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穆斯林的一些看法

我是个穆斯林,祖先是明朝初期自中亚进入中国的色目人,改汉姓以后姓韩,在中国东部。目前我家族的外貌已经完全中国化,除了鼻梁高以外没有任何显眼的特点。东部穆斯林大多是大杂居、小聚居,穆斯林一般会组成一个村落,在改革开放多年后村落被开发拆迁成小区,穆斯林社区也被拆散,大家都不再执着于住在一起。

我喜欢中国历史,自认为是中国人,因此品葱上骂“支那”我会感觉到被冒犯。我从小就喜欢买论语和墨子之类的书看,觉得这些思想在当时一片崇洋媚外的舆论下是可以从平凡大众中脱颖而出的。后来秦时明月百步飞剑播出以后,我因此喜欢中国历史和画画,后来进入美术大学。比起汉唐来说我了解最多的是明朝,明朝臣子们比较有尊严,明初很野蛮,后期士林势力强大后则让这个朝代变得越来越文明,空前绝后,我对东林党看法很好,黄宗羲的《明夷待访录》批判了君权,我认为他的思想在今天来说还是进步超前,值得很多中国人学习的,这是悲哀的事情,也是我因此喜欢明朝的原因,这个朝代思想比较自由,因为政府的管理水平太低下,民间结社太发达。

身为穆斯林,我诚实的说,认为本拉登是一个复杂的人物,他是贵族子弟,在国家被侵略后走上恐怖主义道路,他的手段伤害了无辜的人,但他的行为在国家争斗之中并不算下作,类似杜月笙一样的角色,不过他比杜月笙更爱国。

我认为中东独裁者们比如萨达姆、卡扎菲的败亡都是应该的,他们有很多时间改善民众的生活,为国家建立稳定的体制,但他们享受荣华富贵,做了很多无耻的事情,败亡后很多人却说他们可惜,实际上全是自己自作自受。

isis则更野蛮,在中国历史上如果要找相应的人物时,我认为isis更像晚清曾国藩控制之下的湘军,所到之处奸淫掳掠寸草不生,却认为自己有远大的理想。领导人也一样谈论哲学,但无法交流,不能讲理。

让我选择在阿富汗、叙利亚、土耳其住还是中国住的话,我会选择在中国,让我选择在中国或者日本韩国住的话,我会优先选择日本然后是韩国,最后是中国。


东部穆斯林汉化程度很深,说起教义来最显眼的就是“尊天道认主拜主,尊人道孝敬双亲”,但实际上这句话与儒教思想更近,并不是很贴近伊斯兰,东部穆斯林称真主为“至仁主”,后来在清末才在外来人影响下改为真主。

清末陕甘回变时,我父母的家族在东部都没有受到影响,陕甘回汉两族在满族指挥下血战连天,东部的回汉两族却互相尊重,没有产生过大的争斗。东西的穆斯林群体是截然不同的,交流却很频繁,许多东部穆斯林认为陕甘的那些宗派是最虔诚的,因此时常去陕甘进行宗教采风之旅,但陕甘回变没有影响到东部。

东部穆斯林大多数不知道逊尼派、什叶派的区分,没有人分得清我们到底是逊尼派还是什么派,但外国专家们称我们是逊尼派,被称为逊尼派的我们并不敌视什叶派,只要是信仰伊斯兰的人,都可以进出东部的任何清真寺。

中国穆斯林在我心中最好的口号是“四海皆兄弟”,有种天下大同的理想,穆罕默德依靠这种意识形态而让中东的人们摒弃部落、民族之间的界限,停止私斗,逐渐统一,在波斯和罗马两大势力的夹缝中成长起来。但他在六世纪时不可避免的有许多现在看来野蛮的言行,却被一些宗教野心家记载成圣训录,要求后人遵守,一千四百年来始终不改变。

古尔邦节时,每个穆斯林都会买来羊杀掉后赠送给路人吃,我们这边的习俗是古尔邦节时大家捐款给附近的清真寺,捐款者的姓名写在寺门口的黑板上,然后不管你捐款与否,也不管你信教与否,只要进寺就可以吃饭。

一般是炖羊肉和大骨头,一碗一碗的放在摆放好的桌椅上,大家彼此不认识,坐下就吃,吃完就可以走,场面很乱,没人会管你叫什么、是什么人。我只见过没吃过,因为不喜欢吃炖羊肉,他们会加很厚的海带,我不喜欢吃海带。

