屎盆。
我贴一帖 B 乎上一个毛左的高见,反正我都惊呆了。处于对其人的保护,我就不挂他了,。

哎,还是那几个点嘛:
1、瞎比喻:辅警当然必须走程序正义,因为他面对的是一个未经审判的人,且他是个执法者,程序正义可以把执法的权力关在笼子里。李医生面临的是疾病这种灾害,并不是执法。他也不是被“义士”打死,是被政府害死。退一步,就算他是一个辅警,面对犯罪嫌疑人正要挥刀扑向受害者,他是否也应该上报上级,坐等受害者毙命?
2、自我实现的归因:海南抢米的比喻是说,如果你传播假消息,假消息引发的连锁效应会实现其为真消息。这个错误在于,在实际生活中也是“可能性”,你不能百分百推断我只要传播“米短缺”就一定会引发“米短缺”。如果这样,我天天大喊“米短缺”,难道海南可以无限断粮?他在描述自己例子的时候其实是个概率事件,他上文又批评“防疫工作是个人都会跳出来说个“可能性”,或做一番预测。说中的概率比六合彩高”批判的就是李医生说的话是概率事件。凭什么他口中的概率事件会发生,李医生口中的概率事件不会发生呢?而且他无法归因:恶果是因为“说出来这句话”引发的。
就算可以归因到一句话上,他更无法讲:说出这句话可能会带来善果。他的论据是引发坏结果,还有引发好结果呢。猎人海力布不是地质学家,他想通知大家会发洪水,若他不说,则村民被水淹没。说了,最多不过是村民恐慌踩踏羊群走散,可是村民可能逃离洪灾啊。
3、荒谬类比:李医生是凭空想象吗?不是的,他不是做梦梦见有人感染的,他是看见检测报告的,它怎么就能类比成答主提出的论据呢?且不论答主的论据“艾滋变异”可不可靠,我们说个不可靠的,双黄连能抑制病毒吗?传播这信息的人看见双黄连能抑制吗?答主在用一个谣言类比一个实话。
太多人 
,严格要求普通人,吹毛求疵,却对政府公权力极端大度
哎,还是那几个点嘛:1、瞎比喻:辅警当然必须走程序正义,因为他面对的是一个未经审判的人,且他是个执法...

说得很好,但还不够精准,其实他说了那么多其逻辑谬误之处一句话就可以概括,公共领域只有言论自由没有造谣传谣,我再强调一遍,公共领域只有言论自由没有造谣传谣,这是个常识,因为民众如果造谣政权可以辟谣,但政权如果隐瞒,又不允许民众发声,请问民众如何得知实情?如何救济?谣言四起的责任不在民众,而在于官方不及时公布实情也没有公开透明的监督机制。谣言止于公开,公开真相的代价比起隐瞒真相的危害而言,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