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推测一下本次疫情后,除湖北外最有可能出现反贼,及最不可能反抗的省份

前几天澎湃做了一个近期中国国民情绪的抽样调查问卷,结果我觉得很有意思,能从中推测出将来有比较大概率出现反贼的地区。

先上结论:

未来最有可能出现反贼的地区有:湖北、江浙沪、重庆、陕西
未来最不可能出现反贼的地区有:河北(包括北京和天津)、湖南、四川、山东、东北三省

接下来进行分析:

https://i.imgur.com/tk0MHUT.jpg

首先我看了一下问卷的其它数据,发现这个问卷的采样率比较低,平均每省33人,在覆盖广度上面可能存在问题。问卷本身并没有给出被调查者年龄、居住地的分布。由于问卷中很多人表示,在家期间上网和打游戏做得比较多,所以这里假设,问卷主要面向的是比较年轻的城市居民,相对也是社会运动的主要群体。

问卷的调查时间是1月27日,当时武汉封城已经三天,疫情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还只是在初期阶段,而武汉封城导致的很多人道主义灾难尚未显现。全国舆论的主要关注对象在湖北省疫情严重,省政府瞒报疫情,和大批武汉人已经离开武汉这三件事上面。当时红十字会和病毒来源的问题还未曝光,部分地区疫情也远没有今天这么严重。可以想象的是,如果在今天重新发布同样的调查,上面的很多指数都会产生一些变化。

当中共的宣传随着疫情的发展开始失效时,人民更容易因为对现实的不满而开始产生反抗的念头。这张问卷当中涉及到了八种情绪。如果从"推测人民反抗可能性"的角度出发,以下这几项是比较有标志性的:

第一项也是最关键的指标是“自信”,实际上代表了人民对政府的信任程度。自信一方面显示了政府的救灾政策和应对措施,是否得当;另一方面,由于中共的宣传显然是“我们一定能战胜疫情”这样的套路,这也可以从一个宏观的层面,推测中共宣传对某地的人民是否比较有效。

第二项指标“愤怒”同样也很关键,而且需要和“自信”结合起来看。由于中共近期在宣传中,将疫情扩散的锅甩给了湖北省政府和红十字会。如果一地的民众“自信”“愤怒”这两项同时比较高,说明中共把责任推到地方政府的宣传实际上起到了效果,这样的民众其实更容易被煽动成为“红卫兵”。然而,如果一地的民众“自信”较低而“愤怒”较高,说明民众已经意识到疫情可能难以控制而产生了绝望情绪,同时政府的各项措施和应对使民众产生强烈不满。民众开始把矛头指向政府甚至中共,从而更容易起来反抗。如果民众在“自信”和“愤怒”这两项上同时偏低,说明民众虽然感到绝望和不信任政府,但因为当地政府处理得当,或疫情暂时未影响到自身,没有产生反抗的念头。

这里接着就需要引出第三项指标:“难过”、“焦虑”。这两种情绪,往往是因为了解到了疫区惨状;身边有亲朋在疫区被传染;或是担心疫情会进一步扩散等原因造成的。如果情况进一步恶化,这两种情绪也会转化成“愤怒”,从而促使民众开始进行反抗。

因此,这里的假设是:当民众的“自信”越低,同时“愤怒”情绪越高时,民众就越容易开始反抗政府。如果两者都偏低,则“难过”、“焦虑”越高,民众越有可能随事态的恶化开始过渡到“愤怒”的情绪。

接下来就分析一下数据:全国的平均“自信”评分是3.25,应该说低于这个值的地区,就相对地不信任政府。因为我们只需要找出最容易产生反抗的地区,所以从最低的开始就可以了。在这个表当中,“自信”最低的有以下几个地区:

湖北、广东、江苏、上海、浙江、陕西、重庆

由于湖北显然已经是受害最严重的省份,这里就不多分析。

陕西:说实话这个省份的表现是让我非常吃惊的。作为梁家河的发源地,以及本朝的龙兴之地,当地民众却表现出了相当不满的态度。陕西的“自信”指数只有2.95,在这张表中倒数第四,而“愤怒”指数高达3.84,名列榜首。“难过”“焦虑”指数也仅仅只低于湖北。但从疫情数字来看,截止到1/27日陕西省也仅有35例,民众的情绪似乎与疫情严重性并不相称。是调查的数字有所偏差,或是当地政府平时就不得人心,还是当地人武德充沛,天然就存在大量反贼?真正的答案,目前不得而知。

重庆:作为和湖北邻近的直辖市,重庆的疫情比较严重,在1/27日有115例。重庆在“自信”上全国倒数第二,“愤怒”“恐惧”“难过”“焦虑”等指数都普遍高于平均值,成为反贼高发地区也是情理之中的。

这里顺便分析一下隔壁的四川:截止1/27日四川疫情已有90例,情况不比重庆轻多少,但是四川人的“自信”指数居然排在全国第一,其它指数都低于平均值。随意推测一下,可能因为当地地震多发,使得民众在灾难面前普遍保持乐观心态有关。但对于一心要光复大巴蜀利亚的姨粉们来说,这恐怕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
(在查找数据时,居然发现四川省卫健委网站无法打开!)