妈妈的家族是当地回民村子中的大地主,在建国后被土改,家道中落,姥姥不去清真寺,也很少谈论教义,很怕谈论到生老病死,性格比较犹豫。父亲家是贫民,建国后奶奶响应共产党号召,只有小学文化的她成了扫盲教师,后来兼任村组织的会计,至今她还保留着当时“女人能顶半边天”的性格,非常好胜,做事果断不拖泥带水。但后来她不知为何不再谈论共产党,而是变成虔诚的穆斯林信徒,奶奶去过山西长治,说那里的穆斯林很虔诚,虔诚的证据就是“那里的人吃饭都不说话,掉在桌子上的米都捡起来吃了”,这很明显又是儒教的作为。她也去过麦加,跟一些老太太一起坐飞机去的,但回来后只是高高兴兴的炫耀买来的围巾。

中国有百分之18左右的人自认为佛教徒,百分之4左右的人自认为基督徒,百分之1左右的人自认为穆斯林。

东部穆斯林年轻人一般不参与宗教活动,我所认识的人中没有一个人是虔诚的,都潜意识中认为信教是很土的行为,不出入清真寺,但没有人会否认自己是穆斯林,私以为是共产党的群体荣誉、群体认同感反而加强了穆斯林内部的向心力。

对于如何破解宗教迷信问题,我认为只要大力宣扬文明、民主、自由等现代理论,让人们能做到独立思考,破除集体主义,宣扬个人主义,就可以避免宗教的过分传播。

但是共产党很显然与伊斯兰教的那些野心家一样,也需要民众的愚昧才能成事,他们依赖的东西是相同的。所以共党既要斗败伊斯兰教,又不能让民智开放,犹如火中取栗,这是真正难办的事情。
24
分享 2019-04-03

31 个评论

感谢你袒露自己穆斯林的身份,这需要勇气,这是对新品葱社区的肯定。
原教旨主义在全球的传播和蔓延是一个全球同步的现象,情形跟20世纪共产主义运动。实际上ISIS对全球很多穆斯林而言,非常像是当年西班牙内战对于国际共产主义者的吸引力。要知道文革时期,共产党也在向东南亚输出革命,除了臭名召著的红色高棉,东南亚和南亚各国都有毛派共产党的活动。甚至香港都有共产党在闹。

共产主义的革命输出说明,一旦有力量进行意识形态输出,其效果是不可避免会投射到很多地区的。

中国的穆斯林本来是非常非常世俗化的,很多穆斯林国家,像摩洛哥,马来西亚,印尼等都有非常严格的审查制度和思想警察,用法律禁止了部分原教旨伊斯兰教派在国内的传播。这其中也涉及到敌对意识形态的问题,比如有些西亚阿拉伯国家的教派在同为阿拉伯国家的北非某些国家就被禁止。

中共所谓伊斯兰中国化的政策,跟很多穆斯林国家对某些教派的禁止是一回事,对于穆斯林世界来说这种措施并不是什么新奇事,他们自己也在干。唯一的区别是,中国对伊斯兰世界的思想派系和教派区别缺乏普及教育,除了少数专家能够对中央政府政策建议之外,那些执行中国化政策的党政官员和基层国家机器很难像穆斯林国家那样精细化管理。

品葱更早有一篇文章以新疆问题为例讨论革命输出的问题。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477
我就不知道,这个真的这么重要吗?
穆斯林在历史的长河里也是个新教,盛行于唐朝时期,是义和团共产国际天主教的集合体,是阿拉伯人维持了上千年的文革现象。共产党和伊斯兰教在本质上是一摸一样的,在这一点上我不同情任何一方
请问您如何看待阿拉伯之春失败后 被民主派甩锅给宗教
宗教势力确实扮演不进步的角色了,伊斯兰教一直战争不断,和平时代太短,研究积累不下来,也没有教改,土耳其承平六百年积累出来的凯末尔改革却半途而废,没发展出人权之类的基石理论。
我至今不能理解为什么对新疆穆斯林采取高压,同时却又对甘宁云南等地的穆斯林采取纵容的态度。
关于逊尼派什叶派之争,在中国应该只有老教和新教。老教又名格底目,是早期传入中国的伊斯兰教,有很多中国化的表现方式,如清真寺用中国传统建筑式样。新教是清朝中期以降从沙特、也门等地传到我国的,教派很多,有哲合忍耶、嘎底林耶等等,其中以哲派影响最大,其特点就是死抠古兰经教义,严格按照沙里亚法约束百姓。新教内部派系斗争也很激烈,大多数都是死抠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比如念诵真主名号应该大声还是小声,这就可以分两派然后相互仇杀。清真寺的风格和中东保持一致。新教对中国的危害性远胜于老教。
已删除
如果因為你們教義要求你們殺死不信者
而認為這宗教是危險(包括你們) 你同意嗎
所谓中国应老教和新教,我认为以割裂派与再引派更合适。假如题主说的是真话,那么他明显是割裂派——失去了阿拉伯半岛的传乘,在中国明清共多年闭关锁国大背景下以讹传讹偏离了伊斯兰。
“不是穆罕默德的言行一些宗教野心家记载成圣训录,要求后人遵守。”——穆罕默德自己就是野心家。
穆罕默德是惟一成为帝王的宗教创始人,其他宗教是弟子在创始人死后收集整理经文。伊斯兰教,穆罕默德是自己公布《古兰经》,按他的说法是天使给他的。更要求经书不但一字不能改,连换行排版分页也一丝不能改。还要必须以古阿拉伯语颂读。

