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权政府的标配应该是压制还是宽容有关性(sex)的事物?

本帖不讨论性行为及性开放的好坏,只探讨政府及社会对性的态度的原因。

无意看到品葱中一个帖子,讨论政府为什么要压制对性这个话题的讨论,并封杀禁止大量和性有关的书籍、影视、文化等。其中一个回答说,性是种廉价的绕过的统治阶级就能获得的原始的快感,纵容性有损政府的权威,威权政府寻求最大程度控制人民的喜怒哀乐,让你快乐你就快乐,让你悲伤你就悲伤。因此,社会把谈论性当作禁忌。

然而这种分析这与我的印象有些出入,一个威权式的政府,不是应该更加纵容与尽量满足奶头乐吗?比如让人只知道在朋友圈炫吃炫富,成了为吃而活的吃货,或像大多网民一样不利用网络积累知识,而是满足于刷抖音快手带来的瞬时快感难以脱离。让人止步于生理上的需求,只想着吃饭睡觉打炮,除此之外别无精神上的追求,只要有饭吃有炮打其他都不关心,这样不是应该更利于控制吗?

所以,威权政府的标配应该是压制还是宽容有关性的事物?

此种矛盾,望大家谈谈自己的见解。
性解放是一种人本主义为源动力的解放,人本主义和集权大政府本身是根源上的冲突,用大白话说就是“你如此强调凸显个人的重要性,置政府于何地?”

其次,性解放会破坏大政府“以吏为师”“上层建筑”等期望,很显然某些事不用上层教,民众也会,社会上你如果是当官的,你有权威你有钱,但总不见得你JB也必然比我大,这会严重破坏社会中“人为构造的阶级层次认同”

再次,性解放和单纯的“性开放”不尽相同,历史上的任何国家任何民族的“性解放”都无一例外的以“性开放”为开篇,之后带来了几个“副产品”,包括“平权运动”“少数族群权益”甚至社会道德和规范的重新洗牌,
大多数性革命最后引起了生产关系的重新调整。因为搞性革命的人(尤其男性)射了以后还想干点啥,琢磨琢磨就“跑偏”了,你一个礼拜换八个妹子,连续三个月,你也腻歪,人这东西,一旦腻歪了,闹不欢了,总要换个“更刺激的闹一闹”。

另外,性解放是宗教势力和保守势力的天敌,各大宗教都有明文对性以及相关的人际关系的阐述,这些东西白纸黑字,规定你只能1234,这是造物主的意志,现在你偏要4321最后还加个5,宗教势力会下不来台的。 而保守势力通常把伦理话语权当作一种珍贵的解释资源,他不喜欢和其他人分享这种权利。

最后,历史上的性革命无一例外,都是由于科技跳跃式进步或政府重大行为引起的,比如“要做爱、不要作战” 和“盘尼西林对梅毒的广泛抑制”。“大政府小社会”主义团体希望的是一种政通人和、政令下行的社会秩序,他们最怕科技和制度的飞跃带来这种不确定性。而性,这一活动,可以毫无疑问的让人达到无上的“不确定性”,让他们把什么鸡毛政通人和统统扔到脑后,可以造成类似情况的都是“人类刚需”,比如粮食,比如生存权,比如居住权,在吃住活着这些基本权利全世界都普遍认同并执行的今天,最后一种“原始不稳定刚需”成了重点打击防范对象。

想象一下吧,你阻碍我和小姐姐啪啪啪,你就tm罪大恶极,一旦有了这种权利惯性,一旦懂得了我艹b和我吃饭都是造物主赋予我的与生俱来的权利,我的嘴和我的鸡都不是某个党给我的,这种人还会再安心做一个顺民,做某个党的乖乖宝吗?
如何看待新加坡的互联网审查和网络限制问题?



