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垠:英语学习的一些经验

技术人员的英语学习,我的经验是,首先肯定要专门学习英语,然后可以读英文技术书籍和文档。技术书籍的难度一般比小说等文学作品小很多,因为他们得照顾非英语国家的人,都是很简单的单词和语法。


很多人(包括我)看英语技术资料完全没问题,但是阅读小说一般还是有点慢的。小说往往有各种花哨的语法和单词,都是技术书籍没有的,所以先看小说可能会牛刀杀鸡。


如果你觉得技术书籍对你还比较难,也许可以试试 Don Norman 的『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这本讲设计理念的书,没有什么技术难度,但英文浅显易懂,可以拿来一边学习英语,一边学习设计。


读书我一般都是默读。如果你觉得必须出声,那你阅读能力还没有练到位。默读是直接的“光 => 视觉系统 => 语言系统 => 语义”的转换。如果你出声了,或者在头脑里“默念出声”,那你就多了一些步骤:“光 => 视觉系统 => 听觉系统 => 语言系统 => 语义”。


需要跟外国人交流的时候,肯定听说读写都要会。但是“说”可以另外练,不需要在看书的时候出声。


任何语言的听说读写,理解语法都是很重要的。但注意:“理解语法”不等于看语法书,死记硬背语法规则。我在「解谜英语语法」里面已经说过,大部分英语语法书都是不能实用的教条,甚至根本就是错的。你只需要掌握最精髓,可以实用的部分。


英语或者任何自然语言,最精髓的部分都很像编程语言。句子是最关键的结构。每个句子都是一个「函数调用」。动词(谓语)是函数名,其它内容(主语,宾语等)都是参数。每个部分又可以有修饰语,就像对象的 property 一样。理解这一点可以帮助你快速分析句子结构,而不是停留在字面上。


如果你理解了句子是一个函数调用,那么你就会懂得何时该使用句号。很多中国人对句子没有清晰的概念和边界。本该是句号的地方他们却打逗号,所以你不知道他的句子到哪里结束。如果你不能清楚的分辨出句子,那你就不能很好的理解里面的逻辑。


人脑处理语言有一个隐含的「parse」过程,就像编程语言的 parser。你需要训练自己的 parse 能力。利用上面对句子结构的理解,你可以快速分析出句子里最关键的“骨架”,然后再填充修饰部分。这样你就能理解长句。


最好花一些时间专门练习这种 parse 能力。反复读一些你感兴趣的英语技术文档。可以是书籍,也可以是网络上的 blog。比如你可以拿两段话来练习,把每句话按照我提出的“函数调用”结构分解开,画出函数名,参数,修饰语,构造一棵「语法树」。反复琢磨语法树的结构,然后再回去读这两段话,直到你可以迅速把每句话都看出「语法树」来。


很多人练习英语阅读,喜欢读很长的文章,其实效果不大好。因为每句话都没有分析清楚就掠过了,结果读到最后还是没有提高 parse 能力。反复读同一段话,仔细分析自己的失误原因,纠正反复发生的错误。就像深度学习一样进行 back propagation,训练头脑里的神经网络 parser,提高 parse 准确度。


我不是说你得一直这么留意语法树。等头脑里的 parser 被训练到纯熟的地步之后,你就不需要刻意去想这件事了。英语 parser 一直悄悄工作着。你以为它不存在,其实它只是熟练了,自动化了。


语法和句子结构是关键,其次才是词汇量。如果你的词汇量足够阅读技术文档,那就可以开始看了。偶尔有不认识的词,临时查一下字典,拿小本子(不要用手机)写下来。下次遇到同样的词,还不认识,就看看你的小本子。多几次就记住了。


如果真记不住,你可以在单词旁边画一幅简笔画来表达单词的意思。画夸张一些,发挥你的创意。这幅画不需要完美,只需要努力去画。画的内容不需要符合逻辑,你甚至可以把单词拆成几个毫不相干,或者只是长得有点像的词,然后对它们画画。不要去拿别人的“助记法”来用,因为你拿了别人的,就不会努力


