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民主小清新的自白

在我看到的所有對民主小清新的批評中,總結起來就是一句話,民主小清新失敗了。民主小清新怎麼打得過坦克,怎麼搞得垮槍多、人多、錢多的中共,怎麼比拼得過控制着教育、媒體、防火牆的極權政府?

批評民主小清新不需要別的理由,有這一條就夠了。

我自認爲一個民主小清新,也接受這一點。

不過我仍然堅持做一個民主小清新的原因是,民小是一種價值追求,這是很可笑又很可悲。作爲一個僞00後,我不認爲我有生之年能看到什麼樂觀的結果,但這並不妨礙我繼續做一個民主小清新。如果真要追求現實的改變,倒不如「打入敵人內部」,熬到常委或者總理級別之後推動改革,或者像某些姨粉一樣,祈禱有一位敢於反叛的將軍。

如果你覺得絕望得話,大可以入黨當官,或者歲月靜好,我覺得都沒有問題,一個人只有一生,而歷史是無限長的,別人都沒有資格教你該怎麼過。當你站在個體的角度,而不是集體的角度、歷史的角度,大概能有一些不一樣的認識。
12
分享 2019-06-30

44 个评论

民小的问题不是价值观对错的问题,而是历史知识不够的问题。
一言以蔽之,民主作为政治议题,是确立共同体边界,民族发明之后的事。
倘若民小坚持自己的路子,那只能说,他们适合做被保护者,搭别人的便车,是政治上的“女人”。
东欧剧变之后,还是建制民主派获得了政权,稳定了局势。
建制民主派的定义是什么?我在网络上没有找到相关信息
这个最早是在一篇文章中看到的,指的是留在国内,与体制有一定关系(合作或者冲突),在本国进行政治活动的政治势力。比如波兰的团结工会就是一个波兰共产党体制下的一个政治势力。还有东德的京特·马洛伊达就是东德旧人民议会的成员。
希腊罗马的民主制可比民族主义的历史早多了。阁下还笑别人历史知识不够?
填补共产党倒下的权力真空就是国家的民主化过程。平时就已经熟悉权力运作,接近权力中心,有一定知名度,并且有一定组织能力,而且没有助纣为虐的势力更容易填补权力真空。
了解了
照你这样说目前中国好像没有符合条件的政治势力啊。。。。
先不说「女人」一词有多性别主义,你这几句话本质不还是民族主义么?你说的这几句和粉红的「星辰大海」又有几番区别呢?

「台湾的问题不是价值观对错的问题,而是历史知识不够的问题。
一言以蔽之,独立作为政治议题,是确立领土地位,军事战略之后的事。
倘若台独小清新坚持自己的路子,那只能说,他们适合做被保护者,搭别人的便车,是政治上的“女人”。」
很遗憾,中共对于社会的掌控和监管太强了,就和苏联一样,所以导致苏联转型的时候出了问题,到现在都没有民主化。而东欧民主化却搞得还行。
另外如果只「祈禱有一位敢於反叛的將軍。」也是所谓「费拉」,键盘侠一类的人物。真正有水平的是懂得宣传民主/诸夏的人,比如致力于传教科普姨学家和编程随想等,这类人的确是值得尊敬的,无论自己的信仰是什么,他们都为自己的理想做出了贡献,不应因信仰不同就无理贬低,而那些无论别人做什么都冷嘲热讽的才是最费拉的菜人
不干一票无本买卖就想上梁山?当你手上占满了无辜人的鲜血后,你还能保证自己不忘初心吗?“打入敌人内部”是最危险的做法。
刚刚是谁在冷嘲热讽贴讽刺阿姨的东西?有意思吗?
拜托。台湾已经和中国划分开了,有自己的共同体,(虽然还在划分之中)所以才能讨论民主。你让中国去民主,意味着新疆跟上海民主,西藏和东北民主?
我只是反对你姨的矛盾部分,并没有嘲讽诸夏国父的行动。你姨的「邪教头子」和投机本质是很清楚的,这里邪教其实仅指一般宗教,是恶俗垃圾话的夸张手法,因为他的「民族发明学」本质是「历史发明」,也就是黑屁,而他的黑话和宣传手法其实很接近一个宗教的
有什么关系?这就是历史知识不够的原因。所以去补阿姨的民族发明30讲吧。
我已经在另一姨粉游行贴中说了该说的。对于从墙内出版物中学习的人,我不再普及。
你说的后者当然是不可能的,民主必然不可能是大一统的,但是反对大一统不等于支持你姨的复古恋尸癖诸夏划分和民族发明。我提台湾只是为了指出你言论里的民族主义
刘仲敬这种从故纸堆里捡出现成观点再用自己那一套半文不白的语法修饰出来的所谓学术成就,一如某些穷乡僻壤假托“天命所归”称帝的农民。
这套骗术大概也只对阁下这类人有用了。
1.你知道“正教”是什么吗?你有权力定别人“邪教”?你自己都不信正教,却还定别人邪教?顺便说一下,也许你肉身脱脂了,但思维方式还没有。这个词本身就是共党用词,用来割非一切土共的组织的。