只怕钓鳌人设饵,捉将沸釜送残生
13 人赞同了该回答
反对色情只是幌子而已,政府为何要反对色情?毫无理由,这根本不是政治家需要关心的问题,这种道德上的问题,完全可以经由半官方的分级委员会或者是家庭教育相关的协会去做。如果真的认为李光耀审查网络是为了保护未成年人幼小脆弱的心灵不被色情影片伤害的话,那就大错特错。

他只是利用这种说法,来取得审查网络的道义优势,就好像快播案中王欣问法官“你在快播上看过av吗?”,法官绝对不会回答“是”,这种道德绑架式的政治手段低劣而幼稚。

新加坡经济有相当一部分为国有企业控制,李光耀家族又在其中根深蒂固,许多事情说不清道不明,加上为了保住家族的权势,惧怕网络煽动引起民众大规模串联来攻击新加坡体制,因此李光耀在2006年开始修改网络法,来获得强硬监管网络的权力。

他的嗅觉很灵敏,其他专制国家在2010年阿拉伯之春后才后知后觉的封锁网络,不得不说李光耀是什么事情都做在别人前面了。

2013年李光耀要求所有新闻类网站都要注册,以此来卡死那些政治反对派,强行堵住他们的嘴,2015年新加坡大选时做的更不要脸,直接把反对党制作的宣传视频以触犯网络管理条例为名封禁。

他禁百分之99的色情网站,然后捎着禁上百分之1的政治网站,网民一看,“这确实是为了保护我们,确实是为了禁止色情”,名声也有了,政敌的网站也被封了,网民们还分成两派吵个不停,李家名声顶破天落了个“有争议”,傻子就是这么多,没办法。
极权政府一般都是保守落后的群体掌权,所以普遍反对sex,苏联初期曾经对同性恋、女装非常宽容(当时俄国盛行女装沙龙),苏联校服穿黑丝jk女仆装这种,最保守的领导人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眼里看着估计和妓女没差别了。巴列维王朝女性穿着暴露的时候也有过,江泽民要求泰坦尼克号一刀不剪,这都是极权政府因领导人的思想开放,而宽容sex的例子。而美国上世纪曾经某些地方警察会在沙滩逮捕穿比基尼的女性,还禁酒过,好莱坞曾和不少宗教与审查人员就一些现在看来一点意思都没有的擦边球镜头扯皮,这是民主国家掌权者思想落后、影响民众的例子。

毛泽东等共产党人定期举行舞会,和少女乱交做爱,若是有稍微的监督,毛泽东就做不出这种禁止别人做、只允许自己做的事情,要么承认sex的必要性,要么自己停止sex,否则就不能服众,但很可惜,中国人连知情权和提出质疑的权力都没有。如果民众有监督和发言权,中国的性解放时代早就到来了,因为禁止黄色的官员们操逼艹的比百姓多的多,中国流行这种道学先生,自己做的是一套,对别人要求的是一套。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我换个问法:现在有小粉红说,国家建GFW是为了防止中国人被外国洗脑,你接受吗?
你当然会说:放他妈的屁,建立GFW是为了让我接触不到外部信息,洗我们的脑。
禁止色情难道不是同样的道理吗?他们真正想干的事是言论管控,但这个理由不能明说,所以要打着禁止色情的幌子来管控言论。
但是你国有这么一帮老变态啊(还不一定有党籍),看到姑娘穿的清凉一点就说是色情,伤风败俗,国家要管管,动不动就举报。你说举报上去以后官僚们该怎么办呢?
虽然禁止色情只是个幌子,但是你说举报上来了你不管,那也太假了。
老变态能变态到什么地步呢?90年代他们在报纸上公然宣称喇叭裤伤风败俗。
喇叭裤就是长裤的一种,区别就是下端开口形似喇叭,你琢磨琢磨。
按照这个标准去投诉,然后上头的官僚多半也懒得查实,结果可想而知。
所以别觉得你国人有多无辜。如果没有来自基层的大量举报,就凭上头那些个脑满肠肥,懒出习惯的官僚们能管控的了这么大一个国家的言论?