我很怀疑题主是否懂阿拉伯语,是否看全了古兰经。我不懂阿拉伯语,但我以中英5个不同译本对比过古兰经,再结合历史才对此宗教下结论的。
如果后面还是不能发展到真主管信仰,真主还是管他羔羊的一切,包括衣食住行,那历史会证明,你们和GCD没什么区别。
我们为什么即反对GCD,又反对你,原因你们两者都一样的。
若是一个进来看了这多的回复,想必应该明白了吧。我曾经用一句话来形容这二者:愚蠢的伊斯兰及可恶的共产党。前者愚蠢,是因为固守经书,冥顽不化,背离人性及科学。后者可恶,是因为荒话连篇,自己都不信却又想让全国相信,为了权力可恶至及。
见过很多年轻时候世俗化,老了忽然回归宗教的,就像你妈妈那样的挺多了。
原因非常简单,就是身体衰老之后发现生死之关难过,且幼年记忆会带向熟悉的道路,在知天命之年终于知晓个人努力只是借着时代大潮,天命不可测,一切尽是上帝扔色子,往昔不可追,再无豪气喊出我命由己不由天,连养生邪教都知道老人怕什么,你拿无神论告诉他们死去万事皆空?你一堆我一堆,火葬场里都是灰?
你说你是穆斯林指的是你是回族还是你确实拥有宗教信仰
支持发声。本来都是人,哪有那么多上纲上线的。真正的敌人躲在背后,全世界各种方法煽动各类仇恨各种互斗,宗教间,男女间,不同性别取向间,穷富间.....不要被操控了很重要。有一天这群人会浮出水面。
许多国家根本没有建立民主制度,反而陷入各部族、各党派之间的内战 这个是阿拉伯各国本国国情问题 还是因为推翻前朝过程中程序上出了问题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不是中共养活了中国人,是中国人养活了中共
中共就是一只巨大的寄生虫,收割了农民的财富,再收割工人阶级,然后轮到中小工商业者,再收割中产阶层。现在私企、中产已经油水不够了,为了活下去它一定会把脏手伸向它的执政基础——公务员,以土地为主的私有财产、以及以集资房为手段的现金搜刮无所不用其极。
我看了很多清末回变得论文,满人政府在西北奉行以汉治回策略,在日常案件审理中偏袒汉人,导致民族仇恨越来越激烈。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红卫兵变老了,却仍然记吃不记打
文革中,重庆以武斗闻名。位于重庆沙坪公园小溪亭阁不远的“八一五”公墓,则是全中国唯一见证重庆大规模武斗的坟墓。里面埋葬了几百人的冤魂和尸体。有大陆媒体披露,重庆的武斗在最血腥的时候,“八一五”和“反到底”的高层仍然保持着良好的私人关系,而他们领导的两大组织却每天都在屠杀着对方,一切看起来像是游戏。

“八一五”公墓里的113座坟墓掩埋了400余名当年武斗的死难者。他们中有年仅14岁的少女,有被称为“校花”的女中学生,有年轻的母亲,她们和更多的他们——握著枪和铁棍、刀、匕首等的儿子、丈夫、父亲——交错地倒在这里。

沙坪坝区在武斗中是“八一五”派的根据地。所以这个墓地埋葬的,几乎全是“八一五”派的死难者。武斗开始后,死伤不断扩大,一些大的工厂学校(如重庆大学、建设厂等)多在自己的单位内开辟墓地安葬。而一些小单位的罹难者,因为单位内找不到安葬空间的,便被葬在了这里。

《凤凰网》在日前重新摘选了《南方周末》在2010年2月份发表的一篇关于重庆“八一五”公墓的文章。文章题为《最后的武斗罹难者墓群》,里面描写道,这个公墓深藏着一代人的记忆,和我们必须直面的历史。