手写单词这种「努力」,可以训练你的大脑,把单词“刻进”你的记忆里。号称“轻松”的记单词方法,效果可能都不会很好,因为努力是产生记忆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像努力是健身练出肌肉的原因一样,你不可能躺在那里就长肌肉。


不拿手机记单词的一个原因是,手机不是随时都能看的。它可能锁屏了,你得多好几个步骤才能翻到你的单词表,就很慢。手机上不时弹出消息,很分心。拿小本子记,摆在旁边立即就能看。


我看到评论里有人说读技术资料,其实中文就可以了,但我觉得中文资料非常不容易理解,容易被误导。很多中文内容是翻译过来的,作者自己也不怎么懂,经常翻译不到位。


中文对于描述技术细节有先天的弱点,很多术语用中文写出来,夹在在一段文字里,很不容易分辨出来。因为汉字之间是没有空格的,中文术语跟普通词汇长得差不多样子,所以眼睛很难看出中间哪些是术语,哪些是普通词汇。


这就是为什么我写中文技术文章,都喜欢给“术语”加引号。后来觉得引号有点不明显,容易跟说话的引号混淆,所以开始给「术语」加直角引号。但很少有中文技术文档这样写,所以看起来很辛苦。我不喜欢把一些英文术语写成中文,也是这个原因。比如如果你写卫生宏,我会很难理解它。你写 hygienic macro,就很明显那是一个术语。


我觉得日本人很聪明,他们的文字分两种,平假名和片假名。平假名拿来写平常用语,片假名专门拿来表示外来词。这是很合理的做法。我觉得写中文技术文档也可以借鉴这个做法,干脆把术语都用原来的英文表示。


扯远了…… 我本来要说英语学习,但这对你们写出好的中文也会有帮助。


而且英文的技术资料质量和数量都比中文多很多,还有很多非常有价值的视频在网络上,所以学好英语是至关重要的。希望大家都能提高英语水平,多看英语文献。


完。
37
分享 2020-03-10

18 个评论

十分同意,中文資料很多時候都翻譯不到位
我对这位半神棍化的黄左技术精英的文有一种感觉:说东西无法集中,无法清晰,无法从开始到结束留在同一件事情上。
要找到适合自己水平的学习材料
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又get不到具体实物,可能就是多看英文,多总结这路子吧。
想想郭文贵都学的会,没啥理由不学了
有些東西翻譯了反而會讓人混淆

我查hygienic macro在台灣中文是沒有任何搜尋結果的,我猜是比較冷門且通常連翻都不會翻出來的

隨便亂google到的台灣資料:

scheme目前其實有至少三套巨集系統:

  1. 完全hygiene的syntax-rules(define-syntax)
  2. 可以hygiene也可以dirty的syntax-case(define-syntax)
  3. 逐步被淘汰的lisp傳統巨集系統define-macro(有些實現裡叫defmacro)

syntax-rules的能力是受限的,不能引入新的syntax-object,只能寫一些簡單的巨集.但是用syntax-rules寫出來的巨集肯定比用syntax-case或define-macro寫的更優雅.
syntax-case完全不受限制,擴充套件能力與傳統lisp巨集(defmacro)是一樣的,但由於它自帶模式匹配功能,所以寫起來會更方便,至少quasiquote,unquote,unquote-splicing少了很多.