当然,老变态们的举报,某种意义上也反应了他们自己的生活状态和真实喜好。
比如我们就没见过老变态们举报人流医院广告。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威權主義本身是右翼,保守主義,回歸傳統。而傳統,無論是東方的傳統還是西方的傳統都是禁慾的。性是資源,在古代父權等級社會中只有高階層的男人才能享有,而這種傳統延續至父權威權主義


看老毛不太準確,因為老毛說過婦女撐起半邊天,男女平等這些蘇聯左翼內容。你看南韓就很明顯,由古代朝鮮王國延伸到朴正熙全斗煥等強人,到現代財閥統治,財閥屌女明星,都是一脈相承的男權
Kingsaager Communism is a mental illness
皇帝們恐怕一直認為沒有性需求的太監會永遠絕對忠誠,可以解釋他們夜夜笙蕭卻瘋狂掃黃
仲长若谷 生于专制是我们的不幸,结束专制是我们的责任
你说的对 威权政府和极权政府是应该纵容奶头乐
但你说的“只要有饭吃有炮打其他都不关心” 这是不对的

为什么 奶头乐被需要的一大意义就在于让韭菜在工作时间之外原子化的消耗生命 
让他们沉迷于意识形态和社群集会之外的事情上 
但吃饭打炮的时间是有限的 性是有不应期的 而且最终是指向线下人和人的 
这是和抖音快手游戏追剧作为奶头存在根本不同的地方

这时你可能会说 但性是根本需要啊 不会因为政府压制而不存在
这就是目的的另一层 让你的根本需求处于长期的匮乏状态
从而对适应各个层面被剥夺的不适感 甚至让你去合理化(例如百度戒色贴吧等存在)
让你对自己的欲求(食物 性 自由 参政议政权 等等等等极权政府剥夺的一切)产生一种罪恶感
然后反过来去自我压制 甚至通过攻击他人的方式来发泄原始诉求
例如中国人对公共事务毫无兴趣 对见义勇为懦弱而木然 但骂起“香港暴徒”一个个像吃了药 
这就是被异化的结果 
Desperado 公开、透明是对一个政府最基本的要求
其实,如柏拉图在《会饮篇》里说的那样,只有满足了性需要,才能解放自己去做自己的事业。
性可以极大地满足我们原始的需求,在性生活得到满足之后,人类的创造性会得到极大的提升,换句话说,我们的思考能力会得到提升,人会更有创造力。极权政府不喜欢创造性,更不喜欢有创造性的人。所以性当然是要被压抑的,这样才能控制这些人。不然你以为为什么那些艺术家们的性生活都那么丰富?
en010272 黑名单 自由国度一漂萍
存天理灭人欲
不都是这么干的吗!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因爲人類是會得寸進尺的
滿足了基本的生存(求求你不要殺我!)就會想吃飽,吃飽了就想健康,健康了就想性
三大欲求都滿足了,就會開始追求奢侈,物質欲望都滿足了就會開始尋求精神滿足
説白了,就是吃飽了沒事幹才會研究哲學
那要如何避免民衆都去研究哲學?別讓他們吃飽就對了
要是連性欲都不能滿足,那人就會想方設法滿足自己的性欲,就沒心思去顧及更高層次的需求了
重傳媒 黑名单 遺世獨立,擲地有聲。
專制政府對人民的娛樂,都是嚴加管控的,因為人類娛樂活動本質,是一種超脫于社會制度的自我組織行為,所以專制政府從來不允許人民有真正的娛樂,對於娛樂活動的內容他們是嚴加管控的,從而達到控制人民娛樂行為之目的。
而性是人類所有娛樂的最高形式,政府最難控制其行為,人也容易迴歸本能和人性,所以政府不允許人民有自由的性,今天你要求自由性愛,明天就要求言論自由,他必須扼殺。
InspectorBen 醒的不用叫,睡的叫不醒
问题就在于某墙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初级阶段,目前无法全方面无死角实现奶头乐,你让它允许乐一半苦一半,这不是逼p民造反么XDD
只许州官点灯,不许百姓放火。
你看那些官员情妇一堆,有些情妇还是有夫之妇。但是他们禁止影视剧里面出现第三者插足获得幸福婚姻的剧情出现,禁止影视剧里出现中学生发生性行为的恋爱最后还有好结果的,禁止影视剧里面出现同性恋这件事情。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只有奴隶主才有交配权,奴隶只有生产小奴隶的义务。
低等需求满足以后必然要追求高等需求,比如民主自由法治平等正义
姜文有部成名作,阳光灿烂的日子。我记得在片子里,青春期少年无意间闯入老干部活动中心后,看到了他们从来都没想过的场景。