作者在沙坪坝同几个唱红歌的老人聊起当年的文革时,竟发现有当年参加过武斗者,只是竟不知有几百同龄人埋葬于不远处。每天都有老人在这里合唱红歌。而讽刺的是,这同样是安葬于此者生前所熟悉的旋律……
哈哈,没想到自由派阵营里有两面不讨好的民小,连穆斯林里面也有里外不是人的"两头真"。

看来你极度缺乏对费拉的认识,更谈不上在费拉遍地的环境下生存,就让窝老来点拨一下你:

你发了这么多帖子表明自己是一个世俗化的亲西方的世俗化穆斯林,有几个人能够理解你谅解你?这还是在品葱,要是在墙内,怕是早就象黄正宇牧师一样被骂死了。

你企图放低姿态,用有礼貌的态度让别人觉得你是一个讲道理的可以沟通的穆斯林。然而,在费拉们看来,温良恭俭让=老实巴交软弱无能,于是他们开始更加蹬鼻子上脸的攻击你排斥你。

要收获费拉们的尊敬,必须先让他们感到恐惧。你对费拉们稍微友善一点,他们下一秒就开始瞧不起你。

打个比方,如果你一开始就以极端派穆斯林的人设出现,动不动杀这个炸那个,武德爆棚,费拉们怕你都来不及,哪还敢唧唧歪歪?

然后你突然华丽转身成"温和派穆斯林",也许那些曾被你伤害过的人还会赞美你"穆斯林变好了!说明我们的社会在进步!世界的爱与和平有希望了!"

最后如果你不幸被警察爆头,费拉们也许还会帮你说几句好话"穆斯林也是人,哪能不犯错误不走弯路?","穆斯林干掉的都是欺压百姓的贪官污吏,他们不会伤害老百姓的!"
@组组组组 共產黨治下的文章也未必都是假的。有些東西,他沒必要撒謊。 另外你要點回復別人才能看到
既然你不在自由派里,就别为自由派代言吧。 我算半个自由派,我也没要砸了穆斯林
……东部穆斯林年轻人一般不参与宗教活动,我所认识的人中没有一个人是虔诚的,都潜意识中认为信教是很土的行为,不出入清真寺,但没有人会否认自己是穆斯林……

这不是自相矛盾么,信伊斯兰教=穆斯林,如果是真的,那和基层党员的类似物种,
没好处时装作群众一起调侃党,有利益时分分钟翻脸我也是党员,真是两头通吃不耽误啊
国内穆斯林应该像佛教学习,具体就是即保持自己的特性,同时又包容温和的一切,而不是排外和延续所谓教派不同的仇恨。
我估计连穆罕默德都没想到,他的信徒会因为一些蛋疼的继承人的选择,而分为两派,彼此如仇人对立,并把仇恨延续千年,直到今天也无法消去

国内穆斯林应该像佛教学习,具体就是即保持自己的特性,同时又包容温和的一切,而不是排外和延续所谓教派不...



不只两派(我猜你想说逊尼什叶),连楼主和一些新旧穆斯林葱油在内的十数位葱油,有格底目,虎门哲门嘎门,伊赫瓦尼,撒拉派,文泉堂(不知道有没有西道堂),加上东突朋友的瓦哈比,贾沙的赛莱非,能够和平共存就已经是奇迹了。目前我们品葱穆斯林都保持低调,尽量不谈宗教(我常常水宗教是因为没有什么话题可以水:P)

你说你是穆斯林指的是你是回族还是你确实拥有宗教信仰


她是真回族,汉族穆斯林和回族穆斯林还是有用语上的不同的。

我至今不能理解为什么对新疆穆斯林采取高压,同时却又对甘宁云南等地的穆斯林采取纵容的态度。


维稳而已。
伊朗是极权主义国家,很多问题是极权主义的问题,不是穆斯林的问题
但是穆斯林容易支持极权主义,比如文中的所谓东部穆斯林,移民已经几代人,年轻人连清真寺都不进了,却还执着于中国人对吴越闽粤各民族的大一统,执着于中央集权,这不得不说是伊斯兰教义、伊斯兰家庭教育的影响。

国内穆斯林应该像佛教学习,具体就是即保持自己的特性,同时又包容温和的一切,而不是排外和延续所谓教派不...



佛教起的作用完全是和战国末年儒法之争里道家起的作用是一模一样的,完全就是助纣为虐,因为佛教出世的那一套在桂枝目前的环境下就是犬儒。

国内穆斯林应该像佛教学习,具体就是即保持自己的特性,同时又包容温和的一切,而不是排外和延续所谓教派不...


中国佛教那是被皇权杀得听话了,以前可不是这样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