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意你的家人出门买菜的时候被感染死于医院挤兑?

这是本论坛一名中国网友对质疑清零政策的有力反击, 和我亲戚说的一摸一样。 当时我就傻逼了, 再也不提这个话题了。
我能说什么, 清零政策表明中国人对亲人对他人生命的重视绝冠全球,因为没有其他国家像中国这么干的。

你个老人孩子过马路红绿灯要小跑,车不让人的国家,随意给孕妇做刨腹产B超的国家, 感冒发烧随便开各种抗生素各种中药的国家。 任意给蔬菜水果打农药,给猪鱼鸡吃抗生素的国家。从山东江苏到浙江都出是癌症村的国家。 怎么突然比欧洲人美国人更热爱生命尊重生命,比日本专家德国专家更严谨更专业了?

我要反问一句你愿意家人死于农药癌症,空气污染,水污染 交通事故? 为什么几十年中国一直这样?在珍惜生命尊重人权方面明明做的最烂的一个国家,说大道理却义正言辞大义凛然。 中国人注射的疫苗没有任何公开数据,欧美日推广的疫苗中国也不公开介绍和大量引进。滑稽是注射疫苗后中国人是不能自检抗体水平,这都是违反常识的。当珍爱家人重视孝道的各位亲人被强制注射了三无产品, 中国人谁站出来质疑反抗了?中国人重视生命?

中国的清零政策就是韭菜们被按地上随意摩擦的暴政。这都能摩擦出感觉:施暴者是爱我们的。
QSRDM 灰名单
清零政策既不会减少由新冠带来的伤害,反而可能增加这种伤害。清零政策的本质是以命换命。下面是原因:

几点事实:
1. 新冠这种RNA高变异,人畜共患的病毒,现在已经无法彻底消灭了。清零的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幻想,失败只是时间问题。
2. 人类目前开发的所有疫苗,并不能阻止病毒传播,国内根据原始病毒开发的灭活疫苗更是完全失效了。中国也拒绝外国疫苗。
3. 国外由于病毒的传播与新型疫苗的施打与更新换代,重症率维持在了可控的水平,同时群体免疫力水平中国与外国产生了断崖。
4. 各大药企研发治疗药物的尝试目前都失败了,实际上所有这种病毒引发的疾病自古至今主要是靠免疫力。
5. 中国不可能永远这个程度闭关锁国,产生中国与"外国"两个世界,经济会垮,会无法维稳。

由上述5点事实,我们可以论证"清零政策既不会减少由新冠带来的伤害,反而可能增加这种伤害":
由于2和4 - 人类无法阻止病毒的"传播"与"伤害",以及3-中外已由于清零政策产生免疫力断崖,
更基于1-清零失败只是时间问题,所以清零政策只是延缓了伤害的到来,而不是阻止了伤害。相反,这种延缓是以巨大的经济,社会,人民为代价实现的,比如武汉西安的情况。
而当清零政策最终失败的那一天到来,基于3, 本来应该在这两年内慢慢承受的伤害会一点不少的瞬间冲击中国。
所以长远来看,清零并不会减少伤害,反而会增加伤害。

实际上,国外的防疫目标一直是防止重症过载,医院挤兑,以时间换空间,把抗疫的时间战役曲线拉长熨平。而中国一刀切的清零政策与这一理念背道而驰,等待它的必然是国外一直试图熨平的脉冲爆发式破防挤兑,将产生损害是国外不能比的。

又为什么说"清零"的本质是"以命换命":
因为前一个命是普通老百姓的命,后一个命是体制内人员和领导的命。
清零政策所产生的"代价",主要是老百姓承担的。经济下行,失业大增,受伤的永远是底层老百姓而不是有编制的群体。
人民过的越来越艰难了,许多本来不必饿死累死的老百姓,就不得不因为"清零"的副作用饿死累死穷死了。
许多本来可以及时得到救治的其他疾病患者,可以及时得到接生的孕妇,就不得不因为"清零"失去生命了。
许多本来可以在这两年诞生的孩童,就因为清零和抗疫的苛政而从一开始就失去生命的机会,出生率大降。
而体制内人员和领导几乎不会受到这些影响,通过以底层老百姓为代价,为他们尤其是年纪大的领导延寿2年至今。如果没有"清零"政策,这些人本已像国外的一些政客名流那样在20年就承受新冠的代价而去了,而不是像现在,通过"清零"把这些代价转嫁给了底层人民、失业青年、孕妇、儿童。