广东:作为长期不服王化的蛮夷之地,广东人对政府的救灾措施和宣传显然也不怎么信任,“自信”全国倒数第三。1月27日广东已有151例,广州深圳分别出现数十例患者。然而匪夷所思的是,当时广东人的情绪却非常稳定,在“愤怒“指数上只有2.79,全国倒数第二。“难过""焦虑"也刚刚只高出平均值。按姨粉的话说,跟旁边天天要封关的香港比起来简直就是“武德败坏,费拉不堪”。不知道在已经出现895名患者,全国排名第二的今天,广东人是否还能如此淡定呢?

江浙沪:作为中国的经济命脉所在地和人口大量流动的区域,三地的疫情不容乐观,在1月27日已经传出有数万武汉人来到上海的小道消息。1月27日上海出现66例,浙江出现128例,江苏出现47例。三地的“自信”指数都相对偏低,“愤怒”指数也较低,而“难过”和“焦虑”指数都偏高。相对而言,江浙沪政府的行政效率和透明度较高,使得民众至少在1月27日时,对当地政府暂时没有什么太大怨气。三地的信息相对也比较流通,民众容易获取墙外资讯,也不容易被宣传诱导。但是在温州、南京、杭州已经封城,疫情相当不乐观的今天,民意的急速转向是可以预料的。

总结一下,江浙沪、重庆、陕西、湖北将有可能成为将来反贼多发的大本营。

同样,哪些地方最不太可能发生反抗呢?我们不妨看一下列表上“自信”指数最高的几个地区:

北京、湖南、四川、山东、黑龙江、河北

四川:前文已经分析过,不再赘述。

黑龙江
:在1月27日,黑龙江确诊30例,在全国排名不高。当地的民众表现出了超越全国平均水平的“自信”和“愤怒”,根据之前的理论,这说明宣传起到了比较大的作用,而如此高的愤怒值,矛头指向的显然不是当地政府,而是已经臭名昭著的湖北省和武汉市政府。东三省中的其它两个情况也差不多,所以在东北出现反贼的概率,我认为不大。

湖南、山东
:同上,湖南疫情比较严重,山东的情况和江苏接近,然而当地民众却表现得异常自信,可见宣传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北京、河北和天津:北京和河北同样体现出了相当强烈的自信,相对东三省而言,当地民众相对并没有那么愤怒。如果算上天津的话,疫情本身在这些地区并不严重,之前也有成功对抗SARS的经验。由于政治上的敏感性,显然中央政府会力保这几个地区不至于失守。

总结:河北(包括北京和天津)、湖南、四川、山东、东三省都不太可能出现反贼。广东的情况有待进一步观察。

以上就是我的一点拙见。一个人生活的地方,只能说明其有可能成为反贼的概率,但所谓英雄不问出处,最终是否会成为反贼,还要看各人的人生经历和眼界。这篇文章可能会牵涉到一点对于各地民众的看法,如果有所冒犯,希望多包涵。

最后,我们不应当有着不切实际的希望,认为民众会很快自发组织起来反抗,:

https://i.imgur.com/Lu8sWrV.jpg

从调查问卷里各年龄段人们最害怕的情况来看,40岁以下民众“传染给家人”是第一位的,“社会动荡”排在第二位,而“死亡”排在第三位,“隔离的孤独”和“影响工作学业”排在最后。有这样的结果并不奇怪,因为家庭价值在华人的传统观念当中是相当重要的。而把“社会动荡“排在”工作学业“之前,说明”为了整体可以牺牲个人利益”的集体主义观念在中国还是在大行其道。同样,为了家人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也是理所当然的。

对于反抗而言,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我觉得应该从两方面来考虑:

第一种情况:如果疫情得到及时控制,死亡人数在有限范围内,正常的社会秩序很快恢复,经济没有受到长时间影响,那么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这次疫情也会像之前的许多次灾难一样,被很快遗忘。

第二种情况:如果疫情出现失控或第二轮爆发, 死亡人数进一步加速上升,那么人们最恐惧的事情,即亲戚朋友因肺炎受害将会不断发生。如果社会秩序无法很快恢复,经济崩溃将导致大批人失业。而经济的下滑,社会秩序的动荡,会产生破窗效应,使人对现状彻底失去信心。如果在一地广泛出现这种情况,社会运动就会发生。


对于武汉和整个湖北省而言,就目前的疫情,在未来发生第二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相对较大。对于其它地区,目前的状况还不好说,但浙江温州已经出现了类似的苗头。杭州、南京、上海、重庆、广州、深圳也有出现类似运动的可能性。