老干部和中年干部们正在学习一些东西,然后就算学习探讨,座位的位置也是有讲究的。再深入一点,活动中心内外也是不同的,假使这几个少年没有一定的身份,而就是街坊旮旯的小孩,他们和他们的家长怕是会被以流氓罪批捕,甚至是惊扰了革命干部的罪名枪毙的。

所以你不能说是压制或放开,而应从更广阔的层面来问,这个更广阔的层面和视角要求你把威权政府治下的社会至少一分为二,统治层与被统治层,这时再用数学中的分段函数的理念去构建一个分析探讨的场景和平台。
mechanical mechanical
无论是民主政府,威权政府还是独裁政府,都需要跟当下的主流社会民意达成某种程度上的共识。时代不断发展,性的需求也会随着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程度,政治体制完善程度,以及这个国家的历史遗忘程度等多种因素发生作用。
就拿中国举例,当下的中国经济上是资本主义,政治上是独裁主义,政治体制改革基本无望,多年的爱国教育让新生代基本遗忘历史。由于娼妓从良是中国的建国基本国策,使得性这一话题成为了当下的历史遗留问题,处理起来就变得相当棘手。所以从执法部门到法律依据(黄播一对一至今不犯法)上都变得模糊不清,也就是现在的不支持不反对状态。
兩腳羊 相信中國的邪惡,不要相信偽裝的弱小;相信美國的強大,不要相信美國的仁慈
威权政府寻求最大程度控制人民的喜怒哀乐,让你快乐你就快乐,让你悲伤你就悲伤。因此,社会把谈论性当作禁忌。

我覺得你這個理解的角度錯了,要理解這個觀點,我們要先抽離自己是人類這個角色,我們要把自己當作是一隻狗
我們可以強逼狗隻交配,通過選擇性孕育產出你喜歡的狗種。同樣地我們可以閹割狗隻防止自己未來要養更多的狗,這既是看經濟等等外在環境,更是看主人的心情
威权政府一般是压制跟性有关的事物。
因为威权政府并不像极权政府那样权力无孔不入,暴力震慑只是它最后的选项而不是像极权政府那样肉身消灭作为常规操作。所以它大多数情况下选择通过和传统势力合作来降低成本,比如教会、阿訇、地方宗族等。而这些传统势力的道德观通常是保守的,对性道德是很严肃的。
所以威权政府要压制这些事物。
压制
从人类文明的历史来说毫无疑问
奥威尔在文学史上并非是什么举足轻重的人物,实际上海明威早就说他垃圾
绿之芹 80后废中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壓制和寬容輪替隨心情使用
极权系统没有例外每个对性的态度都是压制/管控
刻意宣传 性开放/滥交,鼓励繁殖,鼓励纵欲禁欲,其实还是一种管控。

*sex本质是一种“创造的能量”,处于被扭曲和被限制的状态,统治者乐见,也是拖慢人类的发展。
人类需要自由的sex,如果感觉受限,那么自己撸一管都是一种反抗。
Retard Veritas vincit
最优解是美丽新世界,现在就有这样的趋势,抖音快手二次元这类庸俗的奶头乐文化取代深沉的思考了,政府开始鼓励纵欲和毒品,未来想必人们会连感受痛苦的自由都没有,这样才是统治的最优解,但包子和共党硬是要搞1984,所以中国就二元化了,民间尤其是年轻一代群p约炮换妻怎样high怎么来,但官方连西方文艺复兴的裸体画都要打马赛克,他们也不敢对民间管控的太过,但有要做样子,所以运动式的扫黄就出现了
hkfool 從來職業無分貴賤,黑警POPO有委任證會捉賊唔會蒙面, 佢地係政權私人 ARMY 唔係警察, 終於有證人證明差佬輪姦。。。如果我提的问题和写的故事能够让一两个人重新思考片刻,我已经要感谢品葱...我需要冬眠了。
思路错了,威权或者极权,或者独裁社会中权力的台阶就是性侵犯的台阶,越向上越多性权力。

