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認為計劃生育造就了更加服從威權的獨生子女們嗎?

支性是本論壇長久以來都很熱門的話題。當然我相信,撇開玩笑話不講,沒有人會真的認為中國人生來就跟其他人種有非常本質的區別。那麼造成今天中國人跟西方人在觀念,意識型態或思考邏輯上有一些些脫節的原因,不外乎就是成長的經歷,接收的教育,以及文化跟社會的牽制。

我曾經跟巡視長Ben談到理解他人的情感似乎並不是一句呼籲,一幅圖片甚至是一段影片可以很快進行根本改變的。每一個人的生活經歷不同,他對他人行為的理解也會不一樣。進一步來講,他對社會正義的標準,正確跟錯誤的界限可能都會稍稍的差別。

回到計劃生育的問題上來講,引發我思考的契機是為什麼在如今的中國,理應作為社會運動主力的年輕人似乎完全失去任何對社會公義的熱情,這在歷史上也是第一次吧?

在成長經歷上,每一個小孩會有不同的成長體驗,跟同學朋友兄弟姐妹一起的經驗顯然跟父母,老師這些大人的接觸有本質的區別。

同學朋友以及兄弟姐妹是一種相對平等的角色,我覺得兄弟姐妹的角色尤其重要,因為完全沒有任何選擇餘地的一起成長跟生活。以我個人來講,最大的成長經驗,就是什麼是公平。跟兄弟姐妹吵架打架的時候大人做的決定背後的原因算不算公平這種家庭小型社會的公義體驗會教會我更多的換位思考。而且小朋友多多少少都有經歷,替兄弟姐妹瞞著爸媽什麼事情吧?這恐怕是大家最初的共情體驗。(做出該判斷的理由,如果是我,恐怕我也不想要爸媽知道。)

家長跟老師更多的就是威權的角色,尤其是在漢人社會,家長跟老師對於小朋友來講就是無法質疑的一堵高牆。大部分的時候,家長跟老師的確起著教導的作用,小朋友可以通過接受大人的思想模仿大人的行為學習很多事情。但當你不太同意對方的時候,是不是就比較沒辦法用換位思考來解釋。大多數時候,只能是,算了,大人的世界就是這樣的,我可能多多少少要服從。

那麼我有一個我本人很好奇,也許值得大家討論的問題。
照理說,兩種經歷相輔相成,可一個完全獨生子女化的社會完全剝奪了小朋友擁有兄弟姐妹的可能性。那麼在家庭生活的經歷上相處就只剩下父母了。而在家庭這種小型社會只有威權的經歷,對於小朋友未來成長對社會公平的認知會不會有影響?當然個人的體驗自然還是會不一樣,但總體來講,會不會更加服從威權呢?那麼中國現在的這些後浪們明明很狼性卻對威權俯首稱臣跟他們大部分是獨生子女有沒有關係?
我倒觉得恰恰相反。正因为都是独生子女,父母一代反而更溺爱一些,父母对唯一的孩子倾注的感情和资本也更多一些,所以相对有siblings的人来说,其实会更容易变得自私(此处非贬义),到了青春期开始形成自我意识的时候反而更容易反叛。

如果独生子女接受了良好的家庭和社会教育,也一样是具备完整人格的富有同理心的人,只不过我个人认为独生子女正因为更自私(非贬义),其实也更适应现代都市社会的那种相对冷漠的人际关系和生活模式。但如果没有接受好的家教和社会教育,比如被过度溺爱或者过度打压个性的话,就容易变成非常跋扈或者非常容易依附强权。