参考:

观察者网: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哪里人心态最好:天津
https://user.guancha. cn/main/content?id=234344


2019新型冠状病毒中国大陆病例
31
分享 2020-02-06

54 个评论

出現興奮是什麼鬼(*Φ皿Φ*)
屁民這麼幸災樂禍的嗎 
出現興奮是什麼鬼(*Φ皿Φ*)屁民這麼幸災樂禍的嗎 

「青春豆长哪你不难受?」
中国人:「长别人脸上我不难受」
所以对于这一次的疫情防控工作,我一直是在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所以对于这一次的维护稳定工作,我一直是在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PS:重庆和四川的口罩都被云南抢了。武德,还是费拉,这是个问题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7411
出現興奮是什麼鬼(*Φ皿Φ*)屁民這麼幸災樂禍的嗎 


不懂为什么北京人全国最兴奋,难道是习大大的握手使得一股(病毒)暖流充满了全身吗
不懂为什么北京人全国最兴奋,难道是习大大的握手使得一股(病毒)暖流充满了全身吗

会不会是北京反贼太多而感到国难当头过于兴奋?
一省33人的调查你也能写这么多读后感,服了
不能按照确诊个数来计算反贼
按照经济损失程度来计算反贼会更合理
毕竟失业是导致变成反贼的最关键一步

我的加速主义TG
https://telegram/jiasuzhuyi2020
一省33人的调查问卷还写这么详细,山东之所以这么自信是因为山东政府已经提前封省了,高速公路收费站关了,另一个原因山东农业发达即使疫情大爆发也能自给自足医疗方面到目前为止山东没有一个死亡病例。
一省33人的调查你也能写这么多读后感,服了

如果调查取样手法好,整个研究设计到位的话,33人其实样本可以了。
不过话说回来对国内的社科类研究我确实没有什么信心。
重庆武德高出四川洼地并不意外,薄督为了平叛,从重庆调集大军包围成都美领馆的事儿也才过去没几年。

不过论武德,还是那句老话: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陝西是一個嵌合體。關中、漢中、陝北是三個聽說很不一樣的地方。
我接觸過一些關中人,人都比較正常,支性比較低。
湖北人竟然即不最愤怒,也不最恐惧,只是最难过?
一省33人的调查你也能写这么多读后感,服了


那麻烦你说说怎么设计一个调查问卷,需要至少调查多少人,年龄、职业、居住地、性别怎么分配。
湖北人竟然即不最愤怒,也不最恐惧,只是最难过?


1月27日的调查,很多事情还没浮出水面
这个调查时间比较早,1月27日。

当时诸如红会、口罩短缺、毒王、出乎意料的感染率等不安要素还没有曝光,大部分人还是在拿非典经验来套。包括湖北在内很多人抱有乐观心态,离湖北远的地方更是有近乎隔岸观火的心态。

如果今天调查,结果估计就会大相径庭。
写的很好,希望这个调查问卷能再进行一次
       广东累计报告确诊病例中,汕头市20例、揭阳市6例、汕尾市5例、潮州市4例(冷佬35人)                                                                                                                              惠州市31例例、梅州市10例、韶关市6例、河源市1例。(客家佬48人)                                                                                             广州市237例、珠海市69例、佛山市49例、东莞市44例、中山市35例、湛江市18例、阳江市12例、肇庆市11例、清远市10例、江门市7例、茂名市6例(广府454例但广州,珠海,佛山,东莞等地方的外地人远高于本地人所以可以参照一下肇庆,阳江等地方)                                                                                                                                      深圳市289例(飞地本地人仅几十万)                
那麻烦你说说怎么设计一个调查问卷,需要至少调查多少人,年龄、职业、居住地、性别怎么分配。


不知道。

我只知道对于一个14亿人口的国家,一个省调查33人,这种报告基本上没有讨论的价值………………
實際上,中共對省份的劃分,與幾千年來中國各地自然形成的文化區域幾乎完全無關。如果要劃分地區,個人覺得,最好按照城市和天然文化區域,而不是那幫不懂民間狀況的共產主義者所構建的行政區塊兒。
湖北不用说

剩下的里面,江浙沪太精致利己,岁静居多

山东山西河南之类都是深红大省

西南相对安逸,火锅照吃不误

我觉得最能出反贼的,还是腐败严重的东三省,沿海开放的广东,北上因为精英的基数必然也是
miule236236 黑名单 回复 會掌
實際上,中共對省份的劃分,與幾千年來中國各地自然形成的文化區域幾乎完全無關。如果要劃分地區,個人覺得...