因為syntax-case的強大能力,用它來實現define-syntax 也是很簡單滴
基础比较薄弱的葱油可以试试以下的材料制定学习计划
了解二语习得论的习得和学得的区别
使用rosetta stone浸入式的方法熟悉英语环境
用分级听力level1~6的听力材料精听教材
遵循先会听、 听说、 听说读、 听说读写这4个阶段
等你达到听说流畅的时候,就可以开始选择自己喜欢的科普类视频去学习了
生母大还是养母大?
王垠这个人很有意思,不过他大概不会喜欢自己的文章被转载。
要當技術人員,看原文書几乎是必不可少的
但是我覺得技術書籍用詞語法一般比普通小説難度高
用詞方面,個個都是很專業的詞,可能你正常上英語課一輩子也不會見到一個詞
而且視專業不同,可能有很麻煩很不像英語的字
數學、化學……几乎都是喜歡希臘和拉丁。物理似乎是最接地氣的,但也有不少希臘痕跡
生物學和心理學幾乎壟斷了「最長英語單詞排行榜」的前好幾名
工程、設計……常用「技術」偏偏都是離不開這些愛外來語的學科的。只有編程是净土,因爲編程從一開始就不是說人話,字面意思
所以只會英語的人看了專業詞可能會很累,而且如果還沒習慣,看長相很難猜出來什麽意思(習慣了看什麽都簡單了)
這種的沒辦法,最好是從根本開始學英語版專業,次之只好一邊翻譯一邊習慣(不少專業單詞還可能只能翻譯出常用意思,辭典和劣質翻譯服務無法翻譯出專業意思)了
語法會比普通小説難度高,這個個人覺得最可怕最無解
我大學一年級時教電腦系統課的老師,第一堂課就告訴我們全班,「我會在ppt上寫很艱澀的語言,然後在課上解釋它們。之所以寫得艱澀是因爲我不希望有人在下課後自己看ppt產生誤解,可是每年我都會遇到有人產生誤解的,所以有問題要問我,不要去自己想當然,也不要看youtube之類地方的教程」
這應該就説明了專業英語的難點。小説裏只要聯係上下文,抓住重點詞,基本意思不會錯。專業時猜錯一個字很可能就是大錯了
就連母語英語者也會誤解,外語者真的只能加倍小心
生物學名幾乎都是拉丁文,有獨特的格式,習慣就猜得出來。

但是我看不懂這篇文章的重點在哪裡⋯⋯
有些東西翻譯了反而會讓人混淆我查hygienic macro在台灣中文是沒有任何搜尋結果的,我猜是比...

第一句话深有感触,我已经完全觉得没必要翻译成汉字去理解了,可惜我现在词汇量还不够唉
范松忠 黑名单
肯定?唉,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本土化BIOS和DOS啊,我,接触了电脑后,自然而然就会了。

然后,看一些科技类视频、电影,高端的,只有亡我之心不死的美帝才有,这让我怎么依赖中文?先从看中文字幕开始,1~2年,自己就几乎都会了。

后来,慢慢了解什么是白宫、弹劾、国会、投票等政治词语,目前和彭佩奥聊天没问题了。

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教我的Pencil box, Apple, Banana,好像没能记住,后来重新学才记住的。有用吗?那种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肯定?唉,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本土化BIOS和DOS啊,我,接触了电脑后,自然而然就会了。

然后,看一些科技类视频、电影,高端的,只有亡我之心不死的美帝才有,这让我怎么依赖中文?先从看中文字幕开始,1~2年,自己就几乎都会了。

后来,慢慢了解什么是白宫、弹劾、国会、投票等政治词语,目前和彭佩奥聊天没问题了。

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教我的Pencil box, Apple, Banana,好像没能记住,后来重新学才记住的。有用吗?那种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

书,我基本不太看,看个维基百科就好,长篇我都不想看,什么语我都觉得累,听,都听的懂,比如新闻播报,BBC、CNN,听着都和他们中国人看CCAV一样,一听就懂。

十来年没怎么大规模用中文了,除了和家人联系以外,基本几个星期,几个月不太用中文,来了品葱后才建起中文的,平时手机、电脑,我写日记基本都英文。
我对这位半神棍化的黄左技术精英的文有一种感觉:说东西无法集中,无法清晰,无法从开始到结束留在同一件事...


总比胡正强点儿。。可笑的是还有好多品葱上一知半解的人,说什么创造编程语言的才叫程序员,其他都是码农。这就好比说打造斧子的铁匠比打造家居的木匠高个档次,让人无语。
老夫当年狂学英文的动力是泡妞!
只要有外教的地方就有我,一口流利的美语帮我泡了不少妞, 这是30年前的事了。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