"清零"的本质,是拖延,是反科学,是对抗自然规律,是以运动式的感性对抗科学与理性,是"人定胜天"的文革式大跃进。
"清零"的真正目的,是为体制内延寿,是以底层之命换上层之命。是站在人民的对立面,因此是必然要失败的。
"清零"每多实行一天,所造成的伤害就会再加一天,中国人民头顶所面临的无可避免的风险就会再加重一重。
疫情发生以来,很多中国人不理解,说外国人和外国媒体双标。为什么疫情在中国爆发时,就说这个是致命病毒,武汉是生化危机城,等病毒传到国外,就突然改口说只是大号流感了?回答的关键在于中国的信息不透明
首先要注意的是,外国人不是一个人,外国媒体不是一家媒体,说什么的都有,这是言论自由。武汉那阵子,网上流传很多人走在路上突然倒地不起的视频,很多人说是新冠发作猝死,说得很可怕。于是有一些公民记者,如陈秋实方斌等人要去调查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被政府阻拦甚至拘留。正是政府不愿意信息公开,所以人们倾向于把事情想象得很可怕。并且把武汉说得死尸遍地的基本上是法轮功媒体,BBC等正规媒体没有充分证据并没有说些添油加醋的话。政府说网上的视频是造谣,摔倒的只是体力问题,但不让媒体调查,大家怎么相信呢?实际上我记得陈秋实的一个视频里,他遇到一个倒地不起的人,旁边人害怕是新冠都不敢去扶,只有他自己上去,才知道他没有生病,(好像是被车撞了),然后打120把他接走了。所以如果让陈秋实等人去调查,结果可以是有利于中共的,结论可能是武汉疫情没有那么严重,但政府就是不允许调查报道,要求大家只听央视的。
病毒传到国外后,我们已经有足够多公开透明的数据了,并且不同国家的数据可以相互印证,在有疫苗和口服药的前提下,病死率已经相当低了,因此有信心放开管控后,我们的长辈老人,大概率不会病死于新冠。
我觉得你理解偏颇了。墙内人的意思是,只要不封控到我脑袋上,我就支持把那些潜在风险感染者全部大铁链子锁起来,以此保证我以及我家人自由的买菜。至于别人的苦难,跟他又有什么关系。踩着别人的苦难幸灾乐祸沾沾自喜铁拳没落在自己脑袋上的人,在墙国简直数不过来。
沒腦子,真以爲官員那麽出力清零是爲了命賤到不值錢的韭菜?
不過這麽扯蛋的人我連辯都懶得辯,有時閒打出這麽一大篇文字抒發這麽扭曲的邏輯,而不會動動腦子想想實事的人,腦殘程度如果用殘疾來打比方,是全身癱瘓接呼吸機營養管苟活的級別,沒救。
家門被拴鐵鏈的時候,企業被清零到關門失業的時候,家人急病醫院關門不接診的時候...別哭就好,聼著心煩。
疫情防控是同西方进行意识形态战的一部分,这就是清零的意义所在。中国大学里有很多这种论文,不知道这些作者被封控的爽不爽。
bananapipeline Dots will connect at some point in the future
我可以死於新冠。但我不能死於封門和其他人為的次生災害。

疫情兩年來。我見過不少肉身翻牆的人說美國不靠譜。還是國內好。吵著要回國的。
還有一些說後悔入籍的。
這些人在疫情之前的這麼多年裡享受著美國的自由和美好。其中很多人都鑽過美國社會福利的空子。
現在遇到艱難了。開始抱怨美國政府不像ccp那樣大包大攬了。
他們不會去想。為什麼美國人會因為封城、打疫苗、戴口罩上街抗議。
卻從不因為死人多上街抗議。

希望國內早點通航。能實現他們回歸祖國懷抱的迫切願望。
希望他們回去了聽黨的話。過得開開心心安安全全的。別再回美國了。
我想美國人也不想要這種有便宜就占。有困難就跑的移民。
清零為的是領導人的面子
封城過程中受害而死的,經濟受打擊的根本都不理
其實最後肯定多人受害
不是有那么句话吗,做扯淡的事,等国人是最专业的