他是要故意打散因為自然地勢形成的文化相似群體
「青春豆长哪你不难受?」中国人:「长别人脸上我不难受」

中 国 特 色
結論
江浙滬相對比較溫順,不喜歡反抗,可能會有内心反共但不大可能會走上街頭
而且據我所知,一樣直轄市,北京SARS的時候就因爲不肯戴口罩逞强比上海死傷大了不少,哪裏「防疫成功」了?!
結論江浙滬相對比較溫順,不喜歡反抗,可能會有内心反共但不大可能會走上街頭而且據我所知,一樣直轄市,北...


六四时,上海二十万人上街。
陕西:说实话这个省份的表现是让我非常吃惊的。作为梁家河的发源地,以及本朝的龙兴之地,当地民众却表现出了相当不满的态度。陕西的“自信”指数只有2.95,在这张表中倒数第四,而“愤怒”指数高达3.84,名列榜首。“难过”“焦虑”指数也仅仅只低于湖北。但从疫情数字来看,截止到1/27日陕西省也仅有35例,民众的情绪似乎与疫情严重性并不相称。是调查的数字有所偏差,或是当地政府平时就不得人心,还是当地人武德充沛,天然就存在大量反贼?真正的答案,目前不得而知。

陕西在西部省份中算是武德比较充沛的了,君不见12年西安反日游行的场面有多厉害,各种砸日本车,可想而知如果仇恨的对象从日本人变成了共匪,那场面估计是难以描述的了(民族主义对你匪可是把双刃剑,如果姨学在当地能扎根下来的话怕是能成为德州一般的存在)。还有当地政府不见人心这点我也有所耳闻,当年我没退乎时的知乎上对西安政府几乎全是一片骂声,其中有不少都是西安本地人或者在西安生活过5、6年以上的人。当然正如@cansinlej 所说的那样,陕西的组分复杂,陕北陕南和关中几乎是三个不同的地区(不过陕南和湖北接壤,估计民意情况不会太乐观,陕北倒是不清楚,这个需要有了解当地的葱油补充),不过我对陕西的了解仅限于关中地区(之前去过西安等地旅游过一段时间),没怎么实际走访调查过,而我身边也没有多少陕西其他地区的人,所以我也就没有发言权,所以有待各位葱油补充。

重庆:作为和湖北邻近的直辖市,重庆的疫情比较严重,在1/27日有115例。重庆在“自信”上全国倒数第二,“愤怒”“恐惧”“难过”“焦虑”等指数都普遍高于平均值,成为反贼高发地区也是情理之中的。

重庆毕竟是当年薄的根据地之一,当地有不少人还怀念当年薄都督的领导,所以那边毛左特别的猖獗,当年薄熙来倒台的时候甚至有不少重庆人搞撑薄游行,还打出了标语“钓鱼岛是中国的,薄熙来是人民的”口号,因此对庆丰包子不怎么感冒,所以庆丰包子捅出了这么大一个篓子自然会激发他们的不满和愤怒。当然,再加上离湖北近的缘故重庆成为疫情高发区也起了不少的作用,毕竟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当然对重庆这个地方诞生反贼我还是抱悲观态度的,毕竟当年有那么多撑薄的毛左,在这种土壤中诞生反贼的难度可想而知。

广东:作为长期不服王化的蛮夷之地,广东人对政府的救灾措施和宣传显然也不怎么信任,“自信”全国倒数第三。1月27日广东已有151例,广州深圳分别出现数十例患者。然而匪夷所思的是,当时广东人的情绪却非常稳定,在“愤怒“指数上只有2.79,全国倒数第二。“难过""焦虑"也刚刚只高出平均值。按姨粉的话说,跟旁边天天要封关的香港比起来简直就是“武德败坏,费拉不堪”。不知道在已经出现895名患者,全国排名第二的今天,广东人是否还能如此淡定呢?

江浙沪:作为中国的经济命脉所在地和人口大量流动的区域,三地的疫情不容乐观,在1月27日已经传出有数万武汉人来到上海的小道消息。1月27日上海出现66例,浙江出现128例,江苏出现47例。三地的“自信”指数都相对偏低,“愤怒”指数也较低,而“难过”和“焦虑”指数都偏高。相对而言,江浙沪政府的行政效率和透明度较高,使得民众至少在1月27日时,对当地政府暂时没有什么太大怨气。三地的信息相对也比较流通,民众容易获取墙外资讯,也不容易被宣传诱导。但是在温州、南京、杭州已经封城,疫情相当不乐观的今天,民意的急速转向是可以预料的

江浙沪一带的政府相对来说比较开明一点,毕竟当年蛤蟆是在这里发家的,所以愤怒指数不算太高,再加上那边当时还没有启动各种封城措施,所以数据也会有一定的偏差。而广东那边的原住民的声音已经被深圳那边的移民给掩盖了,反贼的声音自然也被洗的差不多了,其实我见过不少广东原住民还是比较偏向自由派的(毕竟隔壁挨着香港澳门,消息封锁很难),参考上次有广东那边漫展惊现cosplay小熊维尼穿龙袍的coser,这在其他地区可是不敢想的,这次肺炎还有上次故宫大G事件之后已经有不少原先沉默甚至是小粉红都瞬间跳反,其中不少都是广东人,而且反贼浓度不小,基本上都和品葱这边的观点和立场差不多,如果不是担心我自身的安全的话我都想给他们推荐品葱(搞不好他们已经来品葱了,我看品葱上广东的反贼是真的不少,说不定某个面孔我在墙内甚至在现实中见过)
陕西在西部省份中算是武德比较充沛的了,君不见12年西安反日游行的场面有多厉害,各种砸日本车,可想而知...