2.你当然可以反对,每个人都有自由。你还可以说屎是甜的,而不给出一点论证,也没有论据支撑。但会有影响力?
3. 刘的每个讲座给出结论之前给了那么多论证,那么多史实,那么多旁征博引,我从没看到一个真姨黑去认真反驳,或者说有水平去反驳。只能说其思维方式太超出中国人的思维框架了,太超出所有华人的视野了,(其实并不超出英语世界)
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觉得私下做点什么或者认同改变的力量也总比自暴自弃在网上骂支那人有用一些
我今天学到的一课,就是不跟你这样的傻x讨论问题。
1. 我说了「邪教」是恶俗垃圾话,指的就是一般通过宗教,并不是你国宣扬的「邪教」,也和正教无关
2. 反对你姨的诸夏的文章已经太多了,我认为他的民族发明理论恶俗维基就已经够了,根本不用什么「反驳」,因为他在论证自己的民族发明时给的历史论据也是自己发明的,多数都不可考。
3. 他的大致理论方向是没错的,因为他也是拾人牙慧,但是实践应用上又太戏剧性,民族发明更是过于民科,有科学家反驳民科么?科学家无法反驳民科确实是因为他们无法理解民科,无法理解的原因也确实是超出了科学家的视野,但民科之所以是民科就是因为它本质还是黑屁,既不能解释现象,也不能预测发展,正如你姨发明的那些民族一样,完全是arbitrary也是baseless
入体制去改革?你确定这条路上你做的好事能超过你交的投名状?而且到头来还两头不是人,容易在权力斗争被清洗掉不说,在反体制这边也会把你当敌人。
再说,认为某个高官就可以改变局势,这才是真正的小清新式想法。
姨粉水准的低落由此可见一斑。嘛,民科的拥趸能有多少斤两呢?可堪一笑~
另外,给自己贴标签的话,就等于自我设限。我是觉得我还可以继续发展,我还能继续接受新的知识新的观点
哦,原来刘仲敬的学说教中国人分裂成欧洲那样呀!不是说对民众不好,而是这样的体制对强横军事邻国没有抵抗力。一旦邻国有像秦始皇,亚历山大,成吉思汗之类大一统的军事领袖出现,你们要像天安门大学生那样拿自己的血肉塞死59的五对负重轮?

国土面积大不是因为够用,而是有足够的战略资源能够生产国防设施。中世纪靠钢铁和马匹,文艺复兴靠火药和帆船,近代靠飞机和坦克,现在靠核能和卫星。要不是英国数个世纪前进行分家开二矿,二战也不会有后期滚滚而来殖民地军队来反攻德国。

至于尔等说发明民族,更是无从谈起。灵魂审问:谁来认同你?
查一查那些黑话词汇来源:古伊拉克的泥板楔形文字。

恍然大悟,陷入中东那种千百年不间断战争和反抗就是你们想要的民小?
我认为他指的可能是打入内部后伺机政变,在外部和内部压力下,这是有可能的,否则仅凭一人去改革是不可能的
唉怎麼我們女孩兒又被拿來說事了。阿姨我也是想體會一把保育類動物感覺低,然額好像並沒有人理會,我也想上車阿!
還有小二最近是在哪被噴了嗎?如此長吁短嘆,阿姨看完了掬一把同情淚。
要不要偷偷跟我說是誰呀,嘻嘻。
= =
放心,只要本总统还在总统位置一天,就会努力为中国大陆的各位朋友实现民主,不过大家自己也要努力哦,不要全依靠别人、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毕竟本总统也不是百分之百连任成功;最后也希望在美国的各位华裔,多多支持本总统,把选票投给本总统,谢谢!
无所谓啦,民小会有一部分进化成姨学家的(比如我?),就像“一中各表”进化到“台湾独立”、“一国两制”进化到“两国才能两制”——当然这部分也没进化完,只是现在他们不愿意或者本能排斥这种进化而已。时机未到。时机未到。
已删除
阿姨=正常
民小=正常
姨粉=另类五毛
支黑=另类五毛
rtgzddgh 已停用 ?
指的我?
我并不觉得我拿一群只追求,只兴许现实利益的人,而且一般也鼓吹只存在现实利益的人每次都失败的事实来讽刺,是什么不符合逻辑的。
你说的民主小清新是价值追求,具体是什么价值?少死人而且过得舒服?范围不受限制的人人都参与的普选制民主?只要能达到这个目标,毫无疑问手上沾满鲜血的真.共产主义者也要拉拢?这不就是只有现实追求吗?
rtgzddgh 已停用 ?
拿姨学的历史部分来指出民小无视事实,至少我还在试图论证共产主义者绝对不可以信任,劣迹斑斑,必须一刀切反共。还真不是只为了嘲讽民小的失败历史。

不过姨学也就仅仅比民小强一点点了,对穆斯林都没什么用,刘仲敬最爱的八个大大根本不需要听一次姨学讲座。
真共产主义者不需要团结,只需要召唤赵弹
我以为小二首先是文艺小清新。。。
忽然发现你提到自己是00后。天啦噜,我还和你争什么。天资如阿姨者,他二三十岁的时候也不还是天天看资中筠和龙应台。
小二是零零后。我向小二道歉,由于我吃的盐比小二吃的糖还多。小二是一只还没化蝶的毛毛虫,需要时间,不可拔毛助长。我处在小二的年龄,还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
姨学的核心观点是分清敌我,消灭敌人,至少是隔离敌人,壮大自己。
民小的观点是,21世纪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我们在某某的带领下,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姨学的核心观点是分清敌我,消灭敌人,至少是隔离敌人」,支黑是不是姨粉的敌人?
民主小清新的标本是不是北大或清华教授刘瑜?

代表作品
《民主的细节:当代美国政治观察》、《余欢》、《送你一颗子弹》、《观念的水位》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