不计后果清零,就是扯淡啊
thibetanus 狗熊维尼
支那人对于所谓的清零政策的支持,实际上是建立在一个虚幻的假设之上:如果不执行清零政策,武汉病毒在支那会像美国这样死上几十甚至上百万人,清零政策让中国少死了几十万人。


     实际上,这个假设是错的,极端的清零政策并不会让中国少死人。

     武汉肺炎病毒会杀人,但是极端的清零政策同样会杀人。很多时候,极端的清零政策比武汉肺炎杀死的人更多。让成千上万的老年人在零下几度的寒风中站上几个小时等待捅鼻子,会造成老年人的死亡率增加,关闭妇产科医院,会造成孕妇和婴儿的死亡率增加,关闭急救室,会造成包括心脏病患者的死亡率增加。除此之外,极端的清零政策导致的经济停摆,大批人员失业,同样会导致总人口的死亡率上升。很多支那人有一个错误的认识,就是没有看到自己身边有人死于武汉肺炎,又看到电视上反复宣传“美国死了多少人”云云,就认为清零政策救了很多人的性命。但是实际上,武汉肺炎这一类的传染病的相关死亡的统计,非常依赖科学的调查分析,用切身体会很难感知。美国的死亡人数如此之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国的医学研究更加发达,医生和科学家对于这一类的呼吸道传染病的致死机理有着更加深刻的了解,很多死亡病例,在一些欠发达地区,根本不会认为和武汉肺炎有关,但是在美国,由于医学的发达,人们认识到这些病例和武汉肺炎的联系,在统计上把它们都归为武汉肺炎的相关死亡。所以美国的死亡人数才会如此之高。相比之下,在中国,流行病学远没有美国发达,(流行病学是一个独立的学科,看中国找终南山这个呼吸道疾病的大夫当智囊,就知道支那从上到下对于流行病学都没有准确的认识),对于这一类呼吸道传染病的致死机理的研究还很不透彻,很多和武汉肺炎的相关死亡没有进入官方的报告,所以才会使中国民众产生“清零政策避免死亡”的错觉。除此之外,研究的欠缺还让很多支那的普通民众意识不到类似的呼吸道传染病每年究竟能产生多少死亡。譬如流感,很多支那人认为流感不会杀人,但是实际上,最新的估计认为中国每年的流感相关的死亡是20万。正是因为意识不到这一类传染病每年能造成数万甚至数十万的死亡,支那的普通民众才会对武汉肺炎的死亡人数如此恐惧,这种恐惧是支那的普通民众接受清零政策的一个重要原因。如果大多数民众都知道中国每年流感死了二十万人,就自然会质疑关于武汉肺炎的清零政策:为什么流感每年死二十万不封城,武汉肺炎死八千人就要封城?

     对于武汉肺炎在支那造成的死亡,或许可以从总死亡人口窥见一斑。http://pdsc.ruc.edu. cn/jdjx/55f514b5aa1a4f6397f535dc762438b0.htm
    这是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的一篇文章。作者检视了202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对比之前历年的数据,计算出2020年中国多死了四百多万人。实际上2020年的人口普查漏洞百出,官方的数据被很多研究者指出与事实不符。这个四百万人的具体数字有待商榷,但是如果真的某一天真实的2020,2021两年的人口死亡数据公布的话,我相信其中可能会发现相当惊人的内容。
   

     除此之外,支共官方释放的虚假数字同样迷惑了普通民众,让普通民众误以为真的封城一类的手段可以做到清零。但是实际上,即便从很多官方的信息来看,在中国的很多地区,武汉肺炎已经大面积传播了。譬如,在官方的通报中,经常发现很多病例,这些病例没有外国或者外地的旅行史,也没有和武汉肺炎的患者有亲密接触。为了解释这些病例,支共官方甚至祭出了“邮包传毒”这种非常荒唐的解释。但是我们都知道,邮包传播武汉肺炎的机率微乎其微。这些找不到来源的病例暗示着这些地区武汉肺炎已经广泛的传播开来了。这证明中国的清零政策实际上根本做不到清零。支共宣传中的所谓的清零,实际上完全是假象。

    对于武汉肺炎在支那的死亡人数,Forbes做的一个研究估计,下限在20万,上限在190万。而且这还没有考虑由于经济停摆造成的贫困率上升而增加的死亡。在支那,武汉肺炎以及极端的清零政策造成的死亡可能是个天文数字,可能在几百万之多,具体数字可能要等到好多年之后才能被外界所了解。
新冠病毒前中期的确很厉害,十分消耗医疗资源。中国医疗落后,还没有靠谱的疫苗,如果放任传染确实会造成医疗资源崩溃。