很好的分析,感谢!但广东人情绪为何如此稳定?我感觉不太容易理解。
主要还是因为深圳那边的外来移民把本地原住民的声音淹没了,其次是我见过不少广东人比较低调,相对而言不太张扬自己的政治立场,也就是闷声发大财,江浙沪一带的人也差不多,南方经济比较发达的这几个省份的人在政治方面都比较沉默,其实也比较好理解,毕竟赵弹是不长眼睛的,而匪共在南方地区的清洗力度要远远大于北方(北方除了部分深红地区(如河北、山东等)外清洗力度其实没有对南方地区的清洗幅度大),所以在红色恐怖之下很多人被迫成为“沉默的大多数”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更新:有数据证实了我的这一猜想
还好我目前在江浙沪,如果要我去江浙沪以外的地方生活,我是不会离开的,最低也就去广东
不想去四川和北京,四川人完全派大星思维,夜郎自大,北京粉红太多
主要还是因为深圳那边的外来移民把本地原住民的声音淹没了,其次是我见过不少广东人比较低调,相对而言不太...

深圳完全就是中共政府从广东的洗脚婢变成一个中共落在广东的眼线,各种吸香港的资源,还分化香港和广州等粤语城市的关系
我怎么觉得东北三省已经是箭在弦上,分分钟就可以闹独立了,山海关上架机枪之类的话都在墙内出现了

虽然疫情不是最严重,但是东北几百吨的白菜和粮食送到武汉,成百上千的医护者一批一批奔赴湖北,已经掏空了本地资源,白菜在东北已经奇贵无比了。还有,别忘了,李文亮医生可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东北人民异常愤怒。

再加上多年的旧怨,国家政策上的不重视,经济发展上基本是被抛弃的,还有多年积累的网络地域黑,已经让共和国的长子被黑到想独立了。东北三兄弟只能抱团取暖,一步步被逼到底线,他们对于东北的归属感远远大于对中国,他们的血性被掩盖在萧条的经济下,一旦被激出来,鸡的头消失也不是不可能的

还有四川感觉也是很想独立,但是没有东北可行性高,因为还有核基地。山东河北陕西独立概率应该全国倒数。
那麻烦你说说怎么设计一个调查问卷,需要至少调查多少人,年龄、职业、居住地、性别怎么分配。

确实样本数量太少了。每省500起步吧
主要还是因为深圳那边的外来移民把本地原住民的声音淹没了,其次是我见过不少广东人比较低调,相对而言不太...

没毛病。可惜像贵州甘肃宁夏青海新疆云南西藏海南港澳台这些地区暂时没有什么数据。
不过关于贵州我倒是发现了一些奇妙的点,武汉肺炎刚刚大爆发时贵州碰巧整体都在下雪导致交通管制,因此贵州晚了一些出现确诊病例,在越来越多省份发现确诊病例的时候还没有发现一例哪怕是疑似,之后周围省份越来越多的时候贵州才出了几例,随着时间发展周围省份开始突增贵州仍然没太大变化,那时各大墙内网站都在出现贵州“苗疆巫术”“折耳根护体”感叹全国一片乱贵州倒没恶化还觉得贵州政府这次做的着实严着实负责任(有种矮子里挑将军的感觉)。之后贵州的情况估计累计确诊病例要突破三位数,我在那边发现各个城市乡镇县城都已经开始交通管制甚至派人看守商店街道巡查抓乱串门等等,处于事实上的软禁状态。
贵州这块地方我个人认为同属西南地区,结合之前北大未名版政治光谱测试的报告的思考加上当地民风,顶多是浅红+岁静党(小富即安)占多数。
但神奇的一点是当初北京西单民主墙事件除了北京的义士以外有很多贵阳人亲自大老远跑北京贴大字报宣扬民主自由,维基西单民主墙查的到。这在当时山高皇帝远还经济极端落后的边远的贵州非常稀有。而想起12年有一些义士贵阳人民广场公开纪念六四,毕节四流浪童垃圾桶窒息死亡事件毕节一位记者亲自拍照记录公布于众,08年瓮安事件......至少说明贵州这片土壤还是有一些反贼的,只是偏僻之地实属稀有。
贵州这块地方是整体浅红(贵州历史只能用哪个政权都不少东西但相对之下只能选共产党,尽管共产党时期贵州大饥荒文革三反五反也没少死人,但自从栗战书陈敏尔特别是习维尼考察贵州之后贵州一片爱党风气,但不像山东河南这些地方浓,更多的是稍微好点就感恩戴德)多数岁静党极少数反贼的地方。
说到底贵州在胡锦涛当省委书记那些年也是看惯了当地百姓疾苦,特别是当时的毕节,简直不像是人生存的地方,所以就有后来毕节试验区的事情,那也是胡锦涛的产物,可以体现出栗战书之前的贵州是团派全面掌政,对民生还算可以,后来的人不过是延续了前些时期的政策策略,搞好了把成就全揽在自己身上搞得贵州发展好是他们的功劳。
接下来要是关于贵州的数据出来,应该会看得出贵州人对于疫情的心态。
想听听你的看法。
分析到位,这能看得出疫情下各省民情的一些动向变化。
我怎么觉得东北三省已经是箭在弦上,分分钟就可以闹独立了,山海关上架机枪之类的话都在墙内出现了虽然疫情...