正常人理解的性不是什么标配,或者只有一个标配:权力的台阶,向下镇压。 下层人的性生活标配是:向上贡献。

下层人需要认真学习,可是,,不是连小学生都学过了吗?:天天向上。
wget 程序猿, 左派(自认), 反右反极左, 与鲁迅观点相近
这不是基于政府体制的禁止, 而是基于文化/宗教和政党主义或统治者自身思想的禁止, 和是不是威权没关系
已删除
这个问题并没有确定的答案。
像弗朗哥西班牙、皮诺切特智利这些持天主教保守主义意识形态的威权政体,至少在道德宣传上肯定是反对性解放之类的东西的,但他们是否确实在这方面采取了强制措施,因为没看过相关资料,不敢妄言。
同样可以划为威权政体的吴庭琰南越和军政府泰国,性产业不要太发达……
Pullthetrigger 愚蠢是原罪
威权的问题根本不是它会不会依照事先默许的规则让你自由,而是它会随时更改规则,按照它的需要收回你的自由。

而且兲朝从来也没有支持过性开放,婚外情啊,你从这个国家的离婚诉讼判决就能看出来,同理,同性恋者权益完全没有概念就能看出来这个国家LGBT群体数字虽然在增加,但这与“是否被支持”是两回事,演员歌星公众人物公开性取向还能露面的一个都没有。毛宁,胡兵都长青苔了。

你所看到的只是一群挣脱传统道德束缚暂时没有归属的人短暂的迷失,但这只是党没有腾出手去抓,别忘了直到97年还有“流氓罪”这么个奇葩东西。

开倒车是无死角的,打炮的事只不过不显得那么紧迫罢了。“性解放”总是伴随着思想解放,反过来思考,要禁锢你的思想,早晚也会给你戴上贞操锁。
f537964 奔跑小兵
樓主這腦迴路很可以  我沒有想過這問題  只想過政府應不應該開放性工作
我認為政府應該開放性工作  但是需要嚴格管控  其實就跟建設賭場或國家彩劵一樣
性.賭場.彩劵.賽馬...等等  都有好壞的一面  最重要的是要讓人民有正確的觀念
一昧的禁止或壓制都不是好事
威权仅仅是一种政体啊,你要问"应该"那答案是都可行。统计学上大多数采取压迫政策,但这取决于领导人个人的倾向,并非"美丽新世界"无法实现
最典型例子就是苏联,早期一大堆同性恋领导人所以异常开放,斯大林这种民族派上台又比沙俄更积极地迫害
BTW苏联不仅是第一个同性恋除罪化的国家还是第一个主张废除死刑的国家(未实行,但苏共的早期纲领是包括这个的),然后你们都知道毛子1925年至今都是极端保守的
必须是压抑啊,威权政府的特点不就是特权么。性特权也是所有的特权之一,所以威权政府想方设法在民间制造性压抑的文化,谁敢违反就用道德和法律双重压迫,而当权者有无限的性特权,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去除道德因素来看,很简单,当成奖励来用,例如学习强国就可以换黄图
性自由 也是一种自由 一般都是压制的多,像朝鲜 看A片有罪的,墙国只自个儿看一般没什么事
Z760543032 自由主义者,反共主义者
因为性开放或纵欲的观念有违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合当权者的意图(我让你笑就笑,让你哭再哭)。
威权政府害怕的就是集体有意识。当宽容有关性的事物的时候,就相当于解开了一个封印,让民众觉得自己可以再去争取其他自己想要的东西,就会发生所谓的“溃于蚁穴”
萧十一郎 新注册用户
已删除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白左,中美高等教育残次品,全球主义者,潘石屹教友(支田耶变种),信奉跑路学
从宣传上禁止性,在实际操作中宽容性
基层扫黄打非给基层狗腿子变相加餐
这取决于社会文化 并不是绝对的 通常做法 表面看着紧 其实很松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