中共选择封城这种极端操作也是因为封城比医疗挤兑划算,流产几个孕妇、死掉几个急诊病人,在中共看来不是什么大问题,大部分人仍然支持中共就行了。

但是当新冠到了奥密克戎这个阶段,还在搞封城就十分离谱,甚至说要把香港也封城。中共在新冠后期的做法是严重亏本的。
墙国习包子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西安清零可能吗?不过是为了保住官罢了,我们这里小区有一例确诊不让说,封锁消息,过了快一周也没有物资送来。就这种效率态度,领导们开房的时候会为屁民想吗?不说了,加速吧
中國人自私的本性通過這次新冠大流行暴露無遺,普遍認知就是,只要我和我家人沒感染,其他人的死活我才不管呢,死了最好。
Little_Jerry Some birds are not close, because they are too bright.
“清零”真的不是什么好政策
之前西安高新医院的孕妇差点出血致死,这幸亏曝光到网上了,不然又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这种政策而死亡
这些都是由于新冠出现以来,墙国实施的奇葩政策导致的
我其实不反对新冠防控,只反对墙国这种过度防控,最后得不偿失,看看2021年可怜的的出生人数
covid-19不是什么能消灭的病毒,因为它一直在变异,变异后,旧疫苗就没用了,还得研发新的,但是墙国疫苗官方都说“只能降低重症风险”,也就是打完还得感染
墙国还不买辉瑞这样的先进mRNA疫苗,反倒用效果差的自研灭活疫苗
刘鹤 派樂迪
韭菜们不会像我们赵家人和假洋鬼子们找人民公仆代替出门买菜免费送到家啊?再不济,戴双白手套不就得了。
tihsidom 🤬不友善用户
已隐藏
e_rain 開始想寫一些東西,只給我和上帝看
是不是真的尊重生命不重要。重要的是讓被統治者覺得你尊重生命。
小熊噗噗 小熊噗噗和跳跳猪
顺产不动刀,不手术,医院没钱赚,紫薯紫薯紫薯紫薯
Katffli 新注册用户
哪个牌子的疫苗才管用哇
国内的是三无,加拿大安省说疫苗不管用。哪到底怎么办
四大皆空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大不了幾億人一起餓死,你瞎操什麼心"

"什麼都不用管,好好賺錢就對了"

"我身邊的人都打疫苗沒有一個有嚴重反應,我身邊的人都可以順利辦出國,我身邊的人都可以正常買藥"

----中匪國民智障語錄


和弱智不要講道理----甚至根本不要講話;花時間和蠕蟲對話100年,蠕蟲懂嗎?

這就是大多中匪國民現狀,自己的命都不會在乎。
PCSD 🤬不友善用户
这得怪你祖宗,你祖宗哪怕牛逼一点,你现在就是赵家人。每个信仰,吃香喝辣还能自己反自己?
"中国人对亲人对他人生命的重视绝冠全球"

这句话本身就已经语病了:

本人
亲人
他人

中国人最在乎的是本人的性命
次在乎的是亲人的性命
不在乎的是他人的性命

你说汽车不让行人,请问行人是车主的什么人?亲人么?是他人吧。
随意给孕妇做刨妇产B超,乱开药,请问患者是医生的什么人?他人吧?要是亲人,医生会这么干?
至于食品卫生就更搞笑了,难道消费者是生产者的亲人么?不是吧?相反,那些生产者,自己倒是从来不吃自己生产的东西的。

所以这个可以用来证明清零政策矛盾么?不能

为什么?因为清零政策恰恰优先保护的是本人的利益,其次是亲人的,最后,除非被封锁落到自己头上,损害的绝对不是自己的利益。

从武汉至今,天朝封过多少次城了?有多少人被封锁过?被封锁的风险,比得上”共存政策“的被感染的风险么?自己算算不就得了。

有人还要算经济账。搞笑得很,以国内人员的羊群效应,你觉得靠”共存“能维持某些市场的繁荣?狗屁,真的爆发疫情了大家自己就躲起来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变天了, 习下李上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3-03
  • 浏览: 7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