西蜀,自古孤立主义情节严重,有独立意识的知识分子不少。普通民众不好说,容易被洗脑,但具有很强的地方意识。
贵州是个神奇的地方,可惜我到西部地区旅游时从来没去过贵州,但是从之前的“冰花男孩”还有前不久那个硬是营养不良死的那个女大学生在当地网络媒体上来看贵州应该是一个浅红甚至是深红区域,这个也和当地经济息息相关(贵州的GDP等经济数据在国内排在倒数),一般经济越落后的地区诞生反贼的概率越低,这也是为何共党在舆论维稳方面比较“看中”南方诸省,尤其是广东地区和江浙沪地区。不过正如你说到那样,贵州仍有不少反贼,比如说前些年的贵阳广场事件,个人认为应该是受隔壁四川省影响比较大,毕竟隔壁四川也有不少高调纪念8964的壮士,比如说16年的64酒案造成的影响和轰动可是不容小视的。
贵州是个神奇的地方,可惜我到西部地区旅游时从来没去过贵州,但是从之前的“冰花男孩”还有前不久那个硬是...

另外还有就是,中国八十年代特别是八六学潮之后其他省份采取强硬措施对付学生的时候,胡锦涛主政的贵州后面爆发学生示威采用协商这样的温和手段低调解决,和后来其他省份用武力镇压的情况对比已经非常难得,虽然到西藏后面对西藏的示威同样动武了......因此那时候贵州在胡锦涛的主政下还有一些自由风气,巧幸八六和八九那会没发生过流血事件,后来冒出来的民运组织纵使被请喝茶和其他省份相比也已经算客气了,明面上迫害是没有的,这也算是贵州比较红仍然有不少反贼的其中一个角度来看待的。
可以谷歌“胡锦涛 贵州”,维基百科、博讯这类都有相关信息。
而且胡锦涛当年能做得到花两年时间全省各个地区视察民情,这在那时非常难得,而且他那时还说过他不会拿贫困地区当政治生涯跳板,而想长期在这个地方好好治理,为百姓造福。
胡锦涛在接蛤蟆的班之前都在像云南广西贵州西藏这些地方主政过,和江泽民、习近平当主席之前管辖过的省份相比胡锦涛管辖的省份都非常边远落后,因此可能是团派的起家地点,江派对胡锦涛管辖过的地方根本就理都不理,忙着管下面经济发达的地方了。而胡锦涛的作风和蛤蟆、维尼相比较至少务实低调,属于那种高不成低不就没多大成就至少也没瞎搞,这在他主政中央时可见一斑。
可惜风水轮流转,现在的贵州主政方已经是一只脚踏进习派的阵营里了,而内部存在反对的应该是剩下胡锦涛之后留下来的团派了......
现在贵州确诊病例已经超过三位数了,我在墙内看贵阳THO的群里有人谈到这个事时就有人说,有很多都没报出来,微信有人报出来了直接被抓去说是“传播恶意谣言”、有个当副院长的亲戚说只要不是快死的那种病例基本上都是不报的,之后也只能感叹了贵州就是这样,我也想反啊,但被打上“反革命”的帽儿可真不是开玩笑。
一言难尽......
江浙沪反贼多?这三省是中国发展获益特别多的,维稳也实施的最有力的。我见过的留学生群体,这些地方出来的特别粉红,也最没有移民的意愿。
如果是这份调查,我觉得还不够反抗的程度,竟然没有一个省愤怒值超过4 的,说明大部分人都还是奴顺的程度,如果有5个省意识愤怒值超过4.3,那么大概率就会有可能暴动和反抗。
Wallbreaker2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Fdnqfd 新注册用户 回复 Hibblin
浙江还好,江苏和广东的粉红度感觉不比辽宁差
贵州反贼或者潜在的反贼挺多的。毕竟天高皇帝远,又穷山恶水的,民族复杂,历史上归化的时间比较短,对政权的认可度和忠诚度都不高。
好激动好感动陕西人 志同道合
当地人对政府不满的多了去了 尤其是对北京的埋怨更大
哦对 前几天还在推特上遇到一个陕西女娃 不过要请去喝茶了 祝好🙏
提議一個題外群體 -留學生, 最近在微博上看到有不少被五一政策逼到從粉紅變成偏反賊向
有個叫英國小紅書的微博下面評論更翻了車
范松忠 黑名单
這個情緒是哪裡來的?馬數據這畜生的情緒識別技術?在街上拍的人臉?
红蓝白的中国 新注册用户
怎么分析你都是废话 反贼拿什么反 键盘口水吗 别说枪了管制武器都禁止的东西 高压统治比秦朝有过之
京津冀反贼多得是,河北素有离天堂太远、北京太近一说,要说河北没反贼那真是错的,对北京不满的大有人在,毕竟是长期以来被皇家压榨、倒皇家垃圾的地区。
贵州反贼或者潜在的反贼挺多的。毕竟天高皇帝远,又穷山恶水的,民族复杂,历史上归化的时间比较短,对政权...