以上这几种可能性都存在。至于比例互为多少就不太清楚了。

而楼主所看到的所谓后浪们对强权更俯首帖耳的现象,我觉得是一种假象,这种假象的本质,不是楼主所认为的大部分独生子女被威权家庭所影响,而是在于他们潜意识里发现这种“俯首帖耳”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满足感和成就感,因为异议被公权力消灭,他们跟着喊打喊杀,会有一种集体主义下自我成功的幻觉。这一切和狼性教育无关,只是因为他们更自私(贬义),更利己主义。
香港獨派青年 一名香港大學生 香港獨立學社社員
可能有一點關係,但造成00後粉紅化的主要成因是日復一日的洗腦教育和信息封鎖。在黨國的教育體制下青年人長期浸泡在一股愛國愛黨的情緒中,加上網上發言的正常人越來越少,牆越來越高,還有五毛大行其道,根本聽不到反對聲音。如此一來青少年線上線下24小時接收的都是親中共的訊息,就自然不知道正常人是怎麼思考。至於計劃生育有可能造成文中所講的結果,但對年輕人整體的低智化只佔很少的責任。一方面並非所有父母都會以威權方式管教子女,另一方面也並非所有子女都會在父母的威權管教下變得唯唯諾諾,因為父母專制而對威權反感最後蜕變成反賊的相信也不在少數。除此之外,觀察中國以外的國家,北韓不執行計劃生育,金正恩政權甚至鼓勵人民多生育,北韓青年大多在兄長陪同下成長。而香港在去年的生育率為1.326,甚至低於中國的1.635,香港人只生一個或不生的情況比中國更普遍。若然按照文中的理論,想必會推導出北韓的人民都比較會反抗威權,而香港人理應比中國人更臣服,更粉紅。但事實卻恰好相反,北韓人跪拜金家王朝,香港人抗擊暴政。那麼北韓和香港的差異在哪裡?在於北韓有洗腦教育和信息封鎖,而香港沒有。由此推導,中國年輕人服從共產黨威權的最主要原因,也應該是洗腦教育和信息封鎖。而計劃生育充其量只是其中一個邊緣因素,恰好令社會更加原子化,使洗腦教育和信息封鎖更容易發揮作用。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很難說
理論上來說的話
不少人是天生叛逆的,就算在威權洗腦環境下也有天生的反賊基因(這種人品蔥也有不少,你看得到他們)
如果有兄弟姐妹,理論上一家人中出生『天生反賊』的機率就會更大,而天生反的兄弟姐妹通過和這個天生反接觸也可能受到一些影響,可能能傳染到一點反向思維能力
但是兄弟姐妹和自己一樣,也是屬於『沒有建立起完全三觀和思維方式的小孩』所以如果同樣被洗腦的話可能會在家也形成洗腦迴聲室。反而是父母因為有更多的社會經驗,看過更多假新聞也有更多經歷甚至可能經歷過鐵拳,更可能會反
至於樓主說到家人老師的威權,我覺得這個很看情況
有的家庭的父母就比較威權式,有的就比較平等,有的還溺愛小孩呢。威權的父母不管生幾個都是威權,溺愛的父母不管生幾個也都會溺愛
另外,也沒有證據顯示被溺愛或威權家長養大的孩子會更傾向於服從政府這樣的沒有血緣的威權。有的人可能因為從小被威權所以長大後特別反感這一套,也有的人因為從小被疼愛反而被虐的時候就會很興奮……
至於老師,小孩子在特定年齡段愛聽老師的話是世界通用的正常現象,不是漢人社會的特色,和漢人完全沒關係的斯波克大神都說到過這一點
被水淹没不知所措 控制不当提前涉经
不知道楼主这个印象是怎么得出来的,我作为一个80后大陆仔反而认为80后到95前的这批人是最主流的反贼群体。这批人的成长环境正好经历了改革开放,生活条件逐渐从贫乏走向富裕,整个青春期也正好是舆论管制和洗脑教育最弱化一段时期,并且深受到西方文明和制度的影响。我不认为独生子女和服从权威有什么直接的关系,甚至不如说被溺爱长大的一代更不容易被权威管教。
逃出魔幻紀 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
可能不是更加服从,而是更加自我,更加骄傲,更加自私,更加自大,更加脆弱。
别忘了最反的北京上海是被计生锤得最狠的地方
Acca0429 最近開始採取旁觀角度,看他們靜靜的做死
跟獨生子女沒關係,跟教育有關係。

拿我兩個中國朋友的獨生子女當對比:
1.家長嚴厲,小孩很聽家長的話
2.家長極度溺愛,要什麼有什麼,小孩不聽話到讓人想揍他....
个人认为与独生子女没有太大关系,倒是跟洗脑和功夫网关系比较大。00后05后很多都是有兄弟姐妹的,比90后独生子女比例最高那一代保守地多。
反共左派 观察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毛左共產極權與鄧右共產極權的反共異議人士。
無法幫助子女移民,無法帶給子女良好的思想發育,無法給子女很多錢,只能對子女輸出語言暴力,就是害人,這種人生育就是害人。
止痛药 21世纪流浪汉
国人不自信,根本看不到奋斗的出路,接受不了残酷的现实所以选择用红布遮住眼睛。

你问我在想什么
我说我要你做主
我感觉你不是铁
却像铁一样的强和烈
我感觉你身上有血
因为你的手是热呼呼
jj97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独生子女也是一个今天中国变态社会奇葩人群的contributing factor
breaksilence 致公堂的麻匪 欢迎关注推特@zhigongtang
不是,参照北韩,极端宗教体系也是一种服从体制。
基督山伯爵 或生或死,你是我唯一的安慰
唉,没有兄弟姐妹的体验,当失去朋友的陪伴的时候,会很无聊,然后开始悲伤,其他一切不顺都要自己扛,外加粉红家长。有这种经历的人至少知道孤独是怎么一回事。
brfee Freedom Number 1
我就是独生子女,不见得我就跪权威了。

我觉得这个和你是否有兄弟姐妹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的成长经历会标志着你是否成为一个反贼。

在我看来,磨难会锻炼一个人的心智,不管你不是独生子女,只要你养成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就会在反贼和粉红上作出选择。

我也遇到过明明明事理照样粉红的,我以作为粉红而不齿。 
jbgjkh7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minimouse 消灭人类暴政,世界属于三体
总是用最极端的方式实施最极端的政策
这种思路在处理疫情上很是受用
但是计划生育上
就是压制人性的囚锁
确实有点关系,一般来说,长子,独子,比较保守,因为先到先得,天生就是父母的第一继承人,后生的孩子才需要抢份额,属于家庭备胎,在成长过程中性格按照出生次序,大家有一种模模糊糊的共识,老大憨厚,老二狡猾,家家都有一个坏老三。中国整个社会青少年比例低且平均化,比外国那种虽然生育率下降,但是不拦着愿意多生的人多生那更严重,更加保守。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誰願意 為美麗信念 坦克也震開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16
  • 浏览: 4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