那贵州目前明显的红解释上就很简单了:贵州属于岁静型的红,不是山东这种从骨子里就深入骨髓的红。
1.贵州建省时间非常晚,几乎是从周围川渝广西湖广云南那边分出一部分拼出来的,起初目的也是为了制衡苗疆。在这之前一直是蚩尤部落在涿鹿之战后的后代的世代生活的地方,像是在贵州境内黔东黔南的苗族是原住民,黔北遵义东部铜仁西部仡佬族也是一直世代居住的原住民,后来汉人的出现最初是山西杨氏家族带军队入播州也就是现在的遵义时逐渐过来的汉人移民,但那时影响仅限黔北而且那时黔北那边土著仍然比较武德充沛所以为求生存在黔北留下汉文化以促进汉化的同时也做了很多妥协学习少数民族的很多文化,才得以生存下去一直到明军的平播战役,其他地区则一直保持原有的不变。(而且播州杨氏的影响力最大时甚至北至现今重庆南部东南部地区东至铜仁西部思南思州甚至是黔东南凯里这些这些地区,南至现今贵阳北部地区,西则到毕节东部金沙黔西这些地区)而后就是湖广填四川和江淮地区的移民,目的也是军事性的,才推动贵州的整体汉化但少数民族文化依旧有自己的空间,如果非要论所谓支性,贵州的支性是后来的汉人移民移到贵州时顺便移过来,但是自从移民后贵州一直就处于原子化的状态,加上和少数民族大杂居小聚居,文化上内部已经可以做到融合,内卷程度不是很高,宗族意识逐渐减弱,相应的支性也减弱了(并不意味着没有,就这样还有很多人觉得贵州那边的支性已经恶心到不敢想象,怕是其他地区只会更厉害)放到现在也是整个中国普遍对类似同性恋、各种小众文化什么的不包容的情况当中仅有的不到几个相对包容的地区。
2.贵州历史上除了土著内部小打小闹和大一统政权试图吞并贵州成为自己的一部分的军事行动,几乎没有类似黄泛区当初无尽的战乱,张献忠屠川都没波及到贵州,世代一直沿袭小富即安的民性,对政治和沿海地区一样不太关心,更关心物质生活和人文关怀,就是人就这几十年,安心过活,什么皇帝官僚都不在乎。虽然中共建政后土改、反右、大饥荒和文革情况就是弱一点的广西,惨绝人寰,但贵州人依旧不反政府反而到现在还说政府好啊什么的,请参照第三条
3.贵州地形几乎都是崎岖山地,小坝子分布广泛且分散但占地形面积比例极小,这种地形环境又在内陆,导致长时期的相对封闭,几乎是与世隔绝,意味着贵州的文明化现代化不得不依靠外部深入的作用,贵州能和外界发生联系一是晚清和民国时期对贵州的经济建设,除了贵州自己的财政,中央政府对贵州的投入是非常关键,二是中共改革开放后贵州胡锦涛时期的务实执政加上中央政府对贵州的基建投入,还有西部大开发导致贵州经济的发展。贵州在中共建政之前就一直相对封闭,除了晚清时期自西方传教士到贵州起外几乎与世隔绝,民性安逸,但一旦发生灾难,就也是随中国历史的发展也内卷化了,一直到改革开放前,贵州人特别是在中共时期经历了土改反右大饥荒大革命后已经普遍习得性失助,见识到中共毫无底线,在西方的普世价值观和追求民主自由的思想没有真正在贵州深入人心前就只能是感觉只能认命,于是习得了无助也习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囚徒困境,而且改革开放后贵州人普遍没在出现前面惨绝人寰的情况,生活水平提高,人们可以自由发展经济,普遍不会反政府而当岁静党。
4.基于上三条,可以判断的出,贵州长期处于闭锁的地形环境,使得对外界的认知一直拖到后面才逐渐和世界接轨,很不幸因为之前经历过特别是像是大饥荒文革反右土改这类人祸,就到那一天时人民早就习得性无助感觉只能认命,加上中共特别是习近平时期搞得乡村振兴战略和对贵州发展大数据,于是贵州人很多也觉得它虽然坏但至少让贵州现代化了和与外界联系起来了,人民在这之后除了少数官民矛盾生活水平随着改革开放逐渐好转,基于贵州一贯的民性,加上之前经历动乱就形成的习得性无助和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囚徒困境,就越来越岁静,觉得这一届的党员干了正确的事情,反共产党就是吃饱了没事干,至于后面发生的事情那也是地方少数人烂但省政府好的,吴花燕事件那边。同样贵州少数民族成分复杂几乎占全省三分之一,归化较晚,加上生活水平普遍提高的同时又增加了一些人借翻墙了解外界,潜在反贼是会多的,但红的还是最多,全中国都是如此,不过贵州省是岁静党式的红,意味着一旦中国经济政治危机出现且无力回天,一瞬反贼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原因是中共已经无力维持贵州的发展了而且随着它的倒车越来越烈越来越多的人察觉到不对劲,最后会为了面包被逼着反贼了。
5贵州虽然目前经济得到发展,但是贵州的经济结构本身就有问题。贵州一直到现在工业上除了大三线建设时期给遵义六盘水铜仁留下工业遗产外几乎就没有完整的工业产业链,几户依靠转移支付的钱一是投入基建和卖地招商引资,二就是养官和公务员及留在贵州的几个国企,三就是过分依赖旅游业,四勉强把大数据算起,但大数据就是机房数据中心在贵州设置,背后总部是不是在贵阳都不一定。这就导致贵州的经济结构非常畸形,也严重导致社会两极分化,体制内体制外两个世界除了给体制内服务的白手套以外。基于这个经济结构的畸形,贵州不能自行发展产业且无法形成核心支柱,过于依赖转移支付和,就会出现像是贵阳这种三线城市的收入,一线城市的物价的怪胎,同时也导致很多人才在贵州未能找到对口工作或者职位促进就业和产业升级,因为体制内过于强大和体制外弱小。而这也逼走了很多社会精英移到外省甚至是外国。
但真的有一天中共出现经济危机,且习近平越来越疯狂倒车时,人民再次遭遇人祸,贵州人普遍意识到这危机加上后面十几年过去人们早就习惯一出生就衣食无忧的生活,经济一完蛋加天灾人祸降临,现有的政治系统无力处理或继续倒车,张献忠化越来越危险,迟早要普遍倒向自由派,而这也和中国的政治危机同步,会不会有可能先打响反共第一枪呢?还是留给时间观察。
而且我这也是个人思考,可能会有问题,有葱油了解的话请多指教。
始终相信沿海城市较为发达的城市能够出现反贼的概率较大
因为深受过改革开放的优待,所以更偏向于改革开放派,也是出国人口最多的(东北除外)

而那些内陆城市,四川,湖南,湖北,重庆,东三省XXX等等,都是没有经过改革开放,而是政府直接扶持的
所以拥党派的居多,况且越贫穷的地区越是粉红得厉害。穷山恶水出刁民。
陕西
中华第一帝国,第二帝国,汉唐两朝的核心战力地区,虽然人口不多。关中处于农耕文明的边缘地区,又与中北亚草原文明接壤,既拥有农耕的智慧和制造业,又拥有草原的勇武和战马。从周朝秦人到隋唐关陇贵族集团,统治和影响中国800-900年之久
另一个类似地区是东北,所以唐时为什么执着灭亡高句丽。
大约11世纪12世纪太阳周期(耀斑爆发),全球气候变暖以后,西北路线衰落,东北路线崛起,所以蒙古人、 满洲人,苏维埃,接连统治了中国直到现在。

今天全球地缘政治发生改变,海洋文明和大陆文明的对抗是主线,因此苏浙沪,广州,要扮演类似古代陕西和东北的角色,就看他们的武德造化了
内蒙古: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樣本數太小是一個問題,結論本身的絕對值差異性並不是那麼大。而且這些情緒指標能夠讓人決定反對政府,之間的邏輯關係並不可靠。

問卷應該是關於行政安排水平,工作機會,未來經濟展望,醫療保障滿意,收入滿意程度⋯這類問題才是渴望政治變化的指標,無論是哪種政治制度。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